关键词
“江苏省扬州市” 相关资源
诗文库17738
人物库3863
活动1756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七百六十四卷目录

 扬州府部汇考十二
 扬州府古迹考

职方典第七百六十四卷

扬州府部汇考十二

扬州府古迹考

     府县《志》合载本府〈江都县附郭〉
邗沟城 在江都县西四里,蜀冈上。按《杜预·左传注》:吴将伐齐,北霸中国,自广陵城东南,筑邗城城下,掘深沟,谓之邗沟城。即此其后楚王熊槐复筑金城。陆弼诗:一代雄图改,千秋故堞迷。江淮流不尽,落日草凄凄。
吴王城 《水经注》:汉高帝十一年,吴王濞所都,周十四里。魏文帝伐吴,登广陵故城。临江观兵,赋诗而还,即此。
吴王钓台 汉吴王濞所筑。《大观图经》云:在扬州城北十二里。
新城 晋宁康间,太保谢安出镇广陵筑城,邵伯堰名新城。今堰存城废。
芜城 即邗沟城。宋竟陵王诞乱城,邑荒墟,参军鲍照作芜城赋伤之。遂名欧大任诗:邹阳一洒泪,书在竟谁看。落日荒城草,西风井径寒。章台宫 汉江都王建,游章台宫,令四女子乘小船。建以足踏覆其船,四人皆溺,二人死。又游雷陂,使郎二人乘小船入波中,船覆,两郎溺,攀船,乍见乍没。建临观大笑。雷波注云:雷陂疑即雷塘。故宫,莫知其处。
显阳殿 汉广陵王胥置酒显阳殿,召太子霸及子女董訾、胡生等夜饮,鼓瑟,歌舞。
隋宫 在城西七里之大仪乡。大业元年中,敕长史王弘大修江都宫,旧有内殿宫、门遗址。尚存西宫、在大内西北宫、在茱萸湾临江宫、在扬子津,又有归雁宫、回流宫、九里宫、松林宫、大雷宫、小雷宫、枫林宫、春草宫、九华宫、光汾宫、扬子宫。
成象殿 《大业杂记》云:二年,炀帝御成象殿,元会设燎,朝群臣。
凝晖殿 《大业杂记》云:殿在扬子津临江宫内。大业七年春二月,炀帝幸临江宫,百僚集凝晖殿,酺戏数日。时羽葆初成,霜戈花氅,羽饰龙旂,横街塞陌二十馀里,辉翳云日,前代羽卫无盛此时。
水精殿 炀帝于江都置水精殿。令宫人戴通天百叶冠,子插瑟瑟,细朵皆垂珠翠披紫罗帔。把半月雉尾、扇子靸瑞鸠头,履谓之飞仙。章武殿 殿在建武寺内,宋祀太祖御容,靖康元年二月,徽宗至扬,诣章武殿神霄宫后土庙行香。士民遮道乞驻跸,时卫士已过京口,定议南渡,留后妃诸王于扬州。金人退师回銮。辛酉至扬州山光寺。
宋行宫 建炎元年十月丁巳朔,高宗幸淮甸戊午隆祐太后。至扬州入城,驻于州治,名州之正衙曰:车驾巡幸驻跸之门。
崇政殿 宋建炎二年八月,高宗在扬州策诸郡,奏名进士于崇政殿。
甲仗楼 晋谢安建在新城。唐国子司业张籍有诗。
文选楼 隋《大业拾遗记》有:梁昭明太子文选楼,炀帝尝幸焉王。观扬州赋有云:帝子久去兮,空文选之楼。相传今太子桥北旌忠寺,乃其故址。《明一统志》载:曹宪,江都人,仕隋为秘书监,以文选教授,生徒李善、魏模辈,皆出其门,所居名文选巷,故楼以宪得名也。皇清顺治八年,住持僧慧觉募建楼五。大楹,中祀文昌帝君,下祀太子像。
迷楼 在府城西北七里,故隋宫址。《古今诗话》云:炀帝时,浙人项升进新宫图,帝爱之。今扬州依图营建,既成。幸之曰:使真仙游此亦自当迷,乃名迷楼。南部《烟花录》亦云:炀帝于扬州作迷楼上,安四宝帐。一曰散春愁,二曰醉忘归,三曰夜含光,四曰延秋。月后,人即其址为摘星亭。宋李纲有迷楼赋。
彭城阁 旧为彭城村。隋炀帝因地名。阁先是开皇末,有泥彭城口之谣。宇文化及作乱,帝果遇害于阁中。当时又有元珠阁,在扬子宫内。
凤凰楼 在广北乡凤凰池侧。《十道图》云:隋炀帝建今府城内,有凤凰桥。
迎仙楼 唐淮南节度使高骈所建。其党吕用之以妖术惑骈,云:神仙好楼居于廨邸,跨河为迎仙楼,斤斧之声昼夜不绝,费数万缗半岁方就。自成至败,竟不一游,扃鐍俨然,以至灰烬。延和阁 亦高骈建。凡七间、高八丈,饰以金玉,绮窗绣户,殆非人工。每日焚名香以祈降王母。罗隐诗:延和高阁上干云,小语犹疑太上闻。烧尽降真无一事,开门迎得毕将军。
卷书楼 宋高宗驻跸扬州,以提点刑狱公廨。为尚书省礼部,在西北隅卷书楼下。
骑鹤楼 在府东北大街内。《太平广记》云:昔有四人各言所愿:甲愿多财;乙愿为扬州守;丙愿为仙;丁曰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盖兼三人之愿也。后人建楼因以名之,今废。
摘星楼 在城西北角。《旧志》云:即迷楼旧址北后有摘星亭,摘星台贾似道筑。宝祐间,建楼于城。上扁曰:三城胜处,即此。规址亢爽,江南北诸胜,一览可尽。
筹边楼 宋郭棣建。
皆春楼 在府东北开明桥西。旧名大安桥。宋宝祐间,贾似道重建,更今名。宋又有庆丰楼,凉楼、中和楼俱废。
佳丽楼 在壶春园内,即东酒库江南诸山。拱揖在目。
云山阁 宋《宝祐志》:陈升之,建云山阁于城之西北隅,后吕公著尝宴其上,秦观撰中秋乐语。岁久倾圮。
瞻云楼 在府城大东门外。元镇南王父阿只建。
明月楼 元扬州富民赵氏好客,有明月楼。一时题咏皆不称意。赵子昂即席题云:春风阆苑三千客,明月扬州第一楼。主人大悦,撤酒斝为寿。
观音阁 即迷楼旧址,今改为阁。
东阁 旧传扬州有东阁为梁,何逊咏梅之所。故杜甫和裴迪诗有:东阁观梅动诗兴,还如何逊在扬州之句,杨用修《丹铅录》谓,东阁官梅乃新津之地,子美以裴迪逢早梅作诗,故引何逊比之,非扬州有东阁也。又云:逊集无扬州梅花诗。但有早梅诗。宋人假子瞻名作杜诗,注云:逊作扬州法曹,廨舍有梅一株,吟咏其下。后居洛,思之,请再任扬州。值梅花盛开,相对徬徨终日。按《逊本传》:未尝为扬州法曹。是时,南北分裂,洛阳魏地,逊为梁臣,何得后居洛阳,又得请再任乎。据用修辨,足破宋注之谬。但风台月观明用扬州事。若因注妄而并疑其诗,则太泥矣。孔融台 在府城东南有高士坊,即孔融故宅。台在宋手诏亭旁,亦名宝镜巷。
南宋弩台 一名吴公台,在郡西北四里。宋沈庆之攻竟陵王,筑弩台以射城中,故名。后陈吴明撤围,北齐刺史敬子猷,于东。广州增筑之亦以射乘堞之士,高十丈,周回二百步,又名鸡台。隋炀帝尝游台下,恍惚与陈后主相遇。后主指其侍女曰:此张丽华也,每忆桃叶山前,战船北渡,尔时丽华凭临春阁,方作璧月词。未终,见韩擒虎拥万骑直来冲入。使人至今怏怏。帝叱之,不见。
风亭 宋徐谌之为南兖州刺史,以广陵城北多陂,津水物丰盛,乃建风亭。月观吹台琴台,竹木繁茂,花药成行、招集文士尽游观之。适何逊题扬州梅花诗:枝横却月观,花绕凌风台,意即用谌之事耳。
月观 《拾遗记》:隋大业十年,炀帝至江都选殿。脚女吴绛仙等使给事月观。帝常月夜幸之,时烟景晴明,左右皆寝,帝凭萧后肩,说东宫时事。帝曰:往年曾效刘孝绰为离忆诗,能记之否。后即诵云:忆来时欲来刚,不来卸妆仍索伴。解佩更相催,博山思结梦。沈水未成灰,忆起时投签。初报晓,被惹香熏残枕隐。金钗袅笑观上林,中除却司晨鸟。帝曰:日月遄迈,今已几年事矣。炀帝钓台 《大业杂记》云:炀帝初造钓台,运石者驾舟至江东岸山下,取石垒构为钓台之基。忽有大石如牛十馀自山顶飞下,直入船内。如人安置船无伤损,当时咸以为瑞。帝又升钓台观鱼。
𩰚鸡台 杜牧之扬州诗:春草𩰚鸡台,又赵嘏广陵道中诗:𩰚鸡台边花照尘。今不知何处。戏马台 陈后山诗话:广陵有戏马台,其下路号玉钩斜。《桂苑丛谈》作戏马亭,隋时又有春江
亭、澄月亭、悬镜亭在扬子宫。木兰亭在九曲池水亭 唐独孤及有水亭,汎舟,望月,宴集,赋诗。后徐知,诰夜引宋齐丘于水亭,独置火炉,相向不言,画灰为字随即灭去,所谋甚秘人莫得知。赏心亭 唐咸通中,李蔚镇淮海于戏马亭西,连玉钩斜道,葺亭,名之曰赏心。东坡诗云:路失玉钩芳草合。盖其地也,《孔氏六帖》作赏心楼。《春明退朝录》:唐成都有散花楼,河中有薰风楼。绿莎厅扬州有赏心亭,润州有千岩亭,并当时胜迹。今皆易其名,不复见矣。
延宾亭 在扬城左北厢南。唐李升建以待四方之士,后徙于城南,宋苏舜钦诗:乱蝉咽咽柳霏霏,独上危楼俯落晖。江外山从林下见,城中人向渡头归。风烟远近思高遁,豺虎纵横叹息机。出处两乖空自扰,伤心吾道欲何依。
昆丘台 在禅智寺侧,宋欧阳修所筑,取鲍照赋轴,以昆冈,故名。欧诗:访古高台半已倾,则昆丘旧有台特,修筑之耳欧大任,诗地轴横昆冈上,有百尺台天边桐,柏水西向城头来。
竹西亭 《宝祐志》:亭遗址,在官河北岸禅智寺前。取唐杜牧之诗:谁知竹西路,歌吹是扬州。因以名亭。向子固易为歌吹亭。绍兴中,毁于火。郡守周淙重建,复旧名。今圮废。
波光亭 旧名九曲亭,在九曲池上。宋乾道二年,郡守周淙重建以波光亭。扁揭之,已而亭废,池塞。庆元五年,郭杲命工浚池,引诸塘水以注之。建亭于上,遂复。旧观又立亭于池北,筑风台月榭东西,对峙缭以柳阴。
无双亭 在江都后土祠前,旧植琼花。欧阳修守扬州,作亭赏之,有曾向无双亭下醉之句。宋尝移植汴京,又移临安。金主亮揭花本,以去其小者,尽剪除之。道士护其芽,复茂如故。元至元间其花遂枯,后人植八仙花代之。
董仲舒宅 在府城大东门外,宋为江都县基。今为两淮运,司基内有董仲舒井。大学士杨士奇有记。陆炳诗:董相千年宅,寒泉澹古井。辘轳已无声,寂寞悲断绠。赵瞻奎诗:一代高贤宅,惟馀井甃存。晚风吹蔓草,犹似未窥园。
谢安宅 晋宁康间,镇广陵所居,在府运司前。今法云寺即其基也,安手植双桧至唐犹存。刘禹锡、张祜、温庭筠皆有诗。
高欢宅 欢依扬人,庞苍鹰止团焦中。苍鹰母每见团焦上赤气,赫然烛天。又苍鹰尝夜欲入,有青衣拔刀叱曰:何故触主。言讫不见,始以为异,密觇之,唯见赤蛇蟠床。上乃益惊异,因杀牛分肉,厚以相奉苍鹰。母求以欢为义子。及得志,以其宅为第,号南宅。虽门巷开广,堂宇崇丽,其本所住焦团,以石垩涂之,留而不毁。至文宣时,遂为宫。
淳于棼宅 唐李公佐《南柯记》云:淳于棼家居广陵,郡东十里宅,南古槐一株。梦槐安国王召尚,金枝公主大猎,灵龟山出守南柯郡。爵邑崇贵二十年。及觉乃悟入古槐蚁穴耳。
崔秘监宅 唐温庭筠,有过扬州崔秘监旧宅,诗:昔年曾识范安成,松竹风姿鹤性情。唯向旧山留月色,偶闻幽涧似琴声。乘舟觅吏经舆县,为酒求官得步兵。玉柄寂寥谈客散,却寻池阁泪緃横。王播宅 唐王播宅在瓜洲,播既贵归游瓜洲故居。感旧有诗:昔年献赋去江湄,今日行春到却悲。三径仅存新竹树,四邻唯见旧孙儿。壁间犹记偷光处,川上宁忘结网时。更见桥边名字在,始怜题柱免人嗤。
杨行密宅 唐光化间,行密以宅施为僧院。袁可钧宅 蜀袁可钧随孟昶入朝,宋太祖授以洪卫将军,赐宅于扬。今莫考其处。
壶春园 宋《宝祐志》:东酒库在大市之东,一名壶春园,内有佳丽楼称郡胜处。
万花园 宋端平三年,制使赵葵即堡城,统制衙为之。
影园 明郑职方元勋别业也。庚辰初夏,园中开黄牡丹。名流满座,同赋七言律,至数百首。元勋糊名易书缄,送常熟钱宗伯,谦益评次。以南海黎遂球所作十首为第一,元勋制二觥。内镌黄牡丹贻。遂球赏其诗,遂球至虞山,执弟子礼如谢举主,亦佳话也。
隋堤 隋大业初开。邗沟入江,渠广四十步,旁筑御道,树以杨柳。今谓之隋堤自长安至江都。置离宫四十馀所,遣黄门侍郎王弘等往江南造龙舟及杂船数万艘。八月炀帝至江都,龙舟四重高,四十五丈长,二百尺,上重有白殿、正殿
朝台中,二重有百二十房,皆饰以金玉,下重内侍处之皇后乘翔龙舟,制度差小,别有浮景九艘;三重皆水殿也,馀千艘后宫诸王,公主、百官僧尼、道士、番客乘之共用。挽士八万,馀人皆以锦绣为袍,卫兵所乘又数千艘,舳舻相接二百馀里。骑兵翊两岸,所过州县五百里,皆令献食,多者一舟至百舆,极水陆珍奇,后宫厌饫。将发之际,多弃埋之。
隋苑 在县西北九里大仪乡,一名上林苑,又名西苑。按《通鉴》:隋大业元年五月,于长安筑西苑周二百里,其内为海周,十里为方丈、蓬莱、瀛洲诸山,高百馀丈,台观宫殿,罗络山丘。炀帝好以月夜,从宫女数千骑游西苑,作清夜游曲,于马上奏之。又《山海记》:十六院皆帝自制名,又凿五湖,湖中积土石为山,构亭殿于上。环绕澄碧,穷极人间华丽。按诸书,西苑皆在长安,今江都亦有隋苑,岂效长安为之乎。然江都仅三里,与二百里者,大小不侔矣。
萤苑 在隋苑东南三里。按隋大业十一年,帝至东都,十二年五月壬午,帝于景华宫,徵求萤火,得数斛。夜出游山,放之,光遍岩谷。七月甲子,幸江都宫,则萤苑不在江都,明矣。然炀帝穷奢极侈,何所不有。唐去隋未远,杜牧之秋风放萤苑,春日斗鸡台之句。未必传讹也。唐郡圃 唐开元间,太守园中,有杏数十株。每花时如锦,张宴其下,馆曰争春。
宋县圃 宋《宝祐志》:在县治董公堂之西,有堂曰清昼,盖效郡圃为之。
芍药圃 扬州芍药擅名天下,圃在禅智寺前。花有红瓣而黄腰者,名金带围。本无此种。相传若有见者,为宰相之瑞。韩魏公琦守广陵,日忽报花发四枝。公将选客具宴,时王圭以高科为倅,王安石以名士为属,尚缺其一。私念有过客至召,使当之。及暮,报陈升之来。公明日开宴,赏花各簪一朵。后四人俱入相。有芍药厅,向子固造。芍药坛,郭杲造。
董井 即董仲舒宅内,今在两淮运司厅后。蜀井 在城东北蜀冈上,禅智寺侧。其泉脉通蜀江,相传有僧洗钵蜀江,失之。从井浮出,僧游扬识之。水味甘洌,苏轼曾取大明泉较之,以为不如也,题为第一泉。
玉勾井 在蕃釐观后。相传有黄冠持画,见守帅画,皆云章鸟篆,不可识,使人尾之。乃入后土祠,井中缒视之,见一洞署玉勾洞天。再入则水溢不可寻矣。明天启间,泉上有亭,已废。皇清康熙十三年知府金镇议重建。
斗鸭池 汉江都易王非故。姬李阳华其姑嫁冯氏,阳华老与冯氏同居,常畜斗鸭于池上。宗观诗:十三王是易王奢,宾从如云漫自誇。宫里日长閒斗鸭,帘前一笑李阳华。
磨剑池 按宋《宝祐志》:隋铸钱监在磨剑池之西。
第五泉 在郡城西北大明寺前。唐张又新《煎茶水记》载:刘伯刍谓水之宜茶者七,扬州大明寺井,第五泉也。明嘉靖间,御史徐九皋立石书其上,又载:陆羽论水次第二十种,与辩南泠岸下语皆妄也。羽经但云:山水上,江水次,井水下而已。欧阳修大明水记甚详。
公路浦 伏滔《北征记》云:广陵西一里水,名公路浦,袁术自九江来奔,袁谭于下邳经此,因名。舆浦 江都东汉时为舆县。《寰宇记》云:舆浦潮汐往来,尝浊,一朝忽清。宋太守范邈表以为瑞。前浦 宋王弘表云:闻广陵前浦蓁芜已久,近复开,除清源,弘邃含。《明内鉴》:象以数至,瑞以类应。以上三浦。今皆莫考其地。
斗野亭 在江都邵伯镇,梵行院侧。宋熙宁二年建,按《舆地志》:扬州于天文属斗分野,故名绍兴。初郑兴裔更造于州城、迎恩桥。南嘉定间,崔与之改题曰:江淮要津移斗野,扁揭于北门外。九曲池 在城北七里。
四柏亭 宋元丰中,邹浩教授扬州著《四柏赋序》云:广陵学宫,厅旧为夫子,庙庭植四柏皆凛凛,合抱今,莫究其所。淳熙中,重建学宫教授彭方,仍植四柏于厅。事后李迪扁堂之东曰景邹。借山亭 在九曲池北。宋马仲甫于九曲池买地筑亭,名曰借山。有诗云:平野绿阴蔽,乱山青黛浮。亭废。向子固重建,吴敏等亦有诗。
春贡亭 在蜀冈。宋欧阳修有和刘原父春贡亭诗。
美泉亭 宋欧阳修建,郑兴裔重修。
劝耕亭 旧在郡圃淮海堂后,每岁仲春,出郊
劝农,寓于上方寺。宋庆元五年,郭杲建亭于寺之前,移亭扁揭焉。
高丽亭 在南门外。宋元丰七年,诏京东淮南筑高丽馆,以待朝贡之使。建炎间,亭废。绍兴三十一年,向子固重建扁,其门曰南浦,亭曰瞻云,为迎饯之所。
江山风月亭 在江都县瓜洲。镇熊氏建。镇南王尝避暑于此。
赋诗台 即城子山距仪真县北六里。一名东巡台,魏文帝尝立马赋诗于此。
仪真县
左安城 在县西二十里。宋治平中,建左安王庙于侧。王子建记略云:其地饶山,有池相属,旁一崇丘,曰:左安城。意全楚时战守之地。惜史氏不书庙之神,甚灵水旱祷必应云。
扬子江楼 唐置转运使时建。宋庆元间,郡守吴洪因楼圮,再建于鉴远亭北,更名頫江楼。开禧丙寅,火于兵。嘉定中,郡守丰有俊再建,题曰江淮伟观。唐孙逖诗:扬子何年邑,雄开作楚关。江连二妃渚,云近八公山。驿道青枫外,人烟绿屿间。晚来潮正满,数处落帆还。
烟雨奇观楼 知州吴机诗序谓:江山一景,实仪胜概。因作此楼。盖取叶石林半空烟雨之句。黄巢寨 在县西门十里胥浦南。巢乱江淮时,筑垒屯军于此。状方若城,俗呼霸王城。今耕者往往得箭、镞、铁、盘如牢盆状,盖巢军中器也。中和楼 在朝宗门上。宋嘉定中,知州吴机建。其下列屋五十楹。南望大江,北瞰运河榜。其南曰涨渌,北曰枕河,作水阁曰吸川。又有横江楼在城外,拂云楼在潮闸,西西楼在城宁,江桥南楼在城外,清化坊,今俱废。
白沙亭 旧在白沙洲上,唐韦应物有白沙亭,逢吴叟歌。宋嘉定间,方信儒移于注目亭,故址。青鸾亭 在西山宋祥符间,诏即其地。铸圣像,有青鸾、白鹤飞绕垆冶上。因立青鸾、白鹤二亭。涵虚亭 宋欧阳修过真州,曾泊此亭。
胥浦 在县西十里甘露乡,其源自铜山西南流入于江。《旧志》相传为伍员解剑渡江故处。旧有子胥之祠。
壮观亭 在城外二里北山之巅。宋政和中,郡守詹度建。米芾书扁,有赋及诗,刘焘撰记,亭与石刻,俱废于兵火。
扃岫亭 在壮观亭东,发运使张汝贤立。鉴远亭 旧在县境潮闸西,宋米芾书扁。后因江流齧岸,故址颓圮。乾道初,张郯复建于水巷南。淳熙末,赵师龙又建于城西。南题曰注目亭。盖取杜少陵注目寒江之句。有记:庆元中,吴洪再建于頫江楼前,仍曰鉴远。今俱不存。
天门图画亭 旧在仪真郡圃西城之上。宋郡守姚恪建。右司王正己有诗。后因甃城亭废,以其名揭于頫江楼,更题曰江淮伟观。后嘉定间,运判吴机别建楼于朝宗门外,江滨仍因前名。又于楼后创水竹,喜凉涟漪,闻凯转幽五亭。镜芗亭 在县境。
四井堂 韩琦于州治后建堂,曰:四井。壮丽极一时。后庆元中,赵巩于杏花村重建堂,取韩公旧名题扁。后以兵废。柳径菊坡静境,皆无复存。读书堂 在横山西,梁天监中建。昭明太子尝读书于此,即禅证寺也。僧神坚改为太子院。瑞芝堂 宋知真州潘友文建。时有以芝献者,因名。县尉刘用行撰颂。
东园 在仪真东。宋皇祐四年。发运使施昌言:许元判官马遵继,因得州监军废营地百馀亩,为园既成,图园之略。请欧阳修为记,蔡襄书。襄珍其书,不立名姓。尝语人曰:吾用颜笔作褚体,故其字遒媚异常。后人因名园记为三绝。靖康间,园以兵废。嘉定初,运判林拱宸、郡守潘友文再刻园记,复建澄虚阁,清宴堂,共乐堂。后有北窗林,复刻苏东坡煎麦门冬诗于中。而拂云亭在翼城之巅,寻废。宝庆初,权漕上官涣酉于翼城上,增土为台,而鼎新之。制置使赵善湘题扁。今废。
新园 在县境。宋职方朱表臣别业梅圣俞有传。
梅园 在县西十五里,内有古意亭。宋嘉定间守吴机建。
休园 在县东十里江麓大参,蒋山卿隐处也。中为玉山草堂,左跨池,为飞丽阁,阁东为紫薇亭,后为竹里馆。梅花坞折而前左为回川亭,右为文杏亭,后为平台,右为自怡斋。有《休园诗集》
泰兴县
济川镇 即今镇安街。汉以来未建县时,此地名为镇。
镇安街 相传为唐尉迟敬德甃。
延令村 即今之县治,旧县治在柴墟,即今之口岸镇。宋岳少保曾退守此处,有断梁庙,旧迹犹存。
镇安楼 在镇安街旧之谯楼,今废。
遗带亭 在察院前,邑令舒曰:敬解带出境,建之,以纪去思。
来鹤亭 在城隍庙右,谢令谠建。令有以一鹤,赠者不数日,有侣从西北来,相与翱翔,弥日不去。令喜,构一小亭于县治之西。颜曰:来鹤以拟赵抃云。
迎春亭 在城东门外。明嘉靖十三年,邑令朱篪建。
敕书楼 宋元丰四年建,以藏诏令,今废。碑记存。
高邮州
朱寿昌宅 在城内西街彭孝坊。寿昌事母至孝。
淮春楼 在州西。北宋郡守赵不惭建。
多宝楼 在州北门外,太平街西。商贾云集,竞售珍奇。今止存桥,名多宝楼桥。
文游台 在城东。宋苏轼、孙觉、秦观、李公麟同游,载酒论文于此。郡守因筑台,名文游,以纪其盛。李伯时为之图画,应公武重修,有记。
三阿 晋谢元破苻坚将彭超于此。
下阿溪 唐李敬业屯兵于此,为李孝逸所破。北阿 即今之镇也。
故县村 隋大业中,尝移县于繁梁溪之金塘乡。唐永徽二年,复旧所名其地为故县村。四达斋 在州治,后宋郡守赵晦之建。
九里亭 在北门外九里。宋杨万里过九里亭诗:水渚才容足,渔家便架椽。屋根些子地,檐外不胜天。岸岸皆垂柳,门门一钓船。五湖风月好,乞与不论钱。
嵇家庄 在州东南十五里,城子河边,周立墩。南宋文丞相,见逐于扬,匍匐至嵇家庄,遇嵇耸,始得由海道达行在。后侍郎柳岳奉表降元,嵇耸杀之于此。
湖天一览亭 旧名大观亭,在文游台上。众乐园 在郡圃。宋守杨蟠所作堂,曰时燕丰瑞阁,曰摇辉玉水台,曰华胥亭,曰明珠四香序贤庵,曰尘外迷春蟠。自为记,系之诗。
天壁亭 在新城多宝楼桥西,秦少游诗:吾乡如覆盂,城据扬楚脊。环倚万顷湖,粘天四无壁。因以天壁为名。
玩珠亭 在州北一十里樊良镇。宋嘉祐间,天长泽陂中,有一大珠,天晦多见。后转入甓社湖,或在新开湖,樊良当珠往还之处。因以名亭。击楫亭 在州新城市河西,郡守王刚建。瞻衮堂 在州北城上。宋绍兴四年,韩世忠移军楚州,命提举董旼,筑城聚粮于高沙。都督张浚尝憩于此。董旼因筑堂名瞻衮。
威敌堂 在州西。后有室,曰雅歌。
兴化县
拱极台 在城北。上下临海子池,即元武台旧址。元县令詹士龙读书处。明嘉靖间,里人迁之北门,外知县傅佩重建,更今名。
濯缨亭  沧浪亭 俱在县旧税务前。宋天圣间,范仲淹建。
宝应县
金牛城 在县东十五里孝义乡。宋熙宁间,王将军筑,高三丈许,以土色黄,而城形如牛,故名。石鳖城 在县西八十里。隋为石鳖县,故有城址。旧以为石鳖山,因山有石鳖,故名。山下有城,相传晋邓艾所筑。今验其处,无山有城,盖传误也。晋荀羡镇淮阴,屯田于东阳之石鳖,即此。《通典》云:山阳有平阳石,鳖田谷丰饶,盖历代屯垦之所。
高黎王城 在县西南八十里侯村乡。宋治平间,高黎王筑。
韩王城 在县治东南四十里,射阳湖之阴。八宝亭 在县治南,今废。石碑尚存。
泰州
景范楼 在州迎恩门内,范文正旧行衙也。溪月楼 在州迎恩门外。
永宁宫 在城内南。唐李升六年,迁杨行密子孙于海陵,号其居曰:永宁宫。严兵守之,绝不通人,男女自为匹偶。周世宗征淮南,诏抚杨氏子孙。璟闻之,遣人尽杀其族。周先锋都部署刘重
进得其玉砚、码瑙碗以献。旧址在谯楼之北,相传谯楼乃其阙门也。后即遗址,筑子城为州治。芙蓉阁 在州旧治内藕花洲上。
望京楼 在州郡圃内。宋咸平中曾致尧建。清风楼 在州旧治内,又云清风阁。自五代时叠石为山翼,以两径为登陟之阶,中为滑石,峻台台上有阁,名清风。
浮香亭 在州旧治藕花洲。后其题额为宋茂陵御书,有秦太虚所赋古梅诗。旧建小亭,刻秦诗壁间。宋绍定元年,守陈垓撤旧亭,大书宸扁其上,刻秦太虚、苏东坡、颍滨、参寥诗于石。六咏亭 旧曰齐云,又曰平远。前有三至堂。长洲泽 刘昭注:长洲泽多麋。《博物记》曰:千麋成群,掘食草根,其处成泥。名曰麋畯。民人随此畯,种稻不耕。而穫其收百倍。又沿海洲上有草名蒒,其实食之如大麦,秋冬敛穫,名曰自然谷,或曰禹馀粮。今泰州沿海洲上,芦苇无际,群麋迅走,人欲捕之,虽麑不获。常两两并负其子而行。蒒草,今亦有之。所谓长洲泽,沿海洲地桑田屡变,莫详其实矣。
缲丝井 在州东台场西溪镇。相传曹长者遗宅,仙女偕董永往佣时缲丝处也。井口小,而下实弘深,水味甚甘洌。每旱,诸井皆涸,此井如故。春蚕熟时,井上生草,根长丈馀。
积翠亭 宋曾致尧诗:高高积翠亭,积翠不虚名。路小莓苔合,墙低薜荔生。当轩攒竹柏,绕槛列杉柽。公退时来此,吟情转觉清。
须友亭 与浮香亭对。宋守陈垓种竹为屋,曰:须友,以竹必友梅,亦茂陵御书也。
文会堂 在州旧治内。宋天圣间,滕宗谅为郡从事建,与范仲淹、富弼、胡瑗唱和其中。
顺真堂 在州治西南太子港西。周处士堂也。读书堂 在州治东北八十里景德寺东廊。宋天圣中,富郑公随父莅任,读书,与胡侍讲、周待制相友善。时范文正与滕待制子京俱官。海陵待三人甚厚,皆谓公辅器也。
淮东道院 在州旧治内大厅之东。以海陵地僻事简,故名道院。宋左丞陆佃为守,谢表云:飞蚊渐少,颇无泽国之风。过客甚稀,至有道院之号。乾道五年,守张子颜重建。嘉定七年,守李珙始加淮东二字。宝庆三年,守陈垓增修。
归鹤亭 在州东七里响林升真观内。徐神翁瘗剑处也。
鹿女台 在天目山西。昔王仙翁居山日,有五色鹿产一女,于山左草莽中。闻啼声,往视之,见鹿乳焉。翁挈养之,鹿日三至。女七岁,通三教。后年十六,翁以成人,筑台居之,号曰鹿女台。今废。
如皋县
郧 即今立发地,古名发阳。春秋,鲁卫宋会于郧。杜注在广陵海陵东南,旧有发繇亭。
会盟原 在县治东十里。相传吴楚会于邗沟,即蟠溪地。今有邗沟铺。
金卤亭 南唐徐复建。复治海陵盐政,检烹炼之亭,曰金卤。其兄履时掌建阳茶局,闻之,洁厂焙舍,命曰:玉茸兄弟,自相誇胜。今马塘丰利诸场,即其地也。
范公堤 即捍海堰在县东北境。唐大历中,黜陟使李承式创筑。宋天圣三年,范仲淹监西溪盐会,建议发运使张纶奏请修复,踰年堰成。高一丈五尺,阔三丈绵,亘海上,隐隐如长城。后人立祠祀公,因名范公堤。
丞相原 在县南十八里,宋家桥西。宋丞相文天祥航海经此,借宿田家,因名。今为隐士佘日丽茔域。
古杏 旧东岳庙。前银杏二株,围可二丈馀,并耸干云,左一树尤伟。元兵初下,主者欲伐为薪,锯之有红汗迸溢,惊以为神而止。明嘉靖中,庙改学宫,二杏犹存。今为大风所拔,无馀糵矣。燕庄一杏,大可百围,四远望之,亭亭如车盖。每风雨振撼,疑度深溪大壑中,人皆眙𥈭殆。数百年物也,尚存无恙。
古楝 在江滨野田中。土人呼为黄楝,高不过丈许,而周匝可布十肱,从地拔起,色类青铁,望之如百千怪石,磊砢崚嶒,莫辨其为植木也。里人相传有神宅焉。
古朴 一在龙游河,邑人冒襄结巢其上。因号巢民,一在县南苏家庄,相传为元时物。
王内翰宅 在县儒学东,宋王惟熙王观、王觌、王俊乂相继登第。乡人荣之,名其里曰集贤里。知县胡昂建石梁曰:集贤桥。知县刘永准作东南门,亦曰集贤门。
芙蓉园 在县南一里。宋史声奉其父逸,叟居此。内有方池平台。至秋,芙蓉万本,秋容最盛。今废。
万花园 在县东三里元镇。南王世子游玩之所,堂植万花,今为冒氏茔。
水绘园 文学冒一贯别业,地富水竹。入其中者如游深林大壑。
露香园 明福清令张勉学别业,水木清秀,颇擅林壑之胜。
逸园 明会昌令冒梦龄所构也,园在中禅寺之右。市河蜿蜒其前,古洗钵池环带于后,境幽景旷,甲于东皋。
连珠池 在县西北二十里。数池相接,如连珠。宋元祐间,严希孟游乐于此,有诗云小桥过南浦,夹道桑榆绿。水绕若连珠,时有芰荷馥。度军井 在县西十里许。泉浅而不竭。汲且竭,击其栏,泉辄溢出。岳飞经略通泰,领兵过此,数千人饮之不竭,因名曰度军井。元镇南王闻其异,取栏置庭中,击之无验,随送还。至今人呼圣井栏。
通州
静海废县 在州治西。其址为民居,尚有文杏,大可数围,足称乔木。
海门废县 在州东南四十里,城郭已没于江。其民居无力迁,移者犹存。
小学 在静海旧治。
沈公堤 在海门县东北。宋至和中,沈兴宗以海涨、病民筑堤。七十里西接范堤。
任公堤 在州城西五里。宋宝元中,江涛为患,通判任建,中筑长二十里,高丈馀。
布洲峡 在州治南四十里。有东布洲、西布洲。皆大江沙涨所成。相传有布机流沙上,故名。今没于江。
海门岛 在州东北海中。宋时犯罪者多,配于此,有屯兵使者领护。后没于海。
寨垛 在州东。元末大乱民各立一寨,以自卫。故其名如此。
露御夹 在吕四场。宋高宗南渡经此,问所至何地,左右伪对曰:露御夹,盖谀辞也。后人讹为鲈鱼夹。其地有七十二湾。
战坝 在东门地步湾西。相传,明初与倭寇战胜于此。
神人鞭迹 在狼山后。其右为香炉峰。而仙女山亦有鞭痕拇迹。
天祚岩 五代时姚存舣舟处。
放鹤田 在吕四场。相传吕洞宾四游于此,尝放鹤,故名。
鱼骨桥 在旧县东北,每闰岁,东海出此鱼,乘潮而上。乡人取其二腮骨作桥,长五尺馀,经数百年未朽。
贡院 宋淳熙中,知州蒋雍建。在今壮武营。嘉定中,迁于州西紫薇旧宅。咸淳四年,知州冯弼改建。于郡之蔬圃。
望江楼 明正德中,知州夏邦谟建。阻河作城,城上戌楼,名曰望江。
海山楼 在州治南城上。宋大观中,知州朱彦建。楼三级,扁海山。远眺楼前,亭曰绿漪。
三会堂 在州狼山,东顾巨海,南瞰长江。吴楚胜概,一览可尽。宋提刑薛球、太守臧师颜、通判吴天常皆故人,会此,因名。
栖云阁 在狼山。宋熙宁初建。
萃景楼 在狼山。明嘉靖戊戌,同知舒缨建。有诗:江阁玲珑渺半空,山云无碍往来通。轻阴不断四时雨,虚夜常留万木风。白雪雅歌寒满座,洞庭春酒碧浮筒。谁怜庄舄多怀土,漫向樽前学醉翁。
陵墓附
本府〈江都县附郭〉
盘古冢 《大观图经》云:在江都县西四十里,有盘古庙,其像披发席地而坐。
汉广陵厉王冢 在东武乡,即今甘泉山。按《郡志》:广陵国厉王冢。岁旱,鸣鼓,绕之辄致云雨。江都王建冢 按《幽明录》:广陵有冢。相传为汉江都王建之墓。
孔融墓 在高士坊侧。
三国张辽墓 在大仪乡辽南。伐殁于军,因留葬此。
齐褚澄墓 褚澄有遗书,多言修养及医药事。刻石十八片以为椁,上题有齐褚澄所归。后为萧广所得,遗命子渊复为椁,用石一片刻叙其上。葬广于广陵城北三十五里陈源桥。久之,亦
被发,书传于世。
隋炀帝墓 在府城西北十五里雷塘侧。隋大业十三年,帝在江都,为宇文化及所弑。萧后与宫人为小棺,殡于西院后。陈棱守江都,求得帝柩,略备仪卫,改葬吴公台下。唐平河南之后,复移葬雷塘。齐王蝀,赵王杲,燕王倓一时遇害,俱葬雷塘,莫知其处。唐贞观二十二年,隋萧后卒,太宗诏复其位号,使护送至江都,与炀帝合葬。玉钩斜 在江都县西。一名宫人斜,乃隋炀帝葬宫人处。唐窦巩诗:离宫路远北原斜,生死恩深不到家。云雨今归何处去,黄鹂飞上野棠花。陈光禄亚墓 在同轨乡。
唐尉迟恭墓 在永镇乡。
陈贞晦先生融墓 在广陵棠邑乡。唐吕温尝为文以表其墓。
宋夫人张氏墓 在弦歌里。宋广平先生之配。皇甫参军㢸墓 唐羊士谔撰㢸墓志云:以婺州参军窆于江都之郊。今莫究其地。
宋绾墓 明万历间,浚沙河其下,得败舟,有墓石志:绾,广平人,以唐太和二年,暴卒于江都县会同坊私第。次年,殡于江阳县弦歌坊之平原里。
王丞相墦墓 在江都官河东,刘氏竹园东南隅。
淳于棼墓 在蜀冈之北。
朱瑾墓 瑾在唐为兖州刺史,朱温攻之。瑾奔杨行密,大破梁兵。后以杀徐知训,灭族。瑾名重,江淮人畏之。其死也,尸之广陵北门,路人私共瘗之。时多病疟,取其坟上土,以水服之,辄愈。更益新土,增成高冢。后改葬雷塘。
宋吕侍读文仲墓 在县东十里。
陈秘书良墓 在兴宁乡。
聱隅先生墓 在扬子桥葬寓客黄晞。
张枢密康国墓 在东兴乡。
秦端明定墓 在西山秦家庄,定高邮人观诸父也。
孙龙图觉墓 在善应乡。
王俊乂墓 在善应乡。
陈忠肃瓘墓 瓘安置通州后,移台州。卒葬扬州西山。
秦九女冢 在城西北三十里,俗呼九女涧,即此。
胡夫人赵氏墓 在嘉陵乡。安定先生之配。丛冢 《宋志》:绍兴辛巳,金人犯瓜洲,殁于锋镝。践蹂者,遗骸暴露江次。绍兴三十二年,知扬州向子固,令收葬之,名曰丛冢。后江水冲齧。淳熙二年,知州吕企中,命主簿收得骸骨三百六十具,迁瘗于旌忠庙侧。榜曰义冢。命僧守之。镇远侯顾成墓 在官河东。
定西侯墓 在金匮山。
明太子太保南京户部尚书高铨墓 在县西七里。
兵部尚书王軏墓 在城西十五里。
刑部左侍郎叶相墓 在郡北门外濒河。南京光禄卿安金墓 在城西十里。
曾襄悯铣墓 在县西金匮山。
宗母墓 在宜陵镇南十二里东,原芙蓉墅之左。胶州知州陈辅尧之女,通书史,有训子元鼎诗:昔闻孟母,教子三迁。轲也感之,终成大贤。汝今十岁,倏忽童年。少时不学,长何可传。我父忠烈,汝祖贤臣。同榜好学,卓越群伦。汝须奋力,继起后尘。经书大全,贵得其真。我归宦门,依然贫约。不事罗纨,甘于藜藿。虽有南亩,瘠土荒薄。小子勉之,砚田耕凿。
郑烈妇墓 在城南新河口。
相国史可法墓 在梅花岭。养子直招魂葬衣冠于此。李沂诗:汴水无情只向东,荒原万木起悲风。传闻铁骑坟前过,下马抠衣拜相公。
仪真县
周浣纱女墓 在县西四十里鸡留山之南。五代杨行密冢 在县西七十里,吴杨溥僭号,追尊其父行密为武皇帝。墓号兴陵。
颜王墓 在县北五里颜王村。墓前有碑,字画磨灭,世代莫考。今为人盗发。
宋沈待制墓 在县西十五里龙图阁。待制沈洙及弟兵部侍郎汤,皆葬此。
孙司封锡墓 在县西北四里蜀冈上。
丘朝奉山高墓 在县北八里。
吴少宰敏墓 在县北山。
杨侍郎墓 在县陈公塘。户部侍郎杨汲。王侍郎墓 礼部侍郎王琪。
许待制墓 在甘露乡。蜀冈尚书工部郎中天章阁待制许元葬此。
柳耆卿墓 在县西七里。
谏议大夫王贯之墓 在扬子县万宁乡。右领军卫将军王乙墓 在县蜀冈后。
屯田郎中刘牧墓 在县蜀冈西。
真州司法参军杜涣墓 在县城北。
海陵主簿许平墓 在县北十五里。
提点淮南刑狱丘嵩墓 在扬子二都。
丘统制进墓 在扬子县八都。
朝议大夫石丕墓 在甘露乡。
朝议郎张汝贤墓 在陈公塘西。
左班殿直袁康墓 康家世怀宁,仕淮南发运使十五年,占籍扬子。
征处士集墓 集事母,至孝有子五人,举进士者三人,处士世居扬子与杜婴、徐仲坚相友善,杜以医,徐以筮,多为贤士大夫所知,而征君独不闻于世。王安石为表其墓。
杜氏墓 在花家山杜杞、杜植祖茔。在焉,杞仕广西经略使,植尚书郎。
宣慰使珊竹介墓 在城西北。
导江先生墓 元蜀儒导江张先生䇓常讲学,真州卒葬州北蜀冈。
水丘先生墓 在北山壮观亭西水丘。善医史,失其名。
明贞妇郭氏墓 在西沙清水潭上,《宋景濂传》略云:妇名丑,字道安,六合人,美姿容,通诗书。归同里郑元。元颇力学。后强暴者欲侵凌之,道安厉色斥去曰:倘泄祇扬恶耳。即潜沉于河,时洪武十年七月也。父彬取尸,葬扬子西沙,后梦其为长芦水神云。
兵部尚书单安仁墓 在旧江口。
太子太保吏部尚书谥文通王永吉墓 在踟蹰寺谕葬。
泰兴县
宋妃子墓 宋南渡,有宫嫔从迁者卒,葬于泰兴。
孝子顾昕墓 宋人在黄桥故宅,今为忠义祠。朝散郎潘及甫墓 在口岸镇北之伏龙源。明李尚书俨墓 在城南姜溪河。
张知府忠墓 在城东。
中书舍人张墓 在城东吴家堡。孝子张墓 在城西北二里。张布政羽墓 在城西北十里馆旁。
张侍郎𦒎墓 在东城外饷墅营。
高邮州
唐开府仪同三司杜僧明墓 在临泽镇。宋龙图阁学士孙正臣墓 在焦里村。
乔竦墓 在临泽镇
陈安抚造墓 在新安西村,又名华村。
英烈夫人毛惜惜墓 在南门城内,即夫人死节处。
赵万户墓 在清水潭。
元太师巴刺墓 在城西三十里。
明万钧墓 在城东焦里村,钧任荆州卫百户,卒于官明洪武三十一年,遣官谕祭。
相公墓 不详其名代,或云明丞相汪广洋坟也。其墓方三十馀亩,在城西十五里毛塘港口。邵烈女墓 在小北门外河西湖滨,与玩珠楼相对。今在碧霞行宫后。
兴化县
周昭阳墓 在昭阳山下。
樊将军墓 在平望铺西。未详何代人。
明兵部尚书成琎墓 在毕家湾后,迁于城南。少保大学士高文义谷墓 在平望铺东之新庄。
宗才子墓 在县城内。
刘烈女墓 在县治内。
户部右侍郎杨果墓 距县二十五里。
莲花双冢 在安仁乡,旧传有姑嫂共刈稻,姑堕深沟中,嫂急救之,俱溺死。二尸葬于沟旁。忽生莲花数朵,里人惊异,启棺视之,莲花皆从口出。人称为莲花垛。今双冢尚存。
宝应县
汉袁术墓 在宝应县治南三百步,墓门有碑镌。汉时,衣冠人物甚工,今碑不存。
三国陈琳墓 在射阳村,去县治六十里。明冀京兆绮墓 在县治东北,五里淮壖水汎。墓堂圮毁,巡按御史马卿告诸吏曰:令甲凡古贤祠墓,弗葺,及弗禁樵苏者,有罚。况国家勋勚之臣,爵登列卿者欤。檄县,崇其封,葺堂,五楹列
石兽如制。
仲节妇墓 在陈文墓西。临水仲旺妻郑氏葬此。
泰州
汉董永墓 在泰州西溪镇北一百四十步永,父亦有墓在焉。
黄霸墓 在泰州。
五代小儿冢 在州治东。有坟数十。南唐李升,迁故吴杨氏子孙于海陵嗣用。宋齐丘谋,无男女少长皆杀之,葬于此。后齐丘一小儿病,有作一诗书纸鸢上,放入齐丘第内,其诗云:化家为国实良图,总是先生画计谟。一个小儿抛不得,让皇当日合如何。
宋晏丞相殊墓 在州治东北一里许。大宁阡之原夫人康氏,祔焉志铭犹存。
查丞相墓 在州治东北三十里查家庄。桥西有大士垄。
胡安定墓 在州治东南一百五十里,如皋安定乡胡家庄。《旧志》云:先生葬于乌程县,幼子志正,携先生衣冠,归葬祖茔。今乌程有先生墓及祠堂。
徐神翁墓 在州治东七里。
周恪墓 在徐神翁墓之西。与唐道人同域号三仙墓。
唐甘弼墓 在响林原。
明吏部侍郎储文懿巏墓 在州城西二里。工部右侍郎徐蕃墓 在州城北。
林会元春墓 在马店庄。
王心斋艮墓 在州治东安丰场。
如皋县
三国吕司马岱墓 在县东南六十里。
茅司徒墓 在县西北一里。有耕者见其藏悬窆犹存,因急掩之。
宋王龙图觌墓 在县东三百步。
胡节推墓 在县南十里。
史知县搢墓 搢本北平三河人,明洪武末知县。事秩满九年,民复请留。后卒于官,贫不能归,百姓负土营葬。子孙遂为如皋人。
平倭冢 在西溪场。海道副使刘景韶剿倭筑,为京观。
吴妃冢 疑为吴王杨渥妃也。
通州
唐骆宾王墓 在东门黄泥口。
宋金应墓 在州境。《文天祥记》云:应以笔札往来吾门二十年,性烈而知义。去年从余勤王,补两武,资今春特授承信郎,东南第六正将。及余使北转三官,授江南西路兵马都监。余之北行也,人情莫不观望,僚从皆散。虽亲仆亦逃去,惟应上下相随,更历险难奔波,数千里以为当然。盖委身以从,死生休戚,俱为一人者。至通州住十馀日矣,闰月五日,忽伏枕,命医三四。热病增,剧至十一日午,气绝。予哭之恸。其殓也,以随身衣服,其棺如常。翌日,葬西门雪窖边。棺之上,排七小钉,又以一小板片,覆于七钉之上,以为记。不敢求备者,边城无主,恐贻身后之祸。异时遇便,取其骨归葬庐陵,而后死者之目可闭也。伤哉。伤哉。为赋二诗,焚其墓前:我为吾君役,而从乃主行。险夷宁异趣,休戚与同情。遇贼能无死,寻医剧不生。通州一丘土,相望泪如倾。明朝吾渡海,汝魄在他乡。六七年华短,三千客路长。招魂情黯黯,归骨事茫茫。有子应年长,平生不汝忘。
查将军墓 失其名,在州西门外查家坝。明李尚书敬墓 在西门外仓南。
夏孝子墓 在南门外转水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