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江苏省扬州市” 相关资源
诗文库17738
人物库3863
活动1756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七百六十卷目录

 扬州府部汇考八
  扬州府风俗考
  扬州府祠庙考一

职方典第七百六十卷

扬州府部汇考八

扬州府风俗考

     府县《志》合载本府〈江都县附郭〉
《周礼·职方氏》:扬州,其民二男五女。
《史记》:注汉彭城以东,东海吴广陵也,其俗类徐。汉《地理志》:汉兴高祖兄子濞招致天下,娱游子弟枚乘邹阳之徒文辞并发,故世传楚辞本吴粤与楚接,比数相并兼,故民俗略同。
《太康地记》:扬州渐近太阳,位天气奋扬,履正含文,故取名焉。
柳世隆奏,流寓无定憩。
南齐《海陵王本纪》:广陵之俗,劳扰为烦,
萧子《显齐书》:广陵流民,多庇大姓。
《地理志》:江都淮南人性并躁劲,风气果决,视死如归,战而贵诈。此其旧风也,自陈平之后,其俗颇变,尚淳质好俭约,表纪婚姻,率渐于礼。《通典》:扬州人性轻扬,而尚鬼好祀。长淮、大江,可拒守。永嘉之难,帝室东迁,衣冠萃止,艺文儒术,于斯为盛。今虽闾阎贱品,处力役之际,吟咏不辍。
《李袭誉传》:扬州江都俗喜商贾,不事农业。扬州《风俗志》:民煮海为利。
绍兴《广陵志》:扬州牧守如王内翰、韩魏公与欧苏刘吕皆名德,相望风流蕴藉,故其俗朴厚而不争,好学而文实,诸贤之遗化也。
嘉定《广陵志》:俗从约而易化士,循理而多文。《洪武志》:江都当江淮之冲要,俗喜商贾,不事农业,四方客旅杂寓其间,人物富盛,为诸邑最。《王㒜学记》:地分淮海,风气清淑,俗务儒雅士兴文艺弦诵之声,衣冠之选,夐异他州。
《彭时学记》:地居要冲,俗尚侈靡,其士多明秀,俊伟。
邹守益《学田记》:扬俗尚侈蠹,自商始。
仪真吕师《龙学记》:隋则躁劲果决,唐则喜商善贾,宋则简约循理,其民安土而乐业,其士好学而有文。
《孙作记》:东南之凑,土俗劲剽。
《府志》:海陵之民,惟事耕渔,性多朴野。
《吴陵志》:扬俗务儒雅。
《泰兴旧志》:僻在淮堧,民多朴质,俗尚俭,啬以耕桑为业,渔稻为利,然水土不齐,东北多鄙野,西南喜讼讦。
《高邮旧志》:居淮扬之间,土高而广于水,俗厚而勤于稼人,足于衣食,有渔稻之富俗,好谈儒学。桀黠之民好以讼相雄。
《兴化旧志》:地多陂泽,民居水乡,以农渔为业,舟楫为途,淳厚而力勤稼穑。
《宝应旧志》:其东皆沮洳卑下,宜种稻粳,其西陂高,宜麦豆。其民力稼穑而勤厚。
《泰州旧志》:海陵幽邃,地肥美,民事耕桑樵渔,性多朴野,士有文雅之风。
《如皋旧志》:渤海控江,民多朴野,徵科易集,讼狱简,稀冠婚丧祭习尚,俗礼多俭约之风。
《通州学记》:江山控于吴越,风俗邻于邹鲁,鱼盐之利,商贾多集弦诵之学,章甫亦众。
《州志》:阻江滨,海宦辙罕至,民利鱼盐,盗稀讼简,士大夫称为淮南道院。
《詹仁深学记》:其地广斥,有鱼盐之利,士登甲科,为美官者不乏。
《海门旧志》:习朴实而负气,性醇直而不阿,耕凿为生,鱼盐为利,士读书而耻奔竞之风,商为市而无图射之巧。
婚媾 择配选德礼也。江北聘定昔多论财,而古道遂不可复迩者嫁娶间以礼义相先,亦砥靡归淳之渐然,必使委禽是敦亲迎,是尚荆布不以为陋鹿车,可以共挽端,有俟于式礼而挽风者。宝应兴化独重亲迎,尚有古风焉。
丧祭 士大夫治丧,或用司马及考亭家礼,独大小殓制迥殊,遇七多作佛事。朝祖之夕,亲友聚宴伎乐杂遝,名曰伴夜。尤为拂经丧车裂彩,为盖刍灵冥器象,人而用丹旌䌽翣,横陈街衢。
大约戚不胜文相,渐成俗。然无火化水葬,虽至贫,人亦有抔土。缙绅举祭间,有家庙,亦弗尽制。民庶多从寝堂,设龛祀奉之,亲尽不祧,虽曰违礼,庶几存厚。
燕会 涉江以北,宴会珍错之盛,扬州为最。民间或延贵客,陈设方丈伎乐,杂陈山海,罗列一筵之费,每逾数金。近日物力殚绌缙绅多遵东坡五簋之约,颇从简淡矣。宾礼拜揖尚左。元日 爆竹送腊,门符更新。所在相仿至士庶家,各立天地纸牌,陈设跪拜。故习因,仍已莫可挽。
人日 按《荆楚岁时记》:正月七日为人日,以七种菜为羹,剪䌽为人,或镂金箔为人,以贴屏风,戴之头鬓名曰华胜。
元夕 唐开元时称天下元夕,灯火广陵为胜。或预兆五谷丰登,或共庆太平有象,载酒歌吹辉煌满路,所谓金吾不禁者也。
立春 官僚迎春东郊,固有常仪,乃铺户结办䌽亭优伶前导,又用䌽制为船,名曰采莲。以教坊女奏乐其中,近虑扰民,禁革毛女、芒神、土牛簪花鼓吹而已。
清明 前后三五日,士女靓妆冶服,游集胜地,踏青泛湖。是日郡人罢市,出西郊蜀冈道上,挈壶榼者络绎不绝,墓祭以不过清明为度。郡城至十月朔,复扫墓。泰兴以霜降他州县,或不尽尔。
上巳 按《荆楚岁时记》:三月三日。士人并出水渚为流,杯曲水之饮,修禊事也。
端午 午节解粽,儿女佩丹符,顶臂手足悬五色丝击之,即楚俗长命缕也。泛酒用菖蒲、丹砂、雄黄,妇女以葵榴、艾叶、杂花、簪髻,午则弃之残花满道。自朔至午日,广陵涛龙舟竞渡,士女游人环聚而观。贸易者为之罢市。
七夕 俗传天孙渡河。小儿女旦起看彩云,或为穿针乞巧。是月望日祀,先荐新谷民间,或赴寺院,作盂兰盆会附荐,其祖考云。
中秋 夜设瓜果饼饵祀月,儿女罗拜之。不间阴晴,作月饼相遗者甚众。近郡城多制灯船水嬉。自初一日至十五日,往往好事者为之。重阳 旧事有茱萸佩囊,今俗相馈用糕,则以糖秫杂揉为之。市鬻标以䌽幡,供小儿嬉戏,惟有逸趣者,必登高把菊赋诗焉。
长至 官僚士夫长至称贺民庶,惟设牲醴祀先而已,先王闭关养微阳之意,识此者希矣。除夕 俗用马料、豆秫、饭糟、果糖祀,灶阖门集少长群坐,设松盆火、爆竹,或达曙不寐,谓之守岁。
仪真县
吴俗尚鬼,好巫觋。女子焚香许愿类赴庙祠,男子赛会迎神多至结党。此风寖炽,莫可挽止。
泰兴县
泰虽广陵属僻在江堧郊坰之墟。民多朴啬,食力重农,无呰窳偷惰之习,耕桑以为业,渔稻以为利,不喜牵车服贾游于四方,其君子秉礼读书笃闱业者,尤多。以文艺有声迩来蜚鸣日盛斯。今日右文之化也,日中喧骈肆坊错列,今之视昔较甚,岂生齿繁多抑风尚。淳熙之不同欤吉凶,燕会好事家,多尚浮誇。有意者方志在从。古国俭示,礼国奢示。俭亦岂有极重难返之势乎,若夫剽掠嚚讼,玆辈有之,罔上终凶尤可痛惩。丧祭多从,考亭家礼俗,无水火葬,贫贱之子务觅一抔土,其可嘉也。
高邮州
《古志》:高邮民俗多好谈儒学,传曰文纹也。水广生纹,高邮之水丰,故多文学之士。
《旧志》:邮居淮扬之间,土高而广于水,俗厚而勤于稼人,足于。食有鱼稻之富。
《王㒜记》:宋、孙、乔、崔、秦诸公以文章气节显郡,遂与齐鲁等四民之中业耕读者居,十之九瑰奇杰特之才,出而显庸于世,专尚气节,故居宦者每贫。
邮人不事末作,其工与商尽他郡县人。土著无有也,虽为贸易不出城郭。民之生计惟视岁之丰凶,虽遇乐岁,耻言盖藏桀黠之。民好以讼相雄宁,荡家赀耻受鞭挞,喜造讹言转。相传诵遂成口实。
元旦 男女夙兴家,主设酒果,作供绕,屋庐皆爆竹震荡,𥟖明始启户,焚香拜天,次设先祖父遗像,率卑幼拜之。然后男女序拜其尊长,命诲且致祝语,其卑者亦以次相交拜男子,盛服诣亲属门行礼,称贺岁。各以酒食相款接,凡五日
方毕。
立春 先一日。郡官寮迎春东郊,闾里无贵贱,少长集通衢游观,率宴会娱乐尽日,而罢谓之迎春宴。
元宵 前二日。官府弛禁,纵民偕乐。寺观庙宇各垂䌽带、悬诸花灯。街市结松棚悬华灯、放诸火药。人家吃粉团,好事者结灯社,出各体灯谜,人聚而测之,谚曰打虎。箫鼓、歌谣之声,喧阗彻旦,竟四夕,乃焚灯。
社日 乡有社会祭毕,设宴序齿,列坐。虽显贵人不得先,杖者秋社同。
清明节 人家插柳于檐端,各携男女具时馐于墓祭祀,郊外罗绮炫目,亦有盛声乐。移舟车集胜地而饮者,陆曰踏青,水曰游湖。在清明前后数日乃已。
端阳日 以角黍相馈送人。家悬菖蒲、艾虎。闺中制绒符、系䌽线,士客相招,饮雄黄酒。其日多禁忌采药草者,率以其期。少年人相率斗草,赌胜负。
七夕 宴集乞巧。
中秋 夜竞设具招客,饮以观月华。先期造月饼,采菱藕相馈遗。
九日 登高饮茱萸酒,烝米粉为糕,造土羊剪䌽旗,供小儿嬉戏。
冬至 用牲醴祀先,视常节最隆。旧亦罢市三日,今不罢市。
腊月中旬 人家以礼物相馈送者几半月,谓之送年节礼。
二十四日 夜送灶用糖饼、红豆饭。除夕 换桃符,易门神,洒扫堂。屋悬五色纸钱于闑旁,向暮家设火具于门。首曰生盆,放诸火,戏爆竹,声如震雷,达晓不辍。行迎灶礼,祭井厕已,乃阖门集,少长欢饮,称分岁酒。
兴化县
兴化广陵股肱而风尚固异,其君子敦儒,小人力穑,俗甚美。近则去本就末豪富之家嫁娶丧葬,俱仿广陵,非复当年之旧矣。然其好古,重稼犹愈于他俗。
婚礼 问名纳采,与他处略同。惟亲迎存古礼。丧礼 初亡至戚,哭临疏者,揖择日时以殓,七日吊终,四十九日安神,酬宾不设,音乐最陋者,死之夕孝子送纸土神祠间,一日解城隍知礼者,不行亦不作佛事。
祭礼 初丧及发引,皆设祭仪节遵文公家礼,宾客与焉,谓之堂奠。贫者辞宾,惟至戚者与焉,谓之家奠。
宾宴 明隆万之初燕会尚简物薄情真。每大会二人一席,常会四人一席,肴五簋,果五六碟,酒数行。止后习尚日移珍异罗列,争为豪奢,杯盘狼藉,欢哗无度矣。
元日 晨起拜内外神,庶民之家诣庙烧香,既乃行,家人礼亲友拜贺,至四日止。
元夜 张灯食粉丸,少年朱衣鬼面,金鼓达旦,火龙蜿蜒,如生灯市之盛甲,于一郡十三日至十六日止,十六夜儿童迎紫姑神,乞巧妇人,走三桥祈嗣印灰于门,以兆秋成。
清明 佩柳,祀先。先后十日,扫墓、洒麦饭、挂纸钱。
端午 悬艾菖蒲辟邪符。儿童系五丝于手,足佩茧虎及符角。黍相饷赏,午饮雄黄蒲酒,间有龙舟竞渡。
七夕 乞巧。
中元 祀先荐新谷。中秋 作月饼,陈瓜果,拜月会饮。
重阳 市中。先八日卖糕,以纸剪旗,插之。是日啖糕,饮茱萸酒,持螯登高。
十月朔 祀先,赤豆为饭。
小至 祀神及祖先。少长夜宴,略如除夕,谓之冬末夜。
冬至 贺拜如元旦,礼而稍杀。
二十四夜 设饴糖、烧爆竹祀灶而送之先,后扫舍宇。
除夕 祀神及先祖,迎灶改桃符、春帖,烧爆竹、松盆。少长夜宴酒,行自幼者,起候迎新岁。泰州〈按宝应县风俗大略相同故不另载〉《郡旧志》:海陵幽邃,而地肥美,故民惟事耕渔,性多朴野,耻以浮薄,相誇鲜出机巧。虽无富强,而家亦自给,不务儒学。自汉高祖王兄之子濞于吴致天下,游子枚,乘邹阳。严夫子之徒、而淮南王安亦招致宾客,著书文辞。并发至于梁太子统有文选之作,常与宾客遨游此地,而港以太
子,名桥以金兰著,庙以文孝食,故《隋书》亦云:其俗颇变丧祭、婚姻。率渐于礼,又有查。胡王诸公化之而茅茨陋巷弦诵相闻,蔚然有文雅之风,故自宋雍熙至淳祐登进士者,百馀人间有廷对第一仕,至枢府政地者。元世风俗颇尚浮靡,入自有。明渐摩政教,民复敦庞士还淳厚,其擢登魁选仕居台省,无减于宋,而文雅之风几或过焉。
泰俗民朴而鲜儇巧,士重信义,斥浮薄,今渐以奢侈,相尚燕会服饰比于三吴。
冠服 三加虽为古礼名族,或间行之,而闾里竟莫之。晓平居巾帻任意更制。危冠侧注淆然无辨,其服饰类以华靡,相竞红紫缤纷。殊觉不衷。虽贫窭少年亦往往有。曳罗绮者,较昔时以布袍纯素为尚,但衣青蓝二色之衣,丰朴悬殊矣。
婚姻 始议婚或姻。戚作伐或用媒妁初聘定,次请期,次纳采。女家亦有回赠于归妆奁,丰俭各称其家,俱设宴延宾,迎送合卺。夕花烛交辉,聚观如堵。三日拜见翁姑及家众,分大小女家备仪物名曰做朝婿。随往拜女之父母,遍及亲族,名曰回门。
丧祭 初丧。姻族闻讣偕至,殓毕三日谒土地祠,七日谒城隍庙,卜筊向隅而泣,事虽近俚而号呼痛割之状,恍如觌其颜面者,成服开丧礼亲知数人,为司宾以代迎送,其往吊者列席留饮,逢七多作佛事,当出煞日空室徙避,亦有迎而禳祓者,吊客折楮仪赙仪厚薄任力,丧家不无小补及举襄事姻,朋醵钱,为饮鼓乐,杂沸名曰伴夜。届明执绋送郊,丧车结䌽为盖,凡刍灵等物称家而具,葬后领木主归,设龛以祀,惟缙绅则有家庙,所可取者并无火化水葬一事,即至贫亦有抔土可封也。
燕会 宾礼揖拜俱尚左。往时殽止数,品酒不过六七,行无论坐客,充庭俱以一杯传送,仅将敬而已。今则觥筹无算,罗列盈前,且多用优伶。卜夜为乐,而遂相沿成习矣。
元旦 合家拜庆,仪与他方同,从寅夜即起,诣各庙拜送香纸,道路络绎不绝,姻族椒酒相邀。谷日 占云气阴晴,以定一岁丰歉。
元夕 张灯自十三夜至十八夜止,架松棚,缀䌽幔悬灯,其下载酒相乐,花火炽焰,少年手持奇巧之灯。击鼓鸣铙,喧阗街市。十六夜更阑人静,女伴相携出行,曰走桥。有乞子者,取砖密藏以归,又请紫姑卜女红巧拙。
清明 祀先展墓。郊外婺妇孤儿悲啼遍野,其拜扫率一家长幼咸往焉。
浴佛日 妇女有相约诣尼庵拜礼,及祈求子息还愿者。
端午 解粽泛雄黄、菖蒲、火酒,食腊味。男女佩丹符,系五色丝于臂,簪花插艾。与他处大同小异。
七夕 穿针乞巧。
中元日 盂兰大赦僧舍,作会远近,争赴人家,皆祀先荐新。
中秋 作月饼相遗,设瓜果豆角等物赏月。重阳 市中作糖糕,插䌽旗以售。好事者登高酌酒,犹存落帽遗意。
十月朝 举祀先。礼炊秥米,合赤豆为饭,见西成事毕之徵。
冬至 前一日。各家俱祀神、祀先。至正日罢市相贺,今不复行。
腊月八日 俗食腊八粥,合诸果品肉脍为之。二十四日 送灶神。除夕 前三五日。姻戚彼此馈送,至日亦祀神祀先。并接灶换桃符,贴春联。合家围炉守岁,爇松盆、烧丹驱疫,火炮之声不辍。
如皋县
《泰州新志》:如皋土膏沃,而俗勤于稼穑,徵科易集,讼狱稀简,在昔最为淳庞。自倭警以后,浸淫一变。富家巨族竞以华侈,相高不逞者,辄诱良家子纵,摴蒱六博荡,其赀业甚则,为逋逃渊薮迩。虽稍惩艾而馀风未殄。
《县志》:皋濒江控海,在昔民多朴野,不事商贾,其性驯柔,畏法而耻罪。东北之民业鱼盐者过半,西南之俗力耕稼,以资生。士读书循理,尊贤而尚齿冠,昏丧祭礼尚俭约,有太古之风。明嘉靖以来耳目渐荡,狱讼繁,兴盗贼时有。启祯间知县李衷纯吴弘功高,名衡名贤辈出,力挽颓风。今渐返于正。
婚姻 六礼,谨守弗替,惟亲迎之礼,或行或否,
即亲迎亦不奠雁。御轮妇至合卺,而酳共牢,而食三日庙见,然后谒舅姑,主中馈视膳问寝,无不如礼。但俗尚侈靡,人家多以贫乏。男女愆期甚者,鬻产贷金以致贻累,男女终身穷约,实为可悯。
丧礼 士大夫家多用考亭家礼。虽不详备,亦井井有条。独大小殓制迥殊。丘垄封树随力厚薄,绝无水葬火化之事,亦俗之厚也。
祭礼 惟缙绅大族,始有家庙,馀则寝堂奉祀。但惑于浮屠,多作佛事,靡费金钱。又惑形家言选地择时,恣谈祸福,龙沙向背之说起,而亲丧久滞,魂魄不安,弥天之罪有莫赎者矣。
宴会 昔时斗盛竞华,费用不赀,且以酒为讼,苛求酷禁若桎梏然。今则崇简约,无复曩风矣。元旦 庆贺。与泰州同。五鼓起拜天地,焚天官赐福牌。晚聚男女老幼,共坐饮椒柏酒。是日不讨火,不汲水,不扫地。元旦后递相邀饮,所谓传生酒也。
立春 前一日。迎春䌽亭独为奇巧,腾马悬车凭空结撰,珠光耀目,绣䌽凌云,都不知其端倪。是日用盘贮生萝卜,食之,即唐人食生菜意。杜诗云春日春盘细生菜。
人日 妇女剪䌽为人,或为燕雀相馈,遗以为鬓髻之饰。王沂公诗䌽燕迎春入鬓飞。
元宵 灯市与泰州同,家制米圆将以黄柑相饷,亦犹昔人。传柑遗意,女伴出行,拾云路桥砖归,为得子兆。今更讹至集贤桥,名曰走三桥。月内妇女于厕旁请紫姑卜休咎,以为嬉戏。是月新婚者不空床,恐招不祥。
花朝 二月十二日。一曰十五日,《天中记》:名扑蝶会,好事者多置酒园亭,或嬉游郊外。常以是日阴晴,卜果实繁稀。
清明 祀先展墓,与他处同。妇女藉为踏青之游,多插花柳鬓旁以归。
社日 城市不甚矜尚,村人咸赛土神以祈年谷邺侯家传。是日以猪肉杂调和铺饭上,名曰社饭。皋俗尤喜,为之秋社同。
上巳 好事家仿古修禊事,为曲水流觞之宴,亦多为诗歌以纪其事。
端午 角黍、丹符之类。并与他处同,人家争采葵榴,剪茧虎,衔以艾叶,名曰艾虎。章简公诗花阴转午清风细,玉燕钗头艾虎轻。是日采泽兰,煎汤沐浴。昔人谓浴兰汤者,即泽兰也。
六月六日 曝衣晒书。
立秋 俗食瓜。
中秋 夜饰灯船,设雅座。玉箫、金管清讴达旦。如白下秦淮故事。
除夕 大傩旁磔前数日。妇女以花胜果饵相遗,名曰馈节。馀并与他处同。按皋俗浇习好造,言生谤不辨,真实好匿,名揭帖。污蔑良善,尊富卑贫,轻师慢道,以健讼,为能以循良,为迂愚氓之家。尚巫信鬼,纨裤之子游手好閒,此恶习,近今颇能改之。
通州
《题名记》:风土庞厚,甲诸维扬。
《旧志》:人物豪迈,家习诗书。
通滨江海,民贫。知义士雅驯,无龌龊态。农商愿朴,而株守日用在丰俭之间。人情居厚薄之半。陈忠肃任忠敏之所,尝居王文惠赵。康靖之所,尝治游于斯,则郑毅夫仕于斯,则刘伟明文彩风流衣被。到今士大夫称为淮南书院。
闺阁竞尚巧籹镂、金玉为首饰。杂以明珠翠羽被服绮绣衵,衣纯采通。俗为甚在海门,则稍朴男女联婚多,在幼年纳采称家,有无嫁女,妆资从厚,坐此受困者间有之。娶不亲迎,鼓乐导从䌽舆灯火概极豪侈,三日后见家庙,拜舅姑、戚属,谓之拜三朝。
乡党以齿为序,惟戚属远宾,及尊爵者。则别序让尚左。俗好客。虽远方游艺者,亦多以礼致之。宾会珍错,叠陈物,稍贱则惧其渎客,甚至一筵。辄费数金,迩来财力,殚绌渐从简约。五簋箴士大夫颇倡行之,亦复古之一端也。
士行先孝弟矜名节跃冶者,同类耻之平。居厌入公府,无抗粮武断之事,制举一准先。民不事剿袭,治经惟毛诗居多,周易次之,春秋二戴又次之。唯尚书则罕治风雅比,户不辍论道讲学间,一见焉古文诗歌代有,专家性多聪颖,文课之馀间。及艺事,他如绘画篆隶之类,亦各擅其妙。
四民惟农最苦,而通尤甚。负郭之农劳而沃远乡之农劳,而瘠近海之农瘠,而贫近江之农逸,
而促无田之农,受田于人,名为佃户。无力受田者,名为雇工。多自食其力,不敢为非。
通人柔脆不任劳苦,令适百里,非裹三日粮则废然返。贸易则本土列肆者居多。不赶集,不以妇女主店,质库无土著人。凡田宅买卖粜籴之事,多任牙侩官,给帖谓之经纪。非其关说则不得行。
通民安土乐业,而重犯法,急公事赋役。从来无逋欠,多贫作富态,地无娼馆、闺阃之别颇严。惟春月妇女多登山烧香,俗尚鬼。喜迎神赛,会建庵寺,施舍饭僧,岁糜费金钱。俗多溺女。贫家无活计,亦有溺其子者,近建育婴堂,赖当事加意捐助,收活无算民狡桀者,喜讦讼豪吏,辄世其家衙皂,率多副役,皆积习使然。
扬州府祠庙考一       《府志》本府〈江都县附郭〉
社稷坛 在府城西门外壕西。
风云雷雨山川坛 在府城南门外三里桥北。郡厉坛 在府城北门外寿宁街东。
江水祠 《汉书·地理志》云:在江都县。盖汉宣帝诏祀处,或谓为瓜洲江海神祠者非是。
江海潮神祠 在瓜洲镇。
城隍庙 在府西北。
邗沟庙 在江都县。《大观图经》:祀邗沟神。八蜡庙 在府城西门外,明嘉靖二十年通判周鼎建。
盘古庙 在西兴乡。有盘古山庙,中像盖成都周公礼殿画像也。
夏禹王庙 在浮山后。
魏文帝庙 丕攻江南,十月诣广陵大寒,水冰,舟不得入,临江而还。后人于城东四十里蔡家庄立庙,称曹王庙。后土人或误为曹彬云。隋燕王庙 《大观图经》云:隋大业十三年宇文化,及弑炀帝孙燕王倓及于难。唐太和二年诏立庙。
谢太傅祠 在扬州子城上,祀晋太傅谢安。甘棠庙 在邵伯镇,亦祀谢公。
忠贞祠 在江都南门内,祀晋尚书令卞壸,今子孙最繁衍。
韩忠献祠 在雍熙院内,宋孙贲以所藏魏公图像,置祠祀之。蒋之奇有记。
范文正公祠 在盐场便仓西官路南,公筑捍海堰时尝憩于此,人因立祠。
彭守祠 在府城内,祀守知扬州彭思永。毕招抚祠 宋开禧间,扬民以州守毕再遇战禦有功,祠于夹城。
郑忠肃祠 祀宋守郑兴裔郑少。魏有记。崔守祠 祀宋知州崔兴之。
丘公祠 祀州守丘岳。
罗令祠 在邵伯镇,祀宋县令罗适,秦颧有记。显勇庙 在府城内,祀守死节臣吴从龙。三将军庙 在府城西,祀宋将军元怡、梁宏、张昭。
旌忠庙 在瓜洲,祀宋死节臣魏全、王方。明初复立庙府城内,每岁府官致祭。
董子祠 原在两淮运司后堂司,即董子宅内。有井曰董井。明正德间巡盐御史朱冠运使毕亨移于新兴坊,春秋运司官致祭。判官刘让买田十亩办祭器。嘉靖二十一年春,巡盐御史胡植令祭董子祠,运司官主祭府县官并儒学师生俱往陪祀,永为定规。
文丞相祠 先在江都城西三义庙侧。明正德间巡盐御史刘澄甫以文公罹宋难间关扬境,志图恢复故祠,卑隘不称,立新祠城南。制颇宏丽,澄甫自为之记。春秋令府官致祭。嘉靖二十一年春,巡盐御史胡植令凡祭祀之日各官属俱往陪祭。
大忠祠 在南门内新桥坊,祀李廷芝、以姜才、陆秀夫等十二人,配春秋二祭。
双忠祠 在广储门外梅花岭左,祀李廷芝、姜才。石坊尚存,春秋二祭,不废。
蒋公祠 在府南门月城内,祀明知府蒋瑶。正德十四年以武宗南巡,瑶不畏权豪,民赖以安,故立祠祀之。
范公祠 在府南门外官河东,祀两淮运使范璁。
聱隅先生祠 在江都扬子桥,宋江都令罗适
建祀寓贤、黄晞。有苏颂记。
蒋忠烈祠 祀汉秣陵尉蒋子文,在府南门外。宋绍定三年李全拥众围城,帅赵范默祷于神,屡战获捷,为新其祠。
双忠祠 在西门内四望亭。明天启元年敕建,祀高邦佐陈辅尧。
广陵五先生祠 在府城西门外十里平山上。旧祀胡瑗、李衡、王居正,后增祀李树敏、沈珠。三烈女祠 在瓜洲镇,明嘉靖六年巡按御史王鼎、江都知县刘良卿以嵩山寺隙地建祠,祀宋烈妇赵淮、妾明烈女殷氏、周氏。
周公祠 一在府城内,一在钞关门外,南岸兵备道周亮工有德于扬郡,人祀之。
仪真县
社稷坛 在县西门外壕西。
风云雷雨山川坛 在县南门外,宋嘉定十四年郡守吴机建。
邑厉坛 在县北门外。
乡厉坛 共一十四所,在各乡都。
城隍庙 在县东。
白沙庙 宋嘉定五年郡守吴机以真州旧名白沙,故建庙以祀神云。
梁昭明太子祠 在县南。
伍胥庙 在县西胥浦。
惠爱庙 在县东北五里甘露乡,祀唐工部尚书张万福。《古志》云:宋宣和六年运判向子諲具感应事,请于朝,因建庙。
康令祠 在义城村。一名明王庙,唐咸通间岁旱六合康令以身祷雨,跨白马入江,死。雨遂沾足,岁大稔,邑人因立庙。宋开禧丙寅兵燬,嘉定间郡守丰有俊再建于州城西,今废。
邵节使祠 宋邵宏渊与金帅萧琦战于真州之胥浦桥州,民得以渡江,遂免于难,事平民为立祠。
三将军庙 在县北。
文丞相祠 在东关河岸上,名大忠祠。明成化间主事夏英以公尝至真州立庙,以宋死节臣苗再成、姜才配。嘉靖间主事敖英复增祀赵孟锦。
三贤祠 以元郝经吴澄、张䇓尝寓于真,故作祠祀之。
忠臣庙 祀明洪武枢密院判王鼎鼐。
浣纱女庙 在县西四十里。《旧志》云:伍员亡楚过此,见一女浣纱,因嘱之,曰后有追至,勿言。女遂赴水死,以绝口。后人因祀之。仪真有鸡留山即员后,留鸡以祀女处。
孝妇祠 《十道志》云:扬州有孝妇祠,《寰宇记》云:即于公所祭者,今不知其所。《仪真新志》云:在朴树湾,为农人周祥、妻张氏明。崇祯七年郡人姚思孝捐赀倡建,旧有坊颜曰剖腹活姑。
泰兴县
社稷坛 在县西门外一里。
风云雷雨山川坛 在县南门外。
邑厉坛 在县北门外一里。
乡厉坛 共二十二所。
城隍庙 在县西邑。人言陆琢修庙时,蝙蝠粪神像,塑工不得施丹粉琢,率诸人祷于神,一夕死者千头。
东平王庙 在太平乡,祀汉东平王苍。
岳王庙 在口岸,明洪武元年建。
马令祠 祀宋县令马尚。
顾孝子祠 在县治寅宾门外,祀宋孝子顾忻。明嘉靖十四年知县朱篪建。
茅公祠 在乐善坊,即茅旧宅。祀建文死节副都御史茅大芳。嘉靖中知县朱篪考其故宅于市桥迤南屋,庐堂寝咸在,乃仍其旧,更加修饰,迁主其间,立祠,焉布政。张羽为之记。
曾襄敏祠 祀故尚书曾铣,今废。
高邮州
社稷坛 在州西北。
风云雷雨山川坛 在州南。
州厉坛 在州东北。
乡厉坛 共一十四所。
清水潭龙神祠 在州北。
城隍庙 在州东。
夏禹王庙 在临泽镇。
秦子婴庙 在临泽镇。
汉高帝庙 在沛城村。
汉更始庙 在临泽镇。
武宁王庙 在三垛镇。梁简文帝第十五子大威,大宝元年封武宁王,二年为丹阳尹遇害,三
垛土人立庙祀之。
绍兴三钜公祠 祀宋张浚、韩世忠、岳飞。韩宣抚祠 宋韩世忠守高邮有功,民为立祠。贾价有记。
陈提举祠 宋提举陈捐之兴水利有功,民为立祠。
樊良庙 在樊良湖堤上。宋守马光祖以前守叶秀发,为民兴水利,祀之。
林太守祠 宋守林伯成有惠政,民为立祠。应教授祠 宋教授应武有善教士,子为立祠。康泽庙 在高邮湖中洲上,祀宋耿遇德,每岁州官致祭。
四贤堂 祀宋孙觉、秦观、乔执中、朱寿昌。露筋祠 在高邮界,宋米芾有碑记。明徵士王彝诗:淮城小如盖,僻在湖草边。萧条城下路,昔有两婵娟。秋姿艳明月,相携良可怜。小姑泣向嫂,薄暮惨墟烟。炎天值暑溽,一望白水田。䆉稏杂稂莠,远与蒲荷连。落日带沙岸,满耳雷阗阗。徬徨自相吊,所惜在青年。依稀双影长,顾见返照前。修途行旅尽,惆怅不能还。夏蚊喧且起,著面剧霜鹯。囊空无帷帐,奈此万嘴穿。前村有鸡犬,灯火见归船。茅茨出丛薄,隐约四五椽。匪无有帷子,叩门聊息肩。嫂云得相依,小姑泪溅溅。冰肌与玉体,忍委一夕眠。风生翠木下,兀兀坐为禅。噆肤攒利镞,洒血乱幽泉。平生弱女子,苦当鸡肋拳。肉尽志终定,柔筋露蜿蜒。森然出天巧,工岂人力镌。含笑化为鬼,摄衣上云軿。素娥共蟾窟,错落诸星躔。天孙下机处,一时成俗缘。何如作贞鬼,心不愧青天。千年露筋庙,野水流涓涓。崇祠闯水裔,蛛丝萦几筵。明妆俨如昨,彷佛步湖莲。乡人枌榆社,日有牛羊牵。车旗飒灵雨,箫鼓咽秋蝉。祗愁神返驾,不得此周旋。英烈夫人祠 祠即毛惜惜死节处。宋理宗朝敕建赐号。俗呼为异娼庙。按《明一统志》:宋毛惜惜,高邮官妓也,端平二年荣全据高邮城,叛召惜惜佐酒,惜惜骂曰:汝本健儿,官家何负于汝,而反吾有死耳。不能为反贼行酒全。以刃裂其口,立命脔之,至死骂不绝。后阃臣以闻于朝特封英烈夫人,且赐之庙。宋方岳为立传,潘紫岩作诗云:淮海艳姬毛惜惜,娥眉有此万人英。恨无匕首学秦女,曩使裹头真杲卿。玉骨花颜城下土,冰魂雪魄史中名。古今无限腰金者,罗绮丛中过此生。
兴化县
社稷坛 在县西门外。
风云雷雨山川坛 在县南门外。
邑厉坛 在县北门外一里馀。
乡厉坛 共一十四所。
城隍庙 在县西迎恩桥北。
昭阳庙 在昭阳山。春秋时楚令尹昭阳食采于此,有惠在民,故立庙祀之。
三闾大夫庙 在县东。
范文正公祠 在儒学内,邑人以公曾令兴化,立祠祀之。
范公祠 祀文正公。明正德间高邮州同知胡尧元改五圣庙为祠。嘉靖间知县杨恺复改祐圣观为祠,以知县胡拱辰、巡抚唐龙、巡盐御史陈蕙配。
张詹祠 在南门外,明嘉靖间知县李世熙建。祀宋张纶詹士龙。
洪公祠 祀巡盐御史洪垣。
傅侯祠 祀知县傅佩。
仰止祠 在南门内,祀提学副使胡献、知县傅佩。
崇德祠 祀李春芳。
双贞女祠 在南门内,知县李世熙立,祀刘仲二烈女。
宝应县
社稷坛 在县北门外。
风云雷雨山川坛 在县南门外。
邑厉坛 在县北门外一里。
乡厉坛 共二十三所。
马神庙
城隍庙 在县东南隅。
双烈祠 祀汉臧洪陈容。
泰州
社稷坛 在州西门外。
风云雷雨山川坛 在州南门外。
邑厉坛 在北门外一里。
乡厉坛 共一百四十二所。
城隍庙 在州东南。
三贤祠 祀宋发运使张纶、胡令仪,监西溪场监税范仲淹,并以修捍海堰有功于民,故祀之。思贤堂 在州学内,初建五贤堂,祀韩琦、欧阳修、吕公著、苏轼等五人。宋教授彭方重建,增祀陈瓘、任伯雨,为七贤堂。州守岳珂又增祀王禹偁、杜衍、包拯、唐介、吕颐浩,易为景贤堂。端平以后州人又增宋庠、邹浩、李衡、崔与之云。
忠节祠 在州治东南二里。宋将孙虎臣死节,州人立祠祀之。
赵公祠 在城东北。宋绍定间李全拥众犯州,江淮制置大使赵善湘、淮东安抚使赵范、淮东提刑赵葵指授诸将合力平贼,州人德之,为立祠祀焉。
三忠臣祠 祀宋李庭芝、孙虎臣、姜才。
六太守祠 祀宋守荆,罕儒、周述、田钖、张纶、孔道辅、曾致尧。
名贤祠 即旧景贤堂。明嘉靖元年知州金廷瑞等建,祀富弼、范仲淹、胡瑗、王扬英、陈瓘、赵抃孔道辅、曾肇、胡令仪、岳飞、文天祥。
马通判祠 祀宋通判马尚。
董孝子祠 在西溪镇,祀汉董永。《维扬新志》辨永为湖广孝感人,然泰州有董永墓,及缫丝井,或永侨寓于此,未可知。
胡安定先生祠 在泰山,知州王臣建。
王心斋祠 祀理学王良。
如皋县
社稷坛 在县西一里。
风云雷雨山川坛 在县东南一里。
邑厉坛 在县河北三百一十步。
乡厉坛 共四十所。
城隍庙 在县东隅。
胡安定先生祠 宋崇宁元年建于县治东南隅。明正统二年提学御史彭勖令知县曹立移建于儒学西南,有司春秋致祭。
贞烈祠 祀节妇卢氏、葛氏、顾氏、许氏、章氏、许氏、石氏、胡氏、许氏、烈女李氏。
通州
社稷坛 在西门外。
风云雷雨山川坛 在南门外。
州厉坛 在东门外二里。
乡厉坛 共一百一十所。
江海神祠 在狼山。
城隍庙 在州东北隅。
张武定祠 元张弘纲自江阴移镇通州,有惠于民,后征八百媳妇战殁。门客葛汉卿等立祠于通州,虞集辈俱有诗。
文丞相祠 在东门外观音山。判官史立模建。胡文定公祠 在南门外,知州钟汪同知丰坊建。
四贤祠 祀范仲淹、胡瑷、岳飞、文天祥。明嘉靖二十一年春,学正欧阳瑜等请于巡盐御史胡植行有司,即通州书院,改为祠。
三贤堂 知州蒋元肃建,祀州人张次、山寓贤、陈瓘、任伯雨。
钱公祠 祀参政钱嶪。
名贤祠 在东门外里许,判官史立模建,祀孙觉、张次山、任伯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