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点
人物库
高旅现当代 1918 — 1997
词学图录
高旅(1918-1997) 学名邵元成字慎之
常熟人
抗战中就读于北平民国大学,后从事新闻工作,1950年香港《文汇报》主笔。
1968年因抗议文革辞职,专心著述。
有《高旅诗词》。
背景地图 当代地名
文中地点一览(电脑自动提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
陈凡现当代 1915 — 1997
人物简介
陈凡1915-1997字百庸广东省三水人,曾用笔名周为等。
30年代曾任教师,1937年后在广东炽队任职,1941年后曾任桂林《大公报》记者、采访科副主任,柳州办事处主任,柳州广州特派员,广州办事处主任,1949年后历任香港《大公报》编辑、副主任,副总编辑。
广东省文联委员。
香港“综艺侠情派”武侠作家。
主要著作有散文集《海沙》、《无华草》,诗集《往日集》、新闻报告集《转徙西南天地间》和武侠小说《风虎云龙传》。
背景地图 当代地名
文中地点一览(电脑自动提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
王韶生现当代
人物简介
?-?,号怀冰
广东省梅州市丰顺县人,抗战前任教于省立勷勤大雪教育学院,学院改广东省立文理学院,任中国语言文学教授兼任训导长事,旅居香港
有《怀冰室集》。
背景地图 当代地名
文中地点一览(电脑自动提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
傅子馀现当代 1914 — 1998
词学图录
傅子馀(1914-1998) 号静庵
广东番禺人
移居香港,创办鸿社及《岭雅》季刊。
晚年返广州居住。
有《抱一堂集》。
个人简介
傅子馀(1914-1998)号静庵,曾任教香港广侨学院,先后创办鸿社及《岭雅》季刊,与羊城、港、澳诗苑名家,广通声气。
静庵诗稿·旧序
余始于君诗未甚奇也。
已而避乱,侨次澳门,君亦挈家至。
出所为诗读之,则轩举腾踔,体势在黄陈之间。
盖与君相违五六年,人事变亟,凡人类所遘遇之酷,超绝古始,而吾侪皆一一身及。
嗟夫,人患其有知也,其知之愈甚而自待弥高,因其自待之情,人事相接,辄不能自安。
俛仰拂戾,虽处常已难矣,况卒遘变乱,衣食劳息,不若负贩之晏晏。
性既自豪,重其困挫,而意气益孤,充愤悱之怀,而启发之机动不可抑,于是歌吟啸呼,自排自遣,自妪自煦。
其哀思所届,一以振耀于文字间,宜有过情之叹。
君幼长安乐,故前此所为诗,学焉而已。
既丁世难,人事寝切,诗乃一变再变,而身世之感有如馀赘,使读者蹙然不忍,而不知君之齿方在英年也。
夫君所不自得之情,盖将有待于知君者夫。
辛巳正月佟绍弼
桐花馆词·序一
词之乐律,入元融而为曲,嗣后所为词者,直长短句之诗耳。
世或狃于旧说,以为诗词异途,遂使词境转隘,良可叹也。
东坡稼轩之作,凡诗文所具有者,悉能达之于词。
词之领域,开拓始袤,非复专事绮筵绣幌、脂粉才情、遣兴娱宾、析酲解酝者矣。
况其忧生念乱,抚物兴怀,身世所遭,出以唱叹,命笔寓意,又何有异于诗哉。
宋词能与唐诗并称后世者,端复赖此。
有明一代,误于为艳科之说,未能尊体,陈陈相因,取材益狭,趋向如斯,道几绝。
逮及清季,国运衰微,忧患相仍,诗风大变,声气所汇,学复盛,名家迭出,此道遂尊。
言志抒情,不复以体制而局限,故鹿潭、半塘、芸阁彊村、樵风之作,托体高、取材富、寓意深、造境大、用笔重、鍊语精,赵宋而后,此为擅场。
其风骨神致,足与子尹、韬叔散原伯子、海藏诸家相颉颃,积愤放吟,固无减于诗也。
晦闻而后,诗境顿新,后学承其馀响,争以诗鸣,而傅君静庵亦以工诗称于闾里,视其所诣,盖曾取径于同光体及晦闻,而于半山、雪堂、山谷、后山、简斋放翁诸作涵咏至深,郁苍清劲,尤近黄陈。
年未三十,誉溢京华,共许必传,无须具论矣。
中以往逊于为述叔先生起而振衰,截断旁流,归于正声。
余为初恪守其师周之说,而迄无所成。
静庵论诗之要旨,从外而求,所作始稍得一己之意态,益信诗词之界,格律而外,不宜强分,如必使各具严限,则乃小道之讥恐终不免,又安得与诗同流而讽诵哉。
往者汪先生每以傅诗朱相勉,余功力尚浅,适足自惭。
是时静庵亦偶为,所作《扬州慢》、《蓦山溪》、《水龙吟》诸调,豪宕高健,亶有可观,顾以非己力之所专注。
稿皆不传,迄今又逾卅载,静庵垂垂老矣,犹羁栖海涯,以为诗之馀绪而填词,欲以广张风气,亦见其老而志未衰也。
余向兄事静庵,今承以其所著《桐花馆》属为之序,存仅五十阕,均极沉郁顿挫之致,语隽而律严,笔健而情永,虽远宗白石、梅溪、草窗、玉田而下逮清季诸老,然皆以发挥一己之情意,非句摹字拟,斤斤焉以求合于古人为工者。
况其植根于诗也深,故其发之于也,境界气象迥异常流,翘然有以自立,讵能限诸一家而于一字一语中求其擅胜者耶?
读其,使中求者之流,亦当废然知返也。
甲寅孟夏弟奂谨序
桐花馆词·序二
客次西川杜工部多悲天之语;身登北固,辛稼轩有怀古之吟。
探幽纪胜,文士风流;即事徵题,书生本色。
而况阴阳变化,天道难知;进退机微,世途莫测。
百端交感,将悬心镜于湖山;一绪萦怀,遂乞性灵于笔墨。
移宫换羽,杂徵流商,天籁自鸣,心声俱发。
故擅中散之琴者,自昔尝闻其事;而弄桓伊之笛者,于今复睹其人。
子静庵,桐花馆之主人也。
器度冲和,襟怀恬淡,沉酣旧籍,雅嗜新声。
艺宗《鬼谷》,七弦之音谱曾修;赋猎《离骚》,九畹之芳馨在抱。
用是浸淫乐府,曲度青云,驰骋文坛,辞编黄绢。
或过柳岸而轻歌,或立云峰而长啸,或吊孤坟于夜月,或泣故垒于秋风。
词成百阕,允谐四犯之声;味别五辛,不落一家之臼。
若夫北门讽咏,士岂为贫;南渡流离,人方衡虑。
三年不遇,甘抱瑟于齐门;七尺自持,耻折腰于韩邸。
意韫曲中,音传弦外。
联辞结采,虽云标帜于梅溪;剪旧裁新,尚见通灵于片玉。
其或胡马纵横,王孙落拓。
天涯梦短,凄迷则古驿云封;海外身遥,涕泪则新亭浪覆。
情非白石,迹近玉田。
沙寒雪影,设谟感厥悲凉;桐叶秋声,命意伤其沉郁。
时而徜徉云水,俯仰河,浪跃大江,雾沉半壁。
南朝故土,曾左之所驱驰;北国平原,洪杨于焉觊觊。
矢刃交锋,玄黄流血。
干戈扰攘,难为避乱之管宁;道路呻吟,尚有倚声之杜甫
至若牝鸡报晓,鸱鸟鸣桑。
朝尊蓝面,幽少主于别宫;将授赤眉,逞佳兵于弱国。
彷徨东顾,狼狈西驰,骚客欷歔,羁人凄恻。
桐花无馆,闻歌悼宫井之魂;芸阁有词,变雅写瀛台之恨。
西山鹤梦,岁月如流;北地龟寒,古今同慨。
夫论词者,固盛于靖康北狩之前;言律者,必精于建炎南迁以后。
赋情寓物,各具春秋;抚事伤时,自成格调。
閒居斗室,横窥辞海之涯;默数群峰,直绘庐山之貌。
乃见风琴交响,伯牙移情;复闻岩壑传神,嗣宗领啸。
由南溯北,跻涉百川;自北开南,导归四渎。
或以暗香疏影争妍,或以秋树寒烟竞胜。
深宫碎玉,用代铜琶铁板之雄音;虚室韬光,尚见匣剑帏灯之孤影。
斌虽薄声华,尚怀文藻,缘思砺齿而盟樽,亦借他山以攻玉。
白诗四类,夙报微之;左赋十年,忽思元晏
才惭霞叟,追踪蜡屐之痕;学慕常州,仿印茗柯之序。
新江张斌
背景地图 当代地名
文中地点一览(电脑自动提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
李洸民国 1895 — 1944
人物简介
李洸(1895—1944年)字履庵号吹万子中山市小榄人中山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毕业。
精于鉴藏,尤擅书法,诗名籍甚,与余心一、熊润桐佟绍弼、曾伶韶并称为“南园今五子”。
曾任中山县第三区中学(小榄中学的前身)校长
李履庵非常崇拜明代乡贤伍瑞隆,家中悬挂伍瑞隆画像及其书法、画作,并潜心研究伍瑞隆,著有《明遗民伍瑞隆评传》一书。
李履庵重视明史研究,创立甲申学会,并且通过大量的史实,为何吾驺伍瑞隆“正名”,證明他俩没有降清、并不是所谓的“汉奸”。
吹万楼诗
自学作诗至于今,稿积凡三千馀首。
广州之陷,亡者十之三四。
香港难作,余奔迸流离仅以身免,亡者亦十之五六。
至今存者,寥寥无几。
荒村穷居辄命儿子写定,得三百馀篇。
聊用自怡,不敢示人。
世有知我当相视而笑也。
癸未初秋李履庵书。
(电子版录入:姜盦 校对:陈梦渠)
背景地图 当代地名
文中地点一览(电脑自动提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
梁羽生现当代 1924年3月22日 — 2009年1月22日
人物简介
1924.3.22-2009.1.22本名陈文统,原籍广西梧州市蒙山县,定居香港
1924年3月22日出生,因病于2009年1月22日在悉尼去世,享年85周岁。
中国著名武侠小说家,与金庸、古龙并称为中国武侠小说三大宗师,被誉为新派武侠小说的开山祖师。
背景地图 当代地名
文中地点一览(电脑自动提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
何叔惠近现代 1919 — ?
词学图录
何叔惠(1919- ) 广东顺德人
香港大专学院主讲,创立凤山艺文院。
有《微盦存稿》、《三不亦堂诗稿》。
背景地图 当代地名
文中地点一览(电脑自动提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
刘逸生现当代 1917 — 2001
二十世纪诗词文献汇编
刘逸生(1917—2001)原名刘日波香山县(今中山市)沙溪镇溪角人。
1938年8月考入香港星岛日报》当校对、编辑。
1939年考入香港中国新闻学院学习,开始接触进步思想。
1942年佛山第五中学语文教员。
1943年梧州任《言报》编辑主任。
1945年抗战胜利后,到广州《晨报》当编辑主任,是年底转任香港《正报》副总编辑。
1949年香港《华商报》编辑。
解放前著有通俗读物《“国大”演义》。
就这样,他从排字工人、校对员开始,经过长期的艰苦自学,终于成为著名的编辑、诗人和研究古典文学的专家。
词学图录
刘逸生(1917-2001) 一名日波
广东中山人
1938年毕业于香港中国新闻学院。
任职报界,暨南大学新闻系教授
有《唐诗小札》、《宋词小札》、《唐人咏物诗选》、《龚自珍己亥杂诗注》、《龚自珍诗选》、《微型诗品》、《刘逸生诗词》。
背景地图 当代地名
文中地点一览(电脑自动提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
朱庸斋现当代 1920 — 1983
词学图录
朱庸斋(1920-1983) 原名奂字奂之
广东新会人
曾从陈洵学词。
任教于广州大学、文化大学,晚年任广东省文史馆馆员。
有《分春馆词》、《分春馆词话》。
分春馆词·佟序一
粤东文明之都,人才之众晚近最矣。
至于藻翰之士,前世诗为盛,文笔次之,词为逊。
而迩来能词者,陈述叔一人而已。
庸斋佛然卒起于少年,游于中原士夫,以词知名,充其所诣,群聚同好,或将以词光前世未竟之绪,而与当代事功之士,相互竞爽,则余之所望也。
中原能词者,推朱彊村为至,而彊村又盛推述叔述叔壮而遗佚,晚始讲词于中山大学,其治词取途梦窗,而极诣于清真婉约隐秀之境。
少年如曾传韶,如马庆馀,如邓次卿,皆问业,而庸斋亦以年家子从述叔游。
此四君者,述叔皆许之,唯余独及交庸斋,其馀短命死矣。
庸斋年才二十馀,而遭逢变乱,其遇又或得或失,故其志微,其情惝恍,夫兴怀于绮罗芳菲之间,而发其空凉深窈之旨,亦庸斋之天性然也。
述叔死矣,而庸斋春秋方富,绍述叔起而讲词,更十年或二十年,行见弦歌之声,洋洋盈耳。
余虽不能词,异时海内乂治,亦愿从庸斋遨嬉于山绿湖光,歌云舞绣,以寄其击壤欣忭之情,听庸斋及其徒高歌相酬答也。
甲申十一月佟绍弼
分春馆词·佟序二
诚有以信于心,则纵浪自恣,而不以己徇人。
君之于词,将以为寄耶,抑将与古为徒而相狎于寥邈亢浪之表耶。
君处人和易,从容步趋,内外开朗,人所不足,君独有馀,惟至于言词则反是,而人知与不知,大率指目君以为笑者,可慨也。
余识君至七八岁,而聚合日多,知之颇悉,从丧乱以迄于今,君际遇之奇,有为众人所嗟叹骇异而蕲至弗获者矣。
君乃恬然自若,无所形色,至其跋踬厄塞挫辱而为人所难堪,则又处之泰然。
凡人患得患失,宠辱若惊者众矣,君得失盖皆以词致,而曾不以间其专好之心,治之弥坚,钻之弥至,日群其徒侣,声出乎沈酣,意广乎冥漠,滂沛洋溢,口吟指画,若将以此终身者然。
夫唯君有以自得,然后敢骋其才,睥睨自快,而于当世无避就也。
夫士可以辞天下之至,而不可夺其自尊,可以出众人之胯下,而不可易其素守,乃世往往谓其大言为狂,彼乌测乎君意量所在。
甲申初刻,余尝为作序,故其词今不复论,而言其人,既以坚君之趣,抑亦以自发也。
戊子佟绍弼
分春馆词·傅序三
曩者余选读近人词集,自水云楼而下,继以半塘、芸阁大鹤彊村蕙风海绡凡七家,各系以词,略仿彊村翁论词之作,以为百馀年来词风之盛,岂特远迈元明,抑亦超乎常浙也。
述叔先生谢世以来,吾之能词者踵相继起,而与余相交最久,相知最深者,则新会朱君庸斋
君有夙慧,嗜词根乎天性,年甫弱冠,出语芳菲馨逸,富丽精妍,往往惊其长老
中岁以后,所作不多,而用笔臻于浑融隐秀,词境益深。
君少乏师承,惟自得于古近作者。
于宋根植于小晏、秦郎,而广之以周、姜、史,于清规范于水云,而出入于王、朱、、况。
于以博取诸家之长,然后时出己意,以自成其为一家之词也。
若以之上继大鹤蕙风,更以上继水云,世之君子得无以为阿其所好耶。
余晚岁始肆力于词,与之函论此道者亦屡岁矣。
乃知君之涉猎广,持论精辟,研讨之功与创制之美,足以相彰,自维与君以文字杯酒追欢于少年之日,忽忽垂四十年,余旅食海隅,日就衰朽,君亦届六旬矣。
顾其得名也早,其旧集之流行于世者亦既有年,故港岛人士得见其词,竟有以君为清末词人年辈甚尊者,余曾以此事告之,用为笑谑。
君性疏放而多病,其生平所作,又不自贵重,散佚者多,近岁始由其门人多为检拾,更从旧集选录如干首,共得百阕,由何君幼惠汇钞成编,薇庵恐其久而遗佚也,乃商请何耀光先生斥资付印,收入至乐楼丛书中,以广其传。
余因述其为词途径及精诣如此。
庚申六月静庵傅子馀
分春馆词·何序四
新会朱君庸斋,自少年以工词饮誉京华,声名籍甚,故吾海绡翁以后,三十年来,言词者多爱推君。
余久耳其名,而无一面之雅。
近者家叔惠裒集其词百馀阕,属其弟幼惠录为一卷馈余,因得遍读其所著分春馆词者。
余于倚声之道,本无所解,惟爱读两宋及清名家词,乃知词有主情主格主气三种,若谓秦、晏主情,姜、张主格,辛、刘主气,则君之词,其殆兼有主情与主格之妙,又能以潜气运之者与。
夫情之至者,必具有隽上之才,始足以达之,至才与情之联绵互发,畅以声音,又必在其精力弥满之日,故观君少年所作,如璞含珠媚,光彩焕然,情丰而才富。
中年以后,阅世既深,抚物兴怀,工于寄托,则又多连犿要眇之思,词益精深邃密。
迨至晚年,渐归平淡,雅不欲以绵丽之笔,与少年争胜毫釐也。
顾余所知甚鲜,未足以测君之所至,谨识数语,藉表衷情,并亟为付梓,以分赠爱读君之词者。
庚申十月何耀光序于香港之至乐楼
分春馆词·题词
临江仙朱庸斋分春馆词 蕴章 王西神 经醉湖山劳倦眼,天涯三见红桑
曝书亭子久荒凉。
平分春一半,消受泪千行。
  便作词人无一可,捣残麝墨题香。
梅边花谱写刘郎。
琼箫和恨咽,锦瑟比愁长。
醉落魄朱庸斋词稿 杨铁夫 茫茫尘世。
满座筝琶喧俗耳。
悠然一磐云山紫。
海上牙弦,知否成连死。
  梅词片片随风坠。
洛阳声价当时纸。
西江月色襟怀似。
露浣薇香,薰沐珠玑字。
分春馆词·跋
词乃文学之一技耳,欲期其成就,亦属匪易,非有胸襟性情,正途径,严声律者不为功。
有清一代,词复极盛,然周止庵辟四家之径,王半塘倡重拙大之说,晚近学者始有所归。
新会朱庸斋先生,以英年特起,即能融会周王二家之说,而造诣独深。
当读其所制分春馆词,规矩法度,莫不一一与赵宋周、辛、、王四家相合,然能拓开境界,独抒性情,而不为古人所囿,浑厚重拙之处,正足为清季朱彊村大鹤况蕙风等大家之接武也。
至集中烛影摇红赋落叶、东风第一枝赋寒梅二阕,沈郁秾厚,尤臻上乘,而寄意命笔,抑又能言近指远者,殆所谓登山临水之际,绮罗香泽之间,兴感所及,而发于不自克者欤。
其对于四声,则复矜矜相守,与其人之疏狂洒落,竟不相类,则尤可异耳。
客腊先生湘汉,以手写分春馆词一卷以贻家兄又同,取而读之,视前刊者又略有增损,亟与王珩同学乞归校阅一过,重付手民,并略志先生为词之造境所在。
戊子五月邓圻同谨跋
分春馆词·后记
朱师庸斋先生所撰《分春馆词》,有三种印本。
初印本刊于一九四四年冬广州大盛印局印行,线装,二卷,一卷为《怀霜集》,始自壬午,讫于甲申,凡五十阕,删存十九阕;二卷为《平居集》,始自庚辰,讫于壬午,凡四十阕,删存十三阕,两卷仅录词三十二阕。
第二次印本刊于一九四八年秋广州奇文印局印行,线装,一卷,录词四十八阕。
第三次印本刊于一九八一年香港何氏至乐楼刊行,线装,录词一百零四阕。
兹就三本别其同异,得词一百二十三阕,复从诸同门笔记及书报刊物中辑得集外词五十七阕,集外诗四十首,倩叶霖生、崔浩江二君校对,列入广州诗社丛书中。
朱令名、朱荔裳、朱荔诗出资印行。
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日陈永正
分春馆词·录入后记
曩者余尝读清季名家词,自水云而下,独爱大鹤,以半塘风云气太盛而彊翁才情稍逊,蕙风则自恃名士而傲人之故也,况文道希之词多拉杂者。
五家而外,尚能有冯梦华词蕴藉高华,人多不能及。
至于年辈稍晚者,则海绡翁不独为岭南一代翘楚,更可称冠也。
而自逊清以降,词人辈出,其稍长者如华阳乔曾劬大壮翁,所著波外乐章由南追北所造已极,然竟未能合于吾心;别如西蜀周岸登睽叔者,所著雅词十二卷富丽精妍独能动人,然其词作既丰则雷同之病亦不能免。
后自五四风云以迄于今,词人之众更不可胜数,天风阁夏氏虽尊一代词宗,然究其性本非词人,且专精考据更甚于词;万载龙沐勋以年三十而能得彊村翁临终授砚,续翁未竟之业,继往开来功在千古,为词承彊翁而融东坡,然未臻大成而殒,诚大憾也;梦桐主人早岁即与前辈词人结社吟咏,所作惊艳四方,后用力于搜辑汇纂,于词则仅偶为小令,亦未能成大业于斯;梦苕钱萼孙早年盛负诗名,中年后以诗人之笔出其馀绪为词,堪称词中之佳者也,然终非此中正法眼藏。
此四子者,皆世所盛推之才也,然其为词亦不能尽使余倾心,则环搜遍顾,尚有何人哉。
昔者余即以此百般自问,而未能答。
再之后,以机缘巧合而得结交于津门词家王蛰堪及其门人张引之,乃沽上名家寇泰蓬之续也。
二窗词客寇梦碧翁,余所素来钦佩者也,于词取径吴王,为近世学梦窗而能有超拔者,上述四人之外,可称巨擘,然余以玉田本性而终不能尽得会心于梦碧词之粹然风华,自觉赧甚。
而蛰老引之兄竟不以我后学为诳,以新会朱庸斋前辈分春馆词相贻。
初,余曾先得读朱师之分春馆词话而心有戚戚,高卓处以为自陈亦峰白雨斋词话后百年来所罕有,且以无觅其分春馆词为至憾事。
今蒙赠此编,欣喜何极,因得观人所谓陈述叔后岭南第一词人之作,三复之馀,倾倒不已,慨叹不能自禁,因语师友曰:于鹿潭叔问之后吾今又得一人也。
夫词者,主气主格主情,历代名家各有擅场,主气者郁勃;主格者清俊;主情者缠绵,而余则甚爱昔人言主格主情之相兼者,其庸斋前辈词之谓也,此道远者上溯淮海,得力在玉田草窗间,而复能参以清季大家之深致,所谓情韵具佳者是也。
昔者余曾举“浩茫”二字以为词之止境,朱师词之所造,庶几无愧于此。
且夫庸斋前辈弱冠即以词名,后遭逢变乱,其遇又或得或失,而一段情伤则萦困终生,凡此种种竟皆与余相类,岂天力之异而使吾得此卷哉。
复更念庸斋前辈梦碧翁皆乃不求名著之真名家,生前未有专著,倘非弟子门人为之搜求刊布则必至湮没不传矣。
余遂不敢有违天意且有负长者所托,因为之粗校录入,以期能广其传而使世之合缘者有得于斯也。
丙戌年十二月廿二两仪斋主人谨识于沪滨玲珑八景地 并书词一首志感于后 甘州 书《分春馆词》后,用碱斋师韵 倦劳身。
去国更踌躇,行歌拜金鳞。
望东瀛却寄,衍波弱叶,故梦斜曛
酒醒西园过燕,桑海几番频。
花外天涯路,销向晨昏。
后约十年漫托,剩秋心数点,著意分春
洗沈烟一碧,万念本如尘。
未堪忘、情根若许,指汪洋恨水不须焚。
今生事、付他生里,并剪彤云。
背景地图 当代地名
文中地点一览(电脑自动提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
林庚白近现代 1896 — 1941
人物简介
1896-1941原名学衡字浚南又字众难自号摩登和尚闽侯县螺洲镇州尾村(今仓山螺洲镇)人。
幼孤,由其姐抚养长成。
7岁入私塾便能读书断句,8岁在北京读书。
宣统元年(1909年)庚白13岁,即在北京师范大学堂肄业,参加京津同盟会。
辛亥革命后,被推为众议院议员和非常国会秘书,并同陈模一起创立“黄花碧血”社,以暗杀手段牵制清朝余孽。
又经乡人林之夏介绍参加“南社”。
民国6年庚白为众议院秘书长,南下广州,帮助孙中山召开国会非常会议,领导护法。
但后来受到军阀的阻挠和破坏,孙中山愤而辞去大元帅职,庚白也相逐引退,蛰居上海研究欧美学和中国古诗,创办《长风杂志》,所撰诗文,自比于唐杜甫
他曾言:“十年前郑孝胥,今人第一,余居第二。
若近数年,则尚论今古之诗,当推余第一,杜甫第二,孝胥不足道矣”!
民国21年庚白重入政界,任法院立法委员
民国30年,庚白偕妻挈子到香港,拟创立“诗人协会”,并编撰《民国史》,但才几天,珍珠港事变,香港沦陷,不得不遁居九龙。
12月19日庚白夫妇夜归,被日军所遇。
日探曾误传庚白是国民党中央委员,于是即被射杀,死于非命,年45岁。
背景地图 当代地名
文中地点一览(电脑自动提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
黄咏雩现当代 1902 — 1975
人物简介
1902-1975广东南海盐步横江村人。
集商人、诗词人、教育家于一身,“商业救国、教育兴邦”是其一生的理想,他的诗词名扬岭南,创办的学校福荫后世。
南海人对黄咏雩的评价是“文著南粤、德养后人”。
廖仲恺先生亲发国民政府嘉奖令,称为“爱国殷商”。
更有“南海诗人”的美誉。
曾创办横江小学,又是石门中学创始人之一。
民初担任广州粮食商会会长,1928年广州米糠发行同业公会主席,1929年晋升为广州总商会委员。
1932年起,担任广东商会联合会首任主席。
1933年亲自主持创建广州商科学校。
1947年,他被任命为广州爱育善堂管理委员会主任委员,不受薪,全权管理爱育善堂的工作。
1938年广州沦陷前夕,举家逃难到香港
天蚃词·郑彼岸序
南海黄子芋园《天蚃词》四卷:卷一曰《横江集》,自己巳甲申所作;卷二曰《芋园集》,自己卯辛卯所作;前两集诗词一百二十阕,新会朱庸斋为之选录者;卷三曰《海日集》,自己亥丙午历年剩稿;卷四曰《怀古集》,则补录北游怀古之作。
后两集得词若干阕,赣县雨山为之续抄,并注其怀古词焉。
庸斋跋曰:“命意既远,托体尤高,每于瑰丽芳馨之间而尽幽窈沈郁之致。
赵宋诸家,取精用宏。
大抵体制法度,宗尚清真,骨格神致,肖乎白石,积健行气,来自稼轩,丽泽辞华,取于梅溪,而感物兴怀,则发乎自己。
至于金石史地考据亦能以词出之,尤别开蹊径。
其造诣之卓异,固共睹矣”。
雨山序其《怀古集》曰:“千数百年来,怀古佳什,未易多观,其难可知。
芋园深于词,今又为人之所难为,得怀古词二十七首,言约而旨远,可作词史观,信乎其可传也”。
朱跋、罗序所论甚允。
芋园既以词集见示,并属予序,予老拙,不娴于词,更何言哉。
夫诗有六义,毛诗所载,多劳人思妇发愤怨悱之辞,其义尚矣。
昔人谓作诗宜以经史为根柢,上符诗义,词者诗之余也,一而已。
今天蚃之词,枕经葄史,笔意俱化。
寓风雅之比兴,摘骚辩之香艳,珠辉玉振,云锩霞舒,合婉约豪放为一手,未尝规摹求肖乎古人,而自开面目,气骨秀健,体大思深,雄睨古今,建词坛之旗鼓,足以张吾军而夺帅矣。
芋园守真履道,博雅好游,游必有诗、有词。
芋园诗稿,兹已裒然成书十卷。
顺德简竹居征君尝评其诗曰:“甚何诗义”。
今其词亦何独不然乎。
曩岁尝游燕赵齐鲁吴楚,咏怀古迹之词,前后合得五六十阕,予拟约雨山分别录出,庚为之注,或四集全注,刊印流布,以讯同文。
此诚如朱罗论列,真实不虚,且以见芋园文行兼懿,固当信今而传后。
奈何才丰遇啬,徒以诗词鸣其抑塞。
而岁月不居,亦垂垂老去,未克展其抱负,大用于世,为可惜也。
集中倡酬诸人多予亡友,逝者如斯
予乃得与芋园比邻閒居,白头晤对。
时复长吟浩歌,抚时感事,宛闻山阳之笛,雍门之琴也。
人世交游荣瘁聚散生死歌哭,如梦如幻,回顾文字相知,日以寥寂。
然则与嘤鸣之求,与何能已于言耶。
读《天蚃词》者,茹嚼工商,俯仰今昔,凡山川郡国,夷险废兴之迹,宇宙事物动静变化之情,一一呈露,使人忧生念乱,眷怀身世,哀乐无端,不觉低徊击节,唏嘘慨叹而不禁,将有倚歌而和之者。
贞元绝读之交,斯文未丧,诗义犹存,此亦兴观群怨之微旨也欤。
岁次己酉夏五月中山郑云鹗彼岸。
时年九十又一。
天蚃词·罗雨山序
南海黄子芋园尝语余曰:“古人之词多矣,顾怀古之作甚少。
余欲以余闲补其阕,为词家辟一溪径”。
余曰:谅哉。
夫诗显而词隐,怀古者,指事寄意,寓其感叹,又隐之又隐也。
较体物之工于雕缋,而比兴又其至也。
然必有胸襟意志,又熟于掌故,熔铸经史,若自己出,况又有声律缚之,不其难乎。
荆公金陵怀古,东坡之赤壁怀古,稼轩北固亭怀古,陈同父、岳亦斋之登多景楼,以逮朱竹垞之度居庸关,谒张子房祠,诸作皆是也。
千数百年来,怀古佳什,不易多觏,则其难也益可知矣。
芋园深于词,既为《天蚃词》若干卷,新会朱庸斋为之选录。
跋谓“壮采奇思,取材甚富”者,芋园固足以当之。
今又为人之所难为,得怀古词二十七首,而余为之注。
芋园暮齿流离,忧思绵邈,登眺山川,眷怀兴废,言约而旨远,可作词史观。
读者玩索而得之,当低徊击节,信乎其可传也。
赣州雨山迂翁
背景地图 当代地名
文中地点一览(电脑自动提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
黄松鹤现当代 1907 — 1988
二十世纪诗词文献汇编
黄松鹤(1907-1988)号漱园厦门人
旅居印度尼西亚,后卜居香港,终老于厦门
有《漱园诗摘》、《黄花草堂诗钞》、《煮梦庐词草》。
煮梦庐词草·序
友人黄君松鹤,性情人也。
货殖之余,寝馈书城中,日夕忘倦,博雅好古,工诗善词。
昔年之著黄花草堂诗,无论兴观群怨,一归蕴藉。
君子曰:此诗人之诗也。
比岁,慨然有怀乎喁于声应之人,或死生契阔;或中道间阻,用是辍诗而寄言于词,谓为性情中人信矣。
迩者鹭江返棹,乐其山川之美、俗尚之淳,遂饰草堂为栖息良会之所,既又将其先后所为词曰“煮梦庐词草”,付之剞劂。
盖抒情言志,寄于诗孰若寄于词之为愈。
窃以南唐小令,妙于不著色、不著力,而清妙自然,真意流露。
黄君之作,如浪淘沙·题王宗素墨梅、采桑子、如梦令、忆秦娥诸阕,皆能深悟此境。
慢词如凄凉犯·忆铭诗、意难忘·柬泗上李元贞、扬州慢·二度北归诸作,整篇浑成,无游词、无复意,缠绵悱恻,悲慨苍凉,是合姜白石王碧山为一手,有之而似之者矣。
余得先览为快焉。
沈约斋论词贵真贵自然,其言曰:“古诗云:识曲听其真。
真者,性情也。
性情不可强。
稼轩词知为豪杰;观白石词知为才人,其真处,有自然流出者。
”又曰:“自然者,不雕琢、不假借、不着色相、不落言诠也。
”此中三昧,愿与黄君共勉之。
至若问途碧山,得其温柔敦厚之旨,上窥两宋诸大家,若百川之汇东海以成其深,黄君自副之矣。
止庵沾溉后学之功也。
爰不辞而为之序。
甲子秋日茹香思敏于香江。
背景地图 当代地名
文中地点一览(电脑自动提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
陆丹林现当代 1896 — 1972
词学图录
陆丹林 (1896-1972) 字自在号非素,斋号红树室。
广东三水人
同盟会员。
入南社。
喜搜罗书画、印章。
张大千为知交,藏大千画百余幅,为《张大千画集》撰长序。
主编《人之初》、《国画月刊》、《蜜蜂画刊》、《道路月刊》等,又编有《中国美术年鉴》。
抗战起,赴香港,编辑《大风》期刊,曾载郁达夫《毁家诗记》。
南社中坚人物,性喜书画物,擅长美术评论,又熟谙史,交游极广,冒广生称为“能令英雄都入彀,即今惟有陆丹林”。
黄宾虹张大千结识甚早,1931年创立第一个全国性中国画家学术团体“中国画会”,即由黄宾虹陆丹林、贺天健钱瘦铁午昌等人发起,1934年创办《国画月刊》,黄宾虹陆丹林、贺天健午昌等共任编辑。
与符铁年、张大千张善孖、午昌、谢玉岑等为“画中九友”。
有《革命史谭》、《革命史话》、《艺术论文集》、《美术史话》、《孙中山香港》等。
背景地图 当代地名
文中地点一览(电脑自动提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
钱穆现当代 1895 — 1990
词学图录
钱穆(1895-1990) 字宾四,笔名公沙、梁隐、与忘、孤云。
无锡人
历史学家。
历任燕京北京、清华、四川齐鲁、西南联大等大学教授无锡江南大学文学院长
1949年香港,创办新亚书院,任院长
有专著达80种以上,代表作有《先秦诸子系年》、《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国史大纲》、《中国文化史导论》、《文化学大义》、《中国历代政治得失》、《中国历史精神》、《中国思想史》、《宋明理学概述》、《中国学术通义》、《从中国历史来看中国民族性及中国文化》、《中国学术思想史论丛》、《中国文化丛谈》等。
背景地图 当代地名
文中地点一览(电脑自动提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
霍婉雯当代
中国对联甘棠奖第二届联作选粹
霍婉雯网名乘风香港人,中国楹联论坛迎新版版主。
2018年中楹彭玉麟奖金奖得主。
背景地图 当代地名
文中地点一览(电脑自动提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
孙绍振当代 1936 —
简介
孙绍振(1936-),祖籍福建长乐,先后就读于青浦朱家角珠溪一中心,青浦城厢二中心。
1952年毕业于青浦初级中学,1960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在北大任助教
由于“反右”时期坚持为“右派”辩护之旧帐,1961年被重新分配到福建华侨大学中文系。
20世纪90年代先后在德国特里尔大学进修,美国南俄勒冈大学英文系讲学,香港岭南学院客座研究员并为翻译系讲课。
现为福建师大文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并任中国文艺理论学会副会长。
1953年开始发表作品。
198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著有诗集《山海情》(合作),散文集《面对陌生人》,论文集《美的结构》、《孙绍振如是说》、《文学创作论》、《孙绍振幽默文集》(三卷)、《论变异》、《幽默五十法》、《美女危险论——孙绍振幽默散文选》等。
文学创作论》获福建省10年优秀成果奖、台湾祁枫文学奖、全国写作学会一等奖,《美的结构》获福建省社科优秀成果二等奖等。
背景地图 当代地名
文中地点一览(电脑自动提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
刘峻当代 1930 — 1995
当代诗词
刘峻号严霜广东台山人
一九三零年生,一九九五年卒。
幼承家学,早负长才,年甫弱冠即以杂文驰誉,并为香港报刊专栏撰稿。
五十年代随其父名诗人刘栽甫举家迁居大陆。
晚年于广东省文史馆退休,后归港定居。
遗著有《严霜诗词钞》行世。
严霜诗词钞·序
刘君严霜名峻,与余同事史馆十年,庚午秋退居香江,今夏返穗,养屙东山,出其中岁所为诗词,浼中山大学陈永正教授为之删定。
将付梓,属序于余,余深感乎世之为诗词者众,欲求如君者不可多得,故乐为之序。
君以名公子,诗词绍其家学,长与世氛,未得展其抱负,故寄酒为迹,酒酣,其诗尤豪宕横肆,有沉郁悲凉之响,人谓其狂,余谓狂始能见其真也。
陈东塾野水投竿,高台啸月,何代无狂客,似可为君咏。
夫离骚之哀愤,汉魏之风骨,少陵之闳肆,玉溪樊川之风流蕴藉,山谷、简斋之峭拔简练,乃至羽陵,两当之博取纵恣,清新飘逸,洪北江所谓咽露秋虫之声,读君诗往往遇之,而要非古人之诗,君之诗也。
其为揽群言之综,集诸家之长者耶。
陈散原谓诗要兴象才思,两相凑泊,有惘惘不甘之情,不自觉其动魄惊心,回肠荡气,君得之矣。
严霜之词,多清商变徵之音,读之令人怊怅不已。
其长调继响东坡稼轩者多,小令则间取子野、珠玉之长,即况蕙风铁岭词人纯乎宋人法乳,不烦洗涤者。
严霜负沉博绝丽之才,以意遣辞,而隶事必古,读者每不能尽举其所出。
近以病,持律綦严,而犹咏不绝,其诣当与日俱增,不知所极。
他日相见,敢从君尽读之。
甲戌夏冈州莫仲予序。
严霜诗词钞·方孝岳先生书
严霜先生:奉书及诗,发缄惊喜。
隆施厚贶,远道加遗,湘如何人,竟得此于君子。
见赐二诗,精严极矣,古体尤所爱诵。
然而品题之处,实无一语所敢承当,真不知所措。
先生以典赡工致之笔,所谓三十六体者流,而居然能层出不穷,将与渭南万首同其富美,真罕见之奇才,非妄贡誉。
其诗数十首,当再悉心揣摩,亦可起予废疾,现尚不便伏案也。
希望能果如大诗之笔歌墨舞,霜天南返,明年共对春山,其为乐何限。
赐诗得见,喜不可言,作字不便,先立覆数字,以鸣感激,馀俟长言。
敬祝撰福。
弟湘如七一年五月六日
严霜诗词钞·陈寂先生书
峻公:示悉,拜诵大作,佩极佩极。
七古数篇,尤堪击节。
七律组诗,和韵次韵,皆苦人所难,而公掉臂游行,信是才大如海矣。
“出门”数句,可谓得仲则之神。
明晨有暇,往陵园品茗否。
请还示。
寂上。
严霜诗词钞·舒芜先生书
严霜兄:忽展瑶笺,况兼佳什,美不胜收。
七律华妙庄严,升玉溪之堂,得杜陵之骨,盖时代之助,匪特诗坛之盛也。
绀翁老病可念,顾受廛为氓,而不可得,然桀骜之气不衰,前日病榻上读兄诗,喜见颜色,谓凌云健笔,真击筑之音也。
所云小令绝句一百五十首,仍祈不吝写示,为恳。
耑此布覆,顺颂吟祺。
弟管顿首。
三月廿八日
背景地图 当代地名
文中地点一览(电脑自动提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
莫德光当代 ? — 1999年1.3月
人物简介
?-1999.1.3湖北人香港著名书法家
背景地图 当代地名
文中地点一览(电脑自动提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
李文甫晚清 1892 — 1911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1892—1911 【介绍】: 广东东莞人字炽
光绪三十四年香港汪精卫胡汉民共组同盟会南方支部。
任《中国日报》经理,兼《时事画报》等政,宣传革命。
宣统二年参加广州新军起义。
次年参加广州起义,进攻督署,被捕牺牲,为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之一。
背景地图 当代地名
文中地点一览(电脑自动提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
曾敏之现当代 1917 —
简介
曾敏之,男,1917.10出生,汉族,原籍广东梅州市梅县区,落籍于广西罗城
历任《大公报》记者、采访主任,暨南大学教授,1978年后任香港《文汇报》副总编辑。
香港作家联合会会长。
有杂文集《曾敏之杂文集》,散文集《望云海》、《文苑春秋》,专著《诗的艺术》、《古典文学欣赏举隅》等。
背景地图 当代地名
文中地点一览(电脑自动提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