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点
诗文库
乘火轮船游澳门香港作往返三日约水程二千里癸亥 清 · 何绍基
 出处:东洲草堂诗钞卷二十五
水激水沸水转轮,舟得轮运疑有神。
约三时许七百里,海行更比江行驶。
不帆不篙惟恃炉,炉中石炭气燄粗。
有时热逼颇难避,海风一凉人意苏。
一日澳门住,一日香港息。
澳门半华夷,香港真外国。
一层坡岭一层屋,街石磨平莹如玉。
初更月出门尽闭,止许夷车莽驰逐。
层楼叠阁金碧丽,服饰全非中土制。
止为人人习重学,室宇车船等仪器。
其人丑陋肩骭修,深目凸鼻须眉虬。
言语侏离文字异,所耆酒果兼羊牛。
渐染中华仓圣学,同文福音资考诹。
谓余书有辟邪用,试悬老腕惊群酋。
平生足迹遍行省,今日得此韵外游。
万怪鱼龙窥醉墨,近仙楼与杏花(近仙楼在澳门杏花楼在香港。同游者陈亚苏、董文卿及闇斋侄也。)
贾芸樵荔支诗疑官韵不收涪字官书多漏略地理志说文固可据也王蔚斋来说福州荔支七月方结子岭南则三四月已饱啖矣仍用坡韵柬芸樵庚午 清 · 何绍基
 出处:东洲草堂诗钞卷三十
闭门索句拨寒灰,清风快雨还相催。
大府官书日不给,诗思竟从何处来。
徵诗说荔如搜海,珊瑚木难尽甄采
贾侯读书五千卷,江南作吏三十载。
芒鞋冒雨寻东州,颇疑官韵不录涪。
世人不究班许学,壮志空为岭海游。
东州浪荡如苏子,多言数穷成疻痏。
金瓯清宴逢中兴,绣补輶轩等奇瑞。
闽南荔子未萌芽,香港番舶迅莫加。
物候从来异迟速,春茗何必非秋茶。
不宝远物伪札耳,本味王会宁诬邪。
窥园莫问东西家,爱我小园窠石两三花。
青山寺赵某 清末至民国 · 杨圻
 押词韵第七部 出处:江山万里楼诗钞集外诗
云间赵某先生,避乱南来,厌香江尘嚣,隐居青山寺。前月别我入山,谓一意治老氏言,不复来城市矣。且约往游,余患肩臂孪痛,久不能践。九月晦日,力疾往访,不遇。青山但静僻,非有奇胜也。归作长句寄赠。病逾百日,扶掖需人,偶有登步,小男必扶杖以从。是日并邀李嘉有、陆氏诸甥同游焉。
香港诸岛宝安治,青山古寺青山湾。
青山此去七十里,蓬蓬云海藏禅关。
君初避世居香岛,铜街万室天际蟠。
楼台萦络碧空尽,灯火离合星云端。
家家金谷酒肉臭,夜夜寒食丝竹繁。
君独守黑甘清静,澄心玄牝憎嚣欢。
诘朝拈隐专一壑,长揖别我栖岩峦。
今来访君因游寺,云深谷密溪回环。
高林大石气苍莽,野草碧色山花丹。
秋日烈烈金风脆,橘柚垂实香初乾。
樵子指途乔木外,渔翁呼渡澄潭间。
笙歌已远闻鸡犬,谷口鸣涧声潺潺。
童子开门白云里,松篁落翠衣裳寒。
云根石屋静兀兀,手探虚翠鸣飞镮。
僧言去来无踪迹,猿啼鹤唳当归还。
子猷兴尽便返驾,晤言曷若忘言欢。
幽人不返僧留客,石泉自汲烹龙团。
老去疏狂随世俗,细君扶掖登秋山。
昔者东坡儋耳,佳境往往携云鬟。
谢公平生几两屐,宁以南面蠲清欢。
我性脱略畏礼法,况遭离乱流荒蛮。
羁鸾囚凤逾半载,能不一日开心颜。
羡君含光收视听,绝音空谷烦忧删。
香粳饭熟晚菘美,天下至味惟蔬餐。
咀嚼风霜清肺腑,藜床借枕心魂安。
颇怪兹土去人远,何无表圣王官
名山未必僧占尽,苟有逋客天非悭。
故乡奇胜甲天下,拳石撮土无痴顽。
南寻丘壑不如意,益思吴越深长叹。
近时边瘴皆乐土,念家山破清泪潸。
自嗟衰病筋力软,当前峰壑愁跻攀。
山云笑我不深入,空抱琐骨鸣珊珊。
出门忽在沧溟上,归途顿变来时观。
落日满海大风起,手扶红粉观狂澜。
浅水湾纪游诗 清末至民国 · 杨圻
 押词韵第十一部 出处:江山万里楼诗钞集外诗
浅水背岭面海,碧嶂环合,为香港一方之胜。其地山海幽深,晚涛捲雪,长林幽草间有房栊廊舍游饮之所,极荒寒幽艳之致,中外仕女咸喜集此泅水为海浴,如鸥如蚁,出没于绿嶕雪浪之间。广厦丝竹锵鸣,则男女互抱,婆娑起舞,流连忘返,衣光鬓彩,掩映海天。余避乱至此,七月来游,清风徐来,恍如洞庭仙乐,其事幽胜,不复知人间更有地狱矣。嘉有同游,有诗甚美,作此以和。
龙伯之国青峰青,蛟人水居开洞庭
金银宫阙堆碧城,张乐宴馀閒且清。
潮头雨脚花冥冥,骖鸾驾鹤来仙灵。
香轮画盖游复停,落英细草幽无声。
绿发水仙皓体呈,江娥裸胸凌波迎。
琴高骑鲤不得行,红肌香泪寒水晶。
沧洲解佩声珑玲,佩声水底不可听。
冯夷击鼓复吹笙,洞房曲槛沧浪平。
清歌如发回青冥,天魔舞罢开丛铃。
牵萝为屋羞见星,云破月来惊妖精。
曲终溪谷扃翠屏,仰视绝壁秋泠泠。
方朔归来哀洞冥,刺船十日犹移情。
舟至香港遇大风雨枕上有作寄罗总领壬戌 清末至民国 · 汪荣宝
七言律诗 押删韵
匝月舟行稳似山,九秋风雨近乡关。
海潮忽与新愁沸,鸥鸟难为昔梦閒
坐看万鳞成荡析,独凭一叶战潺湲。
裁诗因寄南溟客,回望垂天不可攀。
东坡诗文帖跋淳熙十六年十二月 南宋 · 洪迈
 出处:全宋文卷四九一七
右,东坡先生所书诗文十篇,鄱阳洪迈得之,淳熙十六年刻石于当涂郡斋。
十二月十一日识。
按:《丛帖目》第一册,中华书局香港分局一九八○年本。
公子佳人诗三首 其三 1938年8月26日 清末至现当代 · 何香凝
七言绝句 押麻韵
香港妇女斗繁华,七宝妆成艳似花。
一夜缠头歌舞费,灾区能养百人家。
香港沧陷回粤东途中感怀 清末至现当代 · 何香凝
七言绝句 押东韵
水尽粮空渡海丰,敢将勇气抗时穷。
时穷见节吾侪责,即死还留后世风。
香港沦陷有感1941年 清末至现当代 · 何香凝
七言绝句 押词韵第二部
风云惨淡泣香江,百载繁华付渺茫。
回首九龙租借地,版图暂入敌人邦。
香港沦陷后赴桂林有感1943年 清末至现当代 · 何香凝
七言绝句 押先韵
万里飘零意志坚,怕为俘虏辱当年。
河山不复头宁断,逆水舟行勇向前。
生日诗 清末至现当代 · 于右任
七言绝句 押元韵
泪洒香江汲水门,几回望望欲招魂。
当年轻负读书约,白首如何报旧恩。
原注:幼时二伯汉卿公招我往香港读书,时二伯父寄寓汲水门。
洞仙歌·余髫年在书斋,汪憬吾丈来,命对,特赏琴韵书声一联。今四十余年,丈怛化澳门,余羁栖香港,遂成永隔。赋此志悼 清末至现当代 · 叶恭绰
 押词韵第三部
凌云一笑,镇斯人遗世。
尘海仙踪罢游戏。
尽平生、微尚薄醉閒吟,都付与、一例鼠肝虫臂

前尘惊电迈,琴韵书声,回首凄迷卌年事。
物换更星移,如此江山,问寻梦、槐柯何地。
算得失、文章寸心知,剩千古、身名水云高寄。
望江南 清末至现当代 · 叶恭绰
 押真韵
中秋好,香港景翻新。
箫鼓中流凌万顷,簪裙豪气压千人。
碧海正无尘民国二十七年香港中秋,高宝森招至汲水门外赏月,华灯画舫,容与碧波间,胜概豪情,一时称盛。今忆及,似记武林遗事也。)
望江南 清末至现当代 · 叶恭绰
 押东韵
中秋好,蛰伏小楼中。
复壁蜗居难见月,危巢燕幕屡惊风。
愁对一灯红民国三十一年香港至沪,经广州,避与某相见,匿一小楼。值中秋,仅于墙隙见月,微闻有爆竹声,市况萧条,为向所未有。)
扫花游·民国十五六年,余卜居圣湖之滨。每来往孤山,见道侧孙花翁墓埋没蓬颗间,心焉伤之,拟为修葺,未果也。旋闻湖滨筑路,墓将被毁,方商之周湘舲,谋迁葬,得易大岸急札,云墓已毁。湘舲立遣人往道地,则仅得束棺之铁及石碣、石案诸物,棺椁则云已化尽。湘舲乃与刘翰怡筑冢于道左高阜,表曰宋词人孙花翁墓,树石案于前,实则遗骼已莫知所在矣。方事之殷,大岸为图纪之,且题词甚悲,久存余所。十余载,余避兵香港大岸病逝于沪,所遇之阨甚于花翁,及卅一年冬,余归,乃借诸友为营葬于沪之联义山庄。其遗命欲葬西湖,终莫之遂,可哀也已。余检书笥,得大岸图卷于丛残中,念文人无命,今古一丘。乃依大岸原调,并次其韵,和词一章,题之卷尾。霜花已谢,雁影空留,留此墨痕,徒多一重公案。噫,月泉汐社,不必尚在人间;玉田碧山,亦复谁为吟侣。后不如今今非昔,固不止怀贤伤逝之痛而已。后有作者,请视斯文 清末至现当代 · 叶恭绰
 押词韵第四部
词心百结,付一往沈冥,罢歌苌楚。
怨痕梦缕。
尽秋坟夜唱,鹤衣愁舞。
坏土飘零,莫话西陵风雨。
逐流去。
问尘世那寻,堪葬花处。

穿冢空自许。
甚没分同归,段桥西路。
菊泉荐俎。
好萧条异代,共盟幽素。
满目江山,谁省骚人意苦。
漫回伫。
折冰弦、恨深重鼓。
赠山井格太郎 清末民国初 · 朱执信
 押词韵第七部
搴芦出楚泽,鸣鸡望秦关。
以我笼董遭,每叹行路难。
途穷香港津,讥诃来无端。
君也倾盖遇,为我申义言。
荀归褚隐,季脱朱家还。
经年两契阔,及此聊盘桓。
琼瑶谅难报,短章盟肺肝。
离沪至甬暂居鄞江外舅家 清末至现当代 · 吴研因
七言律诗 押阳韵
已去危邦入乱邦,破车老马更徬徨。
南溟可即风波恶(菲华侨函电相招,约任报纸编辑,以其地为美蒋势力范围,恐易获咎,却之。),北极相望道路长(有相招由香港北上者,以晓因病剧,往来不易,亦未报命。)
四壁青山屯淑气,一江绿水泛晴光。
春来何处堪将息,且喜妻乡胜故乡。
亚子再赠诗韵怀蕳儿(棕音)三首 其二 清末至现当代 · 吴研因
七言绝句 押寒韵
嗷嗷黄口似饥蚕,西陵残桑不耐看。
一线光明瞻北极,欲相从却苦无端(到香港后,虽有邀予北上相从者,以人多路阻却之。)
蛾眉(取入门见嫉,娥眉不肯让人意。)七绝百首 其七十六 清末至现当代 · 吴研因
七言绝句 押庚韵
蠢奴高卧鸟嘤鸣,不觉南窗风雨并。
鹦鹉如瘖帘外立,罗浮一任梦魂惊铁城辈以香港为可恃,不加戒备,及广州失守,竟未获仗义一言。)
喜迁莺 香港陷落数月,始闻寅恪脱自贼中,将取道黔入,已约乃弟致书,劝其来乐山讲学,词以坚之 清末至现当代 · 刘永济
 押词韵第四部
鲛尘掀户。
又惊起乍宿,南云双羽。
委地蛮花,飐空腥浪,轻换翠歌珠舞。
漫省荡愁山海,曾是谁家丸土!
断肠事,剩闲鸥三两,苍波无语。

知否?
人正在,野水荒湾,灯底相思苦。
万驿千程,乱烽残戍,归梦去来何处?
未了十洲零劫,休问寒灰今古。
绳远、怕玉珰俊约,欲成还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