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点
诗文库
邽翠楼 北宋 · 张方平
七言律诗 押东韵
一川墟宇暮烟中,楼堞笼山气象雄。
北路荒原戎子国(自注:古邽戎之地。)东坡断堑隗嚣宫。
马来洮海蕃城近(自注:凉州西海郡,今洮河首领唂厮啰所居。),鹤去辽天越洞空(自注:山有越溪洞,《耆旧传》言洞口有诗云:越溪道士人不识,上天下天鹤一只。洞门深锁玉窗寒,滴露研朱点周易。因此为越溪洞。)
三十六程劳极目,陇云犹在故关东(自注:睢阳至秦三十六程。)
乱中杂感五首 其四 共和 清末至民国 · 曹家达
 押有韵
共和始周召,祸出厉王手。
子代太子死,召公意良厚。
王奔十四载,二公为留守
岂似贪乱人,纲常类刍狗。
题鹅卵石 当代 · 曾香兰
对联 出处:中国对联甘棠奖第二届联作选粹
亘古只无言,任削角磨棱,不悲不喜;
圆融应本意,伴泥沙珠玉,随遇随安。
江西沟登观音碥九月十五日辛丑 清末民国初 · 易顺鼎
五言律诗 押先韵 出处:琴志楼诗集卷十二
关塞犹秦地,江湖已楚天。
山楼树杪,野渡夕阳边。
倚仆为筇杖,邀僧坐钓船。
阑干还可凭,心折武溪鸢。
人日从王安抚鉴湖上分韵得禹字成八十韵 南宋 · 项安世
环山镇清渊,哲匠俨前矩。
怀哉万夫雄,犯此众鬼怒。
豪芒等一死,利泽均众甫。
至今越山下,尸祝配神禹(自注:后汉马太守缭始作鉴湖,为众鬼所诉,坐腰斩。今庙食湖上。)
我来问父老,三叹说乱缕。
湖高籍田丈,海下斗门五。
蓄泄官有程,水旱侬不苦。
垦田彼何人,竭泽祸吾土。
侵寻近百载,饥馑以十数。
丰穰岂不有,得失讵相补。
此病日以深,吾生亦云窳。
我为父老惭,今非昔人忤。
直无两汉吏,更说三王祖。
是诚我辈责,将柰汝曹瘉。
且如去年夏,坐看连月雨。
如人窒其吭,满脰不得吐。
阳侯助之决,高岸化为卤。
时闻十万军,谁控三千弩。
向来禾黍场,歘作鱼雁浦。
哀哉百万命,政用一掷赌。
初犹虾蟹餐,稍复茈取。
木皮食且尽,骨肉侬得聚。
呱呱载涂巷,赤子弃不乳。
贸贸出闉阇,枯骸岌相拄。
见之不能饭,泪下纷凄楚。
排阍叫吾君,如子陟彼岵。
吾君甚仁圣,恩德天漾溥。
朝闻婴儿号,暮发曾孙庾。
已歌元侯夏,复授使者斧。
亟从武夷山,远聘白鹿主。
并遣周四人,来苏汉三辅(自注:时以敕羌帅臣两宪,并提举,并是新除起未秘书提举,未尝乞主白鹿洞。)
白制后苑皮,红输太仓腐。
细书问流殍,真意及贫窭。
只今王尚书,匹马到公宇。
斋厨羞杞菊,宾榻罢歌舞。
臣心但宣布,吏职在摩抚。
岂无燕寝念,正恐王事盬。
百脉已膏肓,一寒才喣妪。
惜无厦万间,可给人二釜。
人言太劳生,分勇方可贾。
畏贫不育子,何以为人父。
公意民自知,车行辄如堵。
金钱随手散,欢喜失尪伛。
老幼纷后先,手额慰觇睹。
人日城东南,丛祠客三五。
凭高望田场,入里访农扈
此日异登临,晴天候繁森。
庶几麰麦秋,一饱到蓬户。
未惟四载人,庙食存簋■(籋/皿)
当时饥溺念,此意贯千古。
万生共血气,一念通肺腑。
儿啼通裂石,妇馌愧鸣鼓。
不知足生胝,但觉步成踽。
岂惟彼刘子,远绩洛川浒。
固应百世下,严祀无敢侮。
同僚具萧郁,再拜瞻殿庑。
杰阁峙百寻,脩廊插千柱。
菲泉出山脉,可以佑牲脯。
园陵稽传记,嫔嗣按经谱。
同朝班岳牧,相逊列罴虎。
旧物见圭璧,所欠惟搏拊。
一特同德人,配食悉周普。
惟馀嫡孙行,商箕与周武
荥河出宝书,大法垂训诂。
传心顾不录,秩祀无乃鲁。
旁罗越君臣,泰岱临岣嵝。
婉彼西家姝,亦复具翁姥。
又疑黻冕尊,反作羽衣妩。
迩来坏梁木,颇觉侵藻黼(自注:禹祠内列勾践西施像,又禹像作道士冠。)
前窥汗浃背,却立生股。
况当田里氓,正索父母怙。
未能称宗礼,何以速神祜。
兹游肃真境,精意赖明府
鸠工葺崇缔,换客挹清酤。
评诗酌云瓢,论事落风麈。
同来五六士,冲珩间琚瑀。
野人边州客,强使袭章哻。
登山迹类湛,涉七句渐愈。
分题旅瑰彦,胜事得誇诩。
何以寿君佞,今年长禾(《永乐大典》卷二二六七)
天竺證悟智公塔铭绍兴二十八年十二月 宋 · 曹勋
 出处:全宋文卷四二○七、《松隐文集》卷三五
證悟大师名圆智俗姓林
其母沈氏,梦一老儒求托宿室中,寤而生师。
幼便聪颖,精于处决,喜人诵书,不好戏弄,群儿拉为竹马之游,师方挟策问难字,略不与儿酬对。
父母异之,令习儒业,即欣然志学。
之后,书所经目,悉能讲说,虽医方卜筮,皆亦详究。
每用一药,即举寒凉治疗,使服者心开意晓,病亦随愈。
一日至僧舍,有律师方讲《观经》,倾听久之,叹曰:「落日之处,吾有故乡,今历耳根,如得家书矣」。
慨念世间名利非我所为,若流浪生死海中,徒自困尔,必依空寂之法,以横截苦处。
丈夫志气,岂不在兹!
是后每潜往听讲,尤喜天台之教,谓可传持。
父母不能夺其志,年二十四祝发受具,依白莲仙法师,入室问具变之道,仙指行镫曰:「如此镫者,虽性绝非本自空寂,理则具矣。
六凡四圣,所见不同,变则在焉」。
师不契,后因扫地,诵《法华经》至「知法常无性,佛种从缘起」,意遂豁然,径见仙而言之,仙曰:「且喜大事判然,《法华》止观,此为喉襟,汝能省知,诚造微入妙也」。
师自是游心昭旷,多以此示人,每五日一寝,馀则涵泳道要,惟恐不及。
或胜日佳时,人请放步閒静,师曰:「我之游则明窗净几,舒卷赤轴,游三周,参五佛,若阅止观,则十境十乘,见祖师于尘劫也」。
人益奇之,一坐东掖山二十四年,两山千众,既皆耆宿,师之论辩,悉出两山之右,遂请为上首。
患本宗学者囿于名相,胶于笔录,至以天台之传为文字之学,南宗鄙而不相领略,每勉其徒曰:「岂不思吾佛云:『是精进处,只此一句,便有向上机缘』。
何不觌面激扬斯事」?
其众闻此,莫不警悟。
师每至月半,作说戒,布菩萨法事。
或曰:「学圆顿者,何必尔耶」?
师曰:「吾于时刻中未尝不以波罗提木叉为师。
及以三十七道品纲纪其性,虽登坛受具踰五十年,而扶律谈未始辄易」。
台州参政谢公闻师道誉,请住祥符
殿撰刘公问:「教中一句,如何举扬」?
师曰:「文诠不到,即事为真」。
刘未晓,师曰:「现前诸法」。
刘曰:「犹是合头语」。
师曰:「是谁唤作」?
刘俛首未答,师曰:「离钩三寸,不犯烟波」。
刘大喜,即日亲制疏,请住鸿祐寺。
士夫欲其近城,又移住日山寺。
太守端明胡公问师曰:「闻师住鸿祐时,被旨面诵《大悲圆满心咒》,咒则不问,如何是大悲圆满心」?
师曰:「咒前所列十愿心,若将此愿心,投向刀山,山即摧折;
施诸饿鬼,鬼即饱满。
岂不因心而然」?
胡公称重。
又以所在道俗推仰,十年之间,再更白莲、赤城、庆善三大刹。
师至庆善曰:「吾落发之地,可以投老,始终有在,世可居矣」。
乡人亦争为出财力整治,忽奉旨住临安府上天竺寺
师曰:「都下名蓝,岂容冒居?
而荣出上命,理无违拒」。
即赴之,首见太师秦公,时方当国,问师曰:「止观一法耶,二法耶」?
师曰:「一法也。
譬之于水,湛然而清者止也,可鉴须发者观也,水则一耳。
又犹兵也,不得已而用之。
以众生有重昏巨蔽之病,用止观以药救其心性,归为大全之一体。
俾法界寂然,其名为止;
寂而常照,其名曰观也。
若其所止,则何所观?
如公垂绅正笏,燕坐庙堂,不动干戈,中兴海县,亦若是而已」。
公喜曰:「几乎蹉过,佛法之妙乃如此」!
太原王公深相器重,为法师会于觉苑,请师讲《华严经》,高临一众,义天性海者,因而无不通脱。
后见太师,忽曰:「觉苑所讲,如何是大方广」?
师曰:「大则无乎不在,方则非背非向,广则无所不有」。
又问四种法界,师曰:「事法界者波腾鼎沸,大用繁兴;
理法界者十方世界,永寂如空;
事理无碍法界者,在有不废无,虽动不离静;
事事无碍法界者,法法终日随缘,法法终日寂灭。
此四种他宗说为果,吾宗则与佛同源」。
又问:「四种外更有何法」?
师笑曰:「却请公下语」。
公曰:「可谓得《华严》髓矣」。
由是朝野争相传诵,谓未有脱然明白,若斯之伟。
上竺久在灰烬之馀,荒烟寒草,仅有一殿奉大士香火。
时重师行业者裒钱五万馀缗,殿堂门廊,焕然金碧,更新旧制。
当建造日,术者谓星辰不利主者,师曰:「佛与天星同一,造化茍得,宝坊轮奂,吾馀晖无几,死复何憾?
宜亟为之」。
师果微恙,谓众曰:「吾去无难,但此缘未了耳」。
是夕梦一仙人与药饮之曰:「此天液也」。
及觉,所病顿除,步武益轻,神采加健,众皆异之。
绍兴二十七年夏久旱,奉旨祈雨,师冥祷曰:「三日不雨,老朽将奚益」?
诚心所格,雨乃随至。
即于明庆寺讲《法华经》一席,遂告沾足。
师尝到寺庄,闻久用牲牢祀神,师曰:「何可违佛禁」?
即为神说戒,以兰羞代血食,自此年谷丰盈,倍于常岁。
次年夏中,遽督工役甚速,至冬寺屋咸备,忽示疾,语众曰:「渡江以来,得寺宇告成,志足意满」。
乃书偈曰:「人作辞世颂,我无世可辞。
白云回首合,青霭入看无」。
顾首座若讷曰:「汝于此方,当有大缘,宜绍道场,流通吾教」。
复书数语与当涂曰:「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佛法无量,不传亦大。
若讷后生可畏,先达咸推,戒行双弘,义观兼美。
宜嗣猊台之麈拂,俾奉灵感之道场」。
并写《遗平生知旧道俗书》,一皆有理,略无留难,放笔端坐而逝。
二十七日若讷等奉全身塔于寺之东,实十二月十二日也。
师孝于亲,信于朋友,祈祷于上下则应如影响。
尝著《普贤观指文》等数书传于世。
住持名刹,皆有建立。
受教之士,率能立僧,不徒为饭囊以取容于时,故所至辐凑,以不得侍瓶锡为恨。
仆喜其道,每亲炙之。
既就窆,若讷谓仆知师为详,请叙而刊之,乃为铭曰:
维兹岩邑,灵江之湄。
物秀而美,民淳以熙。
两山精勤,有證悟师
纵无碍辩,广智者辞。
学者千笠,抱疑颠倒。
师发正论,横议一扫。
声闻黄屋,赴天子诏。
以佛谕佛,即妙而妙。
驻锡上竺,戎烬之馀。
师乃唱言,万指并趋。
芟除榛莽,腾架殿庐。
士夫慕向,金碧其居。
朅来顶谒,师已川逝。
清风在堂,布金在地。
望断云汉,一塔永闭。
其嗣请铭,用信后世。
兴海县客舍 其一 元 · 李谷
七言绝句 押盐韵 出处:稼亭先生文集卷之二十
田腴地利带鱼盐,只恐临民颇不廉。
古馆何人能起废,腐椽残瓦落前檐。
兴海县客舍 其二 元 · 李谷
七言绝句 押盐韵 出处:稼亭先生文集卷之二十
国无新法挠茶盐,更遣才能按且廉。
民病如今在何处,沉吟落照入虚檐。
按:楼台题咏。往往皆是。盈德以南。江山自若而楼台阙如也。词人墨客所尝经过。而托兴无所。安得不一为之慨然乎。及兴海之为郡。良田弥望。又饶山海之利。而井邑萧条。馆舍颓落。敢望所谓楼台者耶。因恻然有感。留二绝于壁间。以示观民风者云。
桂林盛事记绍兴二十九年七月 南宋 · 张仲宇
 出处:全宋文卷四七六○、嘉庆《临桂县志》卷五、《桂胜》卷四、《桂故》卷六、《粤西文载》卷三六、雍正《广西通志》卷一一一、嘉庆《广西通志》卷二二二、《粤西金石略》卷八、《桂林石刻》上
桂林为广右二十五州之都会,风俗淳古,分野宁固。
自秦汉以来,无干戈之患,和气所薰,山川秀发。
城北七里,冈岭盘纡,即始安原脉。
熙宁初,频有祥烟紫气郁葱其上,父老异之,而莫之识。
未几,果符今上皇帝建封兹地,中兴海县
验今推昔,信芒砀之云不为虚应也。
崇宁间尚书王公祖道来帅是邦,念郡庠湫隘,风教未敷,乃辟而广之,诱进学者。
又采堪舆家之说,洫子癸之流,以注辛戌。
环城有水,如血脉之荣一身,遂闻之朝。
大观二年准敕著令,壅隔新洫者,以盗决黄、汴二河堤防法坐之。
距今应举之士,十倍前日。
乡贡旧额八人而已,秋闱校艺,主文者每有遗才之叹。
绍兴二十六年,知昌化军黄公齐,邦之先达也,入觐宸衷,首言静江属兴王开府,圣泽所沦,士才日茂,而取士不及下郡之半,乞稍优之。
上可其奏,增解贰名。
先是,宪使路公彬上章,言广右土产瘠薄,乞减静江夏税上供布钱,以宽民力。
然不及军装布。
至是,黄复乞之上,亦依奏。
迨今二布疋输壹缗,二侯之请也。
子产为政于郑,舆人诵之曰:「我有子弟,子产诲之。
我有田畴,子产殖之」。
若此邦之民,沐圣恩宽惠膏泽涵濡,皆二三大夫推仁教养之意,而独无志。
谨书其事,锲于名山,传之于后,于以昭示来世耳。
绍兴二十九年七月望日,张仲宇记,梁材书丹。
乡老胡师文、邓礼、鲜于彦永、李昶、刘准、诸葛升、唐巽、陆逵、吕焘、滑溉、萧然、欧阳彦、莫才广、李安、周惟义、吕盛、黄昉募工,中隐岩福缘寺僧义观、祖华磨崖,龙光刊字。
秣陵杂诗 现当代 · 钱钟书
七言绝句 押真韵
虚传水软与山温,莽莽风沙不见春。
京洛名都夸后起,略同北相贵南人
按:风鉴书谓南人北相者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