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位置
作者
标签
特进资政殿大学士程公墓志铭 南宋 · 卫泾
 出处:全宋文卷六六四一、《后乐集》卷一八
嘉定十六年四月同知枢密院程公卓以疾不能朝。
国家仇敌百年之运,疆埸大计委成西府者视常为尤剧。
上闻公疾,忧甚,中使问状
稍间入谢,重慰藉自力就职而疾复作即拜疏言:「臣不幸疾进弗瘳,将先犬马填沟壑
机务至重,惧不能复胜陛下委寄
愿上印绶乞骸骨」。
六月五日薨。
上省奏,嗟恻罢朝,发赙加厚。
有司特进资政殿大学士告其第,举朝皆哭吊。
某年某月某日,葬歙县长寿乡龙山
刚中以墓上之铭来请曰:「先大父奋迹孤士出藩入辅,名绩略信于中外矣。
蒙国厚恩,襚往录存,哀荣略备于始终矣。
遗耀未纪,将审所托焉。
幸赐之言,以寿远也」。
予于公为同年进士,且相继司牧于闽,盖义知公者,乃序而铭之,不复辞。
公字从元徽休宁人望阀甚远,三世褒叙
士彦太子少保
畎,太子少傅
世昌太子少师
公蚤有绝识世父文简公以瑰文宿被遇孝宗为时儒先公甫胜冠探微入窈,尽得其传。
太学,试积取高等,众莫敢齿列
淳熙十一年进士第扬州司户
议计廥积而征之,匿不自言,籍畀告者。
公曰:「藏于民与储之公等也。
已尝赋矣,征之何名」?
帅悟而止。
崇仁县,陂旁旧有公田,所入褊甚,而郡缘虚籍,征于邑者岁累万,偿以别色,邑遂窭困
公叹曰:「使为此邑永患而令不得尽其爱于民者,此田也。
且吾谊不敢诿之令而弗顾」。
其实诸司,许尽鬻之民乃已。
处州龙泉县,少师不行
吉州龙泉令约而信,赋缓而足,廛野舒暇门阶闲寂,莫识其吏迹也。
倳刃而匿其首,主名不立掠治久无以具狱
公屏坐深念如或助之。
诘其妇曰:「岂尝产怨于族乎」?
妇谢无有,惟族父曩以地讼耳。
索其家,衣故在,泣曰:「妾手所完纫也」。
遂直其冤。
执政以才荐,入为诸军粮料院,以嫌改进奏院宗正寺簿
奏言:「郡帑别储以给公费,有定制也。
今恣其侈用,显赇私饷,崇侈无厌,宜裁约以纾民力
异骏名骓,隶在亲卫有常数也。
今齿色岁减,新纲续拨,才足相补,宜课息以壮戎备」。
司农丞,知嘉兴府
近畿俗豪喜斗,稍失意簪笔遍抵其上。
公以刑锄奸,以惠销薄,从容摩揉而政以和。
有伪鬻印纸左券者,辞所连逮甚众。
白公穷治,且藉是或纾郡计。
公曰:「为之诡遇不能
政在安民尔」。
罪止造者,无它坐,民至今德之。
大理丞刑部郎奏言:「国家谨狱犴而缓死,则宥之以远。
今部以罢卒,赍用窘绝,不稍代更,则往者未必生也。
州县胥吏给事,要以少为贵。
今长及子孙声焰薰炽,不亟汰省,则来者未易清也」。
说皆施行
军器监,兼右司郎官权太守少卿
言者不乐,罢主冲祐观。
起知泉州文简棠阴犹在邦人公来
楮券垫陌仅及半价,按不如令者急甚。
公以法便民而势自通。
平籴旧为民扰,拦米要市,迂费岁月
公饶所予民而事自集。
郡旧以银镣骤溢而缲纩非工,诏与台、信、邵、武昌互贡所有烹采久涸而直售数倍。
文简更定献程,而未报去之,有四十年矣。
公曰:「得地利以惠吾民可也,忍默默乎」?
力为奏,具言:「弊极矣,惟垂裁」。
朝廷尚难之,继公者复助之请,乃皆听可,于是累年之弊革矣。
提点福建刑狱,民留像以祠。
摄帅事,直秘阁为真
负海暴桀椎埋,公追迹名捕空其巢,贷所骞污者为之振业境内奠枕
健吏武谲,宿奸如山
公戒僚列悉意公事无落吏手。
期会迫猝,才留一二,旁立待命,具笔牍行文书而已
闽素多士,公在泉新美学宫,至闽,更旧洗陋如泉时。
又崇峙储廪,增员以养,而呻诵满廊户矣。
课县籍计日勾稽,而复赋谬输皆釐整。
督曹牒应时剖夺,而新争故讼皆缩却
又条便宜数事,欲以治邑殿最上之铨部,为升黜
覆狱能否载之印历,为劝惩
幽絷之无廪食者取之常平,以宽瘐死
伉勇而熟于水斗者传以海道,以戒不虞
上供间出僧坊,则豪右勿困贷息
租铢归于吏揽,则官府勿重以渔夺
盖其勤苦在民,亹亹一意,审其痡毒,时其安便,茍有圭撮为利者,无不为也。
寸尺可效者,无不竭也。
召为秘书少监,论:「诸将酣豢富贵精锐销落,褊裨后起,奋达无路。
不加搜采英豪坐老矣。
军籍淄蠹隐占,十几四三,赢粮剩镪,脂腴一将
不加检质,饷计坐失矣。
泉货权轻重、通有无也,今泄于外,毁于器,不急救之,殆将日少
愿诏钟官兼采铁锡以资冶铸」。
上嘉纳,且曰:「何但于少?
将无矣」。
起居郎工部吏部侍郎奏言:「择守在牧养,当后资格
将在备圉,当先淮堧。
馁而怨困于折纳当使绝息,将愚而贪习于朘削者当示威惩。
财穷于兵,当节浮冗
法坏于例,当抑侥倖」。
给事中,言:「台臣贪秽败,不可贴职
宗子杀人抵罪不可同恶」。
随时舒吐,无所回隐而志以伸,引议规切无所阿徇,而论以尽皆类此
嘉定初忍垢讲和,我币岁入
未几,彼有外患,因自绝
甫定,则复请赂。
公前在郎省,以选往贺正旦
还言:「彼寇深仇结,烬馀几何溃叛四起矣,而犹暴骨以逞,兵不足恃也。
祸稔彰闻,岁不为稔,万钱矣,而犹雠歛以供,民不足恃也。
愿益讲修攘之策,以待天意之定」。
上说,始议与北绝矣。
戎监,言:「兵法先计后战,敌逋诛已久,愿咨逮戎略首末,皆许图上,择其可者咨度焉。
临战而计,则无及也」。
及是,进李德裕边事,又言:「敌亡无日矣,困兽犹斗,蓄力运智事宜在蚤」。
前后极言边事,常欲以应猝,以弱就强,图易于难,而无粗武以冒进
虑动于静,而无安恬玩敌,累疏一意也。
上既默许任属,进贰密院于是敌势日蹙孤悬一隅,争倒戈奋击举地奉珍而归我,天下翕然望中兴矣。
公忧边思职,纯识独到,念虿毒未易轻,则势之广莫者尚费完守
狙伺未易测,则情之携异者尚劳控驭
宿将前望相视尽,干方禦侮,谁与谋长
所谓边境安危之原,虑方深也。
是以上简擢,凡所以智计、广忠益练才实、缉事几者,显赞密扶,爱日惜阴,冀行其所知,以图永报。
惜其岁月之近而不究其材也。
宿道以婉,养德以冲,自幼内行淳备
少师持家严甚,公以孝尽瘁无惰色。
共爨缌者几数百指,公以爱友成熟无间言。
勇于矢义,势虽险不为慑,费虽钜不为啬。
故旧无以敛,公为倒奁空楮以助,且经理其家。
太学同席者殁于疫,相率委去,公挟医护视不辍晨暮卒赖以生。
与人谦以裕,奉己约以清,虽贵不改
窭士寒品酬接尽礼
所居一楼储书一堂燕坐而已
尝曰:「富贵非可力求,宁迟其自至。
涖官则先以廉勤,吾所以忧患者,以此尔。
子孙守之,谨勿渝也」。
异时诱掖后进,酬义侃侃,屦满户外
因所沾溉率皆有立
不喜言人之过,才长独艺,曲借声价,因所鉴许率皆知名
乐天诗,慕其为人
所居西有林壑暇日宾御短棹倏往,命云侣月,觞咏悠然,其澹于荣利不以轩冕之味而遂忘也。
奏议十卷文集二十卷,年七十一。
夫人朱氏,封齐安郡君,有贤行,先卒。
子以思,监西京中岳庙
以过,毁得疾,后十有一日而卒。
江阴县朱立己、知丹徒县姚元特,其婿也。
刚中,监西京中岳庙
孙婿旌德县汪耒。
新安江左,修岑绝巘,透高入云奔湍濯流,倒注万仞
其灵迈洁之气钟美于人,则言论风操,多以谏官御史有闻于时
若夫砥节者伤于孤简,赡智过于深刻非人美于地,则未有能以义而胜俗者。
公虽以冰玉自洁,而挥斥崖谷,无岸异崭绝之行,人乐平粹
虽以颖锐朗出,而洗削纤巧,无枝叶华蔓之迹,人信其笃厚
立朝不过恳激,而周尽雅俗,如机凑的,言皆可以长国;
居外不广声威,而坐烛幽隐,如镜见象,事皆可以庇民
庶几独钟赋予之全者。
铭曰:
天降才,稽德则均。
借美于地,或庇其醇。
惟公懋德自为芳馨
疏介以通,蕴高于平。
有球彼至,荐以廉清
如琴斯希,寂涵至音
有谟在国,有泽在民。
以雅伸俗,以实远名
三事晚矣,噫难者兵。
谋胡忌蚤,忧矣厌深。
彻土未阴,效远而近。
孰尽其能,孰啬其成?
蔚兮朝隮龙山之垠。
来者谁,尚芘斯铭。
背景地图 当代地名
文中地点一览(电脑自动提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