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位置
作者
标签
枢密宇文议燕保京靖康二年三月 北宋末 · 安成之
 出处:全宋文卷三八四九、《三朝北盟会编》卷二一五
宣和壬寅朝廷议取燕云,命取枢密宇文公以本职显谟阁待制参预军事
公驰至河北,见沿边匮乏兵备缺然,兼虑女真异日不可制,即上疏力言不可
又贻书与太宰王黼元枢居中,及其兄承旨,并翰林学士赵野,托承旨力劝
不从,遂取旨命公不得漏泄章疏
时师无功,上有意中辍,而契丹大王耶律淳死,国人离心主攻伐之议,镌宇文待制,命知檀州檀州燕山四程。)
久之环庆阙帅,郑居中荐公,遂以修撰庆阳
朝廷又有收复灵武之议,欲命高俅总其事,御笔条画攻取之计,俾公遵行
力言不可
高俅自惮,其事寻已,而公亦罢帅,责知亳州
乙巳岁,公为翰林学士童贯欲取云中,公以云中斗绝一隅,纵可取不可守。
贯之党马扩、李宗振等陈可取之策,二疏交上。
蔡京当国,欲从言。
公兄时为右辖,与李邦彦合谋力争上前之说不胜,遂画旨留候。
至乙巳岁十二月金人寇边燕山失守
报至,中外失色
上御保和殿召问公曰:「悔不用前日之说」。
公奏先降罪己诏以收人心人心悦则中原决保无虞
上命草诏而公先以草成诏本在怀中,即取进呈,又列更朝政数十事于诏本之后
时上诏书中入「政事拘于纪年贤能陷于党籍」之语。
大臣亦有言不须降诏,公泣涕力请上从公言
诏下,人心大悦
上曰:「卿素得陕右士心,可以资政殿大学士宣谕使躬往陕西,择将召兵,以赴国难」。
公以二月二十八日朝辞出,至陕西,以檄文种师中、姚古,令各以麾下兵赴京畿
而公亲总马忠等兵,至郑州之东,遇金人万骑欲据郑。
公虑郑破即绝西兵来路,遂令邀击仆射庙前金人大败
公又移文诸郡及申奏朝廷声言陕西有兵五十万至二帅及诸兵至者十九万,此先声也。)金人莫测虚实,遂领兵下寨不敢四出
至今郑人绘公及马忠像于仆射祠中。
公以丙午二月一日回至京师
正月中旬讲和金人止俟得金犒师即还,而李纲引兵劫寨失利,无一骑还者。
金人忿朝廷失约,再攻京城西北隅几破,云梯四面交至矢石如雨
城中精兵梁方平团结五万人破于滑州何灌领三万败于近畿劫寨失利又丧数万人
市人登城守禦不能弯弓
公忧社稷危甚,即入城见渊圣于延和殿。
泣谓公曰:「救此危急有何策」?
公言:「今城中惟有禁卫市人不可出战
西兵至者未满万人,其馀计程旬日可至。
王师寡弱,城西北隅摧毁
拒敌未有策,惟有臣以身当劫寨之事,臣试冒死往说之」。
上曰:「卿且奋不顾身,以救国家之急」。
公即欲前去
劫寨后,金人使人来即杀,公捐甲朝章,以三省大程官数十人从,张盖扬鞭,喝宇文大资而出城,而金人万骑围绕前驱已有被矢刃者,公言:「我来计议事,汝安得杀人」?
金酋二太子者,旧闻公名知公至,即止兵,引公至帐前会食
公问再攻京城之事,二太子曰:「朝廷已与我和,因甚却来劫寨」?
公曰:「我招西兵城下西兵贪利不知朝廷讲和,只知尔有金帛数十万,所以劫寨止约不得,干他朝廷甚事」?
太子曰:「是不是」?
公曰:「人谁不畏死,我以不止约西兵劫寨冒死而来,以明非朝廷之意」。
公议慷慨,众感其信义,遂止攻城令公速往奏知。
公言:「今日已晚,俟来早入城」。
太子又喜公不疑留饮至夜,对公焚攻城器具
翌日,公对延和殿,言:「二太子可以信义感动已不攻城
宗室诸公皆从上皇东南,惟康邸为质军中,臣取圣旨以来日试往取康邸还阙」。
上许之,除公签书枢密院,解所服正透犀带以赐之。
次日再往金人寨中,力请康王还,并指名吕颐浩七人,谓金酋曰:「若此不见听,只死在此所,誓不空归」。
反覆至数千言金人感其意,许之。
公遂与康邸颐浩联辔而归。
公尝谓今上兄弟英伟绝人,虑久留金人寨中,特建议亲往奉迎,遂为今日社稷大功
又虑兵久不退生变二月七日,又取旨说金酋,趣其归师,金酋许以四月十日为期
再三陈论,自辰至申,促至二月十日,二太子曰:「枢密梢空,我亦不梢空金人虚诞梢空。),请公初十日早亲来看我退师」。
太子又说割三镇事,公以难辞。
太子曰:「若能固守盟约三镇别有商量,止要赋税」。
公遂令二太子誓书,入此十六字于书中,携之以归。
奏知,上喜甚
时二太子方还师,公亦反覆说令报知
粘罕回至代州矣,而李纲门人皆曰:「前日保京城之功只说陇西公今日却归宇文,须与埽了」。
「埽了」之说,当时忌功语也。
公初与二种姚古商议,为备禦一十九事,为一册,皆在画一,欲其枢府施行
同列皆言我辈在朝金人不来何必备禦,所论率矛盾不合
公争于上前,言主和者不肯设备主战不量力丧师轻视敌人儿女子岂不误国
有言官旧尝恳公荐自代,公不语,至是在言路,又欲与知己位亚政府为地抗疏力诋公,皆虚言无实
如诬公在云中丧师等事,公未尝总兵,又云中在虏境,距代州三百馀里,公未尝太原不知何以得此语。
又谓公以口舌退金人之师,致王师无功
诋公既力,兼同列见公智略辐凑,又有退金人保京城大功,妒之颇甚
公孤不胜,亦恳外补,遂以资政殿大学士青州
朝廷降诏,令三镇邀击金人粘罕复回太原
公所备禦十九事皆不省,惟唐恪间采其议,而何㮚虑计策行则公复用,取其策焚之。
备禦从此而不讲,公所宿将安节等皆不用
三镇邀击丧师金人遂以盟约终不可信,攻太原,陷泽潞
朝廷种师中陷没相继太原无援失守大臣总兵溃散
国威靡然金人再犯京城遂成北狩之祸,皆轻敌寡谋、妨功嫉能所致也。
靖康丁未三月八日圃田安成谨记
背景地图 当代地名
文中地点一览(电脑自动提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