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位置
作者
标签
奏论宦官之害疏靖康二年正月四日 宋 · 胡舜陟
 出处:全宋文卷三七七六 创作地点:河南省开封市
臣闻《传》曰:「羽翮不脩不致千里
闑内不理无以整外」。
此言治远自近始也。
今国破主辱,宗社仅存,必欲振已颠之绪,成再造之邦,臣愿陛下治自近始,而近者莫宦官
欧阳修论切而当,皆汉唐已验之迹,诚可为后鉴戒
惟我祖宗鉴汉唐所以亡而防微杜渐,其制尤备,城狐社鼠不得肆其奸。
自崇宁以来祖宗之制隳废殆尽,而政事号令悉出阍寺因循积靡,以成今日之祸,臣请为陛下言其本末
蔡京当国,图为根深不拔之计,复萌移鼎不臣之心,遂结宦官,倚为肘腋,假以峻秩,付以事权于是群小猬毛奋起,膺节钺重、位师傅之崇者比比皆是
童贯兵柄于外,以坏军政
梁师成国政于内,以坏朝政
李彦掊克害民
杨戬营缮以伤财。
此则内侍渠魁者。
其他营求声色创造游晏,更新侈靡,市花木禽兽荧惑人主心术者,如王仍张见道、邓文诰之徒不可悉举,赏罚生杀出自其口,所喜则致之青云,所怒则挤之陷阱差除举措悉由中出宰相充位,奉行文书
政和宣和间,其势尤盛,各立门户,公受货赂,以贩鬻官爵,凡驵侩下流奴隶庸材,皆引以为公卿侍从牧守使者,故政和宣和所除宰执尽出其门。
当时大臣梁师成书,显称门生略无惭愧士大夫相习成风,皆以附丽内侍为荣。
自大以至州县小吏,皆汲汲徇财以为致身之资,礼义廉耻荡然不复张矣。
是以今日人才极乏,风俗极弊,生灵极弱,而夷狄凭陵,莫之能禦,职此之由也。
下中和勤俭躬行敦朴苑囿宫室声色狗马无所嗜好,此圣性卓然,自有远小人之资,虽有仇士良数十辈,岂能训导后进,以容悦圣心
陛下仁恕有馀,而罪或纵释,隆宽广问,而言或听从,故使贽御尚循故态
何以言之?
盖臣尝论李彀奏状至详,谓不可提举京城所,其词痛切不蒙施行
臣又尝论京城拘占店宅物业,沮上皇罪己之诏,乞赐废斥不蒙施行
又尝论内侍领外局非祖宗之制,乞行罢废不蒙施行
又尝论谭稹招制义军为患河东责降昭州极为轻典,乞籍没资产田宅不蒙施行
其馀台谏臣僚论内侍者多矣,亦不闻诛一有罪者,臣所谓罪或纵释者此也。
方都城围闭,诸将守禦,赏以劝功,岂宜轻举
今日百官宣府刘延庆转官明日百官宣府刘延庆转官
延庆昔有邱山之罪,今无尺寸之功,不知何以得此恩数
延庆善结内侍人人喜为称誉,故旬日之间,两宣府制,赏及罔功人心不服将士孰不解体
刘光国恃有内援,凶悖尤甚,殴将作监丞江徵,臣与台属论列,其言不行
昌国闾闬鬻卦之人耳,遽命以官,即通朝籍参谋守禦,与士大夫同列内侍所荐也。
乘城者或迁秩锡带,皆内侍所好者;
责官罢职,皆内侍所恶者;
城上今日行某事,明日罢之,明日又行某事,皆出于内侍建明
其事无益有同儿戏,人莫不笑之。
孙傅枢臣总领守禦,每为掣肘不得约束他人为所陵轹,固可知矣。
台属有告臣者曰:城上一中贵姓罗者厉声士卒曰:见他官员不得唱喏,亦不得起身
凶焰赫然,摧压士类岂不忠臣义士之气乎?
又有一中贵人敌楼,设卧具华丽,岂与士卒同甘苦者乎?
臣于始城守时见都人喧闹,欲殴此辈,遂尝内奏,乞不差内侍上城面奉从臣所奏。
已而城上内侍旁午,皆因其所请,而使之往
所谓言或听信者皆此也。
大抵小人言无忠诚,不可信其间又有稍知书者,假书史以文奸言,此尤为害
且如唐恪、聂昌,天下以为小人陛下亦用之者
、昌能傅会内侍,使之延誉耳,故陛下用之不疑。
臣窃意陛下遭今变乱,必自悔悟,不眷顾此曹矣。
臣近蒙圣旨,往开封府检察受纳金银,见陛下亲笔王时雍内侍某人受纳内侍某人免勾,此事既付有司何烦宸翰如此
当此扰攘中,又闻内侍有为知章差遣者,是以陛下眷顾此曹未衰也。
都城每有变,必先内侍人情所恶可知矣,岂宜曲加恩意,使生头角
陛下深居九重日见大臣而已台谏请对论事,则陛下士大夫至少,而金珰玉貂终日群侍左右,万一用其言于差除及号令政事为害不细。
臣愿陛下所以处今内侍,宜法唐太宗不任以事,惟责以守禦扫除之职。
仍复祖宗法,官至内殿崇班,即转出。
凡奏乞事件,并申中书枢密院不得专达,则今日致乱之源,庶可消革,而再造之邦,庶几有成矣。
取进止(《胡少师总集》卷四。又见《靖康要录》卷一五。)
「所」下原衍「有」字,据《靖康要录》删。
背景地图 当代地名
文中地点一览(电脑自动提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