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时段
朝代
诗文库
三月二十四日长寿寺半帆亭燕集己酉秋赋门人即书曾宾谷都转长寿寺脩禊图后(门人到者何梅士仁山、沈少韩史云、游蓉裳显廷、许晋笙应騋、潘寅初斯湛、罗峄农家劭、何醉六述经、黄梦懋熺、熊犀园次夔、丁荔裳熊、黎次皋伯赓、金伯惠铭吉、瀛士如湰、温凤楼世京李弼廷翰、颜桐生培豫、黄宾门国光、陈伯襄作猷、李毅伯联芳、欧阳双南锴、林缵南式藩、卢□□裴、晓崧文煊、邓蔚山抡斌之子实甫承恂,凡二十四人。)癸亥 清 · 何绍基
 出处:东洲草堂诗钞卷二十五
昔读赏雨茅屋诗,琼琚玉佩多丰姿。
虹桥脩禊成往事,偶然清兴托禅池。
慈航半帆岸可渡,水仙一曲神为移(见脩禊图记。)
先生于此有遐寄,彼十人者何由窥。
胜游一瞬逾七载,粤秀山堂开学海。
红棉绿榕入图画,魁儒钜生得模楷。
既甄群彦究朴学,复萃陈编刻经解。
巍然一代阮仪徵,气压曾南城十倍。
小子研文亦治经,仰视两公如爝萤。
持衡手握家传鉴(先公丁卯粤东试。),照海珠明天上星。
当时二万七千卷,经策纷纶蒐采遍(余于三场无卷不阅。)
渊源许郑富诹稽,才笔京都见研鍊。
十五年嗟时事多,廿四人深知己恋。
袖海楼头庆盍簪,小浮山畔仍开宴。
梵宫幽院且相羊,前辈风流未渺茫。
君不见,猎碣谶碑森两壁,劳公新构补经堂(寺旁新建补经堂,劳辛皆制府诸生补刊《皇清经解》于此。又摹刻《石鼓文》及《神谶碑》嵌置两壁。)
太常博士张君墓志铭(并序治平三年十月 宋 · 马仲甫
 出处:全宋文卷一三五七、《江苏金石记》卷九、吴中冢墓遗文、唐风楼碑叙
嘉祐中三司使蔡公方大振职事,饬僚属,乃表著作佐郎张君于朝,以为推勘公事,而君以称职闻。
居三年,治平丙午五月十六日疾卒。
其孤中行以其丧归常州无锡县,卜十月初三日甲申,将葬于景云乡恩覃里之先茔,且请铭于予。
予守台州时,君实从事,予固知君者也,乃序而铭之。
君讳奕,字源明常州无锡人
曾祖讳卓
祖讳汉滨;
父讳莹,赠大理评事
母陈氏,追封仙游县太君
汤氏,封寿昌县太君
君起家举进士,擢乙科,历太平、台、洪三州之从事,改著作佐郎,在三司秘书丞太常博士
君敏博而有文,其在乡里以行义称。
及出而仕,尤长于时务,遇事不茍,思欲冥诸理而后已。
台有大水,堤防缮完之智,出于仓卒,民卒赖以安,实君力焉。
郡人张希房尚幼,君视其材可教,收而授之以学问,孜孜焉若己之子,后果擢进士第
洪之属邑有以纵火民家,囚上于州,有司议弃市,君独疑曰:「是可死邪」?
请自案狱,果得所以未尽之状,而囚论得免,吏以诎服。
京师,大众之地,狱讼之夥,独天府三司焉。
三司又括天下之赋入,凡诸道之务,巨细悉关决之,故事物之机会,人情之奸利,日以至者盖百计,顾非明且恕者处之,则几不能无刑法之滥。
君矫枉去弊,多所辨正,其阴施在人深矣。
予闻善恶不虚其报,君虽不克身享之,安知不在其后乎?
君享年五十有五。
娶朱氏,封仁和县君
二子,中行其长也,举进士
次梁卿,始三岁,后君十五日而卒。
三女,长适乡人陈充,先君卒。
次适进士李毅,次尚幼。
铭曰:
士之有志,艰乎得时。
时之既得,若将可为。
乃不永□,天□□之。
谓天与善,则予不知。
吴门童迪刊。
李长者像题名元祐四年六月 北宋 · 曾布
 出处:全宋文卷一八三六、曾子宣年谱稿
鲁郡曾布(缺),师真定,道过寿阳(缺)方山,谒李长者像。
馀杭景山乐平潘璟、丹阳邵埙开封元淳长葛李毅禹城李良臣舒城李乘偕行。
元祐己巳岁六月辛丑日题。
长乐郡尹氏墓志铭元祐二年 北宋 · 范祖禹
 出处:全宋文卷二一五○、《范太史集》卷三九
夫人尹氏,河南人起居舍人直龙图阁讳洙之女,太中大夫、集贤殿修撰张公讳景宪之妻。
起居以文学行义重于一世,天下之士称师鲁,则知其为尹公。
夫人事父母庄敬守礼。
归于太中,张氏西都名族,姑李夫人,宰相文靖公之女,治家尤谨法度。
夫人奉事,常得其欢心。
太中初为小官,仰禄,夫人甘淡薄,一豪不辄费,唯李夫人所欲用,不计多寡有无,至以笄发继之。
太中寖显于朝,夫人犹菲食恶衣。
李夫人喜宴集,夫人身执爨,与群婢等寝食,一有不安节,则夫人徬徨不下堂
将没,执夫人手曰:「妇孝不可忘也」。
姑既没,感慕久而不衰。
太中相待如宾,虽子妇不冠不见。
尹公谪官而卒,夫人痛念终身,尝勉其弟曰:「汝忘而父以谗废而不伸乎」?
太中没,诸孤归洛。
夫人不出闺庭,而士大夫皆称其严整有法,入其门肃如也。
其戒诸女曰:「汝曹事夫如事父,敬而有别,乃可以久。
此吾得于汝外祖之言也」。
晚而好禅学,不以事物累其心,宴坐终日,无所思营。
及属纩,不戚不乱,顺受而待。
元祐二年正月甲戌,终于京师,年六十二。
初封宜芳县君进封长乐郡君
子五人:塾,承议郎通判莫州
量,河中府司录参军、监兖州酒税;
益,宣义郎、删定令敕官;
重,承奉郎、监察利军酒税;
直,承奉郎、监齐州税。
女六人:长适承议郎石熙,次适信安军判官李毅,次适承议郎李士京,次适承奉郎韩宗质,次许嫁承奉郎富直清,次尚幼。
孙男三人、女四人。
诸孤奉夫人之丧,将以某月某日祔河南府河清县上官太中之墓,以状谂于太史氏范祖禹
惟古之君子必有贤配儆戒,以成其德。
太中仕不茍合,风节著见于时,出入侍从,而清贫如素士,诸子皆克孝,事亲尽力,务养其志,然则夫人所以助其夫、训其子者,从可知矣。
铭曰:
《易》正家道,《诗》厚人伦。
教本于内,行反诸身。
夫人之贤,克配君子。
有德有言,前烈是似。
直内方外,士之所难。
于穆夫人,居之以
归从皇辟,赞有幽刻。
诒其子孙,视此为则。
朝奉郎太常博士张君墓志铭 北宋 · 苏颂
 出处:全宋文卷一三四八、《苏魏公文集》卷五八
毗陵张君,讳奕字源明
庆历六年进士擢乙科,解褐试秘书省校书郎,连调太平、台州军事二推官,权洪州观察推官,用荐者章,引对于延和殿,改著作佐郎,又用三司使蔡公奏,为三部推勘公事。
今天子即位,推恩迁秘书丞,考课进太常博士
治平三年五月某日卒于京师之僦舍。
其孤中行请舟载丧南归,即用某年某月某日甲子葬于无锡县某乡某原,从大墓也。
张氏世居无锡,以善治生产名乡里,至君而超然自喜,从诸生游,学经史、为词章以取科第,固已为士友所奇矣。
及其从宦,专力尘事,课簿书,持文法,所居以善称,兹又人之难能者。
台州大水,坏城郭,居民奔避无地,君与同僚日夜走涂潦间为乡导,使人去卑就燥。
又躬督役事,虽极疲顿,亦不少憩,而堤防遂完,城中脱垫溺之患者,君之力居多。
洪之属邑,有盗纵火焚人庐舍者,亡三年矣。
一旦获贼,即讯,款服。
问其火具,曰:「始以瓦盎藏火至其家,又以彗然而焚之」。
问二物之所存,则曰:「瘗于某所」,验之信然。
既具狱,君独疑有冤,因谓狱吏曰:「盗亡三年,而所瘗之盎视之犹新,此殆非实耳」。
于是吏再穷治之,果得枉状而免之。
司狱号最繁者,日以数百萃庭下,其间系财赂之出入,枝连蔓引,枉直不可遽辨。
君皆推穷本原,审覈情伪,事小戾则白所部辨析反覆,或累日不已。
上官始偕谓君滞懦不任事,既而察其情,至而从其初议。
非夫纯明于中而不挠于外者,渠能持守如是耶?
君居乡里,事继母以孝谨闻,友于兄弟,门内雍睦,人称其家检。
性尤乐善,人所有长,必推挹嘉叹,谓己不若。
家之小史张某者,奉事谨畏,君谓为可教,因勉以学。
昼则亲授经义,暮则使为文辞,如是者久之,卒至于成就而遣去。
后十年,亦登进士第,今为金坛主簿
君虽出富室,而从宦于外,惟倚禄为养,有不足未尝取于家,故病且死,其医药棺具犹有不备者,由是士大夫多叹其廉且介也。
始,君之先世未有仕进者,逮君登朝,缘郊祀恩追赠其父讳莹为大理评事,追封其母陈氏为仙游县太君,其继母汤氏为寿安县太君,其配朱氏为仁和县,庇其族人追胥力役之事者不一。
夫人能自奋力学,其效乃如此,诚足以劝乡闾为善者也。
君二子:长即中行,亦知向学;
次曰梁卿,后君十五日而夭。
三女:一适邑人陈充,一适进士李毅,一幼在家。
君之葬也,同年生严叔堪论次其履历与行能,邀铭于予。
予官计省,接君弥年,每相过从,语公家外,时论理道,听其言亹亹有绪,未尝及名利,观其所守,诚宜书之。
于是作铭以刻其墓石云:
猗张君,行懿醇。
出民庐,仕朝伦。
守道固,服职勤。
从知己,干剧繁。
治众狱,无冤人。
志方展,命已沦。
丧南归,圹江濆。
刊厥美,载斯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