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时段
朝代
僧支遁东晋 314 — 366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314—366 【介绍】: 东晋僧。
河东林虑人,或曰陈留人字道林,世称“林公”、“支公”。
俗姓关
少任心独往,尝于馀杭山沉思道行。
年二十五出家。
游京师,为当时名士所激赏。
后隐郯,居𧖰山,与王羲之谢安等游。
晋哀帝曾请其赴京都建康讲《道行般若经》。
善草隶,好作诗。
又好养鹰马,自云“爱其神骏”。
善谈玄理,注《庄子·逍遥游》,有见解。
著《即色游玄论》,主张“即色是空”,创般若学即色义。
今有辑本《支遁集》。
全晋文
字道林姓关陈留人
或云河东林虑人
年二十五为僧,居吴之支山,后居剡之沃州
哀帝征讲于东安寺,寻归,太和初卒。
有集十三卷。
新脩科分六学僧传·卷第十一 弘法科
字道林
出关氏。
陈留人
或曰林虑人
少有爽气。
神悟天纵。
初至京师
太原王濛见之曰。
造微之功。
当不减辅嗣耳。
陈群殷融尝念卫玠神情。
后进无能继者。
及见
叹息以为重见若人。
家世事佛。
隐居馀杭
年二十五为沙门
讲说句读脱略。
为守文者所陋。
谢安闻之曰。
九方歅相马。
略其玄黄。
取俊逸耳。
王洽刘惔毁浩许询郤超孙绰桓彦表王敬仁何次道王文度谢长遐袁彦伯
皆一时名士。
为方外交。
尝在白马寺
与刘系之等谈庄周曰。
夫以适性为逍遥。
是不然。
且桀蹠以残害为性。
岂亦逍遥乎。
于是注逍遥篇。
学者宗之。
东还支山寺。
晚欲入剡中。
谢安吴兴
以书抵曰。
思君日积比辰尤甚。
知欲还剡自治。
为之怅然。
人生如寄耳。
自顷风流得意事。
殆磨灭都尽。
唯终日戚戚。
迟君一来相尉耳。
山县闲静。
差可养痾。
计不减剡。
而医药易致。
幸副积想也。
王羲之会稽
名。
未之信。
曰见之乃定。
还剡。
路由稽山
羲之
惊其风度曰。
逍遥篇尚记之乎。
为作数千言。
粲然天就。
披露理窟。
羲之首肯之。
延住灵嘉寺。
欲日夕见之。
久之入沃洲小岭。
建精舍。
讲授众千指。
晚移石城山栖光寺。
木食涧饮。
注安般四禅诸经。
并著即色游玄论。
圣不辨知论。
道行旨归。
学道式等。
追踪马鸣龙胜
山阴
维摩
许询为都讲。
通一义。
众意不能难。
设一难。
又意不能通。
而宾主之辨。
相寻无穷。
听者多自言得旨。
诘之辄失。
哀帝请讲般若。
朝野悦伏。
王濛极精思。
作数百语诣
曰。
与君别久。
而君语了不长。
何也。
惭叹曰。
绛钵之王也。
郤超问谢安
谈何如嵇中散
曰。
嵇努力裁得半耳。
又问何如殷浩
曰。
亹亹请辨。
恐当抗行。
超拔渊源
有惭德。
郤超与亲旧书曰。
林公神理所通。
玄拔独悟。
数百年来。
绍隆大法。
令真理不绝。
一人而已。
留京师三年
上书乞归山林。
诏可之。
资给发遣。
事事丰厚。
一时名流。
并饯离于征虏亭。
子叔前至。
而坐。
谢安石后至。
值蔡暂起。
移就其处。
蔡还合其褥举谢掷地。
谢不以介意。
其为时贤所慕如此。
遂收迹剡山。
人有遗马者。
受之。
有讥之者。
曰。
吾爱其神俊。
聊复畜之耳。
有饷鹤者曰。
尔冲天之物。
宁当为人耳目玩乎。
遂放之。
幼与师论物类。
谓用鸡卵不足为杀。
师不能屈。
师亡。
忽见形。
投卵于地。
㲉破。
雏行。
由是感悟。
蔬食终身。
尝经馀姚坞。
信宿不去。
或问其意。
谢安石相从于此。
未尝不移旬。
今触情是愁耳。
乃移坞中。
太和元年闰四月四日殁。
寿五十三。
葬坞中。
戴逵过其墓曰。
德音未远。
拱木已繁。
计神理不俱。
气运尽耳。
有同学法处者。
精义入神。
亡。
叹曰。
匠石废斤于郢人
伯牙绝弦于钟子。
吾质亡矣。
作悼章成。
放笔而化。
文集十卷。
时东土。
复有竺法仰。
亦以慧解致闻。
王坦之所重。
亡后见形诣王。
勖以行业。
支遁
字道林
本姓关氏
陈留人
或云河东林虑人
幼有神理聪明秀彻。
初至京师
太原王濛甚重之曰。
造微之功不减辅嗣
陈郡殷融尝与卫玠交。
谓其神情俊彻后进莫有继之者。
及见叹息以为重见若人。
家世事佛。
早悟非常之理。
隐居馀杭山。
深思道行之品。
委曲慧印之经。
卓焉独拔得自天心。
年二十五出家。
每至讲肆善标宗会。
而章句或有所遗。
时为守文者所陋。
谢安闻而善之曰。
此乃九方堙之相马也。
略其玄黄而取其骏逸。
王洽刘恢殷浩许询郗超孙绰桓彦表王敬仁何次道王文度谢长遐袁彦伯等。
并一代名流。
皆著尘外之狎。
尝在白马寺
与刘系之等。
谈庄子逍遥篇云。
各适性以为逍遥。
曰。
不然。
夫桀蹠以残害为性。
若适性为得者。
从亦逍遥矣。
于是退而注逍遥篇。
群儒旧学莫不叹服。
后还吴立支山寺。
晚欲入
谢安吴兴书曰。
思君日积计辰倾迟。
知欲还剡自治。
甚以怅然。
人生如寄耳。
顷风流得意之事殆为都尽。
终日戚戚触事惆怅。
唯迟君来以晤言消之。
一日当千载耳。
此多山县闲静差可养疾。
事不异剡而医药不同。
必思此缘副其积想也。
王羲之时在会稽
素闻名未之信。
谓人曰。
一往之气何足言。
既还剡经由于郡。
王故诣观其风力。
既至。
王谓曰。
逍遥篇可得闻乎。
乃作数千言。
标揭新理才藻惊绝。
王遂披衿解带。
流连不能已。
仍请住灵嘉寺。
意存相近。
俄又投迹剡山。
沃洲小岭立寺行道。
僧众百馀常随禀学。
时或有堕者乃著座右铭
以勖之曰。
勤之勤之。
至道非弥。
奚为淹滞。
弱丧神奇。
茫茫三界。
眇眇长羁。
烦劳外凑。
冥心内驰殉赴钦渴。
缅邈忘疲。
人生一世。
涓若露垂。
我身非我。
云云谁施。
达人怀德
必危。
寂寥清举。
濯累禅池。
谨守明禁。
雅玩玄规。
绥心神道。
抗志无为。
寮朗三蔽。
冶六疵。
空同五阴。
豁虚四支。
非指喻指。
绝而莫离。
妙觉既陈。
又玄其知。
婉转平任。
与物推移。
过此以往。
勿思勿议。
敦之觉父志在婴儿。
时论以才堪经赞。
而洁己拔俗有违兼济之道。
乃作释矇论。
晚移石城山
又立栖光寺。
宴坐山门游心禅苑。
木喰涧饮浪志无生。
乃注安般四禅诸经及即色游玄论圣不辩知论道行旨归学道诫等。
追踪马鸣蹑影龙树。
义应法本不违实相。
晚出山阴讲维摩经。
法师
许询为都讲。
通一义。
众人咸谓无以厝难。
设一难。
亦谓不复能通。
如此至竟两家不竭。
凡在听者咸谓审得旨。
自说得两三反便乱。
至晋哀帝即位
频遣两使徵请出都。
止东安寺讲道行波若。
白黑钦崇朝野悦服。
太原王濛
宿构精理。
撰其才词往诣作数百语。
自谓莫能抗。
乃徐曰。
贫道与君别来多年。
君语了不长进。
惭而退焉。
乃叹曰。
实缁钵之王何也。
谢安
林公谈何如嵇中散
曰。
嵇努力裁得去耳。
又问何如殷浩
曰亹亹论辩恐殷制支。
拔直上渊源
实有惭德。
后与亲友书云。
林法师神理所通玄拔独悟。
实数百年来绍明大法令真理不绝一人而已。
淹留京师涉将三载。
乃还东山。
上书告辞曰。
顿首言。
敢以不才希风世表。
未能鞭后用愆灵化。
沙门之义法出佛圣。
彫纯反朴绝欲归宗。
游虚玄之肆。
守内圣之则。
佩五戒之贞。
毗外王之化。
谐无声之乐。
以自得为和。
笃慈爱之孝。
蠕动无伤。
衔抚恤之哀。
永悼不仁。
秉未兆之顺。
远防宿命。
挹无位之节。
履亢不悔。
是以哲王御南面之重。
莫不钦其风尚安其逸轨探其顺心略其形敬。
故令历代弥新矣。
陛下天钟圣德雅尚不勌。
道游灵模日昃忘御可谓钟鼓晨极声振天下。
清风既邵莫不。
幸甚。
上愿陛下齐龄二仪弘敷至化。
陈信之妖诬寻丘祷之弘议。
绝小涂之致泥。
辔于夷路。
若然者太山不淫季氏之旅得一以成灵。
王者非圆丘而不禋。
得一以永贞。
若使贞灵各一人神相忘。
君君而下无亲举。
神神而咒不加灵。
玄德交被民冥祐。
六合。
成吉祥之宅。
洋洋大晋。
为元亨之宇。
常无为而万物归宗。
执大象而天下自往。
国典刑杀则有司存焉。
若生而非惠则赏者自得。
戮而非怒则罚者自刑。
弘公器以厌神意。
铨衡以极冥量。
所谓天何言哉。
四时行焉。
贫道野逸东山与世异荣。
菜蔬长阜漱流清壑。
褴缕毕世绝窥皇阶。
不悟乾光曲曜猥被蓬荜。
奉明诏使诣上京。
进退惟谷不知所厝。
自到天道屡蒙引见。
优以宾礼策以微言。
每愧才不拔滞理无拘新。
不足对扬玄模允塞视听。
踧踖侍人流汗位席。
曩四翁赴汉于木蕃魏。
皆出处有时默语适会。
今德非昔人。
动静乖哀。
游魂禁省。
鼓言帝侧。
将困非据何能有为。
且岁月僶俛感若斯之叹。
况复同志索居综习辽落。
延首东顾孰能无怀。
上愿陛下时蒙放遣归之薄。
以鸟养鸟所荷为优。
谨露板以闻申其愚管。
裹粮望路伏待慈诏。
诏即许焉资给发遣事事丰厚。
一时名流并饯离于征虏蔡子叔前至近而坐。
谢万石后至值蔡暂起。
谢便移就其处。
蔡还合褥举谢掷地。
谢不以介意。
其为时贤所慕如此。
既而收迹剡山毕命林泽。
人尝有遗遁马者。
爱而养之。
时或有讥之者。
曰。
爱其神骏聊复畜耳。
后有饷鹤者。
谓鹤曰。
尔冲天之物。
宁为耳目之玩乎遂放之。
幼时尝与师共论物类。
谓鸡卵生用未足为杀。
师不能屈。
师寻亡。
忽见形投卵于地。
㲉破雏行。
顷之俱灭。
乃感悟。
由是蔬食终身。
先经馀姚坞山中住。
至于名辰犹还坞中。
或问其意。
答云。
谢安在昔数来见辄移旬日。
今触情举目莫不兴想。
后病甚。
移还坞中。
晋太和元年闰四月四日终于所住。
春秋五十有三。
即窆于坞中。
厥冢存焉。
或云终剡。
未详。
为之序传袁宏为之铭赞。
周昙宝为之作诔。
孙绰道贤论以向子期
论云。
支遁向秀雅尚庄老。
二子异时风好玄同矣。
又喻道论云。
支道林者。
识清体顺而不对于物。
玄道冲济与神情同任。
此远流之所以归宗。
悠悠者所以未悟也。
后高士戴逵行经墓。
乃叹曰。
德音未远而拱木已繁。
冀神理绵绵不与气运俱尽耳。
有同学法虔。
精理入神先亡。
叹曰。
昔匠石废斥于郢人
牙生辍弦于钟子。
推己求人良不虚矣宝契既潜发言莫赏。
中心蕴结余其亡矣。
乃著切悟章。
临亡成之。
落笔而卒。
所著文翰。
集有十卷。
盛行于世。
时东土复有竺法仰者。
慧解致闻。
王坦之所重。
亡后犹见形。
诣王勖以行业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