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时段
朝代
“喻蘅” 相关资源
喻蘅現當代 1922 — 2012
人物简介
1922-2012.3.6江苏省兴化白驹镇(今大丰白驹镇)人,字楚芗号若水,晚年自号邯翁
复旦大学教授
延目词稿·序
岁壬申予负笈入无锡国学专修学校。
课程有诗词写作,一为作文不计分,但观思路与笔致而已。
同窗课余习作者多时风,以能诗词为荣。
况学校即在■宫之东庑。
予谓之得大气候者也。
尔后楚芗先生就读南雍,予则饥驱四方,相违千里,莫接音尘。
顷■以复旦校友会上海诗词会之缘,得陪谈燕,频涌倍亲。
昨承寄示延目词稿一卷,展读其首篇浣溪沙,追念师恩,和泪而作,因思师友之分,或为父兄,或同襟抱,观此词可知其得益于师之既深且厚,尤在自得之也。
萧斋有词集多种,平居讽咏及同好讨论,谓不宜偏嗜,谓之婉约自佳,谓之豪放亦可,首要在一腼字,尤要在一韵字。
每见作者命意甚新而造语枯涩,俗谓之乾巴巴者,盖由少读书,故其步趋窘迫也。
又或语若雅饬而格调单纯,百篇如出一辙,则偏嗜之故也。
谓宜如云际飞龙,一鳞半爪,莫窥首尾而可得端倪。
若于甘苦之中,酸咸之外,反复寻绎,其味弥深者循览终卷,如对和光,为之一快。
更思今日文坛寂寞,诗词之作者无多,以视当年之大气候,不胜盛衰之感。
先生身在上庠,如能登高一呼,俾后生闻风而起,诵卿云之章,赓歌复旦,继先贤之绪,益见光华。
振雅诵于千秋,树东南之一帜。
予以草莱垂暮,得逢其盛,先生其其有意乎。
二千三年秋分
丹徒胡邦彦
时年八十有九。
延目词稿·编后记

是集所辑,为余自上世纪癸未(1943)弱冠在金陵南雍从龙榆生吕贞白先生学词以来之部分词课及迄本世纪癸未(2003)浮生梦影,兴感纪事之零缣片楮。

文革前原已积词二百篇,丙丁之年,视诗词为四旧,九·五行动尽行搜缴,投入洪炉,并日记、学习笔记毁弃者十八册。
拨乱反正后,余在太湖箕山疗养百日,身心舒健,山窗多暇,苦忆灾劫中毁弃之诗词作品,得诗六百八十余首,词五十余阕。
后洎改革开放二十年来,又复不断创作,尤癖耽近体绝律,所积竟逾千首,而于词因搁笔已久,则相形生疏矣。
甲戍(枫注:当为“戌”字。
(1995),曾选辑三百首厘为《延目》、《壮采》、《夕秀》、《词稿》四种,辑入《藿场喻门诗词》付印。
复于乙卯《1999),辑近十八年来花甲后所作诗词三百四十六首为《集》,以古籍线装本刊行。
癸未春,又辑四十余年来之题画、论书、跋印诗四百首为《诗书画缘》正式出版。
现复董理此六十年代丙丁烬余长短句及近二十年来赏心乐事之词作,总成一百另八阕,为《延目词稿》。
嗟予文革以还,词艺久荒,幸自八十年代末得接席周石窗济南田遨台北张寿平诸词长,藉吟咏以破寂,假推敲以祛病,重阳三叠临江,鱼唱百篇乐水,邮筒往还,几无虚日。
诸公不我菲弃,宠赐题词,褒勉有加。
爰继前述各编,付梓以志鸿泥。
昔龙吕二师曾于遗翰中寄“乐苑传灯”之望者,惜皆不及呈此集以求诲矣。

甲申正月元宵

邯翁喻蘅谨识于复旦玖园,时年八十三岁。

延目词稿·跋

吾师喻蘅先生继《艺文随笔》、《霍场喻门诗词》、《》、《诗书画缘》印行后,近又整理历年所作词为《延目词稿》,并将初稿分寄石窗田遨两丈,两丈读后称赞备至,各题《金缕曲》一阙,并建议词集付梓问世,丈并先后寄函致以笃评云:“捧读历年词作,不胜欣喜。

觉吾兄词风雅畅,风格在半塘老人、大鹤山人之间,将来可出一词集,为词学延长一脉……”、“词情凄婉,词笔雅畅,的是词人之词,深得白石、玉田风韵……”。
丈“词人之词”的评语揣度,《延目词稿》所收108阙词,均为邯翁师自1943(癸未)年迄2003(癸未)年六十年间人生风雨,沧桑幻梦之感事心声,词境深沉,非独以文采隽美、韵律精严见胜。
如题廑师《廑庐词》有“仿佛残英伴雨丝,片片飘香砌”、“苕上又回,词馆人何寄。
底事丙丁只字无,欲问双溪水”。
造意深微,余韵荡漾,言有尽而意无穷,的是词之本色。

甲申元宵后,邯翁师以定稿本寄示,遵嘱跋数语以志端倪。

安吉弟子金翔于抱甓精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