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时段
朝代
樊增祥清末民國初 1846 — 1931
全臺詩
樊增祥1846~1931),字嘉父號雲門、樊山,別署天琴老人。
湖北恩施人
同治六年(1867)舉人,光緒三年(1877)進士
曾任陝西宜川渭南縣令
後累官至陝西布政使、江寧布政使、護理兩江總督
辛亥革命爆發,逃居滬上。
袁世凱執政時,曾為參政參政
擅長詩、駢文、詞,為近代晚唐詩派代表詩人。
著有《樊山全書》。
  樊增祥關係臺灣詩二首,見連橫臺灣詩乘》,今據以校錄。
(吳福助撰)
词学图录
樊增祥1846-1931字嘉父号樊山
湖北恩施人
光绪三年进士,改庶吉士,补陕西渭南知县,迁陕西按查史,调江宁布政使
有《樊山》。
樊山全集
1846-1931原名樊嘉又名樊增字嘉父别字樊山号云门,晚号天琴老人,湖北省恩施市六角亭西正街梓潼巷人。
光绪进士,历任渭南知县陕西布政使、护理两江总督
辛亥革命爆发,避居沪上。
袁世凯执政时,官参政参政
曾师事张之洞李慈铭,为同光派的重要诗人,诗作艳俗,有“樊美人”之称,又擅骈文,死后遗诗三万余首,并著有上百万言的骈文,是我国近代文学史上一位不可多得的高产诗人。
著有《樊山全集》。
五十麝斋词赓·序

余在渭南刻词二卷,曰《东溪草堂乐府》,始癸酉,终甲午,二十二年间所存,裁百数十首,所沙汰者,盖三倍于是。

自尔以还,所作盖寡,良以官舍栖迟,无酬和则情孤,无感发则意怠。
然亦有时孤花媚晚,好鸟啼,缀锦欺霞,团酥拟雪。
己亥入都,与意园、鸥簃时时赠答。
意园词不多作,作则必工。
鸥簃不能词,以诗为词,而词亦工。
要知此事具有根柢,惟邃于学者为真词人也。
余年十二学诗,十六学为词,二十以后始读红友词律》。
岁庚午,与诸迟菊同年定交,迟菊精音律,相与往复讨论,乃知词学阃域。
自后从{无/心}师、子珍游,而所学益进,始学苏、辛、龙洲,继乃专意南唐二主及清真、白石。
京师日,每一篇出,子珍必于桐花下置酒相属,命小伶弹金缕琵琶和之,团扇屏风,留题殆遍,即前所刻者是也。
五十以后,不名一家,多师为师,取屈曲尽意而止。
甲午庚子春,可盈一卷。
是年都下奇变,执殳前驱,历晋入,寖疏声律,会与研荪观察比邻而居,皆侘傺无聊,端忧多暇,相约和古词以寓今事,自,得百余解。
辛丑夏,骤躐柏台,遂尘薇省,笏卿亚蘧石甫、淇泉诸君,前喁后于,更唱迭和,余以公暇周旋其间,捣麝拗莲,雕云镂曰,味调鲭鲊,音合琴筝。
长女阿频,女弟子祝蕊,并耽风雅,暝写晨书,逸兴遄飞,老怀弥慰。
检视所作,又百许篇。
遂裒七年所得,釐为三卷,以授梓人,命之曰《五十麝斋词赓》。
余性好焚香,迷迭都梁,氤氲房户,故取《逸周书》语以名吾斋,又以名吾词

壬寅五月二十一日樊山樊增祥自叙。

五十麝斋词赓·跋
世传侯朝宗刻集,凡属稿未竟者,一夕皆成之。
余刻《词赓》第三卷,仅数十阕,幕僚王君少之,乃议日课一词。
时余方还柏台,十二时中,常以六时接僚属、治公事,三时理咏,三时燕息。
不两旬,得慢令七十余首。
倘无劳形案牍、延谒宾客之累,壹意为文,则侯生毕世所作,可一岁竟耳。
世有得放翁残稿者,计一月作诗六十许篇。
吾未陈臬事时,率月得五六十篇,亦有及百篇者,此固不足难也。
嗟乎,文章之无用者,莫若诗词,世皆待余以有用之才而专为无益之事,知余之悲者尠矣。
昔王蓝田颇好营造,语人曰:“足当自止。
”吾词已盈卷,当敛手如渭南时。
其实虽多作文,亦不废事。
世之陋人,作五个字几穷日夕之力,以己度人,谓吟啸必误公事,又一味掷金虚牝,皆瞽谈耳。
使有掐擢肝肾之苦,而无盘辟如志之乐,且受怠于政事之谤,吾岂为之哉。
今世学堂课程,率用积分之法,第其勤惰高下,不知资才相越,有人十而己百者,有人千而我一者。
计分则进千百而退十一,胥明强愚柔而齐一之,诚足以利惛惰,恐无以服高明也。
驽𩦺十驾,汗血千里,绳尺之间,乌足尽天下士哉。
吾作吏亦如作文,不为高奇刻深,但取行吾之意,亦能如乎人人之意而止。
其大要不过一熟字。
小子识之。
壬寅观莲节,身云居士书示家塾。
五十麝斋词赓·跋
熟之一字不可骤得,是中有工夫,有阅历,无是非。
学与年俱进,及其既成,因方遇圆,自为珪璧。
太史公曰:“好学深思,心知其意。
”余一生服膺此语。
学问、经济,并以知意为难。
有终身为之而莫知其意者,断无知其意而不由于好学深思者。
西人每作一事,皆积劳苦思而后成。
中人则卤莽施之,灭裂报之,可谓官失而守在夷矣。
吾三十以前,专骛词章,通籍后,乃复讨究世务。
三十九岁作令,忆宋人笔记称欧公最精吏事,乃于民事悉心体验。
犹记任务岁,秀水尚书陈蓝洲书云:“作令十余年,于听讼稍有把握。
”余当时以为过,及身亲之,而后知其难也。
凡是知其难,乃益致其学与思,学与思交致,而后能知其意,此即熟之说也。
抑又忌自恃,须时时勤以自课,虚以受人。
勿论民生国计,所系者大,即雕虫小技,往往老手颓唐,高才跅𧿇者,自持故也。
今人皆诋吾为守旧,不知吾作事甚似西人,其不合于时贤者,世皆袭西人之貌,吾则取其意也。
吾于吏事文艺,皆由深思力学以底于熟,故能以吟啸自娱,而不妨公事。
及门学我,学其有用,而置其无用者焉。
斯善矣。
是日烛下再书。
词学图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