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时段
朝代
姜夔南宋 1155年9月8日 — 1221
中國歷代人名大辭典
【生卒】:約1155—約1221
【介紹】: 饒州鄱陽人字堯章自號白石道人
因屢試不第,一生未仕。
往來于鄂、贛、皖、蘇、閩間,出入仕宦家,與詩人詞客交游。
死于杭州
工詩詞,擅書法,精通音律,能自度曲。
其詞清虛騷雅,對后世影響較大。
有《白石道人歌曲》、《白石道人詩集》、《詩說》、《絳帖平》、《續書譜》等。
全宋詩
姜夔一一五五?
~一二二一?
),字堯章鄱陽(今江西鄱陽)人。
父噩,高宗紹興進士,歷新喻丞,知漢陽縣,卒於官(《宋史翼》卷二八)。
孩幼隨父宦,繼居姊家,往來沔、鄂近二十年(本集《以長歌意無極好爲老夫聽爲韵奉別沔鄂親友》)。
孝宗淳熙間湖南,識閩清蕭德藻
德藻以其兄子妻之,携之同寓湖州
居與白石洞天爲鄰,因號白石道人又號石帚
其卒年約爲寧宗嘉定十四年
詩詞均自成一派。
詩格秀美,爲楊萬里范成大等所重;詞尤嫻於音律,好度新腔,繼承周邦彥的詞風,在當時和後世詞人中有較大影響。
晚年自編詩集三卷,已佚。
今存《白石道人詩集》、《白石道人歌曲》、《白石詩說》等。
事見夏承燾姜白石繫年》,《宋史翼》卷二八有傳。
 姜夔詩,以汲古閣影抄《南宋六十家小集·白石道人詩集》爲底本。
校以《四部叢到》影印清乾隆水雲漁屋刊本(簡稱四部叢刊本),并酌校清嘉慶石門顧氏讀畫齋刊《南宋群賢小集》(簡稱群賢集)、影印文淵閣《四庫全書·兩宋名賢小集》(簡稱名賢集),與新輯集外詩合編爲一卷。
词学图录
姜夔(1155-约1221) 字尧章号白石道人
鄱阳(今江西波阳)人。
有《白石道人诗集》、《白石诗说》、《白石道人歌曲》。
黄鹤楼志·人物篇
姜夔(约1155—约1221) 南宋词人、诗人、音乐家。
字尧章自号白石道人世称姜白石
饶州鄱阳(今江西鄱阳)人。
幼时随做官的父亲流寓于湖北汉阳一带,后长期寓居湖州杭州,一生未仕。
姜夔在词史上具有重要地位,是婉约派的杰出代表人物。
淳熙十三年(1186)冬,和友人游览新建成南楼又称安远楼),写下《翠楼吟•武昌安远楼成》这首音调谐婉、文笔优雅、寓意深长的词作。
又有《清波引•冷云迷浦》,回忆了相伴“鹦鹉之草树,黄鹤之伟观”而客居汉阳时的情景。
欽定四庫全書·白石道人詩·提要

白石道人詩集》二巻,宋姜夔撰。

有《絳帖平》,已著錄。
羅大經鶴林玉露》稱學詩於蕭𣂏。
而巻首有自序二篇。
其一篇稱:“三薰三沐,師黄太史氏,居數年,一語噤不敢吐。
大悟學即病,不若無所學者之為得。
”其一篇稱:“作詩求與古人合,不如求與古人異。
求與古人異,不如不求與古人合,而不能不合;不求與古人異而不能不異。
”其學盖以精思獨造為宗。
故序中又述千巖、誠齋石湖咸以為與已合,而已不欲與合。
其自命亦不凡矣。
今觀其詩,運思精宻,而風格髙秀,誠有拔於宋人之外者。
傲視諸家,有以也。
宋史·藝文志》載《白石叢稿》十巻。
陳振孫《書錄解題》載《白石道人集》三巻。
今止二巻,殆非完本。
考《武陵舊事》載詩四首,《咸淳臨安》載詩三首,《研北雜志》亦載詩一首,皆此本所無。
知在所佚一巻之内矣。

又有《詩說》一卷,僅二十七則,不能自成卷帙,舊附刻詞集之首。

然既有詩集,則附之詞集為不倫,今移附此集之末,俾從其類。
觀其所論,亦可以見於斯事所得深也。

白石道人詩·原序

詩本無體,三百篇皆天籟自鳴。

下逮黄初迄於今人異韞,故所出亦異。
或者弗省,遂艶其各有體也。
近過梁谿尤延之先生,問余詩自誰氏。
余對以異時泛閱衆作,已而病其駮如也。
三薫三沐,師黄太史氏,居數年,一語噤不敢吐。
大悟學即病,顧不若無所學之為得。
雖黄詩亦偃然髙閣矣。
先生因為余言:近世人士喜宗江西,温潤有如范致能者乎?
痛快有如楊廷秀者乎?
髙古如蕭東夫,俊逸如陸務觀,是皆自出機軸,亶有可觀者。
又奚以江西為?
余曰:誠齋之說政爾,昔聞其歴數作者,亦無出諸公右,特不肯自屈一指耳。
雖然,諸公之作,殆方圓曲直之不相似,則其所許可亦可知矣。
余識千巖於瀟湘之上,東來識誠齋石湖,嘗試論兹事,而諸公咸謂其與我合也。
豈見其合者而遺其不合者耶?
抑不合乃所以為合耶?
抑亦欲俎豆余於作者之間而姑謂其合耶?
不然,何其合者衆也。
余又自唶曰:余之詩,余之詩耳。
窮居而野處,用是陶寫寂寞則可,必欲其步武作者,以釣能詩聲,不惟不可,亦不敢。
【一】

作者求與古人合,不若求與古人異。

求與古人異,不若求與古人合。
不求與古人合,而不能不合。
不求與古人異,而不能不異。
彼惟有見乎詩也。
故向也,求與古人合,今也求與古人異,及其無見乎詩已,故不求與古人合,而不能不合。
不求與古人異,而不能不異。
其來如風,其止如雨。
如印印泥,如水在器。
其蘇子所謂不能不為者乎。
余之詩,葢未能進乎此也。
未進乎此則不當自附於作者之列,悉取舊作,秉畀炎火,俟其庶幾於不能不為而後録之。
或曰不可,物以蛻而化,不以蛻而累,以其有蛻,是以有化。
君於詩将化矣,其可以舊作自為累乎。
姑存之以俟他日。
【二】

词学图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