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点
诗文库
张钦夫机宜书 宋 · 王庭圭
 出处:全宋文卷三四○七、《卢溪文集》卷三○
某疵贱之迹,平昔未获扫相君之门,虽天下士大夫诵阁下伟才谦德,独某无阶进谒,尝恐抱终身之恨。
曩者窜居夜郎七年,王彦恭时出所惠书,屡蒙记恤。
东归之日,道经长沙,始获进拜大丞相于服制中,仰辱盼睐之意,视如门阑旧物,过于所望。
既而退瞻履幕,且承顾接,存抚甚厚,一见忘其流落之情,以尽释平生之愿,此幸岂多得哉!
伏自拜违以来,屡欲修起居问,而身贱迹疏,坐是不敢。
比者忽奉教墨,词谦礼勤,奖引不倦,顾衰朽何以当此?
阁下席相门之贵,平生讲磨道德,佩服仁义,凡著于言行之际者,皆欲仰希圣贤君子事业而不鄙。
谓某可以追逐其间,此盖阁下好贤喜士,出于诚素,心追古人而姑从今之人,其使某踊跃而不能自已也。
窃惟丞相龙卧湘波,天下企望霖雨久矣。
一旦父子接武云衢,发舒素志,海内蒙福,则某亦受赐一人之数,犹恨老病,不获日承议论之末,惟矫首遐想而已。
灵寿杖敬拜佳惠,辄成古诗一首,聊致谢意,更冀采览,幸甚。
奉使契丹回上殿劄子1093年9月22日 北宋 · 吕陶
 出处:全宋文卷一五九五、《净德集》卷五 创作地点:内蒙古赤峰市宁城县
奉使燕京,见数回纥立于道傍,指郝惟立而言:「却是郝使来」。
盖惟立尝押伴拂菻诸蛮,所以有识认者。
又过中京,见数回纥,臣问萧奭:「回纥来此,是进奉或是买卖」?
奭云:「回纥有数州属本朝,常来进奉,亦非时常来买卖」。
臣窃思之,回纥既有数州隶属北界,常至彼处贡奉不缺,则往来之迹不疏,一日见中国使人,便能识认。
若为北人所遣,令至本朝,以进奉为名,探问事意;
或与北人混杂而至,同为奸伪;
或有小人因缘为奸,别致漏露,安可不防?
缘回纥至本朝,虽差押伴臣僚,其关防出入及买卖诸物,切虑法禁未至周备。
臣愚伏望特降指挥,别立条约,密加检察。
黄平国正字(一) 宋 · 王庭圭
 出处:全宋文卷三四○七、《卢溪文集》卷二八
茅斋作别,行复二年,瞻仰清标,如在天上。
今夏忽闻有馆阁之除,凡交游孰不共喜,而仆又倍于他人也。
蓬莱道山从容之乐,回视昔时州县,与俗吏庸人之校米盐者,其会岂可同日而语?
某与平国相识虽晚,而一见知公为异人,果具高材,为时拣拔,朝夕珥笔螭坳,廌冠南台,指陈时弊,使海内蒙福。
此亦平国之志,而野人之所愿见也。
今览所惠书,益见议论高明。
北使之来虽叵测,汴京实大乱之秋。
彼畏我之乘其虚,姑为请和之议,谋缓王师耳,若其狼心侈欲固多,则蜀亦是其一也。
仆谓近时禦寇无策,最莫甚于遣使。
当建炎仓猝之初,不可不姑为之,今已十年在目中,遣使何益,徒堕贼计、损国威耳。
为遣使之策者,非有奇谋伟议,不过曰二帝在彼,不可不遣而已。
前年胡明仲曾论此事,引鲁威公为齐所杀,而其子庄公屡与齐通好,《春秋》恶而书之。
其指陈利害,始终剀切,炳如日星,上嘉纳之。
未几,时宰恶其议不出己,复议遣使矣。
不审平国曾见此疏否,范伯达必有本,不可不一观。
向尝略及盗贼事,正虑行朝误听,得来教果尔。
此事因李丞相孙虔州佑不相能,各为异论,孙欲杀而李欲招,既而罢孙除张觷,遂专用招安之说,破械释死,因而与之官,以歆艳群贼,不数日皆解甲束手来授官,因以盗息闻于朝。
此豢虎狼之术,饥饱适时,未肆毒耳。
招安之官反令握兵巡捕,被劫杀者痛入骨髓,冤无所诉。
异时招安之官不叛,则报雠者操戈而起,所谓盗贼直须时尔。
平国高见,料此可以为长久之计者哉?
今日事大抵皆然。
可为太息也。
比来年谷虽稔,民物虚耗,州县诛求愈急,向使今岁更遇小旱,不知肉食者何以处之?
每见平国慨然有体国忧民之心,因书辄敢及之。
如某蓬室之士,兴言及此,正犹嫠不恤其纬也。
幸勿以为笑。
郑提举 南宋 · 卫泾
 出处:全宋文卷六六三六、《后乐集》卷一五、《吴中水利全书》卷一七、嘉庆《松江府志》卷一○
夏初附来使具禀谢之削,深惧荒率,失事大之恭。
尔后多留山间,又苦脾疾不常,姓名不敢数登记府。
然区区尊慕德谊,实未尝一日废。
不悉尚蒙矜恕否?
时事遽如许,诸公方当深念,郎中忧国之诚,谅不能忘。
今弭节既久,畿内蒙福多矣。
某偶有所闻,或可助诹询民瘼之万一者。
某寓居江湖间,自晓事以来,每见陂湖之利为豪强所擅,农人被害,无所赴愬。
淀山一湖,广袤四十里,泽被三郡,沿湖民田百年无水旱之患。
盖湖之势高而水清,江之势下而水浊。
湖以潴水,遇旱则资灌溉;
江以泄水,遇水则可通放。
且湖水不壅,则江中海潮往来浊泥得湖水冲动,不能停积。
凡通湖浦溆无壅塞之患,江湖之水相通,乃为农人之利也。
数十年来,湖之围为田者大半皆出豪右之家,旱则独据上流,沿湖之田无所灌溉,水则惟知通放湖田,以民田为壑。
兼湖水既不通,浊潮贮渟,通湖水道浦溆皆为之湮塞。
江湖既隔绝,旱无所灌溉,水无所通泄,旁湖被江民田无虑数千顷,反为不耕之地。
细民不能自伸,抑郁受弊而已,每为慨念。
淳熙间,今吏书罗丈为使者,因阅词诉,遣僚吏相视利害之实,即以上闻,即日报可。
被旨开掘山门溜五千馀亩,乃一湖喉襟,由是数十年之害一旦尽除,灌溉之利亦渐复。
八九年间,小有水旱,果不为灾。
此利害晓然易见者。
绍熙初,忽为中天竺寺挟巨援指间使司,吏辈并缘为奸,子宜徐丈亦不深究,遽尔给佃。
因民词再得旨开掘,事虽施行,缘冒佃者不曾行遣,小人无所忌惮,今春复有顽民数辈约从毁撤向来禁约石碑,公然围筑,稍孰何之者,辄持刃相向,更有甚可虑者不止此。
凡良民惟从事常产,趁逐湖田者率是顽犷。
赵永王贵盛时,初创筑此田,多招纳亡命逃卒,以为爪牙。
丰年仅幸无事,稍歉即群起为盗,出没江湖间,客旅为之绝迹,居民亦被其毒。
此某丱角所亲见。
今不早除,它日为盗贼之渊薮无疑,此尤可念也。
浙西多仰陂湖之利,非它处比。
前后围裹陂湖,禁戢甚严,且载甲令,臣僚申请尤多。
某得淮东陛辞日,曾论此事甚详。
少定或检寻得,当录拜呈,求教诲也。
某以先妣襄事在九月,方勉强躬土木之役,忧冗万状。
乡中父老有请,且某粗知本末,临笔不觉缕缕。
徽宗即位元符三年正月庚辰 北宋 · 宋徽宗
 出处:全宋文卷三五四三、《宋大诏令集》卷一、《宋朝事实》卷二
门下:朕承先帝之末命,嗣累圣之丕图,若履渊水,未知攸济。
先皇帝睿明聪哲,克勤于邦,遵志扬功,笃绍先烈,十有六载,海内蒙休。
忧劳爽和,遂至大渐。
乃以神器,属于冲人。
负荷惟艰,怵惕以惧。
用谨承祧之始,肆颁在宥之恩。
可大赦天下云云。
恭念元丰诒谋,绍圣遗训,具在天下,可举而行。
惟既厥心,罔敢废失,其率循于天下,用奉若于先王。
更赖忠良尽规,文武合虑,永弼乃后,共图康功。
咨尔万邦,体予至意。
进道君皇帝御书碑本奏状1136年 宋 · 李纲
 出处:全宋文卷三七一六、《梁溪集》卷九一 创作地点:浙江省杭州市
右,臣今年三月内蒙恩赐对内殿,尝以道君太上皇帝所赐御书一轴进呈,及乞将刻到碑石等进御府
伏蒙宣谕,许令投进。
臣近于福州旧寄居处取到道君太上皇帝御书碑石两段,及元打下碑本四十八张,已褾背一轴,用匣复封全,谨差人赍赴通进司投进,伏望圣慈特降睿旨宣取。
臣无任惶恐战越之至,谨录奏闻。
进皇帝御笔诏书奏状1136年8月 宋 · 李纲
 出处:全宋文卷三七一六、《梁溪集》卷九一 创作地点:江西省南昌市
右,臣昨于去年十月内蒙恩除今任差遣,三具奏辞免,伏蒙圣慈特降亲笔诏书趣行。
又于今年三月内赴任至江西界首,准御前金字牌降下亲笔诏书,以本路旱灾,饥民乏食,令劝诱积米之家尽数出粜,以济流殍之苦。
臣到任所以前件亲笔诏书刻之琬琰,置州治中,以垂永久。
谨褾背成轴,用匣复封全,差人赍赴通进司投进,伏望特降睿旨宣取。
臣无任。
边夜有怀679年 初唐 · 骆宾王
五言排律 押东韵 创作地点:内蒙古呼和浩特市
引用典故:泛梗 崔骃 典属国 铭功
汉地行逾远,燕山去不穷。
城荒犹筑怨,碣毁尚铭功
古戍烟尘满,边庭人事空。
夜关明陇月,秋塞急胡风。
倚伏良难定,荣枯岂易通。
旅魂劳泛梗,离恨断征蓬。
苏武封犹薄,崔骃宦不工。
惟馀北叟意,欲寄南飞鸿。
论乞委漕臣帅臣措置沿边 南宋 · 吴儆
 出处:全宋文卷四九六五、《竹洲集》卷二
臣昨于四月内蒙恩赐对,臣僭论邕州化外自杞一族近年以来稍稍强盛,欲乞圣慈特降指挥,委自广南西路漕臣帅臣协力措置边备。
盖缘二广诸州岁计财用并仰漕司盐利,漕司量诸州每岁合用之数给之以盐,使之发卖,每盐一箩一百斤,除脚并七分息钞归漕司外,州郡所得,每盐一箩仅六七贯文。
邕州每年官兵请给上边买马及依法合用之数,除两县苗税外,常少钱五万馀贯
运司每年虽拨得盐七千五百箩付邕州自行搬运发卖,缘本州与钦州廉州交趾为邻,私盐出没,难以尽行禁止,每年卖盐仅五千来箩。
依上件则例,每年只得盐利三万来外,尚欠岁计钱一万馀贯,官吏俸给有至半年不支者。
所以城壁隳坏,将兵减耗,以至左、右两江亭障土军并皆废散。
今来若不委自漕臣,虽是本路帅臣亦不能办,况邕州守臣位卑权轻,目前财赋尚自不给,委实无从措置。
窃虑因循日久,将来边备愈见废弛。
臣愚欲望圣慈特降指挥,检会臣前奏,委自广西漕臣帅臣协力措置,所有合招填城下将兵,增置沿边土军人数,乞帅、漕公共相度施行。
居延1284年 宋末元初 · 汪元量
 押词韵第十七部 创作地点:内蒙古阿拉善盟额济纳旗居延
忆昔苏子卿持节入异域。
淹留十九年,风霜毒颜色。
啮毡牧羝,跣足涉(《水云集》校:吴本步)沙碛。
日夕思汉君,恨不生羽翼。
一朝天气清,持节汉国
胤子生别离,回视如块砾。
丈夫抱赤心,安肯泪沾臆。
长城外1283年 宋末元初 · 汪元量
 押词韵第十八部 创作地点:内蒙古锡林郭勒盟正蓝旗
饮马长城窟,马繁(《水云集》作烦)水枯竭。
水竭将奈何,马嘶不肯歇。
君看长城中,尽是骷髅骨。
骷髅几千年,犹且未灭没。
空衔千年冤,此冤何时雪。
祖龙去已远,长城久迸裂。
叹息此骷髅,夜夜泣秋月。
寰州道中1283年 宋末元初 · 汪元量
 创作地点:内蒙古锡林郭勒盟正蓝旗
穷荒六月天,地有一尺雪。
孤儿可怜人(《水云集》、《诗渊》册三页二○○四作痛),哀哀(《水云集》、《诗渊》作哉)泪流血。
书生不忍啼,尸坐愁欲绝。
鼙鼓夜达明,角笳竞于邑
此时入骨寒,指堕肤亦裂。
万里不同天,江南正炎热。
李陵台1283年 宋末元初 · 汪元量
 押词韵第十八部 创作地点:内蒙古锡林郭勒盟正蓝旗
伊昔李少卿,筑台望汉月。
月落泪纵横,悽然肠断裂。
当时不受(原作爱,据《诗渊》册五页三三六○改)死,心怀归汉阙。
岂谓壮士身,中道有摧折。
我行到寰州,悠然见突兀。
下马登斯台,台荒草如雪。
妖氛霭冥濛,六合何恍惚。
伤彼古豪雄,清泪泫不歇。
吟君五言诗,朔风共呜咽。
居延古城赠乔十二知之686年 唐初 · 陈子昂
五言排律 押庚韵 创作地点:内蒙古阿拉善盟额济纳旗居延古城
引用典故:紫芝 东山意 薏苡谤
闻君东山意,宿昔紫芝荣。
沧洲今何在?华发旅边城。
还汉功既薄,逐胡策未行。
徒嗟白日暮,坐对黄云生。
桂枝芳欲晚,薏苡谤谁明。
无为空自老,含叹负生平。
居延海树闻莺同作686年 唐初 · 陈子昂
五言律诗 押真韵 创作地点:内蒙古阿拉善盟额济纳旗居延海
引用典故:蔡女没胡 明妃
边地无芳树,莺声忽听新。
间关如有意,愁绝若怀人。
明妃失汉宠,没胡尘。
坐闻应落泪,况忆故园
感遇诗三十八首 其三 686年 唐初 · 陈子昂
 押虞韵 创作地点:内蒙古阿拉善盟额济纳旗
苍苍丁零塞,今古缅荒途。
亭堠何摧兀,暴骨无全躯。
黄沙幕南起,白日隐西隅
汉甲三十万,曾以事匈奴
但见沙场死,谁怜塞上(一作下)孤。
感遇诗三十八首 其三十五 686年 唐初 · 陈子昂
 押灰韵 创作地点:内蒙古阿拉善盟额济纳旗
引用典故:蒿莱
本为贵公子,平生实爱才。
感时思报国,拔剑起蒿莱
西驰丁零塞,北上单于
登山见千里,怀古心悠哉。
谁言未忘祸,磨灭成尘埃。
感遇诗三十八首 其三十七 686年 唐初 · 陈子昂
 押灰韵 创作地点:内蒙古阿拉善盟额济纳旗
引用典故:天骄
朝入云中郡,北望单于
胡秦何密迩,沙朔气雄哉。
藉藉天骄子,猖狂已复来。
塞垣无名将,亭堠空崔嵬。
咄嗟吾何叹,边人涂草莱。
乔补阙突厥686年7月 唐初 · 陈子昂
 出处:全唐文卷二百九 创作地点:内蒙古阿拉善盟额济纳旗
臣某言。
臣以专蒙。
叨幸近侍。
陛下不以臣不肖。
特敕臣摄侍御史
监护燕然西军。
臣自违阙庭。
历涉秋夏。
徒居边徼。
无尺寸之功。
臣诚暗劣。
孤负圣明。
然臣久在边隅。
夙夜勤灼。
莫不以蕃事为念。
俾按察之。
比以突厥离乱事迹。
参验委曲。
穷问往来。
窃有以得其真。
莫不自为鲸鲵。
递相吞食。
流离残饿。
莫知所归。
臣诚愚不识事机。
然窃以往古之变。
考验于今。
乃知天亡凶丑之时。
陛下收功之日。
然臣闻之。
难得易失者时也。
易遇难见者机也。
圣人所贵者。
去祸于未萌。
今陛下体上圣之资。
开太平之化。
匈奴为中国之患。
自上代所苦久矣。
合天降其灾。
以授陛下。
万代之业。
在于今时。
臣请以秦汉以来事迹證明之。
伏愿陛下少留圣听。
寻绎省察。
天下幸甚。
臣闻始皇之时
并吞六国。
制有天下。
按剑叱咤。
八荒奔驰。
匈奴彊梁。
威不能服。
牧马河内
以侵边疆。
始皇赫然。
使蒙恬将四十万众。
北筑长城。
因以逐胡。
取其河南之地七百馀里。
当时燕齐海岱。
赢粮给费。
徭役烦苦。
人以不堪。
故长城未毕。
而闾左之戌。
巳为其患。
二世而亡。
莫不始于事胡也。
汉兴
高祖受命。
率偫雄。
乘利便。
以三十万众窘迫白登
七日被围。
仅而获免。
自是历吕太后孝文帝
单于桀骜。
益凌汉家。
文帝徒以逊词。
致献金帛。
但求其善和而巳。
不敢有图。
贾谊所以哭之。
文帝以天下之盛。
而卑事戎狄。
以倒悬天下也。
至景帝时
边受其患。
于是汉武践祚。
以承六代鸿业。
属乎文景元默之化。
海内乂安。
太仓之
红腐而不可食。
内库之钱。
贯朽而不可校。
财力雄富。
士马精彊。
忿匈奴之骄慢。
将报先帝之辱。
遂使王恢韩安国将三十万众。
马邑单于
师出徒费。
竟无毫发之功。
于是大命六师。
专以伐胡为务。
首尾三十馀年。
中国骚然。
大受其弊。
至于国用不足。
军兴不给。
租及六畜。
算及船车。
盗贼偫兴。
京师起乱。
竟不能制单于之命。
一日而臣服之。
汉宗衰残。
几至覆社稷也。
汉武晚年。
厌兵革之弊。
乃下哀痛之诏。
罢轮台之游。
封丞相为富民侯
将以苏中国也。
宣帝代。
罕复出师。
匈奴数穷。
天降其祸。
虚闾权渠单于病死。
右贤王屠耆堂代立。
骨肉大臣。
自不相服。
又立虚闾权渠子为呼韩邪单于
击杀屠耆堂。
诸名王贵人
各自分立为单于
更相攻击。
以至大乱。
残虐死者。
计万亿数。
畜产耗减。
十至八九。
人以饥饿。
相燔烧以求食。
于是寄命无所。
诸名王贵人右伊秩訾且渠当户以下。
将兵五万。
稽首来降。
于北方晏然。
靡有兵革之事。
直至哀平之际。
边人以安。
臣窃以此观匈奴之形。
察天时之变。
盛衰存亡之机。
事可见也。
然则匈奴不灭。
中国未可安卧亦明矣。
夫以汉祖之略。
武帝之雄。
谋臣勇将。
势盛雷电。
穷兵黩武。
倾天下以事之。
终不能屈一王服一国。
宣帝承衰竭之后。
抚疮痍之人。
不敢惕然有出师之意。
然而未有遗矢之费。
而臣仆于单于之长者。
其故何哉。
盖盛衰有时。
理乱有数。
故曰圣人修备以待时。
是以正天下如拾遗
陛下肃恭神明。
德动天地。
今上帝降匈奴之灾孽。
遗陛下之良时。
不以此时顺天诛。
建大业。
使良时一过。
匈奴复兴。
则万代为患。
虽后悔之。
不及矣。
古语曰。
天与不取。
反受其咎。
今天意厚矣。
陛下岂可违之哉。
在同城。
居延海
西逼近河南口。
其碛北突厥来入者。
莫不一一臣所委察。
比者归化
首尾相仍。
携幼扶老。
巳过数万。
然而疮痍羸惫。
皆无人色。
饥饿道死。
颇亦相继。
先九姓中遭大旱
经今三年矣。
野皆赤地。
少有生草。
以此羊马死耗。
十至七八。
今所来者。
皆亦稍能胜致。
始得度碛。
碛路既长。
又无好水草。
羊马因此重以死尽矣。
不掘野鼠食草根。
或自相食。
以活喉命。
臣具委细问其碛北事。
皆异口同辞。
又耆老云。
自有九姓来。
未曾见此饥饿之甚。
今者同罗仆固都督早巳伏诛。
为乱之元。
其自丧灭。
其馀外小丑徒。
侵暴自贼耳。
本无远图。
多猎复自相雠。
人被涂炭。
逆顺相半。
莫知所安。
回鹘诸部落。
又与金州横相屠戮。
无主。
号诉嗷嗷
臣所以愿陛下建大策。
行远图。
大定北戎。
不劳陛下。
指挥之间。
事业可致。
则千载之后。
边鄙无虞。
中国之人。
得安枕而卧。
岂不在陛下断哉。
匈奴为中国患。
非独秦汉之间。
臣窃惟先圣时。
卫公李靖
盖中国之一老臣。
徒藉先帝之威。
用妙胜之策。
颉利可汗全盛之日。
因机逐便。
大破虏庭。
遂系其侯王。
裂其郡县。
六十年将于今矣。
使中国晏然。
斥堠不警。
书之唐史。
传之无穷。
至今天下谓之为神。
况陛下统先帝之业。
履至尊之位。
丑虏狂悖。
大乱边陲。
皇天遗陛下以鸿基之时。
陛下又得复先帝之迹。
德之大者。
其何以加。
若失此机。
事巳过往。
使李靖竖子。
独成千载之名。
臣愚窃为陛下不取也。
伏见去月日敕。
令同城权置安北都护府
以招纳亡叛。
匈奴之喉。
臣伏庆陛下见几于万里之外。
得制匈奴之上策。
臣闻隗嚣言。
光武见事于万里之外。
制敌应变。
未尝有遗。
今陛下超然神鉴远照。
实所谓圣明之见。
睹于无形也。
住同城。
周观其地利。
又博问谙知山川者。
莫不悉备。
其地东西及北。
皆是大碛。
碛并石卤。
水草不生。
突厥尝所大入。
道莫过同城。
居延海泽接张掖河。
中间堪营田处数百千顷。
水草畜牧。
供巨万人。
甘州诸屯。
犬牙相接。
所聚粟麦。
积数十万。
田因水利。
种无不收。
运到同城。
甚省功费。
居延河海多有鱼盐。
此所谓强兵用武之国也。
陛下若调选天下精兵。
采拔名将。
任以同城都护
臣愚料之。
不用三万。
陛下大业。
不出数年。
可坐而取成。
来看国家兴兵。
但循于常轨。
主将不选。
士卒不练。
徒如驱市人以战耳。
故临阵对寇。
未尝不先自溃散。
遂使夷狄乘利
轻于国威。
兵愈出而事愈屈。
盖是国家自过计于敌尔。
故非小丑能有异图。
臣窃以为陛下今日不更为之图。
以激励天下忠勇。
但欲以今日之兵。
今日之将。
冀收功于异域。
建业于中兴。
则臣之愚蒙。
必以为未可得也。
陛下即以突厥为万代之患。
则臣所言愿加察。
若以夷狄荒服不臣。
小人非所敢谏。
臣今监领后军某等。
取某月即渡碛去。
计至某日及刘敬同谨当请按行碛。
计至巳来地形及突厥灭亡之势。
当审虚实。
续以奏闻。
伏愿陛下省臣此章。
为国大计。
傥万有可一中者。
请与三事大夫熟图议之。
此亦万代一时也。
伏愿少留圣意。
闲暇念之。
天下幸甚。
陛下采臣刍荛。
臣请执殳先驱。
为士卒启行。
横行匈奴之庭。
归报陛下。
臣死之日。
庶无遗恨。
不胜云云。
为人陈情表686年6月 唐初 · 陈子昂
 出处:全唐文卷二百十 创作地点:内蒙古阿拉善盟额济纳旗
门衰祚薄
少遭险舋。
行年三岁。
严父早亡。
慈母鞠育。
哀茕相养。
臣又尪羸。
少多疾病。
零丁孤苦。
仅得成人。
老母悯臣孤蒙。
恐不负荷。
教诲师氏
训以义方。
家贫无资。
纺绩以给束修。
衣褐并出母指。
臣既无姊妹。
寡有兄弟。
衡门独立。
唯形与影。
母子相视。
茕茕靡依。
罹此艰虞。
历二十岁。
臣稍以成立。
忝迹朝班。
薄禄微资。
始期色养。
私情获遂。
母子相欢。
殃罚不图。
老母见背。
攀号何及。
泣血涟洏。
于时日月非宜。
权殡京兆
岁序迁速。
于今集年。
臣本贯河东
坟隧无改。
先人邱垄。
桑梓犹存。
母亡客居。
未归旧土。
宿草成列。
拱树荒凉。
兴言感伤。
增以崩咽。
今卜居宅兆。
将入旧茔。
明年吉辰。
最是良便。
除此之际。
未有剋期。
臣谬齿王人。
职在驱役。
今岁奉使
巳至居延
单行虏庭。
绝漠千里。
臣虽万死。
无答鸿恩。
恐先朝露。
有负眷知(一作老母)
伏惟陛下仁隐自天。
孝思在物。
哀臣孤苦。
降鉴幽冥。
使臣来年
得营葬具。
斩草旧域。
合骨先坟。
保送羁魂。
获申子道
乌鸟之
获遂私情。
迁窆事毕。
驰影奔赴。
虽即殒殁。
廿心无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