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九月” 相关资源
诗文库16646
人物库2364
古籍库87311
活动3286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季秋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

 第七十五卷目录

 季秋部纪事
 季秋部杂录
 季秋部外编

岁功典第七十五卷

季秋部纪事

《帝王世纪》:扶始,以季秋下旬,梦白帝遗鸟喙子。旦而升丘,见白虎,其上有云,感已而生皋陶于曲阜。《史记·周本纪·有圣瑞疏》:季秋之月甲子,赤爵衔丹书,入于酆,止于昌户。其书云:敬胜怠者吉,怠胜敬者灭,义胜欲者从,欲胜义者凶。凡事不强则不枉,不敬则不正。枉者废灭,敬者万世。以仁得之,以仁守之,其量百世。以不仁得之,以仁守之,其量十世。以不仁得之,不仁守之,不及其世。此盖圣瑞。
《尚书·中候》:周文王为西伯,季秋之月甲子,赤雀衔丹书,入酆鄗,止于昌户。乃拜稽首受取。
《诗经·豳风·七月章》:九月授衣。〈朱注〉九月霜降始寒,而蚕绩之功亦成。故授人以衣,使禦寒也。
九月,叔苴采,荼薪樗,食我农夫。〈正义〉叔苴,拾取麻实,以供食也。荼以为菜,樗以为薪。
九月,筑场圃。〈朱注〉场圃同地,物生之时则耕。治以为圃,而种菜茹。物成之际,则筑,坚之以为场,而纳禾稼。《周礼·天官》:司裘,季秋献功,裘以待颁赐。〈订义〉郑康成曰:功裘,人功。微粗谓:狐青麛,裘之属。郑锷曰:诗之七月,言一之日于貉,取彼狐狸,为公子裘。此乃献于季秋之月者。盖九月授衣之候,寒气将至,陨霜而裘可具。王者袭重裘,则思臣下之寒。故使先献于授衣之时。待时至,则颁之。
《夏官》:司爟,季春出火,民咸从之。季秋内火,民亦如之。〈订义〉郑锷曰:东方七宿,心为大火,出于夏之三月,其位在辰;伏于夏之九月,其位在戌。戌为火伏之位,辰为火出之方。古之火正,或食于咮,以出内火。其或出或内,皆视天之大火伏见以为节。薛氏曰:火之象在天,既有伏见之时。火之用在人,亦有出内之节。《传》曰:火见于辰,故辰至巳,其方为火所王。当是时,虽烈山焚莱不禁也。何则,因其王,而出之以宣其气耳。《传》曰:火伏于戌,自戌至亥,其方为火所休。当是时,虽铄金烧薙不为也。何则,因其休而内之以息其气耳。或者徒泥于出内之文。谓火者,民事之大者也。季春则出之始用,季秋则内而不用,不几于废民事乎。且出火于季春,非谓季春之时始用火也。出其新火,而导达乎阳之气也。内火于季秋,非谓季秋之时而不用火也。内其旧火,而顺适其阴之气也。司爟所谓:四时变,其出内之火宫,正所谓:春秋脩火禁者,脩其出内之禁,尚何季春始用,而季秋不用乎。昔子产铸刑书士。文伯曰:火未出,而作火以铸刑器,藏争辟焉。是不知先王纳火之制也。单襄假道于陈火朝觌矣。道茀而不可行,是不知先王出火之制也。
《左传》:襄公十七年十一月,宋皇国父为平公筑台,妨农功。子罕请俟农毕,公弗许。筑者讴曰:泽门之晰,实兴我役。邑中之黔,实慰我心。《杜预注》:周十一月,今九月也,今版筑役夫,歌以应杵。本此。
《汉官仪》:辟雍,去明堂三百步。车驾幸辟雍,从北门入。九月,于中行乡射礼。
《汉书·文帝本纪》:二年九月初,与郡守为铜虎符,竹使符。〈注〉应劭曰:铜虎符,第一至第五,国家当发兵,遣使者至郡合符,符合,乃听受之。竹使符,皆以竹箭五枝,长五寸,镌刻篆书,第一至第五。师古曰:与郡守为符者,谓各分其半,右留京师,左以与之。
二年九月,诏曰:农,天下之大本也,民所恃以生也。而民或不务本而事末,故生不遂。朕忧其然。故今玆亲率群臣,农以劝之。其赐天下民,今年田租之半。十五年九月,诏:诸侯王公卿郡守,举贤良,能直言极谏者,上亲策之,傅纳以言。〈注〉傅,读曰敷。敷陈其言,而纳用之。
十六年秋九月,得玉杯,刻曰:人主延寿。令天下大酺。《武帝本纪》:元鼎二年九月,诏曰:仁不异远,义不辞难。今京师虽未为丰年,山林池泽之饶,与民共之。今水潦移于江南,迫隆冬至。朕惧其饥寒,不活江南之地。火耕水耨,方下巴蜀之粟。致之江陵,遣博士中等,分循行谕告,所抵,无令重困,吏民有振救饥,民免其厄者,具举以闻。
《汉书·刑法志》:宣帝选于定国为廷尉,求明察宽恕。黄霸等以为,廷平季秋后,请谳时。上常幸宣室斋居而决事狱刑,号为平矣。
《宣帝本纪》:地节四年九月,诏曰:朕惟百姓失职不赡,遣使者循行郡国,问民所疾苦。吏或营私,烦扰不顾厥咎。朕甚闵之。今年郡国颇被水灾,已赈贷盐民之食,而贾咸贵,众庶重困,其减天下盐贾。又曰:令甲死者不可生,刑者不可息。今系者,或以掠辜,若饥寒瘐死狱中,何用心逆人道也。朕甚痛之。其令郡国,岁上系囚以掠笞,若瘐死者,所坐名县爵里,丞相御史,课殿最以闻。
《拾遗记》:汉宣帝五凤二年,于淋池之南,起桂台,以望远气。帝常以季秋之月,泛蘅兰云鹢之舟,穷晷系夜钩于台下。以香金为钩,丝为纶,丹鲤为饵,钓得白蛟,长三丈,若大蛇,无鳞甲。命太官为鲊肉,紫骨青味,甚香美。班赐群臣。
《汉书·成帝本纪》:阳朔二年九月,诏曰:儒林之官,四海渊原。宜皆明于古今,温故知新,通达国体,故谓之博士。否则学者无述焉,为下所轻,非所以尊道德也。丞相、御史其与中二千石、二千石,杂举可充博士位者,使卓然可观。
《后汉书·光武本纪》:建武十三年九月,日南徼外献白雉白兔。
建武十九年九月,幸南阳,进幸汝南南顿县舍,置酒会,赐吏人,复南顿田租岁。
《章帝本纪》:建初七年九月甲戌,幸偃师,东涉卷津,至河内。下诏曰:车驾行秋稼,观收穫,因涉郡界。皆精骑轻行,无他辎重。不得辄修桥道,远离城郭,遣吏逢迎,刺探起居,出入前后,以为烦扰。动务省约,但患不能脱粟瓢饮耳。所过欲令贫弱有利,无违诏书。遂览淇园。己酉,进幸邺,劳飨魏郡守令已下,至于三老、门阑、走卒,赐钱各有差。劳赐常山、赵国吏人,复元氏租赋三岁。
《异苑》:汉兴平元年九月,桑再椹。时刘元德军小沛,年荒谷贵,士众皆饥,仰以为粮。
《魏志》:建安十八年九月,作金虎台,凿渠引漳水入白沟,以通河。
《晋书·武帝本纪》:泰始三年九月甲申,诏曰:古者以德诏爵,以庸制禄,虽下下犹食上农,外足以奉公忘私,内足以养亲施惠。今在位者,禄不代耕,非所以崇化之本也。其议增吏俸,赐王公以下,帛各有差。
泰始六年九月,大宛献汗血马。
《礼志》:穆帝纳后,欲用九月。九月是忌月,范汪问王彪之,答云:礼无忌月,不敢以所不见,便谓无之。博士曹耽荀讷等并谓:无忌月之文,不应有妨。王洽曰:若有忌月,当复有忌岁。
《宋书·文帝本纪》:元嘉二十三年九月己卯,车驾幸国子学,策试诸生,答问,凡五十九人。
《孝武帝本纪》:大明七年九月乙卯,诏曰:近炎精亢序,苗稼多伤。今二麦未晚,甘泽频降。可下东境郡,勤课垦殖,尤弊之家,量贷麦种。
《南史·陈宣帝本纪》:太建七年九月,甘露频降,乐游苑。丁未,舆驾幸苑,采甘露,宴群臣。诏:于苑龙舟山,立甘露亭。
《魏书·灵徵志》:太宗泰常七年九月,温泉出于涿鹿。人有风寒之疾,入者多愈。
《水经注》:虎圈,东魏太平真君五年城之,以牢虎也。季秋之月,亲御圈上,敕虎士效力于其下,事同奔戎生制猛兽。即诗,所谓袒裼暴虎,献于公所也。故魏有退虎图。
《魏书·灵徵志》:高祖承明元年九月,幽州民齐渊家杜树结实,既成,一朝尽落,花叶复生,七日之中,蔚如春状。
太和二年九月,鼎出于洛州滍水,送于京师,王者不极滋味,则神鼎出也。
《宋琼传》:琼,少以孝行称。母曾病,季秋之月,思瓜不已。琼梦想见之,求而遂获,时人称异。
《洛阳伽蓝记》:绥民里东崇义里,有京兆人杜子休宅,地形显敞,门临御道。时有隐士赵逸,云是晋武时人。晋朝旧事,多所记录,见子休宅,叹息曰:此宅中朝时太康寺也。龙骧将军王浚平吴之后,始立寺,本有三层浮图,用砖为之。指子休园中曰:此是故处。子休掘而验之,果得砖数十万,兼有石铭云:晋太康六年岁次乙巳九月甲戌朔八日辛巳,仪同三司襄阳侯王浚敬造。
《隋书·高祖本纪》:开皇三年九月壬子,幸城东观稼谷。《唐书·选举志》:四门学生补太学,太学生补国子学,每岁九月,有授衣假。
《旧唐书·礼仪志》:季秋祀五方天上帝于明堂,元帝配,牲用苍犊二,五人帝五官并从祀,用方犊十。
《唐书·食货志》:凡新附之户,秋以九月课役皆免。《唐会要》:武德元年九月二十二日,高祖诏:置常平监官,以均天下之货。
《老学庵笔记·唐高祖实录》:武德二年正月甲子,下诏曰:释典微妙净业,始于慈悲道教,冲齐至德,去其残暴。况乎四时之禁。毋伐麛卵,三驱之礼,不取顺从。盖欲敦崇仁惠,蕃衍庶物,立政经邦,咸率斯道。朕祇膺灵命,抚遂群生,言念亭育,无忘鉴寐,殷帝去网,庶踵前修齐王舍牛实符本志。自今每年正月、五月、九月十直日,并不得行刑。所在公私,宜断屠杀。此三长月断屠杀之始也。
《唐会要》:高祖武德七年九月十七日,给事中欧阳询奉敕撰艺文类,聚成上之。
《通鉴》:武德八年九月癸卯,初令太府检校诸权量。《唐会要》:武德九年九月,太宗即位,于弘文殿,聚四部群书二十馀万卷,于殿侧置弘文馆,选天下贤良文学之士。虞世南、褚亮、姚思廉、欧阳询、蔡允恭、萧德言等以本官兼学士,令更宿直听朝之隙,引入内殿讲论文艺,商确政事,或至夜分方罢。贞观初,令褚遂良检校馆务,号馆主。因为故事。其后,有张太素、刘祎之、范履冰相次为馆主。
《唐书·太宗本纪》:贞观二年九月壬子,以有年,赐酺三日。
《旧唐书·太宗本纪》:贞观二年九月丙午,诏内外文武群官,年高致仕抗表去职者,参朝之日,宜在六品见任之上。
《玉海》:贞观三年九月癸丑十六日,诸州置医学,御制广济、广利等方书。
《唐书·太宗本纪》:贞观四年九月壬午,禁刍牧于古明君贤臣烈士之墓者。
《唐会要》:贞观六年九月二十九日,幸庆善宫,宴从臣于渭滨,其宫即太宗降诞之所。上赋诗十韵,赏赐闾里,有同汉之丰沛焉。于是,起居郎吕才,播于乐府名曰:功成庆善乐。
《唐书·太宗本纪》:贞观七年九月,纵囚,来归皆赦之。《唐会要》:贞观十四年九月二十四日,平高昌于西州,置安西都护府,治交河城。
《玉海》:贞观十七年九月,紫芝生于太庙寝室,二十四茎,为龙凤形。
《唐会要》:景龙二年九月十五日,临淄王将朝京师,使术士韩从礼筮之,卦未成而一蓍翘立,从礼曰:此天人之瑞。
天授元年九月二十六日,改内外官佩鱼为龟。《唐书·武后本纪》:长寿元年,改用九月社,赐酺七日。《玉海》:肃宗以景云二年九月三日乙亥,生于东宫之别殿,祥光照室。
《唐书·明皇本纪》:开元二年九月丁酉,宴京师侍老于含元殿庭,赐九十以上几杖,八十以上鸠杖,妇人亦如之,赐于其家。
《唐会要》:开元二年九月二十五日,以谷贱伤农,令诸州加时价;籴米贵,减价以粜。
开元五年九月八日,始令乡贡明经进士,见讫,国子监谒先师,学官开讲问义,有司具食。五品以上官及朝集使,皆往阅礼。
《苏氏记》:自永徽已来,正员官始佩鱼。至开元八年九月十四日,中书令张嘉贞奏,致仕及内外官五品已上,检校试判,及内供奉官准正员,例佩鱼。自后恩制赏绯紫,例兼鱼袋,谓之章服。
《唐会要》:开元十三年九月十三日,潞州献瑞应图。上谓宰臣曰:朕在潞州,但靖以恭职,不记此事。今既固请编录,可召藩僚,问其实事,然后修图。
《唐明皇帝·鹡鸰颂并序》:朕之兄弟,惟有五人,每听政之后,延入宫掖申友于之志,咏棠棣之诗,邕邕如,怡怡如,展天伦之爱也。秋九月辛酉,有鹡鸰千数,栖集于麟德殿之庭树竟旬焉。飞鸣行摇,得在原之趣。昆季相乐,纵目而观者,久之。左清道率府长史魏光乘预观其事。以献其颂,美其彬蔚俯同颂云:伊我轩宫,奇树青葱,蔼周庐兮。冒霜停雪,以茂以悦,恣卷舒兮。连枝同荣,吐绿含英,曜春初兮。蓐收御节,寒露微结,气清虚兮。桂宫兰殿,惟所息晏,栖雍渠兮。行摇飞鸣,急难有情,情有馀兮。顾惟德凉,夙夜兢惶,惭化疏兮。上之所教,下之所效,实在予兮。天伦之性,鲁卫分政,亲贤居兮。爰游爰处,爰笑爰语,巡庭除兮。观此翔禽,以悦我心,良史书兮。
《通典》:天宝二年,敕朕承丕业肃恭祀事,至于诸节常修荐享,且诗著授衣。令存休浣,在于臣子。犹及恩私,恭事园陵,未标令式。自今以后,每至九月一日,荐衣于陵寝,贻范千载,庶展孝思。
《金石论·明皇注孝经四卷》:天宝四载九月八分,书御制序云:举六家之异同,会五经之旨趣,约文敷义,分注错经,写之琰琬,庶补将来。
《唐会要》:天宝八载九月三日,肃宗生日,帝制仁孝诗六章,札于步障,以示朝臣。宰相奏曰:宸章焕发,睿札凝晖,垂日月而齐光,自云霄而下济。爰于诞育之日,勉以仁孝之经。上扬祖宗之美,傍考天人之际。发挥前古,垂范将来。《杨太真外传》:初开元末,江陵进乳柑橘。上以十枚种于蓬莱宫室。天宝十载九月秋,结实。宣赐宰臣曰:朕近于宫内种柑子树数株,今秋结实一百五十馀颗。乃与江南及蜀道所进无别,亦可谓稍异者。宰臣表贺曰:伏以自天所育者,不能改有常之性,旷古所无者,乃可谓非常之感。是知圣人御物,以元气布和,大道乘时,则殊方叶致。且橘柚所植,南北异名,实造化之有初,匪阴阳之有革。陛下元风真纪,六合一家,雨露所均,混天区而齐被。草木有性,凭地气以潜通。故兹江外之珍果,为禁中之佳实。绿蒂含霜,芳流绮殿,金衣烂日,色丽彤庭云云。乃颁赐大臣。
《续博物志》:天宝中,河南缑氏县,太子陵仙鹤观。每年九月三日夜,有道士一人得仙,已有旧例。至日,具姓名申府张竭忠为令,不之信,阴令二勇士执兵觇之。至三更,有黑虎入观来,衔一道士,射之不中,弃道士而去。令于是申府请弓矢大猎,石穴中格杀数虎。或金简玉箓冠帔发骨甚多。其观遂废,为陵使之居。《挥尘录》:肃宗,以九月三日生,为地平天成节。
《唐会要》:上元元年九月甲寅,御翔鸾阁观酺。时赤县与太常音乐,分东西朋。帝诏雍王贤主东,周王显主西,因以角胜。
宝应元年九月甲午,太州至陕州,二百馀里,河清,澄澈见底。
《旧唐书·代宗本纪》:广德二年九月己未,左丞杨绾知东京选,礼部侍郎贾至知东都举,两都分举选自至始也。
《唐会要》:大历五年九月,太原奏:文水县,冬蚕成茧。《旧唐书·德宗本纪》:贞元五年九月壬戌,诏以褚遂良已下,至李晟等二十七人,图形于凌烟阁,以继国初功臣之像。
《因话录》:德宗尝暮秋猎于苑中。是日天色微寒,上谓近臣曰:九月衣衫,二月衣袍,与时候不相称,欲递迁一月何如。左右皆拜谢。翌日,命翰林议之,而后下诏。李赵公吉甫,时为承旨,以圣人能上顺天时,下尽物理。表请宣示万方,编之于令。李相程初为学士,独不署名,具状奏曰:臣谨按月令,十月始裘,月令是元宗皇帝删定,不可改易。上乃止。由是与吉甫不协。《前定录》:延陵包隰溯舟于隋河,时已迫选,限率僮仆为之挽。过符离县西,古树下,有穴,若废井然。一仆忽误坠,落久而方出,提一片石,有小篆,曰:旁有水,上有道,八百年中逢栲栳。众咸异之,而莫知所谓。寻问坠坑者,名栲栳也。时元和三年九月二十一日矣。《玉海》:宪宗元和十二年九月初二日,出内库罗绮犀,金玉带,赐裴度。
《通鉴》:宪宗元和十二年九月甲寅,李愬将攻吴房,诸将曰:今日往亡。愬曰:吾兵少,不足战,宜出其不意。彼以往亡,不吾虞,正可击也。遂往,克其外城,斩首千馀级。〈注〉阴阳家之说,九月以寒露后第二十七日,为往亡。
《唐书·敬宗本纪》:宝历二年九月甲戌,陈百戏于宣和殿,三日而罢。
《事物纪原》:唐王昌遇梓州人得道,号易元子。大中十三年九月九日上升。自是以来,天下货药辈,皆于九月初,集于梓州城。八日夜,于州院街,易元飞冲地,货其所赍药。川俗因谓之药市。迟明而散。
《玉海》:唐昭宣帝九月三日诞,为乾和节。
《纪异录》:郑珏与李愚同为学士。郑阁上麻生,李曰:承旨入相矣,霜降成实,乃白麻也。是夜,制出,拜相。盖拜相用白麻也。
《玉海》:梁末帝,九月十二日诞,为明圣节。
唐明宗,九月九日诞,为应圣节。
周世宗,九月二十四日生,名天清节。百僚上表曰:寿丘降迹,爰符出震之期。里社迎祥,式契承乾之运。候属澄河,时当降圣。鲽水鹣林,望尧云而献祝。桓圭谷璧,趋禹会以骏奔。请以二十四为天清节。所冀金相玉振,负宝历以弥新。地久天长,焕文编而不朽。从之。《辽史·太祖本纪》:天赞三年九月丙申朔庚子,拜日于蹛林。丁巳,凿金河水,取乌山石。辇致潢河木叶山,以示山川朝海宗岳之意。
《圣宗本纪》:统和元年九月辛未,有司请以帝生日为千龄节,从之。
《兴宗本纪》:重熙五年九月,猎黄花山,获熊三十六。《玉海》:建隆四年九月五日,诏选乐工八百三十人,隶太常习鼓吹。
乾德四年九月十四日,观卫兵骑射,张乐,赐从官饮。《宋史·五行志》:太平兴国元年九月,隰州献合穗禾,长尺馀。
《玉海》:太平兴国二年九月辛亥二十日,幸讲武台,大阅。二十八日丙辰,校猎于近郊,帝御弧矢,射走兔四。太平兴国三年九月二日,赐进士胡旦以下绿袍靴笏,自是以为定制。淳化元年九月八日,召近臣后苑习射,因御崇政殿,观角抵之戏。
《宋史·太宗本纪》:淳化二年九月,帝飞白书玉堂之署四字,以赐翰林承旨苏易简。
《玉海》:淳化五年九月壬子二十三日,中书门下献大射图,大约如朝谒元会之礼。酒三行,有司奏,赐王公下射侍中。称制可。皇帝改服武弁射于殿上,布七埒于殿下,自公卿大夫,各有著位。开乐虡于东厢,中设熊虎等侯。陈赏物于东阶,以赏能者。设醴爵于西阶,以罚否者。并画其冠冕仪式,表著埻埒之位以进。上览嘉之。
《麟台故事》:淳化七年九月,诏翰林学士、承旨李昉等阅前代文集,撮其精要,以类分之,为《文苑英华续》。命翰林学士苏易简等,共成之。雍熙三年上之凡一千卷。
《玉海》:至道元年九月三日,西南蕃王龙汉,遣使进奉西南牂牁诸蛮来贡方物。帝召其使,询以地理风俗。因令作本国歌舞,一人吹瓢笙,数十辈连袂宛转,以足顿地为节。问其曲,译者曰水曲。诏加汉等官,赐使者,遣还。
景德元年九月,河北转运使刘综言,每岁,朝廷遣使赐边城冬服,诸军将校皆给锦袍,惟转运使副止攽皂花。丁亥并赐河东陕西三路使副方胜练鹊锦袍。《宋史·礼志》:真宗景德三年九月,诏许群臣士庶选胜宴乐,御史台、皇城司毋得纠察。
《玉海》:大中祥符,二年九月二日,司天奏,紫微宫中瑞光及含誉星见。告天地宗庙及昭应宫。
《宋史·真宗本纪》:大中祥符三年九月丁亥,作宗室座右铭,赐诸王。
《玉海》:大中祥符三年九月辛巳,赐近臣及三馆秘阁,解州瑞盐。
大中祥符八年九月二日己酉,注辇国主罗乍,遣使奉表来贡,诣承明殿,以盘捧珠碧玻璃,布于御座前,降殿再拜。
《燕翼诒谋录》:大中祥符八年九月,直史馆张复上言,乞纂朝贡诸国衣冠,画其形状,录其风俗,以备史官广记。从之。
《玉海》:大中祥符九年九月壬戌,永静军言,禾异垄合穗。
天禧二年九月二十四日壬午,上御楼观酺宴,是日庆云见于楼上,日生赤黄珥。
天圣二年九月辛卯,祠太一宫,驻辇,赐道左耕者茶帛。
《事物纪原》:梓州,九月初八日药市,逮本朝天圣中燕龙图,肃知郡事又展为三日,至十一日而罢。
《玉海》:景祐二年九月十二日,依新黍,定律尺,每十黍为一寸。
康定元年九月辛酉,赐陕西军士羊裘。言者以塞土苦寒,请以羊裘赐战士。一裘用五羊皮,听军士自制。庆历二年,简河东弓手武勇者为义勇,陕西弓手为保捷。每岁九月农隙训阅。
庆历三年九月,枢密副使富弼,请考祖宗故事可行者为书,置在二府,俾为模范,得以遵守。上嘉其奏。丙戌,命史馆检讨王洙、集贤校理余靖、欧阳修,秘阁校理孙甫等同编。命弼领之,名曰《太平故事》。四年九月上之,凡九十六门二十卷,弼为序。
皇祐二年九月十四日庚子,皇城司上新作文德殿香檀鱼契。契有左右。左留中,右付本司。各长尺有一寸,博二寸八分,厚六分,刻鱼形,凿枘相,合镂金为文。车驾至门勘,契官执右,契奏閤门使降左契,勘契官勘毕。奏云外契合。二十五日己酉,以大飨明堂,具大驾卤簿,赴景灵宫,行荐飨礼。毕,斋于太庙。翼日庚戌,诣七室行朝飨之礼,降神乐,作帝密谕,乐卿令备其音节,礼仪使请憩小次,帝拱立益庄。
皇祐四年九月己未十三日,御阁召贾昌朝讲乾卦用九,曰外以刚健决事,内以谦恭应物。诏褒,答以卦义付史馆。上曰:昌朝,位将相而执经,朝廷美事也。皇祐五年九月十二日戊寅,铸鼎十有二,圜丘用五,宗庙七。又作鸾刀,郊庙各一。初,贾昌朝侍经筵,帝问:鼎卦,圣人亨以享上帝。今郊何以无鼎。昌朝不能对,曰:容退而讲求。于是诏礼官议,以为郊有亨牲进熟,遂命阮逸胡瑗铸铜鼎、制鸾刀。帝亲书刻之。牛鼎容一斛,羊鼎五斗,豕鼎三斗。
至和元年九月,王洙为学士,仁宗尝以涂金龙水笺,为飞白词林二字赐之。
嘉祐二年,翰林侍读学士李淑,以九月十一日出守河州,御制五言六韵诗示之。
治平三年九月丙辰,夜召学士王圭至蕊珠殿,特诏中书除端明殿学士。翌日,又赐盘龙金盆一。曰:知卿忠纯有守,故有此赐。
《宋史·礼志》:元祐二年九月,经筵讲《论语·彻章》。赐宰臣执政经筵官,宴于东宫。帝亲书唐人诗赐之。
《玉海》:绍圣四年九月十七日,兵部侍郎黄裳言:今《九域志》所载甚略,愿诏职方,取四方郡县、山川、民俗、物产、古迹之类,辑为一书,补缀遗缺。诏秘省,录《山海经》等送职方检阅。
《师友谈记》:东坡云:国朝试科目,昔在八月中旬顷与黄门。将试,黄门,忽感疾卧病。相国韩魏公知之,辄奏上曰:今岁召制科之士,惟苏轼、苏辙最有声望,今闻苏辙偶病。如此人兄弟中不得一人就试,甚非众望,欲展限以俟。上许之,凡比常例展二十日,自后试科目,并在九月始此。
《苏轼诗集》:九月十五日,迩英讲《论语·终篇》,赐执政讲读史官,燕于东宫。又遣中使就赐御书诗各一首。臣轼得紫薇花绝句。翌日各以表谢,又进诗篇。
《玉海》:崇宁二年九月六日壬午,何执中奏,礼部郎陈旸撰《乐书》二百卷,欲加优奖。旸欲考定中声,更乞送讲义司施行。迁旸一秩。
大观二年九月十八日,州县藏书阁赐名稽古。《宋史·乐志》:政和三年九月,诏大晟乐,颁于太学辟廱。诸生习学所服,冠以弁,袍以素,纱皂缘绅带佩玉,从刘炳制也。
《燕翼诒谋录》:政和六年九月,手诏:天下人才富盛,趋事赴功者众,不足以待多士。可增置直徽猷阁,直显谟阁,直宝文阁,直天章阁,秘阁,修撰集英殿。修撰凡九等。
政和七年九月辛巳,制定命宝,范围天地,幽赞神明,保合太和,万寿无疆。为文广九寸,号九宝。
《玉海》:建炎二年九月十七日戊戌,上书《资治通鉴》第四册赐黄潜善。二十二日,内出,亲书座右素屏旅獒一篇,大有大畜二卦,与孟子之言七,凡十扇,遣中使宣示宰执。
《延平府志》:文山在青印溪滨,隔溪为公山,邑人义斋郑氏居此。宋韦斋先生朱松为尤溪尉,任满,假馆于郑氏。建炎庚戌九月十五日,考亭夫子生焉。先是二山草木繁密,及考亭既生,野烧同时尽焚,山形毕露。俨若文公二字。
《玉海》:绍兴三年九月六日丁巳,大理卿李与权以圣贤之训,与谨狱之事,分章取义,类聚条分,凡三百事列十门,总为一书,上之。缮写成五册,名曰《士师总龟》。诏录副本申尚书省。
绍兴五年九月十九日,赐新及第汪应辰以下御书石刻《中庸篇》。廷试毕,赐御书自此始。二十庚寅日,赐赵鼎御书《尚书》一部。翼日,鼎奏谢。上曰:《尚书》所载君臣相戒敕之言,所以赐卿,欲共由此道,以成治功。绍兴十三年九月四日,御书《尚书·终篇》,刊石颁诸州学,谓辅臣曰:学写字不如便写经书,不惟可学字,又得经书不忘。
绍兴二十五年九月十三日丁巳,宰臣上《宽恤诏令》一百六十八卷,目录三十一卷,《修书旨挥》一卷,共二百卷五十门。诏名曰:《绍兴编类·宽恤诏令》颁行之。乾道二年九月,秘书少监汪大猷言:陛下乐闻忠言,内之台谏,外之监司郡守,又有辅臣之转对,公车之召见。隆宽广问,殆无虚日。欲望凡台谏、侍从章奏,各置一簿,随所上录之,一留禁中,时备观览或可采,付外施行。一授大臣,使详阅庶几,言皆底绩。十四日甲子,诏:台谏章奏置籍,以便观览。
乾道六年九月二十一日,成都历学进士贾浚,上《历法九议》一册。
淳熙元年九月十八日,幸玉津园宴射,赋七言诗,赐曾怀以下与宴者,皆和。二十七日,诏临安府择宽閒地,建射圃,备百僚习射。
《西湖志馀》:淳熙三年九月十五日,明堂大礼。十三日,雨未时,奏请宿斋。十四日,驾诣景灵宫,回太庙,宿斋,雨不止。十五日,晴色甚佳,车驾自太庙乘辂还内,日映龙袍,天颜甚喜。张抡进临江仙云:闻道彤庭森宝仗,霜风逐雨驱云。六龙扶辇下青冥,香随鸾扇远,日映赭袍明。帘捲天街人顶戴,满城喜气氤。等閒散作八荒春,祇知天意好,昨夜月华新。
《玉海》:淳熙四年九月丙辰,诏侍读史浩锡燕澄碧殿。浩进古诗三十韵,御制俯同其韵云:皓首持六经,日侍明光里。翼乎鸿遇风,纵矣鱼在水。眷言澄碧行,胜赏得纡趾。亦屡引公卿,对此谈政理。虚心欲受人,忠言资逆耳。朕瘠天下肥,至乐无易此。期尔罄嘉谋,使我勋业起。
淳熙五年九月十二壬申日,幸秘书省,受朝右文殿。移御秘阁,入东西壁,观累朝御书。上手以光尧太上皇帝所书琴赋,示群臣。谕曰:此钟王所不及。既又修太平兴国故事。张宴右文,酒五行,罢。翌日癸酉,赐御制诗。诗有宴开芸阁,坐对蓬山之语。
淳熙六年九月三日,诏明堂免奏祥瑞。上曰:朕自有真祥瑞,丰年是也。百姓家给人足,瑞莫大焉。《乾淳岁时记》:是月,遣使朝陵,如寒食仪。都人亦出郊拜墓,用绵毬楮衣之类。
户部点检所十三酒库,例于九月初,开清每库各用疋布,书库名高品,以长竿县之,谓之布牌。以木床铁擎为仙佛鬼神之类,驾空飞动,谓之台阁。杂剧百戏之外,又为渔父习閒竹马出猎,八仙故事。命妓家女使裹头花巾,为酒家保。库妓皆珠翠盛饰,销金红背,乘绣鞯宝勒骏骑,各有皂衣黄号,私身数对,诃导于前。浮浪閒客,随逐于后。少年侠客,往往簇饤持杯,争劝马首。金钱䌽段沾及舆台。所经之地,高楼邃阁,绣幕如云,累足骈肩,真所谓万人海也。
《宋史·礼志》:光宗以九月四日为重明节。
《玉海》:嘉定四年九月,徐天麟表进所编《西汉会要》七十卷,总为十五门,分三百六十有七事。十一日丁卯,有旨藏秘阁。
嘉定五年九月二十四日,吏部彭龟年之子钦纂《龟年劝讲》,所得圣语,及事实本末,名圣德记,上之。诏付史馆。
《乐郊私语》:己亥秋九月晦,余晓诣嘉禾,时晓星犹在树杪。忽西南天裂,数十百丈光燄,如猛火,照彻原野。一时村犬皆吠,宿鸟惊飞。谛观裂处,蠕蠕而动,若金融于冶铸者,少时方合。操舟者谓余曰:此天开眼也。《宋史·理宗本纪》:景定三年九月丁丑,温州布衣李元老读书安贫,不事科举,今已百四岁。诏补迪功郎致仕,本郡给奉。
《礼志》:瀛国公,以九月二十八日为天瑞节。
《金史·太宗本纪》:天会五年九月丁未,诏曰:内地诸路,每耕牛一具,赋粟五斗,以备歉岁。
《熙宗本纪》:皇统元年九月戊申,诏赐鳏寡孤独不能自存者,人绢二疋,絮三斤。
《章宗本纪》:明昌四年九月甲子朔,天寿节,御大安殿,受亲王百官及宋、高丽、夏使朝贺。
《元史·祭祀志》:每岁九月内及十二月十六日以后,于烧饭院中,用马一羊三,马湩酒醴红织金币,及里绢各三疋。命蒙古达官一员,偕蒙古巫觋,掘地为坎,以燎肉。仍以酒醴,马湩杂烧之。巫觋以国语呼累朝御名而祭焉。
《郝经传》:汴中民,射雁金明池,得系帛书诗云:霜落风高恣,所如归期,回首是春初,上林天子援弓缴,穷海累臣有帛书。后题曰:至元五年九月一日放雁,获者勿杀。国信大使郝经,书于真州忠勇军营新馆。《盱眙志》:天历元年九月十八日未时,太祖高皇帝诞生。
《龙兴慈记》:太祖诞时,携浴于河,忽水中浮起红罗一方,取为襁。今名红罗障云。
《真腊风土记》:九月则压猎。压猎者,聚一国之众,皆来城中,教阅于国宫之前。
《识小编》:永乐十七年九月十二日,钦颁《佛经》至大报恩寺。当日夜,本寺塔现舍利光如宝珠,次现五色毫光,庆云捧日。
《悬笥琐探》:天顺七年九月十六日,有一物见于中天,淡白垂长数丈,尾微曲,少顷不见,忽又垂出,闪闪若动,细如数百丈线。人言此龙也。
《熙朝乐事》:霜降之日,帅府致祭旗纛之神。已而张列军器,以金鼓导之,绕街迎赛。谓之扬兵。旗帜刀戟,弓矢斧钺,盔甲之属,种种精明。有飙骑数十,飞辔往来,逞弄解数,如双燕绰水,二鬼争环,隔肚穿针,枯松倒挂,魁星踼斗,夜叉探海,八蛮进宝,四女呈妖,六臂哪吒,二仙传道,圮桥进履,玉女穿针,担水救火,踏梯望月之属,穷态极变,难以殚名,腾跃上下,不离鞍镫之间。犹猿猱之寄木也。

季秋部杂录

《书经》:引征乃季秋月朔辰弗集于房。〈蔡传〉集,合也。不合则日蚀可知。
《诗经·国风·蟋蟀章》:蟋蟀在堂。〈朱注〉蟋蟀,虫名,似蝗而小。九月在堂。
《左传》:哀公十有二年冬十二月,螽,季孙问诸仲尼。仲尼曰:丘闻之,火伏而后蛰者毕。今火犹西流,司历过也。〈注〉火,心星也。火伏在今十月,犹西流,言未尽没。知是九月,历官失一闰。
《诗纪历枢》:天霜,树落叶,而鸿雁南飞。
《内经》:各差其分。〈注〉戌之月,霜清肃杀,而庶物坚。《山海经》:丰山有九钟焉,是知霜鸣。〈注〉霜降则钟鸣,故言知也。
《管子·轻重甲篇》:岁租,九月而具,粟又美。桓公召管子而问曰:此何故也。管子对曰:万乘之国、千乘之国,不能无薪而炊。今北泽烧,莫之续,则是农夫得居装,而卖其薪荛,一束十倍。则春有以倳耜,夏有以决芸,此租税所以九月而具也。《轻重乙篇》:桓公曰:寡人欲毋杀一士,毋顿一戟,而辟方都二,为之有道乎。管子对曰:泾水十二,空汶渊,洙浩满三之于,乃请以令,使九月种麦日,至日穫则时雨未下,而利农事矣。桓公曰:诺,令以九月种麦日,至而穫量其艾一收之,积中方都二。故此所谓善因天时,辩于地利。而辟方都之道也。
《菁茅谋篇》:九月,敛实平麦之始也。
家语本命解:霜降而妇功成,嫁娶者行焉。〈注〉季秋霜降嫁娶者,始于此。
《楚辞》:靓杪秋之遥夜兮,心缭戾而有哀。
《史记·天官书》:阉茂岁,岁阴在戌,星居巳,以九月与翼轸辰出,曰天雎。白色大明,其失次有应见东壁岁水。〈注〉《索隐》曰:《尔雅》在戌,曰阉茂。孙炎云:万物皆蔽冒,故曰阉茂。
《李斯传》:秋霜降者,草花落;水摇动者,万物作。此必然之效也。
《后汉书·律历志注》:自亢八度至危四度,谓之大火,之次寒露霜降,居之宋之分野。
《洞冥记》:旦露池西,有灵池,方四百步,有浮根菱根出水上,叶沈波下,实细薄皮,甘香。叶半青半黄,霜降弥美,因名青冰菱也。
《白虎通·五行篇》:九月谓之无射,何。射者,终也。言万物随阳而终也。当复随阴起,无有终已。
《四民月令》:九月作葵菹乾葵。
九月,藏茈姜。〈注〉《字林》曰:姜,御湿之菜。
《杂五行书》:青桐,九月收子。
《抱朴子·仙药篇》:欲求芝草,入名山,必以三月九月,此山开出神药之月也。勿以山很日,必以天辅时,三奇会尤佳。
《广州记》:鬼目树,似棠梨,叶如楮,皮白,树高大如木瓜而小,邪倾不周正味酢,九月熟。
《浔阳记庐》:山顶上有三石雁,霜降则飞。
《食经》:作白醪酒法,生秫米一石,方曲二斤,细剉。以泉水渍曲,密盖。再宿,曲浮起,炊米三升酘之,使和调,盖。满五日,乃好。酒甘如乳。九月半后可作也。
《三礼义宗》:九月,大享帝于明堂之中。《孝经》云宗祀文王于明堂是也。
《魏书·律历志》:次卦九月,归妹、无妄、明夷、困、剥。
《洛阳伽蓝记》:景阳观山南百果园,有仙人桃。其色赤,表里照彻,得严霜乃熟,亦出昆崙山。一曰:王母桃也。仙人枣,长五寸,把之,两头俱出核,细如针。霜降乃熟,食之甚美。一曰西王母枣。
《齐民要术》:葵子,收待霜降,榜簇皆须,阴中其碎者,割讫,即地中,寻手纠之。〈注〉伤早黄烂伤,晚黑涩见,日亦涩待,萎而乱者必烂。
蒜,宜良软地,三遍熟耕,九月初种。种法:黄畼时,以耧耩逐垄,手下之五寸一株。
茄子,九月熟时,摘取擘破水淘子,取沉者速曝乾。裹置至二月畦种。
藏蟹法:九月内取母蟹,得则水中,勿令伤损及死者。一宿腹中浮,先煮薄糖,著活蟹于冷糖瓮中一宿,著蓼汤,和白盐特须极咸,待令瓮盛半汁,取糖中蟹,内著盐蓼汁中,便死。泥封二十日,出之,举蟹脐,著姜末还复脐如初,内著坩瓮中,百个各一器,以前盐蓼汁浇之,令没。密封,勿令漏气,便成矣。特忌风里,则坏而不美也。
冬米明酒法:九月,渍清稻米一斗,捣令细末,沸汤一石浇之,曲一斤末,搅和三日,极酢合二斗酿米,炊之。气刺人鼻便为大发搅成。用方曲十五斤酘之,米三斗,水四斗,合和酿之也。
作酃酒法:以九月中,取秫米一石六斗,炊作饭,以水一石,宿渍曲七斤,炊饭,令冷,酘曲汁中,覆瓮。多用荷箬,令酒香,燥复易之。
蘘荷,九月中,取旁生根为菹,亦可酱中藏之。
大豆,九月中,候近地叶有黄落者,速刈之。〈注〉叶少不黄必浥郁,刈不速逢风则叶落尽,遇雨泽烂不成。姜,九月掘出置屋中,中国土不宜姜,仅可存活,势不滋息。种者,聊拟药物小小耳。
《大业拾遗》:吴郡献松江鲈鱼,乾鲙六瓶,瓶容一斗。作鲙法,一同鮸鱼。然作鲈鱼鲙,须九月霜降之时。收鲈鱼三尺以下者,作乾鲙浸渍,讫,布裹沥水,令尽散,置盘内,取香柔花叶相间,细切和鲙拨,令调匀。霜后鲈鱼肉白如雪,不腥。所谓金齑玉鲙,东南之佳味也。紫花碧叶间,以素鲙亦鲜洁可观。
《唐书·历志》:先寒露三日,天根朝《觌时训》:爰始收潦。而《月令》亦云水涸后寒露十日,日在尾八度而本见,又五日,而驷见。故陨霜则蛰虫墐户。
霜降六日,日在尾末,火星初见。
《百官志》:凡津梁道路,治以九月。
《酉阳杂俎》:汝西有练溪,多异柏。及暮秋,叶上敛,俗呼合掌柏。《周易集解》:黄裳元吉。干宝曰:阴气在五九月之时,自剥来也。
《续本事诗》:北方白雁,似雁而小,色白。秋深乃来。白雁至,则霜降。河北人谓之霜信。杜甫诗云:故国霜前白雁来。谓此。
《六一题跋汉韩明府修孔子庙器碑》云:永寿二年,青龙在涒滩,霜月之灵,皇极之日,永寿桓帝年号也。按《尔雅》,岁在申,曰涒滩,霜月之灵,皇极之日,莫晓其义。疑是九月五日。
《云笈七签》:季秋,肝藏气微,肺金用事,宜减辛增酸,助筋补血以及其时。
《梦溪笔谈》:九月,木可为枝干。故曰:太衡。
《忘怀录》:造乾地黄法:九月末,掘取肥大者,去须,熟蒸,微曝乾,又蒸,微曝。食之如蜜,可停久远。
《长公外纪》:九月十二日,东坡在儋耳与客饮酒。小醉,信笔书曰:吾始至南海,环视天水无际,悽然伤之曰:何时得出此岛耶。已而思之,天地在积水中,九州在大瀛海中,中国在少海中,有生孰不在岛者,覆盆水于地,芥浮于水,蚁浮于芥,茫然不知所济少焉。水涸,蚁即径去,见其类出,涕曰:几不复与子相见。岂知俯仰之间,有方轨八达之路乎。念此,可以一笑。
《曲洧旧闻》:草乌头,近畿如嵩少,具茨诸山,亦多有之。花开九月,色青可爱,玩人多移植园囿,号鸳鸯菊。盖取其近似耳。
《朱子家礼集说·祢祭考》曰:祢祢近也,季秋择日而祭。程子曰:季秋成物之始,亦象其类而祭之。
《墨庄漫录》:杜子美祭房相国,九月,用茶藕莼鲫之奠,莼生于春,至秋则不可食,不知何谓。而晋张翰亦以秋风动,而思菰菜、莼羹、鲈鲙。鲈固秋物,而莼不可晓也。
《卧游录》:云阳谷,流潦沸腾,飞泉激洒,凛然凝冱。每入穴中,朱明盛暑当昼,暂暄凉。秋晚候缊袍不暖。锦绣万花谷:拒霜花,树丛生,叶大而其花甚红,九月霜降时开,故名拒霜。
《溪蛮丛笑》:富洞,以九月燕为大设。
《豹隐纪谈》:吴兴之水晶宫,不载图经。刺史杨汉公九月十五日夜绝句云:江南地暖少南风,九月炎凉正得中。溪上玉楼楼上月,清光合作水晶宫。后来林子中闻滕元发得湖州,以诗贺何洵直邦彦曰:清风楼下两溪春,三十馀年一梦新。欲识玉皇香案吏,水晶宫主谪仙人。因为故事。《燕山丛录》:宝坁银鱼,都下所珍,北人称为面条鱼。形似东吴鲙残,而倍大出海中蛤。山下秋深霜降,上温泉产子,映日望之,波浪皆成银色。人每候其至,网之。《太平清话》:九月莼鲈正美,秫酒新香,胜客晴窗出古人法书名画,焚香评赏,无过此时。
《销夏》:叶石林云:景修与吾同为郎,夜宿尚书新省之祠曹厅步月庭下,为吾言,往尝以九月望夜道钱塘,与诗僧可久泛西湖,至孤山,已夜分。是岁早寒,月色正中,湖面渺然,如镕银傍山。松桧参天,露下叶间嶷嶷皆有光,微风动,湖水晃漾,与林叶相射。可久清臞苦吟,坐中凄然不胜寒,索衣无所有,空米囊覆其背。谓平生得此无几。吾为作诗记之云:霜风猎猎将寒威,林下山僧见亦稀。怪得题诗无俗语,十年肝鬲湛寒辉。此景暑中想像,亦可一洒然也。
《瓶史·月表》:九月,花盟主:菊花。花客卿:月桂花。使令:老来红,叶下红。
《花历》:九月,菊有英芙蓉、冷汉宫秋,老芰荷化为衣,橙橘,登山药乳。
《月令演》:九月皇极日、〈五日〉息日、〈七日〉题糕、〈九日〉小重阳、〈十日〉菊花节。 御沟红叶。
《四时占候》:九月雨大,宜收禾。
《戎事类占》:自一日至九日,以日占月。遇此日风,则此月谷贱。
九月雷,主谷贵。
霜不下,则来年三月多阴寒。多雨,主米贵。
《杂占》:朔日值寒露,主冬寒严凝。值霜降,主岁歉。朔日风雨,主春旱,夏雨,芝麻贵;又朔日东风半日不止,主米麦贵。
九月上卯日北风,主来年三、七月米大贵;东风亦然;西北平平。
十三日晴,则冬晴柴贱。
《文林广记》:虹以九月出西方,大小豆贵。又朔日虹见,麻贵油贵。
九月雨雹,不利牛马。
九月庚辰辛卯日雨,主冬谷贵一倍。
《本草纲目》:凡枣,九月采,日晒乾,补中益气。久服神仙雁来,红茎叶穗子并与鸡冠同,其叶九月鲜红,望之如花,故名吴人呼为老少年。
辛夷,其树似杜仲,子似冬桃而小。九月采实,暴乾,去心及外毛,毛射人肺,令人欬。香薷,中州人呼为香菜。方茎尖叶,九月开紫花,成穗有细子,细叶者,仅高数寸,叶如落帚叶,即石香薷也。兔丝子,蔓延草木之上,九月采,实暴乾,色黄而细者为赤纲,色浅而大者,为菟蔂。
女贞,叶似冬青树,其实九月熟,黑似牛李子。
水仙花,叶似蒜,其花香甚清。九月初栽于肥壤,则花茂盛,瘦地则无花。
南烛,是木而似草,故号南烛草木。其子如茱萸,九月熟,酸美可食。
蔓荆,生水滨,苗茎蔓延,长丈馀。九月有实,黑斑,大如梧子而虚。
补骨脂,俗讹为破故纸,生岭南诸州及波斯国。茎高三四尺,叶小似薄荷花,微紫色,实如麻,子圆扁而黑,九月采。
山茵蔯,其茎如艾,其叶如淡色青蒿,而背白,叶岐紧细而扁整。九月开细花,黄色,结实,大如艾子,花实并与庵䕡相似。九仙子,出均州太和山,一根连缀九枚,大者如鸡子,小者如半夏,白色,叶如乌桕叶而短扁不圆。每叶桠生子枝,或一,或二,袅袅下垂。九月采根。
荜茇,岭南有之,多生竹林内,丛高三四尺,其茎如著,叶青圆如蕺菜,阔二三寸,如桑面光而厚,开花白色。结子如小指,大青黑色类,椹子而长。九月收采,暴乾。南人爱其辛香,或取叶生茹之。
枸骨树,如杜仲。诗云:南山有枸是也。结实如女贞及菝子。九月熟时,绯红色。人采其木皮煎膏,以粘鸟雀,谓之粘黐。
天南星,即虎掌,九月采根去皮脐,入器中,汤浸五七日,日换三四遍。洗去涎,暴乾用,或再火炮制用。烈节,生荣州,多在林箐中,茎叶俱似丁公藤而纤细,无花实。九月采茎,暴乾。杨倓家藏经验方,有烈节酒,治历节风痛。
菰米,一名彫胡。九月抽茎,开花如苇䒒,结实长寸许。霜后采之,大如茅针,皮黑褐色,其米甚白而滑腻。作饭香脆。杜甫诗:波漂菰米沈云黑即此。
赤瓜、棠梂子,山楂一物也。九月霜后,取蒂熟者去核暴乾,或蒸熟,去皮核捣作饼子,日乾用。
《名胜志》:平南县蛇黄冈,在县北四里,冈势盘纡,出蛇黄。每岁九月,邑人掘深七八尺,始得。大如鸡子,小者如弹丸。其色紫,磨之可傅肿毒,尤治小儿惊痫。

季秋部外编

《法苑珠林》:佛言九月者,少阴用事,乾坤改位,万物毕终,衰落无牢。众生蛰藏,神气归本,因道自宁。故持九月一日斋,竟十五日。
《云笈七签》:秦始皇三十一年九月庚子,茅盈高祖濛于华山之中,乘云驾鹤,白日升天。
《法苑珠林》:汉明帝永平七年九月,帝梦神人,长丈六,面作真金色。太子舍人傅毅奏称,臣闻外国净饭王太子,号悉达,出家成道。陛下梦警,将无感也。即敕使西寻,抄圣教六十万五千言,以白马驮还。
《云笈七签》:方丈台东宫昭灵李夫人,以汤时得道,白日升天。受书为东宫昭灵夫人,治方丈台第十三朱馆中。东晋哀帝兴宁三年乙丑九月三日,降于真人杨羲之家。
《唐诗纪事》:鹤林寺杜鹃花,贞元中,外国僧自天台钵盂中,以药养其根,来植于此寺。僧见女子游花下,或谓花神也。周宝镇浙西,与道人殷七七善,谓曰:鹤林寺花,天下奇绝,能开顷刻,花可开于重九乎。曰:可乃前二日,往寺宿。中夜,女子谓七七曰:妾为上元命下司,此花非久,即归阆苑。今与道者开之。来日晨起,花渐拆,至九日烂漫。
《茅亭客话》:遂州小溪县石城镇仙女坞,村民程君友遇道士,随往青城山。道士曰:尔有仙表,得至于此。开囊取丹一粒,令吞之。曰:若有饥渴,则可嚼柏叶柏实。君友恳祈愿往仙斋。道士曰:尔且归家,吾至九月八日当来迎尔。君友归,别止一室,尝焚柏子柏实静坐,无营时嚼柏实三五颗而已。门外柏树下有大盘石,尝偃息于上。至九月七日夜,如有所待。达旦,云霞相映五色,君友蹑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