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四月” 相关资源
诗文库13457
人物库3076
古籍库90522
活动2395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孟夏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

 第四十七卷目录

 孟夏部纪事

岁功典第四十七卷

孟夏部纪事

《汲冢周书》:维四年孟夏,王初祈祷于宗庙,乃尝麦于太庙。
《拾遗记》:周昭王二十四年,涂修国献青凤丹鹊,各一雌一雄。孟夏之时,凤鹊皆脱易毛羽,聚鹊翅以为扇,缉凤毛以饰车盖,一名游飘;二名条翮;三名亏光;四名仄影。时东瓯献二女,一名延娟,二名延娱,使二人更摇此扇,侍于王侧,轻风四散,泠然自凉。
《左传》:晋人徵朝于郑,郑人使少正公孙侨对曰:溴梁之明年,公孙夏从寡君,以朝于君,见于尝酎,与执燔焉〈疏〉《月令》言:饮酎当是夏祭之后。此言尝酎,谓见于夏祭,故云与执燔焉。
《汉书·郊祀志》:文帝即位十三年,明年,黄龙见成纪,其夏,下诏曰:有异物之神见于成纪,毋害于民。岁以有年,朕几郊祀上帝诸神,礼官议毋讳以朕劳,有司皆曰:古者天子,夏亲郊祀上帝于郊,故曰郊。于是夏四月,文帝始幸雍郊,见五畤祠,衣皆上赤。〈又〉明年夏四月,文帝亲拜霸渭之会,以郊见渭阳五帝。五帝庙临渭,北穿蒲池沟水,权火举而祠若光,煇然属天焉。《景帝本纪》:后二年,夏四月,诏曰:雕文刻镂,伤农事者也。锦绣纂组,害女红者也。农事伤则饥之本也,女红害则寒之原也。夫饥寒并至而能亡为非者,寡矣。朕亲耕,后亲桑,以奉宗庙,粢盛祭服为天下,先不受献,减大官,省繇赋,欲天下务农蚕,素有畜积,以备灾害,彊毋攘弱,众毋暴寡,老耆以寿终,幼孤得遂长。《武帝本纪》:建元元年夏四月己巳,诏曰:古之立教,乡里以齿,朝廷以爵,扶世导民,莫善于德。然则于乡里,先耆艾奉高年,古之道也。今天下孝子顺孙,愿自竭尽以承其亲,外迫公事,内乏资财,是以孝心阙焉。朕甚哀之。民年九十以上,已有受鬻法,为复子若孙,令得身帅妻妾,遂其供养之事。
元封元年夏四月癸卯,上还登封泰山,降坐明堂。元封二年夏四月,还祠泰山,至瓠子,临决河,命从臣将军以下,皆负薪塞河堤。作瓠子之歌。
《十洲记》:凤麟洲,煮凤喙及麟角,合煎作膏,名之为续弦胶,或名连金泥,能续弓弩已断之弦,刀剑断折之金。更以胶连续之,使力士掣之,他处乃断,所续之际终无断也。武帝天汉三年四月,西国王使至,献此胶四两,武帝幸华林园,射虎,而弩弦断,使者时从驾,又卜胶一分,使口濡以续弩。弦帝曰:异物也。乃使武士数人,共对掣引之,终日不脱,如未续时也。胶色青如碧玉。
武帝天汉三年四月,西国王使至,献吉光毛裘。裘黄色,盖神马之类也。入水数日不沉,入火不燋。
《汉书·武帝本纪》:太始四年夏四月,幸不共祠神人于交门宫,若有乡坐拜者,作交门之歌。〈注〉神人,蓬莱仙人之属也。琅邪县有交门宫,武帝所造。
《昭帝本纪》:元凤二年夏四月,上自建章宫徙未央宫,大置酒,赐郎从官帛,及宗室子钱,人二十万。吏民献牛酒者,赐帛人一疋。
《赵充国传》:四月草生,发郡骑及属国胡骑伉健各千,倅马什二就草。
《宣帝本纪》:本始元年夏四月,诏内郡国,举文学高第各一人。
地节二年夏四月,凤凰集鲁郡,群鸟从之。
五凤四年夏四月,遣丞相御史掾二十四人,循行天下,举冤狱,察擅为,苛禁深刻不改者。
甘露元年夏四月,黄龙见新丰。
《云笈七签》:茅盈字叔申,咸阳南关人也。汉宣帝时,二弟俱贵,乡里相送者数百人。时盈亦在座,谓宾曰:我来年四月三日,当之官,能如今日之集会不。众许之。至期日,众宾并集。盈与家人及亲族辞诀,归。句曲人因改句曲为茅君山。
《汉书·元帝本纪》:初元元年夏四月,诏曰:方田作时,朕忧蒸庶之失业,临遣光禄大夫褒等十二人,循行天下,存问耆老,鳏寡孤独,困乏失职之民。
初元五年夏四月,诏令从官给事宫司马中者,得为大父母父母兄弟通籍。〈注〉司马门者,宫之外门也。建昭四年夏四月,诏举茂才特立之士。
《后汉书·光武本纪》:建武七年夏四月壬午,诏公卿司隶州收,举贤良方正各一人,遣诣公车。建武十三年,夏四月,大飨将士,班劳策勋功臣,增邑更封,凡三百六十五人。
建武十四年,夏四月辛巳,封孔子后志为褒成侯。〈注〉平帝封孔均为褒成侯。志,均子也。《古今志》曰:志时为密令。
《祭祀志》:光武中元元年四月,以吉日,刻玉牒书函,藏金匮,玺印封之,使太尉奉匮以告高庙,藏于庙室西壁石室高主室之下。
《明帝本纪》:永平六年,王雒山出宝鼎,庐江太守献之。夏四月甲子,诏曰:祥瑞之降,以应有德,方今政化多僻,何以致兹。《易》曰:鼎象三公,岂公卿奉职得其理耶。太常其以礿祭之日,陈鼎于庙,以备器用。赐三公帛五十疋,九卿二千石半之。
永平九年,四月甲辰,诏:郡国以公田赐贫民,各有差。永平十年,夏四月戊子,诏曰:昔岁五谷登衍,今兹蚕麦善收,其大赦天下。方盛夏长养之时,荡涤宿恶以报农功;百姓勉务桑稼,以备灾害;吏敬厥职,毋令愆堕。
永平十二年,夏四月,遣将作谒者王吴修汴渠。十三年夏四月,汴渠成。辛巳行幸荥阳,巡行河渠。乙酉,诏曰:自汴渠决败,六十馀岁。今既筑堤理渠,绝水立门,河汴分流,复其旧迹,陶丘之北渐就壤坟,故荐嘉玉、洁牲,以礼河神。东过洛汭,叹禹之绩,今五土之宜,反其正色,滨渠下田,赋与贫民,无令豪右得固其利。《章帝本纪》:建初二年夏四月癸巳,诏齐相,省冰纨,方空縠,吹纶絮。
《魏志·文帝本纪》:黄初五年,夏四月,立太学制五经课试之法,置春秋谷梁博士。
《晋书·礼志》:魏太和元年四月,洛邑初营宗庙,掘地得玉玺,方一寸九分,其文曰天子羡思慈亲。明帝为之改容,以太牢告庙。
《武帝本纪》:泰始三年四月戊午,张掖太守焦胜上言:氐池县大柳谷口,有元石一所,白画成文,实大晋之休祥。图之以献,诏以制币,告于太庙,藏之天府。《礼志》:武帝泰始七年四月,帝将亲祠,车驾夕牲而仪注还,不拜。诏问其故。博士奏:历代相承如此。帝曰:非致敬宗庙之礼也。于是实拜而还,遂以为制,夕牲必躬临拜。
《武帝本纪》:太康元年,夏四月,白麟见于顿丘。
《拾遗记》:张华为九酝酒,以三薇渍曲,檗蘪出西羌,曲出北方。北方有指星麦,四月火星出,麦熟而穫之,糵用水渍麦,三夕而生萌芽,以平旦鸡鸣时而用之。俗人呼为鸡鸣麦,以之酿酒醇美。
《幸蜀记》:咸康元年四月,游浣花,龙舟䌽舫,十里绵亘,自浣花潭至万里桥,游人士女,珠翠夹岸,日正午,暴风起,须臾电雷冥晦,有白鱼自江心跃起,变为蛟形,腾空而起。是日,溺者数千人,衍惧,即时还宫。
《洛阳伽蓝记》:昭仪尼寺,有一佛二菩萨,塑工精绝。四月七日,常出诣景明,景明三像,恒出迎之。
《后燕录》:长乐元年,夏四月甲午,有异雀,素身绿首,集于端门,栖翔东园,二旬而去。
《南史·宋文帝本纪》:元嘉二十四年,四月,河济俱清。《宋书·刘敬宣传》:敬宣,八岁丧母,昼夜号泣,中表异之。辅国将军桓序,镇芜湖,父牢之参序军事。四月八日,敬宣见众人灌佛,乃下头上金镜以为母灌,因悲泣,不自胜。序叹息,谓牢之曰:卿,此儿既为家之孝子,必为国之忠臣。
《世说》:范宁作豫章,八日,请佛有板,众僧疑,或欲作答。有小沙弥在坐末,曰:世尊默然,则为许可。众从其义。《佛国记》:法显到于阗国,其国中十四大僧伽蓝,不数小者。从四月一日,城里便洒扫道路,庄严巷陌。其城门上张大帏幕,事事严饰。王及夫人采女,皆住其中。瞿摩帝僧,是大乘学,王所敬礼,最先行像。像入城时,门楼上夫人,釆女遥散众花,纷纷而下。至十四日,行像讫,王及夫人乃还宫。
《南史·齐高帝本纪》:益州有山,古老相传,曰齐后山。升明三年四月二十三日,有沙门元畅者,于此山立精舍,其日上登尊位。
升明三年,四月二十四日,荥阳郡人尹千,于嵩山东南隅,见天雨石坠地,石开,有玉玺在其中,玺方三寸,文曰戊丁之人,与道俱肃然,入草应天符,扫平河洛清魏都。又曰:皇帝运兴,千奉玺诣雍州,刺史萧赤斧。赤斧以献。
《资治通鉴》:梁天监元年夏四月癸酉,诏公车府谤木肺石旁,各置一函,若肉食莫言,欲有横议,投谤木函;若有功劳才器,冤沈莫达者,投肺石函。
《梁书·海南传》:千陀利国在南海洲。上天监元年,其王瞿昙修跋陀罗,以四月八日梦见一僧,谓之曰:中国今有圣主,十年之后,佛法大兴。汝若遣使贡奉敬礼,则土地丰乐,商旅百倍,我当与汝往观之。乃于梦中至中国,拜觐天子。既觉,心异之,陀罗本工画,乃写梦中所见高祖容质,饰以丹青,仍遣使并画工,奉表献玉盘等物,使人既至,模写高祖形以还,其国比本画则符同焉。因盛以宝函,日加礼敬。
《高僧传》:释元高,小名灵育,母寇氏,梦见胡僧持伞者,花满坐,便即怀胎。至四月八日生,异香及光明照壁,迄旦乃散,因名曰灵育。
靡歌利头,四月八日,浴佛,以都梁香为青色水,郁金香为赤色水,丘隆香为白色水,附子香为黄色水,安息香为黑色水,以灌佛顶。
《陈书·高祖本纪》:永定二年四月戊辰,重云殿东鸱尾,有紫烟属天。
《南史·陈宣帝本纪》:太建七年四月壬子,郢州献瑞钟六。
《陈书·宣帝本纪》:太建八年四月甲寅,诏曰:元戎凯旋,群师振旅,旌功策赏,宜有飨宴。今月十七日,可幸乐游苑,设丝竹之乐,大会文武。
《魏书·释老志》:世祖即位,每引高德沙门,与共谈论。于四月八日,舆诸佛像行于广衢,帝亲御门楼临观,散花以致礼敬。
《礼志》:神麚二年,帝将征蠕蠕省,郊祀仪,四月以小驾祭天神。毕,帝遂亲戎,大捷而还。归,格于祖祢,遍告群神。
《灵徵志》:高宗和平三年四月,河内人张超,于坏楼所城北故佛图处,获玉印以献。印方二寸,其文曰:富乐日昌,永保无疆。福禄日臻,长享万年。玉色光润,模制精巧,百寮咸曰:神明所授,非人为也。诏,天下大酺三日。
《孝文帝本纪》:太和十六年四月甲寅,幸皇宗学,亲问博士经义。
太和十九年四月庚申,行幸鲁城,亲祠孔子庙。辛酉,诏:拜孔氏四人、颜氏二人为官。又诏:选诸孔宗子一人,封崇圣侯,邑一百户,以奉孔子之祀。又诏兖州为孔子起园柏,修饰坟垄,更建碑铭,褒扬圣德。
《洛阳伽蓝记》:景明寺,宣武皇帝景明年中立,至正光中,太后始造七级浮图一所,去地百仞。时世好崇福,四月七日,京师诸像皆来此寺,尚书祠曹录像,凡有一千馀躯。至八日,以次入宣阳门,向阊阖宫前,受皇帝散花。于时金花映日,宝盖浮云,幡幢若林,香烟似雾,梵乐法音,聒动天地,百戏腾骧,所在骈比,名僧德众,负锡为群,信徒法侣,持花成薮,车骑填咽,繁衍相倾。
四月八日,京师士女多至河间寺,观其殿庑绮丽,无不叹息,以为蓬莱仙室,亦不是过。入其后园,见朱荷出池,绿萍浮水,飞梁跨树,层阁出云,咸皆唧唧。长秋寺中,有三层浮图一所,金盘灵刹,耀诸城内,作六牙白象,负释迦在虚空中,庄严佛事,悉用金玉。四月四日,此像常出辟邪,师子导引其前,吞刀吐火,腾骧一面,䌽幢上索,诡谲不常,奇伎异服,冠于都市。像停之处,观者如堵。
《北齐书·杜弼传》:武定六年四月八日,魏帝集名僧于显阳殿,讲说佛理,弼与吏部尚书杨愔,中书令邢卲,秘书监魏收等并侍法筵。敕弼升师子座,当众敷演。昭元都僧达,及僧道顺并缁林之英,问难蜂至,往复数十番,莫有能屈。帝曰:此贤若生孔门,则何如也。《周书·于谨传》:保定三年四月,诏以谨为三老,赐延年杖。
《荆楚岁时记》:荆楚以四月八日,诸寺各设会,香汤浴佛,共作龙华会,以为弥勒下生之徵也。
四月八日,长沙寺阁下有九子母神,是日韨肆之人,无子者,供养薄饼以乞子,往往有验。
《隋书·食货志》:大象三年四月,诏四面诸关,各付百钱为样。从关外来,勘样相似,然后得过。样不同者,即坏以为铜,入官。
《文帝本纪》:开皇七年四月癸亥,颁青龙符于东方总管刺史,西方以驺虞,南方以朱雀,北方以元武。《续高僧传》:释宝岩,幽州人,仁寿下,敕召送舍利于本州弘业寺。四月三日夜,放大光明,照天地,有目皆见。《古镜记》:汾阴侯生,天下奇士也。王度常以师礼事之。临终赠以古镜。大业八年四月一日,太阳亏,度时在台,引镜出,镜亦无色,俄而光彩出,日亦渐明。比及日复,镜亦精朗如故。
《续文献通考》:隋朱昌宁,永城人,有孝行。母病思瓜,时方四月,瓜未熟,昌宁号哭于瓜田中,一夕,瓜尽熟。母食之,即差。
《辉县志》:卫源庙,在苏门山麓,百门泉上。泉乃卫河之源,庙创于隋,以祀泉神,称灵源公。每岁四月八日,郡守致祭。
《唐书·高祖本纪》:武德三年四月丙申,祠华山。
《唐会要》:武德六年四月十四日,幸龙潜旧宅,改为通义宫。置酒高会。诏曰:爰择良辰,言遵邑里,礼同过沛,事等归谯,故老咸臻,族姻斯会,肃恭荐享,感庆兼集。武德七年,四月丙午,宴王公亲属于文明殿,见安平王太妃,以尊属,从家人礼,降阶再拜,酒小阑,徙坐翠华殿,帝赋诗,王公递上寿,赐帛各有差。
武德九年四月二十三日,甘露降于中华殿之桐木,泫如冰雪,以示群臣。
贞观二年四月三日,尚书左丞戴胄上言曰:隋开皇之制,天下输粟,谓之社仓。及大业中,取充官费。今请自王公以下,计垦田秋熟所在为义仓,岁凶以给民。太宗善之。乃诏:亩税二升,粟麦粳稻,随地所宜。宽乡敛以所种,狭乡据青苗簿而督之,耗十四者,免其半;耗十七者,皆免之。商贾无田者,以其户为九等出,粟自五石至五斗为差,下户不取焉。岁不登,以赈民,或贷为种子,至秋而偿。
《魏徵醴泉铭序》:贞观六年孟夏,皇帝避暑九成宫,四月甲申朔,旬有六日,上及中宫,历览台观。閒步西城,俯察厥土,微觉有润,因而以杖导之,有泉随而涌出。乃承以石槛,引为一渠,其清若镜,味甘如醴。
《唐会要》:贞观十四年四月二十二日,太宗自为真草书屏风以示群臣,笔力遒劲,为一时之绝。
太宗以阴阳书,近代讹伪,穿凿拘忌,亦多命太常博士吕才,及阴阳学者十馀人,共加刊正,削其浅俗,存其可用者。贞观十五年四月十六日己酉,撰阴阳书凡五十三卷,及旧书四十七卷。诏颁行之。才为叙,质以经史,其穿凿拘忌者,才有驳议,曰叙宅经,叙禄命,叙葬书。识者以为确论。
贞观十六年四月二日,有雄雉飞集明德殿前。上问褚遂良:是何祥也。遂良对曰:昔秦文公时,有童子化为雉,雌者鸣于陈仓,雄者鸣于南阳。童子言,得雌者伯文公,遂以为宝鸡祠。汉光武得雄,遂起南阳,而有四海。陛下旧封秦王,故雄雉见于秦地,所以彰表明德也。上大悦,曰:立身之道,不可无学。
贞观二十一年四月九日,公卿上言,请修太和宫,厥地清凉,可以清暑。诏从之,包山为苑,自栽木至设幄,九日毕工。因改为翠微宫。
贞观二十四年四月,太宗御制玉华宫铭,令皇太子以下并和。
显庆五年四月八日,于东都苑内,造八关凉宫。《唐高宗实录》:麟德二年四月二十五日,讲武邙山之阳,御北城楼观之。
《唐会要》:乾封三年四月,将作大匠阎立德,造九成宫,新殿成,移仗御之,谓侍臣曰:朕性不宜热,所司频奏,请造此殿。既作之后,深惧人劳。今暑热,朕在屋下,尚有流汗。匠人暴露,事亦可悯。所以不令精妙意者,祇避炎暑尔。长孙无忌曰:圣心每以恤民为念,天德如此,臣等不胜幸甚。
《唐书·高宗本纪》:总章元年四月乙卯,赠颜回太子少师,曾参太子少保。
《唐会要》:明皇初临潞州,景龙元年,四月二十七日,日有抱戴。
明皇初临潞州,景龙二年四月二十五日,厅事,据案,假寐白鹤观,道士见赤龙在案。
《唐诗纪事》:景龙四年四月一日,幸长宁公主庄,李乂陪幸诗:紫禁乘宵动,青门访水嬉。贵游鳣序集,仙女凤栖期。合宴簪绅满,承恩雨露滋。北辰还捧日,东馆幸逢时。
景龙四年四月六日,幸兴庆池,观竞渡之戏。其日过窦希玠宅,学士赋诗。
《旧唐书·中宗本纪》:景龙四年四月乙未,幸隆庆池,结䌽为楼,宴侍臣,泛舟戏乐。
《景龙文馆记》:四年夏四月,上与侍臣于树中摘樱桃,恣其食。未后于葡萄园,大陈宴集,奏宫乐至暝。每人赐朱樱两笼也。
《唐会要》:景云二年四月,贺拔延嗣除凉州都督,充河西节度,自此始有节度之号。
垂拱二年四月七日,撰百僚新诫,及兆人本业记,颁赐朝集使。
《通典》:天后万岁通天元年四月三日,铸九鼎,成,置于明堂之庭。
开元二年四月,敕在京有诉冤者,并于尚书省陈牒。所司为理,若稽延,致有屈滞者,委左右丞及御史台访察闻奏。
《唐会要》:开元九年四月甲戌,上亲策试应制举人于含元殿。
开元十一年四月二十六日庚申,崇饰霍山祠庙,秩视诸侯。
《唐书·元宗本纪》:开元二十六年四月己亥,有司读时令,降死罪,流以下原之。
《实录》:开元二十八年四月庚辰,有慈乌巢紫宸之栱。《唐会要》:天宝九载四月二十九日,制曰:顷者每祀黄帝,乃就南郊。礼亦非便,宜于皇城内,西南坤地,改置黄帝坛,朕当亲祀,以昭诚敬。天宝十载四月二十一日,兴庆宫造交泰殿,成。乾元元年四月,诏京官九品以上,上封事。
《通典》:乾元二年四月,两省谏官,十日一上封事,直论得失,无假文言,冀成殿最用存沮劝。
《唐会要》:乾元二年四月六日,敕御史弹事,仍服豸冠。旧制,大事则豸冠,衣朱衣,纁裳白纱中单以弹之。小事则常服而已。
《杜阳杂编》:上崇奉释氏,每春,百品香,和银粉以涂佛室。遇新罗国献万佛山,可高一丈。因置山于佛室,山雕沉檀珠玉,成之,其佛之形大者,或逾寸,小者七八分,其佛之首有如黍米者,有如半菽者,其眉目口耳,螺髻毫相,无不悉具。上因置九光扇于岩巘间。四月八日,召两众僧徒,入内道场,礼万佛山。是时观者,叹非人工。及睹九色光于殿中,咸谓佛光,即九光扇也。《资治通鉴》:唐德宗,建中元年夏四月癸丑,上生日,四方贡献,皆不受。〈注〉上生于天宝元年四月十九日,不置节名。
《旧唐书·德宗本纪》:兴元元年四月辛丑朔时,将士未给春衣,上犹夹服,汉中早热,左右请御暑服。上曰:将士未易冬服,独御春衫可乎。俄而贡物继至,先给诸军,而始御之。
《唐会要》:金吾卫贞元三年敕四月一日已后,五更二点放鼓契。
贞元十三年四月,幸兴庆宫,龙堂祷雨,有一白鸬鹚浮沉水际,群类翼从,左右以为龙之变化。既而大雨。《续文献通考》:吕岩,字洞宾,蒲州永乐县人。贞元十四年四月十四日巳时生,异香满室,天乐浮空,有白鹤飞入帐中,忽不见。
《韩愈祭鳄鱼文》:维元和十四年四月二十四日,潮州刺史韩愈,使军事衙推秦济,以羊一猪一投恶溪之潭水,以与鳄鱼食而告之。
《闻见后录》:唐穆宗元和十五年四月四日,河东节度使裴度,奏五台山佛光寺侧庆云现,若金仙乘狻猊,领其徒千万,自巳至申乃灭。
《唐会要》:太和四年四月,有司贡新瓜,献兴庆宫。开成二年四月辛酉,建终南山祠宇。
《唐宣宗实录》:大中七年四月,日本国遣王子来朝,献宝器音乐。帝曰:近者,黄河清。今又日本来朝,朕德薄,何以堪之。因赐百寮宴,陈百戏以礼之。
《唐会要》:大中十年四月,侍郎知举郑颢,进诸家科目记十三卷,敕付翰林,自今放榜后,写及第姓名,及所试诗赋题进入,每岁编次。
四月十祭,自祀赤帝至雩祀圜丘。
《释苑宗规》:四月十五,僧家结夏,天下僧尼,此日就禅刹挂搭,谓之结制。结制即结夏,夏乃长养之节,在外行,恐伤草木虫类,故九十日安居,至七月十五日散去,为解夏,又谓解制。
《秦中岁时记》:四月一日,内园进樱桃,荐寝庙。讫,颁赐各有差。
长安四月已后,自堂厨至百司厨,通谓之樱笋厨。公餗之盛,常日不同。
《野人閒话》:蜀后主昶,每夏四月,有游花院,游锦浦者,歌乐掀天,珠翠填咽。贵门公子,华轩彩舫,游百花潭。穷奢极丽,诸王功臣已下,皆置林亭异果名花。其楼台皆此类也。
《五代史·唐刘延朗传》:初,废帝起于凤翔,有瞽者张濛,自言事太白山神,神魏崔浩也。使濛问于神,神传语曰:三珠并一珠,驴马没人驱。岁月甲庚午,中兴戊己土。后即位之日,岁次甲午,四月庚午朔。
《辽史·道宗本纪》:清宁二年夏四月甲子,诏曰:方夏长养,乌兽孳育之时,不得纵火于郊。
《玉海》:建隆二年,始置藏冰,务而修其祭,常以四月,命官率太祝用币,以黑牡祭元冥之神,乃开冰以荐寝庙。
《宋史·河渠志》:洛水贯,西京多暴涨,漂坏桥梁。建隆二年,留守向拱重修天津桥,成,甃巨石为脚,高数丈,锐其前以疏水势,石纵缝以铁鼓络之,其制甚固。四月,其图来,上降诏褒美。
《玉海》:建隆四年四月二十四日丁亥,幸玉津园,阅诸军骑射。
《燕翼贻谋录》:太祖皇帝以赵普专权,欲置副贰以防察之。问陶谷:以下丞相一等,有何官。谷以参知政事参知机务对。乾德二年四月乙丑,以薛居正、吕馀庆为参知政事,不押班,不知印,不升政事堂。其后,至道元年四月,史制令升政事堂,知印押班,一同宰相。《玉海》:乾德四年四月辛亥,南蛮进铜鼓,以请内附。开宝九年,幸西京。四月庚子,有事南郊。先是霖雨弥旬,及己亥赴斋宫,云物澄霁,垂白之民相谓曰:不图今日睹太平天子仪卫。
太平兴国三年四月二十六日庚辰,驾幸景风门,驻辇观刈麦。移幸玉津园,张乐,饮群臣酒。《宋史·礼志》:太平兴国九年四月,幸金明池,习水战。帝御水殿,召近臣观之。谓宰相曰:水战,南方之事也。今其地已定,不复施用。时习之,示不忘战耳。因幸讲武台,阅诸军,都试军中之绝技者,递加赐赉,遂登琼林苑楼,陈百戏,掷金钱,令乐人争之,极欢而罢。
雍熙二年四月二日,诏辅臣三司使、翰林枢密直学士、尚书省四品、两省五品以上、三馆学士,宴于后苑。赏花钓鱼,张乐赐饮。命群臣赋诗、习射、赏花。曲宴自此始。
雍熙四年四月,幸金明池,观水嬉,赐从臣饮。帝曰:雨霁天凉,中外无事。宜勿惜醉,因登苑中楼,尽欢而罢。《玉海》:淳化元年四月辛亥,上亲草书,飞白书红绫扇,赐宰相、枢密使、翰林学士、尚书丞郎、两省给舍以上各一。
《燕翼贻谋录》:民间诉水旱,旧无限制,欺罔官吏,无从覆实。太宗淳化二年,诏:诉水旱,夏以四月三十日为限日。
《玉海》:淳化五年四月朔,时雨沾足,近臣称贺。上谓宰相:膏泽雱霈,上天之贶也。命以葡萄酒建茶珍果赐近臣。诏曰:喜此甘泽,与卿同庆。
至道元年四月二十九日乙巳,知通利军钱昭序,表献部内所产赤乌白兔各一,表云:乌禀阳精,兔昭阴瑞,报火德繁昌之兆,示金方柔服之符。念兹希世之珍罕有,同时而见,望宣付史馆。从之。上谓侍臣曰:乌色正如渥丹,信火德之应也。
景德元年四月癸酉,象州贡铜鼓,高一丈八寸,阔二尺五寸,旁有四耳衔环,镂人骑花蛤,椎之有声。景德三年,司天监言,四月二日戊寅夜初更,见天星色黄,出库楼车骑官西,在氏三度,郑之分野,寿星之次后,益润泽。按《星经》,瑞星有四,其一曰周伯,色黄,煌煌然,所见之国大昌。又按《太乙占》云:王者制礼作乐,内外得宜,君上寿考,国祚大昌。则周伯星出。乞付史馆。从之。
元符宫石刻:宋仁宗母李氏,梦一羽衣之士,跣足从空而下,云:来为汝子。时上未有嗣,是夕召幸,有娠。明年四月十四日,生仁宗。幼年每穿履袜,即亟令脱去,长徒步禁中,皆呼为,赤脚仙人。
《玉海》:大中祥符二年四月七日,种放以集贤院学士归终南,宴饯龙图阁,赐七言诗,命学士即席赋诗作序,令杜镐援引名臣归山故事。杜镐诵北山移文以规放。
大中祥符三年四月丁巳,龙图待制陈彭年,奉诏纂《历代帝王集》。凡正统十五卷,闰位十卷,上作序,赐名宸章集。诏褒彭年。
大中祥符五年四月甲辰,瑞圣园槐杏连理,绘图以示辅臣。
《本草纲目》:石面,不常生,亦瑞物也。宋真宗大中祥符五年四月,慈州民饥,乡宁县山生石脂如面,可作饼饵。
《宋史·礼志》:天禧初,诏:以大中祥符元年四月一日,天书再降,内中功德阁,为天祯节,一如天贶节。寻以仁宗嫌名,改为天祺节。
《苏轼乞开西湖状》:天禧中,王钦若奏以西湖为放生池,禁捕鱼鸟,为人主祈福。自是以来,每岁四月八日,郡人数万会于湖上,所沽羽毛鳞介以百万数,皆西北向稽首,仰祝千万岁寿。
《西湖志馀》:宋时杭人四月八日放鸽,为太守祈寿。苏轼怀钱塘诗云:去年柳絮飞时节,记得金笼放雪衣。《宋史·仁宗本纪》:仁宗,大中祥符三年四月十四日生,乾兴元年,以生日为乾元节。
《玉海》:天圣五年四月辛卯,赐进士王尧臣等闻喜宴,于琼林苑中使赐御诗,又人赐御书中庸篇各一轴。自后遂以为常。
天圣八年四月三日乙酉,幸琼林苑,赐从官射,射于苑亭,遂燕从臣。是日,日旁有五色云。
天圣九年四月二十九日乙巳,上御承明殿,阅大乐,赐乐工钱帛有差。先是太常寺,以景德中,尝躬案大乐,其后颇多增制,故请临观焉。
《麟台故事》:天圣末,国史成,始于修史院续纂会要。明道二年,命参知政事宋绶看详修纂。至庆历四年四月,监修国史章得象,上《新修国朝会要》一百五十卷。《玉海》:景祐二年四月八日己未,宗正丞赵良规言,《月令》一岁之间,八荐新物,《周颂》潜冬荐鱼,春献鲔,是其乐章存者通礼,著宗庙荐新,凡五十馀品。诏礼官议曰:本朝惟荐冰,著常祀。吕纪简而近薄,唐令杂而不经。于是更定四时所荐,凡二十八物,卜日荐献一,以开宝礼。
庆历四年四月壬子二十一日,判监王拱辰、田况、王洙、余靖等言,首善当自京师,汉太学二百四十房,千八百馀室,生徒三万人,唐学舍亦千二百间,今取才养士之法盛矣。而国子监才二百楹,制度狭小,不足以容学者,请以锡庆院为太学葺讲殿,及更衣殿,备乘舆临幸。从之。
皇祐二年四月朔,幸金明池,司天言云色黄,其形轮囷,此圣孝感天之应。
至和二年四月四日壬辰,幸琼林苑,宴射,上中的者十四,已而阅骑士,射柳枝。
治平四年四月壬申,神宗出诸州贡物名件,自漳州山姜花至同州榅桲,凡四十三州七十种。手诏曰:四方入贡,虽云古礼,考之禹制,未有若兹之繁。今一郡岁有三四面至者,自今其悉罢之。
《宋史·神宗本纪》:庆历八年四月戊寅,生于濮王宫,祥光照室,群鼠吐五色气成云。治平四年,以四月十日为同天节。
《礼志》:神宗以熙宁元年四月十日为同天节,以宅忧罢上寿,惟拜表称贺。明年,亲王、枢密使、管军驸马、诸司使副诣垂拱殿,宰臣百官大国使诣紫宸殿上寿。命坐赐酒,三行不举乐。明年以大旱罢同天节上寿。群臣赴东上閤门表贺,中书门下言,同天节上寿班,自今枢密使,副宣徽三司使、殿前马步军副都指挥使以上,共作一班,进酒一盏。亲王宗室使相至观察驸马管军观察使以上,皆赴紫宸殿,依本班序立上寿,更不赴垂拱殿。盖以管军观察使以上,及亲王驸马并于垂拱殿,以官序高下,各班进酒毕,而日晏。外朝有班者,仍诣紫宸殿,议者以为近渎改焉,而诏袒免以上宗妇,听班贺于禁中。
《神宗本纪》:熙宁六年四月乙亥,置律学。
《梦溪笔谈》:熙宁六年,有司上言,日当蚀四月朔。上为彻膳,避正殿,一夕微雨,明日不见日蚀,百官入贺,是日有皇子之庆。蔡子正为枢密副使,献诗一首,前四句曰:昨夜薰风入舜韶,君王未御正衙朝,阳辉已得前星助,阴沴潜随夜雨消。其叙四月一日避殿,皇子庆诞,云阴不见日蚀。四句尽之,当时无能过之者。《玉海》:元丰二年四月癸卯,太皇太后幸金明池,上扶太皇太后登辇,又豫为百宝酒船,于是持以上寿。《宋史·神宗本纪》:元丰二年夏四月,南康军甘露降,眉州生瑞竹。
《玉海》:元丰七年四月十七日,景灵宫言,芝草六生于天元殿景灵门中。壬辰,朝献至天元殿观芝草。《括异志》:金山忠烈王,汉博陆侯,姓霍氏。吴孙权时,一日致疾,黄门小竖附语曰:国主封界华亭谷极西南,有金山咸塘湖,为民害,民将鱼鳖食之,非人力能防。金山故海盐县,一旦陷没为湖,无大神护也。臣,汉之功臣霍某也。部党有力,能镇之,可立庙于山。吴王乃立庙,建炎间,建行宫于当湖,赐名。显应尤著。乡民祈祷辄应。部下钱侯尤为灵著。王以四月十八诞辰,浙之东西商贾舟楫,朝献踵至。自四月至中旬末,一市为之鼎沸。闻有设祭于松柏间,祀其先亡,恸哭而反。谓之小岳庙。庙中铁铸四圣,由海而来,至今见存。《宋史·哲宗本纪》:元祐元年四月,诏遇科举,令升朝官各举经明行修之士一人,俟豋第日与升甲。
《玉海》:元祐三年四月己卯,诏诸路及州,各具图开析。建立沿革城壁,吏员户口贡赋,山用地里上职方〈又〉苏轼草三制对小殿,撤金莲,烛送归院。
《石林燕语·续法帖跋》:元祐五年四月十三日,秘书省以秘阁所藏墨迹,未经太宗朝纂刻者,刊于石,有旨从之。
《宋史·律历志》:元祐七年四月,诏尚书左丞苏颂,撰浑天仪象铭。
《玉海》:大观四年四月二十八日,议礼局言,开元礼享先蚕,币以黑,请从黑,以合至阴之义。
政和元年四月二十一日,于坛侧度地筑公桑蚕室,其亲蚕殿,名曰无斁。
《燕翼贻谋录》:政和六年四月,奉御笔集贤殿,旧无此名,秘书省殿以右文殿为名,可改为右文殿修撰。《玉海》:政和八年四月二十九日,工部员外郎滕康请秘阁四部书,以秘书郎掌之,列史馆于左,以法东观。从之。
《宋史·礼志》:靖康元年四月十三日,太宰徐处仁等表请为乾龙节。至日,皇帝帅百官诣龙德宫。上寿毕,即本宫,赐侍从官以上宴。
《东京梦华录》:自三月一日,开金明池琼林苑,至四月八日闭池,虽大风雨,亦有游人,路无虚日。
四月八日,佛生日。十大禅院各有浴佛斋会,煎香药糖水相遗,名曰浴佛。水迤逦时,光昼永气序清。和榴花院落,时闻求友之莺;细柳亭轩,乍见引雏之燕。在京七十二户诸正店,初卖煮酒,市井一新。唯州南清风楼,最宜夏饮。初尝青杏,乍荐樱桃,时得佳宾,觥酬交作。是月茄瓠初出上市,东华门争先供进,一对可直三五十千者,时果则御桃李子金杏林檎之类。《玉海》:绍兴元年四月九日,赐侍读王绹、胡直儒、侍讲胡交修御书扇。王绹曰:霖雨思贤佐,丹青忆老臣。直儒曰:文物多师古,朝廷半老儒。交修曰:相门韦氏在,经术汉臣须。
绍兴元年四月十三日,诏工部以省仓升斗,令文思院校定,朌其式于诸州。绍兴二年,诏平江守臣访求图籍。四月,诏分经史子集四库,分官日校。
绍兴二年四月二十四日,上曰:朕闻,祖宗时,禁中有打麦殿。今于后圃,令人引水灌畦种之,亦欲知稼穑之艰。
绍兴三年四月二十一日,刘岑请诏,求四方遗书。从之。
绍兴七年,尹焞给笔札解论语以进。八年四月二十日上之。
《宋史·高宗本纪》:绍兴十年四月丙午,访求亡逸历书及精于星历者。癸亥,命部使者,岁举廉吏一人。《玉海》:绍兴十一年四月九日,赐侍读吴表臣、苏符新茶。
绍兴十四年四月六日,虔州言,木柱内有天下太平年五字,诏送史馆。十五年,作瑞木成文曲。
绍兴二十五年四月四日,制一石斛朌之,以革仓庾之弊。
《真德秀跋》:绍兴己丑,之孟夏盱,江包敏道遇予粤山之麓。县尹宋侯闻其名,延致庠校,发挥孟氏要旨。是日,邑官洎学子会于堂上者,凡百数十人。闻君讲说,莫不耸动,叹未尝有。学长吴千兕等,将以君讲义,刻于学俾书其后。
《汎舟录》:四月戊辰朔乙亥,邑中迎社颇盛,云周孝俟生日也。
《老学庵笔记》:四月十九日,成都谓之浣花遨头宴,于杜子美草堂沧浪亭,倾城皆出,锦绣夹道。自开岁宴游,至是而止。故最盛于他时。予客蜀数年,屡赴此集,未尝不晴。蜀人云:虽戴白之老,未尝见浣花日雨也。《续文献通考》:宋孝宗乾道三年,诏上竺若纳讲师,于四月八日,选五十僧入内观堂,行金光明三昧,祈福邦家。时上于选德殿,制观音赞,赐上竺,刊于石。《玉海》:淳熙四年四月五日,静江守张栻言,州有唐帝祠,去城二十里,而近山,曰尧山。虞帝祠去城五里,而近山,曰虞山。臣巳新祠宇,请著祀典。从之。
淳熙十二年四月二十六日,知潭州林栗,进《周易经传集解》三十二卷,《系辞》上下二卷,文言《说卦》序杂本文共为一卷,《河图》《洛书》《八卦九畴大衍总会图》《六十四卦立成图》《大衍揲蓍解》共为一卷,总三十六册。诏付秘省,敕书奖谕。
《乾淳岁时记》:四月八为佛诞日,诸寺院各有浴佛会。僧尼辈,竞以小盆贮铜像,浸以糖水,覆以花棚,铙钹交迎,遍往邸第富室,以小杓浇灌,以求施利。是日,西湖作放生会,舟楫盛多,略如春时小舟,竞卖龟鱼螺蚌放生。
户部点检所十三酒库,例于四月初开煮。九月初开清。先是提领所呈样品尝,然后迎引至诸所隶官府而散。每库各用疋布书库名,高品,以长竿悬之。谓之布牌。以木床铁擎为仙佛鬼神之类,驾空飞动,谓之台阁。杂剧百戏诸艺之外,又为渔父习闲,竹马出猎,八仙故事,及命妓家女使,裹头花巾为酒家保,及有花里五熟,盆架放生笼养等,各库争为新好库。妓之琤琤者,皆珠翠盛饰,销金红,背乘绣,鞯宝勒骏骑,各有皂衣黄号私身数对,诃导于前罗扇衣笈。浮浪閒客,随逐于后。少年狎客,往往簇饤持杯,争劝马首,金钱䌽段,沾及舆台。都人习以为常,不为怪笑。所经之地,高楼邃阁,绣幕如云,累足骈肩,真所谓万人海也。《宋史·理宗本纪》:淳祐十一年夏四月戊戌,潭州民林符,三世孝行,一门义居。诏旌表其门。
《度宗本纪》:嘉熙四年四月九日,生于绍兴府荣邸。景定五年,诏以生日为乾会节。
《三朝野史》:四月八日,谢太后寿崇节,九日度宗乾会节,贾似道令黄蜕致语中一联云:神母圣子,万寿无疆,亦万寿无疆。昨日今朝,一佛出世,又一佛出世。《研北杂志》:宋巩洛陵寝,岁以四月科柏,前期遣官奏告。
《莫州图经》:郝姑祠在莫州,莫俗传郝姑得为水仙,每至四月,送刀鱼为信。至今四月,多有刀鱼上来,乡人每到四月祈祷。
《图经》:黎州通望县,每岁孟夏,有白鹭鹚一只坠地。古老传云众鸟避瘴,临去留一鹭祭山神。
《溪蛮丛笑》:富贵坊竞渡,预以四月八日下船聚饮,江岸舟子,各招他客,盛列饮馔以相誇大。或独酌食前。方丈群蛮,环观如云,一年盛事,名富贵坊。
《金史·太宗本纪》:天会九年四月,诏新徙戍边户,乏耕牛者,给以官牛,别委官劝督田作。
《礼志》:天德二年,命有司议荐新礼,依典礼合用时物,令太常卿行礼,四月荐冰。《孟铸传》:泰和四年,自春至夏,诸郡少雨,铸奏今岁愆阳,已近五月,比至得雨,恐失播种之期。可依种麻菜法,择地形稍下处,拨畦种谷,穿土作井,随宜灌溉。上从其言。区种法自此始。
《松雪斋集》:延祐五年四月二十七日,上御嘉禧殿,集贤大学士臣邦宁、大司徒臣源进呈农桑图。上披览再三,问:作诗者何人。对曰:翰林承旨臣赵孟頫。作图者何人。对曰:诸色人匠提举臣杨叔谦。上嘉赏久之,人赐文绮一段,绢一匹。
《北平古今记》:元英宗延祐七年四月,祭遁甲神于香山。
《岁华纪丽谱》:四月十九日,浣花佑圣夫人诞日也。太守出笮桥门,至梵安寺,谒夫人祠,就宴于寺之设厅。既宴,登舟观诸军骑射,倡乐导前,溯流百花潭,观水嬉竞渡,官舫民船乘流上下,或幕帟水滨,以事游赏,最为出郊之胜。清献公记云:往昔太守,分遣使臣,以酒均给游人,随所会之,数以为斗升之节。自公使限钱兹例,遂罢,以远民乐。太平之盛,不可遽废,以孤其心,乃以随行公使,钱酿酒畀之。然不逮昔日矣。《名胜志》:观音山在彭泽县北一里。元至正元年四月八日,雪岩前,六花集石壁间,现观音大士迹。因立佛堂山中。
《杨维桢集》:乙酉四月二日,与蒋桂轩伯仲同泛震泽大小雷,望洞庭之峰,吹笛饮酒,乘月而归。
《真腊风土记》:四月抛毬。
《续文献通考》:洞庭庙,在长沙府磊石山。洪武初,命有司每岁四月八日致祭。
《双槐岁抄》:文渊阁芍药,旧尝有花,自景泰增植后,未尝一开。天顺改元徐有贞、许彬、薛瑄、李贤同时入为学士,居中一本遂开四花,其一久而不落,既而三人皆去,惟贤独留。明年,各萌芽,左二右三,中则甚多。而彭时、吕原、林文、刘定之、李绍、倪谦、黄谏、钱溥相继同升学士,凡八人。贤约开时共赏。夏四月,盛开八花,遂设宴以赏之。贤赋诗十章,阁院官僚咸和,汇成,曰《玉堂赏花诗集》
《熙朝乐事》:四月八日,俗传为释迦佛生辰,僧尼各建龙华会,以盆坐铜佛,浸以糖水,覆以花亭,钹鼓迎往富家,以小杓浇佛,提唱偈诵,布施财物。有高峰和尚偈云:呱声未绝便称尊,搅得三千海岳昏。恶水一年浇一度,知他雪屈是酬恩。
《西吴枝乘》:吴兴以四月为蚕月,家家闭户,官府勾摄徵收。及里闬往来相庆吊,皆罢不行。谓之蚕禁。是月,也有鸟飞,其声曰著山看火,湖州民谓之蚕鸟。又有小虾,亦以蚕时出市。民谓之蚕花,蚕熟则绝无矣。《燕都游览志》:先是四月八日梵寺,食乌饭,朝廷赐群臣食不落夹,盖缘元人语也。嘉靖十四年,帝以其名不雅驯,乃赐百官于午门,食麦饼宴。
《帝京景物略》:四月一日至十八日,倾城趋马驹桥,幡乐之盛,一如岳庙。碧霞元君诞也。立夏日,启冰,赐文武大臣。编氓得卖买手二铜盏叠之,其声磕磕,曰冰盏,冰著湿乃消,畏阴雨天,以绵衣盖护燠,乃不消。八日舍豆儿,曰结缘。十八日亦舍。先是拈豆念佛,一豆佛号一声。有念豆至石者,至日熟豆,人遍舍之,其人亦一念佛啖一豆也。凡妇不见答于夫姑者,婢妾摈于主及姥者,则自咎曰:身前世不舍豆儿,不结得人缘也。是日要戒坛,游香山,玉泉茶酒棚妓棚,周山湾涧曲间。初说戒者,先令僧了愿,如是今不说戒百年,而年则一了愿。是月榆初钱,面和糖蒸食之,曰榆钱糕。
出左安门东,行四十里,石桥五尺,曰弘仁桥。桥东碧霞元君庙,岁四月十八日,传是元君诞辰。士女进香,鸣金号众,四十里道相属也。
礼部仪制司,有优钵罗花焉。金莲花也。开必自四月八日,至冬而实。如鬼莲蓬,脱去其衣,中金色佛一尊者,核也。
《北京岁华记》:四月十三日,上药王庙,诸花盛发,白石庄、三里河、高梁桥外,皆贵戚花场。好事者邀宾客游之。
《长安客话》:芦沟桥西北,为灰厂。出灰厂,入山,两壁夹径径,尽见山门,有高阁,在山中央,可望浑河阁。后有轩庋岩,上折而右,即戒坛,坛在殿内,甃石为之中,有高座,为每年说戒之地。周围皆列戒神,四月八日,游僧毕集听戒。
《续文献通考》:三仁庙,在卫辉府。比干庙,在卫辉府城北,俱每岁四月四日,有司祭祀。
《昌平山水记》:州西八里为昌平旧县,今居民不满百家。而唐狄梁公祠,香火特盛。岁四月朔,赛会,二三百里内,人至者,肩摩踵接。
《名胜志》:长宁县南金龟山,上有波瀹殿,邑人于四月八日,取嘉鱼泉,浴佛。故名波瀹也。
仙翁鹤草,在单县城东北隅。相传仙翁以四月十四日诞来游。邑人包九成者,于前一日,积虔致祷,次早果有白鹤四只,从西南来,晡时方去。自是,每仙翁诞期,祠侧草荆上,陡成鹤形,日高遂泯。至今尚然。人传为吕翁鹤草云。
《宛署杂纪》:四月八日,燕京高梁桥碧霞元君庙,俗传是日神降。倾城妇女往乞灵祈生子。西湖景玉泉碧云香山,游人相接。又傍近有地名秋坡,都中伎女,竞往逐焉。俗云赶秋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