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冬至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

 第八十七卷目录

 冬至部汇考一
  上古〈黄帝一则〉
  陶唐氏〈帝尧一则〉
  周〈总一则〉
  汉〈文帝一则 武帝元鼎一则 太初一则〉
  后汉〈总一则 章帝元和一则〉
  魏〈明帝景初一则〉
  晋〈武帝泰始一则〉
  宋〈武帝永初一则〉
  梁〈武帝天监一则〉
  北魏〈太祖登国一则 孝文帝太和一则 孝武帝太昌一则〉
  北齐〈总一则〉
  隋〈高祖开皇一则 仁寿一则〉
  唐〈高祖武德一则 太宗贞观一则 元宗开元一则 德宗贞元二则〉
  后梁〈太祖开平一则〉
  辽〈总一则 太宗会同一则 穆宗应历一则 景宗乾亨一则 圣宗统和一则 道宗清宁一则〉
  宋〈太祖乾德二则 开宝二则 太宗太平兴国一则 雍熙一则 至道一则 真宗咸平一则 景德一则 仁宗天圣二则 明道一则 庆历三则 神宗元丰二则 哲宗元祐一则 徽宗政和二则 高宗建炎二则 绍兴三则 孝宗淳熙一则 光宗绍熙一则 理宗宝庆二则 淳祐一则 宝祐一则〉
  金〈章宗承安一则〉
  元〈成宗大德一则 武宗至大二则〉
  明〈太祖洪武一则 世宗嘉靖二则〉

岁功典第八十七卷

冬至部汇考一

上古

黄帝,以冬至,迎日推策。
按史记五帝本纪不载。 按《封禅书》:黄帝得宝鼎神策,是岁己酉朔旦,冬至得天之纪,终而复始。于是,黄帝迎日推策,后率二十岁,复朔旦冬至,凡二十推三百八十年,黄帝仙登于天。

陶唐氏

帝尧命和叔宅朔方,以正仲冬。
《书经·虞书·尧典》:申命和叔宅朔方,曰幽都,平在朔易,日短星昴,以正仲冬。厥民隩鸟兽氄毛。
〈蔡传〉日短,昼四十刻也。星昴,西方白虎七宿之昴宿。冬至,昏之中星也。亦曰:正者。冬至阴之极,子为正阴之位也。又按,此冬至日,在虚昏中昴。今冬至,日在斗,昏中壁。中星不同者,盖天有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岁有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天度四分之一而有馀,岁日四分之一而不足。故天度常平运而舒,日道常内转而缩。天渐差而西,岁渐差而东。此岁差之由,唐一行所谓岁差者是也。古历简易,未立差法,但随时占候修改,以与天合。至东晋虞喜,始以天为天,以岁为岁。乃立差以追其变。约以五十年退一度。何承天以为太过,乃倍其年而又反不及。至隋刘焯取二家中数七十五年为近之。然亦未为精密也。因附著于此。

周以冬日至,命大司乐奏六变之乐于圜丘,而降天神。
《周礼·春官·大司乐》,凡乐,圜钟为宫,黄钟为角,太蔟为徵,姑洗为羽,雷鼓雷鼗,孤竹之管,云和之琴瑟,云门之舞。冬日至,于地上之圜丘奏之。若乐六变,则天神皆降,可得而礼矣。
〈订义〉王氏曰:圜钟,正东方之律。帝与万物相见,于是出焉。天无不覆,求天神而礼之,则其乐之宫,宜以帝所出之方,故以圜钟。 郑锷曰:先王用乐,各以其义类取声而用之,天功始于子,故用黄钟为角。角言功之始,天功成于寅,故用太蔟为徵,徵言功之成。天功终于辰,故用姑洗为羽,羽言功之终也。乐用员钟,鼓取天声,管取阳声,琴瑟取云和,舞取云门,而丘之体,又象天之员,祭之日用冬至一阳始生之日,以类求类,所谓天神之属乎阳者,安得而不降,此所以可得而礼。

文帝十六年,日冬至,上祠泰一亲郊。
《汉书·文帝本纪》不载。 按《郊祀志》:孝文十六年,日冬至,祠泰一,并祠五帝而共一牲,上亲郊拜。
武帝元鼎五年十一月辛巳朔旦,冬至,立泰畤于甘泉,天子亲郊,见朝日夕月。
《汉书·武帝本纪》云云。 按《郊祀志》:十一月辛巳朔旦冬至,昒爽,天子始郊拜泰一,朝朝日,夕夕月。寺则揖而见泰一,如雍郊礼。
太初元年十一月甲子朔旦,冬至,祀上帝于明堂,
《汉书·武帝本纪》云云。

后汉

天子于冬至日,命八能之士以次行事。
《后汉书·礼仪志》:冬至前后,君子安身静体,百官绝事不听政,择吉辰而后省事。绝事之日,夜漏未尽五刻,京都百官皆衣绛。至立春,诸王时变服,执事者先后其时,皆一日。日冬至夏至,阴阳晷景长短之极,微气之所生也。故使八能之士八人,或吹黄钟之律间竽、或撞黄钟之钟,或度晷景,权水轻重,水一升,冬重十三两。或击黄钟之磬,或鼓黄钟之瑟,轸间九尺,二十五弦,宫处于中,左右为商、徵、角、羽,或击黄钟之鼓。先之三日,太史谒之。至日夏时四,孟冬则四,仲其气至焉。先气至五刻,太史令与八能之士,即坐于端门左塾。太子具乐器,夏赤冬黑,列前殿之前,西上,钟为端。守宫设席于器南北面,东上。正德席鼓南西面。令晷仪东北三刻,中黄门持兵,引太史令八能之士入,自端门就位。二刻,侍中、尚书、御史谒者皆陛。一刻,乘舆亲御临轩,安体静居以听之。太史令前,当轩溜北面跪,举手曰:八能之士以备,请行事。制曰:可。太史令稽首曰:诺。起立,少退。顾令正德曰:可行事。正德曰:诺。皆旋复位。正德立命八能士曰:以次行事,间音以竽。八能曰:诺。五音各三十为阕。正德曰:合五音,律先唱。五音并作二十五阕,皆音以竽。讫,正德曰:八能士各言事。八能士各书板言事。文曰:臣某言,今月若干日甲乙,日冬至,黄钟之音,调君道,得孝道,褒商臣角民徵事羽物各一板。否则召太史令各板书封。以皂囊送西陛跪授。尚书施当轩北面,稽首拜上,封事。尚书授侍中常侍迎受报闻,以小黄门幡麾节度。太史令前曰:礼毕。制曰:可。太史令前,稽首曰:诺。太史令八能士诣太官,受赐陛者,以次罢。
〈注〉《乐叶图徵》曰:夫圣人之作乐,不可以自娱也。所以观得失之效者也。故圣人不取备于一人,必从八能之士。故撞钟者,当知钟。击鼓者,当知鼓。吹管者,当知管。吹竽者,当知竽。击磬者,当知磬。鼓琴者,当知琴。故八士曰,或调阴阳,或调律历,或调五音。故撞钟者以知法度,鼓琴者以知四海,击磬者以知民事。钟音调,则君道得。君道得,则黄钟蕤宾之律应。君道不得,则钟音不调。钟音不调,则黄钟蕤宾之律不应。鼓音调,则臣道得,臣道得,则太蔟之律应。管音调,则律历正;律历正,则夷则之律应。磬音调,则民道得;民道得,则林钟之律应。竽音调,则法度得;法度得,则无射之律应。琴音调,则四海合,岁气百川一合德,鬼神之道行,祭祀之道得。如此,则姑洗之律应,五乐皆得,则应钟之律应。天地以和气至,则和气应。和气不至,则天地和气不应。钟音调,下臣以法贺主。鼓音调,主以法贺臣。磬音调,主以德施于百姓。琴音调,主以德及四海。八能之士常以日冬至成天文,日夏至成地理。作阴乐以成天文,作阳乐以成地理。 《蔡邕独断》曰:冬至,阳气始动;夏至,阴气始起。麋鹿角解,故寝兵鼓。身欲宁,志欲静,故不听事,迎送五日。腊者岁终大祭,纵吏民宴饮,非迎气。故但送不迎。正月岁首亦如腊。仪冬至,阳气起,君道长,故贺。夏至,阴气起,君道衰,故不贺。鼓以动众,钟以止众。故夜漏尽,鼓鸣则起,昼漏尽,钟鸣则息。
章帝元和二年冬十一月壬辰日,南至,初闭关梁。
《后汉书·章帝本纪》云云。

明帝景初元年十二月壬子,冬至始,祀皇皇帝天于圜丘,以始祖有虞帝舜配。
《魏志·明帝本纪》不载。 按《晋书·礼志》景初元年十月乙卯,始营洛阳南委粟山为圜丘。诏曰:昔汉氏之初,承秦灭学之后,采摭残缺,以备郊祀。自甘泉后土,雍宫五畤,神祇兆位,多不经见,并以兴废无常,一彼一此,四百馀年,废无禘礼,古代之所更立者,遂有缺焉。曹氏世系,出自有虞氏。今祀圜丘以始祖帝舜配,号圜丘,曰皇皇帝天。方丘所祭,曰皇皇后地,以舜妃伊氏配。天郊所祭,曰皇天之神,以太祖武皇帝配。地郊所祭,曰皇地之祇,以武宣皇后配。宗祀皇考高祖文皇帝于明堂,以配上帝。十二月壬子冬至,始祀皇皇帝天于圜丘,以始祖有虞帝舜配。

武帝泰始二年十一月,定二至合祀之议,冬至,亲祠圜丘于南郊。
《晋书·武帝本纪》:泰始二年十一月己卯,并圜丘方丘于南北郊。二至之祀合于二郊。 按《礼志》:泰始二年十一月,有司议奏,古者丘郊不异,宜并圜丘方丘于南北郊,更修立坛,兆其二至之祀合于二郊。帝从之。是月,庚寅冬至,帝亲祠圜丘于南郊。自是后,圜丘方泽不别立。

武帝永初元年八月,诏,停庆冬之仪。
《宋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礼志》:魏晋冬至日,受万国及百寮称贺,因小会其仪,亚于岁旦。晋有其注。宋永初元年八月,诏曰:庆冬使,或遣不役,宜省。今可悉停。唯元正大庆不得废耳。郡县遣冬使诣州及都督府者,亦宜同停。

武帝天监三年,定冬至祀天之仪。
《梁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隋书礼仪志》天监三年,左丞吴操之启称,《传》云:启蛰而郊。郊应立春之后。尚书左丞何佟之议,今之郊祭,是报昔岁之功,而祈今年之福。故取岁首上辛,不拘立春之先后。周冬至于圆丘大报天也。夏正,又郊以祈农事。故有启蛰之说。自晋泰始二年,并圆丘方泽同于二郊。是知今之郊禋。礼兼祈报,不得限以一途也。帝曰:圆丘自是祭天。先农即是祈谷。但就阳之位,故在郊也。冬至之夜,阳气起于甲子。既祭昊天,宜在冬至祈谷。时可依古,必须启蛰在一郊坛。分为二祭。自是,冬至谓之祀天启蛰,名为祈谷。

北魏

太祖登国 年,冬至,祭天,用乐奏舞。
《魏书·太祖本纪》不载。 按《乐志》:太祖初,冬至,祭天于南郊圆丘。乐用皇矣,奏云和之舞。事讫,奏维皇将燎。
孝文帝太和十九年十有一月,行幸委粟山,议定圆丘。甲申,有事于圆丘。
《魏书·孝文帝本纪》云云。 按《礼志》:太和十九年十一月,诏曰:我国家常声鼓以集众,《易》称二至之日。商旅不行,后不省方,以助微阳微阴。今若依旧鸣鼓,得无阙寝鼓之义。员外郎崔逸曰:臣案周礼,当祭之日,雷鼓雷鼗,八面而作,犹不妨阳。臣窃谓以鼓集众,无妨古义。
孝武帝太昌元年十有一月丁酉日,南至车驾,有事于圆丘。
《魏书·孝武帝本纪》云云。

北齐

北齐以冬至日,祀昊天上帝于圆丘。
《隋书·礼仪志》:后齐制,圆丘,在国南郊,丘下广轮二百七十尺,上广轮四十六尺,高四十五尺,三成成高十五尺。上中二级四面各一。陛下级方维八,陛周以三壝去丘五十步,中壝去内壝,外壝去中壝,各二十五步。皆通八门,又为大营,于外壝之外,轮广三百七十步。其营堑土,广一十二尺,深一丈四,而各通一门。又为燎坛于中壝之外,当丘之景,地广轮三十六尺,高三尺,四面各有陛,以苍璧束帛。正月上辛,祀昊天上帝于其上。以高祖神武皇帝配,五精之帝从祀于其中。丘面皆内向。日月五星、北斗、二十八宿、司中、司命、司人、司禄、风师、雨师、灵星于下丘。为众星之位。迁于内壝之中。合用苍牲九夕牲之旦,太尉告庙陈币于神武庙讫,埋于两楹间焉。皇帝初献太尉亚献光禄,终献司徒,献五帝司空、献日月五星、二十八宿、太常丞已下。荐众星。其后,诸儒定礼圆丘,改以冬至云。

高祖开皇 年定冬至,圆丘祀典及朝贺之仪。
《隋书·礼仪志》:高祖受命欲新制度,乃命国子祭酒。辛彦之议,定祀典为圆丘,于国之南太阳门外,道东二里。其丘四成,各高八尺一寸,下成广二十丈,再成广十五丈,又三成广十丈,四成广五丈。冬至之日,祀昊天上帝于其上,以太祖武元皇帝配五方上帝。日月五星,内官四十二座,次官一百三十六座,外官一百一十一座,众星三百六十座,皆从祀上帝。日月在丘之第二等,北斗五星十二辰河汉。内官在丘第三等二十八宿。中官在丘第四等。外官在内。壝之内众星在内壝之外。其牲,上帝配帝用苍犊,二五帝日月用方色犊各一,五星巳下用羊豕各九。 又按志:冬至,文物充庭,皇帝出西房,即御座。皇太子卤簿至显阳门外,入贺。复诣皇后,御殿拜贺讫,还宫。皇太子朝讫,群官客使入,就位,再拜。上公一人,诣西阶,解剑升贺,降阶带剑,复位而拜。有司奏诸州表,群官在位者,又拜而出。皇帝入东房,有司奏行事讫,乃出西房,坐定。群官入,就位。上寿讫,上下俱拜。皇帝举酒,上下舞蹈,三称万岁。皇太子预会,则设座于御东南西向。群臣上寿毕,入,解剑以升,会讫先兴。
仁寿元年十一月己丑,有事于南郊。
《隋书·高祖本纪》云云。 按《礼仪志》:仁寿元年冬至,祠南郊,置昊天上帝及五方天帝位,并于坛上,如封禅礼。

高祖武德 年冬至,祭皇地祇于方丘,神州地祇于北郊,以景帝配。
《唐书·高祖本纪》不载。 按《礼乐志》云云。
太宗贞观十四年十一月甲子朔日,南至,有事于圆丘。
《旧唐书·太宗本纪》云云。
元宗开元 年定冬至,朝贺之礼。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礼乐志》:皇帝冬至,受群臣朝贺而会。前一日,尚舍设御幄于太极殿。有司设群官客使等次于东西朝堂。展县置案陈车舆。又设解剑席于县西北横街之南。文官三品以上,位于横街之南。道东襄宁侯位于三品之下,介公酅公位于道西。武官三品以上,位于介公之西少南。文官四品五品位于县东,六品以下,位于横街之南。又设诸州朝集使位。都督刺史三品以上,位于文武官三品之东西。四品以下,分方位于文武官当品之下。诸州使人,又于朝集使之下。诸亲于四品五品之南,设诸蕃方客位。三等以上东方。南方在东方朝集使之东西方。北方在西方朝集使之西。每国异位,重行北面。四等以下,分方位于朝集使。六品之下,又设门外位。文官于东朝堂。介公、酅公在西朝堂之前。武官在介公之南。少退,每等异位重行。诸亲位于文武官四品五品之南。诸州朝集使,东方,南方,位宗亲之南。使人分方于朝集使之下,诸方客东方,南方,在东方朝集使之南。西方,北方在西方朝集使之南。每国异位重行。其日,将士填诸街,勒所部,列黄麾大仗,屯门及陈于殿庭。群官就次,侍中版奏,请中严诸侍卫之官,诣閤奉迎。吏部兵部主客。户部赞群官。客使俱出次。通事舍人各引就朝堂前位。引四品以下及诸亲客等应先置者入就位。侍中版奏外办。皇帝服通大冠、绛纱袍,御舆出自西房。即御座,南向坐。符宝郎奉宝置于前。公王以下及诸客使等以次入就位。典仪曰:再拜,赞者、承传在位者皆再拜。上公一人诣西阶席,脱舄,跪,解剑,置于席,升当御座前,北面跪贺,称:某官臣某言天正长至,景福维新,伏惟开元神武皇帝陛下如日之升。乃降阶,诣席,跪,佩剑,俛伏兴纳舄,复位。在位者皆再拜。侍中前承诏降诣,群官东北西面称有制。在位者皆再拜。宣制曰:履长之庆,与公等同之。在位者皆再拜,舞蹈,三称万岁。又再拜。初,群官将朝,中书侍郎以诸州镇表,别为一案。俟于右延明门外。给事中以祥瑞案,俟于左延明门外。侍郎给事中俱就侍臣班。初入,户部以诸州贡物陈于太极门东东西廊。礼部以诸蕃贡物可执者,蕃客执入就位,其馀陈于朝堂前。上公将入门,中书侍郎、给事中皆降,各引其案入,诣东西阶下立。上公将升贺,中书令黄门侍郎俱降,各立取所奏之文,以次升上。公已贺,中书令前跪,奏诸方表。黄门侍郎又进跪,奏祥瑞。俱降,置所奏之文于案。侍郎与给事中引案退至东西阶前。案出初,侍中已宣制,朝集使及蕃客皆再拜。户部尚书进诣阶间跪奏,称户部尚书臣某言诸州贡物,请付所司。侍中前承制,退,称制曰:可。礼部尚书以次进诣阶间跪奏,称礼部尚书臣某言诸蕃贡物,请付所司。侍中前承制,退,称制曰:可。太府帅其属,受诸州及诸蕃贡物出,归仁纳义门,执物者随之。典仪曰,再拜。通事舍人以次引北面位者出。侍中前跪奏,称侍中臣某言礼毕。皇帝降座,御舆入自东房。侍臣从至閤,引东西面位者,以次出。蕃客先出,冬至不奏祥瑞,无诸方表其会。则太乐令设登歌于殿上。二舞入,立于县南。尚舍设群官升殿者坐,文官三品以上于御座东南,西向。介公酅公在御座西南,东向。武官三品以上又于其后。朝集使都督、刺史、蕃客三等以上座如立位。设不升殿者座,各于其位。又设群官解剑席于县之西北,横街之南。尚食设寿尊于殿上东序之端,西向。设坫于尊南,加爵一太官,令设升殿者,酒尊于东西厢近北,设在庭群官酒尊,各于其座之南,皆有坫幕,俱障以帷。吏部、兵部、户部主客赞群官客使,俱出。次通事舍人引就朝堂前位,又引非升殿者次入就位。侍中版奏外办,皇帝服通天冠绛纱袍,御舆出,自西房即御座。典仪一人升就东阶上,通事舍人引公王以下及诸客使以次入就位。侍中进当御座前,北面跪奏,称侍中臣某言请延诸公王等升。又侍中称制曰:可。侍中诣东阶上西面称制。延公王等升殿上。典仪承传阶下赞者,又承传在位者,皆再拜。应升殿者诣东西阶,至解剑席,脱舄解剑,升。上公一人升阶少东西面,立于座后。光禄卿进诣阶间跪奏,称臣某言请赐群臣上寿。侍中称制曰:可。光禄卿退,升诣酒尊所,西向立。上公诣酒尊所,北面,尚食酌酒一爵授上公。上公受爵,进前北面授殿中监。殿中监受爵,进置御前。上公退北面。跪称某官臣某等稽首言,天正长至,臣某等不胜大庆。谨上千秋万岁寿。再拜。在位者皆再拜。立于席后。侍中前承制退,称敬举公等之觞。在位者又再拜。殿中监取爵奉进,皇帝举酒,在位者皆舞蹈,三称万岁。皇帝举酒讫,殿中监进受虚爵以授尚食。尚食受爵于坫。初,殿中监受虚爵,殿中典仪唱,再拜。阶下赞者承传,在位者皆再拜。上公就座后,立殿中,典仪唱就坐。阶下赞者承传,俱就坐。歌者琴瑟升座,笙管立阶间。尚食进酒至阶殿上,典仪唱酒至。兴阶下赞者承传,坐者皆俛伏起立于席后。殿中监到阶省酒,尚食奉酒进,皇帝举酒。太官令又行群官酒,酒至殿上。典仪唱再拜。阶下赞者承传,在位者皆再拜。搢笏受觯殿上。典仪唱就坐。阶下赞者承传,皆就坐。皇帝举酒,尚食进受虚爵,复于坫觞行三周。尚食进御食,食至阶殿上。典仪唱食至,兴阶下赞者承传,坐者皆起立座后。殿中监到阶省案,尚食品尝食讫。以次进置御前。太官令又行群官案,设食讫。殿上典仪唱就坐,阶下赞者承传,皆就坐。皇帝乃饭,上下俱饭。御食毕,仍行酒,遂设庶羞,二舞作。若赐酒,侍中承诏,诣东阶上,西面,称赐酒。殿上典仪承传,阶下赞者又承传,坐者皆起,再拜。立受觯,就席坐饮。立授虚爵,又再拜就坐。酒行十二遍,会毕。殿上典仪唱:可起。阶下赞者承传,上下皆起,降阶佩剑纳舄复位。位于殿庭者,仍立于席后。典仪曰:再拜。赞者承传,在位者皆再拜。若有赐物,侍中前承制,降诣群官。东北西面称有制,在位者皆再拜。侍中宣制又再拜,以次出。侍中前跪奏,称侍中臣某言,礼毕。皇帝兴御舆入自东房,东西面位者以次出。
德宗贞元六年十一月庚午,日南至,亲祀郊丘。
《旧唐书·德宗本纪》:贞元六年九月己卯,诏:十一月八日,有事南郊太庙,行从官吏将士,一切并令自备食物。其诸司先无公厨者,以本司阙职物充。其王府官,度支量给廪物。其仪仗礼物,并仰御史樽节处分。十一月庚午,日南至,上亲祀昊天上帝于郊丘。礼毕还宫,御丹凤楼,宣赦见禁囚徒减罪一等,立仗将士及诸军兵,赐十八万段匹。
贞元九年十一月乙酉,日南至,上亲郊圆丘。
《旧唐书·德宗本纪》:贞元九年十一月乙酉,日南至,上亲郊圆丘。是日还宫,御丹凤楼。制曰:朕以寡德,祇膺大宝,励精理道,十有五年。夙夜惟寅,罔敢自逸,小大之务,莫不祗勤。皇灵怀顾,宗社垂祐。年谷丰阜,荒服会同,远至迩安,中外咸若。永惟多祜,实荷元休。是用虔奉礼章,躬荐郊庙,克展因心之敬,获申报本之诚。庆感滋深,悚惕惟励,大福所赐,岂独在予,思与万方,均其惠泽,可大赦天下。

后梁

太祖开平三年冬十一月甲午,日南至,告谢于南郊。按《五代史·梁太祖本纪》云云。〈注〉南至,不必书,因其以日至告谢而书。告谢,主用至日,故书之。不曰有事于南郊,亦从其本语。盖比南郊礼差简。

辽,以冬至受群臣朝贺,仍率群臣诣皇太后行礼。按《辽史·礼志》:冬至朝贺仪,臣僚齐班,如正旦仪。皇帝、皇后拜日,臣僚陪位,再拜。皇帝、皇后升殿坐,契丹舍人通臣僚入,合班。亲王祝寿,宣答皆如正旦之仪。谢讫,舞蹈,五拜,鞠躬。出班奏圣躬万福,复位再拜,鞠躬。班首出班俛伏,跪祝寿讫。伏兴,舞蹈,五拜,鞠躬。赞各祇候分班不出,合班御床,入,再拜,鞠躬。赞进酒,臣僚平身,引亲王左阶上殿,就栏内褥位,搢笏执台盏,进酒。皇帝皇后受盏讫。退就褥位,置台,出笏俛伏跪。少前,自通全衔臣某等,谨进千万岁寿酒。俛伏兴,退,复褥位,再拜,鞠躬。殿下臣僚皆再拜,鞠躬。宣答如正旦仪。亲王,搢笏,执台分班。皇帝皇后饮酒,奏乐殿上下。臣僚皆拜,称万岁寿。乐止,教坊再拜。臣僚合班,亲王进受盏,至褥位,置台盏,出笏引左阶下殿,出御床。亲王复丹墀位,再拜,鞠躬。赞祗候分班引出。班首右阶上殿奏表目,进奉诸道进奉,教坊进奉。过讫。赞进奉收,班首舞蹈,五拜鞠躬。赞各祗候,班首出,臣僚复入合班,谢,舞蹈,五拜,鞠躬。赞各祗候分班引出,声警,皇帝皇后起,赴北殿。皇太后于御容殿,与皇帝皇后率臣僚,再拜皇太后。上香,皆再拜。赞各祗候,可矮𧝋以上,上殿。皇太后三进御容酒,陪位,皆拜皇太后。升殿坐,皇帝就露台上褥位,亲王押北南,臣僚班丹墀内立。皇帝再拜,臣僚皆拜,鞠躬。皇帝栏内跪祝皇太后寿讫。复位,再拜。凡拜,皆称万岁。赞各祗候,臣僚不出。皇帝皇后侧座,亲王进酒,臣僚陪拜。皇太后宣答,皆如正旦之仪。臣僚分班不出,班首右阶上殿,奏表目,合班奏宣宴。上殿就位如仪。御床入,皇帝进皇太后酒,如初,各就座,行酒,宣饮,尽。如皇太后生辰之仪。皇后进酒如皇帝之仪。三进酒,行茶,教坊致语,行殽膳,大馔,七进酒。曲破,臣僚起御床,出,谢宴。皆如皇太后生辰仪。
太宗会同四年十一月壬午,以冬至,受贺著令。
《辽史·太宗本纪》云云。
穆宗应历二年十一月己卯,日南至,始用旧制,行拜日礼。
《辽史·穆宗本纪》云云。
景宗乾亨元年十一月辛丑,冬至,赦,改元乾亨。
《辽史·景宗本纪》云云。
圣宗统和四年十一月戊寅,日南至,上率从臣祭酒。景宗御容。
《辽史·圣宗本纪》云云。
道宗清宁元年十一月戊寅,冬至,有事于太祖景宗兴宗庙,不受群臣贺。
《辽史·道宗本纪》云云。

太祖乾德元年十一月甲子,有事南郊。大赦,改元,百官奉玉册,上尊号。
《宋史·太祖本纪》:乾德元年十一月甲子,有事南郊,大赦,改元乾德。百官奉玉册,上尊号,曰应天广运仁圣文武至德皇帝。 按《礼志》:乾德元年十一月,日至,皇帝服衮冕执圭,合祭天地于圜丘。还,御明德门楼肆,赦。
乾德三年冬至,受朝贺于文明殿。
《宋史·太祖本纪》不载。 按《礼志》云云。
开宝元年十一月癸卯,日南至,有事南郊。改元,大赦,再上尊号。
《宋史·太祖本纪》开宝元年十一月癸卯,日南至,有事南郊,改元开宝。大赦,宰相普等奉玉册宝,上尊号,曰应天广运大圣神武明道至德仁孝皇帝。
开宝四年十一月己未,日南至,有事南郊,大赦。诏置诸州幕职官奉户。
《宋史·太祖本纪》云云。
太宗太平兴国二年十一月庚寅,日南至,帝始受朝。按《宋史·太宗本纪》云云。雍熙元年,冬至,亲郊,从礼仪使扈蒙之议,复以宣祖配。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礼志》云云。
至道三年,真宗即位。十一月,有司言:冬至,圜丘,请奉太宗配。诏:可。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礼志》云云。
真宗咸平三年十一月辛卯,日南至,御朝元殿受朝。按《宋史·太宗本纪》云云。景德四年十一月戊辰,日南至,御朝元殿受朝,并从孙奭圜丘天神从祀之请。
《宋史·真宗本纪》云云。 按《礼志》:景德四年,判太常礼院孙奭言:准礼,冬至祀圜丘,有司摄事,以天神六百九十位从祀。今惟有五方上帝及五人神十七位,天皇大帝以下并不设位。且太昊、勾芒,惟孟夏雩祀、季秋大享。及之今,乃祀于冬至,恐未协宜。翰林学士晁迥等言:按《开宝通礼》:圜丘,有司摄事,祀昊天,配帝五方帝,日月五星、中官外官、众星总六百八十七位;雩祀大享,昊天、配帝,五天帝、五人帝、五官总十七位;方丘,祭皇,地祇配,帝神州、岳镇、海渎七十一位。今司天监所设圜丘、雩祀、明堂、方丘并七十位,即是方丘有岳渎从祀,圜丘无星辰,而反以人帝从祀。望如奭请,以通礼及神位为定,其有增益者如后敕。从之。
仁宗天圣二年十二月庚午,诏:开封府,每岁冬至,禁刑三日。
《宋史·仁宗本纪》云云。
天圣七年十一月癸亥冬至,率百官上皇太后寿于会庆殿,遂御天安殿受朝。
《宋史·仁宗本纪》云云。
明道元年十一月己卯冬至,率百官贺皇太后于文德殿,御天安殿受朝。
《宋史·仁宗本纪》云云。
庆历四年十一月壬午冬至,祀天地于圜丘,大赦。
《宋史·仁宗本纪》云云。
庆历五年十一月丁亥冬至,宴宗室于崇政殿。按《宋史·仁宗本纪》云云。
庆历七年十一月戊戌冬至,祀天地于圜丘,大赦。按《宋史·仁宗本纪》云云。
神宗元丰元年,命定冬至,朝会仪注。
《宋史·神宗本纪》不载。 按《礼志》:神宗元丰元年,诏龙图阁直学士,史馆修撰宋敏求等,详定正殿御殿仪注。敏求遂上《朝会仪》二篇,《令式》四十篇。诏颁行之。其制,冬至,大朝会,有司设御座大庆殿,东西房于御座之左右少北,东西閤于殿后,百官宗室客使次于庙堂之内外。五辂先陈于庭,兵部设黄麾仗于殿之内外。大乐令,展宫架之乐于横街南。鼓吹令,分置十二案于宫架外。协律郎二人一位。殿上西阶之前,楹一位宫架西北。俱东向陈。舆辇御马于龙墀。伞扇于沙墀。馀则列大庆门外。陈布将士于街左右。金吾六军诸卫勒所部,列黄麾大仗于门及殿庭。百僚客使等,俱入朝。文武常参官朝服,陪位官公服,近仗就陈于閤外。太乐令,乐工协律郎入就位。中书侍郎以诸方镇表案寺,俟于大庆门外之左右。诸侍卫官各服其器服。辇出至西閤,降辇。符宝郎奉宝,诣閤门奉迎百官客使、陪位官俱入,就位。侍中版奏,中严又奏,外办。殿上鸣鞭,宫县撞黄钟之钟,右五钟皆应。内侍承旨索扇,扇合。帝服通天冠、绛纱袍,御舆出。协律郎举麾奏乾安乐,鼓吹振作。帝出,自西房降舆,即座。扇开,殿下鸣鞭。协律郎偃麾,乐止,炉烟升。符宝郎奉宝,置御座前。中书侍郎给事中押表案入,诣东西阶下,对立。百官宗室及辽使,班分东西,以次入。正安乐作,就位,乐止。押乐官归本班。起居毕,复案位。三师亲王以下,及御史台外,正任辽使,俱就北向位。典仪赞,在位者皆再拜。起居讫,太尉将升,中书令门下侍郎俱降至西阶下立。太尉诣西阶下,解剑脱舄,升殿。中书令门下侍郎各于案取所奏之文诣褥位,解剑脱舄,以次升。分东西立以俟。太尉诣御座前,北向跪奏:文武百寮太尉具官,臣某等言晷运推移,日南长至,伏惟皇帝陛下应乾纳祜,与天同休。俛伏兴,降阶,佩剑纳舄,还位。在位官俱再拜,舞蹈,三称万岁,再拜。侍中进当御座前,承旨退,临阶西向,称制宣答曰:履长之庆,与公等同之。赞者曰:拜。舞蹈,三称万岁。横行官分班立。中书令门下侍郎升诣御座前,各奏诸方镇表。讫,侍中进当御座前,奏礼毕。殿上承旨索扇,殿下鸣鞭,宫县撞蕤宾之钟,左五钟皆应。协律郎举麾,宫县奏乾安乐,鼓吹振作。帝降座,御舆,入自东房。扇开,偃麾,乐止。侍郎奏:解严。白官退还,次客使陪位官并退。有司设食案,大乐令设登歌,殿上二舞入,立于架南。预坐当升殿者,位御座之前。文武相向,异位重行,以北为上。非升殿者,位于东西廊下。尚食奉御,设寿尊,于殿东楹少南设坫,于尊南加爵一。有司设上下群臣酒尊。殿下东西厢,侍卫官及执事者各立其位。仗卫仍立。俟上寿,百官立班如朝贺仪。侍中版奏,中严。外办闻,鸣鞭,索扇。帝服通天冠绛纱袍,御舆出东房。乐作,帝即坐。扇开,乐止。赞拜毕,光禄卿诣横街南,跪奏:具官臣某言,请允群臣上寿。兴侍中承旨称制:可。少退。舍人曰:拜。光禄卿再拜。讫,复位。三师以下就位。赞者曰:拜。在位者皆拜舞,三称万岁。太尉升殿诣寿尊所,北向。尚食奉御,酌御酒一爵授太尉。搢笏执爵诣前,跪进,帝执爵,太尉,出笏俛伏兴少退,跪奏:文武百寮太尉具官臣某等稽首言,天正长至,臣等不胜大庆。谨上千万岁寿。俛伏兴降,复位。赞者曰:拜。在位者皆再拜,三称万岁。侍中承旨退,西向宣曰:举公等觞。赞者曰:拜。在位者皆再拜,三称万岁。北向,班分东西序立。太尉自东阶侍立,举第一爵,和安乐作。饮毕,乐止。太尉受虚爵,复于坫降阶,三师以下赞拜,舞蹈,称万岁如上仪。侍中进奏:侍中具官臣某言,请延公王等升殿。俛伏兴降,复位。侍中承旨退,称有制。赞者曰:拜。在位者皆再拜。宣曰:延公等升殿。赞者曰:拜。在位者皆再拜。公王等诣东阶升,立于席后。尚食奉御进酒,殿中监省酒以进,帝举第二爵,登歌作甘露之曲。饮讫,殿中监受爵,乐止。群臣升殿,就横行位。舍人曰:各赐酒。赞者曰:拜。群官皆再拜,三称万岁。舍人曰:就坐。太官令行酒,搢笏受酒,宫县作正安之乐,文舞入,立宫架北,觞行一周。凡行酒讫,并太官令奏。巡周,乐止,尚食进食升阶以次,置御座前,又设群官,食讫。太官令奏。食遍,太乐丞引盛德升闻之舞入,作三变,止,出。殿中监进第三爵,群官立席后,登歌作瑞木成文之曲。饮讫,乐止。殿中丞受虚爵。舍人曰:就坐。群官皆坐。又行酒,作乐,进食如上仪。太乐丞引天下大定之舞。作三变,止,出。殿中监进第四爵,登歌奏嘉禾之曲,如第三爵。太官令行酒,又一周,乐止。舍人曰:可起。百寮皆立席后。侍中进御座前,跪奏:礼毕。俛伏兴,与群官俱降阶复位。赞者曰:拜。皆再拜,舞蹈,三称万岁。起,分班立殿上,索扇,扇合,殿下鸣鞭。太乐令撞蕤宾之钟,左右钟皆应。协律郎俛伏举麾,太乐令令奏乾安之乐,鼓吹振作。帝降座,御舆入自东房,扇开,乐止。侍中奏:解严。所司承旨放仗,百寮再拜,相次退。
元丰六年十一月甲辰冬至,祀昊天上帝,以太祖配。始罢合祭,不设皇地祗位。
《宋史·神宗本纪》不载 按《礼志》云云。
哲宗元祐五年十一月冬至,亲祠南郊,合祭天地,诏罢饮福宴。
《宋史·哲宗本纪》不载。 按《礼志》云云。
徽宗政和 年定皇太子,冬至,受贺之礼。
《宋史·徽宗本纪》不载。 按《礼志》:政和新仪,前一日,有司于东门外,量地之宜,设三公以下,文武群官等次如常仪。典仪设皇太子答拜褥位于阶下,南向。又设文武群官版位于门之外。其日,礼直官舍人先引三公以下文武群臣,以次入,就位立定。礼直官舍人引左庶子诣皇太子前,跪请内严。少顷,又言外备。内侍褰帘,皇太子常服出,次左右侍卫如常仪。皇太子降阶诣南向褥位。典仪曰:再拜。赞者承传曰:再拜。三公以下皆再拜,皇太子答拜。班首少前称贺云:天正长至,景福维新,伏惟皇太子殿下与时同休。贺讫。少退复位。左庶子前承命,诣群臣前,答云:天正长至,与公等均庆。典仪曰:再拜。班首以下皆再拜。皇太子答拜。讫,礼直官通事舍人,引三公以下文武百官以次出。内侍引皇太子升阶,还次降帘,侍卫如常仪。少顷,礼直官舍人,引知枢密院官以下入就位立定。内侍引皇太子降阶,诣南向褥位。枢密官以下参贺如上仪。讫,退。次引师傅保宾客以下入就位,参贺如上仪。师傅保以下以次出,内侍引皇太子升坐,礼直官引文武宫官入就位,重行,北向立。典仪曰:再拜。在位官皆再拜。左庶子少前跪言:具官某言天正长至,伏惟皇太子殿下与时同休。俛伏兴复位。典仪曰:再拜。在位者皆再拜。分东西序立。左庶子少前跪言:礼毕。左右近侍降帘,皇太子降座,宫官退,左右侍卫以次出。政和二年十一月戊寅,日南至,受元圭于大庆殿,赦天下。
《宋史·徽宗本纪》云云。
《东京梦华录》:冬至前三日,驾宿大庆殿,殿庭广阔,可容数万人。尽列法驾仪仗于庭,不能周遍。有两楼对峙,谓之钟鼓楼。上有太史局生测验刻漏。每时刻作鸡唱。鸣鼓一下,则一服绿者执牙牌而奏之。每刻曰某时几。棒鼓一时,则曰某时正。宰执百官皆服法服,其头冠各有品从,宰执、亲王加貂蝉、笼巾九梁。从官,七梁。馀六梁至二梁。有差台谏增廌角也。所谓梁者谓冠,前额梁上排金铜叶也。皆绛袍,皂缘,方心,曲领。中单环佩云头履鞋,随官品执笏。馀执事人皆介帻绯袍,亦有等差。惟閤门御史台加方心曲领尔。入殿祗应人给黄方号,馀黄长号,绯方长号,各有所至去处。仪仗车辂,谓信幡龙旗,相风乌,指南车,木辂象辂,革辂金辂玉辂之类。自有三礼图可见,更不缕缕排列殿门内外。及御街远近,禁卫全装,铁骑数万,围绕大内。是夜,内殿仪卫之外,又有裹锦缘小帽,锦络缝宽衫兵士。各执银裹头黑漆杖子,谓之喝探兵士。十馀人作一队,聚首而立。凡数十队。各一名喝曰:是与不是。众曰:是。又曰:是甚人。众曰:殿前都指挥使高俅。更互喝叫不停。或如鸡叫。又置警场于宣德门外,谓之武严兵士。画鼓二百面角称之,其角皆以綵帛,如小旗脚装结其上。兵士皆小帽黄绣抹额,黄绣宽衫,青窄衬衫。日晡时,三更时,各奏严也。每奏,先鸣角。角罢,一军校执一长软藤条,上系朱拂子,擂鼓者观拂子,随其高低,以鼓声应其高下也。次日五更,摄大宗伯,执牌奏中严,外办铁骑前导番衮。自三更时,相续而行。象七头,各以文锦被其身,金莲花座安其背,金辔笼络其脑,锦衣人跨其颈。次第高旗大扇,画戟长矛,五色介冑。跨马之士,或小帽锦绣抹额者,或黑漆圆顶悫头者,或以皮如兜鍪者,或漆皮如犀斗而笼巾者,或衣红黄罨画锦绣之服者,或衣纯青纯皂以至鞋裤皆青黑者,或裹交脚悫头者,或以锦为绳如蛇而绕系其身者,或数十人唱引持大旗而过者,或执大斧者胯剑者执锐牌者,持镫棒者,或持竿上悬豹尾者,或持短杵者。其矛戟皆缀五色结带,铜铎其旗,扇皆画以龙、或虎、或云彩、或山河,又有旗高五丈,谓之次黄龙。驾诣太庙青城,并先到立斋宫前,叉竿舍索旗,坐约百馀人,或有交脚悫头,胯剑足靴,如四直使者千百数,不可名状。馀诸司祗应人皆锦袄,诸班直亲从,亲事,官皆帽子结带红锦,或红罗上紫团褡戏狮子短后打甲背,子执御从物御龙直,皆真珠结络短顶头巾,紫上杂色小花,绣衫金束带,看带丝鞋天。武官皆顶朱漆金装笠子,红上团花背子。三衙并带御器,械官皆小帽背子,或紫绣战袍。跨马前导,千乘万骑出宣德门,由景灵宫太庙,驾乘玉辂冠服,如图画间星官之服,头冠皆北珠装结顶通天冠,又谓之卷云冠。服绛袍,执元圭,其玉辂顶皆镂金,大莲叶攒簇,四柱栏槛镂玉盘花。龙凤驾以四马后出。旗常辂上御座,惟近侍二人。一从官傍立,谓之执绥,以备顾问。挟辂卫士皆裹黑漆团,顶无脚悫头,著黄生色宽衫,青窄衬衫,青裤,系以锦绳。辂后四人擎行。马前有朝服二人,执笏面辂倒行。是夜宿太庙,喝探警严,如宿殿仪。至三更,车驾行事,执事皆宗室。宫架乐作,主上在殿上,东南隅西面,立有一朱漆金字牌,曰皇帝位。然后奉神主出室,亦奏中严,外办逐室行礼毕。甲马仪仗,车辂番衮,出南薰门。驾御玉辂诣青城斋宫。所谓青城,旧来止以青布幕,为之画砌甃之文,旋结城阙殿宇。宣政间,悉用土木盖造矣。铁骑围斋宫外,诸军有紫巾绯衣素,队约千馀,罗布郊野。每队军乐一火,行宫巡检部,领甲马,来往巡逻。至夜,严警喝探如前。三更,驾诣郊坛行礼,有三重壝墙。驾出青城,南行曲尺,西去约一里许,乃坛也。入外壝东门,至第二壝里面,南设一大幕次,谓之大次。更换祭服,平天冠,二十四旒青衮龙服,中单朱舄纯玉佩,二中贵扶侍行至坛前。坛下又有一小幕殿,谓之小次。内有御座,台高三层,七十二级。坛面方圆三丈许。有四踏道,正南曰午阶,东曰卯阶,西曰酉阶,北曰子阶。坛上设二黄褥,位北面南,曰昊天上帝。东南面曰太祖皇帝。惟两矮案上设礼料,有登歌道士十馀人,列钟磬二架,馀歌色及琴瑟之类,三五执事人而已。坛前设宫架乐,前列编钟玉磬,其架有如常乐。方响,增其高大编钟,形稍匾,上下两层,挂之架两角,缀以流苏,玉磬,状如曲尺。系其曲尖处亦架之,上下两层,挂之次,列数架大鼓,或三或五,用木穿贯立于架座上。又有大钟曰景钟,曰节鼓。有琴而长者如筝,而大者截竹如箫管,两头存节。而横吹者,有土烧成如圆弹而开窍者如笙,而大者如箫而增其管者。有歌者,其声清亮,非郑卫之比。宫架前立两竿,乐工皆裹介帻,如笼巾绯宽衫勒帛。二舞者顶紫色冠,上有一横板,皂服朱裙履。乐作,初则,文舞皆手执一紫囊,盛一笛管结带。武舞,一手执短槊,一手执小牌。此文舞,加数人击铜铙响环,又击如铜灶突者,又两人共携一铜瓮就地击者,舞者如击刺、如乘云、如分手,皆舞容矣。乐作,先击柷,以木为之,如方壶画山水之状。每奏乐,击之,内外共九。下,乐止,则击敔如伏虎脊,上如锯齿,一曲终,以破竹刮之。礼直官奏:请驾登坛,前导官皆躬身侧引至坛止。惟大礼使登之。先,正北一位拜跪酒,殿中监东向一拜,进爵盏,再拜,兴,复诣正东,一位才登坛,而宫架声止,则坛上乐作。降坛,则宫架乐复作,武舞上,复归小次。亚献终献,上,亦如前仪。当时燕越王为亚终献也。第二次登坛,乐作如初。跪酒毕,中书舍人读册,左右两人举册而跪读。降坛,复归小次,亚终献如前。再登坛,进玉爵盏,皇帝饮福矣。亚终献毕,降坛,驾小次前立,则坛上礼料币帛玉册,由西阶而下南壝门外。去坛百馀步,有燎炉,高丈许。诸物上台,一人点唱,入炉焚之。坛三层,回踏道之间,有十二龛,祭十二宫神。内壝外祭,百星执事与陪祠官,皆面北立班。宫架乐罢,鼓吹未作。外内数十万众肃然,惟闻轻风,环佩之声。一赞者唱曰:赞一拜,皆拜。礼毕,驾自小次祭服还。大次惟近侍椽烛二百馀,条列成围子。至大次,更服衮冕,登大安辇,辇如玉辂而大,无轮,四垂大带,辇官服色亦如挟辂者。才升辇,教坊在外壝东门排列,钧容直先奏乐,一甲士舞一曲破讫,教坊进口号,乐作,诸军队伍鼓吹皆动,声震天地。回青城,天色未晓,百官常服入贺。赐茶酒毕,而法驾仪仗铁骑鼓吹入南薰门。御路数十里之间,起居幕次,贵家看棚,华綵鳞砌,略无空閒。去处车驾登宣德楼,楼前立大旗数口。内一口大者,与宣德楼齐,谓之盖天旗。旗立御路中心不动。次一口稍小,随驾立,谓之次黄龙。青城太庙随逐立之,俗亦呼为盖天旗。亦设宫架,乐作,须臾,击柝之声,旋立鸡竿,约高十数丈,竿尖有一大木盘,上有金鸡,口衔红幡子。书皇帝万岁字,盘底有綵索四条垂下,有四红巾者,争先缘索而上,捷得金鸡红幡,则山呼谢恩。讫,楼上以红绵索通门下。一綵楼上,有金凤衔赦而下。至綵楼上,而通事舍人得赦宣读。开封府大理寺排列罪人在楼前。罪人皆绯缝黄布衫,狱吏皆簪花鲜洁,闻鼓声,疏枷放去。各山呼谢恩。讫,楼下钧容直乐作,杂剧舞旋,御龙直装神鬼斫真刀倬刀。楼上百官赐茶酒,诸班直呈拽马队,六军归营。至日晡时,礼毕,驾还内。
高宗建炎二年十一月壬寅,冬至,祀昊天上帝于圜丘,以太祖配,大赦。
《宋史·高宗本纪》云云。
建炎四年十一月壬子,日南至,率百官遥拜二帝。按《宋史·高宗本纪》云云。
绍兴十二年十月,诏:从受臣僚,冬至朝贺之仪。
《宋史·高宗本纪》不载。 按《礼志》绍兴十二年十月臣僚言,窃以元正一岁之首。冬至一阳之复,圣人重之,制为朝贺之礼焉。自上世以来,未之有改也。汉高祖以五年即位,而七年受朝于长乐宫。我太祖皇帝以建隆元年即位,受朝于崇元殿。主上临御十有六年,正至朝贺。初未,尝讲艰难之际,宜不遑暇兹者,太母还宫,国家大庆,四方来贺,亶惟其时。欲望自今元正冬至举行朝贺之礼,以明天子之尊。庶几旧典不至废坠。礼部太常寺考定朝会之礼,依国故事,设黄麾、大仗、车路、法物、乐舞等,百寮服朝服,再拜上寿。宣王公升殿,间饮三周。诏自来年举行。十一月权礼部侍郎王赏等言,朝会之礼,正旦冬至,及大庆受朝,受贺系御大庆殿。其文德紫宸垂拱殿。礼制各有不同。月朔视朝,则御文德殿,谓之前殿。正衙仍设黄麾、半仗、紫宸垂拱,皆系侧殿,不设仪仗。元正在近,大庆殿之礼,事务至多,乞候来年冬至,别行取旨。诏从之。绍兴十三年十一月庚申,日南至,合祀天地于圜丘。太祖太宗并配,大赦。
《宋史·高宗本纪》云云。
绍兴三十二年,孝宗即位,十一月冬至,上诣德寿宫,称贺上寿。礼毕,入见太后,如宫中礼。
《宋史·孝宗本纪》不载。 按《礼志》云云。
孝宗淳熙二年十一月,冬至,加大上皇帝尊号,册宝并行大朝会之仪。
《宋史·孝宗本纪》不载。 按《礼志》:淳熙二年十一月诏:太上皇帝圣寿无疆,新岁七十,以十一日冬至,加上尊号册宝。
《乾淳岁时记》:朝廷冬至行大朝会仪,则百官冠冕朝服,备法驾、设黄麾仗三千三百五十人。〈视东京已灭三之一〉用太常雅乐宫架登歌,太子,上公,亲王,宰执并赴紫宸殿,立班进酒,上千万岁寿。上公致词,枢密宣答,及诸国使人及诸州入献朝贺。然后奏乐、进酒、赐宴,此礼不能常行。每岁禁中,止是以三茅钟鸣,驾兴,上服悫头、玉带、靴袍,先诣福宁殿龙墀,及圣堂炷香。〈用蜡沉脑子〉次至天章阁,祖宗神御殿,行酌献礼。次诣东朝奉贺。复回福宁殿,受皇后、太子、皇子、公主、贵妃至郡夫人,内官大内已下贺。贺毕,驾始过大庆殿,御史台阁门,分引文武百寮追班称贺。大起居,十六拜,致词上寿。枢密宣答。礼毕,放仗。是日,后苑排办御筵于清燕殿。用插食盘架。午后,修内司排办晚筵于庆瑞殿,用烟火进市食,赏灯并于元夕。
光宗绍熙三年十一月丙戌,日南至,丞相率百官诣重华宫,拜表称贺。
《宋史·光宗本纪》云云。
理宗宝庆二年十一月丙子,日南至,上诣慈明殿。
《宋史·理宗本纪》云云。
宝庆三年十一月辛巳,日南至郊,大赦,改明年为绍定元年。
《宋史·理宗本纪》云云。
淳祐二年十一月己亥,日南至,雷电交作。诏,避殿减膳,求直言。
《宋史·理宗本纪》云云。
宝祐二年十一月壬寅,日南至,忠王冠。
《宋史·理宗本纪》云云。

章宗承安二年十一月甲辰,冬至,有事于南郊。
《金史·章宗本纪》云云。

成宗大德九年十一月庚午,冬至,祀昊天上帝于南郊。
《元史·成宗本纪》:大德九年十一月庚午,祀昊天上帝于南郊。牲用马一、苍犊一、羊豕鹿各九。其文舞曰崇德之舞,武舞曰定功之舞。以摄太尉、右丞相哈剌哈孙、左丞相阿忽台、御史大夫铁古迭而为三献官。
《郊祀志》:大德九年冬至,用纯色马一,苍犊一,羊

鹿野豕各九。
武宗至大二年十一月,定冬至郊祀之制。
《元史·武宗本纪》:至大二年十一月乙酉,尚书省及太常礼仪院言:郊祀者,国之大礼。今南郊之礼已行而未备,北郊之礼尚未举行。今年冬至祀天南郊,请以太祖皇帝配。明年夏至祀地北郊,请以世祖皇帝配。制可。
至大三年十一月冬至,合祭南郊,尊太祖皇帝配享昊天上帝。
《元史·武宗本纪》:至大三年十月甲辰,二宝奴及司徒田忠良等言:曩奉旨举行南郊,配位从祀,北郊方丘,朝日夕月典礼。臣等议,欲祀北郊,必先南郊。今岁冬至,祀圜丘,尊太祖皇帝配享。来岁夏至,祀方丘,尊世祖皇帝配享。春秋朝日夕月,实合祀典。有旨:所用仪物,其令有司速备之。十一月丙申,有事于南郊,尊太祖皇帝配享昊天上帝。 按《祭祀志》:至大三年冬十月三日,奉旨,十一月冬至,合祭南郊,太祖皇帝配。

太祖洪武二十六年,定冬至朝贺之礼。
《明会典》:洪武二十六年定,凡冬至前一日,尚宝司陈御座于奉天殿,及宝案于御座之东。又设香案于丹陛之南,教坊司设中和韶乐于殿内之东西北向。其日清晨,锦衣卫陈卤簿仪仗于丹陛及丹墀之东西,设朋扇于殿内东西,列车辂步辇于丹墀,东西相向,鸣鞭四人左右北向。教坊司陈大乐于丹陛之东西北向。仪礼司设同文玉帛案于丹陛之东。金吾卫设护卫官于殿内及丹陛之东西,陈甲士于午门外,奉天门外及丹墀东西。锦衣卫设将军于奉天门外丹陛、丹墀,及奉天门。列旗帜于奉天门外。东西典牧官,陈仗马犀象于文武楼南,东西相向。钦天监设司晨郎报时,位于内道东近北立。纠仪御史二人于丹墀北,东西相向。内赞二人于殿内,外赞二人于丹墀北,东西相向。设传制宣表等官,位于殿内,东西相向。鼓初严,文武官具朝服,齐班于午门外。鼓次严,引礼引百官,由左右掖门入诣丹墀东,西北向立。鼓三严,执事官诣华盖殿,伺候内官跪奏,皇帝具衮冕升座。钟声止,仪礼司官跪奏,各执事官行礼赞,五拜。礼毕,赞供事、执事官各就位。仪礼司官跪奏:请升殿驾兴。中和韶乐奏圣安之曲。尚宝官捧宝前行,导驾官前导,扇开帘捲。尚宝官置宝于案,乐止,鸣鞭,报时鸡唱晓,对赞唱:排班。班齐。赞礼唱:鞠躬。大乐作赞:四拜平身。乐止,典仪唱进表,大乐作,给事中二人诣同文案前,导引序班,举案由东门入,置殿中,乐止。内赞唱:宣表目。宣表目官跪宣。讫,俯伏兴唱:宣表。展表官取表,宣表官至帘前。外赞唱,众官皆跪。宣表讫,内外皆唱,俯伏兴,平身,序班,即举表案于殿东。外赞唱,众官皆跪代致词官跪于丹陛中。致词云:具官臣某等,兹遇律应黄钟,日当长至,恭惟皇帝陛下膺乾纳祜奉天永昌。贺讫,外赞唱,众官皆俯伏兴,乐作,四拜,兴,平身,乐止。传制官诣御前,跪奏传制,俯伏兴,由东门靠东出,至丹陛之东,西向立。称有制。赞礼唱:跪。百官皆跪。宣制云:履长之庆,与卿等同之。赞礼唱,俯伏,兴,平身,乐止。赞搢笏鞠躬,三舞蹈。赞:跪。唱:山呼。百官拱手加额曰:万岁。唱:山呼。曰:万岁。唱:再山呼。曰:万万岁。凡呼万岁,乐工军校齐声应之。赞出笏,俯伏,兴,大乐作。赞四拜,平身,乐止。仪礼司官跪奏:礼毕。中和乐作,奏定安之曲。驾兴,尚宝官捧宝,导驾官前导,至华盖殿,乐止。引礼官引百官以次出。 又按《会典》凡冬至日,典玺官设东宫座于文华殿中。锦衣卫设仪仗于殿外东西。教坊司陈大乐于文华殿内,东西北向。府军卫列甲士旗帜于门外,锦衣卫设将军十二人于殿中门外及文华门外,东西相向立。仪礼司官设笺案于殿东门外,设文武官拜位于文华殿门外,设传令宣笺等官位于殿内。东西执事官先行四拜。礼讫,各就位引礼,引各官诣文华门外,北向立。仪礼司官启请升座。导引官奉迎东宫,具冕服出,乐作。升座,乐止。赞礼唱:班齐,鞠躬。乐作,四拜,兴,平身,乐止。唱:进笺。给事中前导笺案,由殿东门入置殿中。内赞唱:宣笺目。宣讫,俯伏,兴,平身。唱:宣笺。外赞唱:跪。展笺官诣案前取笺。宣笺官宣讫。内外皆赞,俯伏,兴,平身,即举案于殿东外。赞唱,众官皆跪。代致词官中道跪致词云:具官臣某等,兹遇律应黄钟,日当长至,敬惟皇太子殿下茂膺景福。贺毕,唱众官皆俯伏,兴,平身。传令官跪启传令,由东门左出,至丹陛东,西向立。称有令。赞,众官皆跪。宣令云:履长之节,同增嘉庆。赞俯伏,兴,乐作。四拜,平身,乐止。仪礼司官跪启:礼毕。
世宗嘉靖九年定冬至,大祀庆成之仪。
《明会典》:旧制,冬至日,即行贺礼。嘉靖九年分祀二郊,以冬至大报。是日,行庆成礼。次日,行冬至朝贺。礼毕,举庆成宴。本年再定次,曰,上诣内殿行节、祭礼,又诣母后前行贺,礼毕,始御奉天殿,受百官贺。
嘉靖十六年,更定冬至朝会之仪。
《明会典》:嘉靖十六年,更定冬至前一日,尚宝司设宝案于奉天殿宝座之东。鸿胪寺设表案二,于殿东中门外。礼部主客司设番国贡方物案八,于丹陛中道。左右钦天监设定时鼓于文楼之上。教坊司设中和韶乐于奉天殿内东西。设大乐于奉天门内东西,俱北向。至期,锦衣卫陈卤簿仪仗于丹陛及丹墀东西。设朋扇于殿内东西,陈车辂步辇于奉天门、丹墀中道,北向。金吾等卫列甲士军仗于午门外、奉天门外及丹墀东西。旗手卫设金鼓于午门外,列旗帜于奉天门外。御马监设仗马,锦衣卫设驯象,于文武楼南,东西相向。钦天监设报时,位于丹陛之东。鼓初严,百官具朝服,齐班于午门外。鼓次严,引班官引百官,并进表人员及四夷人等,次第由左右掖门入,诣丹墀序立。钦天监鸡唱官司晨一员于文楼下,西向;锦衣卫将军六员于殿内之南,北向;将军四员于丹陛四隅,东西相向;鸣鞭四人于丹墀中道左右,北向;金吾等卫护、卫官二十四员于丹陛之南,六员于丹陛之北,俱东西相向。陈设方物,鸿胪寺司宾署丞一员彻方物案。鸿胪寺序班十六员于丹陛中道,左右外赞;鸿胪寺鸣赞等官十二员于丹陛及丹墀东西;纠仪御史十二员于丹墀之东;西殿前侍班锦衣卫千户六员,光禄寺署官四员、序班二员、传呼鸣鞭、锦衣卫百户四员,俱于殿中门外,东西相向。导表六科都给事中二员、序班二员于表案左右。掌领侍卫官二员于殿内,东西相向。锦衣卫正直指挥一员于帘右,东向。百户二员于帘下,左右相向。各豫立以俟。鼓三严,执事礼部堂上官并内赞、鸣赞一员陈设表案,并举案序班五员、典仪鸿胪寺司仪署丞一员,捧表礼部仪制司官四员、展表六部都察院通政司、大理寺堂上官二员,宣表致词并传制等项。鸿胪寺堂上官五员,捧宝、尚宝司官二员、导驾六科、给事中十员、殿内侍班翰林院官四员、中书官四员、纠仪御史四员,序班二员,及各遣祭官,俱诣华盖殿外候,上具衮冕、升座、钟声止,入序,立遣祭官以次复命,讫各趋入丹墀,班礼部堂上官跪奏方物,并请上位看马,候得旨,复位。鸿胪寺卿跪奏,执事官行礼赞,五拜叩头。毕赞,各供事、鸿胪寺卿跪请升殿驾兴,导驾官前导,尚宝官捧宝前行,中和乐作,奏圣安之曲,上御奉天殿升座,导驾官立于殿内柱下,东西相向。侍班、翰林官立于东,导驾官之后,中书官立于西,导驾官之后,纠仪御史序班分立于侍班官之下,尚宝官置宝于案,分立于导驾官之上。乐止,鸣鞭,报时鸡唱讫。外赞唱:排班。班齐,鞠躬,大乐作,四拜,兴平身,乐止。内赞赞:进表。大乐作,导表官导表案,至殿东中门止,序班,举案入,置殿中。退立于东西柱下,乐止。赞:宣表目。礼部堂上官,并宣表目官,诣殿中,跪宣。毕,各叩头退。赞:宣表。展表官取表同宣表官诣殿中,跪。外赞赞:跪。众官皆跪。宣毕,展表官分东西,先退,内外皆赞,俯伏,大乐作。兴平身,乐止,宣表官退,序班举案置殿东。外赞赞:跪。众官皆跪。代致词官跪于丹陛中道,致词云:公侯、驸马、伯、文武百官,某官臣等贺。讫,外赞赞:俯伏。众官皆俯伏。大乐作,四拜,兴,平身,乐止。传制官诣御前跪奏,传制俯伏,兴,由东门靠东出,至丹陛之东,西向立。称有制。外赞赞:跪。众官皆跪。宣制宣讫,外赞赞:俯伏。大乐作,兴,平身,乐止。赞搢笏鞠躬,三舞蹈。赞:跪,唱山呼。百官拱手加额曰:万岁。唱:山呼。曰:万岁。唱再山呼。曰:万万岁。赞出笏俯伏,大乐作,四拜,兴,平身,乐止。鸿胪卿诣御前,跪奏:礼毕。鸣鞭,中和乐作,奏定安之曲。驾兴,尚宝官捧宝,导驾官前导,至华盖殿,乐止。引班官引百官人等以次出。序班彻方物案,所司设黄幄于丹陛上。陈王府及勋臣、总兵官、外夷所进马匹于丹墀内。礼部并鸿胪寺官立于丹墀东候,上易便服,御黄幄,甲士行礼毕。礼部官诣御道中,跪奏:御马过。奏毕,复位,候马过。诣御道中,跪奏:马过毕。驾还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