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时段
朝代
诗文库
朱浮(三年) 东汉 · 汉光武帝
 出处:全后汉文 卷一
往年赤眉跋扈长安,吾策其无谷必东,果来归降。
今度此反虏,势无久全,其中必有内相斩者。
今军资未充,故须候(《后汉·朱浮传》)
冯勤(二十七年) 东汉 · 光武帝
 出处:全后汉文 卷二
朱浮上不忠于君,下陵轹同列,竟以中伤至今,死生吉凶未可知,岂不惜哉!
人臣放逐受诛,虽复追加赏赐赙祭,不足以偿不訾之身。
忠臣孝子,览照前世,以为镜戒。
能尽忠于国,事君无二,则爵赏光乎当世,功名列于不朽,可不勉哉(《后汉·冯勤传》)
使彭宠作记告城门将军 东汉 · 子密
 出处:全后汉文 卷二十一
今遣子密等至子后卿所,速开门出,勿稽留之(《后汉书·彭宠传》:「朱浮不相能。帝遣从弟子后兰卿谕之,留子后兰卿,遂发兵反,自立为燕王。斋,独在便室。苍头子密等因卧,缚著床。呼其妻。解手,令作记。书成,即斩头置囊中,持记驰出城,诣阙。」又见《御览》五百引《东观汉记》。)
初置五经博士举状武帝建元五年 汉 · 阙名
 出处:全汉文 卷五十七
生事爱敬,丧没如礼,通《易》、《尚书》、《孝经》,《论语》,兼综载籍,穷微阐奥,隐居乐道,不求闻达,身无金痍痼疾,世六属不与妖恶交通。
王侯赏赐,行应四科,经任博士
下言某官某甲保举(《后汉·朱浮传》注引《汉官仪》)
上疏乞援师 东汉 · 朱浮
 出处:全后汉文 卷二十一
昔楚、宋列国,俱为诸侯,庄王以宋执其使遂有投袂之师。
魏公子顾朋友之要,触冒强秦之锋。
夫楚、魏非有分职匡正之大义也,庄王但为争强而发忿,公子以一言而立信耳。
彭宠反叛,张丰逆节,以为陛下必弃捐它事,以时灭之。
既历时月,寂漠无音。
从围城而不救,放逆虏而不讨,臣诚惑之。
高祖圣武,天下既定,犹身自征伐,未尝宁居。
陛下虽兴大业,海内未集,而独逸豫,不顾北垂百姓遑遑,无所系心,三河冀州,曷足以传后哉!
今秋稼已熟,复为渔阳所掠。
张丰狂悖,奸党日增,连年拒守,吏士疲劳,甲胄生虮虱,弓弩不得弛,上下燋心,相望救护,仰希陛下生活之恩(《后汉·朱浮传》)
因日食上疏言牧守换易宜简 东汉 · 朱浮
 出处:全后汉文 卷二十一
臣闻日者众阳之所宗,君上之位也。
凡居官治民,据郡典县,皆为阳为上,为尊为长。
若阳上不明,尊长不足,则干动三光,垂示王者。
五典纪国家之政,《鸿范》别灾异之文,皆宣明天道,以征来事者也。
陛下哀悯海内新离祸毒,保宥生人,使得苏息。
而今牧人之吏,多未称职,小违理实,辄见斥罢,岂不粲然黑白分明哉!
然以尧、舜之盛,犹加三考,大汉之兴,亦累功效,吏皆积久,养老于官,至名子孙,因为姓氏。
当时吏职,何能悉理;
论议之徒,岂不喧哗。
盖以为天地之功不可仓卒,艰难之业当累日月。
而间者守宰数见换易,迎新相代,疲劳道路。
寻其视事日浅,未足昭见其职,既加严切,人不自保,各相顾望,无自安之心。
有司或因睚眦以骋私怨,苟求长短,求媚上意。
二千石长吏迫于举劾,惧于刺讥,故争饰诈伪,以希虚誉。
斯皆群阳骚动,日月失行之应。
夫物暴长者必夭折,功卒成者必亟坏,如摧长久之业,而造速成之功,非陛下之福也。
天下非一时之用也。
海内非一旦之功也。
愿陛下游意于经年之外,望化于一世之后,天下幸甚(《后汉·朱浮传》)
上疏言州牧劾奏宜下三府覆案 东汉 · 朱浮
 出处:全后汉文 卷二十一
陛下清明履约,率礼无违,自宗室诸王外家后亲,皆奉遵绳墨,无党势之名。
至或乘牛车,齐于编入。
斯固法令整齐,下无作威者。
求之于事,宜以和平,而灾异犹见者,而岂徒然?
天道信诚,不可不察。
窃见陛下疾往者上威不行,下专国命即位以来,不用旧典,信刺举之官,黜鼎辅之任,至于有所劾奏宜下三府覆案便加免退,覆案不关三府,罪谴不蒙澄察。
陛下以使者为腹心,而使者从事为耳目,是为尚书之平,决于百石之吏,故群下苛刻,各自为能。
兼以私情容长,憎爱在职,皆竞张空虚,以要时利,故有罪者心不厌服,无咎者坐被空文,不可经盛衰贻后王也。
夫事积久则吏自重,吏安则人自静。
传曰:「五年再闰,天道乃备」。
夫以天地之灵,犹五载以成其化,况人道哉!
臣浮愚戆,不胜惓惓,愿陛下留心千里之任,省察偏言之奏(《后汉·朱浮传》)
上书请广选博士 东汉 · 朱浮
 出处:全后汉文 卷二十一
太学者,礼义之宫,教化所由兴也。
陛下尊敬先圣,垂意古典,宫室未饰,干戈未休,而先建太学,造立横合,比日车驾亲临观飨,将以弘时雍之化,显勉进之功也。
博士之官,为天下宗师,使孔圣之言传而不绝。
旧事,策试博士,必广求详选,爰自畿夏,延及四方,是以博举明经,唯贤是登,学者精励,远近同慕。
伏闻诏书更试五人,唯取见在洛阳城者。
臣恐自今以往,将有所失。
求之密迩,容或未尽,而四方之学,无所劝乐。
凡试策之本,贵得其真,非有期会,不及远方也。
又诸所征试,皆私自发遗,非有伤费烦扰于事也。
语曰:「中国失礼,求之于野」。
臣浮幸得与讲图谶,故敢越职(《后汉·朱浮传》)
上言理朱浮 东汉 · 樊鯈
 出处:全后汉文 卷二十七
唐尧大圣,兆人获所,尚优游四凶之狱,厌服海内之心,使天下咸知,然后诛罚。
事虽昭明,而未达人听,宜下廷尉,章著其事(《后汉·朱浮传》)
奏除亲庙 东汉 · 张纯
 出处:全后汉文 卷十二
陛下兴于匹庶,荡涤天下,诛锄暴乱,兴继祖宗。
窃以经义所纪,人事众心,虽实同创革,而名为中兴,宜奉先帝,恭承祭祀者也。
元帝以来,宗庙奉祠高皇帝为受命祖,孝文皇帝太宗孝武皇帝世宗,皆如旧制。
又立亲庙四世,推南屯君以上,尽于舂陵节侯
礼,为人后者则为之子,即事大宗,则降其私亲。
今禘祫高庙,陈序昭穆,而舂陵四世,君臣并列,以卑厕尊,不合礼意。
设不遭王莽,而国嗣无寄,推求宗室,以陛下继统者,安得复顾私亲,违礼制乎?
高帝以自受命祖不由太上,宣帝以孙后祖,不敢私亲,故为父立庙,独群臣侍祠。
臣愚谓宜除今亲庙,以则二帝旧典,愿下有司,博采其议(《后汉·张纯传》,「以宗庙未定,昭穆失序,十九年,乃与太仆朱浮共奏言」。又略见《续汉·祭祀志下》。)
奏劾朱浮 东汉 · 侯霸
 出处:全后汉文 卷十二
败乱幽州,构成宠罪,徒劳军师,不能死节,罪当伏诛(《后汉·朱浮传》)
朱浮 北宋 · 吕陶
七言绝句 押真韵
权归刺举已条陈,慱士非才贵得真。
若也国恩殊不卖,单辞未必死功臣
应制举上诸公书(一)1070年 北宋 · 吕陶
 出处:全宋文卷一六○四、《净德集》卷一○ 创作地点:河南省开封市
陶闻之,圣人之所谓道者,以简易为宗,以该天下之理;
以仁义为用,以成天下之务。
非幽远而难明,阔疏而难施,汗漫而不可考信。
自微言既息,章句之学,随流而兴,百家异骛,众说殊骋,各习其师,忘失统要。
故为《易》者不穷天地之本始、变化之至神,以推迹于人事,而务言上下无二经之异,《系辞》非仲尼之作。
为《诗》者不究风俗之代变,王道之初终,以参验于治体,而好议《商》、《鲁》二颂之不同,毛、郑两解之小异。
为《春秋》者不考赏刑之大原,权制善否,一归皇极,而争辨日月之为例,五始七等之成文。
为《书》者不取君臣上下、都俞告戒之义,号令施设之体要,而竞论《武成》之不可尽信,《秦》、《费》二誓之不当作。
有释数字之文至数十万言而是非无所处正,求以援世率民、乂天下国家之大略,盖阙如也。
昔者尧舜之盛,崇冠百王,而《书》称其德乃曰:「顺考古道而行」。
傅说戒于商宗,则亦曰:「师古以克永世」。
孟轲皇皇战国,开说诸侯,然非二帝三王仁义之语,未尝辄道。
摭此而论,则君臣之际,舍斯文要道,安所稽法,以全适治之具哉?
是以二汉硕儒若董仲舒、儿宽、公孙弘、夏侯胜、隽不疑、伏湛、侯霸、鲁恭、郑兴、桓荣之徒,皆以经术博彊,果于适用,其辅导世主,推明治统,建大议,施远业,率有考据,不悖于三纲五常之分义,若持权衡、按绳墨,以审万物之轻重曲直,而毫忽莫敢欺也。
永惟圣人立教贻训之心则既如彼,君臣之际师经式道则又宜如此,而学不执六经之用,以酬世务之变,乃放肆纷纭,乐为衍说,而滋破碎之害,深足惜焉。
抑又闻哲人志士之所存,不以离俗为高,求全于世而已。
盖仁以为任,远而逾励,大则欲恢隆先务,以跻至治之极;
小则欲举偏补弊,以便安于一时故也。
然三代之盛时,皆出于圣人营创业之法,足以维持百世,是故井地以授民,什一以定赋,而天下之食足;
九赋以待用,九式以均节,而天下之财丰;
乡遂以为六师,农隙则教战,而天下之兵强;
自家党以上至于国都,皆立学以训导,而天下之士得其素养;
六卿率属,辅昌王治,中外之务必举,而天下之官无倖位。
凡所以用于政教者,皆可循而守之,其贤智才能之人,惟在办事,而不复有加损废置之作。
迨夫两汉之兴,皆乘丧乱之极,三代之宏规大范,盖无存者。
其君臣之计议,多出于一时之茍简,而百度未俱,不足为后世之袭用。
及其弊生变起,则贤人君子裁量揆叙而为之策。
是以七国交峙,而外有尾大之衅,反者将起,则晁错献削地之,以弱诸侯而彊王室。
百姓背本而趋末者众,淫侈之俗日长,而财用大蹶,则贾谊陈务农之计,欲驱游手而归之南亩,以广储积。
兼并之路不塞,而富室拥资巨万,贫弱愈困,则仲舒贡限田之议,以检过制而补不足。
牧人之吏屡见罢易,而生民不能绥静,则朱浮申苛察之戒,欲久其职,俾人服从上教。
选举失实,贤不肖混乱,而无以协宣风教,则左雄抗限年之请,以考练名实,要之得人而任。
刑烦禁密,世主以峻政为威,而元元陷于惨暴,则陈宠上蠲法之疏,愿除其溢于甫刑者,以应中礼而济群生。
凡为是者,大概缀缉缺漏,枝柱倾邪,随形栽割,期措斯民于康靖之域而已也。
抑又闻,圣人之政,皆切致治而不能无弊;
学者之言,务好陈文而未必可以适用。
以不足适用之言,陈不能无弊之政,则华采胜,而事非根切,岂所谓有补于世哉?
昔汉文以恭俭治天下,号为隆平,朝廷无大过,边鄙无大忧,天道地化无大变异,生民无大失职。
然而献书者以为可痛哭、可流涕、可长太息、背理伤道,难遍以疏举。
岂当时之势诚尔邪?
盖亦激于忠愤,力为切直可畏之语,冀以感悟人生之意故也。
陶尝读六经,探索要归,舍章句之习,而务以简要明切为之本统。
又尝历览旧史,窃迹近事,考究古今得失盛衰、治乱安危之变,而仅有得者,乃言而笔之。
不溺于侈辞夸说,以求工于文,而庶几焉一有以资治理之用。
治平中,知者谓其可塞天子直言之诏,采而闻诸朝。
验于今日,则时异事变,而畴昔之论,多无取矣,然犹勉竭区区,欲求合于科举之式度者,盖知其指归也。
恭惟阁下德业。
文章之懿,充积于中,辉光于外。
以二帝三王之道献告吾君,讲修国具,以幸万世,博收天下之材而权乎器任,俾尽其用,安以一介为微而不见录于左右哉?
《诗》曰:「菁菁者莪,在彼中阿」。
言君子长育人材,则天下喜乐而咏歌之矣。
又曰:「先民有言,询于刍荛」。
言古之贤者谋及匹夫,而取其善也。
夫二《雅》之奥训,皆明哲之所履蹈,以完其事业。
陶固不足被长育之赐,亦庶乎先民之询者矣,惟阁下一与之进,幸甚幸甚。
汉官仪上 其六十 东汉 · 应劭
 出处:全后汉文 卷三十四
博士,秦官也。
博者,通博古今;
士者,辨于然否(案《艺文类聚》,《太平御览》引有「博者」以下十二字)
孝武建元五年(案:《朱浮传》注引作「武帝」,无年字),初置五经博士,秩六百石(案:《太平御览》引有此四字),后增至十四人。
太常差次有聪明威重者一人为祭酒总领纲纪。
其举状曰:「生事爱敬,丧没如礼。
通《易》《尚书》《孝经》《论语》,兼综载籍,穷微阐奥。
隐居乐道,不求闻达。
身无金痍痼疾,世六属不与妖恶交通,王侯赏赐。
行应四科,经任博士」。
下言某官某甲保举(《后汉书·朱浮传》注,《艺文类聚·职官部》,《太平御览·职官部》)
为曹公作书与孙权 东汉末 · 阮瑀
 出处:全后汉文 卷九十三、文选卷四十二
离绝以来,于今三年,无一日而忘前好。
亦犹姻媾之义,恩情已深;
违异之恨,中间尚浅也。
孤怀此心,君岂同哉!
每览古今所由改趣,因缘侵辱,或起瑕舋,心忿意危,用成大变。
韩信伤心于失楚,彭宠积望于无异,卢绾嫌畏于已隙,英布忧迫于情漏,此事之缘也。
孤与将军恩如骨肉,割授江南,不属本州,岂若淮阴捐旧之恨。
抑遏刘馥,相厚益隆,宁放朱浮显露之奏。
无匿张胜贷故之变,匪有阴构贲赫之告,固非燕王淮南之舋也。
而忍绝王命,明弃硕交,实为佞人所构会也。
夫似是之言,莫不动听,因形设象,易为变观。
示之以祸难,激之以耻辱,大丈夫雄心,能无愤发。
苏秦说韩,羞以牛后,韩王按剑作色而怒,虽兵折地割,犹不为悔,人之情也。
仁君年壮气盛,绪信所嬖,既惧患至,兼怀忿恨,不能复远度孤心,近虑事势,遂赍见薄之决计,秉翻然之成议。
刘备相扇扬,事结舋连,推而行之。
想畅本心,不愿于此也。
孤之薄德,位高任重,幸蒙国朝将泰之运,荡平天下,怀集异类,喜得全功,长享其福。
而姻亲坐离,厚援生隙,常恐海内多以相责,以为老夫苞藏祸心,阴有郑武取胡之诈,乃使仁君翻然自绝。
以是忿忿,怀惭反侧,常思除弃小事,更申前好,二族俱荣,流祚后嗣,以明雅素中诚之效。
抱怀数年,未得散意。
赤壁之役,遭离疫气,烧舡自还,以避恶地,非周瑜水军所能抑挫也。
江陵之守,物尽谷殚,无所复据,徙民还师,又非瑜之所能败也。
荆土本非己分,我尽与君,冀取其馀,非相侵肌肤,有所割损也。
思计此变,无伤于孤,何心自遂于此,不复还之。
高帝设爵以延田横光武指河而誓朱鲔,君之负累,岂如二子?
是以至情,愿闻德音。
往年在,新造舟舡,取足自载,以至九江,贵欲观湖漅之形,定江滨之民耳,非有深入攻战之计。
将恐议者大为己荣,自谓策得,长无西患,重以此故,未肯回情。
然智者之虑,虑于未形;
达者所规,规于未兆。
是故子胥姑苏之有麋鹿,辅果识智伯之为赵禽。
穆生谢病,以免楚难;
邹阳北游,不同吴祸。
此四士者,岂圣人哉?
徒通变思深,以微知著耳。
以君之明,观孤术数,量君所据,计土地,岂势少力乏,不能远举,割江之表,宴安而已哉?
甚未然也!
若恃水战,临江塞要,欲令王师终不得渡,亦未必也。
夫水战千里,情巧万端。
越为三军,吴曾不禦;
汉潜夏阳魏豹不意。
江河虽广,其长难卫也。
凡事有宜,不得尽言,将修旧好而张形势,更无以威胁重敌人。
然有所恐,恐书无益。
何则?
往者军逼而自引还,今日在远而兴慰纳,辞逊意狭,谓其力尽,适以增骄,不足相动,但明效古,当自图之耳。
淮南左吴之策,汉隗嚣纳王元之言,彭宠受亲吏之计,三夫不寤,终为世笑。
梁王不受诡胜,窦融斥逐张玄,二贤既觉,福亦随之。
愿君少留意焉。
若能内取子布,外击刘备,以效赤心,用复前好,则江表之任,长以付,高位重爵,坦然可观。
上令圣朝无东顾之劳,下令百姓保安全之福,君享其荣,孤受其利,岂不快哉!
若忽至诚以处侥幸,婉彼二人,不忍加罪,所谓小人之仁,大仁之贼,大雅之人,不肯为此也。
若怜子布,愿言俱存,亦能倾心去恨,顺君之情,更与从事,取其后善。
但禽刘备,亦足为效。
开设二者,审处一焉。
闻荆杨诸将,并得降者,皆言交州为君所执,豫章距命,不承执事,疫旱并行,人兵减损,各求进军,其言云云。
孤闻此言,未以为悦。
然道路既远,降者难,幸人之灾,君子不为。
且又百姓国家之有,加怀区区,乐欲崇和,庶几明德,来见昭副,不劳而定,于孤益贵。
是故按兵守次,遣书致意。
古者兵交,使在其中,愿仁君及孤虚心回意,以应诗人补衮之叹,而慎周易牵复之义。
濯鳞清流,飞翼天衢,良时在兹,勖之而已。
为曹公与孔融 东汉 · 路粹
 出处:全后汉文 卷九十四
盖闻唐、虞之朝,有克让之臣,故麟凤来而颂声作也。
后世德薄,犹有杀身为君,破家为国。
及至其敝。
睚眦之怨必雠,一餐之惠必报。
晁错念国,遘祸于袁盎屈平悼楚,受谮于椒、兰;
彭宠倾乱,起自朱浮
邓禹威损,失于宗、。
冯。
由此言之,喜怒怨爱,祸福所因,可不慎与!
昔廉、蔺小国之臣,犹能相下;
寇、贾仓卒武夫,屈节崇好;
光武不问伯升之怨;
齐侯不疑射钩之虏。
夫立大操者,岂累细故哉!
往闻二君有执法,以为小介,当收旧好;
而怨毒渐积,志相危害,闻之怃然,中夜而起。
昔国家东迁文举盛叹鸿豫名实相副,综达经学,出于郑玄,又明《司马法》,鸿豫亦称文举奇逸博闻,诚怪今者与始相违。
孤与文举既非旧好,又于鸿豫亦无恩纪,然愿人之相美,不乐人之相伤,是以区区思协欢好。
又知二君群小所构,孤为人臣,进不能风化海内,退不能建德和人,然抚养战士,杀身为国,破浮华交会之徒,计有馀矣(《后汉·孔融传》。案:《文选·任昉王文宪集序》注引路粹《为曹公与孔融书》云:「邀一言之誉者,计有馀矣。」证知此文是路粹作。今此无「邀一言之誉者」,《范史》有删节也。)
唐拓武梁画像歌 清 · 张穆(石洲)
任城诸武汉高阆,名绩史家湮不彰。
一时缨黻谁颉颃,选石写德均旂常。
更筑石室匠作良,摅骋技巧端表坊。
寿藏久塞赵邠卿锦城又圮文翁堂。
朱浮鲁峻讫李刚,我思不见劳相羊。
武家林墓非遐荒,荣金吾丞斑敦煌
更有吴郡开明,不同石阙相扶将。
画像自宋传武梁,景伯精摹入纤芒。
访古直到别驾黄,高秋促骖贲嘉祥。
紫云山色郁葱苍,往来搜剔穷回翔。
豁然崩动声礌硠,屹立石室遥相望。
文字多逾数百强,见所未见夸鄱阳
谋垂久远示亿疆,迁画植碑通力襄。
更购佳木裁桷杗,庋碑有榭画有廊。
龛以栗主缭以墙,椒酒一卮神升香。
毡腊万钱工丰穰,从此翠墨布四方。
书帕充馈联车航,岿然古榻其可忘。
一十四翻标李唐,伏戏祝诵耕农皇。
轩辕创始垂衣裳,颛顼专谨狷不狂。
帝俈有子圣德昌,有虞递禅姒氏王。
桀乃乘人日偕亡,曾闵大孝亲偕臧。
老来弄雏倚匡床,丁兰已抱鲜民怆。
刑渠漏载我意伤,展对能无涕泗滂。
旧迹灰灭梁季珩,此本初弆襄文箱。
押角提督兵马章,竹垞作缘到古杭。
玲珑山馆百缗偿,至宝继归汪雪礓。
贯夫影摹见未尝,秋盦彫木今盛行。
覃溪更为加考详,细书银烛神徬徨。
自诩金粟须弥藏,我怀此本更十霜。
泲上俊游谢不侵,今乃不胫来神京。
一再闻之眉飞扬,㐆斋宵镫未渠央。
探筹角隽词铿锵,我句未工浮巨觥。
打门照眼虹月光,本朝名笔萃琳琅。
四代古泽溢芬芳,葫芦龙尾双山房。
载历铁如沧桑,什袭完好无菑疡。
疑有鬼神护缣缃,甄文更欲我友邛。
考实请为挈其纲,今全古缺试刌量。
后百千祀何低昂,精椎融拓付严装。
沿隙证辨力无尪,枝岠未许嗤螳螂。
帘前细雨吟风篁,扶扶墨采沛流浪。
我友诗成啸鸾皇,我诗蹇歰啼寒螀。
平生鉴古具微长,爱玩不复羞空囊。
颁行麟德历诏 初唐 · 高宗皇帝
 出处:全唐文卷十二
夫气象初分。
乾坤之位斯定。
刚柔递运。
寒暑之节攸施。
而晦朔相循。
炎凉再革。
归乎推步。
方纪岁时。
颛顼应期。
黎司天地之职。
放勋承统。
羲和掌日月之官。
履端之道无暌。
举正之典斯在。
洎乎末代。
渐至疏阔。
邓平之术。
既巳多乖。
朱浮之言。
罕能遵用。
九章五纪。
莫究精微。
日次月躔。
宁循旧度。
朕御天抚历。
君临万方。
眷言兹道。
将恐沦缺。
钦若垂化。
曷为凭焉。
爰命所司。
研穷详正。
仰稽七曜。
傍综五家。
去其烦衍。
裁以要密。
古所未通。
今则备载。
阴阳之数可测。
盈缩之理无愆。
改元履初。
占考此历。
岁唯甲子。
得于天正
合朔之后。
应以嘉祥。
五纬若连珠。
二曜若合璧。
上元致瑞。
实增祗愧。
而推测所详。
固以精悉。
气序恒顺。
分馀弗舛。
以授农时。
升平可致。
洛下闳造汉历。
云后八百岁。
当有圣人定之。
自火德洎我。
年将八百。
事合当仁。
朕亦何让。
宜即宣布。
永为昭范。
可名曰麟德历。
起来年行用之。
右金吾郎将韦谦于清化坊屠儿刘忽索肉不得决四十禁经一月忽男于右台咆哮无上下礼 唐 · 张鷟
 出处:全唐文卷一百七十三
韦谦五陵贵绪。三辅名豪。
忝司阴识之班。谬总朱浮之任。
不能恪勤守职。廉慎当官。
未悬主簿之鱼。频窥亭长之肉。
贪婪之性。无愧于维鹈。
饕餮之情。有同于相鼠。
庖丁之室。屡被侵欺。
朱亥之门。恒遭刻削。
徐秀才之耿直。讵肯庶几。
韩安国之流通。曾何仰止。
马防名德。虽未可追。
崔炎芳声。去之匪远。
天津桥内。实归左卫之麾。
清化坊中。岂是西曹之管。
越司侵职。自有正条。
不合箠拷。非无旧式。
依检腾凌无厌。未可全科。
设令咆哮不虚。止从凡斗。
宜从犯状。据法论刑。
京口使君丰郎中有俊十首 其二 南宋 · 刘宰
 押尤韵
妙年意气已横秋,不为身谋为国谋。
斥去佞臣谈笑里,英名高压汉朱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