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时段
朝代
诗文库
和州防禦使少师赵公伯骕神道碑嘉泰四年 南宋 · 周必大
 出处:全宋文卷五一八六、《平园续稿》卷三○ 创作地点:江西省吉安市
太祖皇帝七世孙、和州防禦使提举佑神观、赠少师讳伯骕字希远,系出燕懿王
王生彰化军节度使惟忠,彰化宣城侯从谨,号宣州位
宣城崇国孝恭公世恬,崇国嘉国公令晙嘉国左朝奉郎、赠太中大夫子笈。
太中第四子。
硕人刘氏,毅肃公昌祚孙。
绍兴初,以嘉国遗奏补承节郎,监绍兴府馀姚县酒税。
枢密韩公肖胄以一代人物荐于朝,历监临安府市舶务湖州商税、临安浙江税。
高宗米芾字,常奉诏书崇国志铭,真迹进御,喜曰:「令晙及从苏轼、黄庭坚,故子侄皆业儒,朕在宫邸知之」。
召对,待以家人礼,赐带赐第,屡侍清燕,改侍卫司马干办公事、浙西安抚司干官
隆兴二年夏,擢本路兵马副都监,兼职德寿宫,进兵马钤辖
乾道六年,金国遣耶律子敬、张仅来贺会庆节,假泉州观察使知閤门事,充接送馆伴副使
使者闻公议论激昂,甚加敬惮。
初,孝宗锐欲恢复,用宿将李显忠、邵宏渊大举北伐。
虽二将失律,王师自溃,然威灵所加,中原多响应者。
虏由是委曲求和,上亦思蓄锐再举,始姑从之。
当时虏求海、泗,我若求巩、洛,如郑璧许田,于理为长。
况彼以太上为兄,书仪一用敌国,岁币复损十万,已许其大,岂计受书细礼?
此自谋臣欲速,无远虑之失也。
是夏,上命起居舍人范成大充泛使议二事。
许迁徽宗钦宗梓宫,至于受书亦无峻拒意。
寻遣中书舍人赵雄贺金主生日,选公为副,南渡宗室北使自公始。
十一月己巳,某夜直玉堂,大珰霍汝弼出御札云:「生辰使兼赍国书一封,理会受书,卿可拟进」。
立具草付汝弼,明言:「尊卑分定,或校等威;
叔侄情亲,岂嫌坐起」?
上批付宰执商议。
二劄并得家藏。
后四日召见,褒谕云:「卿能道朕心中事」。
因宣示成大所携回书,读讫奏:「臣不知彼说陵寝,岂可止及受书」?
上谓难为辞。
奏云:「容臣与宰执谋,别作意度」。
退至东堂,而商议之批已先下。
某添一联云:「惟列圣久安之陵寝,既难一旦而辄
则靖康未返之衣冠,讵敢先期而独请」?
宰执难之。
七年正月等行。
壬辰宰执谓予:「对境果移文问二事,悔不用君言」。
予云:「幸未出境,宜易国书,而檄对境所问已附贺生辰使副,仍录本付等,毋如吕夷简不使富弼知书意也」。
诸公大以为然。
奏遣密院使臣追及等于盱眙,虏自此始无说。
前公与陛辞,上以贺书授,别缄授公。
虏遣卢玑乌林答仲杰接伴,知持礼特用宗室,待遇加厚。
父老亦叹曰:「此我家天族也」。
老妪有流涕奉壶浆者。
至保州驿,公率官属望国初先茔御庄悽怆稽首,人为动色。
公与辈在道诚意相孚,问此行无他求否,公及别缄。
始闻盱眙之檄,喜公无隐,亦颇通情。
尝语公:「南朝移司马屯金陵,似将迁都,又濠州人夜劫静安镇马,杀死军兵,无乃求衅,有诸乎」?
先是盱眙守龚次金禁止骑兵作过人,犯者必斩。
公携印榜示,且谓渝盟不在移屯动观听,等皆冰释。
暨入见,与公各进国书,入辞亦各受答书。
公再三奏从违,其宣徽使敬嗣晖传命云已载书中。
劳还,上悦,自武翼郎超转武翼大夫,俄升本路副总管
公赞帅优支将士餐钱,精教阅,明阶级,捕逃亡,禁私役。
一日内教,上谓骁勇不减三衙,褒谕帅守赵磻老磻老归功于公,特领荣州刺史
淳熙五年,公子司农寺主簿师𢍰轮对,上曰:「卿父宗英,旦夕烦一出」。
明日遣内侍问公:「浙东、西阙使,惟卿所择」。
提点浙西刑狱,转忠州团练使
时议分屯四明水军于平江许浦,委公相视。
公言:「沿浦泥沙胶舟,利屯轻舠,若战舰当泊青龙镇」。
诏可。
郭大用代子友为统帅,欲毁民居,夷丘墓,缮营垒。
公请市间田,公私便之。
苏、湖阙守,公皆兼摄,昼夜服勤,庭无留讼,洁己裕民,财用赡足。
江阴士人吴姓者,罪当杖而情可恕,公缓之,迄用赦原。
吴兴学生犯法,公命教授笞以学规。
爱惜士类如此。
或得盗贼囊橐,锄治不少恕。
特转武功大夫和州防禦使,以勤瘁得足疾。
七年,师𢍰接伴金国贺正者,上命「过平江为朕属卿父谨疾自爱」,许送伴回程少留。
八年,天庆观火焚正殿,公籍黄冠私帑一新之。
上赐笔「金阙寥阳宝殿」,并亲札赐万缗助修饰。
行在阙尹,上欲用公,固辞,诏令奏事,留奉内祠
九年正月特落阶官,以正任升提举宫观,张灯宴客,自歌所制乐府,酒罢欲寝,无疾而逝,十一日也。
讣闻,两宫轸悼,赐仙器以敛,年五十有九。
是岁三月三日,葬平江府吴县至德乡观音山
十一年,师𢍰用大礼恩乞易公文阶,换通议大夫,累赠至少师
初娶阳氏,广西盐干革之女,先二十四年卒;
再娶刘氏,昭怀皇后仪王安成曾孙,后公十七年卒,皆自恭人累赠秦国、齐国夫人,并祔葬焉。
二子:师𢍰,以文采第进士,才猷历内外要剧,尝守临安,历工、户二部侍郎,今以龙图阁待制帅维扬;
师弇,武经郎、新常州兵马钤辖
五女:长适训武郎董班迪功郎湖州乌程主簿李秀实,再寡;
次适故通直郎、知江阴县陈㞳;
次适武功大夫主管佑神观张延裕;
次适文林郎、新临安府观察推官胡如祖;
次适故承节郎寄班祗候续湜。
孙男三人:希苍,承直郎建康府驻劄御前诸军都统制书写机宜文字
希虞,故保义郎、监潭州南岳庙
希祐,文林郎太平州芜湖县
女二人:长适从政郎、监绍兴府诸暨县中浦犒赏酒库杨训
次适宣教郎、知绍兴府嵊县詹乂民,亡矣。
公风神警迈,性识明敏,束发丧父,毁瘠过哀。
既娶,与秦国事母孝敬。
兄没,抚孤侄过己子,割俸助嫂。
盖自太中继登儒科,仕止佐州,笃意教子孙。
至公博洽酝藉,长于歌诗,心画取法晋唐,时游戏于丹青。
食客常满坐,罗列书画弓刀自娱,而无声色之奉。
疏财重义,欲种德遗后世,家无馀赀。
高宗知其居狭隘,辍地基于比邻,仍给工役费以益之。
甫落成,而师𢍰唱名在丙科,又摘御前闻喜宴诗,大书「荣」榜其楼。
后数日,孝宗宣引,奖其义方之训。
两朝宸章,充满箧笥,士艳其荣。
自号无隐居士,有诗词十二卷藏于家。
予久与公父子同朝,至是扬帅按赠典,子为侍从,父及三少,乃以族人故中书舍人彦中所次行实请碑墓隧,为之铭曰:
唐兴圣典,姑臧攸自。
历世惟七,揆实贤裔。
人门第一,蕃酋知贵。
洵美亚师,有华帝系。
名闻幽燕,厥亦肤使。
仅登捍防,丕载高位。
允显令子,一品追襚。
勒铭昭之,前修是继。
茅山庄子道侣 南宋 · 李龏
七言绝句 押青韵
不用烧兰望玉京,人间无事不曾经。
大椿枯后新为记,从许人间小兆听郑璧李咸用皮日休陆龟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