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点
人物库
何曾西晋 199 — 278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199—278 【介绍】: 魏晋陈国阳夏人字颖考
魏明帝平原侯,曾为文学
魏咸熙中,官至司徒
助司马氏废魏
晋武帝受禅,任丞相,拜太尉封朗陵公,官至太傅
性豪侈,日食万钱,犹云无下箸处。
谄附贾充,为时人所非。
卒谥元
全晋文·卷十八
曾字颖考陈国阳夏人魏太仆夔子。
黄初初袭父爵成阳(一作」)。
亭侯,为平原侯文学
明帝时,累迁散骑侍郎汲郡典农中郎将给事黄门侍郎散骑常侍
景初中出补河内太守
齐王即位,徵拜侍中嘉平中司隶校尉,迁尚书
高贵乡公时为镇北将军都督河北诸军事
陈留王时迁征北将军进封颍昌乡侯
咸熙初司徒改封朗陵侯
武帝晋王位,以为丞相
及受禅,拜太尉、进爵为公,寻拜太保,领司徒,进太傅,又进太宰
咸宁四年卒,谥曰孝
太康末改谥曰元
背景地图 当代地名
文中地点一览(电脑自动提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
魏咸熙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介绍】: 卫州汲县人
魏仁浦子。
以父荫累迁屯田郎中,官至太仆少卿
性宽厚,尝会宾客,家童覆案碎器,客惊愕,咸熙色不变,令更设馔具。
卒年四十九。
背景地图 当代地名
文中地点一览(电脑自动提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
僧慧远北周至隋 523 — 592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523—592 【介绍】: 僧。
敦煌人俗姓李
好学。
三岁即心乐出家。
早孤,十三岁剃度为僧。
博涉经论。
北周灭齐,武帝敕前修大德之沙门集于殿,宣布废佛教,诸僧不敢言,独慧远抗声力争,无以难之。
寻潜于汲郡西山勤修无倦。
,召至,住净影寺,常居讲说,四方投学者七百余人。
文帝开皇十二年奉敕令知翻译,旋卒。
著有《地持疏》、《十地疏》、《华严疏》、《涅槃疏》等。
新脩科分六学僧传·卷第十五 护教科
姓李
燉煌人
后徙居上党高都
幼失所怙。
其季父善提诱。
三岁即知出家。
七岁就乡塾。
功力能倍恒儿。
年十三。
泽州东山古贤寺僧思禅师𢹂以南。
怀州北山丹谷。
剪𩭄。
年十六。
遣从阇黎湛律师
往邺学大小经论。
俄从上统为和上
顺都为阇黎
光师十大弟子为證戒。
以进具时论荣之。
卒究四分律于大隐律师
出灭诤犍度文句。
今行世。
复专师上统。
七年
设席受徒。
令誉载道。
寻归乡里之清化寺。
众乐之。
率金帛为兴会。
承光二年。
春齐亡。
周武帝废教。
偕诸大德。
并赴行在所
诏曰朕受天命。
抚育万民。
三教不同。
难以施化。
然六经儒教。
文弘治术。
故须存立。
其馀二教免罢。
有异议者。
请悉心以闻。
沙门大统法上等。
五百馀人默然无复对。
但相顾失色而已。
诏频趣之。
于是进曰。
佛法之入中国。
生民赖以脩善去恶。
陛下恃势力。
而破灭之。
其无乃已甚。
且陛下奉天
奉天而行。
天奉佛而行。
陛下如此。
宁不畏天乎。
不畏天则不畏地狱。
地狱诸苦。
吾知陛下之不能辞矣。
大怒。
瞪视曰。
朕欲治安百姓尔焉。
恤其他。
遂引退。
衍法师
手泣而谢曰。
子曾不惧鼎镬刀锯之酷。
而于天子之威。
诚护法之切如是。
曰当时急。
亦岂复顾身命哉。
因遁居汲之西山讫三年。
诵法华维摩满千遍。
以祈复教。
大象二年有疾。
诏东西两京。
立陟岵寺。
处菩萨僧。
少林寺长讲。
仍诏近远诸德安置。
隋氏革命。
率旧齿。
翱翔洛邑
开皇初
诏授沙门都
辞不允。
五年泽州刺史千金公。
请开导迎与俱。
七年春
定州
道上党。
留以开讲。
寻被诏。
偕六大德入都。
大兴善寺
劳问殷勤。
供养隆倍。
顷之诏别筑静影寺天门之南。
大街之右。
而迁居焉。
虽堂宇未成。
而海内之士麇至。
日夕陶冶。
必于成器。
盈七百馀人。
其担簦负笈。
相继而趋者。
尚未已也。
十二年诏知翻译。
是年卒于净影寺
寿七十。
闻哀恸。
叹曰国丧二宝柰何。
盖大儒李德林
亦以是月卒云。
长八尺五寸。
眼长三寸。
腰九围。
正气雄逸。
道风齐肃。
慈悲及物。
清化时畜一鹅。
常随钟鼓。
集轮下。
若听讲状。
入关。
鹅栖宿廊庑。
昼夜鸣号不已。
众患之。
附使达京。
至净影门放之。
即腾翔呼叫入房。
若素所识者。
自尔其状。
不异清化
而独于布萨无所与。
如是六载后忽不肯入堂。
泽州所寓寺柱座足一时俱陷。
以劳苦。
致心痛疾。
至是食减形羸。
久之因用林虑山中禅者。
数息之法。
对治。
良验。
由是一夏习定。
殊觉静乐
尝遇僧稠而问焉。
云此心住利根之境界耳。
若善调摄。
堪为观行。
每于讲次遇定宗。
未尝不赞美。
以勉学者。
著地持疏五卷。
十地疏十卷。
华严疏七卷。
涅槃疏十卷。
维摩胜鬘寿观温室等疏。
并以四言成句勒卷。
又著大乘义章十四卷。
合二百四十九科。
分为五聚。
盖教法义法染净杂也。
方著地持疏梦登须弥绝顶周览。
但见海水。
而紫金色像。
在宝树下。
北首而卧。
蒙冒尘埃。
敬礼已。
而拂之以衣。
顿觉光净。
又著涅槃疏毕。
未敢即出。
梦手塑七佛八菩萨像。
还自缋饰。
像复次第起行。
后一像缋饰将终。
旁有一人。
索笔代成之。
此皆其议论。
足以利益世间相也。
于戏伟矣。
释慧远
姓李氏
燉煌人也。
后居上党高都焉。
天纵疏朗仪止冲和。
局度通简崇覆高邈。
幼丧其父与叔同居。
偏蒙提诱示以仁孝。
年止三岁心乐出家。
每见沙门爱重崇敬。
七岁在学功逾常百。
神志峻爽见称明智。
十三辞叔。
泽州东山古贤谷寺。
时有华阴沙门思禅师
见而度之。
思练行高世众所宗仰。
云。
汝有出家之相。
善自爱之。
初令诵经。
随事训诲。
六时之勤未劳呼策。
登为虐暴不安。
携以南诣怀州北山丹谷。
每以经中大义问师。
皆是玄隐。
深知长有成器也。
年十六。
师乃令随阇梨湛律师往邺。
大小经论普皆博涉。
随听深隐特蒙赏异。
而偏重大乘以为道本。
年满进具。
又依上统为和上
顺都为阇梨
光师十大弟子并为證戒。
时以为声荣之极者也。
便就大隐律师听四分律。
流离请诲五夏席端。
淘简精粗差分轨辙。
灭诤揵度前后起纷。
自古相传莫晓来意。
乃剖析约断。
位以单重。
原镜始终。
判之即离。
皆理会文合。
今行诵之。
末专师上统。
绵笃七年
迥洞至理爽拔微奥。
负笈之徒相諠亘道。
讲悟继接不略三馀。
沐道成器量非可算。
乃携诸学侣。
返就高都之清化寺焉。
众缘欢庆叹所未闻。
各出金帛为之兴会。
讲堂寺宇一时崇敞。
韩魏士庶通共荣之。
承光二年春
周氏剋齐便行废教。
敕前修大德并赴殿集。
武帝自升高座序废立义。
命章云。
朕受天命养育兆民。
世弘三教其风弥远。
考定至理多皆愆化。
并令废之。
然其六经儒教文弘治术。
礼义忠孝于世有宜。
故须存立。
且自真佛无像。
则在太虚遥敬表心。
佛经广叹而有图塔崇丽。
造之致福此实无情。
何能恩惠。
愚民向信倾竭珍财广兴寺塔。
既虚引费不足以留。
凡是经像尽皆废灭。
父母恩重沙门不敬。
勃逆之甚国法岂容。
并退还家用崇孝始。
朕意如此。
诸大德谓理何如。
于时沙门大统法上等五百馀人咸以为王力决谏难从。
佥各默然。
下敕频催答诏。
而相看失色都无答者。
顾以佛法之寄四众是依。
岂以杜言情谓理伏。
乃出众答曰。
陛下统临大域。
得一居尊。
随俗致词宪章三教。
诏云。
真佛无像。
信如诚旨。
但耳目生灵。
赖经闻佛籍像表真。
若使废之无以兴敬
曰虚空真佛。
咸自知之。
未假经像。
曰。
汉明已前经像未至。
此土众生何故不知虚空真佛。
时无答。
曰。
若不籍经教自知有法。
三皇已前未有文字。
人应自知五常等法。
尔时诸人何为但识其母不识其父。
同于禽狩。
亦无答。
又曰。
若以形像无情事之无福故须废者。
国家七庙之像。
岂是有情而妄相尊事。
武帝不答此难。
乃云。
佛经外国之法。
此国不须废而不用。
七庙代所立。
朕亦不以为是。
将同废之。
曰。
若以外国之经非此用者。
仲尼所说出自鲁国
秦晋之地亦应废而不行。
又以七庙为非将欲废者。
则是不尊祖考。
祖考不尊则昭穆失序。
昭穆失序则五经无用。
前存儒教其义安在。
若尔则三教同废。
将何治国。
曰。
鲁邦之与秦晋。
虽封域乃殊。
莫非王者一化。
故不类佛经。
七庙之难无以通。
曰。
若以秦鲁同遵一化经教通行者。
震旦之与天竺
国界虽殊。
莫不在阎浮。
四海之内轮王一化。
何不遵佛经。
而令独废。
又无答。
曰。
诏云。
退僧还众崇孝养者。
孔经亦云。
立身行道以显父母即是孝行。
何必还家方名为孝。
曰。
父母恩重交资色养。
弃亲向疏未成至孝。
曰。
若如来言。
陛下左右皆有二亲。
何不放之。
乃使长役五年不见父母。
曰。
朕亦依番。
下得归侍奉。
曰。
佛亦听僧冬夏随缘修道春秋归家侍养。
故目连乞食饷母。
如来担棺临葬。
此理大通未可独废。
又无答。
抗声曰。
陛下今恃王力自在破灭三宝。
是邪见人。
阿鼻地狱不拣贵贱。
陛下何得不怖。
勃然作色大怒。
直视于曰。
但令百姓得乐。
朕亦不辞地狱诸苦曰。
陛下以邪法化人现种苦业。
当共陛下趣阿鼻。
何处有乐可得。
理屈言前。
所图意盛。
更无所答。
但云。
僧等且还后当更集。
有司录取论僧姓名。
当斯时也齐国初殄。
周兵雷震。
抗诏莫不流汗。
咸谓粉其身骨煮以鼎镬。
神气嵬然辞色无挠。
衍法师等。
手泣而谢曰。
天子之威如龙火也。
难以犯触。
汝能穷之。
大经所云护法菩萨应当如是。
彼不悛革非汝咎也。
云。
正理须申。
岂惟顾此形命。
即辞诸德曰。
时运如此圣不能遣。
恨不奉侍目下。
以为大恨。
法实不灭。
大德解之。
愿不以忧恼。
遂潜于汲郡西山勤道无倦。
三年之间诵法华维摩等。
各一千遍用通遗法。
既而山栖谷饮禅诵无歇。
理窟更深浮囊不舍。
大象二年天元微开佛化。
东西两京各立陟岵大寺
置菩萨僧。
颁告前德诏令安置。
遂尔长讲少林。
大隋受禅天步廓清。
开皇之始蒙预落䌽。
旧齿相趋翔于雒邑
法门初开近归奔。
望气成津奄学市。
所以名驰阙。
皇上闻焉。
下敕授洛州沙门都
匡任佛法。
辞不获免。
即而位之。
而立性质直荣辱任缘。
不可威畏不可利染。
正气孤雄道风齐肃。
爱敬调柔不容非滥。
至治犯断约不避强禦。
讲导所之皆科道具。
或致资助有亏。
或不漉水护净。
或分卫乖法。
或威仪失常。
并不预听徒。
自馀堕眠失时。
或后及法席。
并依众式有罚无赦。
故徒侣肃穆容止可观。
开皇五年泽州刺史千金公请赴本乡。
此则像法再弘桑梓重集。
亲疏含庆何以加之。
七年春定州
途由党。
留连夏讲遂阙东传。
寻下玺书殷勤重请。
辞又不免。
便达西京
于时敕召大德六人
其一矣。
仍与常随学士二百馀人。
创达室。
亲临御筵。
敷述圣化。
通孚家国。
大悦敕住善。
劳问丰华供事隆倍。
又以善盛集法会是繁。
虽有扬化终为事约。
乃选天门南大街之右。
东西冲要游听不疲。
因置寺焉。
名为净影。
常居讲说。
弘叙玄奥辩畅奔流。
吐纳自深谈曲尽。
于是四方投学七百馀人皆海内英华。
法轮前辙望京趣寺为法道场。
但以堂宇未成居空露蘧蒢庵舍。
巷分州部日夜祖习成器相寻。
虽复善诸德英名一期。
至于归学师寻千里继接者。
莫高于矣。
形长八尺。
腰有九围。
十三幅裙可为常服。
登座震吼雷动蛰惊。
充惬群望斯为盛矣开皇十二年春
下敕令知翻译。
刊定辞义。
其年卒于静影寺
春秋七十矣。
冕旒哀感为之罢朝。
呼嗟曰。
国失二宝也。
李德林月而丧。
故动心。
括发寻师。
本图传授
周历两代化满八方。
著疏属词诠综终始。
承习开误栉比尘连。
范时朝得称方驾。
初见病数日。
讲堂脊无故自折。
相顾飒然必知不损。
及大渐之日端坐正神相如入定。
侍人不觉其卒。
忽闻室有异香。
咸生疑怪。
属之以纩方悟气尽。
昔在清化先养一鹅。
听讲为务频经寒暑。
入关后鹅在本寺。
栖宿廊庑昼夜鸣呼。
众僧患之附使达京。
至静影大门放之。
径即鸣叫腾跃入房内。
尔后依前驯听。
但闻法集钟声不问旦夕。
覆讲竖义皆入堂伏听。
僧徒梵散出户翔鸣。
若值白黑布萨。
虽闻钟召终不入听。
时共异之。
常途讲解。
依法潜听。
中闻汎及馀语。
便鸣翔而出。
如斯又经六载。
乐听一时不亏。
后忽哀叫庭院不肯入堂。
自尔二旬。
便弃世。
即。
开皇十二年六月二十四日矣。
俗年七十僧腊五十。
又当终之日。
泽州本寺讲堂众柱。
及高座四脚。
一时陷。
佥议以感通幽显。
勒碑。
薛道衡制文。
虞世基书。
丁氏镌之。
时号为三绝。
听大乘可六七载。
洞达深义神解更新。
每于邺京法集竖难罕敌。
由此名冠近。
异论所推既而勤业晓夕。
用心大苦遂成劳疾。
十五日内觉观相续不得眠睡。
心痛状如刀切。
食弱形赢殆将欲绝。
忆昔林虑巡历名山见诸禅府备蒙传法。
遂学数息止心于境。
剋意寻绎经于半月。
便觉渐差少得眠息。
方知对治之良验也。
因一夏学定。
甚得静乐身心怡悦。
即以己證用问僧稠
云。
此心住利根之境界也。
若善调摄堪为观行。
每于讲际至于定宗。
未尝不赞美禅那。
槃桓累句。
信虑求之可得也。
自恨徇于众务无暇调心。
以为失耳。
在邺创讲十地。
一举荣问众倾馀席。
自是长在讲肆。
伏听千馀。
意存弘奖。
随讲出疏。
地持疏五卷。
十地疏七卷。
华严疏七卷。
涅槃疏十卷。
维摩胜鬘寿观温室等并勒为卷部。
四字成句。
纲目备举。
文旨允当罕用拟伦。
又撰大乘义章十四卷。
合二百四十九科分为五聚谓教法义法染净杂也并陈综义差。
始近终
则佛法纲要。
尽于此焉。
学者定宗不可不知也。
自远之通法也。
情趣慈心至于深文隐义。
每丁宁频复提撕其耳。
唯恨学者受之不速。
览者听之不尽。
一无所惜也。
是以自于齐朝至于关辅及畿外要荒。
所流章疏五十馀卷。
二千三百馀纸。
纸别九百四十五言。
四十年间曾无痾疹。
传持教导所在弘
并皆成诵在心。
于今未绝。
本住清化祖习涅槃。
寺众百馀。
领徒者三十。
大唐之称首也。
勇于法义慈于救生。
戒乘不缓偏行拯溺。
所得利养并供学徒。
衣钵之外片无留惜。
尝制地持疏讫。
梦登须弥山顶。
四顾周望但唯海水。
又见一佛像身色紫金在宝树下。
北首而卧体有尘埃。
初则礼敬后以衣拂。
周遍光净。
觉罢谓所撰文疏颇有顺化之益故为此徵耳。
又自说云。
初作涅槃疏讫。
未敢依讲。
发愿乞相。
梦见自手造素七佛八菩萨像。
形并端峙还自缋饰。
所画既竟像皆次第起行。
末后一像彩画将了。
旁有一人来从索笔。
成之。
觉后思曰。
此相有流末世之境也。
乃广开敷之信如梦矣。
又未终一年。
梦见净影长竿自倒灯耀自灭。
便至岁日所使净人小儿二人。
手放从良分处什物并为功德。
又敕二时讲前令大众诵般若波罗蜜咒。
限五十遍。
以报四恩初不中怠。
又伤学众不能课力。
每因讲日。
如此正义须臾不闻。
识者以为达宿命也。
及觉轻贬于房外香汤洗浴。
即在外宿至晓入
食粥倚床而卧。
问曰早晚。
答云今可卯时
乃曰。
吾今觉冷气至脐。
去死可二三寸在。
可除倚床。
自跏其足。
正身敛目不许扶侍。
未言其卒验方知化。
香若栴檀久而歇灭。
后乃卧之。
手足柔软身分并冷。
唯顶上暖焉。
沙门智猛者。
相人也。
伏佩法教每蒙延及。
故疏为行状。
拟学者所承。
谈说有偏机会称善。
振名东夏云。
姓李
燉煌人
后居上党高都
天纵殊朗。
仪止冲和。
幼丧其父。
与叔同居。
每见沙门
爱重崇敬。
十三辞叔。
泽州东山古贤谷寺。
时有华阴沙门思禅师
见而度之。
初令诵经。
随事训诲。
六时之勤。
未劳呼策。
年十六。
师乃令随阇黎湛律师住邺。
大小经论。
普皆博涉。
偏重大乘。
以为道本。
年满进具。
又依上统證戒。
更就大隐律师
听四分律。
剖析约断。
皆理会文合。
爽拔微奥。
负笈諠集。
乃携诸学侣。
返就高都之清化寺焉。
众缘欢庆。
叹所未闻。
各出金帛。
为之兴会讲堂。
寺宇一时崇敞。
韩魏士庶。
通共荣之。
承光二年春
周氏尅齐。
便行废教。
敕前修大德。
并赴殿集。
武帝自升高座。
叙废立义。
命章云。
朕受天命。
养育兆民。
世弘三教。
其风弥达。
考定至理。
多皆愆化。
并今废之。
然其六经儒教。
文弘治术。
礼义忠孝。
于世有宜。
故须存立。
且自真佛无像。
则在太虚。
遥敬表心。
佛经广叹。
愚民响信。
倾竭珍财。
广兴寺塔。
既虚引费。
不足以留。
凡是经像。
尽皆废灭。
父母恩重。
沙门不敬。
悖逆之甚。
国法岂容。
并退还家。
用崇孝始。
于时沙门大统法上等。
五百馀人。
咸以为王力。
决谏不从。
佥各默然。
下敕频催答诏。
而相看失色。
都无答者。
顾以佛法之寄。
四众是依。
乃出众答曰。
陛下统临大域。
得一居尊。
随俗致词。
宪章三教。
诏云真佛无像。
信如诚旨。
但耳目生灵。
赖经闻佛。
藉像表真。
若使废之。
无以兴敬
曰。
虚空真佛。
咸自知之。
未假经像。
曰。
汉明已前。
经像未至此土。
众生何故不知虚空真佛。
时无答。
曰。
若不藉经教。
自知有法。
三皇已前。
未有文字。
人应自知五常等法。
尔时诸人。
何为但识其母。
不识其父。
同于禽兽。
亦无答。
又曰。
若以形像无情。
事之无福。
故须废者。
国家七庙之像。
岂是有情。
而妄相尊事。
武帝不答前难。
诡通后言。
乃云。
佛经外国之法。
此国不用。
七庙代所立。
朕亦不以为是。
将同废之。
曰。
若以外国之经。
废而不用者。
仲尼所说。
出自鲁国
秦晋之地。
亦应废而不学。
又若以七庙为非。
将欲废者。
则是不尊祖考。
祖考不尊。
昭穆失序。
昭穆失序。
则五经无用。
前存儒教。
义安在。
尔则三教同废。
将何治国。
曰。
鲁邦之与秦晋。
虽封域乃殊。
莫非王者一化。
故不类佛经七庙之难。
曰。
若以秦鲁同尊一化。
经教通行者。
震旦之与天竺
国界虽殊。
莫不在阎浮四海之内。
轮王一化。
何不遵佛经。
而今独废。
又不答。
曰。
陛下向云退僧还家。
崇孝养者。
孔经亦云。
立身行道。
以显父母。
即是孝行。
何必还家。
方名为孝。
曰。
父母恩重。
交资色养。
弃亲向疏。
未成至孝。
曰。
陛下左右。
皆有二亲。
何不放之。
乃使长役五年
不见父母。
武帝云。
朕亦依番上下。
得归侍奉。
曰。
佛亦听僧。
冬夏随缘修道。
春秋归家侍养。
故目连乞食饷母。
如来担棺临葬。
此理大通
未可独废。
又无答。
抗声曰。
陛下今恃王力自在。
破灭三宝。
阿鼻地狱。
不拣贵贱。
陛下何得不怖。
勃然大怒。
面有瞋相。
直视于曰。
但令百姓得乐。
朕何辞地狱诸苦。
曰。
陛下以邪法化人。
现种苦业。
当共陛下趣阿鼻。
何处有乐可得。
理屈无答。
乃下敕云。
僧等且还。
后当更集。
有司录取论僧姓字。
当斯时也。
齐国初殄。
周兵雷震。
抗诏。
莫不流汗。
咸谓粉其身骨。
煮以鼎镬。
神气嵬然。
辞色无挠。
衍法师等。
手。
泣而谢曰。
天子之威。
如龙火也。
难以犯触。
汝能穷之。
大经所云。
护法菩萨。
应当如是。
彼不悛革。
非汝咎也。
曰。
正理须申。
岂顾形命。
即辞诸德曰。
时运如此。
圣不能违。
遂潜于汲郡西山
勤道无倦。
三年之间。
诵法华维摩等。
各一千遍。
大象二年
天元微开佛化。
东西两京。
各立陟岵大寺
置菩萨僧。
颁告前德。
诏令安置。
大隋受禅。
天步廓清。
开皇之始。
蒙预落䰂。
旧齿相趋。
翔于雒邑
法门初辟。
近归奔。
名驰阙。
下敕授洛州沙门都
匡任佛法。
辞不获免。
开皇五年
泽州刺史千金公。
请赴本乡。
七年春
定州
途由党。
留连夏讲。
寻下玺书。
慇勤重请。
辞又不免。
便达西京
亲临御筵。
敷述圣化。
通孚家国。
大悦。
敕住兴善寺
劳问丰华。
供事隆倍。
又选天门之南。
大街之右。
东西冲要。
游听不疲。
因置寺焉。
名为净影。
常居讲说。
诸叙玄奥。
辨畅奔流。
于是四方投学。
七百馀人。
皆海内英华。
法轮前辙。
望京趣寺。
为法道场。
开皇十二年春
卒于净影寺
背景地图 当代地名
文中地点一览(电脑自动提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
贾充曹魏末晋初 217 — 282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217—282 【介绍】: 三国魏末西晋初平阳襄陵人字公闾
魏尚书郎。
累迁大将军司马、廷尉,为司马昭腹心。
高贵乡公曹髦,率众拒之。
指使太子舍人成济曹髦,参与司马氏代密谋。
,转车骑将军封鲁郡
典定法律。
侍中
以一女为太子妃,一女为齐王妃,宠信无比。
为政务农节用,并官省职。
伐吴之役,拜大都督总统六师。
屡陈吴未可定。
吴平,惧罪,罢节钺
卒谥武
全晋文·卷三十
字公闾平阳襄陵人魏豫州刺史逵子。
太和中袭爵阳里亭侯,拜尚书郎,后累迁黄门侍郎汲郡典农中郎将,参大将军军事,转右长史,以从征诸葛诞进爵宣阳乡侯,迁廷尉,转中护军,弑高贵乡公
陈留王即位进封安阳乡侯,加散骑常侍
晋国建,封临沂侯
武帝即王位,拜卫将军仪同三司给事中改封临颍侯
及受禅,转车骑将军散骑常侍尚书仆射,更封鲁郡,寻代裴秀尚书令,改侍中,出为使持节都督秦凉二州诸军事
不行,迁司空,寻转太尉,行太子太保录尚书事。
咸宁末,为使持节、假黄钺大都督伐吴。
吴平,增邑八千户。
太康三年卒,追赠太宰礼官谥曰荒,不纳,谥曰武
有集五卷。
背景地图 当代地名
文中地点一览(电脑自动提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
陈颜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介绍】: 卫州汲县人
陈光,北宋末调寿阳,未赴。
值金兵取汴,病,被围城中,因冒险往探,迎父北归。
家仆诬告杀人,诣郡请代死。
帅以其孝,并释之。
背景地图 当代地名
文中地点一览(电脑自动提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
许逖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介绍】: 歙州祁门人,寓居宣州宣城字景山
许规子。
南唐监察御史
入宋,授汲县
数上书论北边事,为时相赵普所知。
历知海陵鼎州兴元府,所至有政绩。
主客员外郎京西转运使,徙荆湖南路
秩满来朝,真宗称其能,以度支员外郎选知荆南府事。
逾年擢司封员外郎、知扬州
卒年五十七。
背景地图 当代地名
文中地点一览(电脑自动提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
胡汲
字直卿卫州人,少有赋声与新郑伯祥吕鹏举相友善貌寝陋而滑稽无穷时命不偶竟穷悴而死
背景地图 当代地名
文中地点一览(电脑自动提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
魏咸信北宋 946 — 1017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946—1014 【介绍】: 卫州汲县人字国宝
魏仁浦子。
太祖开宝中,尚永庆公主,授右卫将军驸马都尉,历知澶州
真宗天禧初,为陕州大都督府长史保平军节度,以疾告归。
知书,善待士,然性吝喜利,至与诸侄争产,时人耻之。
背景地图 当代地名
文中地点一览(电脑自动提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
郭文振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介绍】: 太原人字拯之
章宗承和二年进士
累官辽州刺史,深得众心。
宣宗兴定中权元帅左都监,行河东北路元帅府事,招降太原东山二百余村。
寻与张开合兵收复太原
封晋阳公
然地方残破,实难据守。
元光二年,移守孟州,又移卫州
背景地图 当代地名
文中地点一览(电脑自动提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
王涣之北宋 1060 — 1124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1060—1124 【介绍】: 衢州常山人字彦舟
王汉之弟。
神宗元丰二年进士
杭州越州教授
哲宗元祐三年太学博士
九年请外,通判卫州
入朝编《两朝鲁卫信录》。
徽宗立,以荐召对,言“求言非难,听之难;听言非难,察而用之难”。
吏部员外郎,充国史院编修官
中书舍人
崇宁元年,进给事中吏部侍郎
二年宝文阁待制广州,道削职知舒州
淮右饥,赈活万人。
入党籍罢,旋知广州,为广南东路经略安抚
在广三年,颇著声迹。
大观元年召赴阙,寻出知、滁等州。
以疾提举明道宫。
恬于仕进,每云“乘车常以颠坠处之,乘舟常以覆溺处之,仕官常以不遇处之,则无事矣”。
全宋文·卷二八六一
王涣之一○六○——一一二四),字彦舟衢州常山(今浙江常山)人。
元丰二年,未冠登进士第,特补武胜军节度推官
元祐中太学博士通判卫州,入编修《两朝鲁卫信录》。
徽宗立,召对,拜吏部员外郎,擢起居舍人中书舍人
崇宁初给事中,除吏部侍郎
入党籍,解职出知广、扬诸州。
张商英引为给事中吏部侍郎
复出守,知中山府,以疾提举明道宫。
宣和六年卒,年六十五。
著有文集三十卷。
程俱王汉之墓铭》(《北山》卷三○),《京口耆旧传》卷二,《宋史》卷三四七有传。
背景地图 当代地名
文中地点一览(电脑自动提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
陈贯北宋 968 — 1039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968—1039 【介绍】: 相州安阳人,徙河阳字仲通
少倜傥,通兵法,数上疏言边事。
真宗景德二年进士
临安嘉兴主簿河内
历知泾州簿书莞库,赋租出入,皆自检核,州人惮其严。
利州路转运使
三司盐铁判官,领河北转运使,徙河东,以刑部郎中昭文馆,知相州
还朝卒。
喜言兵,所著《兵略》,世颇称之。
全宋文·卷二六七
陈贯九六八——一○三九),字仲通河阳(今河南孟县南)人。
咸平中,屡上书言边事。
景德二年进士,为临安县主簿刑部详覆官审刑院详议官,知卫州泾州
利州陕西河北河东路转运使三司户部盐铁副使,以刑部郎中昭文馆,知相州
宝元二年卒,年七十二。
尹洙《故朝散大夫尚书刑部郎中、直昭文馆上柱国赐紫金鱼袋陈公墓志铭》(《河南先生文集》卷一四),《宋史》卷三○三有传。
背景地图 当代地名
文中地点一览(电脑自动提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
石公弼北宋 1061 — 1115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约1061—约1115 【介绍】: 越州新昌人字国佐原名公辅
哲宗元祐六年进士
历任州县官,善治狱。
召为宗正寺主簿,请徽宗纳谏。
徽宗大观二年御史中丞,连上章劾蔡京,建议省冗官
兵部尚书侍读,谏花石纲,请与民休息。
出知扬、襄州
蔡京再相,罗织其罪,责为秀州团练副使台州安置,逾年,遇赦归。
全宋诗
石公弼初名公辅字国佐越州新昌(今属浙江)人。
哲宗元祐六年(一○九一)进士明万历新昌志》卷一○)。
徽宗大观中累官御史中丞,劾蔡京罢,除兵部尚书侍读
出知扬州,移襄州
再辅政,罗致其罪,政和四年(一一一四),责授秀州团练副使台州安置(《宋会要辑稿》职官六八之三一)。
未几,以皇太子提举崇道观,卒,年五十五。
东都事略》卷一○五、《宋史》卷三四八有传。
今录诗七首。
全宋文·卷三○三七
石公弼初名公辅字国佐越州新昌(今浙江新昌)人。
元祐六年进士第,调卫州司法参军
广德县,召为宗正寺主簿,擢殿中侍御史,改左司谏,迁侍御史
大观二年御史中丞,劾蔡京罪恶,章数十上,遂罢
兵部尚书侍读
四年,出知扬州,徙襄州
蔡京再相,责秀州团练副使台州安置。
后遇赦归,卒年五十五。
见《宋会要辑稿》职官六八之三一,《东都事略》卷一○五,《嘉泰会稽志》卷一五,《宋史》卷三四八有传。
宋登科记考
字国佐
越州新昌县(今浙江绍兴新昌)人。
元祐六年(1091年)进士
初名公辅,累迁述古殿大学士兵部尚书
背景地图 当代地名
文中地点一览(电脑自动提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
王宏西晋 ? — 284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284 【介绍】: 西晋高平人字正宗
王粲从孙。
魏时辟公府,累迁尚书郎
,为汲郡太守,耕桑树艺,躬自教示,开荒五千余顷。
比年普饥,人食不足,而汲郡独无匮乏,有政声。
卫尉河南尹大司农
无复能名,为政苛碎,坐免官,时人以为暮年谬妄。
后起为尚书
背景地图 当代地名
文中地点一览(电脑自动提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
孙登曹魏末晋初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介绍】: 三国魏末西晋初汲郡共人,字公和
无家属。
隐于郡北山
好读《》,抚琴,性粹和。
司马昭闻之,使阮籍往访,与语不应。
嵇康从游三年,默然无语。
将别,诫曰:“才多识寡,难乎免于今之世。
”后果遭非命。
竟不知所终。
背景地图 当代地名
文中地点一览(电脑自动提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
张昭允北宋 ? — 1008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1008 【介绍】: 卫州人字仲孚
以父荫试大理评事,迁通事舍人
太宗端拱初契丹内扰,命为雄州监军,选锐卒袭其帐,以功进西上閤门副使,提总左右藏金银钱帛。
真宗咸平二年,为真、定、高阳关行营马步都钤辖,以都部署傅潜御契丹兵逗留致败,夺官长流道州
景德二年,起为楚州团练副使,改右神武将军
背景地图 当代地名
文中地点一览(电脑自动提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
张宗诲北宋 969 — 1045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969—1045 【介绍】: 曹州冤句人,徙居洛阳字习之
张齐贤子。
少喜学兵法,通究阴阳、象纬之书。
以父任为秘书省正字
富顺监,率郡兵平夷人斗郎春之叛。
累迁太常少卿,为鄜延路钤辖兼知鄜州
元昊寇延安,严斥候,籍入而禁出,使老幼并力守御之。
再徙永兴军钤辖,兼知邠州
秘书监致仕。
性贪,虽谢事,犹事货殖,以至于卒。
全宋文·卷二六九
张宗诲九六九——一○四五),字习之洛阳(今河南洛阳)人;齐贤第二子。
以荫为秘书省正字,四迁至太子中舍,贬海州别驾
通判河阳、知富顺监、知徐州代州卫州
累迁太常少卿,为永兴军兵马钤辖,移鄜延路钤辖,未至,改知邠州,以秘书监致仕。
庆历五年五月一日卒,年七十七。
著有《安边议》三十卷、文集若干卷,别著《刻漏记》、《花木记》二卷。
尹洙张公墓志铭》(《河南先生文集》卷一七),又《宋史》卷二六五《张齐贤传》有附传。
背景地图 当代地名
文中地点一览(电脑自动提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
僧静蔼北周 534 — 578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534—578 【介绍】: 北周僧。
荥阳人俗姓郑
初习经史,为郑氏子弟冠。
后游观寺见地狱图有所悟,立志出家,从瓦棺寺和禅师受戒。
又从景法师习《大智度论》。
后入陕复从天竺僧亲学十载,乃隐居终南山
武帝道士张宾言,欲废佛法。
静蔼诣阙论诤,不纳,遂携门人入终南,依岩据险处造寺二十七所,使逃逸僧众居之。
悲大法凋零,自剸而死。
撰有《三宝集》。
新脩科分六学僧传·卷第十五 护教科
姓郑氏
荣阳人
少习经史。
为书生。
诸郑之魁岸者。
咸赏异之。
尝偕其党游僧舍。
观地狱图变相。
叹曰。
此业报之必然者也。
欲免斯酷。
其惟般若乎。
遂辞二亲。
和禅师于瓦棺寺薙落。
年十七。
受具戒。
俄听景法师大智度论一闻神悟。
世无足以惬其意者。
乃摈影嵩岳
究寻论指其中百十二门等四。
论极为用心。
白鹿山勘正黄老庄慧之说。
时东西魏方用兵。
关塞之沮。
非忘生死者。
莫或往来。
以欲见西竺异僧。
直抵咸阳宿留十年
遁居终南山避世峰。
以求其志。
善类影从。
卒成丛社。
地素乏水。
适见虎跑于前。
就以掘之。
甘洌觱沸。
今之虎跑泉是也。
每以前之四论。
敷导来学。
其规模端恪。
必取绳床安坐。
四众致敬。
而后披释令喻。
有未喻者。
重述勿辞。
且自讼曰。
予昔以厌法慢法故。
生兹末世。
不值佛时。
况敢小纵汝辈情欲哉。
沙门智藏尝负米造山。
见树之横枝碍行路。
因折去之。
召而责其损生物。
斥不共住。
又昙𮞅道安者。
玄门之二杰也。
亦以教体之争。
求辨于
而伏其部决。
遂相与跪而请曰。
大师解达天监。
应出世利生。
今独善其身。
韬德泉石。
未睹其可。
武帝道士张宾卫元嵩之赞。
必欲废灭释教。
建德三年
诣阙上疏。
谏不听。
寻与门人四十馀辈。
入山造寺二七所。
以待诸僧之逃逸者。
复著三宝集二十卷。
弘赞大乘
宣政元年七月十六日
诡以他事。
使侍者慧宣下山曰。
明日当早归。
先是别处一岩。
幽夐绝人迹。
而人亦不敢辄造。
明日慧宣归见。
骨坐盘石上。
肉条缕满。
布其前。
肠悬树枝。
如蛇蜕。
五藏皆外见。
手足头面筋肉刳尽。
心虽已割。
而犹以两掌捧持。
独坚完可爱。
略无血。
白乳凝渍。
草木失颜色。
春秋四十有五矣。
乃即其地。
累石而窆焉。
慧痛山颓之莫仰。
悲梁坏之无依。
爰述芳猷。
树碑塔。
所兹并录其遗偈。
以贻永久。
其文曰。
诸有缘者。
在家出家。
若男若女。
皆悉好住。
于佛法中。
莫生退转。
若退转者。
即失善利。
吾以三因缘。
舍此身命。
一见身多过。
二不能护法。
三欲速见佛。
辄同古圣。
列偈叙之。
无益之身。
恶烦人功。
解形穷石。
散体岩松。
天人脩罗。
山神树神。
有求道者
观我舍身。
愿令众生。
见我骸骨。
烦恼大船。
皆为覆没。
愿令众生。
闻我舍命。
天耳成就。
菩提究竟。
愿令众生。
忆念我时。
具足念力。
多闻总持。
此身无乐。
毒蛇之箧。
四大围绕。
百病交涉。
又名苦聚
老病死薮。
身心热恼。
多诸过咎。
此身无我。
以不自在。
无实横计。
凡夫所宰。
久远迷惑。
妄倒所使。
丧失善根。
畜生同死。
弃舍百千。
血乳成海。
骨积泰山
当来兼倍。
未曾为利。
虚受勤苦。
众生无益。
于法无补。
忍痛舍施。
功用无边。
誓不退转。
出离四渊。
舍此秽形。
愿生净土。
念华开。
弥陀佛所。
速见十方。
诸佛贤圣。
长辞三途。
正道决定。
报得五通。
自在飞行。
宝树餐法。
證大无生。
法身自在。
不断三有。
殄除魔道。
护法为首。
十地满足。
神化无方。
德备四圣。
号称法王
此偈得于崖隒石壁间。
后题云。
初欲以血书。
而血忽变白色。
私意其魔业致然。
遂易之以墨。
释静蔼
姓郑氏
荣阳人也。
夙标俗誉。
以温润知名。
而神器夷简卓然物表。
甫为书生博志经史。
诸郑魁岸者咸赏异之谓兴吾宗党其此儿矣。
与同伍游寺。
观地狱图变顾诸生曰。
异哉。
审业理之必然。
谁有免斯酷者。
便强违切谏。
二亲不能夺志。
郑宗固留。
决烈爱缚。
情分若石。
遂独往百官寺。
和禅师而出家。
时年十七。
具戒已后承仰律仪。
护持明练时所戴重。
又从景法师听大智度论。
一闻神悟谓敞重幽。
更习先解便知滥述。
周行齐境顾问知津。
讲席论堂亟陈往复词令详雅理趣清新。
皆略无承导。
终于世累。
乃抚心曰。
余生年不幸。
会五浊交乱。
失于物议得在可鄙。
进退惟谷高蹈可乎。
遂心口相吊摈影嵩岳
寻括经论用忘寤寐。
然于大智中百十二门等四论。
最为投心所崇。
馀则旁缵异宗。
成其通照。
言必藻缋珠连。
书亦草行相贯。
高为世重罕不华之。
后自悟曰绮文爽理华寔乱真。
岂流宕忘返不思惩艾乎。
自尔誓而断之。
惟以释道东骛并味前闻。
恐涉邪津悔于晚学。
又入白鹿山
逖观黄老。
广摄受之途。
庄惠诡驳标寓言之论。
未之尚也。
闻有天竺梵僧硕学高行世之不测西达咸阳
求道情猛欣所闻见。
私度关塞载离寒暑。
既至渭阴。
未及洗足。
即申谒敬。
昔闻今见。
见累于闻。
大鼓徒扬。
资访无指。
乃潜形伦伍陶甄旧解。
芜没逊遁知我者希。
掩抑十年
达穷通之数。
体因缘之理。
附节终南有终焉之志。
烟霞风月用祛亡反。
峰名避世依而味静。
惟一绳床廓无庵屋。
露火调食绝诸所营。
召彼疠徒诲示至理。
令其致供日就啖之。
虽属脓溃横流。
对泣而无厌恶。
由是息心之众。
往结林中。
授以义方郁为学市。
山本无水须便饮涧。
尝于昏夕学人侍立。
忽降虎来前掊地而去。
及明观之渐见润湿。
乃使洮淈飞泉通注。
从是遂省下涧。
须便挹酌。
今锡谷避世堡虎掊泉是也。
立身严恪达解超伦。
据林引众讲前四论。
意之所传乐相弘利。
其说法之规。
尊而乃演。
必令学侣袒立合掌慇勤郑重经时方遂。
乃敕取绳床。
周绕安设致敬坐讫。
徐取论文。
手自指摘。
一偈一句披释取悟。
顾问听者所解云何。
令其得意方进后偈。
旁有未喻者更重述之。
每日垂讲此法。
无怠。
常自陈曰。
余厌法慢法。
生不值佛世。
纵闻遗教心无信奉。
恒怀怏怏。
终须练此身心。
有时试纵惟欲。
诚心造恶。
有时摄念。
惟愿假修相善。
如此不名安身。
如此不名清心。
故约己制他。
诚非正检。
然末世根缘多相似耳。
必厌烦屈者须住。
不辞具仪者离此。
其开蒙敦励。
皆此类也。
沙门智藏者。
身相雄勇智达有名。
负粮二石造山问道。
因见横枝格树。
戏自称身。
遇为见。
初不呵止。
三日已后方召责云。
腹中他食何得辄戏。
如此自养。
名为两足狗也。
衔泣谢过。
终不再纳。
遂遣出山。
沙门昙延道安者。
世号玄门二杰
当时顶盖名德相胜。
及论教体纷诤由生。
取决。
让谢良久方为开散。
两情通悦不觉致礼。
各呜一足跪而启曰。
大师解达天鉴。
应处世摄导。
今则独善其身。
丧德泉石。
未见其可。
曰。
道贵行用不即在言。
余观时进退。
故且隐居求志耳。
尔后事故入城。
还归林野。
周武之世。
道士张宾
谲诈罔上冒增荣宠。
潜进李氏欲废释宗
既纵倖紫宸蝇飞黄屋。
与前僧卫元嵩唇齿相副。
帝精悟朗鉴内烈外温。
召僧入内七霄礼忏。
欲亲睹僣犯冀申殿黜。
时既密知各加恳到。
帝亦七夕同僧不眠。
为僧赞呗并诸法事。
经声七啭莫不清靡。
事讫设会。
公陈本意。
猛法师者。
气调高拔。
躬抗帝旨。
言颇激切。
众恐祸及其身。
帝但述怀曾无𧹞退。
闻之叹曰。
朱紫杂糅狂哲交侵至矣。
可使五众流离四民倒惑哉。
又曰。
餐周之饮周之水。
食椹怀音宁无酬德。
又为佛弟子。
岂可见此沦湑坐此形骸晏然自静。
宁大造于像末。
分俎醢于盗蹠耳。
径诣阙上表理诉。
引见登殿。
举手唱言曰。
来意有二。
所谓报三宝慈恩。
酬檀越厚德。
援引经论子史传记。
谈叙正义。
据證显然。
然旦至午。
言无不诣。
明不可灭之理。
交言支任抗对如流。
梗词厉色铿然无挠。
百僚近臣代之战慄。
而神气自若不阻素风。
帝虽惬其词理。
而灭毁之情已决。
既不纳谏又不见遣。
又进曰。
释李邪正人法混并。
即可事求未烦圣虑。
陛下必情无私隐泾渭须分。
请索油镬。
殿庭取两宗人法俱煮之。
不害者立可知矣。
帝怯其言乃遣引出。
宜州沙门道积者。
次又出谏。
俱不用言。
乃与同友七人。
于弥勒像前礼忏七日
既不食已一时同逝。
知大法必灭不胜其虐。
乃携其门人三十有馀入终南山
西造二十七寺。
依岩附险。
使逃逸之僧得存深信。
及法灭之后。
帝遂破前代关东西数百年来官私佛法。
扫地并尽。
融刮圣容焚烧经典。
禹贡八州见成寺庙出四十千。
并赐王公充为第宅。
三方释子减三百万。
皆复军民还归编户。
三宝福财其赀无数簿录入官。
登即赏费分散荡尽。
初于建德三年五月行虐关中
其祸既毕。
至六月十五日罢朝。
有金城公任氏部。
于所治府与诸左右彷徉天望。
忽见五六段物飞腾虚空在于鸟路。
大者上摩青霄。
大如十斛囷许。
渐渐微没。
自馀数段小复低下。
其色黄白。
卷舒空际类幡无脚尔日天清气静纤尘不动。
但增炎曦而已。
因往冬官府道经圆土。
北见重墙上有黄书横拖棘上。
及往取之乃是摩诃般若经第十九卷。
问其所由。
答云。
从天而下飞扬坠此。
于时三宝初灭刑法严峻。
略示连席之官。
乃藏诸衣袖。
还缄箧笥。
隋兴运转牧冀州
爰命所部从事赵绚
叙之曰。
有清信大士。
具官。
身婴俗累。
恕崇法理。
精感明灵神化斯应。
遂使群经腾翥。
等扶摇之上升。
只卷飘返。
若丹乌之下降。
其去也明恶世之不居。
其来也知善人之可集。
应瑞乎如彼。
圣著乎如此。
我皇出震乘乾更张琴瑟。
亲临九服躬总八荒。
知三宝之可崇。
体四生之不固。
遂颁海内修净伽蓝。
是使像法氤氲同诸舍卫。
僧尼隐轸还类提河。
特以此经像明灵著。
自非积善焉能致斯。
敢事旌表传芳后叶。
武帝志烈。
欣欲见之。
乃敕三卫二十馀人。
巡山访觅毡衣道人。
朕将位以上卿共治天下。
居山幽隐追踪不获。
后于太一山锡谷潜遁。
睹大法沦废道俗无依。
身被执缠无力毗赞。
告弟子曰。
吾无益于世。
即事舍身。
故先相告。
众初不许。
慕从闻法。
便开览大小诸乘。
撰三宝集二十卷。
假兴主会遣疑情。
抑扬飞伏广罗文义。
弘赞大乘光扬像代。
并录见事指掌可寻。
冀藏诸岩洞。
庶后代之再兴耳。
法行大慈门。
缯纩皮革一无践服。
惟履毳布终于报尽。
后厌身情迫独据别岩。
侍者下山。
明当早至。
加坐盘石留一内衣。
自条身肉。
段段布于石上。
引肠挂于松枝
五藏都皆外见。
自馀筋肉手足头面。
剐折都尽。
并惟骨现。
以刀割心捧之而卒。
侍人心惊通夜失寐。
明晨走赴。
犹见合掌捧心。
身面西向加坐如初。
所伤馀骸一无遗血。
但见白乳滂流凝于石上。
遂累石封外。
就而殓焉。
周宣政元年七月十六日也。
春秋四十有五。
弟子等有闻当世。
具诸别传亲侍沙门慧宣者。
内外博通奇有志力。
痛山颓之莫仰。
悲梁坏之无依。
爰述芳猷树碑塔所。
后有访道思贤者。
入山礼敬循诸崖险。
乃见书遗偈在于石壁。
题云。
初欲血书。
本意不谓变为白色。
即是魔业不遂。
所以墨书其文。
曰诸有缘者。
在家出家若男若女。
皆悉好住于佛法中莫生退转。
若退转者即失善利。
吾以三因缘舍此身命。
一见身多过。
二不能护法。
三欲速见佛辄同古圣。
列偈叙之。
无益之身  恶烦人功  解形穷石 散体岩松  天人修罗  山神树神 有求道者  观我舍身  愿令众生 见我骸骨  烦恼大船  皆为覆没 愿令众生  闻我舍命  天耳成就 菩提究竟  愿令众生  忆念我时 具足念力  多闻总持  此报一罢 四大彫零  泉林径绝  岩室无声 普施禽兽  乃至蜫虫  食肉饮血 善根内充  愿我未来  速成善逝 身心自在  要相拔济  此身不净 底下屎囊  九孔常流  如漏堤塘 此身可恶  不可瞻观  薄皮裹血 垢污涂漫  此身臭秽  犹如死狗 六六合成  不从花有  观此臭身 无常所囚  进退无免  会遭蚁蝼 此身难保  有命必输  狐狼所啖 终成虫蛆  天人男女  好丑贵贱 死火所烧  暂见如电  死法侵人 怨中之怨  吾以为雠  誓断根源 此身无乐  毒蛇之箧  四大围绕 百病交涉  有名苦聚  老病死薮 身心热恼  多诸过咎  此身无我 以不自在  无实横计  凡夫所宰 久远迷惑  妄倒所使  丧失善根 畜生同死  弃舍百千  血乳成海 骨大山  当来兼倍  未曾为利 虚受勤苦  众生无益  于法无补 忍痛舍施  功用无边  誓不退转 出离四渊  舍此秽形  愿生净土 一念花开  弥陀佛所  速见十方 诸佛贤圣  长辞三途  正道决定 报得五通  自在飞行  宝树餐法 證大无生  法身自在  不断三有 殄除魔道  护法为首  十地满足 神化无方  德备四胜  号称法王 愿舍此身已  早令身自在 法身自在已  在在诸趣中 随有利益处  护法救众生 又复业应尽  有为法皆然 三界皆无常  时来不自在 他杀及自死  终归如是处 智者所不乐  应当如是思 众缘既运奏  业尽于今日
背景地图 当代地名
文中地点一览(电脑自动提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
王惟正北宋 972 — 1042
全宋诗
王惟正九七二~一○四二),字晦蒙太原(今属山西)人。
真宗咸平元年(九九八)进士,授瀛州司户参军光化军判官
历知、雅、、德诸州及荆湖南路提点刑狱,升广南西路转运使
又知解州晋州,为江东转运使,充三司户部判官
仁宗庆历二年卒,年七十一。
事见《蔡忠惠集》卷三八《尚书主客郎中王君墓志铭》。
今录诗二首。
背景地图 当代地名
文中地点一览(电脑自动提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
张象中北宋
全宋文·卷二七三
张象中卫州(治今河南汲县)人,张昭允弟昭易子。
大中祥符二年太常博士集贤校理三司盐铁判官五年淮南路转运使祠部员外郎、直集贤院九年陕西转运副使
见《宋会要辑稿》蕃夷二之二、食货二三之三○,《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七八、八六,《宋史》卷二七九《张昭允传》。
背景地图 当代地名
文中地点一览(电脑自动提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
僧渊北周至隋 535 — 603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535—603 【介绍】: 僧。
广汉郪人俗姓李
家本巨富,生有异迹。
年十八,其父命于城西康兴寺出家。
奉戒守素,无所蓄积。
寻入,从陟岵寺僧宝学禅定,颇精研之。
北周废佛时,仍归故寺。
隋初,重饰寺宇,又架桥于锦水上,于民称便。
新脩科分六学僧传·卷第十九 持志科
李氏。
广汉郪人也。
家饶财。
及渊之生。
天雨钱而禀涌
盖其福报然欤。
年十八。
投乡之康兴寺薙落。
俄入
依陟岵寺沙门僧宝习定。
少与同寺毅法师善。
至是复同游学。
尤通外典。
工草隶。
及周氏废教。
即还毁所居故寺。
隋兴更新缔构。
领匠伐木。
偶久雨。
祷之辄霁。
造塔相轮。
必欲以金为之。
复掘地获金。
以充其用。
后架桥锦江上。
或传。
诸葛武侯尝沈铁錞水中。
长八九尺。
径三尺计。
世亦未之见也。
桥成。
錞自浮至。
既又失所在。
人以为神。
仁寿二年。
十二月十二日终。
春秋六十九。
曰。
我顾可以独留哉。
再阅日乃终。
春秋八十四。
遗言同葬。
故弟子不敢违。
僧渊
姓李
广汉郪人
家本巨富。
为巴蜀所称。
初诞。
天雨铜钱于庭。
家内合运处处皆满。
父运疲久口嘘唱之钱不复下。
仓内贮米但及于半忽满溢出。
亲姻外内莫不叹其福报也。
自少至长志干殊人。
行则安而徐动。
坐则俨而加趺。
眼光外射焰焰发越。
容色玉润状若赤铜。
声若洪钟响发林动。
两足轮相十角分明。
二手九井文理如画。
年十八身长七尺。
其父异之命令出家。
即而剃落住城西康兴寺。
今所谓福缘是也。
博寻人法访无远迩。
经耳不忘蕴括怀抱。
奉戒守素大布为衣。
瓶钵之外无所蓄积。
与同寺毅法师
交游。
二人即蜀郡僧中英杰者也。
相随入京博采新异。
有陟岵寺沙门僧实者。
禅道幽深帝王所重。
便依学定豁尔知津。
经涉炎凉详覈词义。
研精定道。
博通经术。
丘索草隶靡不留心。
周氏废教便还故寺。
割东行房以为私宅。
馀者供官
随氏运开更新缔构。
领匠伐木。
连雨两月。
执炉祈请。
随语便晴。
造塔须金盘。
又请地府。
随言即掘。
应命藏开用足。
馀金还归本窟。
详斯福力今古未闻。
常给孤独不逆人意。
远近随助泉布若流。
又以锦水江波没溺者众。
便于南路欲架飞桥。
则扣此机众事咸集。
诸葛武侯指二江内。
七星桥造三铁镦。
长八九尺径三尺许。
人号铁鎗。
拟打桥柱。
用讫投江。
顷便祈祷方为出水。
新桥将行竖柱。
其镦自然浮水来至桥津。
及桥成也。
又自投水。
道俗歌谣于今逸耳。
二师并为物轨。
晨夕问法无亏遗寄。
仁寿二年十二月十一日寅时
告弟子曰。
三界无常。
吾其化矣。
言终神谢福缘本住。
春秋六十有九。
闻之悯然曰。
师已往我岂独留。
俄而遘疾。
遗语同瘗。
即以其月十四日又化。
春秋八十有四。
至十七日并窆于九里堂焉。
刊石纪之于寺堂。
陈子良为文。
背景地图 当代地名
文中地点一览(电脑自动提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