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清明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

 第三十九卷目录

 上巳部纪事
 上巳部杂录
 上巳部外编
 清明部汇考
  易通卦验〈白阳云〉
  孝经纬〈清明〉
  汲冢周书〈时训解〉
  淮南子〈天文训〉
  荆楚岁时记〈寒食事考〉
  农政全书〈清明杂占〉
  遵生八笺〈清明事宜〉
  本草纲目〈清明〉
  酌中志略〈宫中清明〉
  直隶志书〈宛平县 东安县 怀柔县 永平府 任丘县 元氏县 冀州〉
  山东志书〈邹平县 淄川县 新城县 齐河县 阳信县 沂州 堂邑县 临清州 寿光县 诸城县 新河县 饶阳县 曲周县 邯郸县 福山县 栖霞县〉
  山西志书〈盂县 临晋县〉
  河南志书〈巩县 孟津县〉
  陜西志书〈富平县 同州 平凉府〉
  江南志书〈高淳县 常熟县 嘉定县 太仓州 崇明县 松江府 武进县 仪真县 高邮州 兴化县 徽州府 贵池县〉
  浙江志书〈杭州府 海宁县 嘉兴县 海盐县 石门县 桐乡县 乌程县 温州府 瑞安县〉
  江西志书〈新建县 宁州 德兴县 永丰县 安义县 建昌府 万安县〉
  湖广志书〈德安府 云梦县 石首县 长沙府 浏阳县 衡州府 永州府 宁远县 新田县〉
  福建志书〈福州府 建阳县〉
  广东志书〈乳源县 始兴县 埔阳县 阳江县 广宁县〉
  广西志书〈横州〉
  云南志书〈建水州〉

岁功典第三十九卷

上巳部纪事

《拾遗记》:昭王二十四年,涂修国献青凤丹鹊,各一雌一雄。孟夏之时,凤鹊皆脱易毛羽。聚鹊翅以为扇缉、凤羽以饰车盖也。扇,一名游飘,二名条翮,三名亏光,四名仄影。时东瓯献二女,一名延娟,一名延娱。使二人更摇此扇,侍于王侧。轻风四散,冷然自凉。此二人辩口丽辞,巧善歌笑,步尘上无踪,行日中无影。及昭王沦于汉水,二女与王乘舟,夹拥王身,同溺于水。故江汉之人到今思之,立祠于江湄。数十年间,人于江汉之上,犹见王与二女乘舟戏于水际。至暮春上巳之日,禊集祠间。或以时鲜甘味,采兰杜包裹以沈水中,或结五色纱囊盛食,或用金铁之器并沈水中,以惊蛟龙水虫,使畏之不侵此食也。其水傍号曰招祇之祠
《吴地记》:流杯亭在女坟湖西二百步,阖闾三月三日泛舟游赏之处。
《西京杂记》:戚夫人侍儿贾佩兰,后出为扶风人段儒妻。说在宫内时,三月上巳,张乐于流水。
《名胜志》:禺山西一里,有歌舞冈。《郡国志》云:赵佗三月三日登高于此。
《汉书·外戚孝武卫皇后传》:后,字子夫,生微也。其家号曰卫氏,出平阳侯邑。子夫为平阳主讴者。武帝即位,数年无子。平阳主求良家女十馀人,饰置家。帝祓霸上,还,过平阳主,见所侍美人,帝不悦。既饮,讴者进,帝独说子夫。
《后汉书·周举传》:大将军梁商,表举为从事中郎,甚敬重焉。三月上巳日,商大会宾客,宴于洛水。举时称疾不往。商与亲昵酣饮极欢。及酒阑,倡罢,继以䪥露之歌,坐中闻者皆为掩涕。太仆张种时亦在焉,会还以事告举。举叹曰:此所谓哀乐失时,非其所也,殃将及乎。商至秋果薨。
《三辅黄图》:百子池,三月上巳,张乐于池上。
《后汉书·袁绍传》:绍,三月上巳,大会宾徒于薄落津。闻魏郡兵反,黑山贼于毒等共覆邺城,杀守。座中客家在邺者,皆忧怖失色,或起而泣。绍容貌自若,不改常度。
《晋书·束晰传》:晰迁尚书郎。武帝尝问挚虞三日曲水之义,虞对曰:汉章帝时,平原徐肇以三月初生三女,至三日俱亡。村人以为怪,乃招携之水滨洗祓,遂因水以汎觞。其义起此。帝曰:必如所谈,便非好事。晰进曰:虞小生不足以知,臣请言之:昔周公成洛邑,因流水以汎酒。故逸诗云羽觞随波。又秦昭王以三日置酒河曲,见金人捧水心之剑曰:令君制有西夏。乃霸诸侯。因此立为曲水。二汉相缘,皆为盛集。帝大悦,赐晰金五十斤。《王戎传》:戎为人短小任率,不修威仪,善发谈端。赏其要会朝贤,尝上巳禊洛,或问王济曰:昨游有何言谈。济曰:张华善说史汉;裴頠论前言往行,衮衮可听;王戎谈子房季札之间,超然元著。其为识鉴者,所赏如此。
《隐逸夏统传》:统,字仲御,孤贫以孝闻。其母病笃,乃诣洛市药。会三月上巳,洛中王公已下并至浮桥,士女骈填车,服烛路。统时在船中,曝所市药。诸贵人车乘来者如云,统并不之顾。太尉贾充怪而问之,统初不应。重问,乃徐答曰:会稽夏仲御也。充使问其土地风俗,统曰:其人循循,犹有大禹之遗风,太伯之义让,严遵之抗志,黄公之高节。又问:卿居海滨,颇能随水戏乎。答曰:可。统乃操柁正橹,折旋中流。初作鲻跃,后作鯆䱐引,飞鹢首,掇兽尾,奋长梢,而船直逝者三焉。于是风波振骇,云雾杳冥。俄而,白鱼跳入船者有八九。观者皆悚遽,充心尤异之。乃更就船与语,其应如响。欲使之仕,即俛而不答。充又谓曰:昔尧亦歌,舜亦歌,子与人歌而善必反,而后和之明,先圣前哲无不尽歌,卿颇能作,卿土地间曲乎。统曰:先公惟寓稽山,朝会万国,授化鄙邦,崩殂而葬,恩泽云布,圣化犹存,百姓感咏,遂作慕歌。又孝女曹娥,年甫十四,贞顺之德,过越梁宋。其父堕江不得尸,娥仰天哀号,中流悲叹,便投水而死。父子丧尸,后乃俱出。国人哀其孝义为歌。河女之章伍子胥,谏吴王,言不纳,用见戮投海。国人痛其忠烈,为作小海唱。今欲歌之。众人佥曰:善。统于是以足扣船,引声喉啭,清激慷慨。大风应至,含水漱天。云雨响集,叱咤欢呼,雷电尽冥,集气长啸,沙尘烟起。王公已下皆恐,止之乃已。诸人顾相谓曰:若不游洛水,安见是人。听慕歌之声,便髣髴见大禹之容;闻河女之音,不觉涕泪交流。即谓伯姬高行在目前也。聆小海之唱,谓子胥、屈平立吾左右矣。充欲耀以文武,卤簿觊其来观,因而谢之。遂命建朱旗举幡校,分羽骑为队,军伍肃然。须臾,鼓吹乱作,笳葭长鸣,车乘纷错,纵横驰道。又使妓女之徒,服褂襡,炫金翠,绕其船三匝。统危坐如故,若无所闻。充等各散曰:此吴儿是木人石心也。
《王导传》:元帝为琅邪王,与导素相亲善。导知天下已乱,遂倾心推奉,潜有兴复之志。帝亦雅相器重,契同友执。帝之在洛阳也,导每劝令之国。会帝出镇下邳,请导为安东司马,军谋密策,知无不为。及徙镇建康,吴人不附,居月馀,士庶莫有至者。导患之,会敦来朝,导谓之曰:琅邪王仁德虽厚,而名论犹轻,兄威风已振,宜有以匡济者。会三月上巳,帝亲观禊,乘肩舆,具威仪,敦、导及诸名胜皆骑从。吴人纪瞻、顾荣,皆江南之望。窃觇之,见其如此。咸惊惧,乃相率拜于道左。导因进计曰:古之王者,莫不宾礼故老,存问风俗,虚己倾心以招俊,乂况大业草创,急于得人者乎。顾荣、贺循,此土之望,未若引之以结人心。二子既至,则无不来矣。帝乃使导躬造,循、荣二人皆应命而至。
《法书要录》:穆帝永和九年三月三日,王羲之与太常孙统等四十有一人,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酒酣,赋诗制序,用蚕茧纸,鼠须笔,书字有重者,皆搆别体。
《世说新语》:郝隆为桓公南蛮参军。三月三日会作诗,不能者罚酒三升。隆初以不能,受罚,既饮,揽笔便作一句云:娵隅跃清池。桓问:娵隅是何物。答曰:蛮名鱼为娵隅。公曰:作诗何以作蛮语。隆曰:千里投公,始得蛮府参军,那得不作蛮语也。
《晋书·凉武昭王李皓传》:皓自称秦凉二州牧,迁于酒泉。上巳日,宴于曲水。命群寮赋诗,而亲为之序。于是写诸葛亮训诫,以助诸子。
《起居注》:海西泰和六年三月庚午朔,诏曰:三日临流杯池,依东堂小会。
《邺中记》:华林园中千金堤,作两铜龙,相向吐水,以注天泉池,通御沟中。三月三日,石季龙及皇后百官临池会。
《水经注》:漳水对赵氏临漳宫。宫在桑梓,苑多桑木,故苑有其名。三月三日及始蚕之月,虎帅皇后及夫人采桑于此。
《十六国春秋》:每年三月三日,石虎及皇后,会公主妃主,名家妇女,无不毕出,临水施设帐幔。车服灿烂,走马步射,饮宴终日。
《征齐道里记》:城北十五里,有柳泉。苻朗常以为解禊处。
《宋书·礼志》:魏明帝,天渊池南设流杯石沟,宴群臣。晋,海西钟山后流杯曲水延百僚,皆其事也。官人循之至今。
《岁华纪丽》:宋武帝三月三日,登八公山刘安故台,望城郭,如疋帛之绕丛花也。
《宋略》:文帝元嘉十一年三月丙申,禊饮于乐游苑,且祖道江夏王义恭,衡阳王义季,有诏会者咸作诗,诏颜延年作序。
《南齐书·王融传》:永明九年,上幸芳林园,禊宴朝臣。使融为曲水诗序。文藻富丽,当世称之。
《梁书·张率传》:高祖天监四年三月,禊饮华光殿,其日河南国献舞马,诏率赋之。
《魏书·赵逸传》:神麚三年三月上巳,帝幸白虎殿,命百寮赋诗,逸制诗序,时称为善。
《杨播传》:时车驾耀威沔水,上巳设宴。高祖与中军彭城王协赌射。左卫元遥在协朋内,而播居,帝曹遥射侯正中,筹限已满。高祖曰:左卫筹足,右卫不得不解播。对曰:仰恃圣恩,庶几必争。于是弯弓而发其箭,正中。高祖笑曰:养由基之妙,何复过是。
《夏侯夬传》:夬与南人辛谌、庾道江文遥等,终日游聚。酣饮之际,恒相谓曰:人生局促,何殊朝露,坐上相看先后之间耳。脱有先亡者,当于良辰美景,灵前饮宴。傥或有知,庶其歆飨。及夬亡后,三月上巳,诸人相率至夬灵前酌饮。时日晚天阴,室中微闇。咸见夬在坐,衣服形容,不异平昔。时执杯酒似若献酬,但无语耳。时夬家客雍僧明,心有畏恐,披帘欲出,便即僵仆状,若被殴。夬从兄欣宗云:今是节日,诸人忆弟畴昔之言,故来共饮,僧明何罪,而被瞋责。僧明便寤,而欣宗鬼语如夬。平生并怒,家人皆得其罪,又发摘阴私窃盗,咸有次绪。
《北史高琳传》:琳母尝祓禊泗滨,遇见一石光彩朗润。遂持以归。是夜,梦人衣冠有若仙者,谓曰:夫人向所将来石是浮磬之精,若能宝持,必生令子。母惊寤举身流汗。俄而有孕。及生,因名琳,字季珉。《大业杂记》:炀帝筑西苑,周二百里。苑内造山为海,周十馀里,水深数丈。其中有方丈、蓬莱、瀛洲诸山,海东有曲水池,其间有曲水殿,上巳禊饮之所。
《大业拾遗记》:隋炀帝敕学士杜宝,修水饰图经。新成,以三月上巳日,会群臣于曲水,以观水饰,总七十二势。皆刻木为之,或乘舟,或乘山,或乘平洲,或乘宫殿。木人长二尺,衣以绮罗,装以金碧。及作禽兽鱼鸟,皆能运动如生,随水曲而行。
《千金月令》:三月三日,上踏青鞋履。
《唐会要》:贞观三年三月三日,赐群臣大射于立德门。《景龙宫记》:唐制,上巳祓禊,赐侍臣细柳圈。云带之免虿毒、瘟疫。中宗四年上巳,祓禊于渭滨。赋七言诗,赐细柳圈,李乂应制诗:此日欣逢临,渭赏昔年空。道济汾词,沈佺期诗:宝马香车清渭滨,红桃碧柳禊堂春。皇情尚忆垂竿佐,天瑞先呈捧剑人。
《剧谈录》:曲江池,本秦世隑洲,开元中疏凿,遂为胜境。其南有紫云楼,芙蓉苑。其西有杏园,慈恩寺。花卉环周,烟水明媚。都人游玩,盛于中和。上巳之节,綵幄翠帱,匝于堤岸。鲜车健马,比肩击毂。上巳即赐宴臣僚。京兆府大陈筵席,长安、万年两县以雄盛相较,锦绣珍玩,无所不施。百辟会于山亭,恩赐太常及教坊声乐,池中备綵舟数只。唯宰相、三使北省官与翰林学士登焉。每岁倾动皇州,以为盛观。入夏则菰蒲葱翠,柳阴四合,碧波红蕖,湛然可爱。好事者赏芳辰玩,清景联骑携觞,亹亹不绝。
《嘉话录》:故事每三月三日,赐王公以下,射中鹿鸣,赐马,第一赐绫,其馀布帛有差。至开元八年秋,舍人许景先以为徒耗国用而无益,于是罢之。
《秦中岁时记》:上巳赐宴曲江,都人于江头禊饮,践踏青草,曰踏青。
《妆楼记》:洛阳人有妓乐者,三月三日,结钱为龙、为帘,作钱龙宴。四围则撒真珠,厚盈数寸,以斑螺命妓女酌之,仍各具数,得双者为吉。妓乃作双珠宴,以劳主人。又各命作饧缓带,以一丸饧舒之可长三尺者,赏金菱角,不能者罚酒
池阳上巳日,妇女以荠花点油祝而洒之水中,若成龙凤花卉之状,则吉。谓之油花卜。
《西京新记》:曲江亦名乐游,原长安中,于原上置亭游赏,三月三日,京城士女,咸即此祓禊。
《前定录》:天宝十四载,李泌三月三日,自洛乘驴归别墅,从者未至。路旁有车门,而驴径入不可制。遇其家人,各将乘驴马群出之次。泌因相问,遂并入宅,邀泌入。既坐,又见妻子出罗拜。泌莫测之,疑是妖魅。问姓窦潜,令仆者问邻人,知实姓窦。泌问其由,答曰,窦廷芬,且请宿,续言之。势不可免,泌遂宿焉。廷芬乃言曰:中桥有筮者胡芦生,神之久矣。昨因筮,告某曰:不出三年,当有赤族之祸,须觅黄中君方免。问如何觅黄中君。曰问鬼谷子。又问安得鬼谷子。言公姓名是也。宜三月三日,全家出城觅之,不见,必籍死无疑。若见,但举家悉出哀祈,则必免矣。适全家方出访觅,而卒遇公,乃天济其举族命也。供待备至,明日请去,且言归颍阳庄。廷芬坚留之,使人往颍阳,为致所切,取季父报而还。如此住十馀日方得归。自此献遗不绝。及禄山乱,肃宗收西京,将还秦,收陕府,获刺史窦廷芬。肃宗令诛之而籍其家,又以元宗外家而事贼,固囚诛戮。泌因具其事,且请使人问之,令其手疏验之。肃宗乃遣使。使回,具如泌说。肃宗大惊,遽命赦之。因问黄中君、鬼谷子何也。廷芬亦云不知。而胡芦生已卒。肃宗深感其事,因曰天下之事皆前定矣。
《旧唐书·德宗本纪》:贞元六年三月庚子,百寮宴于曲江亭,上赋上巳诗一篇,赐之。
《容斋续笔》:文宗开成元年,归融为京兆尹,时两公主出,降府司供帐事繁,又逼近上巳曲江赐宴,奏请改日。上曰去年重阳取九月十九日,未失重阳之意,今改取十三日可也。
《中朝故事》:唐每岁上巳,许宫女于兴庆宫大同殿前与骨肉相见。纵其问讯,家眷更相遗赠。
《辽史·文学王鼎传》:鼎幼好学,居太宁山数年,博通经史。时马唐俊有文名燕蓟间,适上巳,与同志祓禊水滨,酌酒赋诗。鼎偶造席。唐俊见鼎朴野,置下坐,欲以诗困之。先出所作,索赋,鼎援笔立成。唐俊惊其敏妙,因与定交。
《寰宇记》:阳安治北二十里,玉女灵山东北有泉。西北两岸各有悬崖,腹有石乳房一十七眼。状如人乳流下,土人呼为玉华池。每三月上巳日,有乞子者,漉得石即是男,瓦即是女。
《南部新书》:九龙池,上巳日,为士女汎舟游嬉之所。《茅亭客话》:学射山,旧名石斛山。昔张伯子三月三日得道上升。今山上有至真观,即其遗迹也。每岁至是日,倾城士庶,四邑居民,咸诣仙观。祈乞田蚕,时当春煦,花木甚盛。州主与郡寮将妓乐出城,至其地,车马人物阗噎。有耆宿鲜于熙者,与朋友数人于万岁池纵饮,因掬池水,见岸傍草中有一小白虾蟆,遂取之。即席有姓刘,失其名,坚请看之。鲜于固执不与,遂齧鲜于手,取将吞之。鲜于戏之曰:阁下因吞此白蟾,苟成得道也,祇成强盗尔。吞讫,忙惶饮水,云虾蟆在某心胸间,无所出处,昏闷至家,旬馀医治方愈。
《文同丹渊集》:成都燕集,一春为常。惟上巳,学射山之集为盛。山有至真观,祀张伯子。其日,两蜀之人咸赴,从道士受秘箓。
《谈苑》:禁中近清明节,神宗侍曹太后,因语,自来却无人做珠子鞍辔,虽云太华,然亦好也。太后闻此语,已密令人描样矣。不数日,实促就珠子鞍辔,传宣索玉鞍辔一副。神宗莫测所欲用,亦莫敢问,依旨进入。太后命送后苑拆修,遂施珠鞯焉。其上作小红罗销金,坐子劣可容体。甫近上巳,以鞍架载之,送神宗。神宗大感悦,取小乌马于福宁殿亲试之,驾幸金明池,回遂乘此鞯。士论皆谓,虽神宗绝孝,亦光献至慈,上下相得,以成其美焉。
《云笈七签》:金堂县昌利化圆元观,南院有九井焉。平陆之上,才深一二尺,或方或圆。大者五六尺,小者三二尺,相去各数步。泉脉相通,而水色皆异。其味甘香,盖醴泉之属也。每岁三月三日,蚕市之辰,远近之人祈乞嗣息于井中,探得石者为男,瓦砾为女。
《葛瑰》:化周回岩峦,左右嵌穴有二十四峰,八十一洞。有丁东水出于崖腹,久旱不竭,每年三月三日,蚕市之辰,众逾万人宿止山内,饮食之外,水常有馀。《谈苑》:元祐中,秘阁上巳日,集西池王仲至有诗,张文潜和最工。云:翠浪有声黄伞动,春风无力綵袗垂。秦少游云:帘幔千家锦绣垂,王笑曰:又待入小石调也。有宋佳话:元符中,上巳日锡燕。从臣命御新龙舟,蔡元长忽坠于金明池。万众喧骇,蔡得凭木浮出。遂入次舍,方一身淋漓。蒋颖叔唁公曰:元长幸免潇湘之溺。蔡大笑,答曰:几同洛浦之游。
《成都记》:三月三日,远近祈福于龙桥,命曰蚕市。《三山志》:政和、宣和中,自黄尚书裳,至陆侍郎藻,为守登禊游,亭临南湖,令民竞渡。时徽宗御制《上巳》诗云:韶光三月畅元芳,禊饮池边泛羽觞,画鹢翩翩戏龙虎,一时佳景胜端阳。
《乾淳岁时记》:三月三日,殿司真武会。
《癸辛杂识》:太学上巳假一日,武学则三日。
《宋史·高丽国传》:上巳日,以青艾染饼,为盘羞之冠。《岁华纪丽谱》:三月三日,出北门宴学射山。既罢,后射弓。盖张伯子以是日即此地上升。巫觋卖符于道,游者佩之,以宜蚕辟灾。轻裾小盖,照烂山阜。晚宴于万岁池亭,泛舟池中。
《元氏掖庭记》:每遇上巳日,令诸嫔妃,祓于内园迎祥亭,漾碧池。池用纹石为质,以宝石镂成。奇花繁叶杂砌其间,上设紫云九龙华盖,四面施帏,帏皆蜀锦为之。跨池三桥,桥上结锦为亭,中匾集鸾,左匾凝霞,右匾承霄,三匾雁行相望。又设一横桥,接乎三亭之上,以通往来。游毕,则宴饮于中,谓之爽心宴。池之旁一潭,曰香泉潭。至此日,则积香水以注于池,池中又置温玉、狻猊、白晶、鹿红、石马等物。妃嫔浴澡之馀,则骑以为戏,或执兰蕙,或击球筑,谓之水上迎祥之乐。唯小娥体白而红,著水如桃花含露,愈增妍美。帝曰:此夭桃女也,因呼为赛桃夫人,爱宠有加焉。
《寓圃杂记》:正统十一年,太师英国公暨侯伯二十馀人早朝毕,奏曰:臣等皆武夫,不谙经典,愿赐一日假,诣国子监听讲。上命以三月三日往。于是太师率诸侯伯至日到监,始携茶、汤、果、饼之类甚丰。祭酒李先生,时勉命诸生,立讲五经各一章。讲罢,赐酒馔奉款。诸侯伯让曰:受教之地,皆就列坐。惟太师与先生抗礼。饮甚欢,太师屡辞,先生曰:秀才家饭,不易措置,愿太师少宽。后命诸生歌鹿鸣之诗,宾主雍雍,抵暮而散。此亦太平盛事也。
《熙朝乐事》:三月三日,俗传为北极佑圣真君生辰。佑圣观中,修崇醮事,士女拈香。亦有就家启醮,酌水献花者。是日,观中有雀竿之戏。其法树长竿于庭,高可三丈,一人攀缘而上舞蹈,其颠盘旋上下,有鹞子翻身,金鸡独立,钟馗抹额,玉兔捣药之类。变态多方,观者目瞪神惊,汗流浃背。而为此技者,如蝶拍鸦翻蘧,蘧然自若也。是日,男女皆戴荠花,谚云三春戴荠花,桃李羞繁华。
《益都谈资》:薛涛并久属藩邸,环以栏楯,人不敢汲。专备制笺之用。每岁以三月三日,汲此井水,造笺二十四幅,馀者留藩邸中。
《北京岁华记》:上巳日,上土谷祠。
《名胜志》:襄阳县龟山上,有楒石,襄人以三月三日来游,卧擦其上,谓可免灾患。

上巳部杂录

《风俗通义》《周礼》:女巫掌岁时,以祓除衅浴。禊者,洁也。春者,蠢也,蠢蠢摇动也。《尚书》以殷仲春,厥民析言,人解疗生疾之时,故于水上衅洁之也。
《四民月令》:三月三日以及上除,采柳絮可以愈疮。《南岳记》:南岳山上有飞坛,悬水激石,飞湍百仞。又有曲水坛,水从石上行。士女临河坛,三月三日所逍遥处。
南方草木状:刺桐,其木为材。三月三时,布叶繁密。后有花赤色,间生叶间。旁照他物,皆朱殷然。三五房凋,则三五复发,如是者竟岁九,真有之。
《齐民要术》《五行书》曰:欲知蚕善恶,常以三月三日。天阴,如无日不见雨,蚕大善。
黍米酒法:预剉曲,曝之,令极燥。三月三日,秤曲三斤三两,取水三斗三升浸曲。经七日,曲发细泡起。然后取黍米三斗三升,净淘炊作,再馏饭,摊使冷。著曲汁中搦黍,令散,两重布盖瓮口,候米消尽,更炊四斗半米酘之,第三酘,炊米六斗。自此以后,每酘以渐和米,瓮无大小,以满为限。酒味醇美,宜合醅饮食之。作当梁酒法:当梁下置瓮,故曰当梁。以三月三日,日未出时,取水三斗三升,乾曲末三斗三升,炊黍米三斗三升,为再馏黍,摊使极冷,水曲黍,俱时下之。三月六日,炊米六斗酘之,三月九日炊米九斗酘之,自此以后任意酘之,满瓮便止。若欲取者,但言偷酒,勿云取酒。假令出一石,还炊一石米酘之。瓮还复满,亦为神异。
粳米酒法:三月三日,取井花水三斗三升,绢筛曲末三斗三升,粳米三斗三升,再馏弱炊,摊令小冷,先下水曲,然后酘之,七日更酘,用米六斗六升。一七日更酘,用米一石三斗二升,二七日更酘,用米二石六斗四升乃止。量酒备足便止,合醅饮者不复封泥,令清者以盆密盖泥封之,经七日便极清澄,取清者,然后押之。
三九酒法:以三月三日,收水九斗,米九斗,焦曲末九斗,先曝乾之,一时和之。揉和令极熟。九日一酘,后五日一酘,后三日一酘,会以只日酘,不得以偶日也。使三月中即令酘足,常预作汤,瓮中停之。酘毕,辄使五升,洗手荡瓮,倾于酒瓮中也。
《千金方》:腰脊作痛,三月三日取桃花一斗一升,并华水三斗,曲六升,米六斗,炊熟如常酿酒、每服一升,日三服,神良。
《食谱》:张手美家,上巳,手里行厨。
《种树书》:常以三月三日,雨卜桑叶之贵贱。谚云,雨打石头遍,桑叶三钱片。或曰四日尤甚。杭人曰三日尚可,四日杀我。言四日雨尤贵。
《酉阳杂俎》:焉耆三日野祀。
《芥隐笔记》:乐天诗:去岁暮春上巳,共泛洛水中流。今岁暮春上巳,独立香山下头。东坡用之,为海外上巳诗。
《野客丛谈》:今言五月五日,曰重五,九月九日曰重九,则三月三日,亦宜曰重三。观《张说文集》三月三日诗暮春三月日重三,此可据也。曲水侍宴诗三月重三日,此可据也。
《贵耳集》:杨冠卿馆于九江,戎司赵温叔罢相,帅荆南道,由九江守帅合宴。杨作致语云:相公倦台鼎,喜看衮绣之。东归浔阳无管弦,且听琵琶之旧曲。温叔再三称道。蜀中教官作上巳日致语云:三月三日,多长安之丽人;一咏一觞,修山阴之旧事。要作骈俪,当如此用事。
《癸辛杂识》:或云上巳当作十干之己,盖古人用日,例以十干。如上辛上戊之类,无用支者。若首午尾卯,则上旬无巳矣。故王季夷《上巳》词云:曲水湔裙三月二,此其證也。
《丹铅总录》:禊有春秋禊,水上祓除也,然有春禊、秋禊。《论语》:浴乎沂。注:上巳祓除,王右军兰亭暮春修禊,此春禊也。马融《西第颂》云:西北戌亥,元石承输,虾蟆吐泻,庚辛之域。刘祯《鲁都赋》曰:素秋二七,天汉指隅,人胥祓禳,国子水嬉。此用七月十四日,指秋禊也。《霏雪录》:海扇,海中甲物也。其形如扇,背文如瓦。三月三日,潮尽乃出。
《田家五行》:三月初三晴,桑叶挂银瓶。雨打石头斑,桑叶钱上𨂝。雨打石头流,桑叶好喂牛。《农政全书》:陶弘景曰:藉姑三月三,日采根,曝乾,可疗饥。
《本草纲目》:梨花如雪,六出上巳。无风,则结实必佳。古语云:上巳有风,梨有蠹。
《群芳谱》:三月三日,采蔓菁花,阴乾为末,空心井花水下,久服长生,可夜读书。
《名胜志》:琴高山隐雨岩,是其控鲤上升之所。岩下有洞,洞旁有钓台,台下水即琴溪也。每岁上巳前后数日,出小鱼,相传为处士药楂鱼。

上巳部外编

《续搜神记》:卢充猎,见獐,便射中之,随逐,不觉远。忽见一里,门如府舍。问铃下,铃下对曰:崔少府也。进见少府,少府语充曰:尊府君为索小女婚,故相迎耳。三日毕,送充至家。母问其状,以对。与崔别后四年,充三月三日,临水戏。遥见水傍有犊车,充往开车户,见崔女与三岁男共载,情意如初,抱男儿还。充赠金碗,乃别。《天上玉女记》:魏济北郡从事掾弦超,中夜独宿,梦有神女来从之。自称天上玉女,姓成公,字知琼。如此三四夕。一旦显然来游,姿颜容体,状若飞仙。遂为夫妇。后漏泄其事,玉女遂求去。去若飞迅。超忧感积日,几至委顿。去后五年,超奉郡使至洛,到济北鱼山下,遥望曲道头有一车马,似知琼驰驱。前至果是也。悲喜交切,同乘至洛,遂为室家,克复旧好。至太康中犹在,但不日日往来。每于三月三日,辄下往来,经宿而去。《续文献通考》:宝志,金城人,初,朱氏妇于上巳日,闻儿啼鹰巢中,梯树得之,举以为子。七岁出家,长修禅业,止江东道林寺。
《启圣录》:开皇元年三月三日,真武产母左胁。当生之时,瑞星覆国,天花散漫,异香纷然。身宝光燄,充满王国,土地皆变金玉。
《蠡海集》:元帝生于三月三日者,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水之气,天一至三,而始盛也。
《传灯录》:泗州僧伽大师者,景龙二年,中宗遣使迎至辇毂。命住大荐福寺。三年三月三日,大师示灭,敕令就荐福寺漆身起塔。忽臭气满城,帝祝返师归临淮。言讫,异香腾馥。帝问万回曰:僧伽大师何人耶。曰:观音化身耳。
道巘禅师上堂,僧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曰:古人岂不道,今日三月三。僧曰:学人不会。师曰:止止不须说,我法妙难思。

清明部汇考

《易通卦验》

白阳云

清明,白阳云出奎。

《孝经纬》清明

春分后十五日,斗指乙,为清明。万物至此,皆洁齐而清明矣。

《汲冢周书》时训解

清明之日,桐始华。

《淮南子》天文训

春分加十五日,斗指乙则清明。风至,音比仲吕。

《荆楚岁时记》寒食事考

去冬节一百五日,即有疾风甚雨,谓之寒食。禁火三日,造饧大麦粥。
据历,合在清明前二日,亦有去冬至一百六日者。琴操曰:晋文公与介子绥俱亡。子绥割股以啖文公。文公复国,子绥独无所得。子绥作龙蛇之歌而隐。文公求之,不肯出,乃燔左右木。子绥抱木而死。文公哀之,令人五月五日不得举火。又周举移书,及魏武明罚,令陆翙《邺中记》,并云寒食断火起于子推。琴操所云子绥,即推也。又云,五月五日与今有异,皆因流俗所传。据《左传》《史记》并无介子推被焚之事。按《周书》司烜氏,仲春以木铎循火,禁干国中。注云,为季春将出火也。今寒食准节气,是仲春之末,清明是三月之初。然则禁火,盖周之旧制。陆翙《邺中记》曰:寒食三日醴酪,又煮粳米及麦为酪,捣杏仁煮作粥。《玉烛宝典》曰:今人为大麦粥,研杏仁为酪,引饧沃之。孙楚祭子推文云:乾饭一盘,醴酪二盂,是其事也。

𩰚鸡,镂鸡子𩰚鸡子。
《玉烛宝典》曰:此节,城市尤多𩰚鸡卵之戏。《左传》有季郈𩰚鸡,其来远矣。古之豪家,食称画卵,今代犹染蓝茜杂色,仍加雕镂递相饷遗,或置盘俎。《管子》曰:彫卵熟斲之,所以发积藏,散万物。张衡《南都赋》曰:春卵、夏笋、秋韭、冬菁,便是补益滋味,其𩰚卵则莫知所出。《董仲舒书》云:心如宿卵,为体内藏以据其刚,髣髴𩰚理也。

打毬,鞦韆,施钩之戏。
《刘向别录》曰:蹴鞠,黄帝所造,本兵势也。或云起于战国。按鞠与毬,同古人蹋蹴以为戏也。《古今艺术图》云:鞦韆,北方山戎之戏,以习轻趫者施钩之戏。以绠作篾缆,相𦊰绵亘数里,鸣鼓牵之,求诸外典,未有前事。公输子游楚,为舟战,其退则钩之,进则强之,名曰钩强。时越遂以钩为戏,意起于此。《涅槃经》曰,𩰚轮骨轮索,其鞦韆之戏乎。鞦韆亦施钩之类也。

《农政全书》清明杂占

谚云:清明无雨少黄梅。 清明晒得杨柳枯,十只粪缸九只浮。 清明午前晴,早蚕熟;午后晴,晚蚕熟。清明日喜晴。谚云:檐头插柳青,农人休望晴。檐头插柳焦,农人好作娇。

《遵生八笺》清明事宜

《云笈七签》:曰清明一日,取榆柳作薪煮食,名曰换新火,以取一年之利。
《济世仁术》:曰寒食日,水浸糯米一二升,逐日换水至小满,漉起晒乾炒黄,水调涂。治跌打损伤及恶疮神效。
清明日,日未出时,采荠菜花,候乾作灯杖,可辟蚊蛾。清明日,三更,以稻草缚花树,上不生刺毛虫。

《本草纲目》清明

清明日,贮井水,谓之神水。宜浸造诸风脾胃虚损、诸丹丸散及药酒,久留不坏。
清明日,取戌上土,同狗毛作泥。涂房户内穴。蛇鼠诸虫永不入。
寒食日,取三姓人家面各一,合五月五日午时,采青蒿自然汁和丸绿豆。大诸疟久疟临发日,早无根水下一丸,一方加炒黄丹少许〈德生堂方〉

《酌中志略》宫中清明

清明鞦韆节,戴柳枝于发。坤宁宫及后各宫皆安鞦韆一座,凡各宫之沟渠,俱于此时。浚之竹篾排棚。大水桶天沟水管俱于此时。油捻之并铜缸俱刷换,以新汲水也。凡内宫院宇,大者俱制席箔为凉棚,以绳收放取阴也。

《直隶志书》〈各省风俗同者不载〉宛平县
清明日,男女簪柳,出扫墓。担樽榼,挂纸钱,拜者、酹者、哭者。为墓除草、添土者,以纸钱置坟巅,既而趋芳树择园圃,列坐馂馀,而后归。

东安县

清明插柳看花,前五七日,人家男妇各祭扫坟墓,至日仍祭先于堂。

怀柔县

三月寒食拜墓,大约农家,每年常忧春旱,四时皆忌甲子雨。清明以前,种者曰,风生。清明以后,种者曰,雨生。又俗云,此时为苦春头,每候榆柳芽发,采以代谷。

永平府

冬至后百五日为寒食,清明节也。俗多以前两日为寒食,前一日为蛆日,造醯酱忌节日,造生蛆当清明。官祭厉冢,展墓挂纸钱,增新土,作面燕及蛇。插柳枝标于户,以迎元鸟。男女并出,祭扫。次日,妇告归宁,而展墓连日。倾城踏青看花,挑菜簪柳𩰚百草。谚云,清明不戴柳,红颜成白首。家家树鞦韆为戏。闺人挝子儿赌胜负,童子团纸为风鸢,引绳而放之。山原车马尊罍相接,道隅馂馀,而多醉歌矣。

任丘县

清明日,隆师放学,士女戴柏叶杨柳。

元氏县

三月清明日,又谓之花节,市彩花置酒宴会。

冀州

寒食清明日,取柳插门,及男女簪之,曰令目清勿盲。

《山东志书》邹平县

寒食,嫁出女皆归宁母家祀祖,以正月所积面点磨为粉,合家食之,不举火。犹古禁烟遗意焉。

淄川县

寒食作炊饭,或曰推饭,本于介子推云,是禁火遗意也。

新城县

清明前一日,墓祭。至日捐谢一切,徵侣出郊,鞦韆蹴鞠。

齐河县

清明,田家饭牛,益以乾糒。

阳信县

清明日,作浆水饭牛。

沂州

三月清明节,作面燕,插柳于上,阴乾,预治小儿泄泻。

堂邑县

清明,士女戏鞦韆,名摆疥。

临清州

寒食,用魏武制,不禁火。

寿光县

寒食、清明二日禁火,踏青,作戏场。或演梨园,或扮巫鼓。士女云集,阗喧于道。人家植双木于院落,系绳板为鞦韆。唐人所谓半仙戏也。又或于市町广场,竖巨木,高数丈,缚车轮于木杪,而垂屈板于周遭,有多至三十二索者。横巨木于下而以人力推转,妇女靓妆盘旋空中,飞红飏紫,翩若舞蝶。千百为群,蹴尘竞赴。大抵皆齐民中下之家也。失其阃教矣。

诸城县

寒食日,断火,取面团如拳大馅之,以枣蒸熟,挂当风处阴乾。暑月,儿童患泻者,以为细末,蜜调啖之瘥。

新河县

清明日,男女皆插柳枝,各祭先垄。是月,家置鞦韆为戏,谓之释闺闷。

饶阳县

清明,东风,主收谷黍;南风,主田禾通安;西风,主通收乌麦;北风,主在农无功。

曲周县

三月清明,马医、夏畦之鬼,无不受子孙祭享,设奠荒郊,空山哭声,行人堕泪。

邯郸县

清明,赴先茔,拜扫设神食,焚纸,添墓土,俱于本日。无先期后期者。是日,多殡葬,从阴阳家言,诸凡无忌也。

福山县

寒食,城外三里许,断火。俗传是日举火,则冰雹。

栖霞县

寒食扫墓,野祭。归则合族长幼陈祭馀享焉,谓之房食。

《山西志书》盂县

寒食日,士女标楮。

临晋县

清明日,妇女不做生活。曰青盲日。

《河南志书》巩县

清明,祭外亲冢,祀青苗牛王,洪山诸神。

孟津县

清明,插青苗于麦地。
《陕西志书》富平县
清明,每户请名山之泉源水,共礼一神,刑牲祷丰,曰游水。亦有在六月六日十三日举者。

同州

清明前二日,寒食,为冷面枣䭅上坟。拜扫回,则折柳枝插门,以纸钱缚树身,且以围其釜,曰能避虫蚁。

平凉府

清明,祭祖妣,插柳观河津,赏花群,饮泾上修禊。

《江南志书》高淳县

清明后,村落迎神赛社,闾里各治具,集优演戏,若延大宾,以必得为胜。又以降神,谈祸福鼓众,至有吞盏吐火为幻者。官下令禁革,辄曰于地方不利。

常熟县

儿童放纸鸢,以清明日止,曰放断鹞。

嘉定县

清明前两日,谓之寒食。人有新亡者,其家必倍悲痛。名新寒食。至戚则往祭其几筵,俗呼排座。

太仓州

清明次日,称白躐蹋,墓祭必设鲙残鱼。合家至墓所挂墓。

崇明县

清明,县官祭厉坛,例迎城隍神社火,或涂粉墨,扮故事,遍游城市。

松江府

三月清明节,拜扫先茔,悬纸钱,谓之标墓。先节三日,郡牒城隍神至期诣厉坛,仗卫整肃。郡民执香花,拥导者甚众。至晚复以华灯迎归。七月十五日、十月初一日皆如之。又清明日雨,百果损。

武进县

方茂山,以清明日为龙母化身之日,竞趋拜祷。

仪真县

清明前后三五日,邑人各挟鸡豚以享墓。士女靓容冶服,游集胜地,侪辈壶榼,络绎于道。文人载酒赋诗。陟北山,登眺较胜东西二郊。

高邮州

清明节,人家各携男女,具时馐于墓,祭祀郊外,罗绮炫目。亦有盛声乐,移舟车,集胜地而饮者,陆曰踏青;水曰游湖。在清明前后数日乃已。

兴化县

清明,佩柳祀先,先后十日,扫墓,洒麦饭,挂纸钱。

徽州府

清明,淘新泉洁湛,饎酿酒浆。是夜雨,伤麦。民伺雷发声,捕蜧于大石山中,为腊以治疟。

贵池县

三月清明,祭蚕姑,妇女制米茧祀蚕姑,以祈蚕。

《浙江志书》杭州府

清明前三日为寒食节。人家皆插檐柳,虽曲坊小巷,亦青青可爱。往时多取之湖堤。曾记昔人诗云:莫把青青都折尽,明朝更有出城人。南北两山,墓祭者,尤多提携。男女酒壶肴榼村店山家,分馂游息。至暮则花鼓土宜,捆载而归。尼庵道院,寻芳讨胜,各有买卖。赶趁等人,盖无日不在春风歌舞中也。

海宁县

清明夜,育蚕之家,各裹蚕子于绵衣中,卧身下,谓蚕得人气始生。

嘉兴县

清明晚,食青螺,谓之挑青。

海盐县

清明日,沈荡有龙舟之戏。

石门县

清明日,奉蚕种浴于川。

桐乡县

清明日,农家妇女出避于外,名曰避青。晚食螺蛳,曰挑青。盖蚕病不硕,名青娘。故云。

乌程县

清明晚,育蚕之家,设祭以禳白虎,门前用石灰画弯弓之状,盖祛蚕祟也。

温州府

清明,扫墓而祭,多有邀亲朋,拿舟击鼓铿金类,游湖者。

瑞安县

清明祭扫,拾香草为寒食。设牲醴会族属酹于墓所,鼓吹尽日而返。如此者,殆月馀。

《江西志书》新建县

清明拜扫,俗尚春饼。城面,以麦乡面,以米薄者佳。

宁州

清明前后,夜雨无麦。

德兴县

三月清明,始种早秧。

永丰县

清明扫墓,以前三后七为期。大家刲羊豕,编户亦治肴簌为祭。具糅米粉作果,谓之茧果。或压黏米为糍粺,沃以饧,谓之饭果。犹仍寒食之风,盘堆槁鯹,及笋薤以为时食。插竹挂楮钱,子孙皆缟素罗拜,痛哭而归。妇女不上冢,唯窀窆时送之。

安义县

清明,各家子孙载酒果,设祭先茔。时俗祭扫,男妇偕行,惟安义子孙行祭,妇女不与,亦雅俗也。

建昌府

清明作饤子食,犹存禁烟寒食之意,半月乃罢。

万安县

清明,各家采山上水牛花,作鸳鸯巢,扫坟。

《湖广志书》德安府

清明日,采柳枝供家神,亦或插于鬓,俱醮先茔,曰迎来。盈月方止。

云梦县

寒食日,蚕妇验蚕事。午前晴,早蚕成;午后晴,晚蚕成。历试不爽。

石首县

清明,官吏率僧道官乡耆等,致祭无祀鬼魂,令僧道张法乐施食,随布秧种,有毛谷,有冷谷。名曰撒谷。落田蓄苗,有金包银谷,有广东谷,有红谷,有糯谷,俱于是日落种。蓄秧俟月满分插。至于时,物则藜藿。野生竹笋芽苗,乡村男妇采此常餐。童谣曰,虾蟆叫春老,到拔竹笋藜蒿音快断也〉

长沙府

清明,俗人插柳,谓之记年华。

浏阳县

寒食,《荆楚岁时记》云:去冬至一百五日,即有疾风甚雨,谓之寒食。《风土记》同。然则寒食当在清明前一日。《癸辛杂识》云:冬至后百六日,为寒食,则即以清明为寒食矣。《幼学记注》云:据历,寒食合在清明前二日。沈佺期诗云:岭外逢寒食,春来不见饧。洛阳新甲子,何日是清明。苏子瞻词云:寒食清明都过了,可知原是两日。窃意古人称寒食为百五之辰,亦称清明为百六之辰。知清明在寒食后一日,而或有云清明前三日者,益非矣。因其相接,故人止称清明,不言寒食也。

衡州府

清明,农人始渍种。谚曰:二月清明莫在前,三月清明莫在后。盖因时播种早,则春寒未除。缓则秧迟也。

永州府

清明日,侵晨汲水,以新瓮蓄之,经数月而味色不变。造酒尤佳。

宁远县

三月清明节,浸晚谷种,芽方萌,布满腴田,蓄水就燠以生。麦喜风畏雨。九疑山中采茶掘笋,以备馈遗。

新田县

清明日,男女折柳枝插头上,各家备酒肴祖茔祭扫,谓之挂青。是日宜晴。俗云:清明晴,万物成。

《福建志书》福州府

寒食,开花园,州园在衙门之西,所谓春台馆是也。岁二月启钥,纵民游赏,常阅一月,与民同乐也。 游山,州民踏青,东郊尤盛。多拾野菜煮臛,谓之煮菜臛。亦唐人杏粥榆羹之意也。太守以假日拉僚属登临。墓祭,士庶不令庙祭,宜许上墓。自唐明皇始,柳宗元文,近世礼重拜扫。《五代史》曰:野祭而焚纸钱,谓是也。

建阳县

清明日,宜晴恶雨,晴则麦熟,棉花熟。

《广东志书》乳源县

清明前十日,俗呼禁风,各戴桃叶于首。

始兴县

寒食大水,鱼上滩,鲤鲩、、青鱼之类沿河逆流而上,设鲤排逆之,一入不得出,大者重数十斤。

埔阳县

清明,人家以艾叶和米为粿,具牲醴谒墓,举族颁胙。东坡谓海南人不作寒食,而以上巳日上冢是也。列祖墓远者以次,举行至四月八日乃止。谚云,是日闭墓。

阳江县

清明展墓,自是日为始,至谷雨止。谓之划青醮山,亲朋相陪,馂馀以为乐。

广宁县

清明,拜扫坟茔,自节日起,谓之拜山。

《广西志书》横州

清明,乡人取柳叶与田螺,浸水洗目,取其能光明。

《云南志书》建水州

清明日,祭北厂义冢,经管绅士备猪羊、酒果祭品先订期。通衢合郡士民公祭颁胙讫,仍以牲醴分祭四处义冢,及表忠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