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十一月” 相关资源
诗文库7138
人物库375
古籍库63414
活动2510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仲冬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

 第八十五卷目录

 仲冬部汇考
  易经〈地雷复卦〉
  书经〈尧典 舜典〉
  诗经〈豳风七月章〉
  礼记〈月令〉
  周礼〈天官 地官 夏官 秋官〉
  尔雅〈月阳〉
  诗纪历枢〈阴阳会遇〉
  春秋感精符〈天统〉
  素问〈诊要经终论篇〉
  汲冢周书〈周月解 时训解〉
  尚书大传〈周正〉
  吕氏春秋〈季夏纪音律篇〉
  史记〈律书〉
  汉书〈律历志〉
  淮南子〈天文训 时则训 六合〉
  大戴礼记〈夏小正〉
  说文〈子月〉
  晋书〈乐志〉
  梁元帝纂要〈仲冬〉
  齐民要术〈仲冬事宜〉
  隋书〈礼仪志〉
  唐书〈礼乐志〉
  农政全书〈仲冬事宜 农事占候〉
  遵生八笺〈臞仙月占 十一月事宜 十一月事忌 十一月修养法〉
  赏心乐事〈十一月〉
  本草纲目〈仲冬〉
  直隶志书〈丰润县 永平府 河间府 饶阳县〉
  山东志书〈阳信县〉
  江南志书〈常熟县 嘉定县 武进县 建德县〉
  浙江志书〈桐乡县 龙泉县〉
  湖广志书〈石首县 常宁县 新田县〉
  四川志书〈彭水县〉
  广东志书〈长乐县 乐会县〉
  广西志书〈隆安县〉
 仲冬部总论
  兼明书〈天地氤氲〉

岁功典第八十五卷

仲冬部汇考

《易经》地雷复卦

☷☳
〈本义〉复,阳复生于下也,一阳之体始成,而来复,故十有一月,其卦为复。

《书经》尧典

申命和叔,宅朔方,曰幽都。平在朔易,日短星昴,以正仲冬。厥民隩鸟兽氄毛。
〈经传〉朔方,北荒之地谓之朔者,朔之为言苏也。万物至此,死而复苏,犹月之晦而有朔也。日行至是,则沦于地中,万象幽暗,故曰幽都。在察也,朔易冬月,岁事已毕,除旧更新,所当改易之事也。日短,昼四十刻也。星昴西方,白虎七宿之昴宿,冬至,昏之中星也。亦曰正者,冬至阴之极,子为正阴之位也。隩室之内也,气寒而民聚于内也。氄毛,鸟兽生耎毳细毛以自温也。

舜典

十有一月朔,巡守至于北岳。

《诗经》豳风七月章

一之日,觱发。
〈朱注〉一之日,谓斗建子;一阳之月,觱发风寒也。

《礼记》月令

仲冬之月,日在斗,昏东辟中,旦轸中。其日壬癸,其帝颛顼,其神元冥,其虫介,其音羽,律中黄钟,其数六,其味咸,其臭朽,其祀行,祭先肾。
〈陈注〉斗在丑,星纪之次也。黄钟子律,长九寸。

冰益壮,地始坼,鹖旦不鸣,虎始交。
〈陈注〉此记子月之候。

天子居元堂太庙,乘元路,驾铁骊,载元旂,衣黑衣,服元玉,食黍与彘,其器闳以奄。
〈陈注〉元堂太庙,北堂当太室也。
饬死事。〈陈注〉誓戒六军之士,以战陈当厉,必死之志也。

命有司曰:土事毋作,慎毋发盖,毋发室屋,及起,大众以固而闭,地气沮泄,是谓发天地之房。诸蛰则死,民必疾疫。又随以丧,命之曰畅月。
〈陈注〉顺闭藏之令,以安伏蛰之性也。沮者,坏散之义。畅,充也,言所以不可发泄者,以此月,万物皆充实于内,故也。朱氏谓:阳久屈而后伸,故云畅月。未知孰是。

是月也,命奄尹申宫令,审门闾,谨房室,必重闭,省妇事,毋得淫。虽有贵戚近习,毋有不禁。
〈陈注〉重闭,内外皆闭也。减省妇人之事,务顺阴静也。淫谓女功之过巧者。

乃命大酋,秫稻必齐,曲糵必时,湛炽必洁,水泉必香,陶器必良,火齐必得。兼用六物,大酋监之,毋有差贷。
〈陈注〉大酋,酒官之长也。秫稻,酒材也。必齐,多寡中度也。必时,造制及时也。湛,渍而涤之也。炽,蒸炊也。必洁,无所污也。必香,无秽恶之气也。必良,无罅漏之失也。必得,适生熟之宜也。

天子命有司,祈祀四海、大川、名源、渊泽、井泉。
〈陈注〉冬令方中,水德至盛,故为民祈而祀之也。

是月也,农有不收藏积聚者,马牛畜兽有放佚者,取之不诘。
〈陈注〉罪在不收敛也。

山林薮泽,有能取蔬食、田猎禽兽者,野虞教道之,其有相侵夺者,罪之不赦。
〈陈注〉恶其不相共利也。

是月也,日短至,阴阳争,诸生荡。
〈陈注〉荡者,动也。

君子齐戒,处必掩身。身欲宁,去声色,禁耆欲,安形性。事欲静,以待阴阳之所定。
〈陈注〉此皆与夏至同,而有谨之至者。彼言止声色,而此言去,彼言节耆欲,而此言禁。盖仲夏之阴犹微,而此时之阴犹盛,阴微则盛阳,未至于甚伤。阴盛则微阳,当在于善保故也。

芸始生,荔挺出,蚯蚓结,麋角解,水泉动。
〈陈注〉此又言子月之候,十二月惟子午之月,皆再记其候者,详于阴阳之萌也。

日短至,则伐木取竹箭。是月也,可以罢官之无事,去器之无用者。
〈陈注〉阴盛则材成,故伐而取之。

涂阙廷门闾,筑囹圄,此以助天地之闭藏也。仲冬行夏令,则其国乃旱,氛雾冥冥,雷乃发声。行秋令,则天时雨汁,瓜瓠不成,国有大兵。行春令,则蝗虫为败,水泉咸竭,民多疥疠。
〈陈注〉雨雪杂下曰汁。

《周礼》天官

大宰之职,正月之吉,始和。布治于邦国都鄙,乃县治象之法于象魏,使万民观治象,挟日而敛之。
〈订义〉郑康成曰:正月周之正月吉,谓朔日。刘执中曰:正月之吉,阳生阴复,其气始和,岁事将兴,而春令行矣。故因其始和,而布治焉。郑司农曰:从甲至甲,谓之挟日。凡十日。

地官

大司徒之职,正月之吉,始和。布教于邦国都鄙,乃县教象之法于象魏,使万民观教象,挟日而敛之。
〈订义〉郑康成曰:正月之吉,周正月朔日也。司徒以布五教。至正岁,又书教法而县焉。

夏官

大司马之职,正月之吉,始和。布政于邦国都鄙,乃县政象之法于象魏,使万民观政象,挟日而敛之。
〈订义〉郑康成曰:以正月朔日,布王政于天下。至正岁,又县政法之书。

秋官

大司寇之职,正月之吉,始和。布刑于邦国都鄙,乃县刑象之法于象魏,使万民观刑象,挟日而敛之。
〈订义〉王昭禹曰:刑者,侀也。侀者,成也。宜无所加损,亦量时而有轻重。正月之吉,始和。布刑于邦国都鄙,为是故也。先王之法,若江河贵乎易避而难犯,使民观象者,凡使之知所避而已。

《尔雅》月阳

十一月为辜。

《诗纪历枢》阴阳会遇

阴阳之会,一岁再遇,遇于北方者,以中冬。

《春秋感精符》天统

天统者,十一月建子天始,施之端也。周以为正

《素问》诊要经终论篇

十一月、十二月,冰复,地气合。人气在肾。
〈注〉冰复者,一阳初复也。地气合者,地出之阳,复归于地,而与阴合也。肾主冬藏之气,故人气在肾。

《汲冢周书》周月解

惟一月既南,至昏昴毕见,日短极,基践长,微阳动于黄泉,阴惨于万物。是月,斗柄建子,始昏北,指阳气亏,草木萌荡。日月俱起于牵牛之初,右回而行,月周天起一次,而与日合。宿日行月一次,周天历舍于十有二辰,终则复始。是谓日月权舆。周正,岁道数起于时。一而成于十,次一为首,其义则然。凡四时成岁,有春夏秋冬,各有孟仲季以名,十有二月中,气以著时应,春三月中气,雨水春分谷雨。夏三月中气,小满夏至大暑。秋三月中气,处暑秋分霜降。冬三月中气,小雪冬至大寒。闰无中气,斗指两辰之间。万物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天地之正,四时之极,不易之道。夏数得天,百王所同。其在商汤,用师于夏,除民之灾,顺天革命,改正朔,变服殊号,一文一质,示不相沿。以建丑之月,为正易。民之视若天时大变,亦一代之事,亦越我周王,致伐于商。改正异械,以垂三统,至于敬授,民时巡狩祭享,犹自夏焉。是谓周月以纪于政。

时训解

大雪之日,鴠鸟不鸣。又五日,虎始交。又五日,荔挺生,鴠鸟不鸣。〈原阙二字〉虎不始交,〈原阙四字〉荔挺不生,卿士专权。冬至之日,蚯蚓结。又五日,麋角解。又五日,水泉动。蚯蚓不结,君政不行。麋角不解,兵甲不藏。水泉不动,阴不承阳。

《尚书大传》周正

周以仲冬为正色,尚赤,以夜半为朔。

《吕氏春秋》季夏纪音律篇

黄钟之月,土事无作,慎无发盖,以固天闭地阳气且泄。
〈注〉黄钟,十一月也,且将也。

《史记》律书

广莫风,居北方。广莫者,言阳气在下,阴莫阳广大也,故曰广莫。东至于虚。虚者,能实能虚,言阳气冬则宛藏于虚,日冬至则一阴下藏,一阳上舒,故曰虚。东至于须女。言万物变动其所,阴阳气未相离,尚相如胥也,故曰须女。十一月也,律中黄钟。黄钟者,阳气踵黄泉而出也。其于十二子为子。子者,滋也;滋者,言万物滋于下也。其于十母为壬癸。壬之为言任也,言阳气任养万物于下也。癸之为言揆也,言万物可揆度,故曰癸。

《汉书》律历志

黄钟,黄者,中之色;钟者,种也。阳气施种于黄泉,孳萌万物,为六气元也。始于子,在十一月。

《淮南子》天文训

小雪,加十五日,斗指壬,则大雪,音比应钟。
黄钟位子,其数八十一,主十一月,下生林钟。
太阴在寅,岁名曰摄提格,其雄为岁星,舍斗牵牛,以十一月与之,晨出东方,东井舆鬼为对。

时则训

仲冬之月,招摇指子,昏壁中,旦轸中,其位北方,其日壬癸,其虫介,其音羽,律中黄钟,其数六,其味咸,其臭腐,其祀井祭先肾。冰益壮,地始坼,鹖鴠不鸣,虎始交。天子衣黑衣,乘铁骊,服元玉,建元旗,食黍与彘,服八风水,爨松燧火。北宫御女黑色,衣黑采,击石磬,其兵铩,其畜彘,朝于元堂太庙。命有司曰:土事无作,无发室居及起大众。是谓:发天地之藏,诸蛰则死,民必疾疫。又随以丧,急捕盗贼,诛淫泆诈伪之人。命曰:畅月。命奄尹,申宫令,审门闾,谨房室,必重闭,省妇事。乃命大酋,秫稻必齐,曲糵必时,湛炽必洁,水泉必香,陶器必良,火齐必得,无有差忒。天子乃命有司,祀四海、大川名泽。是月也,农有不收藏积聚、牛马畜兽有放失者,取之不诘。山林薮泽,有能取疏食田猎禽兽者,野虞教导之。其有相侵夺,罪之不赦。是月也,日短至,阴阳争,君子斋戒,处必掩身,欲静,去声色,禁嗜欲,宁身体,安形性。是月也,荔挺出,芸始生,丘螾结,麋角解,水泉动。则伐树木、取竹箭,罢官之无事,器之无用者。涂阙庭门,闾筑囹圄,所以助天地之闭。仲冬行夏令,则其国乃旱,氛雾冥冥,雷乃发声。行秋令,则其时雨水瓜瓠不成,国有大兵。行春令,则虫螟为败,水泉咸竭,民多疾疠。十一月,官都尉其树枣。

六合

仲夏与仲冬为合,仲夏至修,仲冬至短。故十一月失政,五月下雹霜。

《大戴礼记》夏小正

十有一月,王狩。狩者,言王之时田冬猎为狩。陈肋革。陈肋革者,省兵甲也。啬人不从。不从者,弗行于时月也。万物不通,陨麋角。陨,坠也。日冬至,阳气至始动,诸向生皆蒙蒙符矣。故麋角陨,记时焉尔。

《说文》子月

子十一月,阳气动,万物滋,入以为称。

《晋书》乐志

十一月之辰谓为子。子者,孳也。谓阳气至此更孳生也。
十一月之管,谓之黄钟。黄者,阴阳之中色也。天有六气,地有五才,而天地数毕焉。或曰:冬至,德气为土,土色黄,故曰:黄钟。

《梁元帝纂要》仲冬

是月曰元明月。又曰:广寒月。

《齐民要术》仲冬事宜

冬十一月,阴阳争,血气散。冬至日,先后各五日,寝别内外,砚水冻,命幼童论《孝经》《论语》篇章,入小学。可酿醢籴粳稻粟豆麻子。

《隋书》礼仪志

后周仲冬,教大阅如振旅之阵,遂以狩田如蒐法,致禽以享烝。
隋制:仲冬祭马步于大泽,以刚日,牲用少牢。

《唐书》礼乐志

仲冬之月,讲武于都外。前期十有一日,所司奏请讲武。兵部承诏,遂命将帅简军士,除地为场,方一千二百步,四出为和门。又为步、骑六军营域,左右厢各为三军,北上中间相去三百步,立五表,表间五十步,为二军进止之节。别墠地于北厢,南向。前三日,尚舍奉御设大次于墠。前一日,讲武将帅及士卒集于墠所,建旗为和门,如方色。都墠之中及四角皆建五采牙旗、旗鼓甲仗。大将以下,各有统帅。大将被甲乘马,教习士众。少者在前,长者在后。其还,则反之。长者持弓矢,短者持戈矛,力者持旌,勇者持钲鼓,刀楯为前行,持槊者次之,弓箭者为后。使其习见旌旗、金鼓之节。旗卧则跪,旗举则起。讲武之日,未明十刻而严,五刻而甲,步军为直队以俟,大将立旗鼓之下。六军各鼓十二、钲一、大角四。未明七刻,鼓一严,侍中奏开宫殿门及城门。五刻,再严,侍中版奏请中严。文武官应从者俱先至,文武官皆公服,所司为小驾。二刻,三严,诸卫各督其队与钑戟以次入,陈于殿庭。皇帝乘革辂至墠所,兵部尚书介冑乘马奉引,入自北门,至两步军之北,南向。黄门侍郎请降辂。乃人天次。兵部尚书停于东厢,西向。领军减小驾,骑士立于都墠之四周,侍臣左右立于大次之前,北上。九品以上皆公服,东、西在侍臣之外十步所,重行北上。诸州使人及蕃客先集于北门外,东方、南方立于道东,西方、北方立于道西,北上。驾将至,奉礼曰:可拜。在位者皆再拜。皇帝入次,谒者引诸州使人,鸿胪引蕃客,东方、南方立于大次东北,西方、北方立于西北,观者立于都墠骑士仗外四周,然后讲武。吹大角三通,中军将各以鞞,令鼓,二军俱击鼓。三鼓,有司偃旗,步士皆跪。诸帅果毅以上,各集于其中军。左厢中军大将立于旗鼓之东,西面,诸军将立于其南。右厢中军大将立于旗鼓之西,东面,诸军将立于其南。北面以听,大将誓。左右三军各长史二人,振铎分循,诸果毅各以誓词告其所部。遂击鼓,有司举旗,士众皆起行,及表,击钲,乃止。又击三鼓,有司偃旗,士众皆跪。又击鼓,有司举旗,士众皆起骤,及表,乃止。东军一鼓,举青旗为直阵;西军亦鼓,举白旗为方阵以应。次西军鼓,举赤旗为锐阵;东军亦鼓,举黑旗为曲阵以应。次东军鼓,举黄旗为圜阵;西军亦鼓,举青旗为直阵以应。次西军鼓,举白旗为方阵;东军亦鼓,举赤旗为锐阵以应。次东军鼓,举黑旗为曲阵;西军亦鼓,举黄旗为圜阵以应。凡阵,先举者为客,后举者为主。每变阵,二军各选刀、楯五十人挑战,第一、第二挑战迭为勇怯之状,第三挑战为敌均之势,第四、第五挑战为胜败之形。每将变阵,先鼓而直阵,然后变从馀阵之法。既已,两军俱为直阵。又击三鼓,有司偃旗,士众皆跪。又声鼓举旗,士众皆起,骑驰、徒步,左右军俱至中表,相拟击而还。每退至一行,表跪起如前,遂复其初。侍中跪奏请观骑军,承制曰:可。二军骑军皆如步军之法,每阵各八骑挑战。五阵毕,大击鼓而前,盘马相拟击而罢。遂振旅。侍中跪奏称:侍中臣某言,礼毕。乃还。
皇帝狩田之礼,亦以仲冬。前期,兵部集众庶修田法,虞部表所田之野,建旗于其后。前一日,诸将帅士集于旗下。质明,币旗,后至者罚。兵部申出令,遂围田。其两翼之将皆建旗。及夜,布围,阙其南面。驾至田所,皇帝鼓行入围,鼓吹令以鼓六十陈于皇帝东南,西向;六十陈于西南,东向。皆乘马,各备箫角。诸将皆鼓行围。乃设驱逆之骑。皇帝乘马南向,有司敛大绥以从。诸公、王以下皆乘马,带弓矢,陈于前后。所司之属又敛小绥以从。乃驱兽出前。初,一驱过,有司整饬弓矢以前。再驱过,有司奉进弓矢。三驱过,皇帝乃从禽左而射之。每驱必三兽以上。皇帝发,抗大绥,然后公、王发,抗小绥。驱逆之骑止,然后百姓猎。凡射兽,自左而射之,达于右腢为上射,达右耳本为次射,左髀达于右为下射。群兽相从不尽杀,已被射者不重射。不射其面,不剪其毛。凡出表者不逐之田。将毕,虞部建旗于田内,乃雷击驾鼓及诸将之鼓,士从噪呼。诸得禽献旗下,致其左耳。大兽公之,小兽私之。其上者供宗庙,次者供宾客,下者充庖厨。乃命有司馌兽于四郊,以兽告至于庙。

《农政全书》仲冬事宜

冬十一月,如有雪,则收贮雪水埋地中,混谷种倍收不怕。
栽种 小麦 油菜 莴苣 桑
移植 松柏 桧
收藏 盐水萝卜 牛蒡子 豆饼 水果子 盐
〈宜冬至前〉

浇培 石榴 柑 橘 橙 柚 梨 栗 枣


杂事 做酒药 接杂木 造农具 夹笆篱 浇
菜 伐木 斫竹 打豆油 置碎草牛脚下春粪田 盦芙蓉条 试谷种 锄油菜

农事占候

《沈存中笔谈》云:是月中,遇东南风,谓之岁露,有大毒。若饥,感其气开,年著瘟病。又云:风色多与下年夏至相对。月内雨雪多,主冬春米贱;有雷,主春米贵。

《遵生八笺》臞仙月占

十一月忌行夏令,主多疥疠之疾。

十一月事宜

《孝经纬》曰:小雪后十五日,斗指壬,为大雪。言积阴为雪,至此栗烈而大矣。吕氏曰:仲冬为畅月。
《月纂》:天道东南行,作事出行,宜向东南,吉。
《月令》曰:君子斋戒慎处,必检身心。身欲宁,去声色,禁嗜欲,安形性。事欲静,以待阴阳之所。定凡此以微阳方生,阴未退,听阴阳相争而未定,故君子当斋戒以待之。凡事,与夏至同。此又当谨之至者,彼只止言节,此只却言禁。盖仲夏之阴犹微,而此时之阴犹盛,阴微则盛阳,未至于甚伤。阴盛则微阳,当在于善保,故坤复之月,宜静摄为最。
《七签》曰:是月初十日,取枸杞叶煎汤洗浴,至老光泽。十五、十六日,俱宜沐浴。
《千金月令》曰:是月,可服而药不可饵,大热之药,宜早食,宜进宿熟之肉。
《纂要》曰:是月初十日,宜拔白发。
《五经通义》曰:至后,阳气始萌,阴阳交精,万物气微在下,不可动泄。
《保生心鉴》曰:子月火气潜伏,闭藏以养其本,然之真而为来春发生,升动之本。此时若戕贼之至,春升之际,下无根本,阳气轻浮,必有温热之病。
《仙经》曰:十一日,天仓开,宜入山修道,修启福斋。

十一月事忌

《纂要》曰:是月,勿食龟鳖肉,令人水病。勿食陈脯,勿食鸳鸯,令人恶心。勿食生菜,发宿疾。勿食生韭,多涕唾。勿食黄鼠,损神气。勿食虾蚌带甲之物,勿食獐肉,动气。勿食火焙、肉食。
又曰:是月十二日二十二日,忌裁衣交易。
《翰墨全书》曰:是月二十五日,为掠剩大夫忌,勿犯交姤,凶。至后十日,夫妇当戒容止。
《千金翼》曰:冬至后庚辛日,不可交合,大凶。
又曰:勿枕冷石铁物,令人目暗。
又曰:初四日,勿责谴下人,大忌。
又曰:十一日,不可沐浴,勿以火炙背。
又曰:勿食螺蛳、螃蟹,损人志气,长尸虫。
《云笈七签》曰:二十日,不宜远行。二十三日,不可问疾。不用子日,犯月建,作事不吉。
又曰:仲冬,肾气旺,心肺衰,宜助肺安神,调理脾胃,无乖其时。勿暴温煖,勿犯东南贼邪之风,令人多汗,腰脊强痛,四肢不通。

十一月修养法

仲冬之月,寒气方盛,勿伤水冻,勿以炎火炙腹背,毋发蛰藏,顺天之道。卦复。复者,反也。阴阳于下以顺上行之义也。君子当静养以顺阳生。是月,生气在戌,坐卧宜向西北。
《孙真人修养》法:是月,肾脏正旺,心肺衰微,宜增苦味,绝咸。补理肺胃,闭关静摄,以迎初阳,使其长养以全吾生。

《赏心乐事》十一月

摘星轩枇杷花 冬至节馄饨 味空亭蜡梅 苍寒堂南天竺 花院水仙 群仙绘幅楼前观雪

《本草纲目》仲冬

阳燧,一名阳符。取火于日。阴燧,一名阴符,取水于月。并以铜作之,谓之水火之镜。五月丙午日,午时铸为阳燧。十一月壬子日,子时铸为阴燧。

《直隶志书》〈各省风俗 同者不载〉丰润县
十一月,农治粪,妇治织。

永平府

仲冬月,大雪节。朔日大雪,主凶灾,不利农。至日亦然。

河间府

腊前雨雪,宜菜麦,且卜来岁丰稔。

饶阳县

大雪东风,主民多疥痢。南风,主旱。西风,主有惊恐。北风,主五谷熟。月内雪,主冬春米价平。

《山东志书》阳信县

大雪十一月,节衣始裘。

《江南志书》常熟县

十一月十七日,为弥陀生日,早起占风。南风,主米贵。北风,主米贱。冬至后,家舂一岁粮,藏之槁囤,谓之冬舂。

嘉定县

十一月十七日,为弥陀生日。忌南风,相传有偈云:南风吹我面,有米也不贱。北风吹我背,无米也不贵。极验。

武进县

十一月初三日,白云渡,以水神晏公生日作会。

建德县

十一月一日,制麻糍,用荷叶裹以饲牛,云:酬耕作之劳。

《浙江志书》桐乡县

十一月,施姜汤。

龙泉县

十一月初一日,值冬至,并大雪,年饥布贵。月内有雪,米价平。冬至日,有青云从北来,人安乐。无云,凶。有赤云,旱灾。有火黑云,水多,泉溢。已上并子时占,其日得壬,旱及千里。二日壬,小旱,人忧。三日壬,旱。四日壬,五谷大熟。五日壬,水多鱼贱。六日壬,大水坏田。七日壬,河决流。八日壬,海翻腾。九日壬,大熟,人喜。初十、十一、十二日壬,五谷不成。晦日风雨,春旱夏好。是月行夏令,旱雷乃发声。行秋令,瓜瓠不成,国有大警。行春令,蝗虫。

《湖广志书》石首县

十一月,种作已办,户户打柴办草,以备冬寒。整理庐舍,以蔽霜雪。男长女大之户,纺绵织布,染青出蓝,以备婚娶。饲猪造酒,以供亲朋致贺之欢。

常宁县

十一月初一、十一、二十一三日,晴雨,占来岁米价贵贱。晴则贱,雨则贵。初一占来岁正二月,十一占来岁三四月,二十一占来岁五六月。亦有验者。

新田县

十一月,农功尽毕,地近山猺,恒多雨雪,茅绹乘屋之役,盖兢兢云。

《四川志书》彭水县

十一月,剪茅覆屋乏食者,采蕨于山。至春三月乃止。

《广东志书》长乐县

仲冬之月,橘柚熟,枫不落,草不枯,芥菜茂,燕始归,蛰闭户。

乐会县

仲冬后,儿童以坚木旋圆,下置铁钉,以索缠,抽相赛。三五互𩰚,名曰:得乐。又于山坡掘地深数尺,以榔皮盖之上,加木钉以绳横两头击之闻,声一二里,名曰击土鼓。

《广西志书》隆安县

十一月,柑橙香熟,角麦收。风益严,织声频,寒砧动,地始坼,阴阳争,诸生荡,民聚于室,拥火环居。

仲冬部总论

《兼明书》

天地氤氲

《系辞》云:天地氤氲,万物化醇。论者以为氤氲天中之气明,曰氤氲,未散之名也。其气结于黄泉,非在天之谓也。若已在天,安能化生万物。直由气自黄泉而生,万物资之,以化万物者,动植之总名也。动植初化,未有交接,故曰化醇。及其交接,万物由此蕃滋,故曰男女媾精。万物化生男女者,雌雄牝牡之称也。夫人之精既皆自下,岂氤氲不自下乎。按《月令》,建子之月,律中黄钟。黄者,地中之色也。钟者,种也。言十一月阳气种于黄泉也。故知浑天之形,其半常居地下,地之下有水,水之下有气,气之下有天,天之元气,自水而升地,自地而升天,自天而回还水下。所谓一阴一阳,而无穷也。故复彖曰:复,其见天地之心乎。天地之心,阳气在下,即知氤氲之气所存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