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上元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

 第二十六卷目录

 上元部汇考
  齐民要术〈占阴阳〉
  荆楚岁时记〈上元事考〉
  谈苑〈占麻〉
  退朝录〈然灯〉
  农政全书〈占候〉
  事物原始〈元宵观灯〉
  酌中志略〈宫中上元〉
  直隶志书〈宛平县 良乡县 通州 昌平州 永平府 新城县 静海县 吴桥县 庆云县 定州 曲阳县 新河县 曲周县 保安州 宣府镇〉
  山东志书〈淄川县 齐东县 沾化县 宁阳县 城武县 曹县 平阴县 登州府 福山县 招远县〉
  山西志书〈洪洞县 潞安府 壶关县 泽州 马邑县〉
  河南志书〈陈州 襄城县 内乡县 郏县〉
  陕西志书〈咸宁县 兴平县 凤翔县 西乡县〉
  江南志书〈句容县 苏州府 常熟县 嘉定县 松江府 武进县 无锡县 宜兴县 淮安府 高邮州 如皋县 通州 萧县 贵池县 无为州 广德州〉
  浙江志书〈杭州府 海宁县 绍兴府 上虞县 兰溪县 永康县 浦江县 常山县 建德县〉
  江西志书〈新建县 靖安县 永丰县 广昌县 万安县 瑞州府〉
  湖广志书〈德安府 云梦县 彝陵州 攸县 常德府 龙阳县 宁远县 江华县 新田县〉
  福建志书〈福州府 罗源县 惠安县 将乐县 邵武府 漳州府 漳平县 海澄县〉
  广东志书〈新安县 南雄府 潮州府 高要县 新兴县 阳春县 阳江县 封川县 遂溪县 文昌县〉
  广西志书〈全州〉
  云南志书〈云南府 云龙州 弥勒州〉
 上元部艺文一
  灯赋          梁简文帝
  衡州上元记       宋文天祥
  回衡州宋吏部上请元宵宴启  前人
  请前人元宵宴启       前人
  上元赋〈有序〉     明高道素
  元夕赋          顾起元

岁功典第二十六卷

上元部汇考

《齐民要术》《占阴阳》

《物理论》曰:正月望夜占阴阳。阴长即旱,阳长即水。立表以测其长短,审其水旱。表长二尺,月影长二尺,大旱。二尺五寸至三尺,小旱。三尺五寸至四尺,调适,高下皆熟。四尺五寸至五尺,小水。五尺五寸至六尺,大水。月影所极则正面也。立表中正乃得其定。

《荆楚岁时记》《上元事考》

正月十五日,作豆糜加油膏其上,以祠门户。先以杨枝插门,随杨枝所指,仍以酒脯饮食及豆粥插箸而祭之。
《续齐谐记》曰:吴县张成,夜起,忽见一妇人立于宅东南角。谓成曰:此地是君家蚕室,我即此地之神。明年正月半,宜作白粥泛膏其上以祭我。当令君蚕桑百倍。言绝而失所在,成如言作膏粥。自此后大得蚕。世人正月半作粥祷之,加肉覆其上,登屋食之,咒曰:登高糜挟鼠脑,欲来不来,待我三蚕老。则是为蚕逐鼠矣。石虎《邺中记》:正月十五日,有登高之会。则登高又非今世而然者也。

其夕,迎紫姑,以卜将来蚕桑,并占众事。
按刘敬叔《异苑》云:紫姑本人家妾,为大妇所妒,正月十五日感激而死。故世人作其形迎之,咒云子胥不在。云是其婿曹夫人已行。云是其姑,小姑可出于厕边,或猪栏边迎之,捉之觉重是神来也。平原孟氏尝以此日迎之。遂穿屋而去。自尔著以败衣盖为此也。《洞览》云:帝喾女将死。云:生平好乐,至正月可以见迎。又其事也俗云:溷厕之间必须静。然后致紫姑杂五行书。厕神名后帝。《异苑》云:陶侃如厕见人,自云后帝,著单衣平上帻,谓侃曰:三年莫说,贵不可言。将后帝之灵,凭此姑而言乎。

《谈苑》《占麻》

禅师惠南尝言:上元一夕晴,麻小熟。两夕晴,麻中熟。三夕晴,麻大熟。若阴雨,麻不登。占亦如此,云绝有验。

《退朝录》《然灯》

上元然镫。或云:沿汉祠太一自昏至昼故事。梁简文帝有列镫赋,陈后主有光壁殿遥咏山镫诗,唐明皇先天中东都设镫,文宗开成中建镫迎三宫太后。是则唐以前岁不常设。本朝太宗时三元不禁夜,上元御乾元门,中元下元御东华门。后罢中元下元二节,而初元游观之盛,冠于前代。

《农政全书》《占候》

上元日晴,春雨少。谚云:上元无雨,多春旱。

《事物原始》《元宵观灯》

《周礼》:有司寤氏掌夜时,以星分夜,以诏夜士夜禁禦晨行者、禁宵行者、夜游者按汉制执。金吾杖掌宫外,戒常水火之事。晓暝传呼以禁夜行。惟元夕,金吾放夜前后各一夕。今元宵不禁夜自汉始。朝野佥载。唐睿宗先天二年正月望日夜,于安福门外作灯轮,高二十丈,衣以锦绣,然灯五万盏,竖之如花树。宫女千数衣罗绮曳锦绣耀珠翠。长安少妇千馀人于灯下踏歌。此天子御楼观灯之始。诗云: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是也。明皇《杂录》曰:上在东都,移仗上阳宫,设蜡炬,连属不绝,结缯綵为灯楼三十间,高百五十尺,垂以珠玉,微风一动,铿然成声。其灯为龙凤虎豹之状,自古至今于此为盛。

《酌中志略》《宫中上元》

正月十五日上元,亦曰元宵。内臣宫眷皆穿灯景补子蟒衣。乾清宫丹墀内,自二十四日起至次年正月十七日止,每日昼间放炮,遇风大,暂止一日半日。其安放鳌山灯扎烟火。凡遇圣驾升座,伺候花炮。圣驾回宫,亦放大花。前导皆内官监职掌。其前导摆对之滚灯,则御用监灯作所备者也。

《直隶志书》〈各省风俗同者不载〉宛平县
正月八日至十六日,商贾于市,集灯花百货珠石,罗绮古今异物,贵贱杂遝贸易,曰:灯市。旧在东华门外灯市街。今散置正阳门外、花儿市、菜市、琉璃厂店诸处。惟猪市口南为盛。元宵前后,金吾弛禁,赏灯夜饮,火树银花,星桥铁锁。殆古之遗风。云:民间击太平鼓、跳百索、耍月明和尚。男妇率于是夕,结伴游行亲邻,相过从至城门下,摸钉儿过津梁。曰走桥儿。数日中有以诗词隐语粘于屋壁,令人破其谜,曰商灯。至夜各家以小盏点灯,遍散井灶门户砧石,曰散灯。

良乡县

正月元宵,张灯游文庙,走泮桥食瓜种。元宵放花炮,弛夜禁。十六日,携酒肴往燎石冈绕塔。谚云:走百病。

通州

正月十五日,制元宵果相馈。

昌平州

元宵,通衢及寺庙张灯为乐。自十四日始为试灯。十五日为正灯。十六日为残灯。每夜举放花炬。男女群游,谓之走百病。且以绳跳跃为戏,谓之跳百索。其郊坰村落,率编竹为河流九曲之形。谓之黄河灯。老稚嬉游其间,必随湾旋转,否则迷不得出。

永平府

望日上元,官举乡饮,通衢张灯,谓之正灯。官举火树,民放烟火,观或达曙,男女群游,谓走百病。是节,本汉家祀太乙,昏时祀到明。又西域摩瑞陁国僧徒俗众集,观佛舍利放光雨花也。故或赛寺观及诸神庙焉。亦有俗子谓:上元,天官赐福之辰。持斋诵经闭户不出者。至次日为残灯,倾城士女出,病妇亦群聚窑下曰:陶灸儿女交错度桥,谓度百厄。或蒸纸裁剪为九条,信手结曰结羊肠占休咎。又有邀厕姑问吉凶焉。又有笤帚姑、箕姑、针姑、苇姑者皆女巫。因走病而诳诞其俗也。或用膏油贮之面盏,十二蒸于釜,依月而验。有积水者主多雨。微湿及乾者雨多,少如之。

新城县

正月十五日,取蜀秸一节劈开,内安十二豆,仍两合夹豆,以线束缚,置水内。十六晨取开,视豆渍浅深,卜十二月水旱。以秸之上端为正月,依次下数之。

静海县

上元,以大馒头为节食。

吴桥县

元宵张灯祭月,烟火杂剧。妇女往南堤圣母庙进香求嗣,夜出观灯。士子拜文庙,花爆灯火彻夜不休。

庆云县

元宵男请五祖教拳棒,女请紫姑卜休咎。

定州

上元日以竹丝制人物故事,花果禽鱼,及以楮剪人马火,以运之名。走马灯系烟火药炮于高棚。自下燃之次达于顶。设灯于塔,望如列星。以油䭔粉圆为节食。十六日前夕置纸釜中,旦设香案缕而结之。名九女封,以占吉凶。

曲阳县

正月十五日登高。昔隋文帝是日与近臣登高,独元冑不在,帝驰召之,谓曰:公与外人登高,不若就朕。今犹其遗俗也。

新河县

元宵日结綵张灯。箫鼓喧阗,巷置火树。游人往来观赏。又家蒸黍面。为小灯数百盏燃之。中庭凡灶陉井臼户霤阶栏各置一盏,谓之除虚耗。

曲周县

上元前后为元宵。人家再祀天地祖先。村落结山棚提傀儡会酒食,城市街心悬灯或綵笺作联句。巷缚火树银花排灯作天下太平等字,谓之灯山。香车宝马彻夜笙歌,席间张灯,饵粉作丸置汤中,谓之元宵。

保安州

上元前后五日,街市张灯狮火,社夥甚多。谓之𩰚胜。

宣府镇

上元节前后张灯三夜,其像生人物种种不同。委巷通衢珠悬星布若白昼。然或祭赛神庙,则架为鳌山,台阁戏剧,滚灯烟火,奇巧相誇。

《山东志书》淄川县

元宵张灯前后凡三夜,俗曰十四主麦。十五主谷。十六主豆。月明风恬者,收登也。临水者多放河灯。

齐东县

元宵沿户张灯饮酒为乐。十四日至十六日初昏时有风则歉,无风则丰,谓之占岁灯。

沾化县

元宵节家悬灯于门,燃灯于天地家庙及各处所。好事者或扎呼台高丈馀,上分内外,悬花红于檐前,以树綵标比。晚灯烛辉煌花炮震烂,台下倾耳者不可胜计。鼓罢发呼如射覆状。一呼百应,得之者金鼓迎上。给花红乐人高歌侑酒三觥而下,喧哗几通宵。

宁阳县

元宵送灯于祖茔。

城武县

正月十五日蒸面茧,前后三夕设面灯,置户牖几榻罂釜间。

曹县

上元张灯,火树银花三日不绝。俗尚雪花灯净白。连四纸剪成,一岁之力,止成一灯。外标雪花,内行连环,细错有三层四层,极其工致。当年惟杨氏灯至七层焉。每逢佳节,户悬此灯,一望皓素缤纷如同雪幕。游人遍历,因占女工焉。又元宵士女过石桥,游烈女寺。城内艮方李光禄赐葬处,翁仲拱列。有疾者,是日往灸石人而游观。士女络绎成队,与省会都下略相似焉。

平阴县

元夜妇人作油盏。视其花卜五谷绵蚕。

登州府

上元,好事者作灯谜于通衢。群聚观之,谓之打独脚虎。

福山县

上元日,明伦堂举乡饮酒。礼尊本地致仕官齿德爵高者为宾,文行兼优,年高退隐者为介乡人。有齿德者举为耆。县正为主,率教官、典史为僎迎宾等。于庠门之外三揖,至阶三让。升堂命生徒读律诰,扬觯鸣钟鼓,乃坐宾于西北,以应秋冬尊严之气。坐主于东南,以应春夏温厚之德。又坐介耆以辅宾。坐僎以辅。主人陈豆酌酒,皆用赞礼者赞之,遂歌鹿鸣三章以侑饮。凡陈豆酌酒赞礼歌诗,皆教官预定生徒以供厥职,而邑俗生徒又致私敬遍酌酒于宾主以下。礼终,宾主朝阙谢恩毕,县正拜送宾等于庠门外。十六日乡村装杂剧祈年。此后农家择母仓日照方向祭牛马王神,饷耕牛,名曰试犁。

招远县

上元,余按刘同人景物略,张灯之始也。汉祀太乙自昏至明。僧史谓:西域腊月晦日名大神变烧灯表佛。汉明因之然腊月也。梁简文有列灯赋。陈后主有山灯诗。亦复未知岁灯何时、月灯何夕也。张灯之始上元,初唐也。睿宗景云二年正月望日,胡人婆陀请燃千灯。帝御安福门纵观。上元三夜灯之始盛唐也。元宗正月十五前后二夜,金吾弛禁,开市燃灯,永为式。上元五夜灯之始北宋也。乾德五年,太祖诏曰:朝廷无事,年谷屡登。上元可增十七十八两夜。上元六夜灯之始南宋也。理宗淳祐三年,请预放元宵。自十三日起,巷陌桥道皆编竹张灯。而上元十夜灯则始明太祖初,建南郡盛为綵楼,招徕天下富商,放灯十日。是上元灯节历代有加。竞以繁华为观美而耗蠹物力,寖成汰俗,不无太甚。余邑僻处负海,放灯三日。街市相对挂綵,绳缀繁灯其下,谓之过街灯。庭中设宴,放筒花。瓶花大小不一,杂以火炮起火,谓之放散花。市肆巷口则居民敛钱,架烟火放之,谓之放大架花。又有好事者陈百戏,鸣锣鼓为节,嬉游竟夜。

《山西志书》洪洞县

元宵作面窝鸡子大者十二,以象十二月,每窝标记某月,用甑蒸之,视水多寡有无,以稽是月水旱和元宵荐先。

潞安府

上元蒸面茧以祀蚕姑,作粘穗以祀谷神。

壶关县

元宵不重灯。

泽州

上元设脯糒果醴悬灯于门,旁列炉燄,名云人火。火光腾灼,箫鼓喧阗,往来裙屐。丙夜嬉游。十六日,乡城男女拥趋厉坛,以艾灸柏树,谓之走百病。

马邑县

上元张灯于大门外,垒土为台,架炭其上而燃之。间有作烟花火树以供神庙者。武职衙门于是夜举,放火炮,祭火神。

《河南志书》陈州

元宵,闺阁女子有请七姑娘之戏。先取柳木于元旦五更密埋粪中。上元取出,缚木杓为首,以门神纸蒙之著衣服,依人而动,以叩头之数占岁丰凶。

襄城县

元宵吃馄饨汤,谓之团圆茶。相见为礼如元旦之仪。是日母氏迎女归宁。

内乡县

元宵,大家妇女无出游者。

郏县

元宵庆灯节,老幼有病者,各诣石龟灸之。若本地有河桥则相与过桥,无则共攒木板搭数丈高,名曰天桥。男女咸集过之,谓之走百病。

《陕西志书》咸宁县

元宵为粘糕面茧,俗为乞蚕。及元宵圆,以献祖先,馈亲友,惟新亲为盛。佐以衣物酒果、花火灯烛之属,谓之宁灯。贫富有差。

兴平县

元宵,居民各立社会,宰猪羊,设香烛,张鼓乐,或庙或家,以娱神灯火甚盛。游乐达旦。

凤翔县

元宵日,家家请婿并女,谓之吃十五。且送灯送油,谓之添油。

西乡县

元宵三日,闾巷张灯结綵,各陈果榼。俟官府游玩称觞上下同乐。
江南志书句容县
元夕,有社会张华灯,宴聚达旦。

苏州府

元宵月明时,建木表于地。长一尺五寸,据表之长而中分之为七寸半者,二月影适及为丰,不及则旱,过则水。

常熟县

上元日,家和米粉为丸,曰接灶。

嘉定县

正月十五日为上元节,先数日卖灯,谓之灯市。灯有楮练罗帛之属,绘缕人物故事,或为花果虫鱼动植之像。好事者或为藏头诗句悬杂物于几,任人商揣曰灯谜亦曰弹壁灯。揣著者其物听其取去。豪家富室则有缭丝、琉璃、鱼魫、綵珠、明角、羊皮夹、纱麦、丝竹缕、流苏宝带、鳌山诸品。至期则结綵棚于衢巷,悬灯争胜。白日游观,名曰看彩色。夜击锣鼓曰闹元宵。乡村土人以迎土地神,联百千灯笼为身辊,毬灯为珠亘街穿巷,导以旌旄,夹以鼓吹,以迎神而祈水泽。农家于望夕,以高炬照田四隅,曰照田蚕。又造面茧,今俗所制正如蚕茧状,蒸之,饀内占水旱、卜流年休咎。岁时记谓即厚皮馒头大谬。 俗谓:正月百草俱灵,故于灯时备诸祠卜之戏。然多婢子为之,故于箕帚竹苇之类皆能响卜。 箕姑以筲箕插著,蒙以巾帕请之,至则两手托其胁,能写字能击人,或但舂举以应卜者所叩。 帚姑以敝帚系裙以卜,至则能起卧以占事。 竹姑以小竹剖为两,二人各一著,对抬两端相向如舁舆状,爇楮祷之神至则双篾中合相戛为兆。惟人所占,以数多寡为验。或能鼓其中,谓之开花也。苇姑亦同。 针姑以针对穿一线请之,神至则针尾相合为兆,以卜巧拙占吉凶。旧说魏文帝美人薛妃针入神,能暗室剪裁,故后世女子祀之以卜巧。 七姑群女以笊篱偷门神糊,于上画成人面,以柳枝为身,以衣覆之相和以请之,神来即能拜,而扶之则重。或云:唐俗,元宵请戚姑之神。盖汉之戚夫人死于厕,故凡请者诣厕请之。今俗称七姑,音近是也。
紫姑,《显异录》云:紫姑,莱阳人,姓何,名媚,字丽卿。寿

阳李景纳为妾。其妻妒之。正月十五,阴杀之于厕中。天帝悯之,命为厕神。故世人作其形,夜于厕间迎祀,以占众事。俗呼为三姑,又云坑三姑娘。

松江府

元夕,采竹柏结棚于通衢,作灯市,观者嬉游。或至达曙。灯有满园春、众星捧月、鉴装、鳌山走马诸名色皆刻饰。楮帛或琉璃、鱼紞、竹丝、麦秸、建珠、山东珠为之四周悬带。剪簇綵绘,尤极精丽。一枚有直数十缗者,烟火尤盛。其制以火药实纸卷中,大小数百为一架。植巨木悬之,凡十馀层。层层施机,火至药发,光怪百出,若龙蛇飞走、帘幕灯火、星斗人物、花果之类粲然若神。

武进县

迎春,乡寨前新城张青各湾于上元之夕,缚芦为炬,长丈许,于田间照之,谓之照田财。以卜旱潦,火色白者为水,红者为旱。燃炬以千万计。远近疾徐,疏繁明灭,可四五里,实为奇观。

无锡县

上元夜,断木为薪如其日之数,架而然之于门。佐以爆竹,名曰火炉。其岁,官无张灯之令,则民间自为鱼龙宝盖之属,鸣钲叠鼓众舁之以行。于是少长夜游,崇安寺尤为群聚之地。其妇女亦结队而出,名曰走三桥。梅始花则载酒游惠山。自是迄于初夏,画船红粉、风尘杂沓无辍日焉。

宜兴县

上元,儿童戴鬼面,屈脚振肩而跳,谓之跳鬼。

淮安府

元宵,嫁娶无避忌。

高邮州

元宵,结灯社,出各体灯谜,人聚而测之。谚曰打虎。箫鼓歌谣之声,喧阗彻旦。竟四夕,乃焚灯。

如皋县

元宵,家制米圆,将以黄柑相饷,亦犹昔人传柑遗意。女伴相携出行,争拾云路桥砖归,为得子兆。今更讹至集贤桥,名曰走三桥。

通州

正月十三夜设灯,至十七始罢,谓之落灯。

萧县

上元夜,燃灯于天地祖先,遍散门堂户牖。视灯结花何似,便兆此年丰收何物。乡饮酒礼亦行于此日。敬老乞言尚有古风。

贵池县

上元观灯门,各跨街张灯。群童迎巧灯,扮杂戏。爆竹箫鼓之声,烟火灯谜之戏,彻于闾巷。又有高桥竹马诸戏。元夕诸妇女掷瓦缶以祓不祥。各乡亦有以是夕迎灶者。 逐疫,凡乡落自十三至十六夜,同社者轮迎社神于家,或踹竹马,或肖狮象,或滚毬灯,妆神像,扮杂戏,震以锣鼓,和以喧号。群饮毕,返社神于庙。惟兴孝乡逐疫,以黟祁两县人随其所至。为期三月而止。

无为州

正月十五日,作豆糜加油膏其上,以祠门户。

广德州

上元,城南竹马,高四丈许。

《浙江志书》杭州府

正月十五日传为上元诞日。天官赐福之辰。民间多斋素诵经,匍匐至吴山礼拜者,几拥塞不得行。

海宁县

上元,菊花灯最工,独盛于双庙。与元宵鼓繁音急拍,为宁邑三绝之二。人家粉圆相饷,名灯圆。

绍兴府

上元,街市张灯,谓之欢门。

上虞县

元宵,慈寺月台上,里中少年,月下较武艺,聚观如市。

兰溪县

元宵,村社民家,岁轮为会首。备猪羊品物,迎本境庙神于其家而祭赛焉。祭毕,邀同社宴饮为乐,曰元宵会。乡民亦作龙船灯,长数十丈,列燃绛烛以迎行于街市。

永康县

元夕,张灯街市起十三夜至十六夜止。城中各以会为大烛,导以鼓乐,舁置神庙。最大者或用蜡四五百觔,此一郡所无也。

浦江县

元宵先三四日,市民各悬灯于门首,竞技巧以争胜。村乡作桥灯,雕龙头尾,中以小灯燃绛蜡,连属长者至数百丈,鼓吹而迎。三五夕而止。

常山县

正月之望,村村各出灯,缀十百为修行,循阡陌以逐疠疫,社为主。

建德县

元宵日,新妇之家,设醴祭床。

《江西志书》新建县

上元张灯,家设酒茗。乡俗是日扫墓,插竹为灯。省俗则于元夕前后修垄致祭焉。

靖安县

元宵张灯作乐,拜祷于各庙。其各庙会首募缘以助灯油先。县官以及儒学各衙随意施舍,以记于簿,以及士夫乡民,谓之写灯。

永丰县

元宵,悬灯中堂,以米粉为丸相饷,谓之上元圆。搢绅家陈箫鼓举觞,高会市儿。好事者携花火敌放,通衢踵接肩摩,喧阗达曙。至廿日始彻灯,及楮钱而火之,谓之忏灯。谚云:烧却门头纸,各人寻生理。

广昌县

元宵日占早谷,谚云雨打残灯碗,早禾一把秆。

万安县

元宵,城中各乡俱祀上元神舟。日间设牲仪致祭。及夜,合老幼装演儿郎执旗,鸣锣鼓旋绕于庭。花爆喧阗,划船三次。每次齐唱上元歌。其词盖吊屈大夫也。歌呼欢饮,至夜分乃罢。

瑞州府

元夕,家户张灯街市,巧匠用火药綵纸制造烟火,机窍藏故事,每月一层闰月加之。从下上焚旋转,光明可爱。

《湖广志书》德安府

元夜,家制元宵团相饷。又大者如鹅卵,妇人视火候以占生产。置灯釜上,以膏馀否,占本年休咎。

云梦县

上元日,道家作天官会。是夕,灯火接天,笙歌盈市。老农执炬遍烛田圃,曰照绝地蚕。小子群以田鼓迎神卜岁事焉。

彝陵州

元宵张灯,自正月十二至十八日。此数夕间,有少年数十辈,女装携篮负篓,作采茶状。且唱且采,历大家之门,各以意作态若演剧然。又一夥青衣女装,作田妇群然插秧之状,亦遍历大家。二者近戏而有迎春之意,间乞赏赐,人不厌之。

攸县

元夕先数日张灯。上元之张灯也,唐三夜、北宋五夜、南宋六夜、明太祖招天下富商,许放十夜,攸只四夜而止。元夕祀灶神,谓司命自先年小除夕,上诣天阙,奏人间善恶,元夕始归也。又用纸画彩船轮年分值,甚靡酒食。用歌郎鼓吹,歌至达旦。十六早焚于江浒,民有冤即迎船投状,谓检察。甚验。盖楚俗尚鬼也。乡落尤郑重。贫者至于鬻,男女不敢废此会也。

常德府

上元,各家以椒为汤,入齑菜馓果诸物,人至而饮之谓之时汤。

龙阳县

灯夕各举火,园内大呼逐虫,南山一带多野火,谓之烧畬。

宁远县

元宵候晴,俗云朝晴果坠木,午晴晚稻熟,将夜雨打灯,早禾秆一束。

江华县

上元,白昼各行户装演故事。奏鼓乐驰马于街市。

新田县

元宵,剪纸为灯,营中或有为龙灯者。乡村庆游。事毕即付之火,名曰送灾。

《福建志书》福州府

上元,灯毬燃灯,弛门禁,自唐先天始。本州准假令三日。旧例官府及在城乾元万岁、大中庆城、神光仁王诸大刹,皆挂灯毬、莲花灯、百花灯、琉璃屏及列置盆燎。惟左右二院灯,各三或五,并径丈馀,簇百花其上,燃蜡烛十馀炬,对结綵楼,争靡𩰚焰。又为纸偶人,作缘竿履索,飞龙舞狮之像,纵士民观赏。朱门华族设看位,东西衙廊外通衢大路比屋临观,仍弛门禁。远乡下邑来者通夕不绝。 綵山州向谯门设立,巍峨突兀,中架棚台,集俳优娼妓,大合乐其上。渡江后停寝。绍兴元年,张丞相浚为帅,复作,自是不废。 观灯旧例,太守以三日会监司,命僚属招郡寄居者,置酒临赏。既夕,太守以灯炬,千百群妓杂戏迎往一大刹中以览胜。州人士庶却立跂望,排众争观以为乐。

罗源县

正月十二至十八夜为元宵,各家及门首设灯,艳丽相竞。各境神祠盛陈珍玩,笙乐通宵。士民游玩仍择吉。各迎境神装扮故事。夜则各家装灯遍绕各境,谓驱邪祈福。

惠安县

元宵日,朝占百果,午占晚禾,晚占早禾,皆欲晴。故曰雨打元宵灯,早禾一束稿。

将乐县

元宵,俗称初九日为天旦,于是日五鼓试灯。自是连夜张花灯、竞花炮、笙歌彻夜,至二十二日乃止。
卲武府
上元观灯,初十起至十五日止。日则舞鬼,夜则悬灯,谓之庆元宵。里社祈年,各坊会首于月半前后,集众设醮于里祠。是夜,绕境迎香,谓之净街。各家设香焚楮送之。

漳州府

元夕自初十日放灯,至十六夜乃已。神祠家庙,或用鳌山运傀儡。张灯烛剪綵为花备,极工巧,别有往来。行乐善歌曲者,自为侪伍,张灯如雨盖,名曰闹伞。又有神祠设醮祈安迎神,宴饮庙中,名集福。史巫纷若名打上元。

漳平县

上元日,里长迎城隍各行铺,装束戏队为之前导,游行城内外,谓之绕境。或入于衙宇及绅旧之家,谓之喷香。迎毕,则设醮于庙以祈福。

海澄县

元宵自一夜至五夜,港口城之河子、新旧桥之两虹,看𩰚烟火。其𩰚也,不事高升鞭花水凫火马之具,断竹而实火,曰响莱。喷可数丈,裹纸杖而实火,曰飞鼠。鼠飞无声色,触人衣始炽,愈扑愈焰,愈遁愈逐。𩰚者相其势靡影乱,则纵烟奔突,害比焚牛。又揭竿而侑之,所著头目衣冠,明日皆为焦烂。上客竟夜达旦,鬨声色雾𦊰尘笼。人不得趋,路不得辨。

《广东志书》新安县

元宵张灯作乐,凡先年生男者,以是晚庆灯。

南雄府

元夕闹花灯,少年子弟鲜衣炫服,擎龙舞狮,所到人家俱送酒肴银钱。取龙须线系小儿带上,云无疾病。又取龙灯内残炬照床下,云产贵子。灯事毕,熂龙收。其首悬之梁上,里中有未举子者,亲友备酒榼送花灯,悬贺得子。后主人设宴酬谢。未举,送至三稔止。即外舅亦有赠婿者。

潮州府

上元,妇女度桥投块,谓之度厄。或相携以归,谓之宜畜。儿童以鞦韆为戏𩰚畲歌焉。善者为胜。〈畲粤人音斜字典无〉

高要县

元夜,城市作灯,箫鼓喧阗。游人歌唱,以花筒相胜。童子则手击小鼓,声相应响,谓之拍鼓。乡落亦然。

新兴县

元宵,县官命里长迎六祖及东山东水龙门中,黄云斛诸神于龙兴寺。庆贺祈年岁丰登。县官行香,里长供随行人役米饭。连夕鳌灯银烛,沿街灿烂,狮象跳舞,装扮喧阗。

阳春县

元宵,结鳌山于神祠之前谓之还愿。各旷地架鞦韆为乐,男女皆与更唱歌和,不少忌讳。惟大家知礼义者不然。

阳江县

元宵,城市张灯,年前生子必送花灯于庙观。初十、十一晚开灯,十六晚散灯。各用牲酒楮财告神毕,邀亲朋聚饮,谓之饮灯酒。

封川县

元宵,里闹祠庙剪楮为灯,极其纤巧。每盏可值银三四两。观毕即以焚之。来年再醵金以置,谓之灯愿。

遂溪县

元宵,各街市社庙作纸船遣灾,乡落亦然。更有兴扯藤一事,为他处所无,而遂独有者。先为嘉靖年修学宫舁栋柱。民间分东西部以大藤系木,呵许而致之。先到者赏。后沿之以藤对扯以角胜负。官府或为银花以赏之,遂以成俗。每至元宵,扯藤远近。士女走集来观,阗溢城市。比来官府误听人言文东武西,遂成争端。

文昌县

元夕偷青,偷者以受詈为祥,失者以不詈为吉。

《广西志书》

全州

元宵悬灯于庭,男女辈间往其邻近亲戚之家,俗谓逻灯。

《云南志书》云南府

元宵赏灯张乐,列星桥火树于道。次夕长幼携游,爆竹插香于其处。相传以为祛疾。

云龙州

元宵前迎三崇神,沿街立松棚。设供献张灯爆竹歌舞,旬日送回。

弥勒州

元宵后一夕,燃香于桥,以石投水,取水浴目。传能却病。

上元部艺文一

灯赋          梁简文帝


何解冻之嘉月,值蓂荚之盛开。草含春而色动,云飞綵以偕来。南油俱满,西漆争然。苏徵安息,蜡出龙川。斜晖交映,倒影澄鲜。

衡州上元记       宋文天祥

岁正月十五,衡州张灯火,合乐宴。宪若仓于庭州之士女,倾城来观。或累数舍竭蹶而至,凡公府供帐所在,听其往来,一无所禁。盖习俗然也。咸淳十年,吏部宋侯主是州,予适忝陈臬事常平,以王事诣长沙。会改除于是,侯与予为客主礼。是晚,予从城南竟城东,夹道观者如堵入州,从者殆不得行。既就席左右楹及阶,阶及门骈肩累足,𧥄𧥄如鱼头。其声如风雨潮汐,咫尺音吐不相辨。侑者集三面之人趋而前,执事几不可曲折。酒五行,升车诣东厅。厅后稍偏,为燕座俎豆设焉。主人既肃宾车不得御,乃步入燕,座之。次至儿童妇女,杂袭而争先。男子冠以上,往往引去及献酬。州民为百戏之舞,击鼓吹笛斓斑而前,或蒙供焉。极其俚野以为乐游者,益自外至不可复次序。妇女有老而秃者、有羸无齿者、有伛偻而相携者、冠者、髽者、有盛涂泽者、有无饰者。有携儿者、有负在手者、有任在肩者,或哺乳者、有睡者、有睡且苏者、有啼者、有啼不止者、有为儿弁髦者、有为总角者、有解后叙契阔者、有自相笑语者、有甲笑乙者、有倾堂笑者、有无所睹随人笑者、跛者、倚者、走者、趋者、相牵者、相扶擎者、以力相拒触者、有醉者、有勌者、咳者、唾者、嚏者、欠伸者、汗且扇者、有正簪珥者、有整冠者、有理裳结袜者、有履阈者、有倚屏者、有攀槛者、有执烛跂惟恐堕者、有酒半去者、有方来者、有至席彻者,儿童有各随其亲且长者、有无所随而自至者、立者、半坐于地者、有半坐杌下者、有环客主者、有坐复立者、有立复坐者、视妇女之数,多寡相当。盖自数月之孩以至七八十之老靡不有焉。其望于燕座之门外,趑趄而不及近者又不知其几千计也。当是时,舞者如傩之奔狂之呼。不知其亵也。观者如立通都大衢,与俳优上下不知其肆也。予与侯颓然其间,如为家人之长坐于堂,而骄儿騃女充斥其间,不知其偪也。予起而举酒祝侯曰:以平易近民,而民近之。岂弟父母侯之谓矣。侯酬且执爵前曰:惟使者,使民不冤无湮,郁其和我。是以大有民。予避且谢。则复诸侯曰:使时和岁丰,日星明穊,举海内得以安其生而乐其时,衡与赐焉。维天子之功,臣等何力之有。侯拱而立,侯,蜀人也。因与予言,益州承平时,元夕宴游,其风流所亲见。盖出于祖宗德泽,天地涵育之久,而今不可复得矣。予悯然,私念之开庆景定间,衡以中州,不得免于难。今城郭室庐公私文物犹草创,绵蕝云尔。然以几世几年所为郡,而十数年间卒然脩复。得其大体,非国家忠厚,积累于民力,爱养有素,岂望如今所成立哉。蜀自秦以来,更千馀年,无大兵革。至于本朝,侈繁钜丽,遂甲于天下。不幸荡析,若鬼神之忌盈者。今衡之民,务本而勤力,岁时一观游之外,衣食其耕桑俭而不泰。风气淳厚,犹南方建德之国。其将进而未已者乎。予为亲怀归得郡,且行侯选表于朝有日矣。惟一时民物之概,得于目击,相与嗟叹。阔绝而欣喜,不厌于心者,不当无所纪。且惧夫可爱可愕之状,俯仰蹉跌,忽不可以复追也。燕之明日,亟奋笔记之。以庶几观风之意,且使后来者于侯政有可考焉。侯名遇,今居延平。

回衡州宋吏部上请元宵宴启  前人

丽谯龙炬,春辉左角之星,碧落燕香。夜对西眉之月,特枉金玉章之贶许。从云霞佩之游。绕建章立通明。预祝六鳌之宴,醉长沙,行湘水,且听五马之谣。

请前人元宵宴启       前人

转西楼之梅月,喜对银花。持北斗之桂浆,拟陪画戟。僭卜仍圆之夕,共流引满之霞。敲铁马之春冰,肯来楚观。赋石犀之夜烛,细说巴山。

上元赋〈有序〉     明高道素

明兴,再辟乾坤,聿清宇宙二百馀祀。实号治平丰功湛德,曩代罕比。至今万历尤称极治,威灵申叠,文教弘敷,猗欤休哉。迩来天示仁爱,内外稍脊脊多事。复邀祖宗之灵,相次屏迹窜影。上更勤思国本,轸念民瘼。上岁秋,首建皇储,大赦天下,以慰天地神民之望。今春又纳侍臣之言,举废官罢一切非额之征。海内莫不北面稽首称万岁。太和之景象复见矣。道素生长圣朝,目击盛典,何能无言。于时上元,遂因以赋焉。非敢导于侈丽,实以奏夫升平云尔。其辞曰:

惟皇风,载夷海宇。恬寞日月,丽新河山。绣错寝妖氛于海,堧静烽尘于朔漠。更十一帝之洪休,开亿万年之长乐。继离照以当阳,启震宫而典学。人文葱郁乎辈起,俊采后先而绎络。闾阎绝鸡犬之惊,薮泽鲜萑苻之攫。成亭毒于四序,绍封禅于五岳。产屈轶于庭阶,植华平于圃薄。际熙代而谣传,感丰年而颂作。尔其阳律乍转,斗柄初东。倏条风以宣鬯,勃佳气以郁葱。解严凝而寒送,沛膏沐而春逢。骀春光于万里,颁悦豫于九重。值椒盘之既彻,继綵胜之新缝。官吏宴休,士民闲放。启化国之华思,发盛时之逸想。分藻火于天庭,彻恩光于穷壤。乃有陇西旧家,上林遗子。巧自天成,技或师与。伺节呈能,因时射利。剪绮攒花,裁罗拨蕊。偷桃李之先春,围群芳之鲜丽。化工出其指下,瑰怪凭于胸臆。𩰚鸡走马之奇,攀猴跃鲤之异。叠素带以风回,展花笺而霞起。烁景色以炫时,更藏幽而寓谜。观览难周,心赏不既。故虽乡村郊野,鄙邑井廛。乐不择地,费何惜钱。黎老夜歌于宇下,稚子索笑于灯前。卖薪杏市,沽酒茅庵。幽林发焰,疏井起烟。洵山陬之寂寞,亦炎热之喧填。若夫通衢广肆,大邑都城,层楼叠观,复柱连楹。檐牙相向,飞翚相婴。东西角艳,南北𩰚英。标旌旆兮容与,结綵绿兮缤纷。响辘轳而贯井,牵落索而空鸣。十步一迷红之阁,四隅尽生白之扃。绊千轮之冰月,散万点之石星。焜煌耀熠,不可殚名。于焉狡童蛊子,逸女艳姬,致饰妩媚,偠绍纤肥,风凌高髻,月范修眉。珥瑶碧之华宝,曳雾绡之轻裾。招朋命侣,约伴偕趋。每出门而盻睐,既望路而踌躇。引醉眸于雾阁,摇轻膝于烟衢。振袖蔽月,蹑舄扬埃。待夜分以为度,指琼邸以为期。绛霞渐昏,白日已匿。隔帘烟濛,连厢露湿。兰釭吐曜,莲炬映赩。金碧陆离,火齐并出。若夜光之初剖珠胎,如卞璞之乍锯荆璧。皎然一新,光夺昼色。映肌肤兮冰莹,鉴眉发兮如漆。一声扬釆,百指俱集。既而更深午夜,月到中天,方轨结轸,绮组相连。蹑青丝之软履,戴鵔鸃之巍冠。当街遗策,跨路扬鞭。寻章台之柳叶,觅平乐之云鬟。慕拾翠于洛浦,希接枕于襄澶。情恋眷而未已,首回顾而复还。及夫簪缨世胄,冠盖望族。开孔翠之屏帏,展落花之裀褥。迎珠履之三千,列金钗之二六。排绮席于华堂,拥笙歌于金屋。出莲叶之宝檠,然兰烬之华烛。云母缭绕以前辉,水晶掩映而后续。歌啸则桃叶之流,舞蹈则柳枝之属。香吹兮朱唇灿烂,影乱兮锦袖翻覆。诚一刻兮千金,况明珠兮万斛。又或镇远重臣,安边大帅,乐王家之无事,喜清宵之可爱。盛集伶优,广延寮寀。值残雪之初销,会春冰之乍解。遂陈杂剧于广原,乃植华灯于城外。辟道路,拥罴熊,朱轮水逝,翠盖云从。见星房之纷乱,睹月帐之玲珑。登高台而眺览,临绮宴而从容。然后定指挥,弛节令,羽旄就戢,衣冠自整。昭至乐之大同,显康衢之无警。挝鼓先扬,吹笳始振。星流云破,雷轰电震。兆摧陷乎襄城,开虎牢以光盛。类朱雀夹烜以纷来,状祝融搴旗以交阵。忽乱锦蜂以攒蕊,倏放皓鸽而腾霄。变火鸡之吐绶,化雪鹤之栖巢。灿朱实之可摘,纷黛叶之鲜娇。规赤龙之曝日,象金鲤之乘潮。穷山海之诡异,悉神人之秘奇。睇朱楼之璀璨,飏绮陌之霏微。惟恐燕游之或怠,何知霜露之侵衣。当是时也,霞觞羽飞,雕盘绮错。孟公不惜尚书之期,仲孺何嫌居丧之约。悉潦倒而淋漓,或豪吟而大嚼。分辉爚以交欢,逐尘光而脱略。自繇阳和之鼓鬯,匪独权势之薰灼。然此皆萤爝之末曜,而未睹巨丽之大观也。至若皇都胜景,帝里雄妍,罗八方之环富,穷万祀之遐欢。歌吹沸地,丝管揭天。内有离宫之六六,外有魏阙之三三。继以侯家锁第,戚里芳园。彤云斐亹以翼牖,瑞气蓊葧以承乾。鳌山对峙乎凤阁,虹桥直贯乎虬檐。支光风乎天上,借皓魄于云间。千街静扫乎尘雾,万帘高卷乎晴烟。丽谯吹彻,景阳钟传。冰钩同挂,月镜齐悬。朗连汉陌,耀接星躔。于是锦辔宵临,雕鞍晚度。开朱门而画戟并拥,挽香车而宝毂俱住。卖跨骏之风流,牵倚楼之情绪。乘暗尘以追赏,觅红灯以窥觑。莲步才逢,兰裆又遇。曳佩振衢,异香飘路。细语含媚,怯视遗慕。堕鞭索哂,触镫假怒。迁延引避,不可亲附。回盼复顾,神为形误。载游载嬉,以荧以煌。楼台不夜,欢乐未央。并舸递锦,立马传觞。火蛾簇队,竹骑成行。烘寒云而变和霭,炙冷月而就温光。混昏曙而一色,欲向寝而何遑。惟时天子,际八极之丰亨,值万几之弘畅。召太常以作乐,敕巡街以夜放。启佳丽于天府,出珍奇于甲帐。九枝延古昔之嘉名,百叶翻今之巧样。朗珠映月以滴溜,鸣玉无风而自响。搴地轴于绣围,织天文于翠网。带翻垂露之书,盖结流霞之状。海南贡鱼准之新奇,胡北献雁足之遗巧。更仿七宿之莹精,复规三阳之烁耀。势叠九层,光开八照。于是自内达外,并设兼陈。于前则长朝太极奉天武英大社,思善进春乾明。于后则迎晖望月乾清坤宁便阁,相对寝殿频仍。于左则文华一本长寿愿门。于右则保和安庆千秋万春。皆穷奢极丽,混色同尘。流虹百道,火树千寻。绊珠琲于画栋,鸣金珂于彩楹。射光明于北省,照潇洒于西清。琼台宝榭兮遥相通,回廊复道兮烟朦胧。危梁百尺兮开菡萏,峻壁数仞兮披芙蓉。西东对列,各按其节。彼此混一,不移而给。上至后妃之宫,下及嫔娥之室。莫不焚石叶之香,设麟文之席。然鸳鸯于榻前,篝鹭鹚于座侧。龙烛吐涎,凤膏流液。悉艳服而轻衣,咸靓妆而妍饰。铺设既备,装束己同。君王于是蹑绣凤,衣文龙,随内侍,拥扈从。下辇徒步,乃先称贺慈宫。感佳节而进寿觞,兼昏定而陪金钟。驻衮衣于礼毕,然后退辇而从容。乃命仙娥以同舆,召虙妃以侍宴。迎鼓瑟于璇宫,接吹箫于别院。独然长生之灯,复覆冰荷之瓣。酌元龙之浆,出白兔之馔。奏钧天之音,陈旋风之玩。玻璃闪曜于前除,玑珇腾辉于右槛。绛树参差,琼英对艳。蒙积雪之溶溶,绕流云之片片。分蜃气于霞城,侵蟾光于月殿。当三爵之方陈,值九尊之既献。乃使旋娟营尘而左升,提谟集羽而右转。发振木于丹唇,拨焦桐于皓腕。宣玉音而分杯,咸衔恩而顾眷。回晨光于夜色,坐人气于春风。庆同辈之愉适,忘深院之悲忡。欢声四达,瑞霭六通。照春灯于百里,闻仙乐于九空。泛醽醁而飞白,铺氍毹而眠红。并吹笙于火底,相解佩于香丛。照君心兮耿耿,醉妾思兮匆匆。其或御筵中彻,翠华夜幸,雀弁戒道,虎贲传命,鸾扇香随,赭袍月映。列金貂于两行,载瑶簪于后乘。绕雾廊而流览,望螭街而驰骋。柳梢露浥,花杪星稀,金波荡漾,玉绳低垂。龙衔宝炬以相向,凤吐彩焰以交迷。遥瞻烛影而喻届,远闻香气而知归。剑佩跄错,云翘葳蕤。箜篌夹路,帝乐逶迟。乃复开瑶宴于别殿,续佳赏于中宵。宣学士,召臣僚。发桂浆与兰汁,杂海错与山肴。陈千年之雪藕,出万岁之冰桃。击沈明之磬,响云林之璈。命传柑于内使,锡庭燎于官曹。略君臣之常礼,同宾主之欢交。兴较始而弥逸,情迨后而愈豪。又或挟龙储以陪宴,携鹤驾以同游。序天伦而雍穆,洽同气而绸缪。相推梨而让枣,式宴好而无尤。迈英华于对日,显敏慧于如流。乐由中而不替,愉中节而未休。既夜久而更深,暂灯昏而影杳。则有当筵御姬,轻移窈窕。抽琼钗以挑烬,弹玉指以拨燎。驻液扬辉,添膏益曜。云盖如飞,星毬转皎。烟吐溜于风迥,光散缕而霞绕。火榴金粟之攒攒,蜻眼虫眉之矫矫。高槃呈五色之祥,短檠报双葩之兆。应太乙之来临,知祈仙之非谬。良夜逶迤,欢乐且多。交酬密勿,屡舞傞娜。燕姬击柱,赵女叩壶。迭奏霓裳之曲,齐翻子夜之歌。天子乃反顾于徐,恬神定息。厌繁声之聒耳,思要言之有益。紫霞收,白乳出。屏丽妃,留嘉客。宣墨绶以赋诗,诏金章以联什。感鸿运而扬休,绍虞廷而骈迹。王言发兮流道腴。群工赞兮奏庙谟。占农事兮祝青女。卜蚕功兮祈紫姑。披银光兮璨瑾瑜。落文犀兮倾珍珠。少焉月还西汉,雾生东沼。彤帘动影,天街渐皦。乃敕金莲以归旧第,整銮舆以肃御道。衣不解带,坐不更席。即鸣鱼铃以登九位,控虹璧以朝百辟。金锁偕开,玉关齐辟。咸进贺言,兼称谢表。劳御手以亲披,阅重瞳以启曜。喜鱼水之相投,更匡弼之悉效。惟惧照临之或遗于覆盆,聪明之或蔽于近小。于是下德音,降温旨,剔妨农之宿蠹,通壅商之积滞。焕然一明,与天下更始。太史以书,王官以志。迩诵遐传,垂之世世。岂徙侈宴赏之美谈,饰嬉娱之盛事而已哉。

元夕赋          顾起元

维孟之春元冥返,青帝来蛟。冰风断鱼,钥烟开雾。溆风堤,乍旖旎。以醒柳霜,墟冰峤,尚参差而落梅。于是三五之辰,其日惟夕。玉䨲莹精,银蟾凝色。席委穆穆之布,阁拂盈盈之魄。台上金茎矗素舒而擢蕊,庭中珠树灿白榆而掩洁。琼铺藻扃,银蒜玳柙之宫。青琐碧,翠幕曲琼之邸。抚筝揄瑟之家,鼎食钟鸣之里。靡不盱素娥,睐清辉,灼千影,熹九微,银燕集,金凫飞。祠太乙于五畤,扬秀华之七支。翠虬之膏,青凤之脑。灵麻递芬芳苡竞皎。冰荷靃靡兮攲影娥,青楂的历兮飞仙鸟。鳌射方壶之赑屃,龙烛昆山之夭矫。金吾宵弛,铜徒夜延。绮纨欱日,歌吹天。火城雾簇,星阁烟悬。繁丝𧮭肉,悽节悲弦。天胡不夜,宵可祈年。羊车玉人,虎囊剑客。宝玦陆离,雕鞯蹀躞。迤逦九馗,招摇三陌。羌目挑以心愉,庶倾城而倾国。彼美人兮朱颜酡,飞髾戍削褂軿罗。瞥见金星妍宝婺,遥窥麝月竞姮娥。李文碧繶,桃缬缃绚。裾名照夜,履号远游。工跕躧以巧步,披羃䍥而含羞。纷火树而婀娜,蹇金支而夷犹。烟沸香浮,街填巷咽。垂珥屡遗,华缨几绝。兰燄亦以凉,桂轮亦以藏。叹行游之未极,怨修夜之讵央。兔何逝而西匿,乌何乘而东翔。致泰平之宴娱,职丽景于青阳。年年共此华灯色,岁岁含兹明月光。千秋兮万岁,此乐兮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