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乾象典.阴阳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乾象典

 第十五卷目录

 阴阳部汇考
  易经〈乾卦 坤卦 泰卦 否卦 系辞上传〉
  周礼〈地官大司徒 牧人 山虞 春官大宗伯 典同 卜师 卜梦 家宗人 秋官柞氏 冬官 轮人 矢人〉
  礼记〈月令 礼运〉
  黄帝素问〈金匮真言论 阴阳应象大论 阴阳离合论 天元纪大论 五运行大论 六微旨大论 五常政大论〉
  汲冢周书〈时训解〉
  管子〈乘马篇 四时篇〉
  淮南子〈天文训 坠形训 本经训〉
  大戴礼〈曾子天圆〉
  宋周子太极图
 阴阳部总论一
  易经〈坤卦 系辞下传 说卦传〉
  礼记〈礼器 郊特牲 乐记 祭统 昏义〉
  孔子家语〈儒行解 执辔 本命解〉
  春秋繁露〈阳尊阴卑 天辩在人 阴阳位 阴阳终始 阴阳义 阴阳出入   天道无二 煖燠孰多〉
  董仲舒集〈贤良策 雨雹对〉
  刘向说苑〈辨物〉
  刘熙释名〈释天〉
  云笈七签〈阴阳五行论〉

乾象典第十五卷

阴阳部汇考

《易经》

《乾卦》

乾,元,亨,利,贞。
〈本义〉六画者,伏羲所画之卦也。一者,奇也,阳之数也。乾者,健也,阳之性也。伏羲仰观俯察,见阴阳有奇耦之数,故画一奇以象阳,画一耦以象阴;见一阴一阳有各生一阴一阳之象,故自下而上再倍而三以成八卦;见阳之性健,而其成形之大者为天,故三奇之卦名之曰乾,而拟之于天也。三画已具,八卦已成,则又三倍其画,以成六画,而于八卦之上各加八卦,以成六十四卦也。此卦六画皆奇,上下皆乾,则阳之纯而健之至也。故乾之名天之象,皆不易焉。


潜龙勿用,阳在下也。
〈本义〉阳谓九,下谓潜。〈大全〉双湖胡氏曰:小象于乾曰阳,在下也。于坤曰阴,始凝也。阴阳之称始此。盖以六十四卦阴阳之初,爻即太极所生两仪之一,以为诸卦通例阴阳之名。一立而动静健顺、刚柔奇偶、小大尊卑、变化进退、往来之称,亦由是而著矣。


潜龙勿用,阳气潜藏。
〈程传〉方阳微潜藏之,时君子亦当晦隐未可用也。

《坤卦》

坤,元亨,利牝马之贞,君子有攸往,先迷,后得主,利西南,得朋。东北,丧朋,安贞,吉。
〈本义〉一者,偶也,阴之数也。坤者,顺也,阴之性也。阴之成形,莫大于地。此卦三画皆偶,故名坤,而象地。重之又得坤焉,则是阴之纯顺之至。故其名与象皆不易也。牝马顺,而健行者阳,先阴后阳,主义阴,主利西南。阴方东北,阳方安顺之为也,贞健之守也。


象曰:履霜坚冰,阴始凝也,驯致其道,至坚冰也。
〈大全〉刘氏曰:坤初六,在姤,为五月一阴始生,使有凝意,验之井泉已寒,然去冰霜之时尚远。圣人见微知著,谓所履者已凝之霜,驯致其道则至坚冰矣。

《泰卦》

泰:小往大来,吉亨。
〈程传〉小谓阴,大谓阳。往,往居于外也。来,来居于内也。阳气下降,阴气上交也。阴阳和畅则万物生,遂天地之泰也。

彖曰:泰,小往大来,吉亨,则是天地交而万物通也,上下交而其志同也。内阳而外阴,内健而外顺,内君子而外小人,君子道长,小人道消也。

《否卦》

否之匪人,不利君子贞,大往小来。彖曰:否之匪人,不利君子贞,大往小来。则是天地不交而万物不通也,上下不交而天下无邦也。内阴而外阳,内柔而外刚,内小人而外君子,小人道长,君子道消也。
〈本义〉否,闭塞也,正与泰反。

《系辞上传》

一阴一阳之谓道。
〈本义〉阴阳迭运者,气也。其理则所谓道。〈大全〉朱子曰:一阴一阳之谓道,阴阳何以谓之道,当离合看。一阴一阳之谓道,则阴阳是气不是道。所以为阴阳者乃道也。若只言阴阳之谓道,则阴阳是道。今曰一阴一阳,则是所以循环者乃道也,一阖一辟谓之变亦然。又曰:理则一而已,其形者则谓之器,其不形者则谓之道。然而道非器不形,器非道不立,盖阴阳亦器也。而所以阴阳者道也,是以一阴一阳往来不息,而圣人指是,以明道之全体也。此一阴一阳之谓道之说也。问一阴一阳之谓道便是太极否。曰:阴阳只是阴阳,道便是太极。程子说:所以一阴一阳者,道也。问一阴一阳之谓道,曰:以一日言之,则昼阳而夜阴。以一月言之,则望前为阳望后为阴。以一岁言之则春夏为阳,秋冬为阴。从古至今恁地滚将去,只是这个阴阳。是孰使之然哉,乃道也。从此句下文分两脚,此气之动,为人为物浑是一个道理。故人未生以前,此理本善。所以谓继之者善。此则属阳。气质既定,为人为物。所以谓成之者性。此则属阴。又曰:一阴一阳此是天地之理,如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继之者善也。乾道变化,各正性命,此成之者性也。这一段是说天地生成万物之意,不是说人性上事。


阴阳不测之谓神。
〈本义〉张子曰:两在,故不测。


阴阳之义配日月。
〈大全〉朱子曰:阴阳之义,便是日月相似。
《周礼》《地官》
大司徒二曰:以阳礼教让,则民不争。三曰:以阴礼教亲,则民不怨。
〈注〉阳礼谓乡射饮酒之礼也,阴礼谓男女之礼。昏姻以时,则男不旷,女不怨。

牧人

凡阳祀,用骍牲毛之,阴祀用黝牲毛之。〈注〉阴祀祭地北郊及社稷也,阳祀祭天于南郊及宗庙。
山虞:仲冬斩阳木,仲夏斩阴木。〈注〉阳木生山南者,阴木生山北者。
《春官》
大宗伯
以天产作阴德,以中礼防之,以地产作阳德,以和乐防之。
〈注〉天产者动物,地产者植物,阴德阴气在人者,阴气,虚纯之则劣。故食动物,作之使动过则伤性,制中礼以节之。阳德阳气在人者。阳气盈,纯之则躁。故食植物,作之使静过则伤性,制和乐以节之。

典同

掌六律六同之和,以辨天地四方阴阳之声,以为乐器。〈注〉阳声属天,阴声属地,天地之声布于四方,郑司农云:阳律以竹为管,阴律以铜为管。竹,阳也。铜,阴也。各顺其性,同助阳宣气,与之同,皆以铜为之。

卜师

凡卜,辨龟之上下左右阴阳,以授命龟者,而诏相之。〈注〉阴后弇也,阳前弇也。

卜梦

掌其岁时,观天地之会,辨阴阳之气。〈注〉其岁时,今岁四时也。天地之会建厌所处之日。辰阴阳之气休王前后。〈疏〉天地之会阴阳之气,年年不同,故云今岁四时也。建谓斗柄所建,谓之阳建。故左还于天厌谓日,前一次谓之阴建。故右还于天,故堪舆天老曰假令正月,阳建于寅,阴建在戌,日辰者,日据干长据支。观此建厌所在,辨阴阳之气,以知吉凶也。

家宗人

以冬日至,致天神人鬼。以夏日,至致地示物魅〈音媚〉〈注〉天人阳也,地物阴也,阳气升而祭鬼神,阴气升而祭地祇物魅。所以顺其为人与物也。〈疏〉郑云:天人阳也者,此解冬日至祭天神人鬼之意,以其阳,故十一月一阳生之月,当阳气升而祭之也。云地物阴也者。此解夏日至祭地,祇之意以其阴故五月一阴生之日,当阴气升而祭之也。云所以顺其为人与物也者,各顺阴阳而在冬夏至也。
《秋官》
柞氏夏日至,令刊阳木而火之。冬日至,令剥阴木而水之。
〈注〉刊,剥。谓砍去次地之皮,火之水之使其肄不生。〈疏〉夏至之日则阴生,冬至阳生。阳木得阴而鼓。阴木得阳而发。故须其时而刊剥之也。山虞取其坚刃,冬斩阳、夏斩阴,此欲死之。故夏阳木冬阴木。

《冬官》

轮人

凡斩毂之道,必矩其阴阳。阳也者,稹理而坚。阴也者,疏理而柔。是故以火养其阴,而齐诸其阳,则毂虽敝不藃。
〈疏〉此欲斩毂之时,先就树刻之,记识其向日为阳。背日为阴之处,必记之者,为后以火养其阴故也。毂若不以火养炙阴柔之处,使坚与阳齐等,后以革鞔,阴柔之处,木则疲减革不著,木必有暴起。若以火养之,虽敝尽不藃暴也。

矢人

水之以辨其阴阳,夹其阴阳以设其比。〈订义〉赵氏曰:阳竹轻清,阴竹重浊。然生而混成不可辨也。惟水随物轻重,而应之以浮沉。所以辨其阴阳者。欲以设其比须使轻重均方可也。

《礼记》《月令》

仲夏之月,日长至,阴阳争,死生分。
〈陈注〉夏至日长之极,阳尽午中而微阴,眇重渊矣。此阴阳争辨之际也,物之感阳气而方长者生,感阴气而已成者死,此死生分判之际也。〈大全〉方氏曰:阴阳争者以阴,方来而阳始遇,遇故争也。仲冬亦言之者以阳,方来而与阴,遇故也,阳主生阴主死。微阴既生则万物向乎死矣,故死生之理于是分也。


仲冬之月,日短至,阴阳争,诸生荡。
〈注〉争者阴方盛,阳欲起。

《礼运》

故人者,其天地之德。阴阳之交,鬼神之会,五行之秀气也。
〈疏〉阴阳则天地也。据其气谓之阴阳,据其形谓之天地。独阳不生,独阴不成。二气相交乃生。故云阴阳之交也。〈大全〉陈氏曰:人受阴阳二气而生,此身莫非阴阳,如气阳血阴,脉阳体阴,头阳足阴。上体为阳,下体为阴。至于口之语默,目之寤寐,鼻息之呼吸,皆有阴阳分属。又曰:鬼神只是阴阳二气之屈伸往来。自二气言之,神是阳之灵,鬼是阴之灵。自一气言之,则气之方伸而来者,属阳为神。气之已屈而往者,属阴为鬼。其实二气亦只一气耳。

故天秉阳,垂日星。地秉阴,窍于山川。
〈大全〉刘氏曰:天也者,阳气之所积,故曰秉阳焉。地也者,阴气之所积,故曰秉阴焉。阴气合阳于天上,则为日星。是以其光下垂焉。阳气合阴于地下,则为山川。是以其窍上通焉。


以阴阳为端,故情可睹也。
〈陈注〉情之善者属阳,恶者属阴。求其端于阴阳,则善恶可得而见。〈大全〉方氏曰:阴阳者万物之情,以阴阳为端则其情可探,而见故情可睹也。


是故,礼必本于大一,分而为天地,转而为阴阳。
〈疏〉天地二形既分,而天之气运转为阳,地之气运转为阴。而制礼者贵左以象阳,贵右以法阴。又因阳时而行赏,因阴时而行罚也。

《黄帝素问》《金匮真言论》

阴中有阴,阳中有阳。平旦至日中,天之阳,阳中之阳也。日中至黄昏,天之阳,阳中之阴也。合夜至鸡鸣,天之阴,阴中之阴也。鸡鸣至平旦,天之阴,阴中之阳也。故人亦应之。
夫言人之阴阳,则外为阳,内为阴。言人身之阴阳,则背为阳,腹为阴。言人身之藏府中阴阳,则藏者为阴,府者为阳。肝心脾肺肾五藏皆为阴,胆胃大肠小肠膀胱三焦六府皆为阳。所以欲知阴中之阴,阳中之阳者,何也。为冬病在阴,夏病在阳,春病在阴,秋病在阳,皆视其所得为施针石也。故背为阳,阳中之阳,心也。背为阳,阳中之阴,肺也。腹为阴,阴中之阴,肾也。腹为阴,阴中之阳,肝也。腹为阴,阴中之至阴,脾也。此皆阴阳、表里、内外、雌雄相输应也,故以应天之阴阳也。

《阴阳应象大论》

黄帝曰: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府也。
治病必求于本,故积阳为天,积阴为地。阴静阳躁,阳生阴长,阳杀阴藏,阳化气阴成形,寒极生热,热极生寒,寒气生浊,热气生清。清气在下,则生飧泄。浊气在上,则生胀。此阴阳反作,病之逆从也。故清阳为天,浊阴为地。地气上为云,天气下为雨,雨出地气,云出天气。故清阳出上窍,浊阴出下窍,清阳发腠理,浊阴走五藏,清阳实四支,浊阴归六府。
水为阴,火为阳,阳为气,阴为味,阴味出下窍,阳气出上窍。味厚者为阴,薄为阴之阳。气厚者为阳,薄为阳之阴。
阴阳者,血气之男女也。左右者,阴阳之道路也。水火者,阴阳之徵兆也。阴阳者,万物之能始也。故曰:阴在内,阳之守也。阳在外,阴之使也。

《阴阳离合论》

岐伯曰:阴阳者,数之可十,推之可百。数之可千,推之
可万。万之大不可胜数,然其要一也。天覆地载,万物方生。未出地者,命曰阴处,名曰阴中之阴。则出地者命曰阴中之阳。阳予之正,阴为之主。

《天元纪大论》

鬼臾区曰:左右者,阴阳之道路也。水火者,阴阳之徵兆也。
寒暑燥湿风火,天之阴阳也。三阴三阳上奉之,木火土金水火,地之阴阳也。生长化收藏下应之。天以阳生阴长,地以阳杀阴藏。天有阴阳,地亦有阴阳。木火土金水火,地之阴阳也。生长化收藏,故阳中有阴,阴中有阳。所以欲知天地之阴阳者,应天之气,动而不息,故五岁而右迁。应地之气,静而守位,故六期而环会。动静相召,上下相临,阴阳相错,而变由生也。子午之岁,上见少阴。丑未之岁,上见太阴。寅申之岁,上见少阳。卯酉之岁,上见阳明。辰戌之岁,上见太阳。巳亥之岁,上见厥阴。少阴,所谓标也。厥阴,所谓终也。厥阴之上,风气主之。少阴之上,热气主之。太阴之上,湿气主之。少阳之上,相火主之。阳明之上,燥气主之。太阳之上,寒气主之。所谓木也,是谓六元。

《五运行大论》

黄帝问曰:论言天地之动静,神明为之纪。阴阳之升降,寒暑彰其兆。余闻五运之数于夫子,夫子之所言,正五气之各主岁尔。首甲定运,余因论之。鬼臾区曰:土主甲己,金主乙庚,水主丙辛,水主丁壬,火主戊癸。子午之上,少阴主之。丑未之上,太阴主之。寅申之上,少阳主之。卯酉之上,阳明主之。辰戌之上,太阳主之。己亥之上,厥阴主之。不合阴阳,其故何也。岐伯曰:是明道也,此天地之阴阳也。夫数之可数者,人中之阴阳也。然所合数之可得者也。夫阴阳者,数之可十,推之可百,数之可千,推之可万。天地阴阳者,不可以数推,以象之谓也。
帝曰:论言天地者,万物之上下左右者,阴阳之道路,未知其所谓也。岐伯曰:所谓上下者,岁上下见阴阳之所在也。左右者,诸上见厥阴,左少阴,右太阳。见少阴,左太阴,右厥阴。见太阴,左少阳,右少阴。见少阳,左阳明,右太阴。见阳明,左太阳,右少阳。见太阳,左厥阴,右阳明。所谓面北而命其位,言其见也。帝曰:何谓下。岐伯曰:厥阴在上,则少阳在下,左阳明,右太阴。少阴在上,则阳明在下,左太阳,右少阳。太阴在上,则太阳在下,左厥阴,右阳明。少阳在上,则厥阴在下,左少阴,右太阳。阳明在上,则少阴在下,左太阴,右厥阴。太阳在上,则太阴在下,左少阳,右少阴。所谓面南而命其位,言其见也。

《六微旨大论》

帝曰:愿闻天道,六六之节盛衰,何也。岐伯曰:上下有位,左右有纪,故少阳之右,阳明治之。阳明之右,太阳治之。太阳之右,厥阴治之。厥阴之右,少阴治之。少阴之右,太阴治之。太阴之右,少阳治之。此所谓气之标,盖南面而待之也。

《五常政大论》

帝曰:天不足西北,左寒而右凉。地不满东南,右热而左温。其故何也。岐伯曰:阴阳之气,高下之理,大小之异也。东南方,阳也。阳者其精降于下,故右热而左温。西北方,阴也。阴者其精奉于上,故左寒而右凉。是以地有高下,气有温凉,高者气寒,下者气热。故适寒凉者胀,之温热者疮。下之则胀已,汗之则疮已。此凑理开闭之常,大小之异耳。帝曰:其于寿夭何如。岐伯曰:阴精所奉其人寿,阳精所降其人夭。帝曰:一州之气,生化寿夭不同,其故何也。岐伯曰:高下之理,地势使然也。崇高则阴气治之,污下则阳气治之。阳胜者先天,阴胜者后天。此地理之常,生化之道也。

《汲冢周书》《时训解》

草木不黄落是谓愆阳,水不冰是谓阴负,水泉不动,阴不承阳。

《管子》《乘马篇》

春秋冬夏,阴阳之推移也。时之短长,阴阳之利用也。日夜之易,阴阳之化也。然则阴阳正矣,虽不正,有馀不可损,不足不可益也。天地莫之能损益也。

《四时篇》

阴阳者,天地之大理也。四时者,阴阳之大经也。

《淮南子》天文训

天地之袭精为阴阳,阴阳之专精为四时,四时之散精为万物。积阳之热气生火,火气之精者为日,积阴之寒气为水,水气之精者为月。日月之淫,为精者,为星辰。
天道曰圆,地道曰方。方者主幽,圆者主明。明者,吐气者也,是故火曰外景。幽者,含气者也,是故水曰内景。吐气者施,含气者化,是故阳施阴化。天之偏气,怒者为风。地之含气,和者为雨。阴阳相薄,感而为雷,激而为霆,乱而为雾。阳气胜则散而为雨露,阴气胜则凝而为霜雪。毛羽者,飞行之类也,故属于阳。介鳞者,蛰伏之类也,故属于阴。日者,阳之主也。是故春夏则群兽除,日至而麋鹿解。月者,阴之宗也。是以月虚而鱼脑减,月死而蠃蛖膲。
阴气极,阳气萌,故曰冬至为德。阳气极,阴气萌,故曰夏至为刑。阴气极,则北至北极,下至黄泉,故不可以凿地穿井,万物闭藏,蛰虫首穴,故曰德在室。阳气极,则南至南极,上至朱天,故不可以夷丘上屋,万物蕃息,五谷兆长,故曰德在野。日冬至则水从之,日夏至则火从之。故五月火正而水漏,十一月水正而阴胜。阳气为火,阴气为水,水胜故夏至湿,火胜故冬至燥。燥故炭轻,湿故炭重。日冬至,井水盛,盆水溢,羊脱毛,麋角解,鹊始巢,八尺之修,日中而景丈三尺。日夏至,而流黄泽,石精出,蝉始鸣,半夏生,蚊虻不食,驹犊鸷鸟不搏,黄日八尺之景修,径尺五寸。景修则阴气胜,景短则阳气胜。阴气胜则为水,阳气胜则为旱。阴阳刑德有七舍,何谓七舍,室堂庭门巷术野。十二月德,居室三十日,先日至十五日,后日至十五日,而徙所居,各三十日,德在室则刑在野,德在堂则刑在术,德在庭则刑在巷,阴阳相得则刑德合门。八月二月,阴阳气均,日夜分平,故曰刑德合门。
天不发其阴,则万物不生。地不发其阳,则万物不成。夏日至则阴乘阳,是以万物就而死。冬日至则阳乘阴,是以万物仰而生。昼者阳之分,夜者阴之分,是以阳气胜则日修而夜短,阴气胜则日短而夜修。道曰:规始于一,一而不生,故分而为阴阳。阴阳合和而万物生。
天地以设,分而为阴阳,阳生于阴,阴生于阳,阴阳相错,四维乃通。
地形训
至阴生牝,至阳生牡。

本经训

阴阳者,承天地之和,形万殊之体。含气化物以成埒类。赢缩卷舒,沦于不测。终始虚满,转于无原。

《大戴礼》曾子天圆

阳之精气曰神,阴之精气曰灵。神灵,品物之本也。而礼乐仁义之祖也。而善否治乱所兴作也。阴阳之气,各尽其所,则静矣。偏则风,俱则雷,交则电,乱则雾,和则雨。阳气胜则散为雨露,阴气胜则凝为霜雪。阳之专气为雹,阴之专气为霰。霰雹者,一气之化也。毛虫毛而后生,羽虫羽而后生。毛羽之虫,阳气之所生也。介虫介而后生,鳞虫鳞而后生。介鳞之虫,阴气之所生也。唯人为裸匈而后生也,阴阳之精也。毛虫之精者曰麟,羽虫之精者曰凤,介虫之精者曰龟,鳞虫之精者曰龙。裸虫之精者曰圣人。龙非风不举,龟非火不兆。此皆阴阳之际也。

宋周子太极图


朱子曰: 此所谓无极而太极也,所以动而阳静而阴之本体也。然非有以离乎阴阳也。即阴阳而指其本体,不杂乎阴阳而为言尔。此○之动而阳静。而阴也中○者,其本体也。者阳之动也,○之用所以行也。者阴之静也,○之体所以立也。之根也。之根也。此阳变阴合而生水火木金土也。ㄟ者阳之变也,者阴之合也,阴盛故居右,阳盛故居左。阳稚故次火,阴稚故次水。冲气故居中,而水火之交系乎上,阴根阳,阳根阴也。水而木,木而火,火而土,土而金,金而复水,如环无端,五气布而四时行也。○五行一,阴阳五殊二,实无馀次也。阴阳一太极精,粗本末无彼此也,太极本无极上天之载,无声臭也。五行之生,各一其性,气殊质异,各一其○,无假借也。此无极二五所以妙合而无间也。○乾男坤女,以气化者,言也各一其性,而男女一太极也。○万物化生,以形化者,言也各一其性,而万物一太极也。
无极而太极,太极动而生阳,动极而静,静而生阴,静
极复动。一动一静,互为其根,分阴分阳,两仪立焉。
太极之有动静,是天命之流行也。所谓一阴一阳之谓道,动极而静,静极复动,一动一静,互为其根。命之所以流行而不已也。动而生阳,静而生阴,分阴分阳,两仪立焉。分之所以一定而不移也。盖太极者,本然之妙也。动静者,所乘之机也。太极,形而上之道也。阴阳,形而下之器也。是以自其著者而观之,则动静不同时,阴阳不同位,而太极无不在焉。自其微者而观之,则冲漠无朕,而动静阴阳之理,已悉具于其中矣。

阳变阴合,而生水火木金土,五气顺布,四时行焉。
有太极,则一动一静而两仪分。有阴阳,则一变一合而五行具。然五行者,质具于地,而气行于天者也。以质而语其生之序,则曰:水火木金土,而水木阳也,火金阴也。以气而语其行之序,则曰:木火土金水,而木火阳也,水金阴也。又统而言之:则气阳而质阴也。又错而言之:则动阳而静阴也。盖五行之变,至于不可穷然无适,而非阴阳之道,至其所以为阴阳者,则又无适而非太极之本然也,夫岂有所亏欠间隔哉。

五行一阴阳也,阴阳一太极也。太极本无极也,五行之生也,各一其性。
五行异质,四时异气,而皆不能外乎阴阳。阴阳异位,动静异时,而皆不能离乎太极。

无极之真,二五之精,妙合而凝。乾道成男,坤道成女,二气交感,化生万物。万物生生,而变化无穷焉。夫天下无性外之物,而性无不在此无极,二五所
以混融而无问者也。所谓妙合者也,真以理言,无妄之谓也。精以气言,不二之名也。凝者聚也,气聚而成形也。盖性为之主,而阴阳五行,为之经纬错综,又各以类凝聚而成形焉。阳而健者成男,则父之道也。阴而顺者成女,则母之道也。是人物之始,以气化而生者也。气聚成形,则形交气感,遂以形化,而人物生生变化无穷矣。

阴阳部总论一

《易经》

坤卦

阴虽有美,含之以从王事,弗敢成也。地道也,妻道也,臣道也,地道无成,而代有终也。
〈程传〉为下之道,不居其功。含晦其章美,以从王事,代上以终其事,而不敢有其成功也。犹地道,代天终物而成功,则主于天也。妻道亦然。〈大全〉朱子曰:天地之间万物粲然。而陈者皆阴丽于阳,其美外见者也。六三、六五皆以阴居阳,故三则曰阴虽有美,而五则曰美在其中。然三方进而位不中者也。故虽有美而尚含之。五正位而居体者也,故美在其中,而发于事业。人臣事业之著于世,固自有时,殆不可挟才能而躐进以取三五,同功嫌迫之祸也。


阴疑于阳必战,为其嫌于无阳也。故称龙焉,犹未离其类也。故称血焉,夫元黄者,天地之杂也,天元而地黄。
〈程传〉阳大阴小,阴必从阳。阴既盛极,与阳偕矣。是疑于阳也,不相从则必战。卦虽纯阴,恐疑无阳,故称龙见,其与阳战也。于野,进不已而至于外也。盛极而进不已则战矣。虽盛极,不离阴类也。而与阳争,其伤可知。故称血阴既盛极,至与阳争,虽阳不能无伤,故其血元黄。〈本义〉疑谓钧敌,而无小大之差也,坤虽无阳,然阳未尝无也。血阴属,盖气阳而血阴也。元黄,天地之正色,言阴阳皆伤也。

系辞下传

阳卦多阴,阴卦多阳。
〈本义〉震坎艮为阳卦,皆一阳二阴。巽离兑为阴卦,皆一阴二阳。〈大全〉潜室陈氏曰:二耦一奇,即奇为主,是为阳卦。二奇一耦,即耦为主,是为阴卦。故曰:阳卦多阴,阴卦多阳。

其故何也,阳卦奇,阴卦耦。
〈本义〉凡阳卦皆五画,凡阴卦皆四画。〈大全〉三山林氏曰:阳卦宜多阳而多阴,阴卦宜多阴而多阳,何也。盖阳卦之数,必五奇数也。奇则阴画自多。阴卦之数,必四耦数也。耦则阳画自多。其多阴多阳,皆自然而然,非人力所能参也。

其德行何也,阳一君而二民,君子之道也。阴二君而一民,小人之道也。
〈本义〉君谓阳,民谓阴。〈大全〉朱子曰:二君一民,试教一个民而有两个君,看是甚模样。


子曰:乾坤,其易之门耶。乾,阳物也。坤,阴物也。阴阳合德,而刚柔有体,以体天地之撰,以通神明之德。
〈大全〉朱子曰:乾阳物,坤阴物。阴阳,形而下者。乾坤,形而上者。天地之撰即是说他做处。○徐氏曰:阳画为乾,阴画为坤,门犹阖户辟户之义。一阖一辟为易之门,其变无穷,皆二物也。阴阳合德,谓二物交错而相得有合。刚柔有体,谓成卦爻之体也。天地之撰,阴阳造化之迹也。有形可拟。故曰:体神明之德,阴阳健顺之性也。有理可推故曰通。○凌氏曰:乾坤物于阴阳,而由阴阳以阖辟。故曰:乾,阳物也。坤,阴物也。○胡氏曰:其初也,阴阳分而为两仪,阴阳之合则为四象八卦,而刚柔于是乎有体,著而天地之撰,微而神明之德,皆自乾开其始,而坤成其终。故曰:乾坤,易之门。

说卦传

观变于阴阳而立卦,发挥于刚柔而生爻。
〈大全〉朱子曰:观变于阴阳且统说道,有几画阴几画阳,成个甚卦,发挥刚柔,却是就七八九六上。说初间做这卦时,未晓得是变与不变,及至发挥出刚柔了,方知这是老阴少阴,那是老阳少阳。杨氏曰:数既形矣,卦斯立焉,圣人因其变之,或九或七而为阳。因其变之,或六或八而为阴。变至十有八而卦成焉。圣人无与也,特观其变而立之尔。故曰:观变于阴阳而立卦。卦既立矣,爻斯生焉。圣人因其数之阳,而发明其为爻之刚。因其数之阴,而发明其为爻之柔。圣人无与也,特发挥之尔。故曰:发挥于刚柔而生爻。


昔者,圣人之作易也,将以顺性命之理。是以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立人之道,曰仁与义。兼三才而两之,故易六画而成卦,分阴分阳,迭用柔刚,故易六位而成章。
〈大全〉朱子曰:阴阳是阳中之阴阳,刚柔是阴中之阴阳。刚柔以质言,是有个物了见得是刚底柔底。阴阳以气言,仁义看来当作义与仁,当以仁对阳仁。若不是阳刚,如何做得许多造化。义虽刚却主于收敛,仁却主发舒这也。是阳中之阴,阴中之阳互藏其根之意。且如今人用赏罚,到得与人,自是无疑,便做将去。若是刑杀时,便迟疑不肯果决做。这见得阳舒阴敛,仁属阳义属阴处。勉斋黄氏曰:天之道,不外乎阴阳、寒暑、往来之类是也。地之道,不外乎刚柔、山川、流峙之类是也。人之道,不外乎仁义、事亲、从兄之类是也。阴阳以气言刚柔,以质言仁义,以理言虽若有所不同,然仁者阳刚之理也,义者阴柔之理也,其实则一而已。


战乎乾,乾,西北之卦也,言阴阳相薄也。
〈大全〉杨氏曰:他卦不言战,而乾言战,则乾西北之卦九十月之交,阴盛阳微之时,故不能无战,何则阴疑于阳必战,不然则坤之上六、十月之卦也,何以言龙战于野。由此而观,则言阴阳相薄之语,不为虚设矣。

《礼记》礼器

天道至教,圣人至德。庙堂之上,罍尊在阼,牺尊在西。庙堂之下,县鼓在西,应鼓在东。君在阼,夫人在房,大明生于东,月生于西。此阴阳之分,夫妇之位也。君西酌牺象,夫人东酌罍尊,礼交动乎上,乐交应乎下,和之至也。
〈陈注〉天道阴阳之运,极至之教也。圣人礼乐之作,极至之德也。〈大全〉周氏曰:雷,阳也,牛,阴也。故罍尊在左,而牺尊在右者,阴阳之位也。以县鼓而对应鼓,则应鼓非县乃旋之者也。以应鼓而对县鼓,则县鼓非应乃倡之者也。倡者为阳,和者为阴。故县鼓在右,而应鼓在左者,阴阳之配也。君在东阼,所以祖日之生于东。夫人在西房,所以祖月之生于西。此阴阳之位也。君在东阼而西酌牺象,所以祖日之西行。夫人在西房而东酌罍尊,所以祖月之东行。此阴阳之配也。君,阳也。夫人,阴也。君与夫人之礼交举于上,此阴阳之体见于礼者也。六律阳声也。六吕阴声也。律吕之声交应于下,此阴阳之声发于乐者也。一阴一阳谓之道,而道者,德教之所自出也。

郊特牲

飨禘有乐,而食尝无乐,阴阳之义也。凡饮,养阳气也。凡食,养阴气也。故春禘而秋尝,春飨孤子,秋食耆老,其义一也。而食尝无乐。饮,养阳气也,故有乐。食,养阴气也,故无声。凡声,阳也,鼎俎奇而笾豆偶,阴阳之义也。
〈大全〉长乐陈氏曰:鼎俎之实以天产为主,而天产阳属,故其数奇。笾豆之实以地产为主,而地产阴属,

故其数偶。

乐由阳来者也,礼由阴作者也,阴阳和而万物得。〈陈注〉乐所以发阳道之舒畅,礼所以肃阴道之收敛,一阖一辟,而万事得宜也。


君之南乡,答阳之义也。
〈大全〉周氏曰:阳即天也。


社祭土而主阴气也,君南乡于北牖下答阴之义也。
〈陈注〉地秉阴,则社乃阴气之主,社之主设于坛上,北面而君来,北墙下南向祭之,盖社惟立坛壝而环之,以墙既地道主阴,故其主北向而君南向对之。


是故丧国之社屋之,不受天阳也,薄社北牖,使阴明也。
〈陈注〉屋其上则天阳不入,牖于北则阴气可通,阴明则物死也。


大报天而主日也,兆于南郊,就阳位也。
〈陈注〉日者众阳之宗,故就阳位而立郊。


昏礼不用乐,幽阴之义也。乐,阳气也。
〈大全〉长乐陈氏曰:乐由阳来,而声为阳气。礼由阴作,而昏为阴义。故周官大司徒以阴礼教亲,则民不怨。然则昏之为礼,其阴礼欤古之制礼者,不以吉礼干凶礼,不以阳事干阴事,则昏礼不用乐,幽阴之义也。


有虞氏之祭也,尚用气、血、腥、爓、祭,用气也。殷人尚声,臭味未成,涤荡其声,乐三阕,然后出迎牲,声音之号。所以诏告于天地之间也。周人尚臭,灌用鬯臭,郁合鬯,臭阴达于渊泉,灌以圭璋,用玉气也,既灌,然后迎牲,致阴气也,萧合黍稷,臭阳达于墙屋,故既奠,然后焫萧合膻芗。凡祭慎诸此,魂气归于天,形魄归于地,故祭求诸阴阳之义也,殷人先求诸阳,周人先求诸阴。
〈大全〉周氏曰:有虞氏尚气殷人,尚声周人,尚臭者,皆以宗庙之祭言之也。至于天地之祭,则天以升烟为主,地以荐血为主者。百王之所不易也。所谓尚气者,凡血告于室腥爓荐,于堂有虞氏则血与腥爓皆以为祭。是故为尚气也。所谓尚声者,先作乐以求诸阳,然后迎牲。所谓尚臭者,先灌以求诸阴,然后迎牲。然则有虞氏之尚气者,亦求诸阴阳之间而已矣。马氏曰:有虞氏之意,以为鬼神之所享在于敬,而不在于味。敬之所至,则味有所遗,故祭以血腥为始。有虞氏之尚气,殷人从而文之,故尚声乐,由阳来则凡声皆阳也。盖人之死也,魂气归于天,非求诸阳不足以报其魂也。殷人尚声,所以迎其魂之来也。殷既尚声,周人从而文之,故尚臭。臭气也,而气有阴阳之别,周人尚臭,灌用鬯臭,所以致阴气也。盖人之死也,形魄归于地,非求诸阴不足以格其神也。故臭阴达于渊泉,先求诸阴也,臭阴达于渊泉以下,之深者言之也。臭阳达于墙屋,以宗庙之所有言之也。盖魂魄具然后为人,周人既以求诸阴,又以求诸阳言之,则知有虞氏之用气,非不用味也。殷人先求诸阳,非不求诸阴也。谓之尚气,谓之尚声,谓之尚臭,皆以始言之,而其意各有主也。


祭黍稷加肺,祭齐加明水,报阴也。取膟膋燔燎升首,报阳也。
〈陈注〉祖考形魄归地属阴,而肺于五行属金,金水阴也。故加肺加明水,是以阴物而报阴灵也。黍稷,阳也,牲首亦阳。体魂气归天为阳,此以阳物报阳灵也。

乐记

阴阳相摩。
〈疏〉摩谓切迫,阴阳二气相切迫。


及夫礼乐之极乎天,而蟠乎地,行乎阴阳,而通乎鬼神。
〈疏〉礼法动静有常,乐法阴阳相摩,是礼乐行,平阴阳,阴阳和四时,玉烛应于礼乐,是礼乐行乎阴阳。


是故先王本之情性,稽之度数,制之礼义,合生气之和,道五常之行,使之阳而不散,阴而不密。
〈疏〉阳主发动,失在流散,先王教之,感阳气者不使放散也,密闭也。阴主幽静,失在闭塞,先王节民情,感阴气者,不有闭塞也。


天地訢合,阴阳相得,煦妪覆育万物。
〈疏〉言体谓之天地,言气谓之阴阳,天地动作,则是
阴阳相得也。〈陈注〉訢合,和气之交,感即阴阳相得之妙也。

祭统

礿禘,阳义也。尝烝,阴义也。禘者阳之盛也,尝者阴之盛也。故曰:莫重于禘尝。古者于禘也,发爵赐服,顺阳义也。于尝也,出田邑,发秋政,顺阴义也。
〈注〉言爵命属阳,国地属阴。〈疏〉禘祭在夏,夏为炎暑,故为阳盛。尝祭在秋之时,阴功成就,故为阴盛。冬虽严寒,以物于秋成,故不得以冬烝对夏禘。爵命是生养之事,故属阳。国地是土地之事,故属阴。

昏义

天子理阳道,后治阴德。


是故男教不修,阳事不得。适见于天日为之食。妇顺不修阴事不得,适见于天月为之食。是故日食则天子素服,而修六官之职,荡天下之阳事。月食则后素服而修六宫之职,荡天下之阴事。故天子之与后,犹日之与月,阴之与阳,相须而后成者也。

《孔子家语》儒行解

冬夏不争阴阳之和。

执辔

鸟鱼生阴,而属于阳,故皆卵生。


至阴主牝,至阳主牡。

本命解

鲁哀公问于孔子曰:人之命与性何谓也。孔子对曰:分于道谓之命,形于一谓之性,化于阴阳,象形而发谓之生,化穷数尽谓之死。故命者性之始也,死者生之终也,有始则必有终矣。人始生而有不具者五焉,目无见,不能食,不能行,不能言,不能化。及生三月而微煦然后有见。八月生齿然后能食。期而生膑然后能行。三年囟合然后能言。十有六而精通然后能化。阴穷反阳,故阴以阳变。阳穷反阴,故阳以阴化。是以男子八月生齿,八岁而乱,二八而化。女子七月生齿,七岁而乱,二七而化。一阳一阴,奇偶相配,然后道合化成。性,命之端形于此也。

《春秋繁露》阳尊阴卑

天之大数,毕于十旬,旬天地之间,十而毕举。旬生长之功,十而毕成。十者,天之数所止也。古之圣人因天数之所止以为数,纪十如更始,民世世传之,而不知省其所起。知省其所起,则见天数之所始。见天数之所始,则知贵贱逆顺所在。知贵贱逆顺所在,则知天地之情著。圣人之宝出矣。是故阳气以正月始出,于地生育养长于上,至其功必成矣,而积十月。人亦十月而生,合于天数也。是故十月而成,人亦十月而成,合于天道也。故阳气出于东北,入于西北,发于孟春,毕于孟冬。而物莫不应是阳始出,物亦始出。阳方盛,物亦方盛。阳初衰,物亦初衰。物随阳而出入,数随阳而终始。三王之正,随阳而更起。以此见之,贵阳而贱阴也。故数日者,据昼而不据夜。数岁者,据阳而不据阴。不得达之义。是故春秋之于昏礼也,达未宋公而不达,宋公不宜称而达。达阳而不达阴,以天道制之也。丈夫虽贱皆为阳,妇人虽贵皆为阴。阴之中亦相为阴,阳之中亦相为阳。诸在上者皆为其下,阳诸在下者各为其上阴。阴犹沉也何名何有,皆并一于阳昌。力而辞功,故出云起,雨必令从之下。命之曰:天。雨不敢有其所出。上善而下恶,恶者受之,善者不受。夫喜怒哀乐之发,与清煖寒暑,其实一类也。喜气为煖而当春,怒气为清而当秋,乐气为太阳而当夏,哀气为太阴而当冬。四气者天与人所同有也。非人所当畜也。故可节而不可止也。节之而顺,止之而乱。人生于天而取化于天,喜气取诸春,乐气取诸夏,怒气取诸秋,哀气取诸冬。四气之心也。四肢之各有处,如四时寒暑不可移,若肢体,肢体移易其处,谓之壬人。寒暑移易其处,谓之败岁。喜怒移易其处,谓之乱世。明王正喜以当春,正怒以当秋,正乐以当夏,正哀以当冬。上下法此,以取天之道。春气爱,秋气严,夏气乐,冬气哀。爱气以生物,严气以成功,乐气以养生,哀气以丧终,天之志也。是故春气煖者,天之所以爱而生之。秋气清者,天之所以严而成之。夏气温者,天之所以乐而养之。冬气寒者,天之所以哀而藏之。春主生,夏主养,冬主藏,秋主收。生溉其乐以养,死溉其哀以藏,为人子者也。故四时之比父子之道,天地之志君臣之义也。阴阳,理人之法也。阴,刑气也。阳,德气也。阴始于秋,阳始于春,春之为言,犹偆偆也。秋之为言,犹湫湫也。偆偆者,喜乐之貌也。湫湫者,忧悲之状也。是故春喜、夏乐、秋忧、冬悲,悲死而乐生,以夏养春,以冬丧秋,大人之志也。是故先爱而后严,乐生而哀终,天之常也。而人资诸天,大德而小刑也。是故人主近天之所近,远天之所远,大天之所大,小天之所小。是故天数右阳,而不右阴,务德而不务刑。刑之不可任以成世也,犹阴不可任以成岁也。为政而任刑,谓之逆天,非王道也。

天辩在人

难者曰:阴阳之会一岁,再遇于南方者。以中夏遇于北方者,以中冬冬丧物之气也。则其会于是何如金木水火各奉其所主,以从阴阳相与一力而并功,其实非独阴阳也。然而阴阳因之以起助其所主,故少阳因木而起助春之生也,太阳因火而起助夏之养也,少阴因金而起助秋之成也,太阴因水而起助冬之藏也。阴虽与水并气而合冬,其实不同。故水独有丧而阴不与焉。是以阳阴会于中冬者,非有丧也。春爱志也,夏乐志也,秋严志也,冬哀志也。故爱而有严,乐而有哀,四时之则也。喜怒之祸,哀乐之义,不独在人,亦在于天。而春夏之阳,秋冬之阴,不独在天、亦在于人。人无春气,何以博爱而容众。人无秋气,何以立严而成功。人无夏气,何以盛养而乐生。人无冬气,何以哀死而恤丧。天无喜气,亦何以煖而春生育。天无怒气,亦何以清而秋杀就。天无乐气,亦何以疏阳而夏养长。天无哀气,亦何以激阴而冬闭藏。故曰:天乃有喜怒哀乐之行,人亦有春秋冬夏之气者。合类之谓也,匹夫虽贱,而可以见德,刑之用矣。是故阴阳之行,终各六月,远近同度,而所在异处。阴之行,春居东方,秋居西方,夏居空右,冬居空左,夏居空下,冬居空上。此阴之常处也。阳之行,春居上,冬居下,此阳之常处也。阴终岁四移而阳常居实。非亲阳而疏阴,任德而远刑,与天之志常直,阴空处稍取之以为助。故刑者德之辅,阴者阳之助也。阳者岁之主也。天下之昆虫随阴而出入,天下之草木随阳而生落,天下之三王随阳而改正,天下之尊卑随阳而序位。幼者居阳之所少,老者居阳之所老,贵者居阳之所盛,贱者当阳之所衰。藏者言其不得当阳,而当阳者臣子也。阳者君父是也。故人主南面以阳为位也。阳贵而阴贱,天之刑也,礼之尚右非尚阴也,敬老阳而尊成功也。

阴阳位

阳气始出东北而南行,就其位也。西转而北入,藏其休也。阴气始东南北行,亦就其位也。西转而南入,屏其伏也。是故阳以南方为位,以北方为休。阴以北方为位,以南方为休。阳至其位,而大暑热。阴至其位,而大寒冻。阳至其休,而入化于地。阴至其伏,而避德于下。是故夏出长于上,冬入化于下者,阳也。夏入守虚地于下,冬出守虚位于上者,阴也。阳出实入实,阴出空入空,天之任阳不任阴,好德不好刑如是也。故阴阳终岁各一出。

阴阳终始

天之道,终而复始,故北方者,天之所终始也。阴阳之所合别也。冬至之后,阴俛而西入,阳仰而东出。出入之处常相反也。多少调和之,适常相顺也。有多而无溢,有少而无绝,春夏阳多而阴少,秋冬阳少而阴多,多少无常,未尝不分,而相散也。以出入相损益,以多少相溉济也。多胜少者借入,入者损益,而出者〈缺六字〉
动而再倍常乘反衡,再登之势〈缺五字〉
之相报,故其气相侠,而以变化相〈缺六字〉

阴阳之气俱相并也,中春以〈缺七字〉。此见
之天之所起,其气积天之所废,其气〈缺一字〉。故至春少阳东出,就木与之俱生,至夏太阳南出,就火与之俱煖,此非各就其类,而与之相起。与少阳就木,太阳就火,火不相称,各就其正。此非正其伦与,至于秋时少阴兴,而不得以秋从金。从金而伤火,功虽不得以从金,亦以秋出于东方,俛其处而适其事,以成岁功。此非权与阴之行,固常居虚而不得居实,至于冬而止空虚,太阳乃得北就其类,而与水起寒。是故天之道,有伦、有经、有权。

阴阳义

天道之常,一阴一阳。阳者,天之德也。阴者,天之刑也。迹阴阳终岁之行,以观天之所亲,而任成天之功,犹谓之空,空者之实也。故清漂之于岁也,若酸咸之于味也,仅有而已矣。圣人之治,亦从而然。天之少阴用于功,大阴用于空。人之少阴用于严,而大阴用于丧。丧亦空,空亦丧也。是故天之道,以三时成生,以一时丧死。死之者,谓百物枯落也。丧之者,谓阴气悲哀也。天亦有喜怒之气,哀乐之心,与人相副,以类合之,天人一也。春,喜气也,故生。秋,怒气也,故杀。夏,乐气也,故养。冬,哀气也,故藏。四者,天人同有之。有其理而一用之,与天同者大治,与天异者大乱。故为人主之道,莫明于在身之与天同者而用之。使喜怒必当义乃出,如寒暑之必当其时乃发也。使德之厚于刑也,如阳之多于阴也。是故天之行阴气也,少取以成秋,其馀以归之冬。圣人之行阴气也,少取以立严,其馀归之丧。丧亦人之冬气,故人之大阴,不用于刑,而用于丧。天之大阴,不用于物,而用于空。空亦为丧,丧亦为空,其实一也,皆丧死亡之心也。

阴阳出入

天道大数,相反之物也。不得俱出,阴阳是也。春出阳而入阴,秋出阴而入阳,夏右阳而左阴,冬右阴而左阳。阴出则阳入,阳入则阴出,阴右则阳左,阴左则阳右。是故春俱南,秋俱北,而不同道。夏交于前,冬交于后,而不同理。并行而不相乱,浇滑而各持分。此之谓天之意。而何以从事,天之道,初薄大冬,阴阳各从一方来,而移于后。阴由东方来西,阳由西方来东。至于中冬之月相遇,北方合而为一,谓之曰至。别而相去,阴适右,阳适左者。其道顺适右者,其道逆。逆气左上,顺气右下。故下煖而上寒,以此见天之冬。右阴而左阳也。上所右,而下所左也。冬月尽,而阴阳俱南还,阳南还出于寅,阴南还入于戌。此阴阳所始出地入地之见处也。至于中春之月,阳在正东,阴在正西,谓之春分。春分者,阴阳相半也。故昼夜均,而寒暑平。阴日损而随阳,阳日益而鸿。故为烧热。初得大夏之月,相遇南方合而为一,谓之曰至。别而相去,阳适右,阴适左,适右由下,适左由上,上暑而下寒,以此见天之夏,右阳而左阴也,上其所右,下其所左,夏月尽,而阴阳俱北还,阳北还而入于申,阴北还而入于辰。此阴阳之所始出地入地之见处也。至于中秋之月,阳在正西,阴在正东,谓之秋分。秋分者,阴阳相半也。故昼夜均而寒暑平,阳日损而随阴,阴日益而鸿。故至于季秋而始霜,至于孟冬而始大寒下雪,而物咸成,大寒而物毕藏,天地之功终矣。

天道无二

天之常道,相反之物也,不得两起,故谓之一。一而不二者,天之行也。阴与阳,相反之物也。故或出,或入,或右,或左,春俱南,秋俱北,夏交于前,冬交于后,并行而不同路,交会而各代理。此其文与天之道,有一出一入,一休一伏,其度一也,然而不同意。阳之出,常县于前,而任岁事。阴之出,常县于后,而守虚空。阳之休也,功已成于上,而伏于下。阴之伏也,不得近义,而远其处也。天之任阳不任阴,好德不好刑。如是故,阳出而前,阴出而后。尊德而卑刑之心见矣。阳出而积于夏,任德以岁事也。阴出而积于冬,错刑于空处也。小以此察之,天无常于物,而一于时时之所宜,而一为之。故开一塞一,起一废一,而至毕时而止。于有复始其一,一者一也。是于天,凡在阴位者皆恶乱,善不得主名天之道也。故常一而不灭天之道。事无大小,物无难易,反天之道,无成者。是以目不能二视,耳不能二听,一手不能二事,一手画方,一手画圆,莫能成。人为小易之物,而终不能成。反天之不可行如是。是故古之人物而书文止于一者,谓之忠。持二忠者,谓之患。患人之忠不一者也。不一者,故患之所由生也。是故君子贱二而贵一。人孰无善,善不一,故不足以立身。治孰无常,常不一,故不足以致功。诗云:上帝临汝无二,汝心知天道者之言也。

煖燠孰多

天之道出阳为煖以生之,出阴为清以成之。是故非薰也不能有育,非漂也不能有熟。岁之精也,知心而不省薰与漂,孰多者。用之必与天戾,与天戾虽劳不成。是自正月至于十月,而天之功毕计。是间与阴阳各居几何,薰与漂共者曰孰多。距物之初生,至其毕成,露与霜其下孰倍。故从中春生于秋,气温柔和调,乃季秋九月,阴乃始多于阳,天乃于是时出漂下霜。出漂下霜,而天降物固已皆成矣。故九月者,天之功大究于是月也,十月而悉毕。故案其迹数其实,清漂之日少,少耳功已毕成。之后阴乃大出,天之成功也,少阴与而大阴不与,少阴在内而大阴在外,故霜加物而雪加空。空者亶地而已,不逮物也。功已毕成之后,物未复生之前,大阴之所常出也。虽曰:阴亦以大阳资化,其位而不知所受之。故圣王在上位,天覆地载,风令雨施。雨施者,布德均也。风令者,言令直也。诗云:不识不知,顺帝之则。言弗能知识而效天之所为云尔。禹水汤旱,非常经也。适遭世气之变,而阴阳失平。尧视民如子,民亲尧如父母。尚书曰:二十有八载,放勋乃殂落,百姓如丧考妣,四海之内阏密八音三年。三年阳气压于阴,阴气大兴,此禹所以有水名也。桀,天下之残贼也。汤,天下之盛德也。天下除残贼而得盛德,大善者再是重阳也。故汤有旱之名,皆适遭之变,非禹汤之过。毋以适遭之变,疑平生之常,则所守不失,则正道益明。

《董仲舒集》贤良策

天道之大者在阴阳,阳为德,阴为刑。刑主杀,而德主生。是故阳常居大夏,而以生育长养为事。阴常居大冬,而积于空虚不用之处。以此见,天之任德不任刑也,天使阳出,布施于上,而主岁功。使阴入伏于下,而时出佐阳,阳不得阴之助,亦不能独成岁。终阳以成岁为名,此天意也。

雨雹对

元光元年二月,京师雨雹。鲍敞问董仲舒曰:雹何物也,何气而生之。仲舒曰:阴气胁阳气。天地之气,阴阳相半。和气周回,朝夕不息。阳德用事,则和气皆阳。建巳之月是也。故谓之正阳之月。阴德用事,则和气皆阴。建亥之月是也。故谓之正阴之月。十月,阴虽用事,而阴不孤。立此月纯阴,疑于无阳,故谓之阳月。诗人所谓日月阳正者也。四月,阳虽用事,而阳不独存,此月纯阳,疑于无阴。故亦谓之阴月。自十月已后,阳气始生于地下,渐冉流散。故言息也。阴气转收,故言消也。日夜滋生,遂至四月纯阳用事。自四月已后,阴气始生于天上,渐冉流散。故云息也。阳气转收,故言消也。日夜滋生,遂至十月纯阴用事。二月,八月阴阳正等,无多少也。以此推移,无有差慝。运动抑扬,更相动薄,则薰蒿歊蒸,而风雨云雾雷电雪雹生焉。气上薄为雨,下薄为雾。风,其噫也。云,其气也。雷,其相击之声也。电,其相击之光也。二气之初蒸也,若有若无,若实若虚,若方若圆,攒聚相合。其体稍重,故雨乘虚而坠,风多则合速,故雨大而疏。风少则合迟,故雨细而密。其寒月,则雨凝于上。体尚轻微,而因风相袭,故成雪焉。寒有高下,上煖下寒,则上合为大雨,下凝为冰霰,雪是也。雹霰之流也,阴气暴上,雨则凝结成雹焉。太平之世则风不鸣条,开甲散萌而已。雨不破块,润叶津茎而已。雷不惊人,号令启发而已。电不眩目,宣示光耀而已。雾不塞望,浸淫被泊而已。雪不封条,凌殄毒害而已。云则五色而为庆,三色而成矞。露则结味而成甘,结润而成膏。此圣人之在上,则阴阳和,风雨时也。政多纰缪,则阴阳不调,风发屋,雨溢河,雪至牛目,雹杀驴马。此皆阴阳相荡,而为祲沴之妖也。敞曰:四月无阴,十月无阳,何以明阴不孤,立阳不独存耶。仲舒曰:阴阳虽异,而所资一气也。阳用事此则气为阳,阴用事此则气为阴。阴阳之时虽异,二体常存,犹如一鼎之水,而未加火,纯阴也。加火极热,纯阳也。纯阳则无阴气,息火水寒则更阴矣。纯阴则无阳气,加火水热则更阳矣。然则建巳之月为纯阳,不容都无复阴也。但是阳家用事,阳气之极耳。荠麦枯由阴杀也。建亥之月为纯阴,不容都无复阳也。但是阴家用事,阴气之极耳。荠麦始生由阳升也。其尤者葶苈死于盛夏,款冬花于严寒。水极阴而有温泉。火至阳而有凉焰。故知阴不得无阳,阳不容都无阴也。敞曰:冬雨必暖,夏雨必凉,何也。曰:冬气多寒,阳气自上跻,故人得其暖,而下蒸成雪矣。夏气多暖,阴气自下升故人得其凉,而上蒸成雨矣。敞曰:雨既阴阳相蒸,四月纯阳,十月纯阴斯则无二气相薄,则不雨乎。曰:然。纯阳纯阴虽在四月十月,但月中之一日耳。敞曰:月中何日。曰:纯阳用事,未夏至一日,纯阴用事,未冬至一日朔旦,夏至冬至其正气也。敞曰:然则未至一日,其不雨乎。曰:然颇有之,则妖也。和气之中,自生灾沴,能使阴阳改节,暖凉失度。敞曰:灾沴之气,其常存耶。曰:无也,时生耳,犹乎人四支五脏中也。有时及其病也,四支五脏皆病也。敞迁延负墙,俯揖而退。

《刘向说苑》辨物

阳者阴之长也。其在鸟则雄为阳,雌为阴。其在兽则牡为阳,而牝为阴。其在民则夫为阳,而妇为阴。其在家则父为阳,而子为阴。其在国则君为阳,而臣为阴。故阳贵,而阴贱。阳尊,而阴卑。天之道也。

《刘熙释名》释天

阴,荫也,气在内奥荫也。
阳,扬也,气在外发扬也。

《云笈七签》阴阳五行论

阴潜阳内,阳伏阴中。阴得阳蒸,故能上升,阳得阴制故能下降。阳蒸阴以息气,阴凝阳以澄精。日月升降,乾坤交泰,而万化成焉。阴阳自少至老,而分为五行,少阳成木,老阳成火,少阴成金,老阴成水,参而和之,而成夫妇。火性炎蒸,木性刚直,金性坚刚,水性润滋,土性和柔。故木以发之,火以化之,水以滋之,土以和之,金以劲之。故得品物成焉。五胜者,皆以生我为利,克彼为用,利用相乘,故有成败。经云:五行相克,万物悉可全。云动静者,终始之道。聚散者,化生之门也。阳其动乎,阴其处乎,动以生之,静以息之。纯阳不生,纯阴不成,阴阳更用,昼夜相资。昼日行阳,夜月行阴。阳养于阴,阴发于阳,而明生焉。阳和气者发于春,王于夏,收于秋,藏于冬。九地之下反有阳,九天之上反有阴。故十一月卦辞云:复其见天地之心乎,阳在下也。阳伏地内,潜静之时,故见天心,其在人也。肾藏于阳,脑潜于阴,及其老也,和气不足。阴阳将散,则堤上升。阴下降,故脑热而肾冷。肾无阳气,则脚无力。脑无阴气,则眼目不明。故阴阳不交,万物不成。纯阳亢极,则日月无光,草木以之焦枯。纯阴滞畜,则霖雨淫霔,水淹以之漂荡。故阴阳相磨,天地相荡,震而为雷,击而为电,鼓而为风,结而为雹,蒸而为云雾,溢而为雨露,凝而为霜雪。和气为民人,偏气为禽兽,杂气为草木,烦气为虫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