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總集類
別集類
傳記
詔令奏議類
雜史
雜家
編年類
詩文評類
得在哀公十四年,下不及《命历序》获麟至汉相去四蔀年数,与奏记谱注不相应。当今历正月癸亥朔,光、晃以为 乙丑
朔。 乙丑
之与癸亥,无题勒款识可与众共别者,须以弦望晦朔光魄亏满可得而见者,考其符验。而光、晃历以《考灵曜》为
之后,但当罢守耳,岂可复兴役邪?是故君之职,萧何之大略也。(《魏志·陈群传》)

露布天下并班告益州 (太和二年正月丁未)
  刘备背恩,自窜巴蜀。诸葛亮弃父母之国,阿残贼之党,神人被毒,恶积身灭。亮外务立孤之名,而内贪
布。念存黔首,惧阙旷素。于是与令巴郡朐忍先谠公谋,图议缮故。断度ㄎ廓,立室异处。左右趣之,莫不竞慕。 二年正月己卯
兴就,既成有亢,休嘉启寤。各得竭情,福禄是顾。刻兹碑号,吏卒侠路。其辞曰:

  岩岩西岳,五镇次宗
痛之深!(《艺文类聚》三十七,《御览》五百九十六)

薛靖

  靖,黄初初为秘书监。

朝日夕月论 (黄初二年正月乙亥)
  旧事朝日以春分,夕月以秋分。案:《周礼》:「朝日无常日。」郑玄云:「用二分,故遂施行。」秋分
董勋

  勋仕魏。入晋为议郎。

答问礼

  俗云:正月一日为鸡,二日为狗,三日为猪, 四日
为羊,五日为牛,六日为马,七日为人。(《北齐书·魏收传》:魏帝宴百顺何故名人日,皆莫能知,收对曰:晋
损言游字,时改倒句,余尽实录也。余欣秦土忽有此经,挈海移岳,奄在兹域,载玩载咏,欲疲不能,遂佐对校, 一月四日,
然后乃知大方之家富,昔见之至狭也。恨八九之年方窥其牖耳。愿欲求如意珠者,必牢装强伴,勿令不周沧海之实
制,预在凶党,悉皆不问。其贼主帅节相,并许开恩出首,一同旷荡。(《陈书·华皎传》)

恤死事军人诏 (光大二年正月庚子)
  讨华皎军人死王事者,并给棺,送还本乡,仍复其家。(《陈书·废帝纪》)

宣帝

   ……太后令废帝为临海王,三年正月即位,改元太建,在位十四年,谥曰孝宣皇帝,庙号高宗。

即位改元大赦诏 (太建元年正月甲午)
  夫圣人受命,王者中兴,并由懿德,方作元后。高祖武皇帝揖拜尧图,经纶禹迹,配天之业,光辰象而
,小大之情,兴言多愧,眷兹狴犴,有轸哀矜,可克日于大政殿讯狱。(《陈书·后主纪》)

闻隋军至下诏 (祯明三年正月戊辰)
  犬羊陵纵,侵窃郊畿,蜂蜂有毒,宜时埽定。朕当亲御六师,廓清八表,内外并可戒严。(《南史》十
于琅邪之国,复子明辟,还承宝图,若问与夷,无愧园寝。(《艺文类聚》十五。)

封皇子叔陵为始兴王诏 (太建元年正月甲午)
  汉祖天伦,伯叔追封,晋元世系,琅邪传国,仰惟二后重光,率由前典。朕昔因蕃次,蒙继本宗,分在
                    (--以上见左文襄公全集「奏稿」卷六十三)



   会阅海口台严备闽防并待船援台摺 (光绪十一年正月初四日
会福州将军穆图善
    、闽浙总督杨昌浚衔)


  奏为会阅海口台,严备闽防,并待船援台;恭摺仰 …… (第 58 页)
   (军机大臣奉旨:『知道了。钦此』。)



   援台各营分渡情形片 (光绪十一年正月初四日
会福州将军穆图善、闽浙总督杨昌
    浚衔)
…… (第 59 页)
  奏为援台恪靖各营甫经抵防,苦战两日获胜;因援断退师,见在扼扎六堵整备进取情形。恭摺仰祈圣鉴事。
  窃照已革道员王诗正、道员陈鸣志统率援台各军,分起由笨港、偏港、布袋嘴等处登岸;业经臣等于 正月初四日
奏报在案。
  嗣据王诗正等禀称:『所部各营登岸后,饬令拔赴彰化取齐;连接前敌探报:法寇陆续添兵已至 (第 65 页)
   台湾防夷经费请作正支销状 (辛丑正月初四日)
  道光二十年十二月十八日,准省局司道咨奉宪台牌开:现准钦差大臣伊咨,定海夷船已经起碇南旋赴粤, (第 93 页)
  将军侯施于康熙二十一年十月舟次平海。因谋进取,于十二月二十六夜开船。一宵一日,仅到乌丘洋,因无风不得行,令驾回平海。未到澳而大风倏起,浪涌滔天,战舰上下,随涛浮漾外洋,天水淼茫,十无一存之势。次早风定,差船寻觅。及到湄州澳中

,见人船无恙。且喜且骇曰:『似此风波,安得两全』?答曰:『昨夜波浪中,我意为鱼腹中物矣!不意昏暗之中,恍见船头有灯笼,火光晶晶,似人挽厥缆而径流至此』。众曰:『此皆天妃默佑』!即棹回报上。将军侯因于 康熙二十二年正月初四
早,率各镇营将领赴湄致谢,遍观庙宇,捐金调各匠估价买料,重兴梳妆楼、朝天阁,以显灵惠。 (第 45 页)
   谢赏福字各珍件摺(光绪十一年正月初八日)

  奏为微臣恭谢天恩、仰祈圣鉴事。
  窃臣于 光绪十一年正月初四日,
在福建泉州府营次,准钦差大臣大学士臣左宗棠咨送,由驿赍奉恩偿福字一方、大荷包一对、小荷包二对、银钱二 (第 32 页)
  臣正月二十四日,自埤南带随员许孝虞、夏敬仪、周敬德、王光庭、姚兴廉、臣长子杨正仪及卫队百馀名启程,历高山生番中, 四日
始过恒春境,至凤山县。沿途接见文 (第 33 页)
  为咨订师期事。本月初七日,准水师提督万咨开:『为照逆贼船只厚集海坛,所有进取机宜,业经咨商详晰矣。今本提督的于本月 初四日
由定海出师,分兵夹攻,务期制胜。但围头乃贼艘上下寄泊之澳,所关最为要紧,须实得精锐陆兵先据其地,安设 (第 313 页)
  台湾有事讨奸民(台湾逆匪林爽文等滋事不法,屡经官兵斩获,而首恶尚未就擒。前因黄仕简、任承恩观望误事,令常青到彼相机督办。日来盼望驰报,以慰念),未免发兵近自闽。军饷宁乱供内地,田功最要利三春。晴资麦卜登圃,雨足稻塍起垦畇(据徐嗣曾奏:闽省去冬雨水调匀,麦苗滋长。开岁以来,据通省各属禀报,自 正月初四
、五、六及十八、九、二十暨二十七、八等日,屡得春雨,到处普沾,二麦倍加畅发,园蔬杂种无不茂盛。现值东 …… (第 2 页)
  大里灰摧破巢穴,频繁驰谕戒逍遥(福康安于上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攻破大里杙贼巢后,止云番社等协力缉拿,未曾奏及速即带兵乘胜追捕。诚恐事机少缓,生番等不知畏

慑,未必肯上紧协拿,是以频降谕旨,深以迟缓为戒)
。抚降缉众日无暇,执讯招番井有条(兹得生擒林爽文捷音奏至。据另摺奏称,该处民人投出者络绎不绝,皆妥为抚辑。又于所执贼目,追究逆首去路;及招出各社生番,严切晓谕,令其协同堵截擒献。又令巴图鲁二十员、屯练兵丁数百名,改装易服,扮作民人,同淡水义民及社丁通事等,分投搜缉。遂于 正月初四日,
在老衢崎地方,将林爽文并贼目何有志等一同擒获。现在搜查馀孽不遗。所办俱井井有条,可谓弗孤简用者矣)。 …… (第 33 页)
  界进生番本异伦,穷踪历险备尝辛(自林爽文窜入生番界内,福康安、海兰察等分路穷追,所向克捷,贼匪所剩党与,渐次歼戮殆尽。及闻林爽文逃窜打铁寮一带,于山沟树林内藏匿,福康安令官兵由后至中港,又自竹堑至桃仔园,穷踪历险,严密堵截,使贼匪等不致漏网稽诛,可谓备尝辛苦矣)。埋根踊跃资群力,执首绸缪赖一人(此次所派巴图鲁侍卫等及屯练黔、楚官兵等,无不踊跃争先,奋勇出力,实属可嘉之至!至福康安虑逆首惊惧自戕,不能生致,因派巴图鲁侍卫二十人及屯练兵丁数百人改装易服,同淡水义民及社丁通事等分投搜缉,遂于 正月初四日
在老衢崎地方,将林爽文并贼目何有志等先后擒获;是其预事绸缪,办理更为周至)。净北已知无后虑,剿南应易 …… (第 35 页)
  不意妖氛煽海壖,擒凶蒇事逮经年(台湾逆匪林爽文滋事,据常青以前岁腊月二十八日奏到,兹福康安于 今年正月初四日,
已将林爽文擒获。么小丑,自初剿以至蒇事,盖已经年矣)。渐仁摩义惭惟我(御制),发虑出谋几在先(平定 …… (第 37 页)
路径之义民,入山踩缉;一面晓谕狮子头社以北、三貂蛤仔栏社以南各生番协捕。该犯已成釜底游魂,逃窜无地, 正月初四日
于老衢崎地方将林爽文并贼目何有志擒获;寻又获林、陈传、吴万宗、赖其珑等四名,均系有名头目。固由其罪 …… (第 50 页)
惠,生番等果即倾心效命,协同官兵社丁人等,竟于 正月初四日
在老衢崎地方,将林爽文生擒解京,俾元恶不致漏网。可知凡有血气,无不各知自为,顾所以经理者得当否耳)(第 85 页)
  同日,汀州镇总兵普吉保奏言:前接抚臣来咨酌调汀州、邵武官兵,前赴汀州府属之永定、上杭二县驻劄,听候进剿。即于汀标三营派拨兵丁五百名,自汀起行;一面飞调邵武都司定柱带兵三百名,驻劄上杭。臣亦前抵永定弹压。督臣调臣赴泉,密商机务,随即日起身。途次复接督臣来文,凤山县亦被贼匪攻陷,望救孔急,飞调臣统领建宁、延平二处兵丁一千名、水师提标兵六百名,由厦门配船飞渡鹿耳门进剿。臣于正月初三日到泉。查延、建官兵尚未到,随与督臣面商,台郡现在危急,不可稍待,臣即于 初四日
由泉星驰赴厦,将水提标兵六百名,先行配船飞渡。其延、建官兵,飞催接续赴厦渡台,统领合剿。奏入,报闻。 …… (第 134 页)
  二十五日(甲午),常青奏言:官兵出口,屡被风阻收泊各澳。兹据报:黄仕简于十二月二十八日放洋,由鹿耳门前进。任承恩于 正月初四日
放洋,由鹿仔港前进。其由闽安出口之总兵郝壮猷及副将徐鼎士等,亦因风汛不顺,迄今并无抵淡水信息。现在福 (第 139 页)
  同日徐嗣曾奏言:林爽文本系积贼,因被拿情急,起意抗拒,而游手无赖之徒,乘机附和,乌合遂多。兹据报提臣任承恩于 正月初四日
放洋,副将徐鼎士等系正月初八日放洋;到台即有先后,要亦不过数日之间。提臣黄仕简系十二月二十八日放洋, …… (第 141 页)
 二十八日(丁酉),常青奏言:闻提臣黄仕简、总兵郝壮猷、副将丁朝雄等所带兵船,俱于初三日自澎湖开驾, 初四日
进鹿耳门登岸。提臣任承恩统领各营官兵船只,于初六日齐抵鹿仔港。查台湾郡城,前经差探,固守无虞。其鹿仔 …… (第 144 页)
  上命军机大臣传谕李侍尧、常青、蓝元枚、徐嗣曾曰:现在两提督厚集兵力,剋期会剿,自必立时扑灭。惟前据徐嗣曾奏,黄仕简到台后,开打死贼匪一千馀人,贼俱奔逃内山。而本日蓝元枚亦奏及贼匪窜入内山与生番勾结,将来搜捕需时等语。内山虽系生番巢穴,但贼匪穷蹙无归,或以贿结、或以势胁生番容留藏匿,将来大兵撤后,潜

出滋扰,犹属不成事体。该督等务须乘此兵力,上紧搜捕,俾尽根株,以靖海疆。至贼首林爽文、王芬二犯,及此外有名头目,如经官兵生获,即选派员弁解京审办,以彰宪典。再前已降旨,令任承恩俟常青抵台后,即驰驿来京陛见,询问该处情形;其陆路提督著蓝元枚署理。现在江南提督署理有人,蓝元枚俟任承恩回任后,再回江南本任。
   初四日(壬寅)
,柴大纪奏言:彰属贼匪林爽文、王芬攻陷诸、彰二邑,恃众分路来攻郡城。自本月初九至十三,连日堵御,杀退 …… (第 150 页)
  同日,常青奏言:现在水陆两提臣俱经到台,内地加调官兵亦接续继进,兵力已属厚集。虽未接该提臣等报有进剿情形,已据厦门同知刘嘉会差丁自台回厦称,上年十二月二十六至三十等日,官兵与贼打仗,杀死贼人甚多,收夺器械无数。 正月初四日,
黄仕简官兵到台,贼匪纷纷散去。闻大兵现定十二、三等日,长驱会剿。郡城内外照旧生理,民情安堵。又据蚶江 (第 152 页)
  上命军机大臣传谕李侍尧、常青、黄仕简、任承恩曰:此次与贼打仗,文武官弁及兵民义勇人等,协力剿杀,奋勇得胜,保护郡城,实属可嘉!俟常青抵台湾于剿捕完竣后,查明实在出力人员,分别奏请交部议叙。所有义民乡勇激发公义,协力剿贼,尤堪嘉奖!仅令地方官分别奖赏,尚不足以示鼓励,著常青于抵台湾后,查明各义民乡勇内,如系务农经商生理者,即酌免交纳赋税;若系首先倡义绅衿本有顶带者,即开列名单奏明,酌予职衔,以示优异。至黄仕简、任承恩于 正月初四
、初六前后抵台,迄今已一月有馀,何以尚未据奏报剿贼消息?该提督等系专阃大员,抵台湾已久,即待厚集兵力 …… (第 156 页)
  初八日(丙午),蓝元枚奏言:二十一日驰抵泉州。查鹿仔港及北路之艋舺等处,皆有官兵率同义民各相保护。提臣黄仕简等俱于 初四
、初六等日进港,会合剿捕。臣受兹 …… (第 158 页)
  上命军机大臣传谕李侍尧、常青、徐嗣曾曰:王启郎、曾锦系凤山滋事贼首,与高文麟等四犯无异,既经拿获,著该督抚等押解来京,听候审办。其游击蔡攀龙督率兵民,奋勇杀贼,尚属可嘉!并著事竣后,给咨送部引见。此时,各路官兵早已齐抵台湾,贼人望风胆落,势必纷纷逃窜,各口岸巡防堵缉,尤为最要。李侍尧于二月初二日经过杭州,计日内已可抵泉州。常青交印后,迅即前往台湾,遵节次所降谕旨,妥协督办,总期迅速蒇事。
  十一日(己酉),常青奏言:接准黄仕简咨称:『带领官兵于 正月初四日
到台,经将查办情形,于初五日具奏』等因。查该提臣所称初五日具奏一摺,并未到泉,似系被风阻滞。而任承恩 (第 160 页)
平定台湾纪略卷六

  二月十三日(辛亥),任承恩奏言:统领官兵于十二月十三日开行,因风雨阻滞,直至 正月初四夜
放洋,于初六日全抵鹿仔港。登岸后,正分派小船拨渡兵械,忽起风暴,小船不能摆渡,延至初十日始能全行上岸 …… (第 167 页)
  同日,黄仕简奏言:台湾五方杂处,逆匪胆敢恣行不法,罪大恶极。其间或被迫胁随行者,自必不少,是欲歼其渠魁,必亟散其党羽。臣先经飞檄示知台地民人,现在带领官兵进剿,凡被贼匪迫胁随行者,速须解散,无致悉被刑诛,严切晓示在案。先闻贼匪于 正月初四
、五等日,要来再攻郡城,迨臣统领官兵到台, (第 169 页)
初四
、五等日,逆贼不敢复来迫攻。缘郡城最关紧要,臣随将到台官兵,先即一面四路堵御,一面相度机宜,发 …… (第 169 页)
即由从前姑息养痈所致。今该犯等肆逆至此,岂可不歼戮净尽,以绝根株。且现据任承恩奏,贼人勾结内山生番, 日出
滋扰,可见贼人自知罪在必死,负嵎煽聚,非痛加剿洗,势必仍行肆扰。现在兵力既盛,亦不难将所结之生番等, …… (第 171 页)
  同日,海坛镇总兵郝壮猷奏言:承准督臣常青照会,令挑派精壮兵丁四百名,配足军装、器械,齐集闽安,前赴进剿。随即派兵起程,于十二月十五日到闽安。适副将丁朝雄、参将那穆素里管带督标海坛、闽安烽火兵丁共一千五百名,陆续亦到;臣即令分配船只,于十二月十九日由闽安开驾,到平海放洋。缘连日风暴,至五十二年正月初三夜,抵鹿耳门。水师提臣黄仕简船只亦到, 初四日
一同登岸进城。即将到台官兵分派各要隘处所,严加堵截。一面会商水师提督臣黄仕简,相机带兵进剿。奏入。 (第 172 页)
  上谕内阁曰:据郝壮猷奏,奉派带兵起程到台湾日期一摺,所奏甚不明晰。该总兵经总督派令前往进剿逆匪,既已率领官兵于 初四日
登岸,自应奋勉出力,迅速剿捕;并将贼匪现在情形,详悉声叙,方得窾要。乃摺内并未叙明,祗将起程及行抵台 (第 17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