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db.itkc.or.kr 和 zh.wikisource.org
卷七 (自动笺注)
混元聖紀卷之七與七
    宋觀復大師高士謝守灝
老君憫周衰之末俗澆訛分身住世
拯救遯迹陜河之濱不顯姓字人因呼爲
河上丈人亦曰河上公嘗以道授安期生
期生後授馬鳴生馬鳴生授陰長生陰長生
授爾朱先生後莫知其所
 馬鳴生(一作明)本姓和字君賢爲縣吏捕賊
 被重傷垂死太眞王夫人以藥活之君
 賢念無以報乞備役使意欲求其治金瘡
 之方耳不知爲神仙服勤歲乆夫人
 其敬仰靈氣廉謹如初乃謂之曰吾所行
 之道非高眞不可不可以教初學者安
 期生金液還丹法明日生吾當
 汝付之汝隨之乆當得其道也明日安期
 果至夫人遂以君賢囑之君賢隨安期生
 去事之幾二十年遂授以丹訣成服
 白日昇天陰長生後漢陰皇后親屬
 好道術聞馬明生得度世之道乃乆執
 僕之役十有餘明生不教以道而但談
 俗事同事之者十二人怨恚辭去獨陰
 君禮敬彌篤明生乃告之曰子是眞得道
 者乃立壇歃血授以神丹之訣後於忠州
 平都山修煉服之白日昇天自序云惟
公元122年
 漢延光元年新野山之北受神丹要訣
 成去世則藏名山如有得者列爲眞人行
 乎去來何爲俗間不死之道要神丹
 氣導引俯仰屈伸服食草木得少延不
 得永度以致神仙子欲聞之此是要言
 學所致不爲有神上士爲之勉力劬勤
 士大笑以爲不然能知神丹乆視長存
 是以黄素金簡丹經三通各藏於嵩
 華及綏山縑書一通弟子世世常有所
 傳云
安期生又嘗别授毛翕公毛翕公授樂瑕公
樂瑕公授樂巨公樂巨公蓋公
 按史記樂毅之族有樂巨公善修黄老
 言其本師河上丈人不知其所河上
 丈人安期生安期生教毛翕公毛翕公
 教樂瑕公樂瑕公教樂巨公樂巨公教蓋
 公蓋公教於高密膠西爲曹相國師又曰
公元290年
 惠帝元年曹參相齊盡召長老諸生問所
 以安集百姓諸儒以百數言人人殊
 知所定聞蓋公善黄老言使厚幣
 之公爲言治道貴清靜而民自定推此類
公元487年
 具言參用其術相齊九年齊國安集
漢孝文皇帝竇太后皆好老子言詔諸王
大臣悉令誦習
 史記儒林傳云孝文帝刑名景帝黜儒
 術竇太后黄老漢書外戚傳云竇太后
 好黄帝老子之言景帝外戚不得貴尚
 之據此景帝好之今言文帝何也豈非
 竇后之所以好者亦由文帝好之歟班固
 揚雄傳讚老聃虚無之言二篇薄仁
 義非禮然後世好之者以爲過於
 經自漢文景之君皆有是言則文帝亦好
 老子不如刑名爲切
搜訪遣逸之士解其義者或告曰河濱
老人人莫知其姓名呼爲河上公嘗誦道德
二篇詣試咨之帝聞之乃遣使問以經㫖老
人曰道尊德貴非可遥問帝乃命駕詣之帝
降輦致恭公倨坐於草廬中帝不懌因謂
普天之下莫非王士率上之濱莫非王臣
域中四大王居一子雖有道猶朕民也不
自屈何太高乎公撫掌大笑坐躍去地數
十丈止於太虚之中俯而答曰予上不在
中不累人不居地何民之有帝乃知其爲
神人稽首禮謝曰朕以寡德纂承先業
小任大懼不克堪雖治世事而心勤道德
愚昧厥未燭禮惟蒙道君有以教之公乃
授帝素書二編曰熟硏此則所疑自决無事
多言余著此書以來一千七百餘歲凡傳三
人并子四矣言畢雲霧四合天地晦㝠失公
所在(出史記抱朴子神仙傳)
 今有河上公廟在陜府之北并文帝望仙
 臺遣迹並存神仙傳謂河上公騰虚又言
 起霧而去或以此言爲誕因爲老子說經
 當周昭時至文帝之日無千七百年併
 以爲非然漢邊韶老子祠堂碑稱老子
 自義皇以來世爲帝者作師内傳載舜
 時爲師號尹壽子作道德經即是經其來
 乆矣尹喜請老著書何妨老君重述
 舊典公所素書二編即道德正經
 旣蒙惠光加被心靈自悟何假詮說
 世所傳河上公老子者蓋後人誤以著
 爲註遂依放而託之者唐劉之幾修三教
 珠英亦謂老子河上公注蓋秦漢以前
 經典並無注解況云吾道甚易知又安用
 自加詮釋
孝武皇帝好道慕仙徧祀名山冀有所遇而
 
黷武不已縱欲無厭老君西王母上元
夫人同降其庭察其精誠隨機而開誨之王
母謂之曰夫欲脩身先當營其氣太仙眞
所謂益易之道益者益精易者易形也能
益能易名上仙不易不益不離死厄行益
易者常思靈寳靈者神也寳者精也子但
受精固氣氣化爲血血化爲精精化爲神神
化爲液液化爲髓行之不倦神精充溢爲之
一年益氣二年益血三年益精四年益脉五
公元767年
易髓六年易筋七年易骨八年易髮九年
易形形易則變化變化成道成道則爲仙
人矣上元夫人謂帝曰汝好道乎聞汝數招
方術山嶽祠靈禱河亦爲勤矣勤而不獲
有由也汝胎性胎性胎性胎性
胎性賊五者截身之刀鋸刳命之斧斤也雖
志好長生不能遣兹五事徒爾自勞但得
小益以自搘拄耳若自今已往寫汝五性
柔善明務察下兹念務寬惠貧恤寡薄
愛身常爲陰德救濟死厄去諸淫養汝神放
諸奢處至儉勤齋戒節飲鳴天鼓玉漿
華池金梁按而行之當有冀耳乃遣侍
女紀羅容到扶廣山勑靑眞小童三天
上所撰左右六甲靈飛致神之方欲以授帝
靑眞回報曰阿昌言受教阿母相邀詣劉
徹家不意天靈至尊下降於臭濁不審起居
比來何如侍女紀羅容至云尊欲得金書
祕字六甲靈妃左右策精之文十二事欲授
劉徹封一通付信且雖有心寔非仙才
詎宜以傳泄於行尸乎昌近在帝所見有上
之者甚衆云山鬼哭於叢林孤魂號於絶
興師歸而族有功忘兵勞而縱白骨煩擾
黔首淫酷自恣罪已彰於太上怨已見於天
囂言互聞必不得度世奉尊見敕不敢
違耳王母笑曰言此子者誠多然帝亦不必
也夫好慕仙道精誠志念齋戒思愆
除過一百克己反善奉敬眞神存眞守一行
公元487年
一月除過一千徹念道累年心亦勤矣
累禱名山願求度脱校計功過殆已相掩
自今已去勤修志誠上元夫人之言不宜
奢淫暴虐使萬兆勞殘冤魂窮鬼有破掘
之訴流血之尸忘功賞之辭耳夫人起立
執玉鳳文之藴仰天而呪曰九天浩洞太
耀靈神照玄微清虚朗明清靈者妙守氣
者生至念道臻寂感眞成役神形辱安精
榮授靈飛及此六丁左右神天光策精
可以步虚可以隱形長生乆視還白留靑違
洩漏禍必旋傾反是天眞必沉幽冥爾其
戒禍敢告劉生言畢夫人一手摘所施用
節度以示焉王母授以五嶽眞形圖拜受
併以寳函奉安栢梁臺帝自受法六年
氣清暢自謂神眞見降必當度世恃此不修
至德更興臺館勞弊萬民殺伐不休路盈怨
公元前5年
歎至太初元年十一月乙酉天灾栢梁臺
形圖靈飛經籙十二事及自撰所授凡十
四卷并函並失累祈王母不復降矣至天漢
公元前4年
二年八月壬辰老君復遣衛叔卿來見帝時
帝閑殿上忽見羽衣星冠乗雲車駕白鹿
而至驚問爲誰答曰中山衛叔卿也帝曰子
若是中山人乃朕臣也可前共語叔卿忽然
不知所在帝甚悔恨即遣梁栢至中山推求
不得見但將其子度世還見帝帝問云汝
父今何在對曰臣父少好仙道不交世事
家而去已四十年矣云當入太華山也帝復
遣梁度世共至華山尋之至絶巖之下
望見叔卿與數人博戲巖上紫雲覆之白
玉爲牀又有數仙童持幛節立其後度世
再拜叔卿曰汝何爲度世曰帝甚恨前
倉卒不得與父言今故使者與度
世共來願更得見父也叔卿曰我前爲太上
遣欲告以大灾之期及救危厄法國
可延而强梁自貴不識眞道而反欲臣我不
告語是以去耳今當與中黄太一共定天
元吾終不復往也還奏帝悔之
 太史公司馬談尤明老子之道嘗論六家
 之書要指著于史記道家使人精神
 一動合無贍足萬物其爲術也因陰陽
 之大順儒墨之善撮名法之要與時遷
 移應物變化立俗施事無所不宜指約
 易操事少而功多爲陰陽使人拘而多
 畏爲儒者博而寡要勞而少功墨者
 而難遵法家嚴少恩名家苛察而善失
 眞唯老氏之教稱爲大道焉曰無爲又曰
 無不其實易行其辭難知以虚無爲本
 以因循爲用無成無常形故能救萬物
 之情不爲物先不爲物後故能爲萬物
 有法無法因時有爲有度無度因物與合
 賢不肖自明白黑乃形在所欲用何事
 成乃合大混混冥冥光輝天下復反
 明凡人所生者神也所託者形也神太用
 則竭形大勞則弊形神離則死死不可
 復生離者不可復反聖人重之由是
 之神者生之本也形者生之具也不先定
 其神而曰我有以治天何由是以
 黄老而後六經焉出史記
 前漢藝文志道家者流秉要執本清虚
 以自守卑弱自持此君南面之術也
 趙榮歐陽文忠崇文總叙云道家者流
 本清虚健羡泊然自守故曰我無爲
 民自化好靜而民自正雖聖人南面
 治不可易也或不宄其本棄去仁義而歸
 之自然因循爲用則儒者病之
公元前44年
孝元皇帝初元五年丁丑四月三日老君
天皇大帝命賜仙人茅盈神璽玉章字叔
咸陽南關人生於景五年丙申年十
八委家學道入常山採芝术而食常誦道德
公元前43年
經及周易六年西城眞王有道徑往
求師登高涉峻超冒險卒遇之遂得執巾
履之役凡十七年不敢懈怠王君使盈主領
公元前41年
衣書圖籙後三年乃將盈同乗九蓋之車造
白玉龜臺西王母王君稽首而退王母
總眞今乃挾肉人以登靈臺不亦勞平王
笑而不答因目盈起拜請乞奇要盈乃叩頭
再拜曰盈小醜賤生枯骨之餘敢以朝菌
質竊求積朔之期是以負笈幽林貪師所生
王君哀盈艱若見授治身要服氣之法師
重見告宜更訪求易之益豈圖今日遭遇
一睹聖姿願賜長生之術警悟行尸之身
王母授以玉珮金璫之經太極玄眞之法修
三年王君又賜以九轉還丹一劑謂之曰
子道已成可以返矣後當授爾仙任於吳越
也君乃辭歸父母鄉里先有枉死雖乆
葬者皆敕地司令還生在家晦迹五十三
年後父母俱終行喪如禮二弟固衷並仕
朝固爲武威太守衷爲上郡太守同日之任
餞送車馬塞途盈時已得王君密㫖報以
昇舉之期因徧告送客曰吾雖不作二千石
公元前40年
亦當有神靈之職來年四月三日諸君能來
如今日否衆皆欣然相諾時元帝初元
公元前39年
年也明年送客如期而集數倍於前是日
君以天皇大帝命遣逸域繡衣使者冷廣
子期授盈以神璽玉章太微天帝君亦遣三
左宫直御管條賜盈以八龍錦輿紫羽
太上大道君遣協晨大夫石叔門賜盈以
金虎眞符流金之鈴金闕聖君太極眞人
使正一上玄玉郎王忠鮑丘等賜盈四節
流明神芝曜靈夜光洞草使拜而食
之佩璽服衣正冠北首帶符握鈴而立四使
者告盈曰食太極四節者位爲眞卿
金闕燕胎玉芝者位爲司命東宫明金
英者位爲司録食長曜靈飛者位爲眞伯食
夜光洞草者主總左右御史之任子已盡食
之矣壽同天當爲司命上眞東嶽君都
吳越神仙綜帥江左山源也言畢使
者各去須臾五帝君各乗方面色車從群官
來下大帝之命授盈司命嶽上卿之册
九錫紫玉爲版黄金刻之文曰惟盈虚
挺遠朗幽耽玄妙爰自童蒙散髮北山靜心
林澤精思求神登峻履谷艱尋師門擲形絶
投軀萬津丹誠率任肆其天然遂造明匠
乃授靈篇翦髮祝𧵥(音去)殘首截身帶索自樂
不恥饑寒所適唯道所保以眞情上帝
太玄今故授盈位爲太元眞人領東嶽上
司命神君君平心正秉操金石丹心
棲神高映今故報盈以玉鉞緑旌八威
策使征伐源澤折衝萬神寒凍林谷
玄仰眞思激窮岫心精今故報盈以紫
髦之節敷華冠使盈招驅萬靈封山召雲
公元前40年
君棄家獨往離親樂仙契闊嶮巇山川
今故報盈以繡羽紫帔丹靑飛羣使盈從容
霄階携命玉眞步驟深藪足履危仞心耽
志尚曾不愆憚今故報盈以班龍之輿素虎
之軿使盈游宴太空飛輪帝庭披榛併景
寒凌霜雪心求明眞不戰不慄今故報盈以
曲神寳蓋瓊幃玉室使盈遊盻九宫靜神
密君遠利遁榮無疲於心潜形嶽靜思萬
今故報盈以流金火鈴雙珠月明可以
太極通音上清貞心高靜淫累不經
挺皓映内外坦平今故報盈以錦旌繡旛白
羽玄竿可以呼召六陰玉女侍軒君慈向觸
陰德萬生蠢動之毛皆念經今故報盈
鳳鸞之簫金鐘玉磬可以和神虚館樂眞
靈君饑渴養神艱辛求眞萬物不能致其
感千邪不能毁其淳今故賜盈紫林之腴玉
漿金甖可以壽同三光刻簡丹瓊也君標領
清玄紫緯八映心輝重離神躍太霞眞人
長者故以太元爲號君九德旣備感積太
天人虚白不期同歸今酬九事以報往懷
心神方期四靈所棲丹誠啓煥秉眞不回
正任全固鑑無照微今屈上卿總括東嶽
又加司命之任領録圖籍玉童玉女
四十人出入太微受事太極也治宫赤城
玉洞之府盈其蒞之動靜以聞時年百二歲
君旣受策將駕龍輿顧謂人曰眞道隱跡
表顯動耀視聽吾今所以爾者欲以誘勸
二弟令其追慕也且令天下有心者皆知向
道耳二弟聞吾此去或釋官委禄來尋我今
當權江水之東句曲山也言畢乃登羽車
旌幢鬱鬱參駕龍虎浮空而去二弟君昇
公元前43年
仙皆棄官還家永光元年渡江尋君句曲
君教以變枯潤骨之法二君精勤備至積二
十四年盈又啓王君賜以九轉還丹服之成
公元前14年
道至成帝永始三年丁未乃將二弟同詣金
闕下聖君受書於是太上朱宫使者齎
紫策中君太上天眞書言咸陽固家于
南關厥字季偉受名當仙位爲定録兼統
眞使保舉有道年命相關勤恭所蒞四極
宫館臺治丹陽句曲山固其勗之動
靜察聞又曰盈固弟衷挺業該清雖晚反正
思微徹誠斷馘六天才穎標明今屈三官
保命建名總括岱宗領死記生位爲地仙九
宫之英勸教童蒙開導成教女官授諸
妙靈蒞治百鬼典崇校精開察水源江海
傾封掌金谷藏玉漿監植龍芝洞草夜光
治于良常山帶北洞之口鎭陰宫之門使
者授書訖盈與二弟金闕而歸所治之鄉
公元前1年
至哀帝元壽二年庚申八月十八日己酉
命君與二弟别曰吾今去當任職不復數相
公元前2年
往來要當一年三月十八日十二月二日
邀吾師及南嶽太靈赤眞人來過此山有好
道者待我於是自當有以教訓之乃與王
並駕同之赤城玉洞
 舊傳載司命錫飛昇並在二弟金闕
 書之後竊疑傳誤且如句曲羽車
 紫髦節文武官數百人未受錫命安得
 有此己未飛昇如何得二弟詣金闕
公元前27年
孝成皇帝河平二年甲午老君化身下降
于琅耶郡曲陽
 今閏州有曲陽山有神溪水定州亦有曲
 陽山有神溪水海州有曲陽城北有羽潭
 水壽州有曲陽城又有北溪水而干吉
 其弟子宫崇並琅耶人必海州曲陽
北海干室後改名吉世好道術忽得痼
疾經十餘年百藥不能愈乃晨夕焚香哀告
上天願賜救度老君感其精誠乃令仙人
和爲賣藥翁市中吉往問之帛謂曰卿審
欲得疾愈者明日雞鳴時來大橋木蘭樹
下當教卿愈疾之方明日雞鳴吉往到其處
而帛已先在怒曰不欲愈耶去明日夜半時
於是初夜便往候之乆而帛至乃出素
二卷赤界靑首朱目太平靑領書以授
吉曰此太上老君太平經也卿得此書非但
愈疾而已當得長生化行天下吉拜受訖踴
悲感疾頓老君復降親授其㫖遂編
前經百七十卷(出後漢書)
 按後漢書云初順帝時琅耶人宫崇詣闕
 上獻其師干吉曲陽淵水所得神書
 一百七十卷皆縹素朱靑首朱目號太
 平靑領書言吉親受於老君道家太平
 經也其經以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
 部每部一十七卷縹靑白也素縑也以朱
 爲界道首幖也目題目太平經曰吾書
 中善者悉使靑首而丹目合乎吾之道也
 廼丹靑之信也靑之者生仁有心
 之者太陽天上正色
吉得其㫖遂以修身養性消災治病不驗
者其要曰夫人之生也天付之以神地付之
以精中和付之以炁人能保精愛神護炁
致身長生外則致國太平又曰人臣之行
當上愛其君欲以長生爲人子者當念父母
畏其將老風化其意使之入道常求索
方殊術以奉君親爲人弟子者當念緑師恩
夫人生於父母成道德於師得尊榮於君每
君父師將老無以復之或行學更事賢明
奇方異法而資益之此乃應太古上皇
忠臣孝子順弟子也人皆爲之則天下太
平矣有心之人所作皆善言行精實心自尅
洒心易行感動上受天施輒言報謝
精專不怠得致神仙其方曰吾字十一名爲
士丙午丁未爲祖始四口治事萬物理子巾
用角治其右潜龍勿用坎爲巳人得見之壽
長乆天地間活而已萬百人可待
病者勿期紿樂莫樂乎長安市使人壽若
西王母比若四時反始九十字策傳方士
神丹奇策可以君父師者焉又出科
祭酒之法以付吉吉後奉經行分布弟子
置男官女官廣化人民四方歸嚮
公元85年
後漢章帝元和二年老君復降詰責吉曰吾
前授汝道助國扶命憂念萬兆而頃以來
女弟子託吾位號貪財縱欲驕倨自大
賢妬才更相是非不當爾故來語汝吉稽
首伏叩頭百下唯唯太上旣往
罪容臣修將來之善從今已往不知當何
以救諸男女弟子譴謫老君曰汝善聽
善聽人生壽萬不持戒律與老木乆石
何異寧一持戒爲道德之人而死不忍
戒而生持戒者上補天官尸解昇仙世人
王公上至帝皇脱有重罪無益魂神可以
痛耶明奉吾戒以教授之乃爲說一百八十
戒訖又語吉曰往古仙聖從此得道道本
無形從師成道不可廢師不可輕吉稽首
受命再拜而謝
 按後漢裴楷傳云楷孝桓帝時上書
 前者宫崇獻神書專以奉天地五行
 爲本亦有興國廣嗣之術其文易曉參同
 經典順帝不行國嗣不興楷言多切
 直不能章懷太子注引太平經興
 王篇曰眞人神人曰吾欲使王立
 太平其可聞耶神人言但順天地之道不
 失銖分則立致太平元炁三名太陽
 太陰中和形體三名天地人天有三
 名爲日月北極爲中也地有三名爲山
 川與平土人有三名父母子政三名
 爲君臣民此三者常相得腹心不失銖分
 使其同憂合成一家立致太平延年不疑
公元168年
 也靈帝即位以楷言爲然太傅陳蕃舉楷
 方正不就鄉里宗之每太守至輒致禮
 平中荀爽鄭元(或作玄字)俱以博士不至
 范曄論曰古人有云善言天者必有驗
 人而張衡云天文曆陰陽占候今所
 宜急也郎顗裴楷仰瞻俯察參諸人事
 禍福吉凶旣應引之教義亦眀此蓋道術
 所以有補於時後人所當取鑑者也
吉後寓居會稽孫策平江東見士民事吉如
神遂招爲客留軍中將士疾疫請吉噀水
輒差將士崇仰吉旦先拜吉而後策策
怒乃收吉責數曰天乆旱水道不能安坐
船中作鬼態束吾將士敗吾部曲今當相除
即縛吉暴使請雨若能感天今日日中大雨
者當相原不者加誅俄而雲興雨大注策竟
殺吉將士涕泣收葬俄失其尸策尋爲許
貢伏客所傷覽鏡見吉在鏡中策大驚擲鏡
大呼創裂而死吉尚周旋人間百餘年然後
仙去(已上元未注所出此略見太平經序太平本文)
公元109年
安帝永初三年己酉二月老君降于泰山
泰山使者雅羽以車騎江夏善士劉圖欲
使校定天下簿籍圖至見老君當殿南面而
太上居東西向九天仙君居南北八極
天君西東向命圖與官屬校定天下名籍
三日畢老君欲示圖以罪福報應乃令羽
將圖入地獄凡至八十一重圖見父在獄受
苦出告老君爲父哀求乃命釋之又令將
天堂大清宫中金臺玉殿音樂自然
眞多靑衣金簡歌誦經文觀畢遣回圖
因此得道爲道士後亦仙去(見唐史紀聖賦及應元圖)
公元142年
順帝漢安元年壬午正月十五日老君乗雲
車群仙侍衛降于臨卭鶴鳴山張陵
鍊之所敕神人至前謂曰子祖張良
功致德垂福後嗣子命應爲道士即授以新
正一盟威秘籙除蕩六天故炁以清化
天下朝拜日月高奔鬱儀結璘之訣令修
習之自是百姓翕然奉之爲師弟至數
民有疾患官灾隨事米絹絲綿雜器紙筆
樵薪之屬以贖罪并疏其過惡懺謝之誓
不敢復犯灾難解由是民皆樂從莫敢
公元34年
初陵(後名道陵字輔漢)以光武建武十年甲午正月
十五日生於餘杭天目山七歲能誦道德
經後爲書生博五經通河象緯文章
公元85年
元和二年乙酉博士不起時年五十
二自謂儒學無益年命乃歎曰人生幾何
老死將及不能經生死之苦遂散其門人
行學長生道隱居于雲錦山(今信州龍虎山是也)和
公元92年
永元四年壬辰就拜諫議大夫辭疾不拜
帝復以三品印綬駟馬車徴爲太傅冀縣
侯陵語使者爲我謝天九霄之上無何
有之鄉金闕帝君已爲之臣矣惟清靜
天下自治何以陵爲遂轉入嵩山齋戒
公元97年
道常道德經九年精感老君神人
云中嶽石室中上古三皇天文黄帝九鼎
丹經五嶽眞形圖子可往受之乃入石室
果得天文寳經黄帝九鼎丹法而陵家素
無貲可鍊聞蜀人朴厚教化且多名山
乃將弟子入蜀於鶴鳴山隱居旣遇老君
隱居之所備藥物依法修鍊三年丹成
服餌弟子神丹已成若服之當沖天
爲眞人然未有大功於世須爲國除害
利以濟民然後丹輕臣事三境庶無
媿焉老君尋遣清和玉女教以吐納清和
修行千日能内見五藏外集萬神三步
九跡交乾履斗隨罡所指以攝精邪戰六天
魔鬼二十四治改爲福庭名之化宇降其
師爲陰官先時中魔鬼數萬白晝爲市
疫癘生民乆罹其害自六天大魔摧伏
陵斥其鬼衆散西北不毛之地與之爲
誓曰人主於晝鬼行於夜陰陽分别各有司
存違者正一有法必加誅戮於是幽明異域
人鬼殊途今西蜀靑城有鬼市並天師誓鬼
碑石天地日月存焉(其誓蓋指此爲約謂天地合日月明乃許)
(汝出也)五月一日老君降授以太清中
經目九卷金液丹經三十六卷太清中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