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db.itkc.or.kr 和 zh.wikisource.org
卷四 (自动笺注)
佛祖歷代通載卷第
嘉興路大中祥符禪寺
住持華亭念常
(戊寅)韓魏雷氏曰(魏趙韓齊燕楚及秦。
是為七雄)。
韓武子(其先與周同姓
後事晉封于韓。
武子王安
十二君。
一百九十六年)。
魏武子(畢公之後
與周同姓
王克殷。
封于畢○時秦王嘗欲伐魏。
或曰
文侯田子方
子夏經。
義客段干木過其閶。
君禮人賢國民稱仁。
上下和合
未可圖也。
賢人孟軻鄒衍淳于髠之徒矣○
惠王時女子
為丈夫○其先畢萬事于晉。
晉獻公封於魏。
河東郡
悼公絳陽
文武復魏。
畢萬
王假
九世
通計一百年。
秦始皇滅之)。
武子(其先秦同祖。
飛廉二子惡來季勝。
季勝趙之先。
造父穆王御。
封于趙城因姓
趙氏
敬侯邯鄲
自後至大王嘉為秦將王賁虜之。
凡十一世。
計一百八十七年。
齊燕楚秦見上注)。
公元前376年
(庚辰)安王驕(一名威烈王之子)治二十六年
公元前368年
(辛巳)二年分為三晉
趙魏及韓。
同謀滅晉
三分其地也。
(丙申)○(齊滅矣)。
(戊戌)第十一祖富那夜奢。
華氏國人也。
姓瞿
曇氏。
寶身
得法脇尊者
尋詣波羅
奈國。
馬鳴大士
迎而作禮
因問曰。
我欲
識佛。
何者即是
祖曰。
汝欲識佛不識者是。
曰佛既不識焉知是乎。
祖曰。
不識佛焉
不是
曰此是踞義。
祖曰。
彼是木義
復問。
踞義者何。
曰與師平出
又問。
木義者何。
曰。
汝被我解。
馬鳴豁然惺悟
稽首歸依
剃度
祖謂眾曰。
大士者。
昔為毘舍離
國王
國有一類人。
如馬裸露
運神
分身為蠶。
彼乃得衣。
王後復生中印度
馬人感戀悲。
因號馬鳴焉
如來記云。
滅度後六百年。
當有賢者馬鳴
波羅
摧伏異道
度人無量
繼吾傳化
正是
時。
即告之曰。
如來大法眼藏今付於汝。
說偈曰。
迷悟隱顯
明暗相離
今付隱
顯法。
非一亦非二。
付法已。
即現神變湛然
公元前383年
圓寂
眾興寶塔以閟全身
安王十九年
公元前323年
戊戌歲也。
公元前315年
(丙午)烈王喜(安王子。
王時天雨金子櫟陽)治七年
是歲日食。
公元前308年
(癸丑)顯王扁(烈王子)在位四十八年(蘇秦遊說六國)。
公元前307年
(甲寅)二年惠始稱王矣。
公元前357年
(甲子三九)王十二年
公元前290年
(辛未)世尊示滅六百年矣。
公元前267年
(甲午)第十二祖馬大士者。
波羅國人也。
亦名功勝
以有作無作諸功德最殊勝
名焉
受法於夜奢尊者
後於華氏國
妙法輪。
忽有老人坐前仆地。
師謂眾曰。
此非庸流。
當有異相
言訖不見
俄從地踊
一金色人。
復化為女子
右手指師而說
偈曰。
稽首長老尊。
當受如來記。
今於此地
上。
宣通第一義
說偈已瞥然不見
師曰。
有魔來與吾校力
有頃風雨暴至。
天地
冥。
師曰。
魔之來信矣。
吾當除之。
即指空
中現一大金龍。
奮發威神震動山巖
師儼
然於坐魔事隨滅。
經七日有一小蟲。
大若
蟭螟
潛形坐下。
師以手取之示眾曰。
斯乃
魔之所變。
盜聽吾法耳。
乃放之令去。
魔不
能動
師告之曰。
汝但歸依三寶得神通。
復本作禮懺悔
師問曰。
名誰邪
多少
曰我名迦毘摩羅
有三千眷屬
曰。
汝盡神力變化若何
曰我化巨海極為
小事
師曰。
化性海得否。
何謂性海
未嘗知。
師即為說性海云。
山河大地皆依
建立
三昧六通由茲發現
摩羅聞言遂
發信心。
與徒眾三千俱求剃度
師乃召五
百羅漢與授具戒
復告之曰。
如來大法眼
藏今當付汝。
汝聽偈言
隱顯本法
明暗
不二
今付悟了法
非取亦非離。
付法已。
即入龍奮三昧
挺身空中如日輪相
示滅
四眾真體藏之龍龕
顯王
公元前357年
十二年甲午歲也。
公元前260年
(辛丑)慎靚王定(顯王子)治六年(王時六國自稱王)。
公元前254年
(丁未)𧹞王延(慎靚王子)治五十九年(東西分治諸侯所侵。
王與居人
異。
徙都太子治束)。
公元前229年
(甲子四十)十八年
公元前225年
(丙子)三十年宋滅矣。
公元前209年
(壬辰)第十三祖迦毘摩羅
華氏國人也。
初為
外道有徒三千通諸異論。
後於馬鳴尊者
法。
領徒至西印度
彼有太子名雲自在
尊者名請於宮中供養
祖曰。
如來有教。
不得親近王大臣權勢之家。
太子曰。
今我國城之北有大山焉。
山中一石窟。
師可禪寂于此否。
祖曰諾。
即入彼山。
行數
逢一大蟒
直進不顧
盤繞祖身。
因與受三歸依。
蟒聽訖而去。
祖將至石窟
復有一老人。
素服而出。
合掌問訊
祖曰。
何所止。
答曰。
我昔嘗為比丘多樂寂靜
初學比丘數來請益
而我煩於應答
嗔恨想。
命終墮為蟒身
住是窟中
今已千
載。
適遇尊者獲聞戒法
故來謝耳。
祖問曰。
此山更有何人居止
北去十里大樹
蔭。
覆五百大龍
樹王龍樹
常為龍眾
說法
我亦聽受耳。
尊者與徒眾詣彼龍
樹。
出迎尊者曰。
深山孤寂龍蟒所居
大德
至尊何枉神足
祖曰。
吾非至尊
來訪賢者。
龍樹默念曰。
此師得決定性明道眼否。
大聖真乘否。
祖曰。
汝雖心語吾以意知
但辦出家何慮吾之不聖龍樹聞已悔謝
者即與度脫及五百龍眾俱受具戒。
復告
龍樹曰。
今以如來大法眼付囑於汝。
偈言
非隱非顯法。
說是真實際。
悟此隱
顯法。
非愚亦非知。
付法已。
即現神變化火
焚身
龍樹五色舍利
建塔瘞之。
即𧹞王
四十六年壬辰歲也。
公元前196年
(乙巳)○(王與六國
昭王怒攻西周
王懼伏于秦。
盡獻其邑。
是年秦使將軍摎攻之。
九鼎寶器
漸而卒。
已上八百六十七年內三百二十五年載春秋周滅)。
周合三十七君八百六十七年。
雷氏曰(昭襄孝文莊襄始皇胡亥子嬰
秦朝六君
四十九年)。
公元前315年
(丙午)昭襄王稷(惠文王子)姓嬴氏
王水德。
咸陽(今京兆也)
公元前302年
五年
至始皇時建亥正通
霸五十一年。
公元前310年
(辛亥)世尊示滅七百年矣。
公元前306年
孝文王戊(昭王子)元年修先王功臣褒厚親施
苑囿除喪
在位三月
運數一年
公元前249年
(壬子)莊襄王楚(孝文王子以呂不韋為相)治三年次年癸丑
日食
公元前246年
(乙卯)始皇政(莊襄子昭
四十八年正月旦日。
生于鄲邯。
其年十三。
莊襄崩。
代立秦王
自號始
公元48年
皇。
欲至萬世
獨稱曰朕。
改年朝賀
皆自二月朔
衣服旌旗皆尚黑。
守尉監築長城
名民曰黔首
用呂
不韋趙高李斯為相。
蒙恬白起王翦為將。
併吞六國平一天下
三十六郡
自後驕縱周遊天下
因之會稽
瑯琊還至沙丘
患病
七月丙申崩于平臺矣)治三十七年(壽五十)。
(甲子四一)下令諸侯李斯諫而止。
(辛未)滅韓。
(癸酉)滅趙。
(丙子)滅魏。
(戊寅)滅楚。
(己卯)虜燕王喜
(庚辰)滅齊。
(壬午)二十八年。
東巡郡縣
上鄒嶧山及登瑯
琊。
刻石頌德
又上泰山立石祠祀
值風
雨於松下
封五大夫
又遣徐福求仙
(八癸未)沙門室利防等一十八人
來自西域
惡其異俗以付獄。
俄有金剛神
碎獄門而
出之。
帝懼即厚禮遣之。
國事區區
弗克
敬奉
(丁亥)築長城
(戊子)焚書
(己丑)坑儒阿房宮
(九)第十四祖龍尊者
西天竺國人也。
名龍勝
始於毘羅尊者得法
後至印度
彼國之人多信福業
尊者為說妙法
相謂曰。
人有福業世間第一
徒言佛性誰能
覩之。
尊者曰。
汝欲見佛性
先須除我慢
人曰。
佛性大小
尊者曰。
非大非小非廣非
狹。
無福無報不死不生
彼聞理勝悉回初
心。
尊者復於座上現自在身如滿月輪
切眾唯聞法音不覩師相
彼眾中有長者
子。
名迦那提婆。
謂眾曰。
識此相否。
眾曰。
目所未覩安能辯識
提婆曰。
此是尊者
佛性體相以未我等。
何以知之。
蓋以無相
三昧如滿月。
佛性之義廓然虛明
言訖
輪相即隱。
復居本座而說偈言
身現圓月
相。
以表諸佛體。
說法無其形。
用辨非聲色
彼眾聞偈咸願出家求解脫。
尊者即為
剃髮
命諸聖授具其國先有外道。
五千餘
作大幻術
眾皆宗仰
尊者悉為化之令
三寶
復造大智度論中論十二門論。
之於世。
後告上首弟子迦那提婆曰。
如來
大法眼藏今當付汝。
聽吾偈言
為明隱顯
法。
說解脫理。
於法心不證。
無瞋亦無喜。
付法訖。
入月三昧
廣現神變
復就本座
凝然禪寂
迦那提婆與諸四眾共建寶塔
公元前212年
以葬焉。
秦始皇三十五年巳丑歲也。
公元48年
(壬辰)二世胡亥(始皇少子
帝崩。
李斯祕之。
趙高胡亥知之。
高遂矯詔
扶蘇而立為帝。
公元560年
二十一即位
三年)。
公元48年
(癸巳)○(劉季
項羽江東
諸侯伐秦。
陳勝吳廣起。
天下大亂矣)。
(甲午)○(為趙高殺于望夷宮)。
三世子嬰(扶蘇子○初趙高使婿閻樂二世
乃引璽佩之。
百官莫從。
上殿
殿欲壞者三。
公元前693年
高知天命不與
乃立子嬰即位
三世趙高齊宮
夷其三族○後沛公入關。
子嬰係頸以組。
馬素車奉璽降于軹道
秦王四十六日○沛公既入咸陽
宮室府庫還軍壩上○項羽後入關。
遂殺
子嬰
秦遂滅矣)。
公元前221年
右秦(自始皇二十六年
初并天下
帝位凡十五年。
而漢滅之)。
(十)西漢雷氏曰(漢高呂文武昭昌邑宣元成衰平孺。
有四君。
二百十四)。
公元48年
(乙未)高祖邦(字季
姓劉氏
火德
治十二年。
初用秦正太初元年
改用夏正
長安
京兆
也。
豊沛中陽里人
隆準龍顏
左股有七十二黑子
初為泗上亭長
單父呂公
妻之以女。
因徙徒驪山
西澤中放之。
徒中壯士願從十人
行山澤斬當路白蛇
後人見老嫗哭曰。
吾子白帝子
赤帝子
公元前209年
之。
秦二世元年
布衣起于沛而滅秦為漢。
蕭何為相。
韓信為將。
張良為謀。
即漢有三傑焉。
共滅項羽
公元前194年
烏江
生于秦昭四十六年。
壽六十二歲。
大定天下
丁未夏四月
崩于長樂宮
長陵)。
西楚霸王項羽(名藉下相人也。
楚將項燕之孫。
身長八尺
目有重瞳
勢可拔山力能
公元前209年
舉鼎。
中子弟皆憚之。
秦二世元年
季父項梁起江。
東至三年滅秦。
自號西楚
彭城
五年
漢會
諸侯垓下
潰破之。
追至烏江
自刎而死矣)。
公元前208年
(丙申)二年冬十月
五星聚東井
十一月召諸
父老
約法三章
殺人者死。
傷人及抵謫
罪。
餘去秦法項羽使英布義帝于綝。
(丁酉)是年滅韓趙魏三國。
(戊戌)滅齊。
(己亥)滅燕。
項羽洪溝為界。
以分天下
(庚子)會諸將圍羽於垓下
虞姬自刎
(辛丑)改咸陽長安
(丁未)孝惠盈(字日滿高祖子。
呂氏
十七即位
見母殘酷
使人太后曰。
吾終不能治天下。
公元前187年
縱酒婬樂
甲寅八月崩于未央宮
安陵
壽二十四歲)。
七年有笛(帝時丘仲作之。
笛者滌也。
滌蕩邪穢納于雅正
龍笛七孔
竹笛
孔。
羌笛三孔也)。
公元前208年
(癸丑)起長安西市修建倉敖
(甲寅)高后雉(姓呂氏
單父呂公女。
少帝太后臨朝稱制
諸呂為王。
欲謀天下
幾危劉氏。
周勃諸呂矣)治八年(壽七十一)。
(乙卯)○地震○六月晦日食○行八銖錢
(丙辰)○秋星晝見
(戊午)五年南越王自稱武帝
(己未)○春星晝見○行五分錢
公元前181年
(庚申)正月日食
公元前208年
(壬戌)文帝恒(高祖次子。
母薄姬。
呂后封諸呂為王
陳平周勃劉章共誅諸呂三千人
立文
帝。
性資寬惠溫純謹潔
衣不華飾
百姓富樂
自即位後
凡下二十七詔利民太平
甲申未央宮
㶚陵
壽四十六)治二十三年。
公元前178年
(甲子四二)文帝三年也。
(十一庚辰)第十五祖迦那提婆。
南天竺國人也。
毘舍羅。
求福業兼樂辯論
後謁龍樹
士將及門
樹知智人
先遣侍者以滿鉢。
水置於座前
提婆見之。
即以一針之而
進。
忻然契會
樹即為說法
不起於坐現月
輪相
唯聞其聲不見其形。
師語眾曰。
今此
瑞者。
師現佛性說法聲色也。
得法
後至羅國
彼有長者
曰梵摩淨德
一日
園樹大耳
味美甚。
長者第二
羅睺羅多
取而食之。
取已隨長。
盡而復
生。
自餘親屬不能見。
尊者知其宿因
遂至其家。
長者問其故。
尊者曰汝家昔曾
供養一比丘然此比丘道眼未明。
以虛霑
信施故報為本
唯汝與子精誠供養
以享之。
餘即否矣。
又問。
長者年多少。
曰七
十有九。
尊者乃說偈曰。
入道通理
覆身
還信施。
汝年八十一。
此樹不生耳。
長者
偈彌加歎伏
且曰。
弟子衰老不能事師。
舍次子隨師出家
尊者曰。
如來記此子。
第二五百年為大教主。
今之相遇蓋符
宿因
即與剃髮執侍。
至巴連弗城。
聞諸外
欲障佛法計之既久。
尊者乃執長旛入
彼眾中。
彼問祖曰。
何不前。
祖曰。
何不
後。
又曰。
汝似賤人
祖曰。
汝似良人
又曰。
解何法。
祖曰。
汝百不解又曰。
我欲得佛
祖曰。
灼然得佛
又曰。
不合得。
曰。
元道我得汝實不得
又曰。
汝既不得
何言得。
祖曰。
汝有我故所以不得無我
故自當得
彼辭既屈。
乃問祖曰。
汝名何
等。
祖曰。
我名迦那提婆。
彼既夙聞祖名。
悔過致謝
時眾中猶互興問難
尊者折以
無礙之辯。
由是歸伏
乃告上足羅睺羅多
付法眼。
偈曰。
本對傳法人。
說解脫理。
於法實無證。
無終亦無始。
說偈已。
奮迅
定身八光歸寂滅。
學眾興塔而供養
公元前162年
之。
前漢文帝十九年庚辰歲也。
(乙酉)景帝啟(文帝子。
母竇氏。
三十二歲即位
黃老二子。
宮人皆誦之。
因改于書為經。
公元前142年
子崩未央宮
陽陵
壽四十八)治十六年
(丁亥)○(三年晁錯策。
七國皆反。
周亞夫將三十六將攻之。
復用袁盎之謀。
以謝七國
天下
大定矣)。
(辛亥)世尊示滅八百年矣。
(戊戌)○(帝滅笞法箠令○疑周亞夫大欲獄之。
嘔血而死)。
(十二辛丑)武帝徹改建元(景之中子
王夫人
嘗得策文曰。
二十七倒策。
果七十二
歲崩于五祚殿。
葬于茂陵
十七即位)。
治五十四年(依運曆圖辛丑建元
東方朔太史)。
(乙巳)○(帝好仙術
方士文成五利等○鑄半兩錢。
貪地好殺○命司馬遷等。
漢太祖曆。
正月
歲首
色尚黃。
數用五。
太學郊祀定音律作詩樂。
建封禪禮百神
周後
號令文章煥然可述矣)。
(丁未)改元光
(癸丑)改元朔
(己未)改元狩○(淮南王安衡山王賜以謀反誅戮
其黨。
數萬人)。
(庚申)○用孫寬為相。
衛青霍去病為將。
北伐
匃奴。
河朔之地○又平南越王○東滅
朝鮮郡縣
西歷五國
執昆耶王收休屠
王○後遣張騫西往身毒國。
浮圖教。
獲之。
(甲子四三)四月作誥官之有誥始此。
(乙丑)改元鼎
(十三戊辰)第十六祖羅睺羅多者。
迦毘羅國人也。
行化至室羅筏城。
有河名曰金水
其味殊
美。
中流復現佛影
祖告眾曰。
此河之源
凡五百里。
聖者僧伽難提居於彼處。
誌一千年後當紹聖位。
語已領諸學眾泝
而上
至彼見僧伽難提安坐入定
祖與
眾伺之。
經三七日方從定起。
祖問曰。
汝身
邪心定邪。
身心俱定。
祖曰。
身心俱定。
何有出入
曰雖有出入不失定相。
如金在
金體常寂
祖曰。
若金在井若金出井。
動靜
何物出入
言金動靜
何物出入
許金出入
金非動靜
祖曰。
若金在井出者
何金。
若金出井在何物
曰金若出井
在者非金。
金若在井出者非物。
祖曰。
此義
不然
曰彼理非著。
祖曰。
此義當墮。
曰彼義
不成
祖曰。
彼義不成義成矣。
曰我義雖
成法非我故。
祖曰。
我義已成我無我故。
無我故復成何義。
祖曰。
無我故故
汝義。
仁者於何聖得是無我
祖曰。
師迦那提婆證是無我
稽首提婆師而
出於仁者
仁者無我故。
我欲師仁者
祖曰。
我已無我故。
汝須見我我。
汝若師我故。
我非我我。
提心豁然
即求度脫
尊者
曰汝心自在非我所繫。
語已即以右手
金鉢舉至梵宮
取彼香飯將齋大眾
而大
眾忽生厭惡之心。
尊者曰。
非我之咎汝等
自業
即命僧伽難提分坐同食
眾復訝之。
祖曰。
汝不得食
皆由此故。
當知與吾分
者。
過去娑羅樹王如來也。
愍物降迹。
汝輩莊嚴劫中已至三果而未證無漏
也。
眾曰。
我師神力可信矣。
彼云過去佛
者。
即竊疑焉。
羅睺羅多眾生慢。
乃曰。
在日世界平正
無有丘陵江河溝洫
甘美草木滋茂
國土豐盈八苦行十
善。
雙樹示滅八百餘年。
世界丘墟草木
枯悴
無至信正念輕微
不信真如唯愛
神力
言訖右手漸展入地
金剛輪際
甘露水。
琉璃器持至會所。
大眾見之
即時欽慕悔過作禮
於是尊者僧伽
提而付法眼。
偈曰。
於法實無證。
不取亦不
離。
法非有無相
內外云何起。
付法安坐
公元前114年
歸寂
四眾建塔前漢武帝二十八年
辰歲也。
(辛未)改元封。
(丁丑)改太初
(辛巳)改天漢。
(乙酉)改太始
(己丑)改征和。
(庚寅)○(巫蠱起。
江充等㭾蠱於太子宮
太子皇后謀斬。
丞相屈釐大戰長安
死者不啻數萬)。
公元前73年
(十四乙未)昭帝弗(武之子
母趙婕好九歲即位
霍光受遺詔。
周公輔政。
至戊申四月未央宮
葬于平陵
壽二十二歲)治十三年改始元
(辛丑)改元鳳(上官桀子。
安與霍光爭權
帝終知霍光忠烈矣)。
(丁未)改元平。
(十五)第十七祖僧伽難提者。
室羅筏城寶莊
嚴王之子也。
生而能言
讚佛事。
七歲
厭世樂。
以偈告其父母曰。
稽首慈父
和南骨血母。
我今欲出家
幸願哀愍故。
母固止之。
終日不食
乃許其在家出家
號僧伽難提
復命沙門禪利多為之師。
十九載未嘗退倦
尊者每自念言。
身居王
胡為出家
一夕天光下。
屬見一路坦平
不覺徐行
十里許。
大岩前有石窟焉。
乃燕寂于中。
父既失子。
即擯禪利多出國
訪尋其子不知所在
十年尊者得法
記已。
行化至摩提國。
忽有涼風襲眾身心
悅適非常
而不知其然
祖曰。
此道德之風
也。
當有聖者世嗣續祖燈乎。
言訖以神
力攝諸大眾遊歷山谷
食頃至一峯下。
眾曰。
峯頂紫雲如蓋
聖人居此矣。
大眾徘徊久之
見山一童子持圓鑑
直造尊者前。
祖問。
汝幾歲邪。
百歲
祖曰。
汝年尚幼。
何言百歲
曰我不會理
百歲耳。
祖曰。
汝善機邪。
曰佛言若人
百歲不會諸佛機。
未若生一日而得決
了之。
祖曰。
汝手中當何所表。
曰諸佛大
圓鑑
內外無瑕翳。
兩人同得見。
心眼
相似
父母聞子語。
即舍令出家
祖携至
本處
受具戒訖。
名伽邪舍多。
他時風吹
殿銅鈴聲。
祖問。
鈴鳴邪風鳴邪。
舍多曰。
風非鈴。
我心鳴耳。
祖曰。
心復誰乎。
曰俱寂
靜故。
尊者曰。
善哉善哉
吾道非子
誰。
付法
偈曰。
心地本無生。
因地從緣
起。
緣種不相妨
華果亦復爾。
付法已。
手攀樹而化。
大眾議曰。
尊者樹下歸寂
垂蔭後裔乎。
將奉全身高原建塔
眾力
不能舉。
就樹起塔
當前漢昭帝十三
丁未歲也。
(戊申)昌邑王(名賀
哀王之子
武之孫。
在位二十七日。
狂縱淫戲無度
罪犯一千一百二十
七事
霍光田延年白太后解璽送之。
昌邑廢為海昏侯
昌邑
群臣不能輔道二百餘人
王吉龔。
數諫得免)。
(十六)宣帝詢改本始(武帝曾孫
戾太子孫。
生而足下有毛。
初名病已
太子
巫蠱事。
已在襁褓
丙吉救養在於掖庭
外家霍光昌邑
太后民間迎之即位
遠方來朝
中興主。
壬申十二月未央宮
壽四十三。
杜陵)。
治二十四年(時穀一石五錢)。
(壬子)改地節
(丙辰)改元康
(庚申)改神爵
(甲子四四)改五鳳
(戊辰)改甘露
公元前110年
(辛未)○(帝興自民間
知民疾苦
魏相丙吉
黃霸龔遂太守
耿壽昌奏。
常平倉利民)。
世尊示滅九百年矣。
(十七)時北天竺富婁叉國。
大論師。
名憍尸
迦。
三子同號婆蘇槃豆。
此曰天親
長曰阿
僧佉
此云無著。
首暢大乘
阿瑜闍國大講
堂中
聖慈尊說瑜伽論。
廣明五分十七
地義
次曰伐蘇畔徒。
此云世親
首學小乘
造俱舍論。
後從兄化演暢真宗
唯識
窮探大義
幼曰比隣持弗婆提。
此云獅子
覺。
造集論釋大有研尋
矣哉
三弘中道
並譽五天
栴檀林寧容荊棘
俱求知足
歸真應期
御世談玄難可詳矣。
(壬申)改黃龍
公元前48年
(癸酉)元帝奭初元(宣之子
二十七歲即位
戊子五月崩于未央宮
渭陵
壽四十
三。
用儒)治十六年。
(戊寅)改永光。
(癸未)改建昭。
(戊子)改竟寧。
公元前32年
(十八己丑)成帝驁改建始(字太孫
元帝子。
二十即位
諸舅王鳳等為列侯
更遞為相。
五侯專政
賢臣屏退
甲寅三月未央宮)。
在位二十六年(壽四十五葬延陵)。
(癸巳)改河平
(丁酉)改陽朔
公元前20年
(辛丑)改鴻嘉○(光祿大夫劉向傳比觀典籍往往見有佛經)。
(乙巳)改永始。
(十九戊申)第十八祖伽邪舍多。
摩提國人也。
姓欝
頭藍。
父天蓋。
母方聖。
嘗夢大神持鑑。
時有娠。
凡七日而誕。
肌體瑩如琉璃
未嘗
洗沐
自然香潔
幼好閒靜。
非常童。
持鑑
出遊
遇難尊者得度
領徒至大月氏國。
見一婆羅門舍有異氣
祖將入彼舍。
舍主
摩羅多問曰。
是何徒眾
曰是佛弟子
佛號心神竦然
即時閉戶
良久自扣
其門。
羅多曰。
此舍無人
祖曰。
答無者誰。
羅多聞語知是異人
開關延接
尊者曰。
世尊記曰。
吾滅後一千年。
大士出現
月氏國。
紹隆玄化
今汝值吾。
應斯嘉運
於是摩羅多發宿命智。
投誠出家
受具
付法
偈曰。
有種有心地。
因緣能發萌。
不相礙。
當生生不生。
付法已。
踊身虛空
十八變化。
火光三昧自焚其身。
眾以舍
公元前14年
起塔
前漢成帝二十年戊申歲也。
(己酉)改元延。
(癸丑)改綏和(都水使者劉向列仙傳。
檢藏得梵本佛經六十餘卷
編入仙傳
則知自周來自
之人未識爾)。
公元前6年
(乙卯)哀帝欣建平(元帝孫定陶恭王子
十九即位
六年庚申六月未央宮
義陵
壽二十五)在位六年
(己未)改元壽(景憲使西域大月氏王。
木子投獻浮圖經)。
公元1年
(辛酉)平帝衍改元始(元帝庶孫
中山王興之子。
三歲封為王。
元壽二年九月即位
時方九歲
王莽秉政
已丑崩未央宮
葬康陵。
壽十四)。
五年(加王莾大司馬
又升為太傅
號安漢公)。
(甲子四五)立為后宰衡
公元5年
(丙寅)孺子嬰(宣帝玄孫
廣戚侯之子
既鴆平帝
嬰在襁褓
二歲即位
初行周公
事。
一如天子
吏民稱臣
帝至戊辰而崩矣)治三年。
(二十戊辰)改初始(王莾以偽符瑞遂即位矣)。
新室(姓王氏都長安
以十二月建平)雷氏曰(盆子合十八年)。
公元前52年
(己巳)字巨君(王皇后弟。
成帝之舅。
王曼之子。
元城人
初封新都侯
以女為正帝后。
後纂
公元23年
即位
國號大新
至地皇四年
漢光武軍師殺之)。
公元9年
在位十五年改元建國
公元74年
(甲戌)改天鳳。
(庚辰)改地皇
(二十一壬午)第十九祖鳩摩羅多者。
大月氏婆羅
之子也。
昔為自在天人(欲界第六天)見菩薩
珞忽起愛心墮生忉利(欲界第二天)聞憍尸迦說
般若波羅蜜多。
以法勝故升于梵天(色界)以根
利故善說法要。
諸天尊為導師以繼。
祖時
遂降月氏
後至中天竺國。
大士闍夜
多。
問曰。
我家父母素信三寶
而嘗縈疾瘵
凡所營作不如意
而我隣家久為旃陀
羅行
而身常勇健所作和合
何幸而我
何辜
尊者曰。
何足疑乎。
善惡之報有三
時焉。
凡人但見仁夭暴壽逆吉義凶。
便謂
因果罪福
殊不知影響相隨毫釐靡
忒。
縱經百千萬劫亦不磨滅
時闍夜多聞
是語已。
頓釋所疑。
祖曰。
汝雖已信三業
明業從惑生。
惑因識有
識依不覺
不覺
依心
心本清淨
無生無造作。
無報應無
勝負
寂寂然靈靈然。
汝若入此法門可。
諸佛同矣。
一切善惡有為無為
皆如夢幻。
闍夜多承言領旨。
即發宿慧懇求出家
受具
尊者告曰。
吾今寂滅時至
汝當紹行
化迹
付法眼。
偈曰。
上本無生
為對求
人說。
於法既無得
何懷決不決。
祖曰。
此是
妙音如來見性清淨之句。
汝宜傳布後學
言訖既於坐上指爪[((牙-才+木)*ㄆ厂@刀)]面如紅蓮開。
大光明照耀四眾入寂滅。
闍夜多起塔
新室十四年壬午歲也。
(癸未)淮陽劉玄(字聖公
景帝七代孫。
光武族兄
景帝長沙王發。
舂陵侯買。
戴侯熊渠
太守子張聖公王素懦弱羞愧汗流舉手不能二年因。
牧馬于郊下因。
縊殺之光。
使鄧禹葬于
公元23年
覇陵)治二年改元更始
公元27年
(甲申)劉盆子(太山式人。
陽城王章之後
武侯之子
初與樊崇朱眉破莾。
建武三年
于光武。
封趙王)治一年。
(二十二)東漢(都洛陽姓劉氏王火德)雷氏云(明章和殤安北鄉順冲質桓靈獻
殃。
合十三主百九十五)。
公元25年
(乙酉)世祖光武帝秀(字文叔南蔡人。
高祖九世孫。
景帝子。
長沙王發生舂陵侯買。
林太守鉅鹿都尉回。
南頓欽之子生。
赤光照室。
既長用嚴子陵策。
復興漢室
遂即位於鄗南。
後移
公元前544年
丁巳二月崩于南宮前殿
壽六十二。
原陵)治三十三年
改元
武。
公元前503年
(戊戌)封孔子褒城侯
公元前490年
(辛亥)世尊示滅一千年(此後護法諸大菩薩相次出世造論矣)。
公元前485年
(丙辰)改中元京師醴泉出飲者疾愈矣。
公元前483年
(戊午)明帝莊(光武四子
十歲春秋
三十即位
大興儒學
乙亥崩于東宮前殿
壽四十八。
葬顯節陵)。
公元前429年
十八年
改元永平
公元前420年
(二十三辛酉)帝夢金人身丈六
項佩日輪飛至殿
庭。
集群臣令占所夢。
通人傅毅奏曰。
公元前492年
按周書異記。
昭王二十四年甲寅四月八
日。
平旦之時。
暴風忽起宮殿人舍咸悉震
動。
夜有五色光氣入貫太微
遍於四方
青紅色。
王問太史蘇由曰。
是何祥也。
曰。
西方大聖人生也。
王曰。
天下何如
對曰。
此時無他
後一千年聲教被及此土。
王使石記之。
埋在南郊祠前
年計
公元前420年
之。
至今辛酉一千一十年也。
陛下所夢將
必是乎。
帝信以為然。
即遣中郎將蔡愔博
王遵秦憬等十有八人
西訪其道至。
月氏國果遇迦葉摩騰竺法蘭二三藏。
優填王第四造白㲲像并四十二章經。
奉迎歸于矣。
(甲子四六)。
公元前413年
(二十四戊辰)教流此土。
十二月三十日
愔等迎二
沙門
至于洛陽
帝令模像置清涼臺及顯
節陵洛京西門以示萬姓
梵漢二經
蘭臺石室
公元前412年
(二十五己巳)詔以釋迦寶像奉安節陵清涼臺
供養
帝於城西雍門外立寺。
與騰蘭居之。
白馬駝經而來
遂名白馬寺
初譯
四十二章經。
帝幸其寺。
進曰。
寺東
館。
帝曰。
昔有阜無因而起。
夷之復然
夜有
光怪
民呼為聖冢。
因祀之。
洛陽神也。
曰。
天竺金藏詮所誌。
阿育王如來
利。
天下凡八萬四千所。
支那震旦
中十有九處
此其一也。
帝大驚。
即日駕幸
聖冢。
而騰隨往拜起
忽有圓光現冢上。
三身現光中。
侍衛萬歲
帝喜曰。
不遇
二大士安
上聖遺祐哉詔。
塔于上受
度於騰蘭塔。
成九層高。
二百尺明。
年光
現有
金色手出塔頂尺許。
琉璃中見
香郁然。
駕幸拜瞻。
隨步旋繞
自午
及申而滅矣。
公元前411年
(庚午)法蘭十地斷結經。
公元前410年
(辛未楚王英皇弟也。
黃老與佛。
圖讖謀反
廢徙丹陽自殺
累及千餘人)。
公元前409年
(二十六壬申)釋道比較焚經。
是年正月一日
五嶽
山道士褚善信上表相比較。
南嶽
道士善信等。
西嶽道士劉正念等。
北嶽
道士桓文度等。
東嶽道士德心等。
嵩嶽
道士呂惠通等。
山道士費叔才祁文信
等。
一千三百一十人
表以奏聞
勅納表。
公元前491年
尚書令宋庠引入長樂宮
今月十五日
可集白馬寺築壇火驗。
時道士等將真元
五訣符錄五百九卷
成子等二十七
二百三十五卷
通計七百四十八卷
壇上
褚費之徒焚香呪已。
遂使火之
子道書皆滅灰燼
褚費二人自感而死。
梵本火然赫奕
宛如鼎新增光潔。
摩騰法師神變凌空冷然偈曰。
狐非師子
類。
燈非日月明。
池無巨海納。
丘無山嶽嶸。
法雲垂世界。
善種開萌
顯通希有法。
處化群生
乃至弘宣法戒藏等神通勝事
驚心
士庶投誠出家者眾。
時有司空陽城
劉善峻等一千餘人
出家慕道
四嶽
士呂惠通等六百二十八人
抽簪落髮
王婕妤等與宮媛二百三十餘人
厭俗
歸真
南嶽道士葬褚善信不蒙披剃
既而
明帝設齋
親與下髮廣施衣鉢
大啟玄宗
廣度僧尼
高崇十寺
城外七寺安僧。
城內
三寺安尼。
寺之得名自斯而始。
備如佛道
論。
石室論云。
西域聖人之教。
既非衰周
暴秦之君能致。
西漢二三英主有可
致之德。
聖教不致獨現夢於顯宗
凡近高僧皆推聖人
去世千載
後教至。
未有考著顯宗之德。
有必感
聖人之理。
此予通論所以作也。
兩漢
天下
傳一十四世。
君德二祖
而已
二祖立極之主。
無可議。
三宗各有其美而不能亡其弊。
顯宗
為至焉。
太宗恭儉之美。
文雅威重
過之。
世宗經略四夷之勳。
而無世宗
淫侈之弊。
有中宗政治之明。
崇儒
德過之。
斯蓋兼有三宗之長。
而無三宗
之短。
是以班固傅毅頌其勳德
於漢為
最盛。
然世之學者不以班傅為信。
徒見
鍾離意傅謂帝性褊察好以耳目隱發
明。
以此顯宗實錄
嗚呼篤論哉。
仲尼平章討論五帝三王治具以貽後
世。
迨其歿。
遭暴秦燔毀之餘。
世宗僅能
之而已。
顯宗乃始躬行儒術尊養
三老五更饗社禮畢正坐自講諸儒執
問難
於是冠帶縉紳之士。
橋門
觀聽者。
億萬計。
濟濟洋洋乎。
由三
以來儒風之盛。
甚於永平時也。
和之後。
諸儒開館授道著籍者。
動逾
千數
永平化行
周南麟跡之應
也。
初雖獄訟繁劇
臨政刻意裁斷
嚴。
善善惡惡之實。
孔子司寇
日而誅少正卯
暫臨夾谷盡誅優倡
此誠不可以少假仁恕也。
謂之褊察
過矣。
予謂使孔子復生
必曰顯宗吾無
間然矣。
顯宗包舉西漢三宗之美。
古帝王之道。
所以精爽與吾佛感
通。
聖教因之被于中夏
與儒相表裏
而廣天下以善也。
夫豈偶爾哉。
公元前407年
(二十七甲戌)第二十祖闍夜多者。
天竺國人也。
淵冲化導無量
後至閱城敷揚頓教
彼有學眾唯尚辨論
為首者名婆脩盤頭
(此云遍行)常一食不臥六時禮佛
清淨無欲為眾
所歸
將欲度之。
先問彼眾曰。
遍行
陀能脩梵行
得佛道乎。
眾曰。
我師精進
何故不可
祖曰。
汝師與道遠矣。
苦行
塵劫
虛妄之本也。
眾曰。
尊者何德
行而譏我師
祖曰。
我不求道
亦不顛倒
禮佛
亦不輕慢
我不長坐。
亦不懈怠
一食
亦不雜食
我不知足
亦不貪欲
無所希。
名之曰道。
遍行聞已發無漏
歡喜讚歎
尊者又語彼眾曰。
會吾語否。
所以然者。
為其求道心切
絃急即斷。
吾不贊令其住安樂地入諸佛智
復告遍
行曰。
吾適對眾抑挫仁者
得無惱於衷乎。
曰我憶念七劫前生安樂國。
師於智者
淨記我。
非久當證斯陀含果。
時有大光明
菩薩出世
我以老故策杖禮謁
師叱我曰。
童子輕父。
一何鄙哉
時我自謂無過
請師
示之。
師曰。
汝禮大光菩薩
以杖倚壁畫
佛面
以此過慢遂失二果。
責躬悔過
來聞諸惡言如風如響。
況今獲飲無上
露。
而反生熱惱邪。
唯願大慈以妙道垂誨。
祖曰。
汝久植眾德。
當繼吾宗
聽吾偈曰。
下合無生
同於法界性
若能如是解。
通達
理事竟。
付法已。
不起於坐奄然歸寂
闍維
公元73年
收舍利建塔。
後漢明帝十七年甲戌歲
也。
佛祖歷代通載卷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