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和 zh.wikisource.org
卷十五
卷十五 第 1a 页 WYG0056-0685c.png
钦定四库全书
 尚书详解卷十五
             宋 夏僎 撰
高宗肜日
高宗祭成汤有飞雉升鼎耳而雊祖已训诸王作高宗
肜日高宗之训
 肜者祭之明日又祭也盖用以礼宾尸与行事之有
 司凡助祭之宾客皆预其中也在商谓之肜在周谓
卷十五 第 1b 页 WYG0056-0685d.png
 之绎盖有相寻不绝之意绎则取其寻绎而复祭也
 故春秋宣八年六月辛巳有事于太庙仲遂卒于垂
 壬午犹绎榖梁傅之曰绎者祭之明日又祭也绎祭
 之时必陈鼎于庙中如丝衣之诗为绎宾尸而作而
 其诗言自羊徂牛鼐鼎及鼒则绎祭亦陈鼎鼐也明
 矣惟绎祭必陈鼎鼐故高宗祭成汤之明日方陈鼎
 鼐乃有雉自外来入其庙中升鼎耳而鸣也然飞雉
 所以升鼎耳而鸣者以高宗之祀常丰于昵丰于昵
卷十五 第 2a 页 WYG0056-0686a.png
 则必杀于远者宜其祭成汤之时必有缺而不备者
 矣是故祭之明日则有野雉飞入庙中升鼎耳而鸣
 夫雉之为禽常飞鸣于郊野今乃于宗庙行礼之地
 百执事环列于庭而徜徉于庙之鼎耳如在郊野之
 外则为灾异也明矣此贤臣祖已所以进戒于王而
 正救其失将使之恐惧修省以销天变此高宗肜日
 与高宗之训二书所以作也今二篇惟肜日一篇尚
 存高宗之训则经秦火而亡矣林少颖谓书序汉儒
卷十五 第 2b 页 WYG0056-0686b.png
 例以为孔子作某切以为历代史官第相傅授以为
 书之总目至孔子因而次第之非尽出于孔子之手
 且如此篇正经但言高宗肜日未尝言祭于何庙但
 言越有雊雉未尝言鸣于何处而此序则曰高宗祭成
 汤有飞雉升鼎耳而雊此非当时史官所录何以知
 其在成汤之庙而鸣于鼎耳乎苟非旧史所傅则孔
 氏亦安能以其意而臆度于千百载之下乎此说亦
 有理故特存之
卷十五 第 3a 页 WYG0056-0686c.png
高宗肜日高宗肜日越有雊雉祖已曰惟先格王正厥
事乃训于王曰惟天监下民典厥义降年有永有不永
非天夭民民中绝命民有不若德不听罪天既孚命正
厥德乃曰其如台呜呼王司敬民罔非天胤典祀无丰
于昵
 此上言高宗肜日乃揭其篇之目书之常体然也下
 言高宗肜日乃史官欲叙祖已之言以为高宗肜日
 之书故推本而言谓高宗肜祭之日有雊雉之异而
卷十五 第 3b 页 WYG0056-0686d.png
 祖已进戒于王使改过修德故既揭高宗肜日篇目
 于上又言高宗肜日越有雊雉于下也惟高宗之祀
 丰近略远于成汤之庙其礼有然者上天谴之野雉
 适至于是贤臣祖已推原其所致之由以进戒于王
 然将戒于王故先自言曰惟先格王正厥事然后乃
 训于王正厥事者有二说先儒谓有道之主当变异
 之来正其事而变自消其意谓是商先世有道之主
 每遇灾异惟正其事以消去之如成汤遇旱以六事
卷十五 第 4a 页 WYG0056-0687a.png
 自责太戊遇桑谷之异严恭寅畏以引灾今祖已亦
 欲高宗正其事如成汤与太戊则可以变灾为祥苏
 氏则谓绎祭之日野雉鸣于鼎耳此是神告王以宗
 庙祭祀之失也故祖已言当先格王心之非盖武丁
 不专修人事而欲以数祭媚神且又丰于亲者敬父
 薄祖故祖已往先正之据苏氏则谓祖已将谏故先
 言当格王心之非使正其事此格如孟子所谓大人
 格君心之非二说皆通然以上下文势观之则苏氏
卷十五 第 4b 页 WYG0056-0687b.png
 之说为长盖下文言乃训于王则是此言惟先格王
 正厥事乃是祖已将祖训王先自言今日之事惟当
 先格王非心使正其事然后进谏于王自天监下民
 以下所谓格王正厥事也祖已既欲先格王心之非
 以正其事于是乃训于王曰惟上天监视下民其吉
 凶无常而常在于义合于义则天降百祥而年至于
 有永不合于义则天降百殃而年至于不永惟其行
 事有义有不义故降年有永有不永然其所以不永
卷十五 第 5a 页 WYG0056-0687c.png
 者非天意固欲夭民而绝之也民之不义自中绝其
 命也惟民之不义自绝于天故民有不顺其德不服
 其罪而恣行不义者天虽有孚信之命降之灾异以
 格正其德使之恐惧修省而为之民者乃顽然无知
 且曰天命其如我何此天命所以卒弃之而不念也
 祖已言此盖谓惟民至愚于所为不善天降灾异则
 不能恐惧修省岂可以人君之尊于天降灾异亦不
 能恐惧修省而无以自别于愚民哉欲格君心乃言
卷十五 第 5b 页 WYG0056-0687d.png
 民事所戒在此所言在彼可谓善于纳谏而优柔浸
 润以入之哉祖已既旁引详说告于高宗矣于是嗟
 叹明告以丰于近庙之说呜呼叹辞也祖已谓人君
 无常职所司者代天敬民而已则代天敬民者皆天
 之胤嗣也若祖若父皆是天子岂父亲而祖疏哉又
 岂可丰于父而薄于祖哉凡祀之常典盖不可丰于
 近庙也不可丰近庙而高宗丰之宜乎雉之不虚来
 也宜乎祖已进戒之不能自已也林少颖谓逸书与
卷十五 第 6a 页 WYG0056-0688a.png
 见存书同序者若肆命徂后与伊训同序高宗之训
 与此篇同序孔氏于伊训篇末既加肆命徂后四字
 以见篇次当在是遭秦而逸至此篇末乃不引高宗
 之训四字以见篇次当在此者或傅世既久而失之
 也
西伯戡黎
殷始咎周周人乘黎祖伊恐奔告于受作西伯戡黎
 据史记文王脱羑里之囚而献洛西之地然后纣赐
卷十五 第 6b 页 WYG0056-0688b.png
 之弓矢鈇钺使专征伐为西伯文王既受命于纣得
 专征伐故诸侯有为不道文王遂称兵以诛之黎乃
 诸侯之国史记以为饥大傅为耆在上党壶关乃朝
 歌之西境也其地密迩王畿其君党恶于纣虐用其
 民故文王为民称兵伐之初无心于伐纣也而殷乃
 咎恶于周者非恶文王有伐纣之心也纣时诸侯相
 助为恶者多矣今黎国既以为虐为周所伐周德及
 黎则天下之困于虐政者皆将相率而归周纣虽不
卷十五 第 7a 页 WYG0056-0688c.png
 亡不可得也此殷所以恶周也然殷所以恶周非举
 殷人之皆恶也祖伊知殷亡故恶之耳史记言祖伊
 闻而始咎周此说是也乘胜也以乘驾有加陵之意
 故知乘为胜也此序必言殷始咎周周人乘黎者言
 殷之所以咎周者以周之胜黎胜黎则举天下之民
 困于虐政者皆归之虽文王顾君臣大分有不忍为
 而天命人心所迫必有不能已者故也若汤之兴初
 无革夏之心为民伐葛则东征西怨南征北怨虽汤
卷十五 第 7b 页 WYG0056-0688d.png
 有不能自已此祖伊所以震恐而奔告于受言黎既
 胜则民心归周则天下非殷有也故史官录其言而
 作西伯戡黎之书胡益之乃谓周欲伐商以黎当所
 伐之道故先乘之乘者袭也噫果如益之此说则文
 王已有伐商之心所以服事商者孔子欺我也至陈
 少南则以西伯为武王亦弗之思也哉
西伯戡黎西伯既戡黎祖伊恐奔告于王曰天子天既
讫我殷命格人元龟罔敢知吉非先王不相我后人惟
卷十五 第 8a 页 WYG0056-0689a.png
王淫戏用自绝故天弃我不有康食不虞天性不迪率
典今我民罔弗欲丧曰天曷不降威大命不挚今王其
如台
 上言西伯戡黎史官题其篇之目也下言西伯既戡
 黎乃史官推本祖伊所言之由也盖文王以西伯专
 征黎侯之不道既戡伐之祖伊知戡黎之后代虐以
 宽民必去商归周于是震恐奔走而告其王商受书
 序孔子所言故称受此是当时史官所录故言王然
卷十五 第 8b 页 WYG0056-0689b.png
 商受又有言商纣者盖受与纣音相乱耳后世乃谓
 谥法残义损善曰纣此盖见其恶为作恶义也祖伊
 告王之意盖谓周既戡黎民知其有去杀胜残之美
 必靡然归之民归则天必与天既与周则啇之天命
 必讫尽矣故言天既讫我殷命稽于至人之言考于
 元龟之占皆无敢言我商家之吉者则其凶可知矣
 商家丧亡之證既如此此非我商先王自成汤而下
 诸贤王不相亲我后人也乃王自以淫乱戏怠之事
卷十五 第 9a 页 WYG0056-0689c.png
 自绝于天故天因而弃绝于我天既弃则丧亡无日
 虽有粟而不得食故曰不有康食言其不得安坐而
 食也虽有父子之天性亦不可保故曰不虞天性言
 虽有周亲亦不可度其能保也先王贻后王之典法
 后王所当率循也今既丧亡无日则已不得为天子
 虽有可率之典亦不遵迪而行之故曰不迪率典惟
 纣在上淫戏不道上天绝之至于不有康食不虞天
 性不迪率典则斯民何赖焉汝今日我商之民无不
卷十五 第 9b 页 WYG0056-0689d.png
 欲商之丧亡且曰纣之残虐天何不降罚于纣而使
 之丧亡也夫纣之无道如此威罚之降理所宜得今
 乃未降威罚是天之大命乃不猛挚而徒姑息以容
 之也故曰大命不挚此盖欲其亡国之切故呼天为
 言冀其威之速降也民既呼天而言谓纣罪如此天
 不降威是天命之不挚故又言今纣已失君道而民
 心已离虽尚处君位已无如我何盖欲天之必罚无
 赦也此乃祖伊即民言以告纣冀其知畏也
卷十五 第 10a 页 WYG0056-0690a.png
王曰呜呼我生不有命在天祖伊反曰呜呼乃罪多参
在上乃能责命于天殷之即丧指乃功不无戮于尔邦
 祖伊上既极其鲠直不讳之言实望商纣之恐惧修
 省而纣乃恬不以为意方且嗟叹而言曰我之生其
 修短之命受之于天民之怨我其如我何祖伊知其
 不可以口舌言语感动故反身而出语于人曰乃罪
 多参在上乃能责命于天盖谓纣之罪恶皆参列著
 见于上天天已降监欲诛绝之今乃不自责已乃责
卷十五 第 10b 页 WYG0056-0690b.png
 命于天谓我生修短天命已定虽人心不归而天命
 足恃是何顽然而不可训告也故祖伊于是直言其
 必亡之状谓殷今即日丧亡皆视尔所行之事尔岂
 免诛戮之祸于尔邦哉故曰殷之即丧指乃功不无
 戮于尔邦苏氏谓不无戮于尔邦乃祖伊谓纣罪如
 此虽邦人犹当戮汝而况天乎此说亦通孔氏乃谓
 反曰为反告于纣此说不然盖此数语皆忠直激切
 之甚使纣闻之必婴比干之诛故当以此反为反身
卷十五 第 11a 页 WYG0056-0690c.png
 而出也林少颖谓详考祖伊所以告纣者盖以周师
 乘黎其势必不利商及考其告之之辞则其论自绝
 于天与商民莫不欲丧及谏不听用而出又即言殷
 之即丧指乃功始终曾无一言及周将伐商者其意
 盖欲使纣不自绝于天则周将终守臣节以事殷岂
 杀伐之耶是知商之社稷其存亡祸福惟在纣之能
 改过不能改过而已至于周之戡黎虽足以推殷之
 必亡而殷之所以亡则不在是也故祖伊为力陈天
卷十五 第 11b 页 WYG0056-0690d.png
 人祸福存亡之理以冀纣之改过不及周之将伐殷
 也此说极善
微子
殷既错天命微子作诰父师少师
 按吕氏春秋纣母生微子及仲衍时尚为妾改为妻
 而生纣纣父欲立微子太史曰有妻之子不可立妾
 子乃立纣而史记亦谓微子殷帝乙之首子纣之庶
 兄则微子纣之母兄也至孟子乃谓以纣为兄之子
卷十五 第 12a 页 WYG0056-0691a.png
 而有微子启则微子乃纣之叔父二说不同考微子
 之命言殷王元子则微子诚纣庶兄非叔父也纣于
 是时暴虐不道于人事皆颠倒错乱无有所统人事
 既如此故天命亦皆纷错如此篇所陈皆是纣错天
 命之事纣既错天命微子知其灭亡无日情迫于中
 不能自已于是以其丧亡之事诰于箕子比干各欲
 行其志故此序所以言殷既错天命微子作诰父师
 少师父师盖箕子也即太师也是箕子时为三公也
卷十五 第 12b 页 WYG0056-0691b.png
 少师比干也时为三孤也此篇亦有箕子之言而序
 独言微子作诰者箕子之言因微子告之而后发故
 也
微子微子若曰父师少师殷其弗或乱正四方我祖底
遂陈于上我用沈酗于酒用乱败厥德于下殷罔不小
大好草窃奸宄卿士师师非度凡有辜罪乃罔恒获小
民方兴相为敌雠今殷其沦丧若涉大水其无津涯殷
遂丧越至于今曰父师少师我其发出狂吾家耄逊于
卷十五 第 13a 页 WYG0056-0691c.png
荒今尔无指告予颠隮若之何其
 上言微子题其篇之目也下言微子若曰史官记微
 子之言也林少颖谓凡言若曰者史官述其大指而
 以已意润色之不必尽具当时之言也此说亦有理
 盖微子以纣错天命知商必亡故呼父师箕子少师
 比干而告之曰我商家社稷危亡之徵已不复能治
 正四方矣何以知之盖我成汤劳苦艰难由七十里
 有天下其致力而行遂成其功昭然陈列在上在后
卷十五 第 13b 页 WYG0056-0691d.png
 人者正当勤劳以守之而我王纣乃沈酗于酒以败
 乱成汤之德于下沈谓迷于酒若沈于水也酗谓饮
 酒醉而发怒也成汤艰难如此而纣乃淫乱如彼天
 下岂有不亡者哉纣既淫乱故殷之臣民皆染纣之
 恶无大小皆好为草窃之事以为奸于外为宄于内
 草是苟且之乱盖苟且而窃盗也然非特在下者如
 是而已虽上而六卿与庶士亦皆相师效为非法度
 之事惟其以非法相师故下之有辜罪者彼皆不敢
卷十五 第 14a 页 WYG0056-0692a.png
 纠正而有罪常不获正其罪盖上下相蒙即泰誓所
 谓为天下逋逃主萃渊薮者是也惟有罪者不获正
 其罪故小民之被其害者积其愤气而不得伸方将
 兴起而共为敌仇民既不和如此而天下乃土崩瓦
 解之势也故殷之沦丧若涉大水无有津涯畔岸无
 复可救之理惟其不可救故微子所以知殷之丧亡
 颠越必在今日不能久也故曰殷遂丧越至于今微
 子既知殷之丧越必不能久于是又呼箕子比干而
卷十五 第 14b 页 WYG0056-0692b.png
 与之谋曰我商危亡若此我念之不觉发其狂疾吾
 一家今皆耄乱不堪直欲遁走于荒野以写我忧言
 昏闷之极置身无所也今愁闷既如此尔父师少师
 乃无指意告我我不知商家之颠越陨坠将若之何
 故曰颠隮若之何其其郑氏谓语助也读曰姬与檀
 弓何居同义汉孔氏作如字读若之何救之其说不
 若郑氏为长
父师若曰王子天毒降灾荒殷邦方兴沈酗于酒乃罔
卷十五 第 15a 页 WYG0056-0692c.png
畏畏咈其耇长旧有位人今殷民乃攘窃神祇之牺牷
牲用以容将食无灾降监殷民用乂雠敛召敌雠不怠
罪合于一多瘠罔诏商今其有灾我兴受其败商其沦
丧我罔为臣仆诏天子出迪我旧云刻子王子弗出我
乃颠隮自靖人自献于先王我不顾行遁
 微子既言所以忧商家之颠隮者以谋于箕子比干
 于是箕子呼微子为王子而告之曰纣淫乱如此乃
 天降酷毒之灾以荒商邦而纣又方且兴起沈酣于
卷十五 第 15b 页 WYG0056-0692d.png
 酒肆然无所忌惮虽有可畏之事而亦不畏之也如
 西伯戡黎祖伊恐而奔告于纣而纣乃以为我生不
 有命在天岂非乃罔畏畏乎非特不畏所可畏又拂
 戾其耇老尊长之人与夫旧有位之贤皆不听从其
 言纣既无忌惮如此故殷民化之亦无忌惮于祭天
 神地祇之牺牷牲用乃攘窃之递相容隐将而食之
 故虽如此而略无灾罪以及之者此又致民之无忌
 惮也色纯曰牺体全曰牷牛豕豕曰牲器实曰用皆
卷十五 第 16a 页 WYG0056-0693a.png
 祭天神地祇之用也箕子既言商之君民无忌惮之
 事矣故又言我下视商民纣所用以治者皆无善政
 善教大抵重敛而与之为仇雠惟其重敛而与之为
 仇雠故民皆雠之此所以自召敌雠曾不懈怠也惟
 君臣上下之间其恣行不义罪合为一故善良之民
 多有瘠病无有诏而救之者箕子既言商之淫乱如
 此故又言我今日亦难于进言亦难于出走之意谓
 商今日丧亡之灾如此我若以其灾之故兴起而谏
卷十五 第 16b 页 WYG0056-0693b.png
 纣纣必不听非特不足以救其亡亦徒自取祸然既
 不可以谏亦不可以去故又言商若果沦丧我亦守
 节不屈又岂可出往他国事二主更为臣仆哉但诏
 教微子出而遁逃乃合于道盖王子出走所以合道
 者以我旧时当帝乙之世言欲立微子以继帝乙之
 后微子既不得立而纣与我二人皆有嫌隙既有嫌
 隙故知我旧之所云实刻害子子不可不出也微子
 不出则纣终必戮之戮微子则我商家颠越隮陨不
卷十五 第 17a 页 WYG0056-0693c.png
 可复存矣盖微子帝乙庶子统绪相承故箕子有望
 于微子也箕子既不出而微子不可不去故又告之
 曰自靖人自献于先王我不顾行遁靖谋之而善行
 之而安谓之靖箕子谓或去或留各自为谋使其谋
 尽善行之而安可以献于先王而一无所愧则至矣
 不必一于去一于留也我之所谋已誓与商俱亡矣
 岂复顾为出行遁走之事乎故曰我不顾行遁微子
 作诰以告父师少师惟父师有言答微子而少师比
卷十五 第 17b 页 WYG0056-0693d.png
 干不言者有二说一说谓人臣之义莫易明于死节
 莫难明于去国而屈辱用晦者亦难辨比干死无足
 疑故不以告人箕子微子则不免有云重去就之义
 也一说谓微子作诰之时比干已死此言父师少师
 既以告箕子又以是告比干之灵箕子尚存故答以
 言比干已死故不言也二说皆通故并存之林少颖
 谓说者往往谓微子遁而归周以存宗祀为孝此殊
 非微子所以自靖也微子之始去商故欲避祸自全
卷十五 第 18a 页 WYG0056-0694a.png
 待纣改过而宗庙社稷复存此其行遁之本心也至
 于纣恶不悛为武王所灭于是不忍商祀颠隮抱祭
 器归周以请后此盖出于无可柰何之计亦非本心
 也此说极善
 
 
 
 
卷十五 第 18b 页 WYG0056-0694b.png
 
 
 
 
 
 
 
 尚书详解卷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