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db.itkc.or.kr 和 zh.wikisource.org
卷一百二十 (自动笺注)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
 第一百二十卷目錄
 塔部彙考一
  佛國記〈毗舍離國塔 摩竭提國塔 師子國塔〉
  梁書〈扶南國傳〉
  魏書釋老志 小月氐國傳〉
  水經注皇舅寺浮圖
  洛陽伽藍記〈那竭國浮圖 永寧寺浮圖 雀離浮圖
  大唐西域記〈縛喝國塔 迦畢試國塔 那揭羅曷國塔 健馱邏國塔 烏仗那國塔 缽露羅國塔 僧訶補羅國塔 呾叉始羅國塔 迦涇彌羅國塔 睹貨邏塔 摩揭陀塔 至那僕底塔 屈露多塔 設多圖盧塔 秣菟羅國塔 薩他泥溼伐羅塔 窣祿勤那塔 瞿毗霜那塔 堊醯掣呾邏塔 毗羅刪挐塔 劫比他塔 羯若鞠闍塔 阿踰陀塔 阿耶穆佉塔 缽邏那伽塔 鞞索迦塔 室羅伐悉底塔 劫比羅伐窣堵塔 藍摩塔〉
神異典第一百二十卷
部彙考一
佛國記》毗舍離國塔
毗舍離國城大林重閣精舍住處其城本菴婆羅女家為佛起塔,今現在城南三里道西
婆羅女以園施佛作佛住處,佛將般泥洹諸弟子,出毗舍離城西門。
迴身右轉顧看毗舍離城,告諸弟子是最後行處後人于此起塔
毗舍離西北三里,有塔名放弓仗以名此者
恆水上流一國王,王小夫人生一肉胎。
大夫人妬之言:汝生不祥之徵。
即盛以木函恆水中,不流。
國王遊觀水上木函開,看見小兒端正殊特,王即取養之
遂便長大,甚勇健,所往征伐無不摧伏
次伐父王本國,王大愁憂
小夫人問:王何愁憂
王曰:彼國王千子勇健無比,欲來伐吾國,是以愁耳。
小夫人言:王勿愁憂,但于城東高樓
賊來時置我樓上,則我能卻之。
王如其言,至賊到時小夫人樓上語賊言:汝是我子,何故作反逆事
賊曰:汝是何人,云是我母。
小夫人曰:汝等若不信者,盡仰向張口
小夫人即以兩手兩乳,乳各作五百道墮千子口中。
賊知是我母,即放弓仗
二父于是思惟,皆得辟支佛
辟支佛塔,猶在,後世成道,告諸弟子:是吾昔時弓仗處。
後人得知于此立塔,故以名焉。
小兒者,即賢劫千佛是也
摩竭提國塔
摩竭提阿育王七塔,作八萬四千。
最初作大塔,在城南三里餘。
塔前佛腳跡,起精舍北向塔。
南有一石柱,圍丈四五,高三丈餘。
上有銘題云:阿育王閻浮提布施四方,僧還以錢贖,如是三反
塔北三四百步,阿育王于此泥犁
城中央有石柱,亦高三丈餘,上有師子柱上銘記泥犁因緣年數日月
師子國
師子國佛至其國,欲化惡龍,以神足力。
一足王城北,一足山頂,兩跡相去十五由,延于王城北。
跡上起大塔,高四十丈。
金銀莊校,眾寶合成
塔邊復起,一僧伽藍無畏
山有五千僧,起一佛殿,金銀刻鏤悉以眾寶。
中有一青玉像,高二丈許,通身七寶炎光相嚴顯,非言所載。
掌中有一無價寶珠。
《梁書》扶南國傳》
公元539年
扶南國,大同五年遣使生犀
言其國有佛髮,長一丈二尺,詔遣沙門釋雲寶隨使往迎之。
先是三年八月高祖改造阿育王寺塔,出舊塔下舍利及佛爪髮。
髮青紺色,眾僧以手伸之隨手長短,放之則旋屈為蠡形。
阿育王鐵輪王,王閻浮提一天下,佛滅度後,一日一夜役鬼神造八萬四千塔,此即其一也。
吳時尼居其地,為小精舍孫綝尋毀除之,塔亦同泯。
吳平後,諸道人復於舊處建立焉。
晉中宗渡江,更修飾之。
至簡文咸安中,使沙門安法師程造小塔,未及成而亡,弟子僧顯繼而修立
至孝武太元九年,上金相輪及承露
其後西河離石縣有劉薩何遇疾暴亡,而心下猶暖,其家未敢便殯,經十日更蘇
:有兩吏見錄,向西北行,不測遠近,至十八地獄,隨報重輕,受諸楚毒
觀世音語云:汝緣未盡,若得活可作沙門
洛下、齊城、丹陽會稽並有阿育王塔,可往禮拜
壽終則不墮地獄。
語竟,如墜高巖忽然醒悟
因此出家名慧達
遊行禮塔,次至丹陽,未知塔處,乃登越城四望,見長干里異氣色,因就禮拜果是阿育王塔所,屢放光明。
由是定知必有舍利,乃集眾就掘之,入一丈,得三石碑,並長六尺
中一碑有鐵函,函中有銀函,函中又有金函三舍利及爪髮各一枚,髮長數尺。
遷舍利近北,對簡文所造塔西,造一層塔。
十六年,又使沙門僧尚伽為三層,即高祖所開者也。
初穿土四尺得龍窟及昔人所捨金銀鐶釵鑷等諸雜寶物。
可深九尺許,方至石磉,磉下有石函,函內有鐵壺,以銀坩,坩內有金鏤罌,三舍利,如粟粒大,圓正光潔
函內又有琉璃盌,內得四舍及瓜髮爪有四枚,並為沉香色。
其月二十七日,高祖又到寺禮拜,設無礙大會大赦天下
是日,以金缽水泛舍利,其最小者隱缽不出,高祖禮數十拜,舍利乃於缽內放光旋回久之,乃當缽中而止。
高祖大僧正慧念:今日不可思議事不。
慧念答曰:法身常住湛然不動。
高祖曰:弟子欲請一舍利還臺供養
九月五日,又於寺設無礙大會,遣皇太子王侯朝貴奉迎
是日風景明和,京師傾屬,觀者百數十萬人
所設金銀供具等物,並留寺供養,并施錢一千萬為寺基業
四年九月十五日高祖寺設無礙大會,豎二剎,各以金罌,次玉罌,重舍利及爪髮,內七寶塔中
又以石函寶塔,分入兩剎下,及王侯妃主百姓富室所捨金、銀、鐶、釧等珍寶充積
十一年十一月二日寺僧又請高祖於寺發般若經》題,爾夕二塔俱放光明,敕鎮東將軍邵陵王綸製寺大功德碑文。
魏書釋老志》
佛既謝世香木焚尸
靈骨分碎大小如粒,擊之不壞,焚亦不燋,或有光明神驗胡言謂之舍利
弟子收奉,置之寶瓶,竭香花致敬慕,建宮宇謂為塔。
塔亦胡言,猶宗廟也,故世稱塔廟
至後百年,有王阿育,以神力佛舍利于諸鬼神,造八萬四千塔,布于世界,皆同日而就。
洛陽彭城姑臧臨渭皆有阿育王寺,蓋承其遺跡焉。
小月氐國傳》
公元550年
小月氐,城東十里佛塔,周三百五十步,高八十丈。
佛塔初建,計至武定八年,八百四十二年,所謂百丈佛圖也。
水經注皇舅寺浮圖
皇舅寺太師黎昌憑晉國所造,有五層浮圖
其神圖像合青石為之,加以金銀火齊眾綵之上,煒煒精光
洛陽伽藍記》那竭國浮圖
那竭國有目連窟,窟北有山,山下大佛手作浮圖,高十丈
云此浮圖人地佛法當滅,并為七塔
南石銘云:如來手書彝字分明于今可識焉。
永寧寺浮圖
公元516年
永寧寺熙平元年,靈太后胡氏所立也。
宮前閶闔門一里御道西中九層浮圖一所架木為之,舉高九十丈。
有剎復高十丈,合去地一千尺。
京師百里遙已見之。
剎上有金寶瓶,容二十五石。
寶瓶下有承露金盤三十重,周匝皆垂金鐸,復有鐵鎖
四道引剎向浮圖四角鎖上亦有金鐸,鐸大小如一石甕子。
浮圖九級角,角皆懸金鐸,合上下有一百二十鐸。
浮圖有四面,面有三戶六窗,戶皆朱漆,扉上有五行金鈴,合有五千四百枚。
復有金環鋪首,殫土木之工,窮造形之力。
佛事精妙不可思議
繡柱金鋪駭人心目
至於高風永夜寶鐸和鳴鏗鏘音聞及十餘里。
永熙三年二月浮圖火所燒,帝登臨靈臺望火,遣南陽王寶炬錄、尚書長孫稚羽林一千救赴火,所莫不悲惜垂淚而去。
火初從第八中平旦,火發當時雷雨晦冥,雜下霰雪
百姓道俗咸來,觀火悲哀之聲,震動京邑
時有三比丘赴火而死,火經三月不滅。
入地柱,火尋周年,猶有煙氣
其年五月中有人象郡來,云:見浮圖海中光明照燿儼然如新
海上之民咸皆見之,俄然霧起浮圖遂隱
雀離浮圖
燉煌人宋雲與惠生西域取經,至乾陀羅東南七里,有雀離浮圖
推其本原乃是如來在世之時與弟子遊化此土。
城東曰:我入涅槃後二百年有國王名迦尼色迦此處起浮圖。
佛入涅槃後二年來,果有國王字迦尼色迦出遊城東,見四童累牛糞為塔,可高三尺
俄然失道
藥傳云:童子虛空中,向王說偈。
王怪此童子即此童子糞塔作塔籠之糞。
漸高挺出于外,去地四百尺,然後始定。
王更廣塔基三百餘步,從地構木,始得齊等
道藥傳云:其高三丈,悉用文石陛階,砌楹栱。
上構眾木,凡十三級。
上有鐵棖,高三百尺。
金盤十三重合,去地七百尺。
道藥傳云:鐵柱八十八尺八十圍,金盤十五重,去地六十三丈二尺。
施功既訖,糞塔如初
大塔南三百步,時有婆羅門不信是糞,以手探看,遂作一孔。
年歲雖久,糞猶不爛
香泥填孔不可充滿
今天籠蓋之,雀離浮圖,自作已來三。
經天火所燒,國王修之還復如故
父老云:此浮圖天火七燒,佛法當滅。
道藥傳云:王修浮圖木工既訖,猶有鐵柱無由能上。
王于四角大高樓,多置金銀及諸寶物
王與夫人諸王子悉在樓上燒香散花至心精神
然後轆轤絞索一舉便到,故胡人皆云:四天王助之。
若其不爾,實非人力所能舉。
塔內佛事,悉是金玉千變萬化難得而稱。
日始升,則金盤晃朗微風漸發,則寶鐸和鳴
西域浮圖最為第一
此塔初成,用珍珠羅網覆其上。
後數年,王乃思量珠網價值萬金
我崩之後,恐人侵奪
復慮大塔破壞無人修補
一解珠網,以銅鑊盛之。
在塔西北一百步掘地埋之,上種樹,樹名菩提枝條四布,密葉蔽天
樹下四面坐像,各高丈五,恆有四典掌此珠。
興心欲取,即有禍變
刻石為銘,囑語:將來若此塔壞,勞煩後賢出珠修治
雀離浮圖南五十步,有一石塔,其形正圓,高二丈,甚有神變,能與世人吉凶
觸之若吉者,金鈴鳴應;若凶者,假令搖撼,亦不肯鳴。
惠生既在遠國,恐不吉,反遂禮神塔,乞求一驗
于是以指觸之,鈴即嗚應,得此驗用慰私心
後果得吉
惠生初發京師之日,皇太后敕付五色百尺千口錦香囊五百枚,王公卿士幡二千口。
惠生于闐,至乾陀所有佛寺處,悉皆流布至此頓盡。
唯留太后百尺一口,擬奉尸毘王塔。
宋雲以奴婢二人雀離浮圖,永充灑掃
大唐西域記》縛喝國塔
縛喝國,城外西南有納縛〈唐言新〉僧伽藍伽藍北有窣堵波,高二百餘尺。
金剛埿塗眾寶廁飾中有舍利時燭靈光伽藍西南一精廬。
建立已來多歷年所遠方輻輳高才類聚,證四果難以詳舉,故諸羅漢將涅槃示現神通所知識,乃有建立窣堵波基址相鄰數百餘矣。
證聖果終無神變,蓋亦千計不樹封記
國城西北五十餘里至提謂城,城北四十餘里有波利城城中各有一窣堵波,高餘三丈
昔者如來初證佛果,趣菩提樹方詣鹿園
時二長者遇彼威光,隨其行路之資遂獻麨蜜世尊為說人天之福。
最初得聞五戒十善也。
既聞法誨請所供養
如來遂授其髮爪焉。
長者還本國請禮敬儀式
如來僧伽胝㲲布下。
次下鬱多羅僧,次僧卻崎覆缽,豎錫杖
如是次第窣堵波二人承命各還其城擬儀聖旨修崇建,斯則釋迦法中,最初寧堵波城西七十餘里有窣堵波,高餘二丈
迦葉波佛時之所建也。
迦畢試國塔
迦畢試國,大城東南三十餘里,曷邏怙邏僧伽藍,傍有窣堵波,高百餘尺。
或至齋日燭光明,覆缽勢上。
石隙間流出黑香油靜夜中時,聞音樂之聲。
聞諸先志曰:昔此國大臣曷邏怙邏之所建也。
既成已,于夜夢中有人告曰:汝所建立窣堵波未有舍利
明旦有獻上者,宜從王請。
入朝進請曰:不量庸昧,敢有願求。
王曰:夫何所欲。
對曰:今日有先獻者,願垂恩賜。
王曰:然。
曷邏怙邏佇立宮門瞻望所至
俄有一人舍利瓶,大臣問曰:欲何獻上
曰:佛舍利
大臣曰:吾為爾守宜先白。
王曷邏怙邏,恐王珍舍利追悔前恩,疾往伽藍,登窣堵波
至誠所感其石覆缽自開,安置舍利
已而疾出,尚拘衣。
王使逐之,已掩矣。
故其隙間流黑香油
王城西北二百餘里至大雪山山頂有池。
聞諸先志曰:昔健馱邏國有阿羅漢,常受此池龍王供養
每至中食,以神通力并坐繩床陵虛而往
侍者沙彌密于繩床之下攀援潛隱,而阿羅漢時至,便往至龍宮
乃見沙彌龍王請留食。
龍王天甘露飯阿羅漢,以人間味而饌沙彌
阿羅漢飯食已訖,便為龍王設諸法,要沙彌如常為師滌器
有餘粒,駭其香味,即起惡願,恨師忿龍,願諸福力于今悉現。
斷此龍命,我自為王。
沙彌發是願時,龍王已覺頭痛矣。
羅漢設法誨諭龍王謝咎責躬沙彌懷忿未從誨。
謝既還伽藍至誠發願福力所致
是夜,命終
大龍王威猛奮發,遂來入池殺龍王
龍宮有其部屬,總其統命以宿願,故興暴風雨,摧拔樹木,欲壞伽藍
時迦膩色伽,王怪而發問阿羅漢,具以白王。
王即為龍于雪山下立
僧伽藍窣堵波,高百餘尺。
龍懷宿忿,遂發風雨
王以弘濟為心,龍乘瞋毒作暴伽藍窣堵波六壞七成
迦膩色迦王恥功不成,欲填龍池,毀其居室
即興兵眾雪山下,王乃歸命三寶請求加護
願諸福力于今現前,即王兩肩大煙焰。
王命軍眾人擔一石用填龍池龍王變作羅門請王曰:我是彼池龍王,懼歸命
惟王悲愍,赦其前過
王若殺我,我之與王俱墮惡道
王有斷命之罪,我懷怨讎之心,業報皎然善惡明矣。
王遂與龍明設要契:後更有犯,必不相赦。
龍曰:我以惡業受身為龍,龍性猛惡不能自持
瞋心或起,當忘所制。
王今更立伽藍不敢摧毀
每遣一人候望山嶺黑雲若起,急擊揵椎。
我聞其聲,惡心當息。
其王于是更修伽藍,建窣堵波
候望雲氣于今不絕。
聞諸先志曰:窣堵波中有如來骨肉舍利一升餘。
神變之事,難以詳述
一時窣堵波內忽有煙起少時間,便出猛焰。
時人窣堵波已從火燼瞻仰良久火滅煙消,乃見舍利,如白珠璠循,環表柱宛,轉而上昇高雲際縈旋而下
王城西北河南岸,舊王伽西南有舊王妃
伽藍中有金銅窣堵波,高百尺餘。
聞諸土俗曰:其窣堵波中有佛舍利升餘,每月十五日,其夜,便放圓光燭曜露盤,聯暉達曙,其光漸斂入窣堵波
城西南有比羅娑洛山,〈唐言象堅〉山神象形,故曰象堅也。
如來在世,象堅神奉世尊及千二百大阿羅漢
山巔有大磐石如來即之,受神供養
其後無憂王磐石上起窣堵波,高百餘尺,今人謂之象堅窣堵波也,亦云中有如來舍利可一升餘。
那揭羅曷國塔
那揭羅曷國城三甲窣堵波,高三百餘尺,無憂王之所建也。
編石特起,刻彫奇製。
釋迦菩薩然燈佛𢾭鹿皮布髮掩泥得受記處,時經劫壞,斯跡無泯
或有齋日天雨眾花,群黎心競
修供養。
其西伽藍少有僧徒,次南小窣堵波是昔掩泥之地,無憂王大路遂僻建焉。
城內有大窣堵波故基,聞諸先志曰:昔有佛齒高曠嚴麗
今既無齒,惟餘故基
其側有窣堵波,高三十餘尺。
彼俗相傳,不知原起
云:從空下峙。
基于此,既非人工,實為靈瑞
城西南十餘里有窣堵波,是如來在日中印度凌虛遊化降跡于此
國人感慕,建此靈基
其東不遠有窣堵波,是釋迦菩薩昔值然燈于此買華。
城西南二十餘里至小石嶺有伽藍高堂重閣,積石所成,庭宇𡧯寥,絕無僧侶
中有窣堵波,高二百餘尺,無憂王之所建也。
伽藍西南佛影窟,西北隅窣堵波有如經行之處。
其側窣堵波有如髮爪鄰。
此不遠有窣堵波,是如來顯暢,真宗說蘊界之處所也。
東南三十餘里至醯羅城,有重閣畫棟丹楹
第二閣中七寶窣堵波,置如來頂骨
骨周一尺二寸,髮孔分明,其色黃白,盛以寶函,置窣堵波中。
欲知善惡相者香末和泥以印頂骨,隨其福感其文煥然
又有七寶窣堵波,以貯如來髑髏骨,狀若荷葉色同頂骨,亦以寶函緘絡而置。
又有七寶窣堵波,貯如來眼睛,睛大如光明清徹曒映中外
重閣西北窣堵波不甚高大而多靈怪
人以指觸,便即搖震,連基傾動鈴鐸和鳴
健馱邏國塔
健馱邏國有缽羅樹,高百餘尺,枝葉扶疏蔭影蒙密
釋迦如來于此樹下南面而坐,告阿難曰:我去世後當四百年。
王命世號迦膩色迦,此南不遠起窣堵波,吾身所有骨肉舍利多集此中。
後卑缽羅樹,南有窣堵波,迦膩色迦王之所建也。
迦膩色迦王以如來涅槃之後第四百年,君臨膺運,統贍部洲不信罪福,輕毀佛法畋遊草澤
遇見白兔王親奔逐
至此,忽滅。
見有牧牛小豎林樹間作窣堵波其高三尺
王曰:汝何所為
牧豎對曰:昔釋迦聖智懸記,當有國王于此勝地窣堵波
吾身舍利多聚其內大王聖德,宿植名符。
昔記:神功勝福,允屬斯辰。
故我今者先相警發說此。
語已忽然不見,王聞是說,喜慶增懷,自負其名。
大聖先記,因發正信,深敬佛法
周小窣堵波處建石窣堵波欲以功力彌覆其上,隨其數量恆出三尺若是增高,踰四百尺。
基址所峙周一里半,層基五級,高一百五十尺。
方乃得覆小窣堵波
王用喜慶,復于其上更起二十五層,金銅相輪,即以如來舍利一斛其中,式修供養。
營建纔訖,見小窣堵波大基東南隅下傍出其半。
王心不平,便即擲棄
遂于窣堵波第二下石中半現,復于本處更出小窣堵波
王乃退而歎曰:嗟夫人事易迷,神功難掩
靈聖所持憤怒何及。
慚懼既已謝咎而歸。
其二窣堵波今猶現在
嬰疾病,欲祈康愈塗香散華至誠歸命多蒙瘳差
窣堵波東面石陛,南鏤作二窣堵波一高三尺一高五尺規模形狀如大窣堵波
又作兩軀佛像一高四尺一高六尺,擬菩提樹跏趺坐像日光照燭金色晃耀陰影漸移
石文青紺,聞諸耆舊曰:數百年前,石基之隙有金色蟻,大者如指,小者如
同類相從,齧其石壁,文若彫鏤。
廁以金沙作為,此像今猶現在
窣堵波南面有畫佛像,高一丈六尺,自胸以上分現兩身,從胸以下合為一體
聞諸先志曰:初有貧士傭力自濟得一金錢
願造佛像窣堵波
所謂畫工曰:我今欲圖如來妙相,有一金錢酬工。
尚少宿心憂,負迫于貧乏
時彼畫工鑒其至誠,無云價直,許為成功
復有一人事同前跡持一金錢求畫佛像
畫工是時受二人錢,來妙丹青,共畫一像。
二人同日俱來禮敬畫工,乃同指一像示彼二人,而謂之曰:此是汝所作之佛像也。
二人相視若有所懷畫工心知其疑也,謂二人曰:何思慮之久乎。
凡所受物,毫釐不虧
斯言不謬,像必神變
言聲未靜,像現靈異分身交影,光相昭著
二人悅服歡喜
窣堵波左右窣堵波魚鱗百數佛像莊嚴,務窮工思,殊香異音。
時有聞聽靈仙聖賢,或見旋繞窣堵波者,如來懸記七燒七立佛法方盡。
城東窣堵波無憂王之所建也。
過去四佛說法之處。
古先聖賢中印度降神導物,斯地實多。
城北四五里有故伽藍伽藍側有窣堵波,高數百尺無憂王之所建也。
木文,頗異人工,是釋伽佛昔為國王修菩薩行,從眾生欲,惠施不倦喪身若遺於此國土千生為王,即斯勝地
千生捨眼,自此東不遠有二石窣堵波,各高百餘尺。
右則梵王所立,左乃天帝建,以妙珍寶而瑩飾之。
如來𡧯滅寶,變為基,雖傾陷猶尚崇高梵釋
窣堵波西北行五十餘里,有窣堵波,是釋迦如來於此鬼子母,令不害人故此國俗祭以求嗣。
烏仗那國塔
烏仗那國摩訶那伽藍,西北下山三四十里,至摩愉伽藍,有窣堵波,高百餘尺。
其側大方石,上有如來足蹈之跡,是佛昔蹈此石,放拘胝光明照,摩詞伐那伽藍,為諸人天說本生事。
窣堵波下有石,色帶黃白,常有津膩,是如來在昔菩薩行,為聞正法於此析骨,書寫經典
摩愉伽藍西六七十里有窣堵波無憂王之所建也。
如來昔修菩薩行,號尸毘迦王,為求佛果於此割身,從鷹代鴿。
代鴿西北二百餘里,入珊尼羅闍川,至薩袖殺地僧伽藍,有窣堵波,高八十餘尺,是如來昔為帝釋,時遭飢歲疾疫流行醫療無功道殣相屬
帝釋悲愍,思所救濟,乃變其形為大蟒
僵屍川谷空中遍告,聞者咸慶,相率奔赴,隨割隨生,療饑療疾
其側不遠有蘇摩大窣堵波,是如來昔為帝釋時世疾疫,愍諸含識,自變其身為蘇摩蛇。
凡有啖食,莫不康
豫珊尼羅闍川北石崖邊有窣堵波病者至求,多蒙除瘥。
如來在昔孔雀王,與其群而至,此熱渴所逼。
求水不獲孔雀王以觜啄崖,涌泉流注,今遂為池。
飲沐愈疾石上有孔趾跡
瞢揭釐城西南行六七十里大河東有窣堵波,高六十餘尺,上軍王之所建也。
如來之將𡧯滅,告諸大眾:我涅槃後烏仗那國,上軍王宜與舍利之分及諸王
將欲均量,上軍王後來遂有輕鄙之議。
是時天人大眾重宣如來顧命之言,乃預同分持歸本國。
式遵崇建窣堵波側大河濱大石,狀如象,昔上軍王以大白象負舍利歸,至於此地,象忽顛仆因而自斃,遂變為石,即於其側起窣堵波
瞢揭釐城西五十餘里,渡大河至盧醯呾迦窣堵波,高五十餘尺,無憂王之所建也。
如來菩薩行為大國王號曰慈力於此刺身,血以飼五藥叉。
瞢揭釐城東北三十餘里至遏部多石窣堵波,高四十餘尺,在昔如來諸人天說開導如來去後,從地踊出,黎庶崇敬香華不替。
缽露羅國塔
缽露羅龍池東南行三十餘里,入兩山間有窣堵波無憂王之所建也,高百餘尺,是釋迦如來懸記
當來慈氏世尊出興之時,自然有四大寶藏,即斯勝地
當其一所,聞諸先志曰:或時地震,諸山皆動。
周藏百步無所傾搖
諸有愚夫,妄加發掘,地為震動
人皆顛仆,傍有伽藍,圯損已甚,久絕僧徒
城北十二三里有窣堵波無憂王建也。
或至齋日,時放光明。
神花天樂,頗有見聞。
聞諸先志曰:近有婦人,身嬰惡癩,竊至窣堵波責躬禮懺
見其庭宇有諸糞穢,掬除灑掃塗香散華
更采青蓮重布其地,惡疾除愈形貌增妍
出名香,青蓮同馥,斯勝地也。
如來在昔菩薩行為大國王號戰達羅缽剌媻志,求菩提斷頭惠施若此之捨,凡歷千生
城外東南南山之陰有窣堵波,高百餘尺,是無憂王太子拘浪挐為繼母所誣抉目之處,無憂王所建也。
盲人祈請,多有復明,此太子正后生也,儀貌妍雅慈仁夙著。
正后終沒繼室憍婬,縱其昏愚,私逼太子
太子瀝泣引責,退身謝罪
繼母見違,彌增忿怒
候王間隙從容言曰:夫呾叉始,羅國要領,非親子弟,其可寄乎。
今者太子仁孝著聞親賢故物議斯在。
王惑聞說,雅悅姦謀即命太子而誡之曰:吾承餘緒,垂統繼業,唯恐失墜,忝負先王
呾叉始羅襟帶,吾今命爾作鎮事殷重,人情詭雜無妄去就有虧基緒
凡有召命,驗吾齒印,印在吾口,其有謬乎。
於是太子銜命來鎮。
歲月雖淹,繼室彌怒,詐發制書紫泥封記。
候王眠睡,竊齒為印,馳使而往,賜以責書
輔臣跪讀,相顧失圖
太子問曰:何所悲乎。
曰:大王有命,書責太子
抉去兩目逐棄山谷,任其夫妻隨時生死
雖有此命,尚未可依,今宜重請,面縛待罪
太子曰:父而賜死,其敢辭乎。
齒印為封,誠無謬矣。
命栴茶羅抉去其眼,眼既失明
乞丐自濟流離展轉
至父都城,其妻告曰:此是王城
嗟乎饑寒良苦,昔為王子,今作乞人
願得聞知,重伸先責。
於是謀計王內廄,於夜分後泣對清風長悲吟箜篌鼓和。
王在高樓聞其雅唱,辭甚怨悲。
怪而問曰:箜篌歌聲似是吾子,今以何故而來此乎。
即問內廄誰為歌嘯,遂將盲人對旨。
王見太子銜悲問曰:誰害汝身遭此禍舋。
愛子喪明猶不覺知凡百黎元如何究察
天乎天乎。
何德之衰。
太子悲泣謝而對曰:誠以不負責於天。
年月日忽奉慈旨無由致辭不敢逃責
王心繼室不軌也,無所究察便加刑辟
菩提樹伽藍有瞿沙大阿羅漢者,四辯無礙三明具足
王將盲子陳告其事,唯願慈悲令得復明
時彼羅漢受王請已。
於是宣令國人:吾於後日欲說妙理,人持一器來此聽法,以承泣淚也。
於是遠近相趨士女雲集
是時阿羅漢十二因緣,凡厥聞法莫不悲哽,以所持器承其瀝淚。
說法既已總收眾淚,置之金盤自誓曰:凡吾所說諸佛至理,理若不真說紕繆,斯則已矣
如其不爾,願以眾淚灑彼盲眼,眼得復明明視如昔。
發是語訖持淚灑眼,眼遂復明
王乃責彼輔臣詰諸僚佐,或黜或放或遷或死。
諸豪世俗移居雪山東北沙磧之中。
僧訶補羅國塔
僧訶補羅國城南不遠有窣堵波無憂王之所建也。
莊飾有虧靈異相繼,傍有伽藍空無僧侶
東南四五十里至石窣堵波無憂王建也。
高二百餘尺,池沼十數映帶左右,雕石為岸,殊形異類
激水清流,汨漂注,龍魚水族窟穴潛流
四色蓮花彌漫清潭百果具繁,同榮異色,林沼交映誠可遊玩
呾叉始羅國塔
呾叉始羅北界信度河,東南行二百餘里度大石門,昔摩訶薩埵王子於此投身,飼餓烏菟
其南百四五十步有石窣堵波摩訶薩埵愍餓獸之無力也。
行至此地乾,自刺,以血啖之。
於是乎,獸乃啖焉。
其中地土洎諸草木微帶絳色,猶血染也。
人履其地,若負芒刺,無云疑信,莫不悲愴捨身
北有石窣堵波,高二百餘尺,無憂王之所建也,雕刻奇製,時燭神光
窣堵波及諸石龕動,以百數周此塋域
有疾病,旋繞多愈。
從此東行五十餘里至孤山中,有伽藍,華果繁茂泉池澄鏡,傍有窣堵波,高三百餘尺,是如來在昔於此化惡藥叉令不食肉
迦涇彌羅國
迦涇彌羅有四窣堵波,並無憂王建也,各有如來舍利升餘。
睹貨邏國塔
睹貨邏國新城東南十餘里,故城北大山陽僧伽藍,其窣堵波中有佛牙,長可寸半,其色黃白
或至齋日,時放光明。
昔訖利多種之,滅佛法也。
僧徒解散,各隨利居。
一沙門遊諸印度觀禮聖跡,伸其至誠
後聞本國平定即事歸途
遇諸群象橫行草澤奔馳震吼
沙門見,已升樹以避。
是時,群象相趨奔赴競吸池水浸漬樹根,互共排掘,樹遂顛仆,既得。
沙門負載而行,至大林中,有病象瘡痛,而臥引此。
僧手至所苦處,乃枯竹所刺也。
沙門於是傅藥,裂其裳,裹其足。
別有大象持金函授病象,象既得已
轉授沙門沙門開函,乃佛牙也。
諸象圍繞僧,出無由
明日齋時,各持異以為中饌。
食已,載僧去林數百里外,方乃下之,各跪拜而去。
沙門至國西界,渡一駛河
濟乎中流,船將覆沒,同舟之人互相謂曰:今此船覆,禍是沙門
沙門有如來舍利,諸龍利之。
船主檢驗果得佛牙
沙門佛牙俯謂龍曰:吾今寄汝,不久來取。
遂不渡河回船而去。
顧河歎曰:吾無禁術,龍畜所欺。
重往印度學禁龍法。
三歲之後復還本國,至河之濱,方設壇場
其龍於是佛牙函以授沙門沙門持歸,於此伽藍修供養。
伽藍南十四五里有小伽藍伽,藍左右窣堵波,大阿羅漢舍利並在。
野獸山猿,采華供養
歲時無替,如承指命。
然此山中多諸靈跡,或石壁橫分,峰留馬跡,凡厥此類,其狀譎詭,皆是羅漢沙彌群從遊戲手指摩畫乘馬往來遺跡若斯難以詳述
佛牙伽藍東十餘里北山崖間有小伽藍中有窣堵波,高五十餘尺,是阿羅漢遺身舍利也。
先有羅漢,形量偉大,凡所飲食,與象同等
時人譏曰:徒知飽食,安識是非羅漢入寂滅也。
諸人曰:吾今不久當取無餘,欲說自身所證妙法
眾人聞之,更相譏笑,咸來集會,其觀得失
阿羅漢諸人曰:吾今為汝說,本因緣此身,之前報受象身,在東印度,居王內廄
是時,此國有一沙遠遊印度尋訪聖教經典論。
王持施與沙門載負佛經至於此,自後不久即命終。
乘其載經福力所致遂得為人
復終餘慶早服染衣,勤求出離不遑寧居,得六神通斷三界欲。
其所食餘習尚然。
每自節身三分食一,雖有此說,人猶未信。
升虛入火光定,身出煙焰入寂滅,餘骸墜下窣堵波
摩揭陀國塔
摩揭陀國奢羯羅故城中有伽藍世親菩薩於此中製勝義諦論。
其側窣堵波,高二百餘尺,過去四佛於此說法
有四佛經遺跡之所。
伽藍西北五六里有窣堵波,高二百餘尺,無憂王之所建也,是過去四佛說法之處。
新都城東北十餘里至石窣堵波,高二百餘尺,無憂王之所建也,是如來北方行化中路止處。
印度記》曰:窣堵波中有舍利,或至齋日放光明。
至那僕底國塔
至那僕底國闇林伽藍中有窣堵波,高二百餘尺,無憂王之所建也。
其側則有過四佛座及經行遺跡之處,小窣堵波,諸大石室,鱗次相望不詳其數。
並是劫初已來諸果聖人於此寂滅差難備舉齒骨猶在。
繞山伽藍周二十里,佛舍利窣堵波,數百千所,連隅接影。
屈露多國塔
屈露多國中窣堵波無憂王之所建也。
在昔如來至此國,說法度人,遺跡斯記。
設多圖盧國塔
設多圖盧國城東南三四里有窣堵波,高二百餘尺,無憂王之所建也。
有過四佛座及經行遺跡之所。
秣菟羅國
秣菟羅國都城有三窣堵波,並無憂王所建也。
過去四佛遺跡甚多釋迦如來諸聖弟子遺身窣堵波,謂舍利子
沒特伽羅子布剌拏呾麗衍,尼弗呾羅優波釐,阿難陀,羅怙羅,曼殊室利菩薩
窣堵波等每歲三長,及月六,齋僧相競,率其同好齎持供具,多營奇玩
其所宗,而致像設阿毗達磨供養舍利子
定之徒,供養沒特伽羅子。
誦持經者,供養滿慈子。
學毗耶眾,供養優波釐。
苾芻尼供養阿難
受具戒者,供養羅怙羅。
其學大乘者,供養菩薩
是日也,諸窣堵波修供養,珠旛布列寶蓋駢羅
香煙若雲,華散如雨蔽虧日月震蕩谿谷
國王大臣修善為務,城東行五六里至一伽藍,疏崖為室,因谷為門,尊者鄔波毱多之所建也。
其中有如指爪窣堵波
伽藍北巖間有石室石室東南二十四五里至大涸池,傍有窣堵波
在昔如來行經此處,時有獼猴持蜜奉佛,佛令水和普遍大眾
獼猴喜躍,墮坑而死,乘茲福力得生人中
池北不遠大林中有過去四佛經行遺跡,其側有舍利子、沒特伽羅子等千二百五十大阿羅漢
定之處並建窣堵波,以記遺跡
如來在世屢遊此國說法之所並有封樹。
薩他泥溼伐羅國塔
薩他泥溼伐羅國城西北四五里有窣堵波,高二百餘尺,無憂王之所建也。
甎皆黃赤色甚光淨中有如來舍利一升,光明時神跡多端
窣祿勤那國塔
窣祿勤那大城東南閻牟那河西,大伽藍東門外有窣堵波無憂王之所建也。
如來在昔於此說法度人。
其側又一窣堵波中有如來髮爪
舍利子沒特伽羅阿羅漢髮爪窣堵波,周其左右數十餘所。
瞿毗霜那國塔
瞿毗霜那大城側,故伽藍中有窣堵波無憂王之所建也,高二百餘尺,如來在昔於此一月說諸法要
有過四佛座及經行遺跡之處,其側則有如髮爪窣堵波,各高一丈餘。
堊醯掣呾邏國塔
堊醯掣呾邏國城龍池側有窣堵波無憂王之所建也。
如來在昔龍王七日於此說法
其側有四窣堵波,是過去四佛座及經行遺跡之所。
毗羅刪挐國塔
毗羅刪拏大城中故伽藍內有窣堵波基,雖傾圯尚百餘尺,無憂王之所建也。
如來在昔於此七日說蘊界處經之所。
其側則有過四佛座及經行遺跡斯在。
劫比他國塔
劫比他國有伽藍伽藍內有三寶階,是如來三十三天還地
寶階側不遠有窣堵波,是過去四佛座及經行遺跡之所。
其側窣堵波如來在昔於此澡浴
其側精舍,是如來定之處。
精舍側有大石基,長五十步,高七尺,是如來經行之處。
所履跡,皆有蓮華之文基。
左右各有小窣堵波帝釋梵王之所建也。
羯若鞠闍國塔
羯若鞠闍國王子於競伽河側建立數千窣堵波,各高百餘尺。
西北窣堵波無憂王之所建也,如來在昔於此七日說諸妙法
其側則有過四佛座及經行遺跡之所。
有如髮爪窣堵波說法窣堵波
大城東南六七里競伽河南窣堵波,高二百餘尺,無憂王之所建也。
在昔如來於此六月說身無常苦空不淨
其側則有過四佛座及經行遺跡之所。
有如髮爪窣堵波,人有染疾,至誠旋繞必得痊愈,蒙其福利
城東五里有三伽藍同垣異門。
伽藍前二百餘步有窣堵波無憂王之所建也。
基雖傾陷,尚高百餘尺,是如來於此七日說法
中有舍利,時放光明。
其側則有過四佛座及經行遺跡之所。
伽藍北三四里臨競伽河岸窣堵波,高二百餘尺,無憂王之所建也。
如來在此說法七日,時有五百餘鬼來至佛所,聞法解悟,捨鬼生天
說法窣堵波有過四佛座及經行遺跡之所,其側復有如髮爪窣堵波
阿踰陀國塔
阿踰陀國城北四五里臨競伽河岸伽藍中有窣堵波,高二百餘尺,無憂王之所建也。
如來天人於此三月說諸妙法
其側窣堵波過去四佛座及經行遺跡之所。
伽藍西四五里有如髮爪窣堵波,無著講堂
故基西北四十餘里至故伽藍北臨競伽河,中有窣堵波,高百餘尺,世親菩薩初發大乘心處。
阿耶穆佉國塔
阿耶穆佉國城東南不遠臨競伽河岸窣堵波無憂王之所建也。
高二百餘尺,是如來於此三月說法
其側則有過四佛座及經行遺跡之所。
有如髮爪青石窣堵波,其側伽藍僧徒二百餘人
佛像莊飾威嚴如在臺閣宏麗奇製鬱起
是昔佛陀馱媻論師於此製說一切部大毗媻沙論。
缽邏那伽國塔
缽邏那伽大城西南瞻博華林中有窣堵波無憂王之所建也。
基雖傾陷尚百餘尺。
在昔如來於此降伏外道
其側有髮爪窣堵波經行遺跡
髮爪窣堵波有故伽藍,是提媻菩薩作廣百論挫小乘外道處。
東南不遠有故伽藍,具史羅長者舊園也。
中有窣堵波無憂王之所建立
高二百餘尺,如來於此數年說法
其側則有過四佛座及經行遺跡之所,復有如髮爪窣堵波
城西南八九里毒龍石窟者,昔如來伏此毒龍中留影,雖則傳記,今無所見
其側有窣堵波無憂王之所建也。
高二百餘尺,傍有如經行遺跡髮爪窣堵波
病苦之徒,求願多愈。
釋迦法盡,此國最後
故上自君王,下及眾庶入,此國境自然感傷,莫不飲泣悲歎而歸。
護法外道側則有窣堵波無憂王之所建也。
基雖傾陷,尚高二百餘尺,是如來於此六月說法
傍有經行之跡及髮爪窣堵波
鞞索迦國塔
鞞索迦國城南道,左有大伽藍伽藍,側有窣堵波,高二百餘尺,無憂王所建也。
如來昔日六年於此說法導化
說法有奇樹,高六七尺,春秋遞代常無增減,是如來昔嘗淨齒棄其遺枝,因植根繁茂至今
衺見人及外道眾,競來殘伐,尋生如故
其側不遠有過四佛座及經行遺跡之所,復有如髮爪窣堵波靈基連隅林沼交映
室羅伐悉底國塔
室羅伐悉底國城南五六里有給孤獨園東北窣堵波,是如來洒病苾芻處。
如來在世也,有病苾芻含苦獨處世尊見而問曰:汝何所苦,汝何獨居。
曰:我性疏嬾不耐看病,故今嬰疾無人瞻視
如來是時愍而告曰:善男子
我今看汝以手拊摩病苦皆愈。
扶出戶外更易敷褥,親為盥洒
改著新衣,佛語苾芻,當自勤勵
聞誨感恩,心悅身豫給。
孤獨園西北有小窣堵波,是沒特伽羅運神通,力舉舍利子衣帶不動之處。
昔佛在無熱惱池,人天咸集,惟舍利子不時從。
會佛命沒特伽羅往召來集,沒特伽羅承命而往舍利子方補護法衣。
沒特伽羅曰:世尊今在無熱惱池,命我召爾。
舍利子曰:且止須我補,竟與子偕行
沒特伽羅曰:若不速行,欲運神力,舉爾石室大會所。
舍利子解衣帶置地曰:若舉此帶,我身或動。
時沒特伽羅大神通,舉帶不動,地為之震。
因以神足還詣,佛所見舍利子已在會坐,沒特伽羅俛而歎曰:乃今以知神通之力不如智慧之力矣。
舉帶窣堵波側不遠有井,如來在世汲充佛用。
其側有窣堵波無憂王之所建也。
中有如求舍利經行之跡,說法之處,並樹旗表建窣堵波,冥祇警衛靈瑞間起,或鼓天樂,或聞神香
景福之祥,難以備敘。
影覆精舍東三四里有窣堵波,是尊者舍利子外道論議處。
初善施長者買逝,多太子園欲為如來建立精舍
尊者舍利子長者而瞻,揆外道六師,求捔神力
舍利子隨事攝化應物降伏
其側精舍前建窣堵波如來於此摧諸外道,又受毗舍佉母請。
大城西北六十餘里有故城,是賢劫中人壽二萬歲時迦葉波佛本生城也。
城南窣堵波,成正覺初見父虛。
城北有窣堵波,有迦葉波佛全身舍利,並無憂王所建也。
劫比羅伐窣堵國塔
劫比羅伐窣堵國城南行五十餘里,至故城窣堵波,是賢劫中人壽六萬歲時迦羅迦村馱佛本生城也。
城南不遠有窣堵波,成正覺已見父之處。
東南窣堵波有彼,如來遺身舍利
前建石柱高三十餘尺,上刻師子之像,傍記𡧯滅之事。
無憂王建也。
迦羅迦村馱佛城東北行三十餘里至故大城中有窣堵波,是賢劫中人壽四萬歲時迦諾迦牟尼本生城也。
東北不遠有窣堵波,成正覺已度父之處。
次北有窣堵波,有彼如來遺身舍利前建石柱高二十餘尺,上刻師子之像,傍記𡧯滅之事,無憂王之所建也。
城東北四十餘里有窣堵波,是太子坐樹陰觀耕田於此習定而得離欲
淨飯王太子坐樹陰,入𡧯定日,光回照樹,影不移心知靈聖更深珍敬。
大城西北有數百千窣堵波釋種誅死處也。
毗盧釋迦王既克諸釋虜,其族類九千九百九十萬人並從殺戮積尸如莽,流血成池。
天警人心,收骸瘞葬
城南三四里尼拘律樹林窣堵波無憂王建也。
釋迦如來正覺已還,國見父王,為說法處。
淨飯王如來降魔軍,已遊行化導情懷渴仰,思得禮敬。
命使如來曰:昔期成佛,當還本生。
斯言在耳
時來降趾,使至佛所,具宣王意。
如來告曰:卻後七日,當還,本生
使臣還已白王。
淨飯王告命臣庶灑埽衢路儲積香華,與諸群臣四十里外佇駕奉迎
是時,如來大眾俱八金剛周衛四天王前導
帝釋與欲,界天侍左梵王色界天侍右,諸苾芻僧死在其後
唯佛在眾,如月映星,威神三界光明七曜步虛空至生。
國王從臣禮敬已畢,俱共還國,止尼拘盧陀僧伽藍
其側不遠有窣堵波,是如來大樹下東面而坐,受姨母金縷袈裟
次此窣堵波如來於此八王子及五百釋種處。
南門外路左有窣堵波,是太子與諸釋捔藝䠶鐵鼓從此
東南三十餘里有小窣堵波,其側有泉,泉流澄鏡,是太子與諸釋引強校能弦矢既分,穿鼓過表,至地沒羽,因涌清流
時俗相傳,謂之箭泉。
有疾病,飲沐多愈。
遠方之人持泥以歸,隨其所苦,漬以塗額,靈神冥衛多蒙痊愈
箭泉東北行八九十里至臘伐尼林,有釋種浴池澄清皎鏡,雜華彌漫
其北二十四五步有無憂華樹,今已枯悴
菩薩誕靈之處,菩薩以吠含佉月後半八日
當此三月八日上座部,則曰:以吠含佉月後半十五日,當此三月十五日
次東窣堵波無,憂王所二龍太子處也。
菩薩已不扶,而行於四方,各七步
而自言曰:天上天下唯我獨尊
今茲而往生分已盡,隨足蹈出大蓮花
二龍踊出住虛空中而各吐水,一冷一煖以浴太子太子窣堵波東有清泉,傍建二窣堵波,是二龍地踊出之處。
菩薩生已支屬宗親莫不奔馳求水盥浴
夫人之前二泉涌出一冷一煖遂以浴灑。
其南堵窣波,是天帝釋捧接菩薩處。
菩薩初出胎也,天帝釋以妙天衣跪接菩薩,欠有四窣堵波,是四天王抱持菩薩處也。
菩薩右脅生已,四天王金色㲲衣捧菩薩置金几上
至母前曰:夫人誕斯福子誠可歡慶
諸天尚喜況世人乎。
藍摩國塔
藍摩國空荒歲久疆場無紀,城邑丘墟居人稀曠故城東南有甎窣堵波高城百尺
昔者如來入𡧯滅已,此國先王分得舍利,持歸本國。
式遵崇建靈異間起神光時燭。
窣堵波側有一清池,龍每出變形蛇服
右旋宛轉窣堵波
野象群行采花以散,冥力警察初無間替。
無憂王分建窣堵波也。
七國所建咸已開發至於此國方欲興工
而此池龍恐見陵奪,乃變作羅門前叩象曰:大王情流佛法種福田,敢請紆駕降臨我室。
王曰:爾家安在為近遠乎。
羅門曰:我,此池之龍王也。
大王欲建勝福,敢來請謁
王受其請,遂入龍宮坐久之。
間龍進曰:我唯惡業,受此龍身供養舍利,冀消罪咎願王躬往觀而禮敬
無憂王見已,瞿然謂曰:凡諸供養之具,非人間之有也。
龍曰:若然者願無廢毀。
無憂王自度力非其儔,遂不開發
出池之所。
今有封記東行百餘里至大窣堵波無憂王之所建也。
太子踰城至此,解寶衣,去瓔珞,命僕還處。
回駕窣堵波東有贍部樹,枝葉凋枯,株尚在其傍。
復有小窣堵波太子以餘寶衣鹿皮衣處。
太子易衣側不遠有窣堵波無憂王之所建也。
太子剃髮處。
太子剃髮窣堵波東南曠野中行百八九十里。
至尼拘盧陀林,有窣堵波高三十餘尺,昔如來𡧯滅,舍利已分諸媻羅門無所得獲
於涅疊般那地,收餘灰炭持至本國,建此靈基修供養,自茲以降奇跡相仍疾病之人祈請多愈。
灰炭窣堵波側故伽藍左右數百窣堵波,其一大者無憂王所建也。
崇基雖陷,高餘百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