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db.itkc.or.kr 和 zh.wikisource.org
甲子(唐昭宗天祐元年起)乙丑(帝祝元年)丁卯(五代○梁太祖开平元年)辛未¶ (自动笺注)
佛祖綱目卷第三十四(騰字號)
公元904年
*甲子(唐昭宗天祐元年起)乙丑(帝祝元年)丁卯(五代○梁太祖開平元年)辛未
公元915年
(梁改乾化)乙亥(梁改貞明)辛巳(梁改龍德)癸未(後唐莊宗同光元年)丙戌(唐明
公元926年
天成元年)庚寅(唐改長興)甲午(唐廢帝清泰元年)丙申(後晉高祖天福元年)
公元947年
丁未(後漢高祖仍稱天福)戊申(漢隱帝乾祐元年)辛亥(周太祖廣順元年)甲
公元954年
寅(周世宗顯德元年)庚申(宋太祖建隆元年)癸亥(宋太祖乾德元年止)
五代梁(朱)後唐(李)後晉(石)後漢(劉)(郭)。
公元960年
(趙)北宋
太祖建隆庚申
欽宗靖康
午。
九主
共一百六十七年南宋
高宗建炎
公元1007年
丁未
止末帝祥興己卯
十主
共一百五十二年。
南北宋。
共三百十九年附吳越王(錢)。
公元904年
**(甲子)布袋和尚示現明州
布袋和尚
未詳氏族
自稱名契
(此云跡)常以杖一布
囊并破席。
凡供身之具。
盡貯囊中
入市見物則乞。
醯[醢-右+(乞-乙+口)]魚󳵇。
纔接入口
少許投囊中。
時號長汀子
袋和尚
一僧在前行。
師拊其背一下
回頭
師曰。
一文錢
曰道得即與你一文
師放下布袋。
乂手而
立。
白鹿和尚問。
如何布袋
師便放下布袋
如何
布袋下事
師便負之而去。
常在街立。
有僧問。
和尚
這裏作麼
曰等箇人
曰來也。
曰汝不是這箇人。
如何這箇人。
曰乞我一文錢
師甞有歌曰。
只箇
心心是佛。
十方世界靈物
縱橫妙用可憐生
一切
如心真實
騰騰自在無所為。
閑閑究竟出家兒
目前大道
不見纖毫大奇
萬法何殊何異
何勞更用尋經義
心王本自絕多知。
智者祇明無學
地。
非聖非凡復若乎。
不強分別聖情孤。
無價心珠
圓淨
凡是異相妄空呼。
人能弘道道分明
無量清高
稱道情。
携錫若登故國路。
莫愁諸處聞聲
又偈。
憎愛世偏多。
仔細思量我何。
寬却肚腸須忍辱。
開心任從他。
若逢知己須依分。
縱遇冤家也共
和。
若能了此心頭事。
自然證得六波羅
又曰。
我有一
布袋
虗空罣礙
展開十方
入時觀自在
我有三
寶堂
空無色相
不高亦不低。
無遮亦無障。
學者
不如
來者難得樣。
智慧安排
千中無一匠
四門
果生。
十方供養
吾有一軀佛。
世人不識
不塑亦
不裝。
不雕亦不刻。
一滴灰泥。
一點彩色
人畵畵
不成
偷偷不得
體相本自然。
清淨拂拭
雖然
一軀
分身千百億。
又曰。
一鉢千家飯。
孤身萬里遊。
目覩人少。
問路白雲頭。
**○光湧禪師石亭
光湧。
自承慧寂記莂
秘重大法
天祐元年
南昌帥南
平王鍾傅
遣使迎湧至府。
使至不起
牧縣至不
起。
道俗頓集亦不起
乃共訴曰。
不起
郡縣之咎。
不得巳從之。
遂嗣石亭法席
學者之如雲。
僧問。
文殊七佛之師。
文殊還有師否。
遇緣即有。
曰如
何是文殊師。
湧竪起拂子
僧曰。
莫祇這便是麼。
涌放
下拂叉手
如何妙用一句
水到渠成
問真
佛在何處
言下無相
不在別處
公元905年
**(乙丑)常通禪師入寂(長沙法嗣)
常通
雪竇
鬱然盛化
天祐乙丑七月
集眾焚香
囑訖。
合掌而逝。
公元906年
**(丙寅)幼璋禪師瑞龍
幼璋
姓夏侯
白水心印
甞見騰騰和尚
語曰。
汝往
天台
尋靜而棲。
遇安而止。
又見憨憨和尚
語曰。
汝後
四十年。
巾子山菩薩
王於江南
於是吾法乃昌。
璋至天台
果住靜安鄉福唐院。
浙東飢疫
璋於溫台
三郡
收瘞遺骸數千。
時謂悲增大士。
乾寧中
雪峯
授以㯶櫚拂子
天祐三年
王建瑞龍寺。
請璋住持
閩王王審知義存師備曰。
朕今造寺修福
布施
度僧。
遏惡行善
此去還得成佛否。
曰未得成佛
但是
有作之心。
皆是輪迴
又問。
何為道。
作何修行
曰一
業障海。
皆從妄想生。
若欲懺悔者。
端坐實相
大王識取實相
自然成佛
一日又求示心法
答曰。
空身
大王法身
知見了。
總是本源自性天真
佛。
心心木石
觀心無心
妄想起。
我心自空。
即悟
實相
百千三昧。
俱在大王心
既知本性
一時放下
得別生絲髮許也。
又曰。
念常空寂
日用布施
利益
竝為助道之門。
不拘有無之見。
一切自在
真心本無生滅
今此一身
從何而有。
曰此本源真性
徧周法界
妄想故。
一點識性
從父母妄緣而
生。
便即傳命
千般若。
身有輪迴
佛者覺也。
知覺
了。
不落惡趣
但頻省妄念
歸真合道天祐三年
州剌史王延彬
慧稜住招慶。
開堂日。
朝服趨侍
曰。
師說法。
曰還聞麼。
設拜
稜曰。
雖然如此
恐有
不肯
一日稜謂彬曰。
雪峰竪拂子示僧。
其僧便出
去。
據此僧。
合喚轉痛與一頓
彬曰。
是甚心行
曰。
泊合放過
一日彬入招慶佛殿
指鉢盂。
殿主曰。
這箇是甚麼鉢。
藥師鉢。
彬曰。
只聞有降龍鉢
曰待
有龍即降。
彬曰。
忽遇拏雲艧浪來時作麼生
曰他亦
不顧
彬曰。
話墮也。
一日入招慶煎茶
朗上座德謙
把銚。
忽翻銚。
彬問。
茶爐下是什麼
朗曰。
捧爐神。
既是捧爐神。
為什麼翻却銚。
朗曰。
仕官千日
失在
一朝
拂袖便出。
謙曰。
朗上座喫招慶飯。
却向外邊
打野榸。
朗曰。
上座作麼生
謙曰。
非人得其便。
一日
在招慶。
普請
至彬宅。
木佛
彬問大眾曰。
忽遇丹
霞。
作麼生
無語
提起頂上曰。
也要分付
人。
一日入院
見方門閉
問演侍者曰。
有人敢道
大師在否。
演曰。
有人敢道
大師不在否。
僧問。
如何
正法眼
稜曰。
有願不撒沙文邃
欽山
巨良來參。
問一鏃破三關如何
放出中主看。
恁麼
知過必改
更待何時
曰好隻箭放不著所在
便出。
邃曰。
且來闍黎
回首
下禪床擒住曰。
一鏃破三
即且置。
試為欽山發箭看。
擬議
邃打七棒曰。
聽箇亂統漢。
疑三十年。
公元1267年
**(丁卯)德謙禪師住明招
德謙
羅山印記
不滯一隅
激揚玄旨
諸老宿皆畏
敏捷
後學敢當其鋒者。
甞到招慶。
壁畵
問僧。
那箇是甚麼神。
護法善神
會昌沙汰時。
甚麼
去來
無對
乃令僧問演侍者
演曰。
甚麼劫中
遭此難來。
僧回舉似謙。
謙曰。
直繞演上座
後聚
千眾。
有甚用處
禮拜
別語
謙曰。
甚麼處去也。
次到坦長老處。
坦曰。
參學一人所在亦須到。
半人
所在亦須到。
謙便問。
一人所在不問
作麼生是半
所在
無對
後令小師問謙。
謙曰。
汝欲識半人
在麼。
也祇是弄泥團漢。
又到雙巖
巖問。
經云一切
佛及諸佛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
從此經出。
道此經是何人說。
謙曰。
說與不說。
拈向一邊
如和
決定
甚麼作此經。
無對
謙又曰。
一切賢聖
無為法
有差別。
則以無為法極則
憑何而有
差別
祇如差別
是過不是過。
若是過。
一切賢聖悉皆
是過。
若不是過。
決定甚麼差別
巖亦無語。
謙曰。
雪峯道底。
自是道聲遐播。
眾請居婺州明招山。
開法
上堂
全鋒敵勝。
遇知音。
同死同生
萬中無一。
尋言
逐句
其數河沙
舉古舉今。
滅胡種族
向上一路
啐啄
猶乖。
儒士相逢
握鞭回首
沙門所見
誠實苦哉。
拋却
真金
隨隊撮土
報諸稚子
莫謾波波
解得他玄。
猶兼
瓦礫
不如一擲
騰空太虗
祇這靈鋒。
阿誰敢近。
任君
來箭。
方稱丈夫
擬欲吞聲
不消一攫。
僧問。
師子未出
窟時如何
曰俊鷂趂不及
曰出窟後如何
萬里
紛紛
曰欲出未出時如何
曰嶮。
向去如何
曰劄。
如何是透法身一句子。
北斗翻身
問十二
時中如何趣向
曰拋向金剛地上著
文殊維摩
對談何事
葛巾紗帽巳拈向這邊著也。
有僧住菴。
一年後。
却來禮拜曰。
古人道。
三日相見
莫作舊時
看。
撥開胸曰。
汝道我有幾莖葢膽毛。
無語
謙乃
喝出○道怤
永嘉陳氏子。
六歲不茹葷血
出家游方
義存
存問
處人
溫州
恁麼則與一宿覺
鄉人也。
曰祇如一宿覺是甚處人
好喫一頓棒且
放過
一日怤問。
祇如古德
豈不以心傳心
曰兼不
立文字。
曰祇如不立文字
如何傳。
良久
怤禮謝。
存曰。
更問我一轉豈不好。
就和尚請一轉問頭
恁麼
為別有商量。
和尚恁麼即得。
曰於汝作麼
生。
孤負殺人
一日普請
存舉溈山道見色便見心
汝道還有過也無。
古人為甚麼事。
雖然如此
共汝商量
恁麼則不道怤鉏地去。
再參。
存問
甚處來。
嶺外來。
甚麼處逢達磨
曰更在甚麼處。
曰未信汝在。
和尚莫粘𧸐好。
存便休。
鏡清
學者
公元892年
奔湊行修
泉南陳氏子。
號性真
唐景福元年正月
六日
母夢吞日。
驚窹而生。
長耳垂肩
異香滿室。
七歲
不言
或問曰。
汝非瘂乎。
應聲曰。
不遇作家徒。
撞破
烟樓耳。
人益奇之。
比長讀書
過目成誦
旁及內典
三藏
幡然游方外。
躡屐名山
金陵瓦棺寺。
祝髮受具
義存
得受心印
再遊天台國清
日憩巖
畔。
猛獸巨蛇。
往來左右
馴擾不去。
後梁開平間
至四
獨棲松下
天花紛雨。
趺坐龍尾巖
結茅為葢。
鳥銜花。
飛繞經歲。
以為常。
所坐盤石
當膝處成㘭。
公元908年
**(戊辰)雪峯義存禪師示寂(德山鑒法嗣)
義存
雪峯
四十餘年。
學者常盈千五百眾。
示寂
自製塔銘并敘曰。
夫從緣有者。
始終成壞
非從緣
得者。
歷劫而常堅。
堅之則在。
壞之則捐。
雖然離散
至。
何妨預置者哉。
所以疊石結室。
木成函。
土積
塊。
為龕諸事巳備。
頭南脚北。
橫山而臥。
惟願至時。
者莫違我意。
知心不易我志。
深囑再囑。
勉勵
焉。
縱然他日邪造顯揚
豈如當今正眼密弘。
善思之。
審思之。
銘曰。
兄弟十字
同心一儀
土主松山
卵塔號難提。
更有胡家曲。
汝等切須知。
我唱泥牛吼。
和木馬嘶
伹看五六月。
氷片滿長街
薪盡火滅後。
密室如泥
梁開平戊辰三月
示疾
閩王命醫診視
存曰。
吾非疾也。
竟不服藥
遺偈付法
五月二日
朝遊
藍田
暮歸澡身
中夜入滅
壽八十七。
臘五十九。
師備
喪主
三朝集眾。
煎茶次。
靈前
拈起一隻盞云。
大眾
先師在日從你道。
如今作麼生道。
若道得。
無過
道不得
在先師。
還有人道得麼。
如是三問
眾皆無對
備遂撲破盞子歸院。
後問中塔。
作麼生會。
塔云。
先師有甚麼過。
便面壁。
塔便出去
備復召塔。
回首
備問
作麼生會。
便面壁。
備休去○太原
上座
初在掦州光孝寺
涅槃經。
禪者阻雪。
聽講
三因佛性三德法身
廣談法身妙理
禪者
失笑
講罷
禪者喫茶
白曰。
某甲素志狹劣
依文
解義
適蒙見笑
望見教。
禪者曰。
實笑座主不識
身。
如此解說何處不是
曰請座主更說一遍
曰法
身之理。
猶若太虗
竪窮三際
橫亘十方
彌綸八極
二義
隨緣赴感。
靡不周徧
曰不道座主不是
說得法身邊事
實未識法身在。
既然如是
當為代說。
座主信否
焉敢不信
曰若如是
座主輟講旬日
室內端然靜慮
收心攝念
善惡
緣。
一時放却
一依所教。
從初夜至五更
鼓角聲。
忽然契悟
便去扣門
禪者阿誰
某甲
禪者咄曰。
教汝傳持大教佛說法。
夜來為甚醉酒臥街。
禪德
自來講經
生身父母鼻孔扭揑
從今巳去。
不敢如是
禪者曰。
且去。
來日相見
孚遂罷講。
徧歷
方。
甞游浙中。
徑山法會
一日大佛殿前
有僧問。
上座曾到五臺否。
曰曾到。
曰還見文殊麼。
曰見。
曰甚
麼處見。
徑山佛殿前見
後舉義存
曰。
何不
教伊入嶺來。
孚聞。
趣裝
初至雪峰
廨院憩息
分柑子與僧。
慧稜問。
甚處將來
嶺外將來
曰遠
不易擔負將來
柑子柑子
次日上山
存聞。
乃集
眾。
孚到法堂顧視
存便下看知事
明日上禮
曰。
某甲昨日觸忤和尚
曰知是般事便休。
一日
孚。
指日示之。
搖手而出。
存曰。
不肯我那。
曰和
搖頭
某甲擺尾。
甚麼處是不肯
到處也須諱却。
一日眾僧晚參。
存在中庭臥。
孚曰。
五州管內
祇有這
和尚些子
存便起去
存問孚。
見說臨濟三句
是否
曰是。
作麼生第一句。
舉目視之
曰此猶
第二句。
如何第一句。
孚乂手而退。
一日師備
問訊
存曰。
此間有箇老鼠子。
今在浴室裏。
曰待與和
尚勘過。
言訖
浴室
遇孚打水
孚曰。
相見了。
曰甚
麼劫中曾相見
瞌睡作麼
備入方丈
白存曰。
巳勘
破了。
作麼生勘。
備舉前話。
存曰。
汝著賊也。
後歸維
揚。
陳尚書供養
一日尚書曰。
來日一徧大涅
槃經。
報答尚書
尚書來日致齋畢。
陞座
良久
尺一下曰。
如是我聞
乃召尚書
尚書應諾
孚曰。
一時
佛在。
便乃脫去安國弘瑫。
初參存。
存問
甚處來。
江西來。
甚麼處見達磨
分明和尚道。
曰道甚
麼。
甚麼去來
一日存見瑫。
忽擒住曰。
乾坤
解脫門。
把手拽伊不肯入。
和尚恠弘瑫不得
拓開曰。
雖然如此
背後許多師僧何○師備
梅溪
後居玄沙。
一時海眾
望風欽服
學徒千人
應機接物
垂三十年。
梁開平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示疾而化。
壽七十五。
臘四十四。
賜號宗一
**(已巳)居遁禪師龍牙
公元909年
居遁
契旨洞山
服勤八載
開平三年
出世龍牙法濟
禪寺
示眾
參玄人。
透過佛祖始得。
新豐和尚道。
祖言如生冤家
始有參學分。
若透不得
即被佛
祖謾去。
僧問。
佛祖還有謾人之心也無。
曰汝道江湖
還有礙人之心也無。
江湖雖無礙人之心。
為時人過
不得
江湖却成礙人去。
不得江湖不礙人。
佛祖
無謾人之心。
為時人透不得
佛祖却成謾人去。
不得
道佛祖不謾人。
若透得佛祖過。
此人過却佛祖
若也
如是
始體得佛祖意
方與向上人同。
如未透得。
但學
佛學祖。
萬劫無有出期。
如何得不被祖佛謾去。
曰道者直須自悟始得。
**○慧棱禪師長慶
慧稜
住招慶。
開平三年
閩王王審知移住福州長慶
審知夫人崔氏。
自稱練師
遣使衣物至曰。
師令
大師回信
傳語練師
領取回信
須臾使却來
前唱喏。
便回。
明日入府。
練師曰。
昨日大師
信。
曰却請昨日回信看。
練師兩手
王問練師
適來
呈信。
還愜大師意否。
曰猶較些子
未審大師意旨
如何
良久
王曰。
大師佛法不可思議
上堂
撞著道
伴交肩過。
一生參學事畢。
上堂
我若純舉唱宗乘
閉却法堂門。
所以盡法無民。
僧問。
不怕無民。
請師
盡法
稜曰。
還委落處麼○慧球。
莆田人
玄沙室中
訊居首。
因問
如何是第一月
沙曰。
用汝箇月作麼
從此悟入
沙將示滅
閩帥王公子至問疾
仍請密
繼踵說法者誰。
沙曰。
球子得。
王默遺旨
乃問。
臥龍法席
孰當其任。
山舉城下宿德具道眼者十
二人
皆堪出世
王亦默之。
開堂日。
官僚僧侶
會法筵。
王忽問眾曰。
誰是球上座
於是眾人指出
王便請球。
安國禪院
(亦曰中塔)上堂
此間粥飯因緣
兄弟舉唱。
終是不常
欲得省要
却是山河大地
發明
其道既常。
能究竟。
若從文殊門入者。
一切
無為
土木瓦石
助汝發機
若從觀音門入者。
一切
響。
蝦蟇蚯蚓
助汝發機
若從普賢門入者。
不動步而
到。
以此三門方便示汝。
如將一隻折箸。
大海水。
魚龍知水為命
會麼。
若無智眼而審諦之。
任彼百
巧妙
不為究竟師䖍
良价
問。
近離甚處。
武林
武林法道
何似此間
胡地抽筍
曰別甑
香飯
供養於此人。
拂袖便出。
价曰。
此子向後
天下人在。
一日栽松次。
劉辰翁者。
從䖍乞偈。
䖍作偈曰。
長長三尺餘。
鬱鬱青草
不知何代人。
見此松老
劉翁得偈呈价。
价曰。
賀翁之喜。
此第三代
洞山主人也。
青林
復遷洞山
凡新到先令搬柴三
轉。
然後參堂匡仁
新淦人
出家後。
東都聽習
幾。
忽曰。
尋行數墨
不如默捨已求人
不如真。
參靈祐。
示眾
行脚高士
直須聲色睡眠
色裏坐臥始得。
仁出問。
如何不落聲色句。
祐竪起
拂子
仁曰。
此是落聲色句。
祐放拂子
方丈
仁不契。
便辭
智閑曰。
某甲和尚無緣
遂舉前話。
曰。
何不
道言發非聲色不物
仁喜曰。
元來此中有人
某甲
向後有住處。
却來相見
乃去。
祐問閑曰。
聲色話底
闍黎在麼。
曰去也。
曰曾舉向子麼
閑舉前話。
祐曰。
他道甚麼
曰深肯某甲
失笑曰。
將謂這矮子有長
處。
元來祇在這裏
此子向去
若有箇住處
近山無柴
燒。
近水無水喫。
仁造洞山
良价蚤參。
出問。
未有
言。
請師示誨
曰不諾無人肯。
曰還可功也無。
曰你即
今還功得麼。
曰功不得
即無諱處。
他日上堂
欲知
此事。
直須枯木生花
方與他合。
仁問。
一切處不乖
如何
闍黎此是功勳邊事
幸有無功之功。
子何
不問
無功之功。
豈不那邊人。
大有人笑子恁
麼問。
恁麼則迢然去也。
曰迢然。
非迢然。
非不迢然。
如何是迢然。
喚作那邊人即不得
如何是非
迢然。
無辨處。
价即問。
空劫無人家。
是甚麼人住處
不識
曰人還有意旨也無。
和尚何不問他。
曰現
問次。
曰是何意旨。
不對
价歿。
仁聞大安示眾有句
無句如倚樹。
特入嶺到彼。
值安泥壁。
便問。
承聞和
尚道有句無句如倚樹。
是否
曰是。
曰忽遇樹倒
枯。
句歸何處
安放下泥盤。
呵呵大笑
方丈
仁曰。
甲三千里賣布單。
特為此事而來
和尚何得相弄。
侍者
取錢二百。
與這上座去。
遂囑曰。
向後有獨眼
龍。
為子點破在。
後聞德謙一目出世
徑往禮拜
問。
甚處來。
閩中來。
曰。
到大溈否。
曰到。
曰。
何言句。
仁舉前話。
曰。
溈山可謂
頭正尾正。
祇是不
遇知音。
仁復問。
忽遇樹倒藤枯句歸何處
曰。
却使
溈山笑轉新。
仁於言下大悟
乃曰。
溈山元來
笑裏
刀。
遙望禮拜悔過
香嚴
嚴記。
向去
倒屙三十年
在。
疎山
果病吐。
二十七年而愈。
每於食後。
抉口曰。
三十年倒屙。
尚欠三年在。
公元911年
**(辛未)智暉禪師重雲
智暉
咸秦高氏子。
剃髮受具
得法本仁
師事十年
洛。
結茅中灘。
號溫室院
日以施水給藥為事
人莫能
淺深之。
有癩比丘
求暉洗摩。
暉為之無難色
有神
異香
失所在。
開平五年
圭峰
深入巖石
顧見
磨衲數珠銅瓶㯶笠
石壁間。
觸之即壞。
斂目良久
曰。
此吾前身道具也。
因就建寺。
薙草
祥雲
出眾
峰間。
名重雲。
虎豹引去
又塞龍潭
龍亦移他處
公元912年
**(壬申)如訥禪師道場
如訥。
湖州人
得法無學
乾化二年二月
薙草卓菴
場山。
乘虎游行
學徒四至
遂成禪苑。
公元914年
**(甲戌)投子山大同禪師入寂(翠微學法嗣)
大同
投子
學者雲集
乾化四年四月六日
微疾
大眾請醫。
同曰。
大動作
聚散常程
汝等勿慮
吾自
保矣。
言訖
跏趺而寂。
壽九十六。
謚慈濟
公元915年
**(乙亥)神晏禪師鼓山
神晏
李氏子
幼惡葷羶
樂聞鐘梵。
年十二。
時有
白氣數道
騰於所居屋壁
題壁曰。
白道從茲速改
張。
休來顯現妖祥
定袪邪行歸真見。
必得超凡
聖鄉
題罷。
氣即滅。
年十六。
梵僧告曰。
出家時至矣。
披削受具
同學曰。
古德云。
白四羯磨全體
定慧
準繩而可拘也。
於是杖錫
徧扣禪。
關參義存
知其緣熟。
忽起搊住曰。
是甚麼。
釋然了悟
亦忘
其了心。
舉手搖曳而巳。
曰。
子作道理耶。
何道
理之有。
深肯之。
後赴閩王請。
門送。
至法堂。
曰。
一隻聖箭。
直射九重城裏去也。
上座曰。
是伊未
在。
曰渠是徹底人。
曰若不信
某甲去勘過。
遂趂。
中路問。
師兄向甚處去。
九重城裏去。
曰忽遇三軍
圍繞如何
他家自有通霄路。
恁麼離宮
殿去也。
何處稱尊
拂袖便回。
存問如何
曰好
隻聖箭。
中路折却了也
遂舉前話。
存曰。
奴渠語在。
這老凍膿。
猶有鄉情在。
乙亥皷山
有偈曰。
直下
難會
尋言轉更賒。
若論佛與祖。
特地天涯
因舉問
僧汝作麼生會。
無語
退謂侍者曰。
某甲不會
請代
一轉語
和尚與麼道。
猶隔天涯在。
舉似晏。
晏喚
侍者問。
汝為這僧代語是否
曰是。
晏便打。
出院
獻蘊
師䖍
如何用心
得齊於諸聖。
仰面良久
曰。
會麼。
不會
曰去無子用心處。
蘊乃契悟
更不他
遊。
遂作園頭
出世黃嶽蘭若
夾山
僧問。
月生雲際
如何
三箇孩兒抱華鼓。
好大哥。
莫來攔我毬門
路。
凡蘊應機多云好大哥。
時稱大哥和尚
**○慧顒禪師法南院
慧顒
南院
亦曰寶應
上堂
赤肉團上。
壁立千仞
問。
赤肉團上。
壁立千仞
豈不和尚道。
曰是。
僧便掀
禪床
顒曰。
這瞎漢亂做。
擬議
顒便打趂出。
問僧。
近離甚處。
襄州
曰來作甚麼。
特來禮拜和尚
恰值寶應不在
僧便喝。
顒曰。
向汝道不在。
又喝作
甚麼
僧又喝。
顒便打。
禮拜
顒曰。
這棒本是汝打我。
我且打汝。
要此話大行
瞎漢參堂去。
又問僧。
近離甚
處。
襄州
是甚麼物恁麼來。
和尚試道看。
曰適
禮拜底。
曰錯。
禮拜底錯箇甚麼
再犯不容
三十年弄馬騎。
今日被驢撲。
僧問。
從上諸聖向甚處
去。
曰不入天堂
入地獄。
和尚作麼生
曰還知
寶應老漢落處麼。
擬議
顒打一拂子曰。
你還知喫
拂子底麼。
不會
正令却是你行。
又打一拂子。
公元1644年
古殿重興時如何
明堂瓦插簷。
與麼莊嚴
備也。
曰斬草蛇頭落。
如何佛法大意
無量
病源
曰請師醫。
世醫拱手
匹馬單鎗來時如何
曰且待我斫棒。
如何無相涅槃
前三後三
點。
無相涅槃
請師證照。
三點前三點後。
凡聖
同居如何
兩箇猫兒一箇獰。
如何無縫塔
八花九裂
如何塔中人。
曰頭不梳。
不洗
祖意教意。
是同是別。
王尚書李僕射
意旨如何
牛頭南。
馬頭北。
如何祖師西來意。
五男
女。
問擬一問
師意如何
曰是何公案。
曰喏。
曰放汝
三十棒。
顒問僧。
近離甚處。
龍興
發足莫過葉縣
也無。
僧便喝。
顒曰。
好問你。
惡發作麼
喚作
發即不得
顒却喝曰。
你既惡發
我也惡發
近前來。
也沒量罪過
你也沒量罪過
瞎漢參堂去。
思明和尚
未住西院時。
參禮拜了曰。
無可人事
許州來。
江西剃刀一柄
和尚
顒曰。
汝從許州來。
為甚
收得江西剃刀
明把顒手搯一搯。
顒曰。
侍者收取
衣袖一拂
便行。
顒曰。
阿剌剌。
阿剌剌。
問僧近離
甚處。
長水
東流西流
曰總不恁麼
作麼生
珍重
顒便打。
僧參。
顒舉拂子
僧曰。
今日敗缺
放下
拂子
僧曰。
猶有這箇在。
顒便打。
龍躍江湖如何
曰瞥嗔瞥喜。
曰傾湫倒嶽時如何
老鴉沒嘴。
公元1696年
**(丙子)布袋和尚示寂(彌勒化身)
公元916年
貞明二年三月
布袋和尚示寂
端坐磐石
而說偈
曰。
彌勒彌勒
分身千百億。
時時時人
時人自不
識。
偈畢。
乃安然而化。
其後復現他州
亦負布袋
公元918年
**(戊寅)龍湖普聞禪師示寂(石霜法嗣)
普聞
龍湖
梁貞明四年。
一日集眾僧曰。
吾將他適
院事付聰教二禪人。
乃說偈曰。
逃世難來出家
指示歇處
住山聚眾三十年。
對人不欲輕分付
今日分明說似君。
斂目時齊聽取
寺眾堅請住世
聞曰。
汝等豈不知達隻履西歸普化全身脫去
旨耶。
何以去來生滅視吾也。
既而跨虎
凌晨信州
應供
供罷。
開元寺
龍湖僧追至。
聞祝曰。
吾不復歸
山中
巳有聰禪師矣。
勅謚圓覺從展
福州陳氏子。
年十五禮義存
受業師。
十八受具遊方
後歸雪峰
執侍一日
忽召曰。
還會麼。
展欲近前
以杖拄之。
當下知歸
甞以古今方便長慶
一日慶謂展曰。
寧說阿羅漢三毒
不可如來二種語。
不道
無語
祇是無二種語。
作麼生如來語。
聾人
爭得聞。
情知和尚第二頭道。
曰汝又作麼生
喫茶去。
因舉盤山道光境俱亡復是何物
洞山道光
未亡復是何物
展曰。
據此二尊宿商量
猶未得勦
絕。
乃問慶。
如今作麼生道得勦絕
良久
展曰。
情知
和尚鬼窟作活計慶却問。
作麼生
兩手
過膝
雪峯上堂云。
上座望州亭與汝相見了也
烏石嶺與汝相見了也
僧堂前與汝相見了也
展舉
鵞湖
僧堂相見即且置。
祇如望州烏石嶺。
麼處相見
驟步方丈
低頭僧堂
貞明四年
漳州刺史王公保福禮苑。
請展居之。
上堂
塵劫
事。
祇在如今
還會麼。
佛法付囑王大臣郡守
佛會
今方如是
若是福祿榮貴
則且不論
祇如當
時受佛付囑底事
記得麼。
識得
便與千聖齊肩
儻未識得。
直須諦信此事。
不從人得。
自已亦非。
言多
去道轉遠。
道言語道斷。
心行處滅。
猶未是在。
久立
珍重
一日問僧。
殿裏是甚佛。
和尚定當看。
釋迦
僧曰。
莫瞞人好。
却是你瞞我。
又問僧。
名什麼
曰咸
澤。
曰或遇枯涸如何
曰誰是枯涸者。
曰我。
和尚
莫瞞人好。
却是你瞞我。
又問僧。
作甚業。
喫得恁麼
大。
和尚不少
展作蹲身勢。
僧曰。
和尚莫瞞人好。
却是你瞞我。
又問浴主
浴鍋多少
和尚量看。
展作量勢。
主曰。
和尚莫瞞人好。
却是你瞞我。
諸方
謂之保福四瞞人。
公元920年
**(庚辰)桂琛禪師地藏
常州李氏子
兒童時。
一素食。
出言有異。
冠。
披削登戒
毗尼
一日為眾宣戒本布薩巳。
乃曰。
持戒律身而巳。
真解脫也。
依文作解
豈發聖智
乎。
於是辭師。
南宗
初謁雲居雪峯
不大發明
後參
師備
言下大悟
時與慧球齊名
號二大士
琛能秘重
大法
痛自韜晦
叢林共指為雪峰法道所寄。
漳州
王公
請住城西石山地藏。
後遷止羅漢
破垣敗簀。
不堪其憂。
忘身為法不至
插田次。
見僧。
乃問。
從甚處來。
南州
彼中佛法如何
商量浩浩地。
爭如這裏種田博飯喫。
曰爭三界何。
曰喚甚
麼作三界
上堂
宗門玄妙
為當恁麼
也更別有奇
特。
若別有奇特
汝且舉將來看。
若無不可
兩箇字。
便當宗乘也。
兩箇字謂宗乘教乘也。
汝纔道著宗
便是宗乘
道著教乘
便是教乘
禪德
佛法宗乘
來繇汝口裏
安立名字
取說取。
便是也。
斯須向這
裏。
平說實。
說圓說常。
禪德
汝喚甚麼平實
把甚
麼作圓常
家行脚。
理須甄別
莫相埋沒
得些子聲
名字
在心頭。
道我會解
善能揀辨。
且會箇甚麼
揀箇甚麼
記持得底是名字
揀辨得底是聲色
若不
聲色名字
汝又作麼生記持揀辨。
風吹松樹
也是
聲。
蝦蟇老鵶叫。
也是聲。
何不那裏聽取揀擇去。
若那
有箇意度模樣祇如老師口裏
又有多少意度
上座莫錯。
即今聲色摐摐地。
為當相及相及
若相
及。
即汝靈性金剛秘密
應有壞滅去也。
何以如此
聲貫破汝耳。
穿破汝眼。
因緣即塞却汝。
幻妄走殺
汝。
聲色體爾不可容也。
若不相及
又甚麼處得聲色
來。
會麼。
相及相及
裁辨看。
保福僧到。
琛問。
彼中
佛法如何
有時示眾道。
塞却你眼。
教你覷不見
却你耳。
教你聽不聞。
坐却你意。
教你分別不得
琛曰。
吾問你。
不塞你眼。
見箇甚麼
不塞你耳。
聞箇甚麼
坐你意。
作麼生分別
一日琛見僧。
舉起拂子曰。
還會
麼。
曰謝和尚慈悲學人
琛曰。
見我竪拂子。
便道
學人
每日見山見水。
可不示汝。
又見僧來。
拂子
其僧讚嘆禮拜
琛曰。
見我竪拂子。
便禮拜讚嘆
那裏
掃地
竪起掃帚
為甚麼不讚嘆
琛甞作明道偈曰。
淵曠
勿以言宣
言宣非指。
孰云有是。
觸處皆渠。
喻真虗。
虗設辯。
鏡中現。
有無雖彰。
在處無傷
無在
何拘何礙。
不假功成
將何法爾。
法爾不爾
唇齒
若以斯陳。
埋沒宗旨
非意陳。
無以見聞
不脫
如水中月
於此不明
翻成剩法。
一法有形
眼睛
眼睛不明
世界崢嶸
我宗奇特
當陽顯赫
眾生
承恩力。
不在低頭
思量難得
拶破面門
乾坤
快須薦取。
脫却根塵
其如不曉。
謾說而今
公元861年
**(辛巳)九峯道䖍禪師入寂(石霜法嗣)
懷海
馬祖舍利海昏石門廬塔。
十餘年。
及住
百丈
不復還石門
道䖍九峯往游。
遂成法席
為泐
公元921年
第一世。
龍德元年
安坐而化。
號圓寂
謚大覺
公元922年
**(壬午)道怤禪師住龍冊
道怤
鏡清
吳越王錢鏐
命居天龍
一見便嘆曰。
道人也。
又創龍冊寺。
居之○無殷
福州吳氏
子。
剃落受具
游方道䖍
問。
汝遠來。
何所見。
當繇
路出生死
重昏廓闢。
盲者自盲。
笑。
以手揮之
曰。
佛法如是
不懌
請曰。
豈無方便
曰汝問我。
前語問之。
䖍曰。
奴見婢殷勤
殷遂契悟
依止十餘
年。
䖍移石門
殷亦從之。
䖍歿。
廬陵
禾山
學者
集。
甞垂語云
習學謂之聞。
絕學謂之隣。
過此二者。
為真過。
有僧出問。
如何是真過。
禾山打鼓
曰如
何是真諦
禾山打鼓
即心即佛則不問。
如何
是非心非佛。
禾山打鼓
如何向上事。
曰禾
山解打鼓
諸方謂之禾山打鼓○慧清。
得法於光
湧。
芭蕉山。
示眾
我年二十八。
仰山參見南塔。
上堂曰。
汝等諸人
若是箇漢。
從娘肚裏出來
便作師
子吼好麼。
我於言下
歇得身心
便住五載
又拈拄杖
示眾
你有拄杖子。
我與你拄杖子。
你無拄杖子。
我奪
却你拄杖子。
拄杖子下座○延沼
餘杭氏子
魁礨
英氣
於書無所不觀。
無經世意。
父兄強之
仕。
應舉京師
便東歸
剃髮受具
游講肆。
法華
玄義
止觀定慧
宿師爭下之。
棄去。
名山
義存
依止焉。
公元923年
**(癸未)龍牙居遁禪師入寂(洞山法嗣曹洞二世)
居遁
龍牙
後唐同光元年八月
微疾
九月十三
日。
夜半大星
殞於方丈前。
詰旦趺坐而化。
壽八十
九。
六十九。
偈頌
行於世。
門人藏嶼。
贊遁真曰。
連山
月圓當戶
不是無身
不欲全露。
公元924年
**(甲申)行修禪師南山
同光二年
行修西湖南山
其後塢。
依石為室。
其中
嘗募人作福
或問
募人作福
未審有何形段。
曰能遮百醜
或問
如何有是長耳
修拽耳示之○蜆
子。
不知何許人
事跡頗異。
居無定所。
印心洞山
混俗閩川
不蓄道具
循律儀。
冬夏惟披一衲
逐日
沿江岸。
採掇蝦蜆
以充其腹。
暮即宿東山白馬廟
錢中。
居民目為子和尚。
休靜聞之。
欲決其真假。
往先潛入紙錢廟中
蜆子深夜而歸。
把住曰。
何是祖師西來意。
蜆子遽答曰。
神前酒臺盤。
放手
曰。
不虗與我同根生。
後赴莊宗詔。
長安
蜆子
先至。
每日歌唱自拍。
或乃佯狂
雲去來。
俱無踪跡
厥後不知所終誨機
清河氏子
初參巖頭
問如
何是祖師西來意。
曰你還解救糍麼。
曰解。
曰且救糍
去。
後參師彥。
如何祖師西來意。
彥拈起一莖
角曰。
會麼。
不會
放下皂角
洗衣勢。
機便禮拜
曰。
信知佛法無別
曰你見甚麼道理
某甲曾問巖
頭。
頭曰。
你還解救糍麼。
救糍也祇是解粘。
和尚提起
皂角
亦是解粘。
所以無別
呵呵大笑
機遂有省。
後住黃龍
一日呂巖真人
道經黃龍山
紫雲成葢
疑有異人
入謁
擊鼓陞堂
機見意必呂公
欲誘
而進。
厲聲曰。
旁有竊法者。
毅然出曰。
雲水道人
曰忽遇雲盡水乾如何
無對
求代語。
巖如前問。
機曰。
黃龍出現
巖問。
一粒中藏世界
半升鐺內煑
山川
且道此意如何
機指曰。
這守屍鬼。
曰爭囊有
長生不死藥。
曰饒經八萬劫。
終是落空亡。
巖飛劍脇
之。
不能入。
再拜指歸
機曰。
半升鐺內煑山川
不問
如何一粒中藏世界
言下頓契
作偈
曰。
棄却瓢囊碎琴
如今不戀汞中金
自從一見
龍後
始覺從前錯用心。
機囑加護
字洞賓
川人
公元925年
**(乙酉)休靜師說法王宮(洞山法嗣曹洞二世)
休靜參良玠。
問學人未見理路
未免情識運為
汝還見有理路也無。
曰見無理路。
曰甚處得情識來。
學人實問。
恁麼直須萬里寸草處去。
曰萬
里無寸草處。
還許休靜去也無。
直須恁麼去。
靜初
福州華嚴
同光三年
唐莊宗徵至輦下
大闡玄風
一日帝入寺燒香
問靜曰。
是甚麼神。
護法善神
沙汰什麼去來
天垂雨露
不為榮枯
一日
帝請入內齋。
大師大德總看經。
惟靜與徒眾不看
經。
問曰。
為甚不看經。
道泰不傳天子令。
時清休唱
太平歌
徒眾為甚也不看經。
師子窟中無異獸。
象王行處狐蹤
大師大德為甚總看經。
水母
元無眼。
求食須賴鰕。
又問。
既是後生為甚却稱長老
三歲國家龍鳳子。
百年殿下朝臣
**○興化存獎禪師入寂(臨濟法嗣臨濟二世)
存獎
興化
示眾
若是作家戰將
便請單刀直入
如何若何
有旻德禪師
禮拜起。
便喝。
獎亦喝。
又喝。
獎亦喝。
德禮拜歸眾。
獎曰。
適來若是別人
三十
棒一棒也較不得
何故
為他旻德會一喝
不作一喝
用。
一日同參來。
上法堂。
獎便喝。
僧亦喝。
獎又喝。
僧亦喝。
近前拈棒。
僧又喝。
獎曰。
你看這瞎漢。
猶作
主在。
擬議
獎直打。
法堂
侍者請問
適來那僧有
觸忤和尚
獎曰。
他適來也有權也有實。
也有照也
有用
及乎我將手向伊面前橫兩橫。
這裏
却去
公元984年
得。
這般瞎漢。
不打更待何時
禮拜
甲申
後唐
宗。
駕自河北
至行宮。
詔請獎至執弟子禮。
曰朕收
中原
獲得一寶
未曾有人酬價
樊曰。
略借陛下寶看。
上以兩手幞頭脚。
獎曰。
君王之寶。
誰敢酬價
上大
悅。
紫衣師號。
獎皆不受。
乃賜御馬一疋。
馬忽驚。
公元985年
墜傷足。
乙酉
一日院主
與我做箇木拐子。
主做
將來
獎接得。
遶院行。
問僧曰。
汝等還識老僧麼。
爭得不識和尚
曰𨁸脚法師
說得行不得
至法堂。
維那聲鐘集眾。
曰還識老僧麼。
無對
擲下
子。
端然而逝。
謚廣濟禪師
**○慧顒禪師傳法延沼
延沼
義存五年
請益臨濟兩堂首座齊喝。
濟云
賓主歷然語。
曰。
吾昔與巖頭欽山
去見臨濟
屬濟
示寂
要會賓主話。
須參他派下尊宿。
沼遂辭
行。
見師彥。
彥甞自喚主人公
沼曰。
自拈自弄。
甚麼
難。
越州道怤
問。
近離甚處。
浙東
曰還過小
江也無。
大舸獨飄空。
小江無可濟。
鏡水秦山
飛不渡。
子莫道聽塗言。
滄溟尚怯艨䑳勢。
列漢飛
帆渡五湖
竪拂子曰。
這箇何。
這箇是甚麼。
果然不識
出沒卷舒
與師同用。
曰杓卜聽虗聲。
熟睡讇語
澤廣藏山
理能伏豹
曰捨罪放愆。
出去
出去即失。
便出到法堂
乃曰。
行脚人。
緣未盡其善。
不可便休去。
却回曰。
某甲適來
輙陳小
騃。
冐凟尊顏
伏蒙慈悲
未賜罪責
適來言從東來
豈不翠巖來。
雪竇親棲寶葢東。
曰不逐亡羊
解息
却來這裏篇章
曰路逢劍客須呈劍。
不是
人莫獻詩
曰詩速秘却。
借劍看。
曰[旦(巢-果)]首甑人携劍
去。
不獨風化
亦自顯顢頇
曰若不觸風化
焉知
古佛心。
如何是古佛心
曰再許𠃔容。
師今何有。
東來衲子
菽麥不分
祇聞不巳而巳。
何得已而巳。
曰巨浪湧千尋
澄波不離水。
一句截流
萬機寢削。
沼便禮拜
怤曰。
衲子俊哉。
華嚴維那
屬守廓侍
者從南院來。
沼心奇之。
因結為友。
默悟三玄旨要
歎曰。
臨濟用處如是耶。
廓使更見慧顒
乃往參。
門不禮拜
顒曰。
入門須辨主。
端的請師分。
顒於左
膝拍一拍
沼便喝。
又於右膝一拍
沼又喝。
顒曰。
一拍且置。
右邊一拍作麼生
曰瞎。
顒便拈棒。
沼曰。
盲枷瞎棒。
打和尚。
莫言不道
擲下棒曰。
今日
黃面浙子鈍置一上
和尚大似持鉢不得
詐道
不飢。
闍黎莫曾到此間麼。
曰是何言與。
老僧
好相借問
曰也不得放過
曰且坐喫
次日顒問。
什麼處。
曰在襄州華嚴
與廓侍者同夏
元來
親見作家來。
又曰。
他向你道什麼
始終只教某甲
一向作主
顒便打推出方丈云。
這般敗闕底漢。
什麼用處
沼自此服膺
在會下作園頭
一日顒到園。
問曰。
南方一棒。
作麼生商量
曰作奇特商量
沼却問。
和尚此間作麼生商量
顒乃拈起拄杖曰。
棒下無生
忍。
臨機不讓師。
於是豁然大悟
一日謂沼曰。
汝乘
願力
大法
非偶然也。
汝聞臨濟將終時語否。
聞之。
臨濟云。
誰知吾正法眼藏向這瞎驢滅却
平生師子
見即殺人
及其將死。
何故屈膝妥尾
如此
密付將終。
全主即滅。
又問。
三聖如何亦無語。
曰親承入室真子
不同門外游人
顒頷之。
又問。
汝道四種料簡語。
料簡何法。
凡語不滯凡情
即墮
聖解。
學者大病
先聖哀之。
為施方便
如楔出楔。
曰如
何是奪人不奪境。
曰新出紅罏彈子
簉破闍黎
面皮
如何是奪境不奪人
曰蒭草乍分頭腦裂。
亂雲
初綻影猶存。
如何是人境兩俱奪。
躡足進前須急
急。
促鞭當鞅草遲遲
如何是人境俱不奪。
曰常憶江
三月裏。
鷓鴣啼處百花香。
又問。
臨濟三句
當日
有問
如何第一句。
濟曰。
三要印開朱點窄。
未容
議主賓分。
沼隨聲便喝。
如何第二句。
濟曰。
妙解
容無著。
問漚和爭負截流機。
沼曰。
未問巳前錯
如何
第三句。
濟曰。
但看棚頭傀儡
抽牽全藉裏頭人。
沼曰。
明破即不堪
於是以為可支臨濟法道
有防
禦使問顒。
善知識還具見聞覺知否。
顒便掌。
使不
肯。
以前語問沼。
沼曰。
荊棘荒棒。
棄來久矣。
妙用
如何
沼曰。
王子帶刀全意氣
貧人倒語聲𧬜。
使
深肯之。
遂舉顒隨問便掌語。
沼曰。
是深相為
使方委
悉○守廓侍者
得法存獎
到德山問宣鑒曰。
從上諸
聖向甚麼處去。
作麼作麼
曰勅點飛龍馬。
跛鱉
頭來。
鑒便休去。
來日浴出。
過茶與鑒。
鑒於背上拊
一下曰。
昨日公案作麼生
曰這老漢今日方始瞥地
鑒又休去。
行脚襄州華嚴會下。
一日華嚴上堂
大眾今日
若是臨濟德山
高亭大愚
鳥窠船子兒孫
不用如何若何
便請單刀直入
華嚴與汝證據。
廓出
禮拜起。
便喝。
嚴亦喝。
廓又喝。
嚴亦喝。
廓乃曰。
大眾
老漢一場敗闕
又喝一喝
拍手歸眾。
嚴下座。
歸方
丈。
延沼維那
上去問訊
嚴曰。
維那汝來也叵耐
守廓適來
老僧扭揑一上
待集眾打一頓趂出。
趂他遲了也
自是和尚言過。
他是臨濟兒孫
本分
恁麼
嚴方息怒
舉似廓。
廓曰。
你著甚來繇。
勸這漢。
我未問前。
蚤要棒喫。
得我話行。
如今不打
搭却我這
話也。
沼曰。
雖然如是
巳遍天下也。
廓到鹿門
一日
鹿門問楚和尚終日披披搭搭。
作甚麼。
楚曰。
和尚
某甲披披搭搭那。
鹿門便喝。
楚亦喝。
兩家總休去。
廓曰。
你看這兩箇瞎漢。
隨後便喝。
鹿門方丈
却令
侍者請廓上來曰。
老僧適來
與楚闍黎
賓主相見
敗闕
曰轉見病深。
老僧自見興化來。
便會也。
和尚興化時。
守廓為侍者
記得與麼時語
請舉
看。
遂舉興化和尚
甚處來。
和尚曰。
五臺來。
興化
曰。
還見文殊麼。
和尚便喝。
興化曰。
我問你還見文殊
麼。
惡發作麼
和尚又喝。
興化無語
和尚作禮
興化
至明日。
教守廓喚和尚
和尚蚤去也。
興化上堂云。
這箇僧。
擔條斷貫。
索向南方去也。
巳後也道見興
化來。
今日公案恰似與麼時底。
興化當時
為甚
語。
曰見和尚不會賓主句。
所以無語
及欲喚和尚
論。
和尚巳去也。
鹿門明日特為煎茶
參告眾曰。
參學龍象
直須仔細入室決擇
不得容易綽得箇語。
便以為極。
則道我靈利
只如山僧
當初興化時語
得箇動轉底。
見人一喝兩喝便休語。
佛法也。
日被明眼人覷破。
却成一場笑具
圖箇甚麼
為我
無明
不能回轉親近上流
賴得明眼道人
不惜
命。
對眾證據。
此恩難報。
何故
興化云。
饒你喝得興化
三十三天
却撲下來
一點氣也無。
欵欵蘇息
來。
向你道未在。
何故如此
興化未曾紫羅帳裏
真珠與你在。
胡喝亂喝作麼
真為藥石之言
道流
信。
如今直須明辨取。
豈不慶快平生參學事畢。
**○桂琛禪師傳法文益
文益
餘杭氏子
生而秀發
七歲剃染。
弱齡稟具。
毗尼
儒典
振錫南遊
福州
慧稜
不大發明
紹修法進三人
漳州湖外
天雨雪。
谿流
漲。
遂解包。
休於城隅古寺
入堂
老僧擁爐
三人
火次。
老僧問益曰。
此行何之。
益曰。
行脚去。
如何
行脚事。
益曰。
不知。
曰不知最親切
又同三人舉肇論。
天地與我同根處。
老僧曰。
山河大地與諸上座
同是別。
益曰別。
老僧竪兩指。
益曰同。
老僧又竪兩指。
便起去
益大驚。
及周行廊廡。
讀字額曰。
石山地藏
桂琛禪師也。
雪霽辭去
門送之。
問曰。
上座尋常
三界惟心萬法惟識。
乃指庭上片石曰。
且道此石
在心內。
在心外。
益曰。
在心內。
琛笑曰。
行脚人著甚來
繇。
片石在心頭。
益窘無以對。
遂辭修進二人
即放
包依席下決擇
一月餘。
呈見解。
說道理。
琛語
之曰。
佛法恁麼
益曰。
某甲辭窮理絕也。
琛曰。
若論
佛法
一切現成
益於言下大悟紹修
初與文益
桂琛
所得謂巳臻極。
同辭建陽
中益忽問。
萬象之中獨露身
是撥萬象
不撥萬象
曰不撥。
曰。
甚麼撥不撥。
懵然
却回地藏琛問。
子去未久。
却來
有事未決
豈憚䟦涉山川
曰汝跋涉許多
山川
也還不惡
修未諭旨乃問。
萬象之中獨露身
如何
曰汝道古人撥萬象
不撥萬象
曰不撥。
曰兩
箇也。
駭然沈思
却問琛。
未審古人萬象不撥萬
象。
曰汝喚甚麼萬象
修方省悟○洪進。
在地藏時。
居第一座
一日上堂
二僧禮拜
琛曰俱錯。
二僧
無語
下堂請益修。
修曰。
汝自巍巍堂堂
禮拜擬問
他人
豈不是錯。
不肯
修乃問。
上座作麼生
進曰。
汝自迷暗
焉可為人。
憤然上方請益
琛指廊下
曰。
典座庫頭去也。
修乃省。
過一日。
進問修。
明知
是不生之理。
為甚為生死之所流。
修曰。
畢竟成
去。
如今作篾使還得麼。
進曰。
向後自悟去在。
曰。
某甲所見只如此。
上座意旨如何
進乃指曰。
這箇
監院房。
那箇典座房。
修便禮謝。
公元987年
**(丁亥)瑞龍幻璋禪師入寂
公元927年
幻璋。
瑞龍
天成二年四月
錢王尚父乞墳。
尚父
笑曰。
師便爾乎。
遣人擇地西關
建塔
塔畢。
往辭
王。
囑以護法恤民
還而坐化
壽八十七。
坐七十
公元988年
**(戊子)常覺禪師住普淨
常覺。
初訪歸宗章。
聞法省悟
因遊上都
麗景門外。
公元927年
獨居二載
間有比隣張生。
請覺供養
張有悟入
乃設
留宿
至夜與妻竊窺
見覺體遍一榻
倍加欽慕曰。
弟子夫婦垂老
今願割前堂
以裨丈室
欣然受之
公元928年
至天成三年
遂成大院
賜額普淨。
以時淺昧
任極旨。
乃曰。
我寧不務開法
繇是每月三八。
施浴僧
萬計
常謂諸徒曰。
伹得慧門無壅
則福何滯哉○
從展
保福
學眾不下七百。
天成三年三月日。
示微
疾。
僧入丈室問訊
曰。
吾與相識年深
有何方術
相救
方術甚有。
和尚不解忌口
又謂眾曰。
吾旬
日來
氣力困劣
無他
祇是時至也。
僧問。
時既至矣。
師去即是
即是道道
恁麼某甲不敢造次
曰失錢遭罪
言訖
跏趺而逝○行崇。
嗣法從展
住谷
報恩
門弟子曰。
吾雖不在
未甞不為諸兄弟。
委悉報恩
為人處。
許汝出意知解
五陰身田
不得
保汝未出得意知解
所以古人喚作鬼家
活計
蝦蟇衣下客
欲得速疾相應
即如立地
便證
驗取識取
什麼罪過
不然思遲𢌞。
且以日及夜。
尋究將去。
一日覷見
更莫以少為足。
更能研窮
竟。
乃至淫坊酒肆
若觸若淨。
若好若惡。
以汝所見
覷教。
盡是境界
入如入律
若見一法
毫髮許。
此箇事。
我說為無明翳障
直須不見有法
是別底
法。
方得圓備
這裏更能翻擲。
自繇開合
不成痕縫。
如水入水。
火入火。
風入風。
如空入空。
若能如是
直下一口劍。
剌斷天下人。
疑網一如
不作相似
古人道。
繁興大用
舉必全真
若有箇漢。
與麼
界。
誰敢向前說是說非。
何以故。
此人是箇漢。
超諸限
量。
透出因果一切處。
管束此人不得
若能如是即可。
若未得如此
直須好看
取次發言吐氣
沉墜
無量劫
莫到與麼時。
便道報恩不道桂琛
住羅
住地石山
後唐天成三年
有僧來報。
保福
尚巳遷化了。
琛曰。
保福遷化
地藏入塔。
其年秋
復至
閩城舊止。
徧遊近城諸剎。
乃還。
俄示微疾
僧問。
和尚
尊候較否。
琛以杖拄地曰。
汝道這箇還痛否。
和尚
阿誰
曰問汝。
曰還痛否。
元來共我作道理
乃沐
安坐而化。
闍維舍利
建塔
謚曰真應○扣氷澡
先。
靈曜
天成三年
閩王延入內堂問法
次先提
起橐子曰。
大王會麼。
不會
曰人王法王各自照了
十日
以疾辭。
至十二月二日
沐浴陞堂
告眾而逝。
荼毗祥曜滿山。
五色舍利
謚慈濟
公元930年
**(庚寅)文偃禪師靈樹
文偃
自傳宗印。
徧謁諸方
激揚大事
九江
操尚
書請齋。
纔見
便問。
儒書中即不問
三乘十二分教。
座主
作麼生衲僧行脚事。
尚書曾問幾人來。
即今上座
即今且置。
作麼生是教意。
黃卷
赤軸
這箇語言文字
作麼生是教意。
曰口欲談
而詞喪。
心欲緣而慮亡。
曰口欲談而詞喪。
為對有言
心欲緣而慮亡。
為對妄想
作麼生是教意。
無語
曰。
見說尚書看法華經是否
曰是。
曰經中道
一切
生產業。
皆與實相
不相違背
且道非非想天。
有幾人
退位
操又無語
偃曰。
尚書且莫草草
三經五論師僧
拋却
特入叢林
十年二十年。
尚不柰何
尚書爭得
會。
禮拜曰。
某甲罪過
長興元年
曹溪祖塔
樹敏請為第一座。
先是不請首座
有勸請者。
但曰。
首座出家
久之又請。
曰我首座行脚悟道
之又請。
曰我首座巳度嶺矣。
一日擊鐘首座
眾皆出迓
果至
迎笑曰。
奉遲甚久。
何來暮。
即命
之。
偃亦不辭就職
俄廣主劉王興兵
敏決
否。
前知
手封奩子。
侍者曰。
王來
以似之。
乃就
坐而逝。
王至。
聞敏巳化。
大驚。
和尚何時得疾。
曰師
不曾有疾
封一奩子。
令候王至。
王開奩。
得一帖子
人天眼目
堂中首座
於是請偃。
繼其法席
公元931年
**(辛卯)延沼禪師風穴
延沼
依止南院六年
辭去
長興二年
汝州
草屋
數椽依山。
逃亡人家
問田父此何所
曰古風穴寺。
歲飢
眾棄之而去。
佛像鐘鼓耳。
沼曰。
我居之可乎。
曰可。
沼乃留止
日乞村落
燃松脂。
單丁七年
公元932年
**(壬辰)長慶慧稜禪師入寂(雪峰法嗣)
慧稜
兩處開法
徒眾一千五百。
化行閩越
二十七載。
長興三年五月日。
示寂
壽七十九○泉州招慶道匡。
長慶會下。
桶頭
常與眾僧語話
一日慶見。
乃曰。
每日嘮嘮作麼
一日不作
一日不食
曰與
麼則磨弓錯箭去也。
曰專待尉遲來。
尉遲來後如
何。
曰教他筋骨徧地
眼睛突出
慶便休。
住院後。
普請
擔泥次。
中路拄杖
問僧曰。
上窟泥。
下窟泥。
曰上
窟泥。
匡打一棒。
問一僧。
僧曰。
下窟泥。
匡亦打一棒。
又問德謙
放下泥擔。
乂手曰。
請師鑑。
匡便休。
公元933年
**(癸巳)福州章山契如菴主入寂(玄沙備法嗣)
契如。
師備悟旨
隱小界山。
刳大朽
若小菴。
第能
容身
一日清豁冲照。
嚮如名同訪之。
值如採
問。
如菴主在何所
曰從甚麼處來。
山下來。
曰因甚得
這裏
這裏什麼處所
如乃揖曰。
那下喫茶去。
二人方省是如。
遂詣菴所。
頗味高論
不覺及夜。
覩豺
虎奔至菴前。
自然馴遶。
豁有詩曰。
不等閑行
誰知
去住情。
一餐猶未飽。
萬戶聊生
非道難應伏。
空拳
莫與爭。
龍吟雲起處。
閑嘯兩三聲。
二人尋於大章
菴。
請如居之。
兩處孤坐。
垂五十二載而終。
公元934年
**(甲午)文偃禪師開法雲門
文偃
靈樹
未幾遷雲門光泰寺。
示眾
莫道今日
諸人好。
不得巳。
諸人前。
作一狼籍
且問。
你諸
人。
上來有甚事。
少甚麼
向你諸人道。
直下無事
蚤是相埋沒了也
更欲踏步向前
尋言逐句
求覔
會。
千差萬別
設問難。
贏得一場口滑
去道轉遠。
什麼休歇時。
此事若在言語上。
三乘十二分教。
豈是
無言語。
因甚更道教別傳
從學機智得。
祇如
十地聖人
說法如雲如雨
猶被訶責見性如隔羅縠
以此故知
一切有心
天地懸殊
雖然如此
若是得底
人。
道火何甞燒著口。
終日說事
未甞挂著唇齒
未甞
道著一字
終日著衣喫飯
未甞觸著一粒米。
一縷
絲。
雖然如此
猶是門庭之說也。
須是實得恁麼始得。
若約納僧門下。
句裏呈機。
徒勞佇思
直饒一句下承
當得
猶是瞌睡漢
上堂
平地死人無數
過得荊棘
林者是好手
又云。
直得乾坤大地
纖毫過患
猶是
轉句
不見一色
始是半提。
直得如此
更須知有全提
時節
示眾
光不透脫
兩般病。
一切不明
面前
物是一。
又透得一切法空。
隱隱地似有箇物相似
是光不透脫
法身亦有兩般病。
得到法身
為法
不忘。
已見猶存。
坐在法身邊是一。
直饒得法身。
過即不可
仔細點撿將來
有甚氣息
亦是病。
僧問。
十二時如何得不空過
曰向甚處著此一問
曰不
會。
師舉
偃作頌曰。
不顧
差互
思量
劫悟
偃以足跛
甞把拄杖
行見眾方普請
拄杖曰。
看看
北鬱單越人
見汝搬柴不易
在中庭裏相撲
供養汝。
更為汝念般若經曰。
一切智清淨
無二無二分。
無斷故。
環擁之。
久不散。
乃曰。
諸人無端走來
這裏什麼
老僧只管喫飯屙矢。
別解什麼
汝諸
方行脚。
參禪問道
我且問你。
諸方參得底事作麼生
試舉看。
於是不得巳。
自誦三平偈曰。
即此見聞非見
聞。
回視僧曰。
什麼作見聞。
又曰。
無餘聲色可呈君。
謂僧曰。
有甚口頭聲色
又曰。
箇中若了全無事。
僧曰。
什麼事
又曰。
體用何妨不分
乃曰。
語是體。
體是語。
拄杖曰。
拄杖是體。
燈籠是用
是分不分
見道一切智清淨
僧堂中。
僧爭起迎。
偃立而語
曰。
石頭回互回互
僧便問。
作麼生是不回互
手指曰。
這箇板頭
又問。
作麼生回互
曰汝喚
什麼板頭
講僧參。
經時乃曰。
未到雲門時。
恰似
初生月。
及乎到後。
曲彎彎地。
得知乃問。
是你道否。
曰是。
曰甚好。
吾問汝。
作麼生初生月。
僧乃斫頭。
望月勢。
偃曰。
如此
巳後失却目在。
經旬日復來。
偃又問。
還會也未。
曰未會。
曰你問我。
僧便問。
如何
初生月。
曲彎彎地。
罔措
後果然失目。
僧問靈
樹。
如何祖師西來意。
默然遷化
後門人立行狀
碑。
欲入此語。
問偃曰。
先師默然如何上碑。
偃曰。
問殺父殺母。
向佛前懺悔
殺佛殺祖。
甚麼懺悔
曰露。
承古有言
了即業障本來空。
未了應須償宿
債。
未審二祖了不了。
曰確。
問一積惡不知善。
積善不知惡。
此意如何
曰燭。
偃問直歲
甚處去來
曰刈來。
曰刈得幾箇祖師
曰三百箇。
曰朝打三千。
暮打八百。
東家杓柄長。
西家杓柄短。
作麼生
歲無
語。
偃便打。
佛法如水中月是否
清波無透路。
和尚何得
曰再問復何來。
曰正與麼如何
曰重
關山路。
問上無攀仰。
下絕已躬時如何
藏身
作麼生道。
僧便禮拜
偃曰。
放過一著置將一問來。
無語
偃曰。
這死蝦蟇供養羅漢
問僧今夜供養
羅漢
你道羅漢還來也無。
無對
偃曰。
你問我。
僧便
問。
偃曰。
水添香。
與麼即來也。
曰有什麼饅頭
子。
下來
如何清淨法身
花藥欄。
曰便恁麼
去時如何
金毛獅子
如何一代時教
曰對一
說。
不是目前機。
亦非目前事時如何
曰倒一說
如何塵塵三昧
曰鉢裏飯桶裏水。
如何法身
曰六不收。
如何是超佛越祖之談。
胡餅
如何
是佛。
乾矢橛
如何是諸佛出身處。
東山水上
行。
不起一念
還有過也無。
須彌山
如何是透
法身句。
北斗裏藏身。
上堂
眼睫橫亘十方
眉毛
乾坤
下透黃泉
須彌塞却汝咽喉
還有人會得麼。
若有人會。
拽取占波。
新羅鬪額。
上堂
乾坤之內。
宙之間。
中有一寶
秘在形山。
燈籠佛殿裏。
將三
門來燈籠上。
作麼生
自代云。
逐物意移。
又曰。
起雷
興。
上堂
聞聲悟道
見色明心
遂舉手云。
觀世音菩薩
將錢買胡餅
放下手曰。
元來祇是饅頭
上堂
函葢
坤。
目機銖兩
涉世緣。
作麼生承當
無對
自代曰。
一鏃破三關
示眾
日裏來往
日裏辨人
忽然中夜
取箇物來。
未曾到處
作麼生取。
代云。
瞞却多少人。
眾。
布幔天網打龍。
絲網撈蝦摝蜆。
你道螺蚌落在
甚麼處。
代云具眼
示眾
拄杖子化為龍。
吞却乾坤
也。
山河大地甚處得來
示眾
十方國土中。
惟有一乘
法。
且道自已一乘法裏一乘法外。
代云入。
示眾
上祖三世佛說法。
山河大地草木
為甚不省
去。
代云。
新到行人事。
示眾
知來處。
且道甚麼劫中
祖師
代云。
某甲今日不著便。
示眾
古德道藥病相
治。
大地是藥。
那箇是你自已
乃曰。
遇賤即貴。
僧曰。
乞師指示
拍手一下
拄杖曰。
接取拄杖
僧接得
作兩橛。
偃曰。
直饒恁麼也好與三十棒。
示眾
十五
公元932年
日巳前不問汝。
十五日後道一句來。
自代云。
日是好日
示眾
古佛露柱相交
是第幾機。
僧問。
如何
一條縧三十文買。
復代前語云。
南山起雲
北山下雨
僧又問。
一條縧三十文買如何
曰打與。
甚麼處來。
曰禮塔來。
曰謔我。
某甲實禮塔來。
五戒不持
問僧看甚麼經。
曰瑜珈論。
義墮也。
甚麼義墮
自領出去
僧問。
樹凋葉落時如何
露金風。
語云
人人盡有光明在。
看時不見暗昏
昏。
作麼生
諸人光明
自代云。
厨庫山門
又云。
好事
不如無。
偃初在雪峯
僧問峯。
如何觸目不會道。
足焉知路。
峰曰。
蒼天蒼天
不會
遂問偃。
蒼天意旨
如何
三斤麻一疋布。
不會
曰更奉三尺
峰聞
喜曰。
我常疑箇布衲
偃出嶺。
徧謁諸方
洞巖
巖問。
作甚麼來。
親近來。
曰亂走作麼。
暫時不在
曰知
過即得。
曰亂走作麼。
踈山仁。
仁問。
得力處道將一
句來。
曰請高聲問。
仁即高聲問。
偃笑曰。
今朝喫粥麼。
曰喫粥。
曰亂叫喚作麼
鵞湖聞。
上堂曰。
莫道未了
底人。
長時浮逼逼地。
設使了得底。
明明得知有去處
尚乃浮逼逼地。
下問
首座適來
和尚作麼生
逼逼地。
首座久在此住。
頭白齒黃
這箇語話
上座作麼生
要道即得見即便見。
若不見莫
亂道
曰祇如道浮逼逼地。
作麼生
頭上著枷脚
下著杻。
與麼則無佛法也。
曰此是文殊普賢大人
境界到乾峰。
請和答話
峰曰。
到老僧也未。
曰恁
麼那恁麼那。
峰曰。
將謂猴白更有猴黑。
峯上堂。
舉一
不得舉二。
放過一著
落在第二
出眾曰。
昨日有人
天台來。
却往徑山去。
峯曰。
典座來日
不得普請
便
下座。
峰又上堂
法身三種病。
二種光。
須是一一透
得。
始解歸家穩坐。
須知更有向上一竅在。
偃出問。
內人為甚麼不知菴外事
呵呵大笑
偃曰。
猶是
人疑處。
峰曰。
是甚心行
曰也要和尚相委。
峰曰。
直須與麼始解穩坐。
僧問峯。
十方薄伽梵一路涅槃
門。
未審路頭甚麼處。
峰以拄杖畫云
這裏
僧後
請益偃。
偃拈起扇子云
扇子𨁝跳。
三十三天
築著
帝釋鼻孔
東海鯉魚打一棒。
雨似盆傾。
會麼○師靜
初參師備
示眾
諸人但能一生如喪考妣
保汝究徹去靜躡前語問曰。
如教中道
不得所知
測度如來無上知見
作麼生
備曰。
汝道究得徹
所知心。
測度得及否。
從此信入。
後居天台
餘載下山
博綜三學
操行孤立
禪寂之餘。
常閱
龍藏
遐邇欽重
時謂大靜上座
有人問。
弟子每當
夜坐
心念紛飛
未明攝伏之方。
垂示誨。
答曰。
如或
夜間安坐
心念紛飛
却將紛飛之心。
以究紛飛之處。
之無處。
紛飛之念何存。
究究心。
能究之心
安在。
又能照之智。
本空所緣之境。
寂寂而非寂者。
無能寂之人也。
照而非照者。
無所照之境也。
智俱寂。
心慮安然
外不尋枝。
不住定。
二塗俱泯。
怡然
此乃還源要道也。
一日因覩教中幻義。
一偈
問諸學流曰。
道法皆如幻有。
造諸過惡
無咎
云何作業不忘。
而藉佛慈興接誘。
時有小靜
上座
答曰。
幻人興幻幻輪圍。
幻業能招幻所治。
不了
幻生諸幻若。
覺知如幻幻無為
公元935年
**(乙未)文益禪師住崇壽
文益
自受心印
撫州
州牧請住崇壽院
時有子方。
長慶來。
曰。
公久親長慶
乃嗣地藏
何也。
曰以
不解長慶萬象之中獨露身故。
方舉拂子示之。
曰。
萬象不撥萬象
曰不撥。
曰獨露身聻。
曰撥。
萬象
之中聻。
於是悟旨
嘆曰。
我幾枉度此生
又有子昭
平昔與益。
商確古今
聞嗣地藏
憤憤不平
即領眾來
責問
益知之乃舉眾出迎
特加禮待賓主位。
各挂拂
子。
次昭忽變色抗聲曰。
長老開堂的嗣何人。
曰地
藏。
曰太辜負長慶先師
某甲不會長慶一轉語
何不問。
萬象之中獨露身作麼生
昭竪起拂子
益曰。
此是長慶處學得底。
首座分上作麼生
無語
益曰。
只如萬象之中獨露身
萬象不撥萬象
曰不
撥。
兩箇參隨
皆曰撥。
益曰。
萬象之中獨露身聻。
與眾皆懡㦬而退。
益曰住住。
首座殺父殺母。
猶通懺
悔。
謗大般若
誠難懺悔
昭自此反參益。
發明巳見。
公元937年
**(丁酉)延沼禪師開法風穴
延沼
風穴
單丁七年
檀信新之
遂成叢林
天福
二年
州牧聞其風。
開法南院陞座
先師云。
欲得
親切
莫將問來問。
會麼。
問在答處。
在問處。
雖然
是。
有時不在答處。
不在問處。
汝若擬議
老僧
脚跟底。
大凡參學眼目
直須臨機
大用現前
勿自
拘於小節
設使言前薦得。
猶為滯殻迷封。
下精通。
未免觸途狂見。
應是向來依他作解
明昧兩岐
與汝
一切掃却。
直教箇箇
如師了兒叱呀地。
對眾證據。
一聲
壁立千仞
誰敢正眼覷著。
覷著即瞎却渠眼
目。
上堂
若立一塵
家國興盛
野老顰蹙
不立一塵
國喪亡。
野老安帖
於此明得
闍黎無分
全是老僧
不明
老僧却是闍黎
闍黎老僧
亦能悟却天下
人。
亦能瞎却天下人。
欲識闍黎麼。
右邊一拍曰。
這裏
是。
欲識老僧麼。
左邊一拍曰。
這裏是。
上堂
祖師心印
狀似鐵牛之機。
即印住。
即印破。
祇如不去不住
即是
不印即是
還有人道得麼。
時有盧陂長老
問學人。
鐵牛之機。
請師不搭印。
沼曰。
慣釣鯨鯢
巨浸
却憐蛙步𩥇泥沙
佇思
沼喝曰。
長老何不
語。
擬議
沼便打一拂子曰。
記得話頭麼。
陂擬開
口。
沼又打一拂子。
時有牧主曰。
信知佛法王法
般。
沼曰。
甚麼道理
主曰。
當斷不斷
反招其亂。
沼便
下座。
上堂
寒山詩曰。
梵志去來
魂識閻老
百王書。
未免受捶拷。
一稱南無佛。
皆以成佛道。
問。
如何一稱南無佛。
曰燈連鳳翅當堂照。
月映
眉[((白-日+田)廾)*頁]面看。
僧問。
摘葉尋枝即不問
直截根源若何
曰赴供凌晨去。
開塘帶雨歸
隨緣不變者。
遇知
音時如何
披蓑側立千峰外。
引水澆蔬五老前。
九夏賞勞
師言薦。
曰出袖拂龍洞雨。
泛杯波湧
鉢囊花。
最初自恣
合對何人。
一把香芻拈未暇
六環金錫響遙空
如何清淨法身
金沙灘
馬郎婦
如何是佛。
杖林山下竹筋鞭。
沼問懷本
上座曰。
有事借問得麼。
本曰。
不可惜口去也。
不惜
口即道。
擬議
沼便打。
又問。
第二人莫道得麼。
曰道
甚麼
沼又打。
又問。
三人
三人同行必有我師
麼生我師
曰見。
參禮次沼亦打云。
這邊立。
復云
公元932年
將。
頭不猛。
誤累三軍瞎漢參堂去。
本至明日
上堂
親近云。
某甲夜來什麼過。
便蒙賜棒。
曰你要會麼。
以手左邊一拍曰。
這裏祖師意。
以手右邊一拍曰。
這裏是教意。
還會麼。
不肯
便去。
後到頴橋安處
前話。
安曰。
風穴棒折那。
本曰。
上座臂腕
終不向外曲。
安曰。
會風穴道
這裏祖意教意麼。
非惟不會
直饒白兆老口赫赤地。
教他舉也。
不得防禦
使問
南院
善知識還具見聞覺知否。
院便掌使。
不肯
以前語復問沼。
沼曰。
荊棘荒棒。
棄來久矣。
妙用
如何
沼曰。
王子帶刀全意氣
貧人倒語聲𧬜。
使深
肯之。
遂舉南院
院隨問。
便掌語。
沼曰。
是深相為使
公元937年
委悉道怤
住龍冊。
學侶雲臻
天福二年八月
入寂德韶
龍泉氏子
母夢白光觸體。
覺而娠。
十五有梵僧
拊其背曰。
當出家。
塵中無置汝所也。
遂剃染。
十八受具
同光中大同
不契。
居遁
問雄
雄之尊。
因甚親近不得
曰如火與火。
曰忽遇水來時
如何
曰汝不會我語。
又問。
不蓋
地不載。
此理如何
曰合如是
惘然固請為說。
曰道者汝向後自會去。
韶後於通玄峰。
澡浴次。
忽省前話。
遂具威儀
龍牙
禮拜曰。
當時若向我說。
今日決定罵也。
匡仁
問百
千重是何人境界
曰左搓芒繩縛鬼子
不落
今請師說
曰不說。
為甚不說。
箇中不辦有無
師今善說。
仁駭之辭去
所至少留。
見知五十四人
後至臨川
文益
一見深器之。
韶以徧涉叢林
隨眾而巳。
無所咨參
一日上堂
有僧問。
十二時
如何頓息萬緣去。
曰。
空與汝為緣耶。
色與汝為
緣耶。
言空為緣。
則空本無緣。
言色為緣。
則色心不二
日用何物為汝緣乎。
韶聞悚然異。
之又有問者曰。
如何是曹源一滴水
益曰。
是曹源一滴水
韶於座側
豁然大悟
平生凝滯渙若氷釋
感涕沾衣
益曰。
汝向
當為國王師。
祖道大光
行矣。
無滯於是
韶乃辭
法。
天台
智者遺蹤
如故居。
睠然有終焉之心○
令參
號永明
湖州人
雪峯記別
初住明州翠巖
法席
上堂
一夏以來兄弟
東語西話。
翠巖
眉毛在麼。
保福曰。
賊人心虗
長慶曰生也。
雲門
關。
天福二年
龍冊寺道怤歸寂
吳越王錢元瓘
請參。
繼其法席長生皎然
久依義存
一日與僧斫樹
次。
曰。
斫到心且住
然曰。
砍却著。
曰。
古人心傳
心。
汝為甚麼道砍却。
然乃擲下斧。
曰傳。
一拄
而去。
一日普請次。
一束
逢一僧。
便拋下。
擬取。
便踏倒歸。
謂然曰。
今日踏這僧快。
和尚
却替這僧入涅槃堂始得。
好便休云。
一日存問
光境
俱亡。
復是何物
曰放皎然有箇道處。
曰放汝過作
麼生道。
皎然亦放和尚過。
曰放汝二十棒。
禮拜
公元938年
**(戊戌)石亭光湧禪師入寂(仰山法嗣溈仰第三世)
光湧。
石亭仰山
戊戌夏
無疾而化。
壽八十九。
七十○休復悟空
北海王氏子
出家
十九納戒。
自謂曰。
苟尚能詮。
則為滯筏。
將趣凝寂
患墮空。
進退莫决。
二何之。
參尋宗匠
依地桂琛
經年
不契。
直得成病
涅槃堂。
一夜藏去看。
乃問復上座
安樂麼。
復曰某甲和尚因緣
背藏指燈籠
曰見麼。
曰見。
藏曰。
這箇也不背。
復於言下有省。
後修山主
問訊地藏
乃曰。
某甲百劫千生
曾與和尚違背
來此
者又值和尚不安
藏遂竪起拄杖曰。
這箇也不背。
忽然契悟
後繼法眼
住崇壽。
南國主清凉
場。
延請居之。
入寂
十月朔日。
遣僧命法眼至。
付囑
訖。
又致書辭國主
取三日夜子時入滅
國主令本院
至時擊鐘
及期大眾普集。
端坐警眾曰。
無棄光影
語絕告寂。
國主聞鐘。
高臺
遙禮
深加哀慕
仍致
祭。
茶毗舍利
建塔志通
鳳翔人
因見智者淨土
儀式
不勝欣忭
自是不向西唾。
不背西坐。
專心念佛
後見白鶴孔雀成行西下
又見蓮花開合
喜曰。
白鶴
孔雀
淨土境也。
蓮花光相
受生處也。
淨土現矣。
乃禮
佛而終。
茶毗五色祥雲
環覆火上
舍利鱗砌於身。
**○文益禪師開法清涼
文益
初住崇壽。
未幾金陵國主
迎居報恩
次遷清凉
院。
大闡法化
示眾
趙州曰。
費力大好
言語何不
仍舊去。
世間法尚有門。
佛法豈無門。
自是仍舊
諸佛諸祖。
祇於仍舊中。
如初夜鐘
不見絲毫異。
與麼
恰好聞時無一聲子閙。
何以故。
及時節無
心。
曰死且不是死。
止於一切
祇為不仍舊
忽然非次
聞時。
諸人驚愕道。
鐘子恠鳴也。
寶公曰。
暫時自肯。
追尋歷劫
何曾今日
還會麼。
今日只是塵劫
著衣喫飯
行住坐臥
晨參暮請。
一切仍舊
便為無事
人也。
又曰。
見道為本。
明道為功。
便能大智慧力
未得如此三界可愛底事
直教去盡。
纔有纖毫
還應
未可
秪如汝輩
睡時不嗔便喜。
此是三界昏亂
習熟
境界不惺。
惺便昏亂蓋緣汝輩雜亂所致
古人謂之
夾幻。
即是真。
其如鑛何。
又曰。
出家兒隨時及節。
便得寒即寒熱即熱。
欲識佛性義。
觀時因緣
方便不少
石頭初看肇論。
至會萬物為巳者其惟
聖人乎。
則曰。
聖人無巳。
所不巳。
乃作參同契。
首言
竺土大仙無過此語也。
中間只是尋常說話
會萬物為自巳去。
蓋盡大地
一法可見
巳而又
囑曰。
光陰虗度
所以告汝輩。
隨時及節便得。
移時失候
虗度光陰
於非色中作色解。
於非色
作色解。
即是移時失候
且道色作非色解。
當得否。
與麼會。
便是沒交涉
正是癡狂兩頭走。
有甚麼用
處。
守分過時好。
益甞作三界惟心頌曰。
三界唯心
萬法唯識
唯識唯心
眼聲耳色。
色不到耳
聲何觸眼
眼色耳聲。
萬法成辦。
萬法匪緣。
觀如幻。
大地山河
誰堅誰變。
華嚴六相義頌曰。
華嚴六相義。
中還
有異。
異若異於同。
全非諸佛意。
諸佛意總別。
何曾
同異
男子身中入定時。
女子身中不留意
不留意絕
名字
萬象明明無理事
**(已亥)緣德禪師圓通(清谿法嗣)
緣德
臨安氏子
年十七剃髮受具
游方參洪進。
江南
李氏有國日。
混跡南昌上藍。
宋齊丘至游
經堂
僧眾趨迎
德閱經自若
丘旁立睨之。
不甚
答。
因問上座看甚經。
德舉示之。
異焉
請住舍利
嶺諸剎。
無所事。
去留所至
頹然默坐
學徒自成
規矩
平生一衲裙。
繩貫其褶處。
夜伸裙以當被。
後主延德
金陵
佛法大意
建寺廬山石耳峰下。
延德住持
開基地中得金大士
賜名圓通
公元940年
**(庚子)泰欽文益禪師
泰欽
得法文益
然性忽繩墨
不事事
甞自清凉
遣化
維揚
過時未歸。
一眾以為笑。
益遣偈呼歸。
使為眾
燒浴。
一日問。
大眾項下金鈴
何人解得。
對者皆
不契。
欽適自外至。
問之。
欽曰。
大眾何不道。
繫者解
得。
於是人人改觀
謂眾曰。
汝輩這回笑渠得也
○行因。
受旨鹿門真。
廬山佛手巖下
石窟可三
丈餘。
宴處其中
甞有異鹿錦囊鳥。
馴擾其側。
江南
李主三召。
不起
堅請就棲賢開堂
逾月
潛歸巖室
公元938年
一日微疾
謂旁僧曰。
日午
吾去矣。
及期下床。
行數
步。
屹然立化
巖上一株
同日枯槁德韶
住天
台。
甞有偈曰。
通玄峰頂
不是人間
心外無法
滿目
山。
法眼聞之曰。
即此一頌。
可起吾宗
上堂
眼中無色
識。
色中無眼識
眼識二俱空。
何能令見色。
是眼則不
自見其巳體。
若不自見
云何見餘物。
古聖方便
皆為說破
於此明得寂靜法。
寂靜法也收盡。
遠離法。
不遠離法亦收盡。
未來現在亦無遺餘
(一名)
法界何有遮障
各自信取。
韶以涅槃四種
開示學者
諸方目為韶國師四料揀
聞聞
(放)聞不聞。
(收)不聞
聞。
()不聞不聞。
(瞎)僧問。
如何是古佛心
韶曰。
此問不
弱問。
那叱太子析肉還母。
析骨還父。
然後化生蓮花
之上。
父母說法
未審如何太子身。
韶曰。
大家
上座問○竟欽。
益州氏子
文偃得悟。
即就雙峰
下。
興福寺
以居。
開堂日。
躬臨證明。
僧問。
頭盧
應供四天下。
還徧也無。
如月入水。
如何是用
不雜
曰明月堂前垂玉露
水晶殿裏撒直珠。
深喜
其類巳○奉先深。
得法雲門同明和尚
在眾時聞
文益如何是色。
竪起拂子
或曰雞冠花
或曰
肉。
汗衫二人往問曰。
承聞和尚三種色語是否
是。
深曰。
鷂子新羅
便歸眾。
時李主在座下。
白益曰。
寡人來日筵。
二人重新問話
明日備綵一箱
劍一口。
謂曰。
上座問話得奉賞雜綵一箱
若問不
是只賜一劍
陞座
復出問。
今日奉勅問話和尚
還許也無。
曰許。
鷂子新羅
捧綵便行。
大眾散去。
時泰欽作維那
鳴鐘
集眾僧堂前。
勘驗二師
眾復
集。
泰問曰。
承聞二上座。
久在雲門
有甚奇特因緣
一兩則來商量看。
深曰。
古人道。
白鷺下田千點雪。
上樹一枝花
維那作麼生商量
擬議
深打一坐
具。
便歸眾○延壽
字冲玄
餘杭王氏子
總角歸心
佛乘
茹葷
惟一食。
誦法華經。
五行俱下
六旬
異。
感群羊跪聽。
年十六為儒生。
吳越王杭州
獻齊天賦
年二十八。
華亭鎮將。
屢以庫錢
買魚放
生。
事發坐死
赴市曹。
王夢老人魚蝦數萬至云。
此皆稅務官所放者。
願王免其罪。
王遂赦之。
因放令
出家
令參
永明遷龍冊。
壽禮為師。
執勞供眾。
衣不
繒纊
食不兼味
尋往天台天柱峰。
九旬習定
有鳥類
尺鷃
衣褶育雛
出定德韶
發明心要
甞語
之曰。
汝與元帥有緣
他日大興佛事澄遠
綿竹
上官氏子
鵞湖鏡清同時
先參湖南報慈。
方至
文偃會下。
侍者
常只喚遠侍者
應諾
便曰。
是甚麼。
如此者十八年。
凡下呈見解。
終不相契
一日遠忽云。
我會也。
曰我乃今更不呼汝矣。
辭去
偃曰。
光含萬象一句
作麼生道。
擬議
偃令更住三
年。
一日普請鉏地次。
有僧曰。
俗家失火
遠曰。
那裏
火。
不見那。
不見
曰瞎漢。
是時一眾皆言。
上座
敗闕
獨師寬聞。
舉曰。
須是我遠兄始得。
歸蜀
眾請
導江
僧問。
美味醍醐
為甚麼。
變成毒藥
遠曰。
導江
紙貴
問一出家
九族解脫
目連為甚麼。
入地獄。
曰確。
後住青城香林
示眾
大凡行脚
參尋知識
要帶
眼行。
須分緇素看。
淺深始得。
此事必先立志
釋迦
老子因地時。
一言一念
皆是立志
僧問。
如何
祖師西來意。
曰坐久成勞
曰便回轉如何
墮落
深坑。
如何室內一盞燈。
三人證龜成鱉。
問如
何是衲衣下事
臘月火燒山
公元943年
**(癸卯)志逢德韶禪師
志逢
餘杭人
生惡葷血
膚體香潔
出家受具
通貫
學。
甞夢陞須彌山
覩三佛列坐
釋迦
彌勒
皆禮
其足。
不識第三尊。
仰視而巳。
釋尊曰。
此是補彌
公元938年
勒處師子月佛。
逢方作禮
後因大藏經
乃符所
夢。
晉天福中
德韶契悟
一日普賢殿中宴坐
神人
跪膝於前。
逢問為誰。
曰護戒神也。
曰吾患有
宿愆未殄。
汝知之乎。
曰師有何罪。
惟一小過耳。
凡折
鉢水
施主物。
師每傾棄
非所宜也
言訖而隱。
逢自
此洗鉢水
盡飲之。
積久
因致脾疾。
十載方愈○文益
清凉
唐主請入內
牡丹
賦詩
應聲曰。
擁毳
公元937年
芳叢
繇來不同
從今日白
花是去年紅。
豔冶
朝露
馨香晚風
何須零落
然從始知空。
公元945年
**(乙巳)鼓山神宴禪師入寂(雪峯法嗣)
神晏
鼓山三十餘年。
學徒雲集
天福乙巳入滅
公元1307年
**(丁未)明招德謙禪師入寂(羅山法嗣)
德謙
住明招有頌。
示眾曰。
明招一曲和人稀。
此是真
上妙幾。
石火瞥然何處去。
朝生之子合應知。
臨遷
化。
上堂
一百年中祇看今日
今日作麼生
吾住此
山四十年。
惟用一劍活人眼目
乃拈巾曰。
如今有純
陀麼。
提向諸方
看作擲勢。
僧問。
純陀獻供
末後
懃時如何
謙曰。
莫相孤負好。
和尚遷化
什麼
去。
謙舉起一足曰。
足下看取
百年後以何為極。
謙提巾便擲。
中夜侍者
昔日靈山會上
釋迦如來
展開雙足
放百寶光
遂展足曰。
吾今放多少
侍者曰。
昔日世尊
今宵和尚
謙以手撥眉曰。
孤負麼。
乃說
偈曰。
驀刀叢裏逞全威。
汝等諸人護持
火裏鐵牛
犢子
臨岐誰解凑吾機。
偈畢。
端坐而逝。
公元1308年
**(戊申)文偃禪師王宮說法
文偃
雲門
法道大行
廣主屢請入內
問法
待以師
禮。
王問
云何是禪。
大王有問
山僧對。
一日王齋。
僧次偃曰。
靈樹果子熟也未。
甚麼年得信道生。
曰熟也。
切莫忘却
大悅
賜號匡真禪師
乾祐
公元945年
七月十五
王迎偃至內。
問道
九月還山
謂眾曰。
離山得六十七日。
且問汝六十七日事作麼生
眾莫
能對。
偃代曰。
何不和尚京中喫麵多○守初。
鳳翔
氏子
兒時聞鐘鼓聲
不食危坐
終日母屢試之。
不餵亦不索
年十六剃染受具
遊方文偃
問。
離甚處。
曰查渡。
在甚處。
湖南報慈。
幾時
彼。
八月二十五
曰放汝三頓棒。
罔然
至明日却
問訊
昨日和尚放三頓棒。
不知過在甚處。
曰飯
袋子江西湖南
便恁麼去。
初於言下大悟
遂曰。
他後
無人烟處。
不蓄一粒米。
種一莖菜接。
十方
來。
盡與伊抽釘拔楔。
拈却炙脂帽子
脫却鶻臭布衫
教伊洒洒地。
作箇無事
衲僧豈不快哉
曰你身如椰
大開
如許大口
初便禮拜
即日辭去
北抵襄漢。
公元948年
乾祐元年
洞山
示眾
中有語。
名為死句。
語中無
語。
名為活句
作麼生活句
這裏難得人。
只緣
未達其源。
落在第八魔界中。
識得不名不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