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时段
朝代
“何永沂” 相关资源
诗库 ������
夏日怀人歌 当代 · 熊东遨
夏日风光一雨新,木棉如火草如茵。
南窗坐久闲无事,漫忆寰区几个人(【楚问天曰】总领全篇,如江河启闸,行见洪流奔涌也。“几个人”颇具份量,信是寰区中屈指可数者。)
云中一榻为公设,高卧犹堪梦吴越
吞尽重洋万顷波,醒时怕看窗前月台北陈立夫前辈
【楚问天曰】首二句用事兼写实,第三句上承下转,引出结语便妙。“怕看窗前月”者,恨故乡不得归也。虽是代人作言,料亦能中陈翁心事。于髯翁右任诗云:“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陆。”此岂但一人之心哉?是味我能知也。
【白一曰】陈立夫先生海内人望,岂止“梦”哉,便“春秋”亦可梦得也。虽然,到底岁月不饶人,以近百高龄,宜其高卧作旁观也。)
同是高峰不可攀,北山风景似愚山
苍枝秀出云天外,长庇东南一角寒(沪上施蛰存北山前辈
【楚问天曰】将“北山”、“愚山”类比,乃就学问工夫而言,非特因其同宗也。“不可攀”者,道德文章典范也。愚山前代名臣,北山当代学者,同中有异焉。)
石窗词丈居奇货,闲向柳阴深处卧。
一曲新声初度成,枝头便惹黄鹂和(沪上周退密前辈
【楚问天曰】石窗词之流丽清亮,尽从结联十四字传出。不识石窗丈者,读此可知大略。)
不识人间百种愁,一篇在手乐悠悠。
偶扶筇杖白云里,漫溯黄河最上游(沪上马祖熙前辈
【楚问天曰】是翁旷达乐观,令人羡煞,令人妒煞,亦令人想煞。)
心系庙堂身在野,岭南逸老真贤者。
无边气象昔曾干,大事多从闲处写羊城刘逸生前辈
【楚问天曰】“无边气象昔曾干”,想见当日雄豪气概。结语颇多言外意。杜诗:“彩笔昔曾干气象”,第三句出此。)
深具仁心更有谁,帽儿犹忆一风吹。
红旗得与英雄便,不酿长安四日悲北京李锐老,曾协耀邦平反各类冤假错案
【楚问天曰】有隐痛,有隐忧,读者当有会心,似不必和盘托出耳。以“英雄”目老,当得。)
羊翁霍老诗家宰,宋韵唐音终不改。
桃李无言信手栽,门墙各见花成海湘潭羊春秋、西安霍松林二老
【楚问天曰】羊、霍二翁俱当代大家,“诗家宰”三字恰如其分。结二句大气象,如此景观,令人仰煞。
【白一曰】“花成海”不奇,奇在“信手栽”成也。)
寄寓京华一布衣,每从淡雅出新奇。
闲栽十里,渐觉生机满剡溪北京苏仲湘老,有《栽花插柳堂杂草》,近标“生机”说
【楚问天曰】不作恭维,不事雕琢,只拈出苏老自身特点,便觉情韵悠扬,余味不尽。是亦“从淡雅出新奇”者也。)
楚狂夫子久不见,遮莫深山铸神剑?
一剑能将百鬼诛,等闲扫了钟馗羊城熊鉴老
【楚问天曰】鉴翁诗以鞭挞丑恶名世,“一剑能将百鬼诛”,正是斯翁风格写照。结语水到渠成,自入佳境,事雕琢者何能望其项背。)
朝掬清泉暮剪霞,一方净土乐为家。
玉门不待春风度,已放恬园万树花兰州袁第锐老,有《恬园集》
【楚问天曰】切事、切人、切地、密线疏针,滴水不漏。“玉门”句尤精警,从唐人翻出新意,是为难得。)
都云龙岂池中物,争识能伸更能屈。
半亩方塘尽兴游,会心一样波澜阔长沙龙非池老,终身布衣,读书不倦
【楚问天曰】深寓哲理。古贤谓诗可以存人,读此不疑也。结二句殊妙。)
最爱湘潭人寿公,袖无长物只清风。
何辞头上九分白,要尽心中一点红长沙刘人寿老
【楚问天曰】“最爱”二字出自内心,非等闲应酬语也。寿翁高风亮节,诗界同钦,其自嘲云:“头已九分白,心犹一寸丹”,结尾即借此意。)
闻道某翁长不倒,河西笑煞胡遐老。
临风小试牛刀,割破肚皮全是草长沙胡遐之老,讽喻诗入骨三分
【楚问天曰】不作全面评价,只点出“牛刀”不容俗物一节,遂使遐老风范尽显。
【白一曰】不倒翁若是一般草包,倒也罢了;倘草中满是毒计,那危害便不浅了。幸赖遐公之刀将其割破,吾辈不妨检视一番,有毒则深埋之。)
望月湖处士何,一根铁脊耐消磨。
偶凭只手书王字,不换名声不换鹅长沙何光年老,书家,半身不遂,复以左管作书
【楚问天曰】“不换名声不换鹅”,右军当避他一头地。)
农酒后原形毕,歪着蓑衣斜戴笠。
出手偷偷但点睛,轰然听破九龙壁浏阳王巨农老,以《九龙壁》一诗夺首届诗赛之冠
【楚问天曰】用欲擒故纵手法,活画出一江湖绝顶高手形象。结二句搔着痒处也。)
自读人间李汝伦,谪仙天上暗伤神:老夫才气从无敌,胆气输他四五分羊城李汝伦
【楚问天曰】汝伦先生当世铁血男儿,以不怕鬼、不信邪饮誉海内,宜其让太白出来说法也。“白也诗无敌”,要他在“才气”上让人恐非易事,能自认“胆气”颇有不如,可见谪仙人也并非一味地傲。
一曰】不即不离,极有分寸。自古名家难评,前世如此,况当世耶?借得古贤一张嘴说话,主意不错。)
谢公下笔真狂妄,画了君王画卿相。
可惜功夫没到家,张张都作阎罗样长沙谢凯老,近在珠江作画
【楚问天曰】“功夫到家”者,但会抹粉涂脂,殊可憎也,岂若谢公一一开列其本来面目耶!
【白一曰】笔墨辛辣,其意出画外远矣。)
古观桃花百树香,刘郎笑罢笑何郎。
两公俱是清闲士,偏抱千秋济世方长沙刘克醇老番禺何永沂先生,俱业医
【楚问天曰】抱“济世方”者,代不乏人,憾哉叔世难医也。
【白一曰】“清闲士”抱“济世方”,时代误人,良可叹也。)
右江名士中郎蔡,羽扇纶巾谁不爱?
少壮风流老更狂,兴来指座青山卖福建蔡厚示老
【白一曰】画名士像不俗,结语尤有味。)
杀尽雄鸡理岂无,阿谁令尔五更呼?
有人夜战操全胜,一见光明便要输北京邵燕祥老,有“可怜今日刀头菜,曾唤千门万户开”名句
【楚问天曰】邵诗大有名,此非反其意,实应其声也。一怜其屈死,一揭其本源,异曲同工,俱称老辣。
【白一曰】“夜战”者,阴谋诡计之谓也。)
信是荆山璞早磨,潇湘有客号牛哥。
天边时摘星三五,一月如盘再要么长沙黄琳先生字荆山号牛歌
【楚问天曰】空灵飘逸,余韵悠扬。
【白一曰】于不经意处见功夫。)
沚斋出语皆成妙,岭表五家最年少。
明月清风抱满怀,读书而外无他好(中大陈永正先生
【楚问天曰】前论其诗,后称其德,俱为得体。陈氏与张采庵莫仲予刘逸生、徐续诸老合著有《岭南五家诗词钞》,次句即指此。)
风云一剑女中豪,足与男儿试比高。
战罢玉龙归海角,美人头上雪飘飘海南德珍女史
【楚问天曰】史、论结合,虚实相生,可作人物小传读。)
老友阿强何可拟,闲潭一眼空山里。
风来偶尔作波澜,依旧清清深见底(香江朱志强先生
【楚问天曰】比喻生动、活泼,别有情趣。
【白一曰】非至情至性之人不能道此语。)
高卧山中不肯归,十分情趣有谁陪?
先生未识林和靖,明月锄开也种梅(香江李国明先生,擅画梅,主编《岭雅》
【楚问天曰】写李氏高洁情怀如见。末从“自锄明月种梅花”化来,颇切。)
小河亮丽长河丑,能画能诗亦能酒。
李戴张冠也不妨,论才俱是雕龙手西安魏新河、津门曹长河二先生
【楚问天曰】丑是假丑,亮是真亮。结非恭维,乃心仪语也。
【白一曰】信手勾描,自成格局。)
收拾词坛舍汝谁,梦窗余绪见精微。
随心画出山川景,尺幅能容百鸟飞(津门王蛰堪先生
【楚问天曰】以“收拾词坛”相许,王氏盖非等闲人也。
【白一曰】蛰堪当代词坛作手,中青年中屈指可数者,风格逼近宋贤,为前辈称许,故次句及之。)
风流王子多贪欲,捉尽柳花犹未足。
天际飞流海上霞,一齐都向囊中束承德王玉先生,有《捉柳花》一绝获全国诗赛一等奖
【楚问天曰】贪财者鄙,贪名者俗,惟贪诗者贤且美也。
【白一曰】景象大、眼界宽、气势足,王子真人杰也。“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信然。)
十里山泉爱郁云,不因时浊改清纯。
潺湲只作柔和调,如此风光最可人南昌熊盛元宗兄,号郁云
【楚问天曰】不疾不徐,自具感人力量。通篇用比,气格自高。
【白一曰】何谓诗中三昧?读此便知。)
心系黎元乐与忧,先生有笔写春秋。
古楼衔月兼衔泪,不是同声不与俦梅州古求能先生,近与熊鉴、老憨合著《同声集》
【楚问天曰】秉春秋之笔,写生民乐忧,此《同声集》三作者所以被时人誉为“三剑客”也。若笔下无关生民痛痒,徒事吟风弄月,这“诗人”之冠,便不戴也罢。
【白一曰】既怀友谊,又倡诗风,一举两得。)
阿斗年来未相见,酒红面上应时现。
只缘打假到朱颜,还汝青春真不便太原马斗全先生
【楚问天曰】质朴无华,真情流露。相知既深,自无须华辞丽藻作饰也。
【白一曰】东坡诗:“小儿误喜朱颜在,一笑那知是酒红。”此翻其意。末伤年华流失,叹人亦复自叹。“打假”句故作诙谐,实伤心人语也。)
香火尼山半脉传,也曾名占百花先。
长安米价由他涨,一笑还乡悟冷禅岳西刘梦芙先生,幼承家学,中年师事孔翁凡章,曾夺“李杜杯”冠,近辞《中华诗词》编辑还乡教书
【楚问天曰】传得“尼山”半脉,殊可喜也,“名占百花先”承此而来,自有根源可溯。末二句见不屑与时世相争之意,或是自家心得也。太白“赐金放还”,尚多怨尤,刘氏胸襟,恐无此洒脱。虽则赠人之言,略作恭维亦无不可,到底分寸不符,是为一病。倘易作“长安米价天天涨,不若还乡悟冷禅”,于事实庶几近之,然而诗味索然,又奈其何?呜呼,诗之为难,一至如此!
一曰】今日长安米价,与唐时大不同,彼时有顾况辈,今则无也。一笑而归,不失明智。倘悟得透冷禅,此生当受用不尽。)
坤尧日与书为伍,笔下猫儿能食虎。
李杜苏辛任意邀,诗文细论无今古(香江黄坤先生
【楚问天曰】黄氏以诗人兼学者纵横于诗史之间,著述颇丰,为当代中青年中佼佼者。此诗所论,颇为的当。
【白一曰】首句穷源,次句取势,二、四则纵横驰骋矣。写得黄氏如见。)
昨夜谁藏五色珍,秋空做眼见风神。
娲皇补漏君围局,都是燕支队里人南昌段晓华女史,有“对茫茫夜碧,寒星似水,又成秋眼”句
【楚问天曰】女娲补漏,晓华围棋,女性把整个天儿都占了去,“半边”论者岂不瞠目结舌?
【白一曰】一篇绝妙文字,俱从段氏原句生发,推许之意自明。请出娲皇,亦只是陪客耳。辛词:“袖里奇珍光五色,他年要补天西北。”首句出此。“做眼”乃围术语,棋成两“眼”便活。)
心高耻趁斜阳景,一任东君眠不醒。
脱却缰绳烈马欢,无边大野凭驰骋海盐黄心培先生,屈身合企,近闻将下岗
【楚问天曰】“斜阳景”时人多恋之,黄氏不趁,是为雅士。末二句宽慰、勉励兼而有之,想见交情不薄。
【白一曰】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他人篱下,诚非男儿安身立命处,“下岗”不足惜也。)
犹忆家山小苑春,门前并立两松新。
几番雨洗风雕后,应有青枝高过人长沙贺迎辉、黎锟二学
【楚问天曰】嘉勉之情,溢于言表。“新松恨不高千尺”,期望之殷切,良可感人。
【白一曰】“新松”不经“雨洗风雕”,便“高过人”亦应有限。二子其勉之。)
远游笑我多烦恼,唱尽阳关看尽鸟。
欲借扁舟载酒行,有风有月无坡老(【楚问天曰】透露自家客中心境,遥应开篇,将全文作一总体收束,有一线穿珠之妙。
【白一曰】语意苍凉,别有一般滋味。此怀人不见必有之感受,纯自心底自然流出,欲禁不能者也
李汝伦曰】“有风有月无坡老”,中有万千感慨。)
何永沂医师赠诗戏效其体奉和戊寅 当代 · 陈永正
七言律诗 押齐韵
休论卢医与马医,肱三折后忍重提。
脑经频洗波仍正,心尚能狂律不齐。
已放闲中磨岁月,肯从胯下逐东西。
馀生自信天行健,未用操刀悔噬脐。
奉和永沂大夫六十感赋乙酉 当代 · 陈永正
七言律诗 押真韵
大千何限去来身,随俗称觥贺此辰。
已惯日升还日落,未容医国且医人
百忧真幸逢今世,万岁谁能结了因。
不见前村颓壁下,血花成字与时新先生生于抗战胜利次日)
永沂万岁墙题照乙酉 当代 · 陈永正
七言绝句 押词韵第七部
亿众山呼海啸间,滔天洪祸绝人寰。
危墙不倒风波定,赤字还容百代看。
步韵奉谢何先生永沂 当代 · 吴金水
七言绝句 押尤韵
散材不作杞人愁,况复神交遍九州。
今夕识君最堪慰,新词惠我意如流。
返京途中读点灯集遥寄何先生永沂 当代 · 吴金水
七言律诗 押尤韵
任凭天晦雨风稠,一点寒灯独倚楼。
气本幽燕非藉酒,句兼歌哭岂真油。
庙堂无届不指鹿,坛坫有冠皆沐猴。
最是上医空有志,笔端无计吐温柔。
一剪梅·题何永沂先生点灯 现当代 · 田遨
 押阳韵
自拉自唱自铿锵。哭笑词场。
游戏词场。词场虽好太荒凉。
鼓了诗囊。瘪了钱囊。

从医从艺两头忙。左手医方。
右手诗行。诗中处处有投枪。
一寸灯光。万丈心光。
陈永正兄赠诗有作一九九八年 当代 · 何永沂
七言绝句 押侵韵
永正吾师近有诗相赠,题曰:“赠何永沂医师并效其体”,忽忆黄庭坚一五言古诗之长题,正好移用于此也:“子瞻诗句妙一世,乃云效庭坚体,盖退之戏效孟郊樊宗师之比,以文滑稽耳……”。
跳出如来手掌心,红潮先觉醒沉吟。
东坡忽效庭坚体,惹得诗坛说到今。
附:陈永正原诗
休论卢医与马医,肱三折后忍重提。脑经频洗波仍正,心尚能狂律不齐。且放闲中磨日月,那能胯下逐东西。馀生自信天行健,幸未操刀悔噬脐。
自嘲陈永正兄道有“永沂体”,黄坤尧兄称有“点灯体”,皆恐“以文滑稽耳”)一九九八年 当代 · 何永沂
游戏在诗坛,忽闻点灯体。
点灯有体乎,滑稽无所谓。
俚句写真多,神疑鬼唱歌。
风格即性格,难言为什么。
岂欲有此体,诗成却有我。
我不是佳人,但也不是贼。
非贼性能存,江心秋月白。
联句 其一 一九九九年 当代 · 何永沂
七言绝句 押东韵
五月二日,好友相聚,饮粤海,谈笑风生,又联句为乐,令人欲呼“不亦快哉!”
烟笼寒水夜灯红何永沂,牛二生涯路路通李经纶
可惜错缠杨大叔(熊鉴),人头豆腐两般同陈永正
联句 其二 一九九九年 当代 · 何永沂
七言绝句 押支韵
泼皮胜诉未稀奇李经纶,笑指羊城出白旗何永沂
从此秦淮车马少(熊鉴),一盆污水作胭脂李汝伦
赠答新草(十八题二十一首) 其一 周退密(周老,上海文史馆寿星,博学多才,诗词功力犹深,素仰大名。一日忽来函嘱寄拙诗《点灯集》,后又屡赐华章墨宝,勖勉有加,余则视之为前辈对后学的宽容,不胜惶愧,今借周翁四句,成七律一首,感慨之情,寄于诗中)二零零零年 当代 · 何永沂
七言律诗 押先韵
新世纪已经来了,依然医务缠身,尚多诗债未还,恐“息上加息”,意总难安。近日程千帆教授来信,称许余几首新作赠友诗,并教诲道:“……略加小注,便成诗话,何不以诊脉馀闲为之乎!”一言开窍,触动灵机,遂奋除惰气,于更深人静之际,成诗一组。灯下自读,自觉皆情真意切非一般应酬之作也,大胆录之。
草庐身老拟神仙(周老诗《八三吟》。),顾后瞻前二百年。
能使忧忘惟浊酒(周老词《浣溪沙》:“能使忧忘惟是酒。”),可知情在剩吟笺。
不随狂俗违心赏(周老诗《和钟琴翁赏菊儿字韵》。),屡把谐诗著意怜。
灯火阑珊浑不倦(周老诗《永沂先生惠赠点灯集赋谢》。),许吾观史咒无前。
附:周退密老赠诗赠词(八首选四):
永沂先生惠赠《点灯续集》古艳渊懿至为钦佩率成一律借伸谢忱
流光溢彩来天外,蝌蚪龙蛇共化工。饶有真情供涕泪,普施甘露救愚蒙。诗从史出言堪鉴,句本心裁意自融。红粉青铜俱往矣,人间终古马牛风。
望江南 奉题永沂诗人《点灯九八选录》卷
狂狷者,骚怨本来多。幽默滑稽情窈窕,沉吟高咏泪滂沱。风起一江波。
奉题永沂诗人《点灯九九选录》
异彩缤纷屡出奇,香山讽谕竖降旗。风云激荡才人起,诗派而今盛散宜。
奉怀永沂诗人
不为良相便良医,著手成众所期。一盏油灯现群丑,聂家主客是吾师。
赠答新草(十八题二十一首) 其十八 赠段晓华教授二零零零年 当代 · 何永沂
七言绝句 押支韵
华教授,年方四十五,五年前在清远诗会曾有一照面,一不小心,擦肩而过。近在永兴全国第三届中青年诗词研讨会开幕时,女词人遇经纶兄,询道:“何永沂来了没有?”余在旁即答:“来了”,相视一笑。余谓:“你的词我曾拜读,喜其有沧桑味。”教授戏称:“人也沧桑矣”,并言:“何先生的诗很有大气”,拙诗多打油体,闻此愕然,随忽有所悟,再报之一笑。归来思及,赋诗为记。
赋到沧桑意近痴,始能识得段家词。
冰天跃马吾曾梦,纸上风云自不知。
永沂集联》自序诗五首(《永沂集联》见卷后) 其一 二零零零年 当代 · 何永沂
七言绝句 押词韵第三部
我见青山多妩媚辛弃疾句。),不缘红豆始相思周作人句。)
万种情怀何以遣,养生戏缀百家衣。
永沂集联》自序诗五首(《永沂集联》见卷后) 其二 二零零零年 当代 · 何永沂
七言绝句 押尤韵
窃书窃句不称偷,答道“天凉好个”。
词客有灵应识我温庭筠句。),偶来文庙上灯油(拙《点灯集》打油诗,简称“灯油”可也。)
永沂集联》自序诗五首(《永沂集联》见卷后) 其三 二零零零年 当代 · 何永沂
七言绝句 押灰韵
浇吾块垒清溪水,借尔飘零浊酒杯黄仲则诗:“醉尔飘零浊酒杯”。)
天造句缘成对对,来吟肺腑走风雷龚自珍诗:“高吟肺腑走风雷”。)
永沂集联》自序诗五首(《永沂集联》见卷后) 其四 二零零零年 当代 · 何永沂
七言绝句 押麻韵
事有无聊生有涯,何须十万梦狂花龚自珍诗:“十万狂花如梦寐”。)
人间游戏谁参透,秋水鸣天自一蛙元好问诗:“水鸣蛙自一天”。)
永沂集联》自序诗五首(《永沂集联》见卷后) 其五 二零零零年 当代 · 何永沂
七言绝句 押词韵第六部
不曾因梦作仙人,好句如云却欲吞。
集得百联何处售,累君回味费精神。
痛悼程千帆教授二零零零年 当代 · 何永沂
七言律诗 押庚韵
未辨阴阳慷慨鸣(详读朱正一九五七年的夏季:从百家争鸣到两家争鸣》之《教育界的反右派斗争》一节,便可知先生并非浪得“右”名。“阳谋”无史可鉴,且性情所然,史家亦难逃劫数。),廿年劫数感难平先生劫后有诗道:“无多岁月偏多感”。)
诗家教授终无憾,棘道名山处一生(程老有名言道:“自己是一个单纯的人,最大的野心就是当教授。”先生新旧体诗俱能,卓卓大家。他在《闲堂自述》一文中写道:“文学事业应当知能并重,所以诗论家几乎毫无例外地是诗人。”有《闲堂诗文合钞》传世,后学幸得先生以一卷赐赠,近日置于案头重读,不禁凄然。先生晚年仍关注当代诗坛大事,曾在来信中称诗坛一左棍乃牛二之徒;一九九九年五月,余从李汝伦,熊鉴,陈永正李经纶诸君子饮于广东迎宾馆,得联句两首:“烟笼寒水夜灯红,【何永沂】牛二生涯路路通。【李经纶】可惜错缠杨大叔,【熊鉴】人头豆腐两般同。【陈永正】”;“泼皮胜诉未稀奇,【李经纶】,笑指羊城出白旗。【何永沂】。从此秦淮车马少,【熊鉴】一盆污水作胭脂【李汝伦】”。即录寄先生先生读后来信道:“极佩,高兴,尚未雅变……诸兄有联吟之乐,难得!读函十分羡慕。”)
心远旗高梁效阁,天教“人老建康城先生在武大划右,右冠一戴十八年,刚摘帽,武大就令其退休,以每月四十九元的待遇变为街道居民。幸南京大学校长匡亚明得知此讯后,即请千帆老到南京大学教授,使他的学术生命得以延续了二十年,在这一段时期,“整理了大部份旧作,写了一些新书共约二十部,编校的有十馀部,培养的文学博士如莫砺锋、张伯伟、程章灿、张宏生、蒋寅等已在学术界崭露头角。”【见程千帆文《匡老!是您,给了我二十年的学术生命》】南京大学的悼词称道:“我们学校的一些文科正因为有了像程千帆这样的大师,才能鼎足学术界前列。”先生在仙去前三个月,来信请吾友诗书画家陶景明为刻一石,印文:“人老建康城”【李清照词】,短短五个字,包含了先生对这几十年人事的多少感慨!)
佳人乱世不为贼陈寅恪诗:“世乱佳人还作贼”。一九九八年秋千帆教授忽以亲书拙联“不是佳人不是贼,也无风雨也无晴”条幅寄赠,边款题道“永沂先生妙句”,仙逝前两个月又应后学所乞,为拙何永沂集句联录》题签,所用印章上刻“二八佳人”四字,是时程老已届八八高龄,“佳人”二字一语双关。程千帆教授,学术界常常用“国学大师”、“一代宗师”、“学界泰斗”来形容他,这位诗家——学者——佳人,终于走完了一段交杂著政治磨难和学术浸育的人生之路,俯仰无愧于天地,他的风骨、成就堪为学子楷模。愚钝之我,一介江湖散仙,无缘立雪程门,却蒙谦和敦厚之长者不弃,有幸成为他晚岁一位素未谋面的忘年之交【自一九九六年起,先生赐函共十多封,令晚深受教益】。他的去世,教人痛不可抑,在此借注为文,聊寄心香一瓣,随意抒怀,兼及教授晚年心迹,不受“纯学术”之界定,聊备一案,料识者不以不伦不类为怪。),文史清传大写程。
读报有感(报载:“三峡近百贪官狂噬唐僧肉,丰都国土局长贪污移民资金一千五百万被判死刑”)二零零零年 当代 · 何永沂
七言律诗 押麻韵
不须惆怅对天涯,惯向寒林听暮鸦。
歌舞又移三峡地,轻烟散入五侯家陈寅恪诗对韩翃诗,见《何永沂集句联录》。)
鬼城网窜小乌贼,法外潮狂大白鲨。
报到阎皇堪大任,官封吸血坐高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