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仲夏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

 第四十九卷目录

 仲夏部汇考
  易经〈天风姤卦〉
  书经〈尧典 舜典〉
  诗经〈豳风七月章〉
  礼记〈月令〉
  尔雅〈月阳〉
  诗纪历枢〈阴阳会遇〉
  素问〈诊要经终论篇〉
  汲冢周书〈时训解〉
  吕氏春秋〈季夏纪音律篇〉
  史记〈律书〉
  汉书〈律历志〉
  淮南子〈天文训 时则训 六合〉
  大戴礼记〈夏小正〉
  后汉书〈礼仪志〉
  说文〈午月〉
  风俗通义〈落梅风〉
  晋书〈乐志〉
  风土记〈濯枝雨黄雀风〉
  梁元帝纂要〈仲夏〉
  齐民要术〈五月事宜〉
  荆楚岁时记〈五月俗忌〉
  隋书〈礼仪志〉
  续博物志〈分龙雨〉
  宋史〈礼志〉
  埤雅〈梅雨〉
  农政全书〈仲夏事宜 农事占候〉
  遵生八笺〈五月事宜 五月事忌 五月修养法〉
  赏心乐事〈五月〉
  本草纲目〈仲夏〉
  直隶志书〈宛平县 通州 永平府 迁安县 滦州 清苑县 饶阳县 赵州 清丰县 保安州 宣府镇〉
  山西志书〈阳曲县〉
  陕西志书〈富平县 平凉府〉
  江南志书〈常熟县 嘉定县 松江府 武进县 无锡县 宜兴县 通州 徽州府 休宁县 石埭县 滁州〉
  浙江志书〈杭州府 海宁县 嘉兴府 嘉善县 乌程县 绍兴府 诸暨县 龙泉县〉
  江西志书〈宁州 湖口县 泸溪县〉
  湖广志书〈武昌县 大冶县 广济县 荆州府 邵阳县 新田县〉
  福建志书〈建宁府 建阳县 邵武府 诏安县〉
  广东志书〈增城县 南雄府 始兴县 阳春县 琼州府 临高县 儋州〉
  广西志书〈全州 隆安县〉

岁功典第四十九卷

仲夏部汇考

《易经》天风姤卦

≡☴
〈本义〉姤遇也,至姤然后一阴可见。而为五月之卦。

《书经》尧典

申命羲叔,宅南交平秩,南讹敬致日永星火,以正仲夏。厥民因鸟兽希革。
〈孔传〉南交,言春与夏交,举一隅以见之。敬行其教以致其功〈蔡传〉申,重也。南交,南方交阯之地。陈氏曰:南交下,当有曰明都三字。讹,化也。谓夏月时物长盛,所当变化之事也。《史记》《索隐》作南为,谓所当为之事也。敬致,《周礼》所谓冬夏致日,盖以夏至之日中,祠日而识其景。如所谓日至之景,尺有五寸,谓之地中者也。永,长也。日永,昼六十刻也。星火,东方苍龙七宿火,谓大火。夏至昏之中星也。正者,夏至阳之极,午为正阳位也。因析而又析,以气愈热,而民愈散处也。希革,鸟兽毛希而革易也。

舜典

五月,南巡守,至于南岳。

《诗经》豳风七月章

五月,鸣蜩。
〈朱注〉蜩蝉也。〈大全〉王氏曰:蜩感阴气而先鸣。

五月,斯螽动股。
〈正义〉五月之时,斯螽之虫,摇动其股。〈大全〉范氏曰:五月而阴生动股,气使之然也。

《礼记》月令

仲夏之月,日在东井,昏亢中,旦危中,其日丙丁,其帝炎帝,其神祝融,其虫羽,其音徵,律中蕤宾,其数七,其味苦,其臭焦,其祀灶,祭先肺。
〈陈注〉井东在未鹑首,之次蕤宾,午律,长六寸八十一分寸之二十六。
小暑至,螳螂生,鵙始鸣,反舌无声。〈陈注〉此记午月之候。

天子居明堂太庙,乘朱路,驾赤骝,载赤旂,衣朱衣,服赤玉,食菽与鸡,其器高以粗养壮佼。
〈陈注〉明堂太庙,南堂当太室也。容体硕大,形容佼好者,择而养之,亦顺长养之令。

是月也,命乐师脩鼗鞞鼓,均琴瑟管箫,执干戚戈羽,调竽笙簧,饬钟磬柷敔。
〈陈注〉凡十九物,皆乐器也。以将用盛乐雩祀,故谨备之。

命有司,为民祈祀山川百源大雩,帝用盛乐。
〈陈注〉山者水之源,将欲祷雨,故先祭其本源。雩,者吁嗟其声,以求雨之祭,《周礼》女巫,凡邦之大裁,歌哭而请,亦其义也。帝者,天之主宰,盛乐即鼗鞞以下十九物并奏之也。

乃命百县,雩祀百辟,卿士有益于民者,以祈谷实。
〈陈注〉百县,畿内之邑也。百辟卿士,谓古者上公。句龙后稷之类。

是月也,农乃登黍,天子乃以雏尝黍羞,以含桃先荐寝庙。
〈陈注〉旧注以内则之,雏为小鸟,此雏为鸡,未详孰是。含桃,樱桃也。

令民毋艾蓝以染,毋烧灰,毋暴布门闾,毋闭关市,毋索。
〈陈注〉蓝之色青,青者,赤之母,刈之亦是伤时气。火之灭者为灰,禁之为伤火气。暴,暴之于日,布者阴功所成,不可以小功干盛阳也。毋闭,一则顺时气之宣通,一则使暑气之宣散。索者,搜索商旅匿税之物,时气盛大,人君亦体之行宽大之政也。

挺重囚,益其食。
〈陈注〉挺者,拔出之义。

游牝别群,则絷腾驹,班马政。
〈陈注〉季春游牝于牧,至此妊孕已遂,故不使同群。

是月也,日长至,阴阳争,死生分。君子齐戒,处必掩身。毋躁,止声色。毋或进薄滋味,毋致和,节耆欲,定心气。百官静事无刑,以定晏阴之所成。
〈陈注〉夏至,日长之极,阳尽午中而微阴,眇重渊矣。此阴阳争辨之际也。物之感阳气而方长者生,感阴气而已成者死。此死生分判之际也。刑,阴事也。举阴事,则是助阴抑阳,故刑罚之事,皆止静不行也。晏,安也。阴道静,故云晏。阴定而至于成,则循序而往,不为灾矣。

鹿角解,蝉始鸣,半夏生,木堇荣。
〈陈注〉此又言午月之候。

是月也,毋用火南方。
〈陈注〉南方火位,因其位而盛其用,则为微阴之害。故
戒之。

可以居高明,可以远眺望,可以升山陵,可以处台榭。仲夏,行冬令,则雹冻伤谷,道路不通,暴兵来至。行春令,则五谷晚熟,百螣时起,其国乃饥。行秋令,则草木零落,果实早成,民殃于疫。

《尔雅》月阳

五月为皋。

《诗纪历枢》阴阳会遇

阴阳之会,一岁再遇。遇于南方者,以中夏。

《素问》诊要经终论篇

五月六月,天气盛,地气高,人气在头。
〈注〉生长之气,从地而升,故肝而脾,脾而直上于巅顶也。岁六甲,而以五月六月在头者,止论五藏也。故曰奇恒五中。又曰章。五中之情,按奇恒之道,论五藏之神气。五藏者,三阴之所主也。人气在头者,厥阴与督脉会于巅,与五藏合而为三阴也。三阴之气,乃少阳相火所主,相火即厥阴包络之火也。

《汲冢周书》时训解

芒种之日,螳螂生;又五日,鵙始鸣;又五日,反舌无声。螳螂不生,是谓阴息;鵙不始鸣,贪奸壅偪;反舌有声,佞人在侧。夏至之日,鹿角解;又五日,蜩始鸣;又五日,半夏生。鹿角不解,兵戈不息;蜩不鸣,贵臣放逸;半夏不生,民多厉疾。

《吕氏春秋》季夏纪音律篇

蕤宾之月,阳气在上,安壮养侠,本朝不静,草木早槁。
〈注〉蕤宾,五月。壮,盛。侠,少也。皆安养之助阳也。静,安也。朝政不宁,故草木变动,堕落,早枯槁也。

《史记》律书

西至于七星。七星者,阳数成于七,故曰七星。西至于张。张者,言万物皆张也。西至于注。注者,言万物之始衰,阳气下注,故曰注。五月也,律中蕤宾。蕤宾者,言阴气幼少,故曰蕤;痿阳不用事,故曰宾。景风居南方。景者,言阳气道竟,故曰景风。其于十二子为午。午者,阴阳交,故曰午。其于十母为丙丁。丙者,言阳道著明,故曰丙;丁者,言万物之丁壮也,故曰丁。西至于弧。弧者,言万物之吴落且就死也。西至于狼。狼者,言万物可度量,断万物,故曰狼。

《汉书》律历志

蕤宾:蕤,继也,宾,导也。言阳始导阴气,使继养物也。位于午,在五月。

《淮南子》天文训

小满,加十五日,斗指丙,则芒种。音比大吕。
蕤宾之数,五十七,主五月,上生大吕。
太阴在申,岁名曰涒滩。岁星舍东井舆鬼。以五月与之晨出东方,斗、牵牛为对。

时则训

仲夏之月,招摇指午,昏亢中,旦危中,其位南方,其日丙丁,其虫羽,其音徵,律中蕤宾,其数七,其味苦,其臭焦,其祀灶,祭先肺。小暑至,螳螂生,鵙始鸣,反舌无声。天子衣亦衣,乘赤骝,服赤玉,载赤旗,食菽与鸡。服八风水,爨柘燧火,南宫御女赤色,衣赤釆,吹竽笙,其兵戟,其畜鸡,朝于明堂太庙。命乐师修鼗鼙、琴瑟、管箫,调竽篪,饰钟磬,执干戚戈羽。命有司为民祈祀山川、百源、大雩,帝用盛乐,天子以雏尝黍羞,以含桃先荐寝庙。禁民无刈蓝以染,毋烧灰,毋暴布门闾,无闭关市,无索,挺重囚,益其食,存鳏寡,振死事,游牝别其群,执腾驹,班马政。日长至,阴阳争,死生分。君子斋戒慎身,无躁,节声色,薄滋味,百官静事无刑,以定晏阴之所成。鹿角解,蝉始鸣,半夏生,木菫荣,禁民无发火,可以居高明,远眺望,登丘陵,处台榭。仲夏行冬令,则雹霰伤谷,道路不通,暴兵至。行春令,则五谷不熟,百螣时起,其国乃饥。行秋令,则草木零落,果实早成,民殃于疫。五月,官相其树榆。

六合

仲夏与仲冬,为合仲夏至修仲,冬至短故五月失政。十一月蛰虫冬出其乡。

《大戴礼记》夏小正

五月参则见。参也者,牧星也。故尽其辞也。蜉蝣有殷。殷,众也。蜉蝣,殷之时也。蜉蝣者,渠略也。朝生而暮死,称有何也,有见也。鴃则鸣。鴃者,百鹩也。鸣者,相命也。其不辜之时也。是善之,故尽其辞也。时有养白。养,长也。一则在本,一则在末,故其记曰时养。白,之也。乃瓜。乃者,急瓜之辞也。瓜也者,始食瓜也。良蜩鸣。良蜩也者,五采具之兴,五日翕望乃伏,其不言生而称兴,何也。不知其生之时,故曰兴,以其兴也,故言之兴五日翕也。望也者,月之望也,而伏云者不知其死也。故谓之伏。五日也者,十五日也。翕也者,合也。伏也者,入而不见也。启灌蓝蓼。启者,别也,陶而疏之也。灌者,聚生者也,记时也。鸠为鹰,唐蜩鸣。唐蜩鸣者,也。初昏大火中。大火者,心也。心中种黍菽糜,时也。煮梅为豆实也。蓄兰为沐浴也。菽麋以在经中。又言之时,何也。是食矩关而记之,颁马,分夫妇之驹也。将间诸则,或取离驹纳之则法也。

《后汉书》礼仪志

仲夏之月,万物方盛日。夏至,阴气萌作,恐物不楙礼,以朱索连荤菜,弥牟蛊钟以桃印,长六寸,方三寸,五色书文如法,以施门户,代以所尚,为饰夏后氏金行。初作苇茭,言气交也。殷人水德,以螺首,慎其闭塞,使如螺也。周人木德,以桃为更,言气相更也。汉兼用之,故以五月五日,朱索五色印,为门户饰,以难止恶气。

《说文》午月

午,啎也。五月阴气,午逆阳,冒地而出。

《风俗通义》落梅风

五月,落梅风,江淮以为信风。

《晋书》乐志

五月之辰,谓为午。午者,长也,大也。言物皆长大也。五月之管,名为蕤宾。蕤,葳垂下貌也;宾,敬也。谓时阳气下降,阴气始起,相宾敬也。

《风土记》濯枝雨黄雀风

仲夏大雨,名濯枝雨。六日方止。东南常有风至,曰黄雀长风,亦曰薰风。

《梁元帝纂要》仲夏

五月曰仲夏,亦曰暑月,皋月。

《齐民要术》五月事宜

五月芒种节后,阳气始亏,阴慝将萌,煖气始盛,虫蠹并兴,乃弛角弓弩,解其徽弦,张竹木。弓弩弛其弦,以灰藏旃裘毛毳之物及箭羽,以竿挂油衣,勿辟藏。霖雨将降。储米谷薪炭,以备道路陷滞不通。是月也,阴阳争,血气散,夏至先后各十五日,薄滋味,勿多食肥醲距。立秋,无食煮饼及水引饼。
〈注〉夏月食水时,此二饼得水,即坚强难消,不幸便为宿食伤寒病矣。试以此二饼置水中,即可验。唯酒,引饼入水,即烂矣。

可籴大小豆胡麻,籴穬大小麦,收弊絮,及布帛,至后粜䴸,曝乾,置罂中,密封,至冬可养马。

《荆楚岁时记》五月俗忌

五月,俗称恶月多禁,忌曝床荐席,及忌盖屋。
《异苑》云:新野庾寔,尝以五月曝席,忽见一小儿死在席上。俄失之,其后寔子遂亡。或始于此,或问董勋曰:俗五月不上屋,云五月人或上屋见影,魂便去。勋答曰:秦始皇自为之禁,夏不得行。汉魏未改,按《月令》,仲夏可以居高明,可以远眺望,可以升山陵,可以处台榭。郑元以为,顺阳在上也。今云不得上屋,正与礼反。敬叔云:见小儿死而禁暴席,何以异,此俗人月讳,何代无之,但当矫之,归于正耳。

《隋书》礼仪志

后周仲夏,教茇舍如振旅之阵,遂以苗田如蒐法,致禽以享礿。
隋制,以仲夏祭先牧于大泽,以刚日牲。用少牢如祭马祖,埋而不燎。

《续博物志》分龙雨

俗以五月雨为分龙雨,一曰隔辙雨。

《宋史》礼志

宋承前代之制,以五月朔行大朝会之礼。

《埤雅》梅雨

江湘二浙,四五月间,梅欲黄落,则水润土溽,柱础皆汗蒸郁成雨,谓之梅雨也。

《农政全书》仲夏事宜

仲夏十三,是竹醉日,可移竹。
下子、 夏菘菜、 夏萝卜
栽种、 插稻秧、 晚大豆、 晚红花、 香菜
收藏、 豆酱、 乌梅、 豆、 木棉、 菜子、 萝卜
子、 蚕种、 豌豆、 红花、 白酒、 芝麻、 槐花
小麦、 大蒜、 蓝青、 椹子

杂事、 斫苧、 埋桃杏李梅核在牛,粪内尖向。上易
出、 浸蚕种、 斫桑、 芒种后壬日入梅。梅日种草无不活者。

农事占候

五月谚云:初一雨落,井泉浮;初二雨落,井泉枯;初三雨落,连太湖。又云:一日值雨,人食百草。又云:一日晴,一年丰。一日雨,一年歉。 立梅,芒种日是也。宜晴。阴阳家云:芒后逢壬,立梅至,后逢壬,梅断。或云:芒种逢壬,是立黴。按《风土记》云:夏至前,芒种后,雨为黄梅雨,田家初插秧,谓之发黄梅,逢壬为是。 芒后半月内西南风,谚云梅里西南时里潭。潭但此风,连吹两日,雨立至。 畏雷谚云:梅里雷,低田拆舍回。言低田巨浸,屋无用也。甚验。或云:声多及震响反旱。往往经试。才有雷,便有雨,遍插秧之患,大抵芒后半月,谓之禁雷天。又云梅里一声雷,时中三日雨。 立梅日,早雨谓之迎梅雨,一云主旱。谚云:雨打梅头,无水饮牛。雨打梅额,河底开坼。一云主水,谚云:迎梅一寸,送梅一尺。杂占云,此日雨卒未晴,试以二日比较近年才是。无雨,虽有黄梅亦不多,不可不知。 重五日,只宜薄阴,但欲晒得蓬便好。大晴,主水。雨,主丝绵贵。大风雨,主田内无边。带风,水多也。 至后半月,为三时,头时三日,中时五日,末时七日。时雨中时,主大水。若末时纵雨,益善。括云夏至未过,水袋未破。谚云:时里一日西南风,准过黄梅两日雨。又云时雨西南,老龙奔潭。皆主旱。全不应晚转东南必晴。谚云朝西暮东风,正是旱天公。 末时得雷,谓之送时,主久晴。谚云:迎梅雨,送时雷,送去了,便弗回。谚云:黄梅天日几番颠。
冬青花占水旱谚云:黄梅雨未过,冬青花未破。冬

青花已开,黄梅雨不来。 夏至端午前,叉手种年田。
夏至日雨落,谓淋时雨,主久雨,其年必丰。 夏至

有云三伏热,如吹西南风,急吹急没,慢吹慢没。 黄梅寒,井底乾。 端午日雨,来年大熟。 分龙之日,农家于是日早,以米饰盛灰籍之纸,至晚视之,若有雨点迹,则秋不熟,谷价高,人多闭粜。 五月二十日,大分龙,无雨而有雷,谓之锁雷门。 月内虹见,麦贵,有三卯,宜种稻,有应时雨。

《遵生八笺》五月事宜

《孝经纬》曰:小满后十五日,斗指丙,为芒种。《白虎通》曰:律蕤宾。蕤者,下也;宾者,敬也。言一阴始生,萎蘼,阳不资以为用,如宾在外而不为内至也。吴子夜四时歌曰:是月为郁蒸,为仲暑。
《元枢经》曰:是月,天道西北行,作事出行,俱宜向西北,吉。
又曰:初九日,沐浴,令人长命。
《云笈七签》曰:五月一日,取枸杞煎汤沐浴,令人不老不病。五日,以兰汤沐浴,亦可。初四初七初八日,沐浴,吉。
《保生月录》曰:是月十一日,天仓开,宜入山修道。《简易方》曰:疫气时行,用贯众置水矼内,食水,不染。十二月除夕同此。
《家塾事亲》曰:巳丑卯辰日,祀灶以猪首,吉。五月朔日,不宜出钱财。
《博济方》云:五月,取桃仁一百个,去皮尖,研细,入黄丹二钱,丸如桐子大,治疟发日而北,用温酒或井花水吞下,三丸即绝合。忌妇女鸡犬见之。
《本草图经》曰:五月,收杏去核,自朝蒸之,至午而止,以微火烘之,收贮,少加糖霜,可食,驻颜。故有杏金丹之说。不宜多食。
《千金方》曰:多采苍耳,阴乾,置大瓮中,能辟恶气。若有时疫生发,即取为末,举家服之,不染。若病,胀满心闷发热,即服此。又能杀三尸九虫。
又曰:五月二十七日,宜服五味子汤,取五味一合,捣置小瓶中,以百滚汤,入蜜少许,即封口,置火边,良久乃服,生津止渴。
二十日,采小蒜曝乾,治心烦痛,解诸毒,又治小儿丹𤺋。
是月十六日二十日,宜拔白。
《保生馀录》曰:五月,取萤火二七枚,撚白发,能黑。

五月事忌

五月用事,不宜用午,犯月建,百事不吉。
十五二十五日,忌裁衣,交易。
经曰:五月初五、初六、初七日,十五、十六、十七日,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日,谓之九毒,戒夫妇容止,勿居湿地,以招邪气,勿露卧星月之下。《问礼俗》云:五月,俗称恶月,按《月令》,仲夏阴阳交,生死之分,君子节嗜欲,勿任声色。
《金匮要略》云:勿食韭菜,令人乏力损目,勿食生菜。《太平御览异苑》曰:五月,勿晒床荐席。
《月令图经》:勿食浓肥,勿食煮饼,可食温煖之物。《千金方》曰:勿食獐鹿马各兽肉,伤人神气。
又曰:小儿不可弄槿花,惹病痁,槿为疟子花。五月勿食鲤,多发风。勿食其脑,鲤鲊不可同小豆、藿官、桂、猪肝同食,损人。
《本草》云:勿食山泽中水,勿食未成核果,令人发痈毒及寒热。勿食生菜,勿食鸡肉,勿食蛇鳝,勿食羊蹄。《保生心鉴》曰:是月,勿下枯井及深阱中,多毒气,先以鸡毛探之,若毛下旋舞者,即是有毒,不可下也。《济世方》曰:五月,不可多食茄子,损人动气,茄属土耳。《岁时记》曰:勿食菘菜,发皮肤疯痒。
《保生月录》曰:茉莉花勿置床头,引蜈蚣。当忌。李子不可与蜜雀肉同食,损五脏。
《类摘良忌》云:江鱼即黄鱼也。不可同荞麦食,令人失音。枇杷不可同炙肉热面同食,令人患热发。黄桃子不可与鳖同食。
《便民图纂》曰:甜瓜沈水者杀人,多食作,阴下痒,生疮,患脚气,食之永不愈。双带者杀人,且此物不可与油饼同食。
《杨公忌》曰:初五日,不宜问疾,名地腊日。

五月修养法

仲夏之月,万物以成,天地化生,勿以极热,勿大汗,勿曝露星宿。皆成恶疾,忌冒西北之风。邪气犯人,勿杀生命。是月,肝脏已病,神气不行,火气渐壮,水力衰弱,宜补肾助肺,调理胃气,以顺其时。卦值姤,姤者,遇也。以阴遇阳,以柔遇刚之象也。生气在辰,宜坐卧向东南方。
孙真人曰:是月,肝脏气休,心正旺,宜减酸增苦,益肝补肾,固密精气,卧早起早,慎发泄,五日尤宜斋戒静养,以顺天时。
《保生心鉴》曰:午火旺,则金衰于时,当独宿,淡滋味,保养生脏。
《养生纂》曰:此时静养,毋躁,止声色,毋违天和,毋倖遇,节嗜欲,定心气,可居高明,可远眺望,可入山林。以避炎暑。可坐台榭空厂之处。

《赏心乐事》五月

清夏堂观鱼, 听莺亭摘瓜, 安閒堂解粽, 重午节泛蒲, 烟波观碧芦, 夏至日鹅脔, 南湖萱花
绮互亭火笑花, 水北书院釆蘋, 鸥渚亭五色

蜀葵, 清夏堂杨梅, 摘星轩枇杷, 丛奎阁前榴花, 艳香馆蜜林檎。

《本草纲目》仲夏

阳燧一名阳符,取火于日。阴燧一名阴符,取水于月。并以铜作之,谓之水火之镜。五月丙午日,午时,铸为阳燧,十一月壬子日子时,铸为阴燧。
五月一日,取土或冢土,或冢上砖石,入瓦器中,埋著门外阶下,合家不患时气。
五月,取浮萍,阴乾,烧烟,去蚊。

《直隶志书》〈各省风俗同者不载〉宛平县
五月十一日,都城隍诞。太常寺预日致祭,居民香火之盛,不减于东岳之祀。十三日,进刀马于关帝庙。刀以铁重八十斤,马以纸高二丈许。鞍鞯绣文衔辔金。错旗鼓前导之。

通州

五月初一日,俗称为本州城隍生日。相率赛会,结綵为殿阁,奉神像,导以鼓乐旗幡,迎于街,及庙而止。是夜三更,州署各役,到庙击鼓,伺候升堂理事。

永平府

五月十三日,俗为关帝诞,百戏角抵,集倡优乐之。是日必有微雨,谓之洗刀水。

迁安县

五月一日,门首插桃枝,贴纸葫芦,悬纸人,以避瘟。

滦州

五月十一日,祀城隍。十三日,祀关帝。是月也,妇治丝,麦始登。

清苑县

五月二十八日,祀五道庙。

饶阳县

五月朔日,雨,主虫灾,又主伤麦五谷。本命忌雨,甲申乙酉日,忌雨,主大水。芒种,东风,主瓜菜成。南风,主閒田荒。西风,主刀兵动。北风,主收麦,旱断苗根。

赵州

五月五日,有司会士夫,诣南乡,举觞游咏,名曰踏柳。

清丰县

五月十三日,祭壮缪侯,无城市委巷,皆张綵设剧,穷昼达旦,不减元夕间。值沴旱,必以是日为雨徵。

保安州

五月七日,城隍庙演戏十二天,如泰山庙之盛。

宣府镇

五月十五日,韨人为父母兄长,或己身疾病,具香纸牲醴,于城隍神祈祷。自其家且行且拜,至庙而止。谓之拜愿。又以小儿女多疾者,带小枷锁诣庙祈祷,谓之现枷,俱以三年为满。是日,鼓吹管弦,彻于衢巷,竟夜不止。

《山西志书》阳曲县

仲夏之月,五瘟庙僧,令人曳车作龙舟状,列五瘟神像,具铙鼓,从朔日起,遍游街衢,人俱剪衣带,少许,投钱米中施之,俗曰:送瘟船。

《陕西志书》富平县

五月,麦秋,女为新麦食,送其父母,曰女看娘。

平凉府

五月,以糯角笋,鸡杂,绣綵,女工相贻,五日乃止。士女群赏芍药五色,十子刺梅,以蜜饴收遗花。五色丽春,山花大开。是月也,农尽耘,桑乃椹,山种荍。月终食莴笋胡瓜,早牟榴始花,蚕丝登桑,子芹胡萝卜植,治麦场,牛羊马肥,生酪酥,亦造裘毡袜,惰民或弗事。

《江南志书》常熟县

五月十三日,为白龙生日。俗云,白龙瞟眼,必主有雨。

嘉定县

五月朔旦,为早禾本命日。尤忌雨。二十日,为分龙日。分龙后一日雨,则是夏多雨,鲎见则旱。谚云,二十分龙廿一鲎,拔起黄秧便种豆。二十分龙廿一雨,水车阁在巷堂里。廿三落了回龙雨,一百廿日晒龙衣。是时雨多不遍,俗呼过云雨。谚云:夏雨分牛脊,或浓云中,若尾坠下,而蜿蜒舒卷者,雨亦止其一方,谓之龙挂。若无雨而有雷,谓之锁龙门,主当地少雨,盖龙阵雨始自何一路,只多行此路,他处绝无。谚云龙行熟路是也。

松江府

五月芒种后,遇壬则入梅。夏至后,遇庚为出梅时。梅子正黄遇雨,谓之黄梅雨。又雨气沾衣物,多腐坏。故字亦从黴。夏至后半月,为时雨,字亦从𪑿,盖此义也。又云,芒种后,如第五日遇壬,则梅高五尺。十二日遇壬,则梅高一丈二尺。度物之高下,过此则不蒸湿也。梅雨既过,必有大风连昼夜,弥旬而止。俗谓舶棹风。梅里西南风,则三时多雨,二十日为大分龙,前此大雨时,行所及必遍,自分龙后,或及或不及,若有命而分者,每雷起云,簇雨不移时,谓之过云雨。虽二三里间,亦异。或浓云中有物,蜿蜒屈伸,谓之龙挂雨,亦止其一方三时有雨。田家相贺,闻雷,主旱,谚云打鼓送三时,百日弄市槌。是月甲申乙酉日,忌雨,主大水。谚云:甲申犹自可,乙酉怕杀我。黄梅后三日,为头𪑿,又五日为中𪑿,又七日为末𪑿。三𪑿中,忌问疾,及土木浣濯之事。是月,廛闬寺观诵经启醮,谓之禳瘟。

武进县

五月十五日,陈烈帝生日,云车毕集其庙,云云车,本以神之显灵于南唐也。详具《龚百药·云车记》
《龚百药·云车记》云:楚人好鬼,而屈平尽忠以死,以五月五日自投于汨罗。楚人怜之,作龙舟,若欲拯而渡之。故至今楚俗,士女谓之竞渡。余毗陵土人,亦以仲夏之月祷祭,其俗所谓西庙神者,盖有云车,戏云车以铁为之,玲珑缭绕,如云里之役夫,强膂力者,置于肩,负之而趋走,车上承小儿三人,或二人扮演诸故事。余自幼时,见为勇士将军装束,操戈矛剑戟刀,楯弓矢旗麾,纷纭若战𩰚状。不数年,见为佛道鬼神,驾龙坐凤,瑰诡不经。近则见为妇女冶容靓服,张纨绮锦绣,缀金银珠玉玩好之物,此何为者耶。变而益侈,尽失其指已。夫礼以反始,舞以象成,祭以报功也。毗陵城中,旧有西庙址,在其神古之忠臣烈丈夫也,云车者非他,即神故事耳。故专有事于西庙,则宜象神而为之,而或者用之。一切以礼诸神,谬矣。父老相传曰:神生于毗陵,陈姓,讳杲仁,仕隋官为司徒。炀帝之幸江都,益淫暴大,为离宫苑囿。是时百姓苦于徭赋,天下骚动,盗贼蜂起。沈法兴谋,据毗陵以叛。而神故法兴婿也。法兴惧其忠勇不从,佯称疾,绐神往视,密置鸩于酒杀之。居无何,神白昼现,立于云端,士卒共见。神弯弧注矢镞射,法兴立殪。贼平后,人想像其事,悲而壮之,为云车。云车之作,自此始也。

二十五日,东岳生日。云车集于东门之庙中,老少罗拜,而申港则以三月十三为东岳庆贺节。二十八日,相传郡城隍神生日,是日,云车大集,演戏设祭。

无锡县

五月朔至晦,户悬一灯,所至荧然而红。当明兵临县,将屠城,张义士翼,说吴将莫天祐而降之,邑赖以全。翼以四月晦卒,民懹其德,故以是报焉。或谓张睢阳者,误也。为睢阳亦有灯,乃在七月二十五日,皆里巷好事合赀为之,而不遍有。

宜兴县

五月二十日,举城隍会,俗传是日为城隍诞。

通州

竹醉日,祭关帝,官府士民,无不虔敬。

徽州府

五月,梅潦暴涨,南风至,大雨下。是月,采昌羊,收白苧,刈大小麦,莳稻秧。

休宁县

五月朔日,不宜东风。东风终日,米大贵。芒种占水谚云:芒种火烧天,大雨十八番。

石埭县

五月十三日,赛关帝会,各会齐集,设祭迎神,出庙盛装,抬阁马戏,鼓乐导引,出西门,至演武场,转进东门入庙。邻邑赴观,士女骈集。十八日,赛城隍会,仪从之盛,趋视之众,亦如十三。

滁州

五月一日,具蔬食,祀天神。人家多不食荤。是月大雨,谚云:五月十三下一满,都去饶州买大碗。言檴多也。又云:大旱不过五月十三。率验。又云:二十日分龙,二十五日回龙,此数日常多雨,如不雨,则是年无穫。谚云:分龙不下回龙下,回龙不下乾亚亚。

《浙江志书》杭州府

五月十三日,为汉寿亭侯诞辰。十七日,为郡城隍诞辰。家祀户祷,各里有会首董其事,酬神饮酒,梨园子弟为之一空。

海宁县

芒种前后,乡村各具牲酒,祀土谷神。谓之发黄梅。各聚饮,而后插青,彼此相助,曰伴工。

嘉兴府

五月,俗谓恶月,禁吊丧问疾之事。

嘉善县

五月二十一日,虹见则旱,雨则水调。

乌程县

五月二十日分龙,郡邑长率僚属,至黄龙洞祀龙神。黄梅,相传以芒种逢壬入梅,其时梅正熟也。谚云:雨打梅头,无水洒犁头。入梅之日,不可有雨。梅雨,农家赖以种田。俗名烧鹅汁,然不可多,多则水涝,难以栽种。其时有雷则多鱼,无雷谓之哑黄梅。半月内不许临灰浣衣,即《月令》毋刈蓝以染,毋烧灰,毋暴布之意。

绍兴府

五月六日观荷花,亦乘画舫,多集于梅山本觉寺。同时又游容山项里六峰,观杨梅。

诸暨县

芒种谚云:芒种落雨重种田,芒种无雨空过年。山农喜,湖农忌。

龙泉县

五月初一日,大热,暮有风雨,主米贵。风从北来,人相掠,米大贵。其日芒种,六畜哀鸣。其日东风至夜不止,主米大贵。其月上辰上巳日有雨,蝗虫起。月内虹见,主麦贵。月内有三卯,豆大收。是月行冬令,主雹冻伤谷,盗贼起。行春令,主饥馑。行秋令,瘟疫。

《江西志书》宁州

五月二十六日,雨晴可占丰年。

湖口县

五月十八日,为纸龙舟,形如真者。皆结綵装戏,游于市中,所过民家,投以五谷盐茶,名曰收瘟游。毕,送至郊外焚之。

泸溪县

五月,暑渐盛,多大水,禾始穗。

《湖广志书》武昌县

五月十七日,小儿女悉赴瘟司庙上枷。次日庙神出游,舁者盛饰,去帽簪五色花,沿街曳茆船,谓之逐疫。

大冶县

五月十八日,送瘟,纸作龙舟,长数丈,上为三闾大夫像人物数十,皆衣锦绣綵缯冠佩,器用间以银锡,费近百金,送至青龙堤燔之。其盛他处罕比,昔人沿送,穷之遗。制船以茅,故至今犹谓之茅船,而实则侈矣。

广济县

五月十八日棚会。市民十家一棚,祭瘟神。会饮,或醮禳,焚苍朮,插桃叶。

荆州府

五月十三日,相传关帝诞辰也。远近走祀如骛。是日,类多风雨,谓之磨刀雨。坊村少年,具法驾鼓乐,导神出游。各以栀子榴花插鬓,綵衣绣袜。观者塞衢,先期父老结棚,演忠义传奇,云以娱神。亦教乡之愚子弟也。

邵阳县

五月二十六日,有雨,人争出谷。

新田县

五月朔日,宜晴。二十六日,雨,主丰。谚云:熟不熟,且看五月二十六。又云:端阳有雨是丰年。

《福建志书》建宁府

芒种日,雨,则水多鱼。谚云:雨芒种头,河鱼泪流。雨芒种脚,捉鱼不著。芒种后半月,不宜雷,谓之禁雷天。

建阳县

五月十三日,为龙生日,移竹多活。

邵武府

五月二十八日,庆城隍寿,周游三日,以招四方商贾。百货毕集,谓小苏杭。

诏安县

海上飓信,五月十三日,为关帝飓。

《广东志书》增城县

五月二十六日,俗谓谷神生日,喜有雨。

南雄府

五月上日始,各街备子孙酒,供养天符太子宫。是年生子家,多共值一会。若止一家生子,虽竭赀产,亦为之。谚云:卖了大儿办小儿。

始兴县

五月上日,各家备子孙酒肴,犒赏船丁。俱用綵旗鼓乐,花红龙丁。各以百日花簪赏。俗呼其花为龙船花。竹醉后即有新米,谓吊犁早。再迟谓百日早。此谷既升,又将田莳禾,谓莳翻,利甚大。早禾至桐月中,镳川稻迟,至季秋方穫。早禾田种菽荅麻荞麦。迟则种油菜。

阳春县

五月十三日,所家以是日为关王诞辰。各聚关庙前,驰马夺标,𩰚胜为乐。名曰:走马会。

琼州府

五月十一日,扮装关王会。至十三日,毕集庙中,是时赛愿祈保,各带枷锁,有沙刀伫立王像前三日者,谓之站刀。甚有剪焚肉香膊刺大小刀箭腰背签鎗者。

临高县

五月,关帝诞辰,商民各争赛愿。有将铁钩挂臂膊,击长鍊,随地拖走者,谓之装军。

儋州

芒种以星候种插莳。值芒种,猪母枷犁尾等星出,则秧死。

《广西志书》全州

五月望日,乡落竞渡,俗言大十五。

隆安县

五月,田禾秀,新粟收,螳螂生,野荔边桃熟,土润溽暑,大雨时行,民忙于易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