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姓朱” 相关资源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氏族典

 第六十六卷目录

 朱姓部汇考
  后汉书〈朱晖传〉
  蔡中郎集〈朱公叔鼎铭〉
  唐书〈宰相世系表〉
  郑樵通志〈以国为氏 同名异实〉
  廖用贤尚友录〈朱姓〉
  苏州府志〈氏族谱〉
 朱姓部列传一
  上古
  朱襄
  有虞氏
  朱虎
  周
  朱张       朱泙漫
  朱厉附      朱苍
  朱亥       朱英
  秦
  朱防       朱鸡石
  汉
  朱轸       朱濞
  朱家       朱率
  朱庆       朱进
  朱建       朱诎
  朱悼       朱偃
  朱辟彊      朱买臣
  朱山拊      朱骄如
  朱邑       朱先
  朱言       朱云
  朱普       朱宇
  朱博       朱诩
  后汉
  朱祐       朱浮
  朱遵       朱晖
  朱演       朱颉
  朱宠       朱伥
  朱穆       朱野
  朱俊       朱皓
  朱普       朱零
  朱宇       朱楷
  朱并       朱震
  魏
  朱灵       朱建平
  吴
  朱治       朱桓
  朱据       朱然
  朱才       朱纪
  朱琬       朱异
  朱绩       朱熊
  朱损       朱宣
  朱季平

氏族典第六十六卷

朱姓部汇考

《后汉书》《朱晖传》

朱晖字文季,南阳宛人也。家世衣冠。
〈注〉东观记曰其先宋微子之后也,以国氏姓。周衰,诸侯灭宋,奔砀,易姓为朱,后徙于宛也。

《蔡中郎集》《朱公叔鼎铭》

忠文朱公名穆,字公叔。有殷之胄,微子启以帝乙元子,周武王封诸宋,以奉成汤之祀。至元子启生公子朱,其后氏焉。后自沛迁于南阳之宛,遂大于宋。

《唐书》《宰相世系表》

朱氏出自曹姓,颛顼之后。有陆终产六子,其第五子曰安。周武王克商,封安苗裔侠于邾,附庸于鲁,其地鲁国邹县是也。自安仪父十二世,始见《春秋》。齐桓行霸,仪父附从,进爵称子。桓公以下《春秋》后八世而为楚所灭,故子孙去邑,为朱氏,世居沛国相县。前汉大司马长史诩生浮,字公叔,大司马、大司空新息侯。生下邳太守永,永九世孙吏部尚书尚。尚生质,司徒。质二子:禹、卓。禹,司隶校尉、青州刺史,坐党锢诛,子孙避难丹阳,丹阳朱氏之祖也。卓生扶风太守翻,翻生上洛太守越。越字元胜,越八世孙丞相行,参军询,二子济,济生冲,冲生威,则散骑常侍、给事中。生腾,字龙怀,陈郡太守,三子:宪、斌、绰。绰字祖明,西阳太守,二子:龄石、超石。腾裔孙建,后周太子洗马,生僧宁,隋睢阳太守,生操。
朱氏宰相一人:敬则。
《郑樵·通志》以国为氏〈周异姓国〉
朱氏,本邾也,姓曹。其世系见于邾,邾既失国,子孙去邑,以朱为氏。其后盛大者,有沛国、丹阳、永城、吴郡、钱塘、义阳、丹阳、太康、河南之九族,显于汉唐间。又有渴烛,浑可,朱浑,并改为朱氏,魏姓也。则为河南之族。

同名异实

朱氏有三:邾子之后,去邑为朱。又渴烛浑氏,可朱浑氏,并改为朱。

《廖用贤·尚友录》朱姓

朱,沛国角音。又望出吴郡。

《苏州府志》《氏族谱》

《朱氏千姓编》云,朱,高阳之后。周封于邾,后为楚灭,子孙去邑,氏朱。望出沛国,又吴郡。或云朱氏盛大者,有九族,吴郡居其一。郡之穹窿山有朱氏墓碣,字已漫灭,其可读者云:一十六世,四百二十九年居下邳,自平始三年避地至会昌壬戌,凡八百四十二年,籍于吴,此唐时子孙,追叙其先过江岁月也。

朱姓部列传一

上古

朱襄

《通鉴前编》:伏羲命朱襄为飞龙氏,造书契。

有虞氏

朱虎

《书经·虞书·舜典》:帝曰:咨益,汝作朕虞,益拜稽首,让于朱虎,熊罴。〈传〉朱虎、熊罴,二臣名。

朱张

《论语》:逸民朱张,〈疏〉朱张字子弓,荀卿以比孔子。

朱泙漫

《庄子》:朱泙漫学屠龙于支离益,单千金之家,三年技成而无所用其巧。

朱厉附

《万姓统谱》:莒穆公有臣曰:朱厉附事穆公,不见识焉。冬处于山林,食杼栗。夏处于洲泽,食菱藕。穆公以难死,朱厉附将往死之,其友止之,朱厉附曰:始吾以为君不吾知也。今君死而吾不死,是果不知我乎。吾将死之,以愧天下不知其臣者。遂往死之。

朱苍

《战国策》:惠施为齐、魏交令,太子鸣为质于齐。王欲见之,朱苍谓王曰:何不称病。臣请说婴子曰:魏王之年长矣,今有疾,公不如归太子以德之。

朱亥

《史记·信陵君传》:魏有隐士曰侯嬴,年七十,家贫,为大梁夷门监者。公子闻之,往请,欲厚遗之。不肯受。公子于是乃置酒大会宾客。坐定,公子从车骑,虚左,自迎夷门侯生。侯生摄弊衣冠,直上载公子上坐,不让,欲以观公子。公子执辔愈恭。侯生谓公子曰:臣有客在市屠中,愿枉车骑过之。公子引车入市,侯生下见其客朱亥,睥睨故久立,与其客语,乃就车。至家,公子引侯生为上客。侯生谓公子曰:臣所过屠者朱亥,此子贤者,世莫能知,故隐屠间耳。公子往数请之,朱亥故不复谢,公子怪之。魏安釐王二十年,秦围邯郸。魏使晋鄙救赵,留军壁邺,以观望。平原君使者冠盖相属于魏,让魏公子,公子欲以客往赴秦军,与赵俱死。行过夷门,见侯生。侯生屏人閒语。为公子计,请如姬。盗晋鄙兵符。公子行,侯生曰:将在外,主令有所不受,以便国家。公子即合符,而晋鄙不授公子兵而复请之,事必危矣。臣客屠者朱亥可与俱,此人力士。晋鄙听,大善;不听,可使击之。于是公子请朱亥。朱亥笑曰:臣乃市井鼓刀屠者,而公子亲数存之,所以不报谢者,以为小礼无所用。今公子有急,此乃臣效命之秋也。遂与公子俱。行至邺,矫魏王令代晋鄙。晋鄙合符,疑之。欲无听。朱亥袖四十斤铁椎,椎杀晋鄙,公子遂将晋鄙军,击秦军。秦军解去,遂救邯郸。

朱英

《史记·春申君传》:楚考烈王病。朱英谓春申君曰:世有毋望之福,又有毋望之祸。今君处毋望之世,事毋望之王,安可以无毋望之人乎。春申君曰:足下置之。朱英知言不用,恐祸及身,乃亡去。

朱防


《汉书·陈胜传》:胜以朱防为中正。

朱鸡石

《汉书·项籍传》:项梁并秦嘉军,胡陵,将引而西。章邯至栗,梁使别将朱鸡石、馀樊君与战。馀樊君死。朱鸡石败,亡走胡陵。梁乃引兵入薛,诛朱鸡石。〈按《陈胜传》:朱鸡石,符
离人。〉

朱轸

《汉书·功臣表》:轸以舍人前元年从起沛,以队帅先降翟王,掳章邯,封都昌侯。十四年薨,谥严。

朱濞

《汉书·功臣表》:濞以卒从起丰,入汉,以都尉击项籍、臧荼,封傿陵侯。十一年薨,谥严。

朱家

《汉书·游侠传》:朱家,鲁人。鲁以儒教,而朱家以侠闻。所臧活豪士以百数,所尝施,唯恐见之。振人不赡,先从贫始。家亡馀财。阴脱季布之厄,及布尊贵,终身不见。自关以东,莫不延颈愿交。

朱率

《汉书·功臣表》:高后元年,都昌刚侯率嗣十五年薨。

朱庆

《汉书·功臣表》:高后四年,傿陵共侯庆嗣十二年,孝文七年,薨亡后。

朱进

《汉书·功臣表》:进以执矛从入汉,以中尉破曹咎用、吕相。高后四年四月丙申,封中邑侯。二十二年薨,谥贞。〈注〉师古曰:吕相,为吕王之相也。

朱建

《汉书·朱建传》:建,楚人。尝为淮南王黥布相。布欲反,谏止,不听。汉既诛布,赐建号平原君,徙长安。为人辨有口,刻廉刚直,辟阳侯得幸吕太后,欲知建,建不肯见。及建母死,贫未有以发丧。辟阳侯乃奉百金裞,列侯贵人以辟阳侯故,往赙凡五百金。久之,或毁辟阳侯,惠帝欲诛之。建求见孝惠幸臣闳籍孺,以计,出辟阳侯。孝文时,淮南厉王杀辟阳侯。孝文闻建为其策,使吏捕治。建自刭。帝惜之。召其子,拜中大夫。使匈奴,单于无礼,骂单于,遂死匈奴中。

朱诎

《汉书·功臣表》:孝文八年,都昌夷侯诎嗣,十六年薨。

朱悼

《汉书·功臣表》:孝文后二年,中邑侯悼嗣,二十一年。孝景后三年,有罪免。

朱偃

《汉书·功臣表》:孝景元年,都昌共侯偃嗣,二年薨。

朱辟彊

《汉书·功臣表》:孝景三年,都昌侯辟彊嗣,五年,中元年薨亡后。

朱买臣

《汉书·朱买臣传》:买臣字翁子,吴人。家贫好读书,艾薪给食,行且诵书。妻相随,数止买臣毋歌道中,买臣益疾歌。妻羞之求去,买臣笑曰:我年五十当富贵,今四十馀矣。待我富贵,报女功。妻怒曰:如公等,终饿死沟中耳。买臣不能留,听去。后买臣随上计吏为卒,将重车至长安。严助荐买臣,召见说《春秋》《楚词》,帝说之,拜中大夫、侍中、坐事免。久之,拜会稽太守。入吴界,见故妻,妻夫治道,买臣令后车载其夫妻置园中,给食之。妻自经死。入为主爵都尉,坐法免,复为丞相长史。张汤行丞相事,陵折之。买臣怨,告汤阴事,汤自杀,上亦诛买臣。

朱山拊

《汉书·朱买臣传》:买臣子山拊,官至郡守右扶风。

朱骄如

《史记·淮南王安传》:淮南王安为反谋,左吴、赵贤、朱骄如皆以为有福,什事九成。

朱邑

《汉书·朱邑传》:邑字仲卿,庐江舒人。少为桐乡啬夫,廉平不苛,吏民爱敬。补太守卒史,举贤良为大司农丞,迁北海太守,以治行第一入为大司农,笃于故旧,性公正,不可交以私。天子器之,居处俭节,禄赐以共九族乡党,家亡馀财。神爵元年卒。天子诏赐邑子金百斤。邑且死,属其子曰:必葬我桐乡。后世子孙奉我,不如桐乡民。及死,子葬之桐乡西郭外,民果共起冢立祠,岁时,祀不绝。

朱先

《汉书·功臣表》:元康四年,都昌侯轸元孙昌侯国公士先,诏复家。

朱言

《汉书·功臣表》:元康四年,傿陵侯濞曾孙阳陵公士言,诏复家。

朱云

《汉书·朱云传》:云字游,鲁人也,徙平陵。少时通轻侠,借客报雠,以勇力闻。年四十,乃变节从博士白子友受易,又事前将军萧望之受论语,皆能传其业。元帝时,少府五鹿充宗贵幸,为梁丘易,元帝好之,欲考其异同,令充宗与诸易家论。会有荐云者,召入,摄齐登堂。既论难,连拄五鹿君,故诸儒语曰:五鹿岳岳,朱云折其角。繇是为博士。迁杜陵令,坐故纵亡命,会赦,举方正,为槐里令。时中书令石显用事,与充宗为党。唯御史中丞陈咸年少抗节,不附显等,而与云相结。久之,有司考云,疑风吏杀人。事下丞相,丞相部吏考立其杀人罪。云亡入长安,复与咸计议。丞相具发其事。于是下云狱,减死为城旦。至成帝时,丞相故安昌侯张禹以帝师位特进。云上书求见。愿赐尚方斩马剑,断佞臣张禹。上大怒。御史将云下,云攀殿槛,槛折。云呼曰:臣得下从龙逢、比干游于地下,足矣。御史遂将云去。上意解,然后得已。及后当治槛,上曰:勿易。因而辑之,以旌直臣。自是不复仕,常居鄠田,诸生皆敬事焉。年七十馀,终于家。

朱普

《汉书·儒林传》:林尊。事欧阳高,为博士,论石渠,授平陵平当、梁陈翁生。由是欧阳有平、陈之学。平当授九江朱普公文。普为博士。

朱宇

《汉书·艺文志》:骠骑将军朱宇,赋三篇。〈注〉师古曰:《刘向别录》云:骠骑将军史朱宇志以宇在骠骑府,故总言骠骑将军。

朱博

《汉书·朱博传》:博字子元,杜陵人也,伉侠好交,随从士大夫,不避风雨。是时,萧育、陈咸以公卿子著材知名,博皆友之矣,以太常掾察廉,补安陵丞,历曹史列掾,出为督邮书掾,而陈咸坐漏泄省中语下狱。博去吏,诈为医入狱,见咸,具知其所坐罪,又变姓名,为咸验治,卒免咸死罪,以此显名,成帝即位,王凤秉政,奏陈咸为长史。荐萧育、朱博,凤奇之,举博栎阳令,迁冀州刺史。博本武吏,不更文法,及为刺史行部,吏民数百人遮道自言,官寺尽满,欲以观试博。博心知之,告外趣驾。驻车决遣,四五百人。吏民大惊。徙为并州刺史,迁琅邪。齐部舒缓养名,博视事。数年,大改其俗。以高第入守左冯翊,网络张设,敢诛杀。然亦纵舍,时有大贷,下吏以此为尽力。迁为大司农,坐法,左迁犍为太守。徙山阳,病免。复徵为光禄大夫,迁廷尉,职典决疑。恐为官属所诬,召正监掾史。共撰前世决事吏议难知者数十事,博为平处其轻重,十中八九。官属咸服每迁徙易官,所到辄出奇谲,哀帝即位,为光禄大夫,迁京兆尹,数月为大司空。博奏大司空官可罢,复置御史大夫。哀帝从之,乃更拜博为御史大夫。博为人廉俭,不好酒色游宴。然乐士大夫,为郡守九卿,宾客满门,欲仕宦者荐举之,欲报雠怨者解剑以带之,以此自立,然终用败。初,哀帝祖母定陶太后欲求称尊号,傅喜、孔光、师丹共持正议,傅晏谄谀顺指,会博新徵用为京兆尹,与交结,谋成尊号。繇是师丹先免,博代为大司空,数燕见奏封事。上遂罢喜,免光为庶人,以博代光为丞相,封阳乡侯。傅太后怨傅喜不已,风丞相奏免喜侯。上知傅太后素常怨喜,疑博、承指,诏左将军彭宣杂问。宣等劾奏,博诣廷尉狱。博自杀,国除。

朱诩

《汉书·董贤传》:王莽劾免,贤自杀,骡其尸。贤所厚吏沛朱诩自劾去大司马府,买棺衣收贤尸葬之。王莽大怒,以它罪击杀诩。

后汉

朱祐

《后汉书·朱祐传》:祐字仲先,南阳宛人也。少孤,归外家复阳刘氏,往来舂陵,世祖亲爱之,以为护军,常见亲幸,舍止于中。从征河北,常力战陷阵,以为偏将军。世祖即位,拜为建义大将军。建武二年,延岑与秦丰将张成合,祐破斩成,延岑走归丰。四年,围秦丰于黎丘,破其将张康于蔡阳,斩之。明年夏,降。轞送洛阳,斩之。祐为人质直,尚儒学。将兵率众,多受降,以克定城邑为本,不存首级之功。又禁制士卒不得掳掠百姓,军人乐放纵,多以此怨之。十三年,定封鬲侯。祐初学长安,帝往候之,祐不时相劳苦,而先升讲舍。后车驾幸其第,帝因笑曰:主人得无舍我讲乎。以有旧恩,数蒙赏赉。二十四年,卒。子商嗣。商卒,子演嗣。

朱浮

《后汉书·朱浮传》:浮字叔元,沛国萧人也。初从光武为主簿,迁偏将军,从破邯郸,拜幽州牧,守蓟城,遂讨定北边。浮年少有才能,颇欲厉风迹,收士心,辟召州中名宿,多发诸郡仓谷,廪赡其妻子。彭宠以为师旅方起,不宜多置官属,以损军实。浮矜急自多,以峻文诋之,嫌怨转积,浮密奏宠意计难量,宠闻之,怒,举兵攻浮。浮以书质责之。宠愈怒,攻浮转急。明年,涿郡太守张丰亦举兵反。会上谷太守耿况遗骑来救浮,浮乃得遁走。南至良乡,其兵长反遮之,浮刺杀其妻,仅以身免。尚书令侯霸奏浮败乱幽州,罪当伏诛。帝不忍,以浮代贾复为执金吾。七年,转太仆。二十年,代窦融为大司空。二十二年,坐免。二十五年,封新息侯。帝以浮陵轹同列,每衔之。永平中,有人单辞告浮事者,颢宗大怒,赐死。

朱遵

《万姓统谱》:遵,武阳人。仕为功曹,率兵拒公孙述,绊马战死。赠复汉将军。

朱晖

《后汉书·朱晖传》:晖字文季,南阳宛人也,天下乱,与家属奔入宛城。道遇群贼,略夺衣物。昆弟宾客皆惶迫,伏地。晖拔剑前曰:财物皆可取耳,诸母衣不可得。贼见其小,笑曰:童子内刀。遂舍之而去。初,光武与晖父岑有旧故。及即位,岑已卒,乃召晖拜为郎。寻以病去。后为郡史。东平王苍闻而辟之,甚礼敬焉。帝当幸长安,以晖为卫士令。再迁临淮太守,坐法免。建初中,南阳大饥,米石千馀,晖尽散其家资,以分宗里。初,晖同县张堪素有名称,尝于太学见晖,乃把晖臂曰:欲以妻子托朱生。晖以堪先达,未敢对,自后不复相见。堪卒,晖闻其妻子贫困,乃自往候视,厚赈赡之。元和中,肃宗巡狩,召拜尚书仆射。岁中迁太山太守。是时谷贵,县官经用不足。尚书张林上言。诏诸尚书通议。晖奏林言不可施行,事遂寝。后陈事者复重述林前议,晖复独奏,帝怒,窃责诸尚书。晖等皆自系狱。三日,诏敕出之。后迁为尚书令,以老病乞身,拜骑都尉。和帝即位,窦宪北征匈奴,晖复上疏谏。顷之,病卒。

朱演

《后汉书·朱祐传》:祐封鬲侯,卒。子商嗣。商卒,子演嗣,永元十四年,坐阴皇后巫蛊事,免为庶人。永初七年,邓太后绍封演子冲为鬲侯。

朱颉

《汉书·朱晖传》:晖子颉,安帝时至陈相。

朱宠

《后汉书·顺帝本纪》:永建元年二月,大鸿胪朱宠为太尉,参录尚书事。〈注〉朱宠字仲威,京兆杜陵人。

朱伥

《后汉书·顺帝本纪》:永建元年二月,长乐少府九江朱伥为司徒。〈注〉朱伥字孙卿,寿春人。

朱穆

《后汉书·朱晖传》:晖子颉。颉子穆。字公叔。举孝廉。梁冀辟典兵事,甚见亲任,穆以冀埶地亲重,望有以扶持王室,奏记以劝戒冀曰:明年丁亥,刑德合于乾位,易经龙战之会,愿将军专心公朝,割除私欲,广求贤能,斥远佞恶。又荐种皓、栾巴等。而明年严鲔谋立清河王蒜,又黄龙二见沛国。冀无术学,遂以穆龙战之言为应,于是举穆高第,为侍御史。穆尊德重道。常感时浇薄,乃作崇厚论。又著绝交论。梁冀骄暴,穆以故吏,惧其衅积招祸,复奏记谏。不纳。又奏记极谏,冀终不悟。然亦不甚罪也。永兴元年。冀州盗贼多,擢穆为冀州刺史。州有宦者赵忠丧父,归葬,僭为玙璠、玉匣,穆下郡案验。吏畏其严明,遂发墓剖棺。帝闻大怒,徵穆诣廷尉,输作左校。太学生刘陶等数千人诣阙上书,乃赦之。穆居家数年,在朝诸公多有相推荐者,于是徵拜尚书。穆既深疾宦官,及在台阁,旦夕共事。乃上疏。后因进见,复口陈。帝怒,不应。穆伏不肯起,良久乃趋去。自此中官数因事称诏诋毁之。穆素刚,不得意,居无几,愤懑发疽。延熹六年,卒。

朱野

《后汉书·朱晖传》:穆子野,少有名节,仕至河南尹。

朱俊

《后汉书·朱俊传》:俊字公伟,会稽上虞人也,为县书佐。太守尹端以为主簿。举孝廉,再迁兰陵令,政有异能。会交阯部群贼并起。光和元年,拜俊交阯刺史。以功封都亭侯,徵为谏议大夫。及黄巾起,公卿多荐俊有才略,拜为右中郎将,持节,与皇甫嵩讨诸贼,悉破平之,迁镇贼中郎将。时南阳黄巾赵弘浸盛,据宛城。俊击弘,斩之。贼馀帅韩忠复据宛拒俊。俊击破之,忠降,馀贼遂解散。明年春,遣使者持节拜俊右车骑将军,振旅还京师,更封钱塘侯。以母丧去官,起复为将作大匠,转太仆,寻拜城门校尉、河南尹。时董卓擅政,以俊宿将,外甚亲纳而心实忌之。及关东兵盛,卓请徙都长安,俊辄止之。卓虽恶俊异己,然贪其名重,乃表以为己副,俊不肯受。卓后入关,留俊守洛阳,而俊与山东诸将通谋为内应。既而惧为卓所袭,乃弃官奔荆州。及董卓被诛,李傕、郭泛作乱。陶谦以俊名臣,数有战功,可委以大事,乃与诸豪杰共推俊为太师。而李傕用贾诩策,徵俊入朝。俊以傕、泛小竖,无他远略。吾乘其间,大事可济。遂辞谦议而就傕徵,复为太仆。初平四年,代周忠为太尉,录尚书事,会李傕杀樊稠,而郭泛又自疑,与傕相攻。献帝诏俊与太尉杨彪等十馀人譬郭泛,泛留质俊等。俊素刚,即日发病卒。

朱皓

《后汉书·朱俊传》:俊子皓,官至豫章太守。

朱普

《万姓统谱》:普,广都人,为郡功曹,太守与刺史有隙,枉被劾。普诣新都狱,掠笞连月,肌肉臭腐,卒。證太守无事,敕其子曰:我死载丧诣阙,使天子知我心。

朱零

《后汉书·范滂传》:滂,汝南征羌人。太守宗资,请署功曹,委任政事。滂在职,严整疾恶。外甥西平李颂,为乡曲所弃,中常侍唐衡以颂请资,资用为吏。滂以非其人,寝而不召。资迁怒,捶书佐朱零。零仰曰:今日宁受笞死,而滂不可违。资乃止。

朱宇

《后汉书·党锢传序》:李膺、荀昱、杜密、王畅、刘祐、魏朗、赵典、朱宇为八俊。

朱楷

《后汉书·党锢传序》:朱楷、田槃、疏耽、薛敦、宋布、唐龙、嬴咨、宣褒为八及。

朱并

《后汉书·党锢传序》:张俭乡人朱并,承望中常侍侯览意旨,上书告俭与同乡二十四人别相署号,共为部党,图危社稷。

朱震

《尚友录》:震字伯厚,陈留人。灵帝时为铚令,其友陈蕃被害,徙其家属于北京。宗族门生故吏,皆斥免禁锢,震闻而弃官哭之,收葬蕃尸。匿其子逸于甘陵界中。事觉系狱,合门桎梏,震受拷掠,誓死不言,故逸得免。后黄巾贼起,大赦党人,乃追还。逸官至鲁相。

朱灵

《魏志·徐晃传》:初,清河朱灵为袁绍将。太祖之征陶谦,绍使灵督三营助太祖,战有功。绍所遣诸将各罢归,灵曰:灵观人多矣,无若曹公者,此乃真明主也。今已遇,复何之。遂留不去。所将士卒慕之,皆随灵留。灵后遂为好将,名亚晃等,至后将军,封高唐亭侯。

朱建平

《魏志·朱建平传》:建平,沛国人也。善相术,于闾巷之间,效验非一。太祖为魏公,闻之,召为郎。文帝为五官将,坐上会客三十馀人,文帝问己年寿,又令遍相众宾,后无不如言。建平黄初中卒。

朱治

《吴志·朱治传》:治字君理,丹阳故鄣人也。初为县吏,随孙坚征伐。中平五年,拜司马。从破董卓于阳人,入洛阳。会坚薨,治扶翼策,依就袁术。后知术政德不立,乃劝策还江东。时太傅马日磾在寿春,辟治为掾,迁吴郡都尉,策为术攻庐江。而家尽在州下,治乃使人于曲河迎太妃及权兄弟,所以供奉辅护,甚有恩纪。治从钱唐欲进到吴,吴郡太守许贡拒之,治与战,大破之,治遂入郡,领太守事。策既走刘繇,东定会稽。权年十五,治举为孝廉。后策薨,治与张昭等共尊奉权。建安七年,权表治为九真太守。黄武元年,封毗陵侯。二年,拜安国将军,徙封故鄣。权历位上将,及为吴王,治每进见,权常亲迎,执版交拜,其见异如此,以年老,思恋土风,自表屯故鄣,镇抚山越。诸父老故人,莫不诣门,治皆引进,与共饮宴,乡党以为荣。在故鄣岁馀,还吴。黄武三年卒。

朱桓

《吴志·朱桓传》:桓字休穆,吴郡吴人。孙权为将军,桓给事幕府,除馀姚长。迁荡寇校尉。后代周泰为濡须督。黄武元年,魏曹仁步骑数万奄至。桓偃旗鼓,外示虚弱,以诱致仁。仁遣其子泰攻濡须城,分遣将军常雕王双等,别袭中洲。中洲者,部曲妻子所在也,桓部兵将击雕等,身自拒泰,泰烧营而退,遂枭雕,生掳双,封嘉兴侯,迁奋武将军,领彭城相。黄龙元年,拜前将军,领青州牧。桓性护前,耻为人下,每临敌交战,节度不得自由,辄嗔恚愤激。然轻财贵义。爱养吏士,赡护六亲。及桓疾困,举营忧戚,赤乌元年卒。子异嗣。

朱据

《吴志·朱据传》:据字子范,吴郡吴人。黄武初,徵拜五官郎中,补侍御史,拜建义校尉,领兵屯湖熟。黄龙元年,权迁都建业,徵据尚公主,拜左将军,封云阳侯。谦虚接士,轻财好施。赤乌九年,迁骠骑将军。遭二宫搆争,据拥护太子,遂左迁新都郡丞。未到,中书令孙弘谮润据,因权寝疾,弘为诏书追赐死。

朱然

《吴志·朱然传》:然字义封,治姊子也,本姓施氏。初治未有子,乃启策以为嗣。然尝与权同学。至权统事,以然为馀姚长。后迁山阴令。奇其能,分丹阳为临川郡,然为太守,授兵一千人。会山贼盛起,然平讨,旬月而定,拜偏将军,迁昭武将军。吕蒙病笃,权假然节,镇江陵。魏遣曹真等攻江陵,魏文帝自住宛,为其势援。攻围凡六月日,乃退还。由是然名震于敌国,封当阳侯。黄龙元年,拜车骑将军。赤乌九年,复征柤中。拜然为左大司马、右军师。然长不盈七尺,气候分明。内行修洁,出辄有功。寝疾二年,权为减膳,赤乌十二年卒。子绩嗣。

朱才

《吴志·朱治传》:治封毗陵侯卒。子才,素为校尉领兵,既嗣父爵,迁偏将军。

朱纪

《吴志·朱治传》:才弟纪,权以策女妻之,亦以校尉领兵。纪弟纬、万岁,皆早夭。

朱琬

《吴志·朱治传》:治子才。才子琬,袭爵为将,至镇西将军。

朱异

《吴志·朱桓传》:桓子异字季文,以父任除郎,后拜骑都尉,代桓领兵。赤乌四年,拜偏将军。魏庐江太守文钦营住六安。异身率其手下,掩破钦,迁扬武将军。十三年,文钦诈降,密书与异,异表陈其伪,权诏迎之。遣吕据督二万人,与异并力,至北界,钦果不降。太平二年,假节,为大都督,救寿春围,不解。还军,为孙綝所枉害。

朱绩

《吴志·朱然传》:然子绩字公绩,以父任为郎,后拜建忠都尉。迁偏将军。然卒,绩袭业,拜平魏将军。太平二年,拜骠骑将军。元兴元年,就拜左大司马。初,然为治行丧竟,乞复本姓,权不许,绩以五凤中表还为施氏,建衡二年卒。

朱熊

《吴志·朱据传》:据死。孙亮时,子熊复领兵,为全公主所谮,死。

朱损

《吴志·朱据传》:据死。孙亮时,子损复领兵,为全公主所谮,死。

朱宣

《吴志·朱据传》:据子熊,熊子宣袭爵云阳侯,尚公主。孙皓时,至骠骑将军。

朱季平

《抱朴子》:吴之善书者,则有皇象刘纂、岑伯然、朱季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