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诗文库
晓寒独立红茶花下1298年6月6日 南宋 · 舒岳祥
五言律诗 押尤韵 创作地点:浙江省宁波市宁海县
长物乌皮几,宜人白氎裘。
晓霜花口噤,午雨柳绵收(自注:柳絮正午时飞,晴则放,阴则收。)
毛发匆匆变,光阴冉冉休。
直须瓜芡熟,长枕卧清秋(自注:予以六月初六日可替里役。)
对诏问所为治病死生验者几何人主名为谁 西汉 · 淳于意
 出处:全汉文 卷十七
诏问故太仓长臣意:「方伎所长,及所能治病者?
有其书无有?
皆安受学?
受学几何岁?
尝有所验,何县里人也?
何病?
医药已,其病之状皆何如?
具悉而对」。
臣意对曰:自意少时,喜医药医药方试之多不验者。
至高后八年,得见帅临菑元里公乘阳庆
庆年七十馀,意得见事之。
谓意曰:「尽去而方书,非是也。
庆有古先道遗传黄帝扁鹊脉书,五色诊病,知人生死,决嫌疑,定可治,及药论书,甚精。
我家给富,心爱公,欲尽以我禁方书悉教公」。
臣意即曰:「幸甚,非意之所敢望也」。
臣意即避席再拜谒,受其书上下经、五色诊、奇咳术、揆度阴阳外变、药论、石神、接阴阳禁书,受读解验之,可一年所。
明岁即验之,有验,然尚未精也。
要事之三年所,即尝已为人治,诊病决死生,有验,精良
今庆已死十年所,臣意年尽三年,年三十九岁也。
齐侍御史成自言病头痛,臣意诊其脉,告曰:「君之病恶,不可言也」。
即出,独告成弟昌曰:「此病疽也,内发于肠胃之间,后五日当臃肿,后八日呕脓死」。
成之病得之饮酒且内。
成即如期死。
所以知成之病者,臣意切其脉,得肝气
肝气浊而静,此内关之病也。
脉法曰:「脉长而弦,不得代四时者,其病主在于肝。
和即经主病也,代则络脉有过」。
经主病和者,其病得之筋髓里。
其代绝而脉贲者,病得之酒且内。
所以知其后五日而臃肿,八日呕脓死者,切其脉时,少阳初代。
代者经病,病去过人,人则去。
络脉主病,当其时,少阳初关一分,故中热而脓未发也,及五分,则至少阳之界,及八日,则呕脓死,故上二分而脓发,至界而臃肿,尽泄而死。
热上则熏阳明,烂流络,流络动则脉结发,脉结发则烂解,故络交。
热气已上行,至头而动,故头痛。
齐王中子诸婴儿小子病,召臣意诊切其脉,告曰:「气鬲病。
病使人烦懑,食不下,时呕沫。
病得之少忧,数忔食饮」。
臣意即为之作下气汤以饮之。
一日气下,二日能食,三日即病愈。
所以知小子之病者,诊其脉,心气也,浊躁而经也,此络阳病也。
脉法曰:「脉来数病去难而不一者,病主在心」。
周身热,脉盛者,为重阳
重阳者,逖心主。
烦懑食不下则络脉有过,络脉有过,则血上出,血上出者死。
此悲心所生也,病得之忧也。
齐郎中令循病,众医皆以为蹙人中,而刺之。
臣意诊之曰:「涌疝也,令人不得前后溲」。
循曰:「不得前后溲三日矣」。
臣意饮以火齐汤,一饮得前后溲,再饮大溲,三饮而疾愈。
病得之内。
所以知循病者,切其脉时,右口气急,脉无五藏气,右口脉大而数。
数者中下热而涌,左为下,右为上,皆无五藏应,故曰涌疝。
中热,故溺赤也。
齐中御府长信病,臣意入诊其脉,告曰:「热病气也,然暑汗,脉少衰,不死」。
曰:「此病得之当浴流水而寒甚,已则热」。
信曰:「唯,然!
往冬时,为王使于楚,至莒县阳周水,而莒桥梁颇坏,信则牵车辕,未欲渡也,马惊即堕,信身入水中,几死,吏即来救信,出之水中,衣尽濡,有间而身寒,已热如火,至今不可以见寒」。
臣意即为之液汤火齐逐热,一饮汗尽,再饮热去,三饮病已。
即使服药,出入二十日,身无病者。
所以知信之病者,切其脉时,并阴。
脉法曰:「热病阴阳交者死」。
切之不交,并阴。
并阴者,脉顺清而愈,其热虽未尽,犹活也。
肾气有时间浊,在太阴脉口而希,是水气也。
贤固主水,故以此知之。
失治一时,即转为寒热。
齐王太后病,召臣意入诊脉,曰:「风瘅客脬,难于大小溲,溺赤」。
臣意饮以火齐汤,一饮即前后溲,再饮病已,溺如故。
病得之流汗出滫。
滫者,去衣而汗晞也。
所以知齐王太后病者,臣意诊其脉,切其太阴之口,湿然风气也。
脉法曰:「沈之而大坚,浮之而大紧者,病主在肾」。
肾切之而相反也,脉大而躁。
大者,膀胱气也;
躁者,中有热而溺赤。
章武里曹山跗病,臣意诊其脉,曰:「肺消瘅也,加以寒热」。
即告其人曰:「死。
不治,适其共养,此不当医治」。
法曰:「后三日而当狂,妄起行,欲走;
后五日死」。
即如期死。
山跗病,得之盛怒而以接内。
所以知山跗之病者,臣意切其脉,肺气热也。
脉法曰:「不平不鼓,形弊」。
此五藏高之远数以经病也,故切之时不平而代。
不平者,血不居其处;
代者,时参击并至,乍躁乍大也。
此两络脉绝,故死不治。
所以加寒热者,言其人尸夺。
尸夺者,形毙;
形毙者,不当关灸针石及饮毒药也。
臣意未往诊时,齐太医先诊山跗病,灸其足少阳脉口,而饮之半夏丸,病者即泄注,腹中虚;
又灸其少阴脉,是坏肝刚绝深,如是重捐病者气,以故加寒热。
所以后三日而当狂者,肝一络连属结绝乳下阳明,故络绝,脉,阳明脉伤,即当狂走。
后五日死者,肝与心相去五分,故曰五日尽,尽即死矣。
齐中尉潘满如病少腹痛,臣意诊其脉,曰:「遗精瘕也」。
臣意即谓齐太仆臣饶、内史臣繇曰:「中尉不复自止于内,则三十日死」。
后二十馀日,溲血死。
病得之酒且内。
所以知潘满如病者,臣意切其脉,深小弱,其卒然合合也,是脾气也。
右脉口气至紧小,见瘕气也。
以次相乘,故三十日死。
三阴俱搏者,如法;
不俱搏者,决在急期。
一搏一代者,近也。
故其三阴搏,溲血如前止。
阳虚侯赵章病,召臣意。
众医皆以为寒中,臣意诊其脉曰:「迵风」。
风者,饮食下溢,而辄出不留。
法曰:「五日死」,而后十日乃死。
病得之酒。
所以知赵章之病者,臣意切其脉,脉来滑,是内风气也。
饮食下嗌而辄出不留者,法五日死,皆为前分界法。
后十日乃死,所以过期者,其人嗜粥,故中藏实。
中藏实,故过期。
师言曰:「安谷者过期,不安谷者不及期」。
济北王病,召臣意诊其脉,曰:「风蹶胸满」。
即为药酒,尽三石,病已。
得之汗出伏地。
所以知济北王病者,臣意切脉时,风气也,心脉浊。
病法「过入其阳,阳气尽而阴气入」。
阴气入张,则寒气上而热气下,故胸满。
汗出伏地者,切其脉,气阴。
阴气者,病必入中,出及瀺水也。
齐北宫司空命妇出于病,众医皆以为风入中,病主在肺,刺其足少阳脉。
臣意诊其脉,曰:「病气疝,客于膀胱,难于前后溲,而溺赤。
病见寒气则遗溺,使人腹肿」。
出于病得之欲溺不得,因以接内。
所以知出于病者,切其脉大而实,其来难,是蹶阴之动也。
脉来难者,疝气之客于膀胱也。
腹之所以肿者,言蹶阴之络结小腹也。
蹶阴有过则脉结动,动则腹肿。
臣意即灸其足蹶阴之脉,左右各一所,即不遗溺而溲清,小腹痛止。
即更为火齐汤以饮之,三日而疝气散,即愈。
济北王阿母自言足热而懑,臣意告曰:「热蹶也」。
则刺其足心各三所,案之无出血,病旋已。
病得之饮酒大醉。
济北王召臣意诊脉诸女子侍者,至女子竖,竖无病。
臣意告永巷长曰:「竖伤脾,不可劳,法当呕血死」。
臣意言王曰:「才人女子竖何能」?
王曰:「是好为方,多伎能,为所是案法新,往年市之民所,四百七十万,曹偶四人」。
王曰:「得毋有病乎」?
臣意对曰:「竖病重,在死法中」。
王召视之,其颜色不变,以为不然,不卖诸侯所。
至春,竖奉剑从王之厕,王去,竖后,王令人召之,即仆于厕,呕血死。
病得之流汗
流汗者,法病内重,毛发而色泽,脉不衰,此亦内关之病也。
齐中大夫龋齿,臣意灸其左大阳明脉,即为苦参汤,日嗽三升,出入五六日,病已。
得之风,及卧开口,食而不嗽。
甾川王美人怀子而不乳,来召臣意。
臣意往,饮以莨?
药一撮,以酒饮之,旋乳。
臣意复诊其脉,而脉躁。
躁者有馀病,即饮以消石一齐,出血,血如豆比五六枚。
齐丞相舍人奴从朝入宫,臣意见之食闺门外,望其色有病气
臣意即告宦者平。
平好为脉,学臣意所,臣意即示之舍人奴病,告之曰:「此伤脾气也,当至鬲塞不通,不能食饮,法至,泄血死」。
宦者平即往告相曰:「君之舍人奴有病,病重,死期有日」。
相君曰:「卿何以知之」?
曰:「君朝时入宫,君之舍人奴尽食闺门外,平与仓公立,即示平曰,病如是者死」。
相即召舍人奴而谓之曰:「公奴有病不」?
舍人曰:「奴无病,身无痛者」。
至春果病,至四月,泄血死。
所以知奴病者,脾气周乘五藏,伤部而交,故伤脾之色也,望之杀然黄,察之如死青之兹。
众医不知,以为大虫,不知伤脾。
所以至死病者,胃气黄,黄者土气也,土不胜木,故至死。
所以至夏死者,脉法曰,病重而脉顺清者曰内关」,内关之病,人不知其所痛,心急然无苦。
若加以一病,死中春
一愈顺,及一时。
其所以四月死者,诊其人时愈顺。
愈顺者,人尚肥也。
奴之病得之流汗数出,炙于火而以出见大风也。
甾川王病,召臣诊脉,曰:「蹶上为重,头痛身热,使人烦懑」。
即以寒水拊其头,刺足阳明脉,左右各三所,病旋已。
病得之沐发未乾而卧。
诊如前,所以蹶,头热至肩。
齐王黄姬兄黄长卿家有酒召客,召臣
诸客坐,未上食。
望见王后弟宋建,告曰:「君有病,往四五日,君要肋痛,不可俯仰,又不得小溲。
不亟治,病即入濡肾。
及其未舍五藏,急治之。
病方今客肾濡,此所谓肾痹也」。
宋建曰:「然,建故有要脊痛。
往四五日,天雨,黄氏诸倩见建家京下方石,即弄之,建亦欲效之,效之不能起,即复置之。
暮,要脊痛,不得溺,至今不愈」。
建病得之好持重,所以知建病者,臣意见其色,太阳色干,肾部上及界要以下者枯四分所,故以往四五日知其发也。
即为柔汤使服之,十八日所而病愈。
济北王侍者韩女病要背痛,寒热,众医皆以为寒热也。
诊脉,曰:「内寒,月事不下也」。
即窜以药,旋下,病已。
病得之欲男子而不可得也。
所以知韩女之病者,诊其脉时,切之,肾脉也,啬而不属。
啬而不属者,其来难,坚,故曰月不下。
肝脉弦,出左口,故曰欲男子不可得也。
临菑汜里女子薄吾病甚,众医皆以为寒热笃,当死,不治。
诊其脉,曰:「蛲瘕」。
蛲瘕为病,腹大,上肤黄粗,循之戚戚然。
饮以芫华一撮,即出蛲可数升,病已,三十日如故。
病蛲得之于寒湿寒湿气宛,笃不发,化为虫。
所以知薄吾病者,切其脉,循其尺,其尺索刺粗,而毛美奉发,是虫气也。
其色泽者,中藏无邪气及重病。
淳于司马病,臣切其脉,告曰:「当病迵风。
迵风之状,饮食下嗌辄后之,病得之饱食而疾走」。
淳于司马曰:「我之王家食马肝,食饱甚,见酒来,即走去,驱疾至舍,即泄数十出」。
告曰:「为火齐米汁饮之,七八日而当愈」。
时医秦信在旁,臣去,信谓左右阁都尉曰:「淳于司马病为何」?
曰,以为迵风,可治」。
信即笑曰:「是不知也,淳于司马病,法当后九日死」。
后九日不死,其家复召臣
往问之,尽如意诊。
臣即为一火齐米汁,使服之,七八日病已。
所以知之者,诊其脉时,切之,尽如法。
其病顺,故不死。
齐中郎破石病,臣诊其脉,告曰:「肺伤,不治,当后十日丁亥,溲血死」。
后十一日,溲血而死。
破石之病,得之堕马僵石上。
所以知破石之病者,切其脉,得肺阴气,其来散,数道至而不一也。
色又乘之。
所以知其堕马者,切之得番阴脉。
番阴脉入虚里,乘肺脉。
肺脉散者,固色变也乘之。
所以不中期死者,师言曰「病者安谷即过期,不安谷则不及期」。
其人嗜主肺,故过期。
所以溲血者,诊脉法曰:「病养喜阴处者顺死,喜养阳处者逆死」。
其人喜自静,不躁,又久安坐,伏几而寐,故血下泄
齐王侍医遂病,自练五石服之。
往过之,遂谓曰:「不肖有病,幸诊遂也」。
即诊之,告曰:「公病中热。
论曰:『中热不溲者,不可服五石』。
石之为药精悍,公服之不得数溲,亟勿服。
色将发臃」。
遂曰:「扁鹊曰:『阴石以治阴病,阳石以治阳病』。
夫药石者有阴阳水火之齐,故中热,即为阴石柔齐治之,中寒,即为阳石刚齐治之」。
曰:「公所论远矣。
扁鹊虽言若是,然必审诊,起度量,立规矩,称权衡,合色脉,表里有馀不足顺逆之法,参其人动静与息相应,乃可以论。
论曰:『阳疾处内,阴形应外者,不加悍药及针石』。
夫悍药入中,则邪气辟矣,而宛气愈深。
诊法曰:『二阴应外,一阳接内者,不可以刚药』。
刚药入则动阳,阴病益衰,阳病益著,邪气流行,为重困于俞,忿发为疽」。
告之后百馀日,果为疽发乳上,入缺盆,死。
此谓论之大体也,必有经纪。
拙工有一不习,文理阴阳失矣。
齐王故为阳虚侯时,病甚,众医皆以为蹶。
诊脉,以为痹,根在右肋下,大如覆杯,令人喘,逆气不能食。
即以火齐粥且饮,六日气下;
即令更服丸药,出入六日,病已。
病得之内,诊之时,不能识其经解,大识其病所在。
尝诊安阳武都里成开方,开方自言以为不病,臣意谓之病苦沓风,三岁,四支不能自用,使人瘖,瘖即死。
今闻其四支不能用,瘖而未死也。
病得之数饮酒以见大风气
所以知成开方病者,诊之,其脉法咳言曰:「藏气相反者死」。
切之,得肾反肺,法曰「三岁死」也。
安陵阪里公乘项处病,臣诊脉,曰:「牡疝」。
牡疝在鬲下,上连肺,病得之内。
臣意谓之:「真毋为劳力事,为劳力事,则必呕血死」。
处后蹴鞠,要蹙寒,汗出多,即呕血。
复诊之曰:「当旦日日夕死」。
即死,病得之内。
所以知项处病者,切其脉得番阳
番阳入虚里,处旦日死。
一番一络者,牡疝也。
曰:他所诊其决死生,及所治已病众多,久颇忘之,不能尽识,不敢以对。
问臣:「所诊治病,病名多同而诊异,或死或不死,何也」?
对曰:「病名多相类,不可知,故古圣人为之脉法,以起度量,立规矩,县权衡,案绳墨,调阴阳,别人之脉各名之,与天地相应,参合于人,故乃别百病以异之,有数者皆异之,无数者同之,然脉法不可胜验,诊疾人以度异之,乃可别同名,命病主在所居。
今臣所诊者,皆有诊籍
所以别之者,臣所受师方适成,师死,以故表籍所诊,期决死生,观所失所得者合脉法,以故至今知之」。
问臣曰:「所期病决死生,或不应期,何故」?
对曰:「此皆饮食喜怒不节,或不当饮药,或不当针灸,以故不中期死也」。
问臣:「方能知病死生,论药用所宜,诸侯王大臣有尝问意者不?
文王病时,不求诊治,何故」?
对曰:「赵王胶西王、济南王吴王皆使人来召臣,臣不敢往。
文王病时,臣家贫,欲为人治病,诚恐吏以除拘臣也,故移名数,左右不修家生,出行游国中,问善为方数者事之久矣,见事数师,悉受其要事,尽其方书,及解论之。
身居阳虚侯国,因事侯。
侯入朝,臣从之长安,以故得诊安陵项处等病也」。
问臣:「知文王所以得病不起之状」?
对曰:「不见文王病,然窃闻文王病喘,头痛,目不明。
心论之,以为非病也。
以为肥而蓄精,身体不得摇,骨肉不相任,故喘,不当医治。
脉法曰:『年二十脉气当趋,年三十当疾步,年四十当安坐,年五十当安卧,年六十已上,气当大董』。
文王年未满二十,方脉气之趋也而徐之,不应天道四时。
后闻医灸之即笃,此论病之过也。
论之,以为神气争而邪气入,非年少所能复之也,以故死。
所谓气者,当调饮食,择晏日,车步广志,以适筋骨肉血脉,以泻气。
故年二十,是谓易贸,法不当砭灸,砭灸至气逐。
问臣:「师庆安受之?
闻于齐诸侯不」?
对曰:「不知庆所所师受,庆家富,善为医,不肯为人治病,当以此故不闻。
庆又告臣曰:『慎毋令我子孙知若学我方也』」。
问臣:「师庆何见于意而爱意,欲悉教方」?
对曰:「臣不闻师庆为方善也。
所以知庆者,少时好诸方事,臣试其方,皆多验,精良
菑川唐里公孙光善为古传方,臣即往谒之。
得见事之,受方化阴阳及传语法,臣悉受书之。
欲尽受他精方,公孙光曰:『吾方尽矣,不为爱公所。
吾身已衰,无所复事之。
是吾年少所受妙方也,悉与公,毋以教人』。
曰:『得见事侍公前,悉得禁方,幸甚。
死不敢妄传人』。
居有间,公孙光闲处,臣深论方,见言百世为之精也。
喜曰:『公必为国工
吾有所善者皆疏,同产处临菑,善为方,吾不若,其方甚奇,非世之所闻也。
吾年中时,尝欲受其方,杨中倩不肯,曰:「若非其人也」。
胥与公往见之,当知公喜方也。
其人亦老矣,其家给富」。
时者未往,会庆子男殷来献马,因师奏马王所,以故得与殷善。
又属意于殷曰:『意好数,公必谨遇之,其人圣儒』。
即为书以意属阳庆,以故知庆。
事庆谨,以故爱意也」。
问臣曰:「吏民尝有事学方,及毕尽得意方不?
何县里人」?
对曰:「临菑宋邑
邑学,臣意教以五诊,岁馀。
济北王太医高期、王禹学,臣意教以经脉高下,及奇络结,当论俞所居,及气当上下出入邪逆顺,以宜针石,定砭灸处,岁馀。
菑川王时遣太仓马长冯信正方,臣意教以案法逆顺,论药法,定五味,及和齐汤法。
高永侯家丞杜信喜脉,来学,臣意教以上下经脉五诊,二岁馀。
临菑召里唐安来学,臣意教以五诊,上下经脉,奇咳,四时应阴阳重,未成,除为齐王侍医」。
问臣:「诊病决死生,能全无失乎」?
对曰:「治病人,必先切其脉。
乃治之,败逆者不可治,其顺者乃治之。
心不精脉,所期死生视可治,时时失之,臣不能全也(《史记·仓公传》)」。
北宋 · 释谷泉
 押沃韵
今朝六月六谷泉被气𡎺。
不是上天堂,便是入地狱(以上宋惠洪《禅林僧宝传》卷一五 《禅林僧宝传》:嘉祐中,男子冷清妖言诛,泉坐清,曾经由庵中决杖配郴州牢城。盛暑负土经通衢,弛担说偈云云,言讫微笑,泊然如蝉蜕。)
六月六日卢氏客楼对雨呈维寅 元末明初 · 倪瓒
五言律诗 押先韵
无家随地客,小阁看云眠。
涉夏雨寒甚,似秋风飒然。
舞鸾悲镜影,飞雁落筝弦。
好转船头去,江湖万里天。
蛮洞竹枝词 其二十一 清 · 余上泗
 押先韵
日日撩裙浸水田,横担榼篓插秧还。
细淘乌米包如枕,收拾犁鞭过小年。
按:狆家以六月六日小年。其日食粽,用稻草灰揉米和猪脂为之,长如枕,谓之“枕头粽”。
东坡老人儋耳尝独游城北过溪观闵客草舍偶得一蒻笠戴归妇女小儿皆笑邑(明抄校、金本作篱)犬皆吠吠所怪也六月六日恶热如堕甑中散南轩偶诵其语忽大风自北来骤雨弥刻 北宋末 · 周紫芝
七言律诗 押虞韵
持节休誇海上苏,前身便是牧羊奴。
应嫌朱绂当年梦,故作黄冠一笑娱。
遗迹与公归物外,清风为我袭庭隅。
凭谁唤起王摩诘,画作东坡戴笠图。
孙壹归命封吴侯甘露二年六月乙巳 曹魏 · 高贵乡公
 出处:全三国文 卷十一
吴使持节都督夏口诸军事镇军将军沙羡侯孙壹,贼之枝属,位为上将,畏天知命,深鉴祸福,翻然举众,远归大国,虽微子去殷,乐毅遁燕,无以加之。
其以壹为侍中车骑将军、假节、交州吴侯开府辟召仪同三司,依古侯伯八命之礼,衮冕赤舄,事从丰厚(《魏志·高贵乡公纪》)
伊云林光禄左手写经图戊午 清 · 翁方纲
七言律诗 押尤韵 出处:复初斋诗集卷五十二
兰陔应筑写经楼,不是寻常尚左俦。
湘水书闻杜工部岭南诗续郑高州
各传才子添吟卷,恰值佳辰助酒筹。
更比侨吴先二日,玉山妙迹抗双钩今年夏六月四日光禄七十初度,予为题此图。时嗣君奉使湖南,今复将之粤东郡任,故三四句用少陵湖南诗及高州太守郑禹梅皆左手作书事也。少陵子宗武、禹梅子性皆以诗世其家,而尚左生之号始于郑元祐元祐六月六日生。)
合同监官赏罚条诏政和五年六月六日 北宋 · 宋徽宗
 出处:全宋文卷三五九一、《宋会要辑稿》食货二五之八(第六册第五二一八页)、《宋会要辑稿补编》第七七○页
合同监官增一百万斤以上转一官,五十万斤以上减三年磨勘,十万斤以上减二年,十万斤以下减一年,不及一万斤不赏。
亏三十万斤以上降一官,二十万斤以上展三年磨勘,十万斤以上展二年,十万斤以下展一年,不及一千斤不罚。
内选人比类施行,知、通主管依此。
除二等展限磨勘一年已下者每季为一等申,馀候到申尚书省,依此赏罚。
立穆庾皇后太宁元年六月壬子 东晋 · 晋明帝
 出处:全晋文卷九
妃庾氏昔承明命,作嫔东宫,虔恭中馈,思媚轨则。
履信思顺,以成肃雍之道;
正位闺房,以著协德之美(《文选》谢眺《齐敬皇后哀策文》注引《晋中兴书》作「之义」。)
朕夙罹不造,茕茕在疚。
群公卿士,稽之往代,佥以崇嫡明统,载在典谟,宜建长秋,以奉宗庙。
是以追述先志,不替旧命,使使持节太尉皇后玺绶。
夫坤德尚柔,妇道承姑,崇粢盛之礼,敦螽斯之义,是以利在永贞,克隆堂基,母仪天下,潜畅阴教。
鉴于六列,考之篇籍,祸福无门,盛衰由人,虽休勿休。
其敬之哉,可不慎欤(《晋书·明穆庾后传》)
六月六日诸词客大集天界社招余以公阻不克赴 明 · 卢龙云
七言律诗 押萧韵
步出长干第几桥,天开净界息烦嚣。
总宜河朔为高会,兼喜濠梁得见招。
白雪惊飞来伏日,乌衣群聚忆先朝。
不缘意气归词社,褦襶何当折简邀。
进封童贯广阳郡王宣和七年六月六日 北宋 · 宋徽宗
 出处:全宋文卷三六二一、《三朝北盟会编》卷二二
王者申九伐之威,以和众安民为盛德;
大臣谨四方之虑,以折冲厌难为殊勋。
神天全付之休,席祖考重光之绪。
饬戎兵以陟禹迹,聿臻偃武之期;
继功伐而广文声,夙倚同心之辅。
肆分宠数,敷告治朝。
太师领枢密院事河北河东陕西路宣抚使、充神霄宫使、豫国公食邑一万七千三百户、食实封五千户童贯,信厚而敏明,疏通而沉毅。
善谋能断,兼文武过人之才;
砥节尽公,得精白承君之义。
总干方之任,属宣辟国之谋。
十乘启行,千里决策。
冠三事燮调之职,领七兵宥密之权。
暨兴六月之师,尽拓五关之塞。
惟朕心朕德宏赖于翊相,故我疆我理远建于要荒。
遄归告成,坚卧请老。
属再筹于边议,难就佚于里居。
吉甫至于太原,初摄衣而整暇;
单于苦于漠北,卒假手而荡平。
既闻朔野之耕耘,复靖河壖之寇掠。
繄尔肃将之效,恢予远驭之图。
念功名昭著于古今,则典礼当殊于勋旧。
是用遵熙、丰信赏之令,作广阳抚定之邦。
紫绶金章,肇开茅土,衮衣赤舄,仍总枢衡。
盖祗若于先猷,谅允谐于佥议。
于戏!
周室上公九命,有出封加爵之仪
汉朝异姓诸王,载著令称忠之诏。
其对扬于茂渥,尚奚愧于前修!
可特授依前太师领枢密院事河北河东陕西路宣抚使、充神霄宫使,进封广阳郡王,加食邑一千户、食实封三百户
主者施行。
六月二十二日。奉板舆临鹫衙。六日。设寿席。以一绝。识喜戊戌 清 · 赵显命
七言绝句 押支韵 出处:归鹿集
舞筵羞𤁧对娇姬,要得高堂喜展眉。
拙袖郎当殊可笑,何如七十弄雏儿。
丁卯六月上浣六日陶社消夏第一集 清末近现代初 · 王其元
 押词韵第十五部
严寒不离腊,盛暑不离伏。
是以冬夏间,古人重休沐。
休沐各自有,期尽皆可卜。
消寒既九九,消夏又六六。
今交夏至节,大雨绝复续。
为霖或为霪,满坑亦满谷。
只因连岁荒,犹盼今年熟。
衰周既无寒,暴秦宁有燠。
我辈非热中,安用趋炎熇。
吾澄开社坛,泰半号名宿。
自经离乱后,无复旂鼓簇。
居者未安安,亡者徒仆仆。
存者望门投,殁者举家哭。
翛然社主人,差幸客免逐。
折柬复相邀,过当农祀谷(月令辑要六六农家祀谷神谓之六六福)
置酒北窗下,莲叶香馥郁。
不须与冰,不必丝与
欢然朋盍簪,相与醉醽醁。
譬饮清凉散,千金同一服。
怀此柳下风,几疑身超俗。
理乱且不知,遑问世逐鹿。
顾我近市居,尘嚣无术扑。
城市而山林,惟君此为独。
相约旬一游,尘襟涤万斛(是日离交小暑尚有三日。)
亡第二女埋铭记1140年6月28日 宋 · 綦崇礼
 出处:全宋文卷三六五九、《北海集》卷三六 创作地点:浙江省台州市临海市
北海綦氏,宝文阁学士某之次女。
生十有八年,嫁于营丘仇车。
又二年,来宁父母,因暴疾,三日而卒。
后三日,权殡于台州城东普济院之西,实绍兴十年闰六月二十八日也。
莱阳 是年因加赋暴动邑绅曲诗文出为请命致遭拿办县官亦操之过急大府遂派兵三百前往查办又有吕绅出为调停反被枪毙于是大动公愤立集万人孙抚宝琦当令登莱道痛剿乱民六月六日约计死千馀人生掳百馀人此次剿虔之苦闻系由莱绅王侍郎𥏫密电所致缘王与曲有隙故也六月廿六日恭读痛斥孙抚谕旨为感而悲之 清末近现代初 · 苏继祖
 押阳韵
悲哉莱之阳,十室九空何徨徨。
官逼民变死相望,连年未实仓箱,今年又死于霜。
租税何由出,奔命走爷娘。
乃复事搜括,尽簸秕及糠。
一有不应百辱戕,再一疾视违宪章,痛加剿灭如屠羊。
吁嗟乎,官以护民反为殃,民生早已鲜盖藏。
政以新民反为伥,苛求猛于虎豹狼。
况当翊辅有贤王,我民爱戴如圣皇。
使宰牧者皆龚黄,毁家纾难容何𥏫。
矧为立宪之经常,身非化外焉强梁。
昨者县前旗鼓张,政为民困恤不遑,政为民食饱贪囊。
冤哉曲诗文,首难当巨创。
丧心王侍郎,私怨借公偿。
尺一书宵至,十万师昼行。
庐舍举烧杀,牺牲尽夺攘。
不闻野哭声,但见尸穰穰。
谁非蚩蚩圣上氓,遽忍偏栝罹锋铓,使我惄焉增惨怆。
昨闻谕旨下,洋洋痛斥腐败之官场。
事先不豫为解防,事后一纸蒙庙堂。
典刑何在朕方将,民气或者稍可扬。
然已无补于死亡,然亦何止一莱阳
六月六日舟中寄查莲坡 清 · 厉鹗
七言律诗 押东韵 出处:樊榭山房续集卷第七
六月六日寺前闸,客子枯坐愁书空。
岱云肤寸几时合,汶水涓流何日通。
岂有诗篇传济北,漫将米价问江东(时闻江浙米价腾贵)
美人咫尺劳相望,尚隔津门烟树中。
六月六日 明 · 杨爵
七言绝句 押东韵
六月六日杀蠹虫,无衣可出哭吾穷。
聊将囚板阶前晒,一物光辉与世同。
六月六日大雷雨贾弘老东第新成社集得烝字 明 · 孙继皋
七言律诗 押蒸韵
治第新成锦树层,况逢雷雨破炎烝。
翻惊燕雀愁相失,似挟蛟龙怒欲腾。
几道西山银泻瀑,一时南亩绿低塍。
醉馀便逐鸥群去,水涨潮平暮可罾。
附录苗妓诗六首 其五 清 · 贝青乔
七言律诗 押支韵 出处:半行庵诗存稿卷三
狐媚何堪掩袖时(苗女亦饶姿色,惜多狐臭,不可近,昵者每掩鼻就之。),淩波照影斗芳姿(余于蕉溪、潕溪间,每见苗女三五成群,栉沐于清流急湍之上,颇怪之。后阅《通志》,知其性喜照水,恒顾影以取媚也。归化在万山中,数百里无巨溪阔涧,故遇水益低徊不忍去云。)
娇临猛已场边路(赶场曰「猛已」,亦曰「拜其」。余自盘州归化,历龙场、兔场、狗场、鸡场诸寨,初不解命名之义,及询之土人,始知逐日赶场,数百里间按十二辰为一周也。苗女麇集其地,固一秽墟云。),欢闹家亲殿里尸(亲死,刳木以敛,置诸崇厓峭壁间,不施蔽盖,旁立木主识其处,名曰「家亲殿」。初殡,集亲戚男妇笑歌跳舞,是为「闹尸」。明春闻杜鹃声,举家号哭,曰:「鸟犹岁至,亲不归矣。」)
抱子始延巫设祀(女在室,蒸报旁通,淫奔无忌。即跳月后,许有家矣,亦必结好数人,名曰「野老」。聘夫就之,强相合而已。有子始告知聘夫,延师巫结花楼,祀圣母。圣母者,女娲氏也。亲族男妇歌饮三四日,名曰「作星」。自是有犯奸者,夫遂得以兵刃从事矣。),避寅先谢客窥篱五月寅日,墐户伏处,夫妇异寝,亲族不相往来,有犯者谓必遭虎厄。)
招摇禾落坊前过(苗俗近渐丕变,妇稚竟有以节孝称者。道光十二年,麟方伯庆采访得五人,请于朝以旌之。孝子二,曰喧噶,曰贾香。节妇三,曰扁招,曰禾落,及其子妇曰噶。),翠带红巾悔乱披六月六日为换带之期,群女裸浴于溪涧中,人或薄而观之,赠以裙带,则尤喜。媸者或不得带归,而父母以为耻。野老亦以多为荣,私一男则髻上蒙红布一方,斜叠若巾,愈高而愈自得,有积至数十层者,同伴咸啧啧称羡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