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诗文库
邦衡侄季怀亦惠二诗再次韵二首一颂其叔侄之美一解季怀生日不送茶之嘲(同前) 其二 1169年6月5日 南宋 · 周必大
七言律诗 押麻韵 创作地点:江西省吉安市
萧散玄真吏少霞,樵青日日为煎茶(自注:谓迎恩祖。)
莫因闽粤皋芦叶,却厌神仙掌上芽。
竹户胜棋非我事(自注:季怀八月四日生。)菊潭试水是君家。
不须更酹蘋洲冢,世以诗鸣句自嘉。
张天觉 其二 北宋 · 苏轼
 出处:全宋文卷一九二七、西楼帖
启:一向多病,不时奉书,思仰甚矣。
比日履兹畏暑,起居佳胜。
向蒙示谕「铁牛老鼠」之说,实不晓此谜。
但废放之中,病患相仍,默坐观者,虽无所得,而向之浮念杂好,尽脱落矣。
永日杜门,游从登览,举觉无味,此下根钝器,所守如此,不足为达者言也。
久望公还,何故至今,何时复得把臂一笑。
未间,惟万万以时自重。
再拜天觉学士阁下。
六月五日
改服色诏开皇元年六月癸未 其一 南北朝末隋初 · 杨坚
 出处:全隋文卷一
初受天命,赤雀降祥,五德相生,赤为火色。
其郊及社庙,衣服冕之仪,如朝会之服,旗帜牺牲,尽令尚赤。
戎服以黄(《隋书·文帝纪上》)
改服色诏开皇元年六月癸未 其二 南北朝末隋初 · 杨坚
 出处:全隋文卷一
宣尼制法,云行之时,乘殷之辂。
奕叶共遵,理无可革。
然三代所尚,众论多端,或以为所建之时,或以为所感之瑞,或当其行色,因以从之。
今虽夏数得天,历代通用,汉尚于赤,魏尚于黄,骊马玄牲,已弗相踵,明不可改,建寅岁首,常服于黑。
朕初受天命,赤雀来仪,兼姬周已还,于兹六代。
三正回复,五德相生,总以言之,并宜火色。
垂衣已降,损益可知,色虽殊,常兼前代。
其郊丘庙社,可依衮冕之仪,朝会衣裳,宜尽用赤。
昔丹乌木运,姬有大白之旂,黄星土德,曹乘黑首之马,在祀与戎,其恒异。
今之戎服,皆可黄,在外常所著者,通用杂色。
祭祀之服,须合礼经,宜集通儒,更可详议(《隋书·礼仪志七》,高祖初即位将改周制,乃下诏。又见《通典》六十一。)
孟昶除官制乾德三年六月甲辰 五代至宋初 · 宋太祖
 出处:全宋文卷四、《宋大诏令集》卷二二五、《宋朝事实》卷一七、《成都文类》卷一七、《宋史》卷四七九《孟昶传》、《宋元通鉴》卷二
伯禹导川黑水梁州之域;
河图括象,岷山直井络之墟。
是曰坤维,素为王土。
属中原多事,远服未宾,山河既限于侯封,车服遂踰于王制。
朕削平宇县,重正皇纲。
复周汉之旧章,宠绥群后;
采唐虞之大训,协和万邦。
六载于兹,百揆时序。
礼乐征伐之柄,尽出朕躬;
左衽椎髻之邦,咸修地贡。
昨顺长庚而授律,法时雨以兴师。
两阶虽愧于舜干,三面俾开于汤网。
咨尔伪蜀主孟昶,挺生公族,禀质侯门。
后唐将季之辰,袭西蜀已成之业,自擅征赋,久更岁时。
而能察天道之恶盈,知人情之助顺,尽率群吏,来降大军,望北阙以陈诚,指南陔而请命。
是用开怀厚遇,宥过推恩。
官班特烈于彝章,保护弥光于大信。
岂比魏封刘禅,才升骠骑之班;
隋待萧琮,但列公之号?
今兹示宠,以欲从人,命作帝师,俾荣开府
带汉相专车之贵,列秦川万户之封,并而授之,斯为异数,仍加俸禄,用表优隆。
尔其思前代之命官,体我朝之加等,勉非常之泽,无忘匪懈之心,佩服恩光,往践厥位。
可特授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太师、上柱国、秦国公食邑一万户、食实封三百户,仍给见任上镇节度使俸禄。
孟玄哲兖州节度乾德三年六月甲辰 五代至宋初 · 宋太祖
 出处:全宋文卷四、《成都文类》卷一七、《十国春秋》卷五○《后蜀》三
门下:朕闻魏将降蜀,君臣俱列于散官
隋帝平陈,子弟不闻于封爵。
皇家顺景风而行赏,同时雨以济师。
当敌境未宾,霆霹下戒严之令;
暨再拜请命,庆云垂利泽之恩。
矧复降娄古封,掌武崇秩,曲阜伯禽之国,太尉周勃之官,山河距九州之雄,绂冕冠三公之贵,举为赏典,斯实异恩。
伪国长子孟玄哲,礼法矜庄,神彩英秀。
骋修途于早岁,令问于蜀川
正朔未同列国,而人称世子
车书既混大朝,而自是良臣。
以尔昔在三川,常居二职,赞厥父之效顺,保祖母之高年,予嘉乃心,岂限彝制?
是命陟将坛于东夏,整武事于南宫,宪秩封侯,用光殊渥。
将表临戎之寄,更增光禄之勋。
尔其分天子之忧勤,出将军之法令,与其改弦而易调,不若从俗以安民。
布政颁条,予诚有望;
荣家奉国,尔宜勉之。
皇长女封昭庆公主开宝三年六月甲戌 五代至宋初 · 宋太祖
 出处:全宋文卷六、《宋大诏令集》卷三六
帝女下嫁,公侯主之。
《易》著「归妹」之文,《书》有「降嫔」之义。
皇长女柔闲成性,肃雍著美,奉图史之明训,茂桃李之秾华。
爰及有行,式敷宠命。
筑王姬之馆,欲允叶于旧章;
启沁园之封,宜先崇于懿号。
封昭庆公主
仍令有司择日备礼册命。
五岳四渎庙长吏每月点检令兼庙令尉兼庙丞诏开宝五年六月壬辰 五代至宋初 · 宋太祖
 出处:全宋文卷七、《宋大诏令集》卷一三七、《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一三、《文献通考》卷八三
五岳四渎,典礼斯在;
庙貌祭器,肸蚃是依。
向以主者不恭,民祠罔禁,至使屠宰于阶戺之侧,庖爨于廊庑之间,黩彼明神,汩于常祀,屡经损秽,几致倾颓。
昨已特命修崇,咸臻显焕,宜申告诫,俾务精虔。
自今逐处长吏每月亲自检视,仍各以本县令兼庙令,尉兼庙丞,祀事一以委之。
常须洒扫,务从蠲洁,无纵士庶辄有损败。
其东海庙等亦准此。
舍利感应记别录 隋 · 王劭
 出处:全隋文卷二十二
高丽、百济、新罗三国使者将还,各请一舍利,于本国起塔供养,诏并许之。
诏于京师大兴善寺起塔,先置舍利于尚书都堂十二月二日旦发焉。
是时天色澄明,气和风静,宝舆幡幢,香花音乐,种种供养,弥遍街衢。
道俗士女,不知其几千万亿。
服章行位,从容有序。
上柱国司空安德王雄已下,皆步从至寺,设无遮大会礼忏焉。
有青雀狎于众内,或抽佩刀,掷以布施,当人丛而下,都无所伤。
仁寿二年正月二十三日,复分布五十一州,建立灵塔。
总管刺史已下,县尉已上,废常务七日,请僧行道,教化打刹,施钱十文,一如前式。
期用四月八日午时,合国化内,同下舍利,封入石函。
所感瑞应者,别录如左。
恒州表云:舍利诣州,建立灵塔。
三月四日到州,即共州府官人巡历检行,安置处所。
唯治下龙藏寺,堪得起塔。
其月十日,度地穿基。
至十六日未时,有风从南而来,寺内香气,殊异无比,道俗官私,并悉共闻。
及有老人,姓金名瓒,患鼻不闻香臭,出二十馀年,于时在众,亦闻香气,因即鼻差。
至四月八日,临向午时,欲下舍利,光景明净,天廓无云,空里即雨,宝屑天花,状似金银碎薄,大小间杂,雰雰散下,犹如雪落。
先降塔基石函上,遍堕寺内城治,俱有杂色晃曜,金晶映日。
时即将衣承取,复在地拾得。
道俗大众,十万馀人,并见俱获。
又刹柱东西二处,忽有异气,其色黄白,初细后粗,如蜂火烟,龙形宛转,回屈直上,周旋塔顶,游腾清汉,莫测长短,良久乃灭。
又有四白鹤,从东北而来,周绕塔上,西南而去。
至二十日巳时,筑塔基恰成,复雨宝屑天花,收得盛有一升。
即遣行参军王亮于先奉献皇帝,开花于宝屑内,复得舍利三颗,甚大欢欣。
瀛州表云:掘地欲安舍利石函时,可深六尺许,土里忽有真紫色光现,须臾遂灭。
其土即有黑文,杂间成篆字,书云「转轮圣王佛塔」,谨表闻知。
黎州表云:掘基安舍利塔,于地下得一瓦,铭曰「千秋万岁乐未央」。
观州表云:舍利塔上有五色云,如车盖,其日午时现至暮。
魏州表云:所送舍利,数度放光,复有诸病人,或患眼盲或患五内,发顾礼拜,病皆得愈。
至四月八日,欲下舍利,午时天忽有一片五色云,香馥非常,须臾之间,即降金花。
至九日旦,复下银花,遍满城池。
其花大者如榆荚,小者似火精,人人皆得,函盛奉献。
其日复有一黑狗,耽耳白胸,于舍利塔前,舒左股,屈右脚,见人行道,即起行道,见人持斋,亦即持斋,非时与食不食,唯欲得饮净水,至后日旦起解斋,与粥始吃。
且寺内先有数个猛狗,但见一狼狗,无不竞来吠啮。
若见此狗入寺,悉皆低头掉尾。
当尔之时,看人男夫妇女三十馀万,尽皆不识此狗,未知从何而来。
泰州表云:欲下舍利时,七日地微动,至八日大动。
兖州表云:敕书分送起塔,以瑕丘县普乐寺最为清净,即于其所奉安舍利以去。
三月二十五日,谨即经营,以为函盖。
初磨之时,体唯青质,及其功就,变同玛瑙。
五色相杂,纹彩焕然。
复于其里间生白玉,内外通彻,照物如水,表里洞朗,鉴人等镜,其送舍利(缺)
曹州表云:三月二十九日,舍利于子城上,赤光现。
四月五日申时,舍利现双树,并有师子现。
五日亥时,舍利现金光,长七寸。
六日卯时,龙花树现,下有佛像俱出。
六日卯时,漆龛板外光明,状如金花色。
六日申时,漆龛北板上及佛菩萨双树等形。
六日亥时,舍利精舍里出黄白花光,长四五寸。
八日辰时,漆龛板后云雾金光等形状。
巳时,漆龛板后娑罗树莲华影佛像、众僧师子等形。
午时,塔上五色云现。
午后,漆龛内板上有娑罗双树林楼阁等现。
九日,漆龛内板上叠石垒基文。
申后,漆龛板外大娑罗树及僧执香炉等形容,金佛像现,似若太子初生,身如黄金色,后有三僧,身著紫黄法服,手捉香炉供养。
其香气与世香不同,每日恒闻。
晋州表云:舍利于塔前放光三度,皆紫光色,众人尽见。
杞州表云:舍利以三月四日到州。
十四日辰时,琉璃瓶里色白如月,须臾之间,即变为赤色。
至四月二日后,变〔作〕紫光,或现青色,瓶内流转,一来一去,循环不止,道俗瞻仰,咸共归依,实相容仪,良久乃散。
七日午时,形影复出,变动辉焕,于前无异。
徐州表云:舍利二月二十八日至州西一驿宿。
其夜阴雨,舍利放光,向州四十五里,其净道寺僧向北山看光影,从驿所舍利处而来。
舍利石函盖四月五日磨治讫,遂变出仙人二,僧四人,居士一人,麒麟一,师子一,鱼二,馀并似山水之状。
邓州表云:舍利四月六日石函变作玉及玛瑙,其石有文,现「正国德」三字,并有仙人麟凤等出。
安州表云:奏寺安置送舍利,法师浮业。
共州官人量度基申时,忽有香气氛氲,乘空而至,芬芳微妙,世未曾有,道俗咸皆惊愕。
随至处所,香气遍满,至五更方始散尽。
又至四月八日行道日,满供设大斋,午时欲下舍利,道俗一万馀人,法师升高座,手捧舍利,以示大众,人人悲感,不能自胜。
即有赤色从师手内瓶口而出,便二度放光,高一丈。
又下石函,忽有白云团圆如盖,正当函上,右旋数匝闭讫,还当元出之处消灭。
又塔南先有佛阁,当时锁闭舍利,于其下立道场,遣二防人看守。
忽闻阁上有众人行声,看阁门仍闭,又复。
须臾复闻行声,即走告寺主,共开阁门上验看,唯有佛像,自外都无所见。
又下舍利讫日到申时有法师净梵,头陀僧净滔,于舍利塔后临水岩边,为诸道俗受菩萨戒。
众人见群鱼行队游水,首皆南出,似欲归依,多少一万馀。
请二禅师乘船入水,为鱼受戒。
然水内诸鱼,悉回首向船,随逐循行,如似听法。
赵州表云:舍利三月四日到州,臣等于治下文际寺安置起塔。
二日治刹行道,舍利于塔所放赤光,从未至申,更见不同,或似像形,或似楼阁,或见白光,乍大乍小,巡绕舍利,绕瓶行道,或隐或显,或迟或速,官人道俗,莫不亲见,惊喜号咽,沸腾寺内。
至四日,又放赤光,曜如金色,纵横一尺馀,紫绿相间,前后三度,良久乃灭。
又见一佛像,长二尺馀,坐于莲花趺坐,又以二菩萨侠侍,长一尺馀,从卯至巳,见诸形相。
道俗四部二万馀人,咸悉瞻仰。
豫州表云:舍利瓶有白光,须臾成五色,游转瓶内,形相非常。
又凿舍利铭,其石更无异质,凿至皇帝一字,从上点及竖牵横画,随凿之处,如刻金所成。
利州表云:舍利三月二十六日夜一更内放光,遍照衙内如月。
明州表云:四月八日下舍利,掘地安石函,乃得一像。
卫州表云:四月三日斋讫,舍利金瓶外,其色红赤,鲜丽殊常。
或行琉璃瓶底,或游瓶侧,缘瓶上下,光明外照。
比至八日,照灼如初。
洺州表云:舍利三月十一日天降甘泽,十三日乃止。
有戒德沙门僧猛,先患腰脚,不堪出行,其日闻舍利欲到,合寺驰走,僧猛自身抱患,不得奉迎,命弟子法藏扶持出户,回心正念,遂便得起行。
出城十里许,亲迎舍利。
因比瘳降,渐堪得行。
毛州表云:舍利二月二十七日到州,其日即依式安置一切男女,皆发菩提心,竞趣归依。
哑者能言,挛躄之人,悉皆能行。
石函乃变如琉璃,内外明彻。
四月十二日,天雨金银花等,表送奉献。
冀州表云:舍利放光五色,照满城治。
时有一僧,先患目盲,亦得见舍利。
复有一人,患腰脚挛躄十五年,自舍利到州所,是患人礼拜发愿,即得行动。
宋州表云:三月四日舍利至州,其所部送城县市院。
先有古井沤由来碱苦,水色旧赤,全不堪食,其县民胡子乾,因取水和泥,怪其色白,尝觉甚甘。
四月三日舍利于塔内放赤色光。
六日夜五更,寺内又放白色光。
七日辰时,寺内天雨白花,目验雰雰然,状如细雪,不落于地。
八日午时,欲下舍利入函,天上有白鹤,翔塔基之上。
怀州表云:舍利于州城长寿寺安置。
四月五日辰时,有一雄雉飞来函侧,心閒从容,质羽鲜华,自飞自止,曾无惊畏,河内县民杨迈特以示道俗六千馀人,莫不同见。
敕使沙门灵粲,即与受戒。
其雉向师,似如听法。
师云:此雉是野鸟,内法道理,无容笼系。
即令送城北太行山放之。
舍利塔厢,复有一迹,从塔东南三步而来,直到塔所,不见还纵,复无入处,或阔四寸,或阔三寸,蟠屈逶迤,状等龙蛇之迹,官人道俗,并悉共见。
八日至午时,舍利欲入塔函,遂放光于瓶外,巡回数匝,晖彩照曜,或上或下,乍隐乍出。
汴州表云:舍利三月二日到州,权置州馆。
六日夜,大德僧惠彻等,忽闻香气,有异寻常。
至八日,诸僧迎舍利,将向塔所,大德僧僧粲等五人,复闻香气。
去惠福寺门四十馀步,遂放青色光,覆照露帐,大久乃灭。
其寺有舍利,在僧房供养。
其日杞州人张相仁,于僧房见寺内舍利复放青色光,恰与新至舍利色状相似。
十日复至,见赤色光临寺佛堂,高五尺。
其夜四更,复见青赤杂色光于寺。
复有一老母,患腰已来二十馀年,拄杖伏地而行。
舍利至寺,强来礼拜,于大众里,见舍利光,腰即得差,舍杖而行。
洛州表云:舍利三月十六日至州,即于汉王寺内安置。
至二十三日,忽降香气,世未曾有。
四月七日夜一更向尽,东风忽起,灯花绝焰,在佛堂东南,神光照烛,复有香风而来,官人道俗等共闻见,于是弥增克念。
至八日,临下舍利,塔侧桐树,枝叶低茎。
幽州表云:三月二十六日弘业寺安置舍利石函,始磨两面,以水洗之,明如水镜,内外相通,紫光焰起,其石斑驳,又类玛瑙,润泽炫耀,光似琉璃。
至四月一日,起斋行道。
至三日亥时,舍利前焚香供养,灯光照庭,众星夜朗,有素光舒卷,在佛舆之上。
至八日,舍利入函,自旦及辰,函石现文,仿佛像有菩萨,光彩粉藻。
又似众仙,其间鸟兽林木诸状,不惑者众,实难详审。
其有文理,照显分明,今画图奉进。
许州表云:三月三日初夜于州北境去州九十里,舍利放光,紫赤二色,照曜州城,内外民庶,皆见神光。
四月七日在州大厅,舍利出金瓶之外,琉璃瓶内,行道放光。
至八日在辨行寺塔所,又放光明。
午时,舍利欲入石函,又有五色光彩云,来临塔上,云形如盖。
其日在塔西南一百馀步,依育王造塔本记一枯池,不在四畔,正在池中,可深九尺。
忽有甘井自现,其水不可思议。
当时道俗看者二万馀人,同饮齐见。
所录瑞应,奉表奏闻。
荆州,舍利现云如车盖,正当塔上,云间雨花,游扬不落,众鸟翔塔。
济州,舍利本一,至彼现二,放光照现,闻异香气,云间出音,自然钟声,及以赞善,大鸟群飞塔下。
楚州,舍利当行道日,野鹿来听,鹤游塔上。
莒州,舍利本一,至彼现三,放光映照。
掘基地下,忽得铜塔,及哑者能言。
营州,舍利三度放光,白色,旧龟石自然析解,用书石函。
杭州,舍利山间掘基,得自然石窟,容舍利函。
潭州,舍利江鸟迎送。
潞州,舍利至彼,自然泉涌,饮者病愈。
洪州,舍利白项乌引路。
德州,舍利至彼,躄者能行,大鸟旋塔。
郑州,舍利放光,幡向内垂。
江州,舍利至彼,行道日,耕人犁得一铜像。
兰州,舍利掘基地下,得一石像,又小儿拨得二铜像。
慈州,舍利现白云盖如飞仙,自然泉涌,饮者病愈。
廉州,未得舍利,别得一舍利放光,佛香炉烟气,又类莲华,黄白色,天雨宝屑。
雍州表云:仁寿二年五月十二日京城内胜光寺、大兴善寺法界寺、州公廨里,及城治街巷,天雨银屑,大如榆荚,小如《夫》等,表送奉献。
仁觉寺五月十二日未时,有风从西南来,如香气氛氲,沙门及经生道俗等,并悉俱闻。
当夜雨宝屑天花,芭蕉枝叶,棕榈茎干上,人皆拾得,大小如前无异。
仁寿二年六月五日夜,仁寿宫所慈善寺新佛堂内,灵光映现,形如钵许,从前柱绕梁栿,众僧睹见。
仁寿二年六月五日夜,雨银屑天花,琵琶叶上,及馀草头上落地。
仁寿二年六月八日,诸州送舍利沙门使还宫所,见旨相问慰劳讫。
令九日赴慈善寺为庆光斋僧,众至寺赞诵,旋绕行香,欲食,空里微零。
复雨银屑天花,舍人崔君德令盛奉献。
京城内胜光寺模得陕州舍利石函,变现瑞像娑罗双树等形相者。
仁寿二年五月二十三日巳后,在寺日日放光,连连相续,缘感即发,不止昼夜。
城治道俗,远来看人,归依礼拜,阗门塞路,往还如市。
遇斯光者,照动群心,悲喜发意。
其城内诸寺,外县诸州,以绢素模将去者,或上举放光,或在道映照,或至前所,开明现朗,光光色别,随见不同。
仁寿二年七月十五日京城延兴寺灌写释迦金铜像丈六。
其夜雨宝屑银花,香气甚异无比。
陕州,舍利从三月十五日申时至四月八日戌时,合一十一度见灵瑞,总有二十一事,四度放光,内见华树,二度五色云。
掘地得鸟,石函变异。
八娑罗树,树下见水,一卧佛,三菩萨,一神尼
函内见鸟,三枝金华,兴云成轮相,自然幡盖。
函内流出香云,再放光。
舍利在陕州城三月二十三日夜二更里,大通寺善法寺、阐业寺并见光明,唯善法寺所见光内,有两个华树,形色分明,久而方灭。
其色初赤,寻即变白。
后散如水银,满屋之内,物皆照彻。
舍利在大兴国寺四月二日夜二更里,灵胜寺见光明洞了,庭前果树及北坡草木,光照处见其形,塔基下掘〔地〕得鸟。
舍利来向大兴国寺三月二十八日卯时,司马张备、共大都督侯进,检校筑基,掘地已深五尺,有阌乡县玉山乡民杜化云鐇下忽出一鸟,青黄色,大如鹑,驯行塔内,安然自处,执之不恐,未及奉送,其鸟致死。
今营福事于舍利塔内,获非常之鸟,既以出处为异,谓合嘉祥。
今别画鸟形,谨附闻奏。
五色云再现。
三月十五日申时,舍利到陕州城南三里涧,即有五色云从东南郁起,俄尔总成一盖,即变如紫罗色,舍利入城,方始散灭,当时道俗并见。
至二十八日未时,在大兴国寺,复有五色云,从西北东南二处而来,舍利塔上相合,共成一段。
时有文林郎韦范、大都督杨旻及官民等,并同观瞩。
其云少时即散者也,两度出声。
舍利在州,三月二十三日夜,从宝座出声,如人间打静声,至三乃止。
后在大兴国寺四月五日酉时,复出一声,大于前者,道俗并闻。
石函内外,四面见佛菩萨神尼娑罗树光明等。
四月七日巳时,欲遣使人送放光等四种瑞表,未发之间,司马张备、共崤县乾意、阌乡县赵怀坦、大都督侯进、当作人民侯谦等,至舍利塔基内石函所检校,同见函外东面,石文乱起。
其张备等怪异,更向北面。
乾意以衫袖拂拭,随手向上,即见娑罗树一双,东西相对,枝叶宛具,作深青色。
俄顷道俗奔集,复于西面外以水浇洗,即见两树,叶有五色,次南面外。
复有两树,枝条稍直,其叶色黄白,次东面外。
复有两树,色青叶长,其四面树下,并有水文。
于此两树之间,使人文林郎韦范,初见一鸟仰卧。
司马张备次后看时,其鸟已立。
鸟前有金华三枝,鸟形大小毛色,与前掘地得者不异。
其鸟须臾向西,南行至佛下停住。
函内西南近角,复有一菩萨,坐华台上,面向东。
有一立尼,面向西,而向菩萨合掌,相去二寸。
西面内复有二菩萨并立,一金色,面向南,一银色,面向北,相去可有三寸。
西唇上有一卧佛,侧身,头向北,面向西。
其三菩萨,于石内并放红紫光,高一尺许,从巳至未,形状不移,图画已后,色渐微灭。
道俗观者,其数不少。
此函本是青石,色基黑暗。
见瑞之时,变为明白,表里映彻。
周回四面,俱遣人坐,并相照见,无所翳幛。
其函内外四面,总见一佛、三菩萨、一尼、一鸟、三枝华、八株树,今别画图状,谨附闻奏。
午时,四方云起,变成轮相。
复有自然幡盖,及塔上香云,二度光见。
四月八日午时,欲下舍利,于时道俗悲号,四方忽然一时云起,如烟如雾,渐欲向上。
至于日所,即绕日变成一晕,犹如车轮。
内别有白云,团圆翳日,日光渐即微暗,如小盏许,在〔轮〕外周匝次第以云为辐,其轮及辐,并作红紫色。
至下舍利讫,其云散灭,日光还即明净。
复于塔院西北墙外,大有自然幡盖,亦有见幡盖围绕舍利者,当时谓有人捉幡供养,至下舍利讫,其幡盖等忽即不见。
于时道俗见者不少。
至戌时,司马张备等见塔上有青云气,从塔内而出,其云甚香,即唤使人文林郎韦范、大兴寺僧昙畅入里就看,备共韦范等并见流光向西北、东南二处流行,须臾即灭(《广弘明集》十七)
黄池大水歌(谱本有注:庚寅六月初五。) 宋末元初 · 王奕
玉斗山人归自鲁,迂途携酒酬谪仙。
丹阳滞留十日雨,坐见平陆长川
不冲不激不澎湃,漫高漫长漫嚣尘(谱本作浸高浸长漫嚣廛。)
黄池地势低且圹,筑堤种柳名圩田。
一圩动是数百顷,耕民缚舍沿郊阡。
良苗怀新交翠浪,一刻漭作蛟龙渊。
仓皇老释竞祈祷,搬移儿女争牵连。
村庄草屋浮断梗,黄流黑气蒸腥膻。
市民运土积塍脊(原作市民运一积塍,据谱本改),危如燕垒悬杗前。
中宵突尔駃一决,尽与河伯裾相牵。
或云岳渎潴魍魉,呴沫吹浪如吹煎。
昌黎谕鳄许戮蜃,古今此理容或然。
粤从天一中入坎,水德流动随乾圜。
彝伦攸斁五行汩,君舟民水几覆颠。
神姒凿窟踰九载,到今三千七百年。
三时粟麦天不雨,苍生何赖无瘠捐。
天变不能违者水,民命自以君为天。
当今君相即尧禹,蓄积期会谁当先。
灵均李杜在水部,叫天为我笺长编。
郊祀大礼御札淳熙三年六月五日 南宋 · 周必大
 出处:全宋文卷五○三九、《玉堂类稿》卷一六 创作地点:浙江省杭州市
敕内外文武臣僚等:天地有覆载生成之德,非精禋无以伸报本之诚;
祖宗有光明盛大之功,非陟配无以展奉先之孝。
粤若累朝之定制,具严三岁之亲祠。
既疏数之适中,亦情文之备举。
自予纂绍,弥极寅恭。
四时郊庙之仪,久荷神天之贶。
亲庭万寿,方开七十载之祥;
农亩屡丰,几有再三登之象。
外则边陲之绥靖,内焉民俗之阜康。
顾諴感之甚昭,曷宗祈之敢怠?
乃卜阳来之旦,载殚躬见之勤。
庶永祚于家邦,且祝釐于夷夏。
诞孚群听,明戒先期。
朕以今年十一月十二日,谒款于南郊。
咨尔攸司,各扬乃职,相予肆祀,罔或不恭。
故兹札示,想宜知悉。
乞差强干监辖督促打造粮船奏建炎二年六月五日 北宋 · 吕淙
 出处:全宋文卷二八七○、《宋会要辑稿》职官四二之五一(第四册第三二六一页)
见于江湖四路打造粮船,合选差强干官监辖催督,及差委使臣随行点勘工料。
欲依大观四年发运判官王璹打造未足额船一千只,辟差干办公事四员,依本司干办公事例。
王元之画像赞(并叙)1078年6月5日 北宋 · 苏轼
 出处:全宋文卷一九八七、《苏文忠公全集》卷二一、《皇朝文鉴》卷七五、《国朝二百家名贤文粹》卷一八八、《崇古文诀》卷二五、《鹤林玉露》卷一、《文章类选》卷一七、《文编》卷三九、《文章辨体汇选》卷四六四、《文翰类选大成》卷一○九、《四续古文奇赏》卷二九、《名世文宗》卷二七、《奇赏斋古文汇编》卷一○九、《古今图书集成》人事典卷二四、乾隆《虎邱山志》卷二四、乾隆《曹州府志》卷二○、道光《苏州府志》卷一三八、道光《钜野县志》卷一七、《曹南文献录》卷七五 创作地点:江苏省徐州市
《传》曰:「不有君子,其能国乎」?
余常三复斯言,未尝不流涕太息也。
汉汲黯萧望之李固吴张昭唐魏郑公狄仁杰,皆以身徇义,招之不来,麾之不去,正色而立于朝,则豺狼狐狸,自相吞噬,故能消祸于未形,救危于将亡。
使皆如公孙丞相张禹胡广,虽累千百,缓急岂可望哉!
翰林王公元之,以雄文直道,独立当世,足以追配此六君子者。
方是时,朝廷清明,无大奸慝。
然公犹不容于中,耿然如秋霜夏日,不可狎玩,至于三黜以死。
有如不幸而处于众邪之间,安危之际,则公之所为,必将惊世绝俗,使斗筲穿窬之流,心破胆裂,岂特如此而已乎?
始余过苏州虎丘寺,见公之画像,想其遗风馀烈,愿为执鞭而不可得。
其后为徐州,而公之曾孙汾为兖州,以公墓碑示余,乃追为之赞,以附其家传云。
维昔圣贤,患莫己知。
公遇太宗,允也其时。
帝欲用公,公不少贬。
三黜穷山,之死靡憾。
咸平以来,独为名臣。
一时之屈,万世之信。
纷纷鄙夫,亦拜公像。
何以占之,有泚其颡。
公能泚之,不能已之。
茫茫九原,爱莫起之。
捕盗赏格奏开禧二年六月五日 南宋 · 钟将之
 出处:全宋文卷六四四三、《宋会要辑稿》兵一三之四四(第七册第六九八九页)
方今规恢远图,尅复疆宇,州郡屯驻之兵既已调发,城池守禦之备,未免阔疏。
平日盗贼往来之冲,岂无潜窥阴伺之患?
惟有土豪,可以术用,使之自保乡闾。
考之条格,诸色人能捕彊盗者七人补校尉,十人补承信;
捕凶恶彊盗者五人补校尉,七人补承信。
自此以上,则赏典所不该载矣。
今欲于见行条格之外,若有能捕获彊盗两倍其数者,与升一阶一级;
若更能为剪除者,仍更与差遣一次。
宿沙枣泉 清 · 洪亮吉
 押词韵第十五部 出处:百日赐环集
伊犁三月三哈密六月六
风日固自佳,其奈客幽独。
今宵宿沙枣,马病扰心曲(时一马中暑病,五日不食矣。)
挥扇急出门,临流看飞瀑。
林长久延伫,石喜可容足。
鸦巢厌人影,月出竞相逐。
双燕独有情,更残导归宿。
写目连救母变文题识太平兴国二年六月 宋 · 杨愿受
 出处:全宋文卷五八
太平兴国二年岁在丁丑六月五日显德寺学仕郎杨愿受,一人思徵,发愿作福,写尽此《目连变文》一卷。
后同释迦牟尼佛一会弥勒王佛为定。
按:敦煌卷·北京盈七六。
内殿起居预设幕次等事奏淳化二年六月五日 北宋 · 张郁
 出处:全宋文卷一三二
文武官常参内殿起居,露立廊庑,望自今前一日预设幕次于閤门外。
尚书省旧仪,郎中员外郎见本曹尚书侍郎丞郎尚书仆射,皆有公礼及回避之文,迩来遂成寝废。
望举行之,违者加以责罚。
旧制,御史入台及出使并重戴,近年兼领他职及出使者,辄废其仪。
望自今违者罚一月俸料。
按:《宋会要辑稿》仪制五之四。第二册第一九一七页又见《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三二。
乞假日不得辞谢奏淳化二年六月五日 北宋 · 张郁
 出处:全宋文卷一三二、《宋会要辑稿》仪制九之八(第二册第一九九一页)、《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三二
按令式,每假日百司不奏事。
陛下忧勤万机,每遇旬假,亦亲决政事。
迩来文武群官,多就假日辞、谢,贵就便坐,以免舞蹈之仪。
欲望自今假日除内职将校外,閤门不得引接辞、谢。
其受急命者,不在此限。
丁烈女诗(丁女名沁云,为扬州丁楚玉翰林之女,太守燮甫名某茂甫容甫名某之妹。许字苏州坻之子,两家皆宦于鄂,未婚而夫死,女死烈。时寓居南通州。) 清 · 金和
 出处:秋蟪吟馆诗钞卷七
同治癸酉六月初五日未昏,阿兄驱车归在门。
阿妹惊立起,阿母大欢喜,儿自楚来几日矣。
楚中几月断音书,吾婿之病今何如。
对曰婿健固无恙,语不成句颜不舒。
阿妹然疑无问处,逡巡却入房中去。
入房岂向房中行,窃闻兄语渐有声。
似言婿病本不起,归葬何所尤分明。
阿母摇手呵曰止,老泪点滴腮间盈。
女行仍至中堂来,一纸掷向兄之怀。
去年微闻婿有疾,妹卜如神言不吉。
暗置襟带间,跬步不敢失。
请兄试读纸上字,人生修短由天意。
妹命不谐奚怨尤,此何等事兄犹秘。
兄言妹性如男儿,凶耗谁敢使妹知。
妹既已知之,幸勿多伤悲。
母前欲劝勉,口钝难为词。
女色扬扬如平常,晚饭才罢归兰房。
母微窥之息在床,银釭闪闪宁周防
三更小婢母前过,道女严妆起更卧。
母来唤女女不应,药瓯残汁如胶凝。
启帏视女女何有,当日聘钗握在手。
花貌亭亭玉体温,烈魄贞魂行已久。
此之谓慷慨,此之谓从容。
此之为正气,此之为女宗。
女何人,姓丁氏。
婿何人,宋公子。
婿生苏州扬州
两家宦鄂约婚嫁,婿未及婚一病休。
女今觅婿从黄泉,相逢倘比双玉肩。
鞭龙鞚鹤上九天,阿母阿兄呼天痛哭夜不眠。
养正堂记1201年6月5日 南宋 · 周必大
 出处:全宋文卷五一三四、《平园续稿》卷九、《益公题跋》卷四、《佩文斋书画谱》卷七七 创作地点:江西省吉安市
右《冀州养正堂记》并《与鲁侯帖》,山谷北京教授时所作,年方三十五,自云比平时书札似差老劲。
明年太和宰,秋归江南,真积力久,词翰又非前比,所谓九万里风斯在下矣。
淳熙元年五月晦,周某观于宗人愚卿兄弟家。
后二十八年岁在辛酉,再观此卷,恍如隔世,徒有波斯匿玉之叹。
嘉泰改元六月癸未,某书于平园明农堂,时年七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