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诗文库 题目
六月五日特召(臣)英至懋勤殿上讲中庸及太极西铭之学并命(臣)英敷陈经书大义复亲洒宸翰书忠孝存诚大字二幅以赐(臣)不胜荣幸恭赋八首 其五 清 · 张英
七言绝句 押先韵 出处:文端集卷一
迎凉殿里拂华笺,满贮端溪宝墨鲜。
亲见君王挥玉管,承恩拜赐御床前。
六月五日特召(臣)英至懋勤殿上讲中庸及太极西铭之学并命(臣)英敷陈经书大义复亲洒宸翰书忠孝存诚大字二幅以赐(臣)不胜荣幸恭赋八首 其六 清 · 张英
七言绝句 押真韵 出处:文端集卷一
擘窠惊见笔如轮,落纸云烟若有神。
篆籀书能兼八法,纵横势可勒千钧。
夜雨六月初五日乾隆戊子 清 · 弘历
 出处:御制诗三集卷七十四
夕雨既绸缪,夜雨复陆续。
三朝连放晴,趁耕想已属。
时行正斯时,欹枕听优渥。
滴蕉疏鸣琴,落檐急喧瀑。
新秧茁乍滋,旧苗长益速。
休徵吁此后,庶可屡绥卜。
改修神御殿再奏绍兴十年六月五日 南宋 · 王晋锡
 出处:全宋文卷四三七五、《中兴礼书》卷一○五
修内司申,勘会故刘光世园宅,数内后堂改修作第三殿,奉安一十八位。
今相度,即今后堂五间,通阔七十四尺。
太常寺申明,乞东西各展一丈,通阔九十四尺。
今契勘侵占内四尺,系堂两壁山墙隔减,侵占每壁阔二尺,造神御;
帐座两壁山花斜分并转道构栏,侵占每壁一尺。
实阔八十八尺。
今来分作一十八位,每位阔四尺八寸九分。
缘每位前合设香案,就小造已长六尺,兼帐座前两壁未有进汤御路。
今来欲每位作六尺阔,东西两壁各留五尺,充诣神御前进汤御路。
并堂两壁山墙隔减,每壁侵占二尺;
及帐座两壁山花斜分、转道构栏,每壁侵占一尺。
通计合使阔一百二十四尺。
止将堂东西两挟并廊屋改修,通作九间,日后委无妨碍。
六月五夜斯远会宿西轩为赋七言四韵 南宋 · 赵蕃
七言律诗 押阳韵
雨馀信宿尚留凉,况是僧房对竹床。
异日江湖成远隔,祇今林壑可相忘。
囊空未易苏贫极,酒薄聊能衍话长。
竹树并檐虽尔密,不妨新月吐华光。
六月五日香港中文大学学术会议和答鸿烈先生 其一 当代 · 陈永正
七言绝句 押庚韵
闻风幽壑远逾清,犹动江关晚岁情。
怅极此身同怖鸽,十年矾弟愧梅兄。
六月五日香港中文大学学术会议和答鸿烈先生 其二 当代 · 陈永正
七言绝句 押庚韵
老去宁怀烈士情,年年到此竟吞声。
但愁人海难深语,先放清辉笔底生。
夜雨六月初五日乾隆辛亥 清 · 弘历
 押庚韵 出处:御制诗五集卷六十七
傍晚阵雨洒即晴,徂云都向东南征。
索然无味聊就寝,如蒸纱帐眠那成。
忽寐忽醒忽问夜,报云生矣闻雷鸣。
须臾大霈檐溜落,继以徐霔悠扬倾。
所惜历时亥至子,虽云渥仍优欠诚。
晓来亟宣畺吏问,云三寸馀颇利耕。
利耕不无希继泽,弗知足固吾恒情。
赈恤石埭县被水之家诏绍熙五年六月五日 南宋 · 宋光宗
 出处:全宋文卷六四二三、《宋会要辑稿》食货五八之一九(第六册第五八三○页)
江东提举司池州石埭县被水之家更优加赈恤,毋令失所。
六月五日大风雨水弟观有诗道其事因和之 南宋 · 陈著
自古人间多水旱,人事尽时功过半。
区区事空不事实,三代以后人心乱。
吾乡薄产寄山溪,崎岖随势无尺齐。
受水通灌盍预备,堤防以石堰筑泥。
顾不此信信偶木,鴂舌呗诵淫比屋。
岂知性本依人行,方信之中神所宿。
大云遮日雷无声,兼旬望霓忧群生。
更兼五日天不雨,原无黍稷田无粳。
田里倚龙为人命,百拜哀鸣聒龙听。
忽焉夜雨一沾濡,咸谓卧龙今睡醒。
胡为诘朝天晦冥,飓母横挟扬威灵。
撼山崩谷发庐舍,掀播两间摧万形
初谓得雨龙之赐,谁料此风随后至。
或者风雨自有数,龙亦无知天做事。
不如反己自求天,难独靠龙图万全。
况持纸钱徼妄想,正似衔石将海填。
里无千户分十甲,谄鬼诛裒知几匝。
流俗酣溺死不怪,我有苦言谁听纳。
四月六日出门六月五日还山癸卯 清 · 袁枚
 押词韵第三部 出处:小仓山房诗集卷二十九
家居久自嫌,远归身忽贵。
妻孥迎到门,颜色若有异。
亟亟问平安,欣欣白家事。
黄犬亦有情,摇尾从外至。
稚子各牵衣,争先兄妒弟。
重登读书堂,再到看花地。
卷轴拭灰尘,尊罍加布置。
分明所厌餐,到口觉有味。
恍惚衾裯间,旧宠疑新嬖。
某友书尚缄,某物藏还记。
回头岂出梦,一笑如隔世。
敢云谪仙人,依然复旧位。
自是出山云,来去总随意。
六月初五日偶阅元人诗,开卷即得倪瓒六月五日偶成》之作,其诗曰:“坐看青苔欲上衣,一池春水霭余晖。荒村尽日无车马,时有残云伴鹤归。”意致闲适。而余以避寇奉母山居,想望清平,其忧乐固殊也。因感而和之 清 · 刘绎
七言绝句 押微韵 出处:存吾春斋诗钞卷九 寄生草(丙辰丁巳)
风雨飘零莱子,山中草更恋春晖。
荒村但愿无车马,鹤唳不惊云自归。
六月五日 当代 · 卢青山
 出处:卷三[一九八八年]
炎夏蒸六合,草木腾枯烟。
揭空白云瘦,荡荡无定迁。
陇角吟闷蟋,萤火起幽田;
上下忽遽迅,弥留乃空悬。
深树自包护,自爱若自禅。
独凭孤轩立,寥寥无所欢。
后土延八荒,孤轩安可方?
汤汤湖与海,敛可芥子藏。
粟颗将谓大,秋毫为道仓。
大宙自鸡子,开物何茫茫。
辟发盘古力,延绵未渠央。
流星即万古,白驹演汉唐
茹毛磨器石,忽为今膏粱。
嗟余立足所,殆即恐龙乡
恐龙不得见,衣冠安久长?
处此宇与宙,大惑心如芒。
寂寂欲有问,谁为解纷攘?
物物不得语,独立徒苍莽。
卒生夫何故,卒死夫何丧?
万物茁然起,光景催阴亮。
物其自知有,景固因谁走?
景物不自知,我意从谁剖?
所托既曰道,道光安可透?
所托既曰道,思维何以有?
思欲与道胜,矛盾安可构?
我处道思间,孤漠如离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