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诗文库 题目
进奏院供报状五日一上枢密院咸平三年六月 北宋 · 宋真宗
 出处:全宋文卷二一六、《宋会要辑稿》职官二之四五(第三册第二三九四页)
进奏院所供报状,每五日一写上枢密院,定本供报。
六月五日雨后早朝偶然作 明 · 程敏政
 押阳韵
夜来一尺雨,汨没西家墙。
不知早已霁,但觉天苍凉。
独行御沟畔,流水声泱泱。
仰视河汉间,星斗烂辉光。
好风吹苧衣,毛发森秋霜。
渺然鸱夷子,扁舟泛江乡。
又若万里鸿,凌厉青云翔。
人生贵适意,此境安可常。
遥遥禁中鼓,隐隐夜未央
下马一憩息,旭日升东方。
督视湖北京西路马行府结局诏隆兴元年六月五日 南宋 · 宋孝宗
 出处:全宋文卷五二一二、《宋会要辑稿》职官三九之一四(第四册第三一五三页)
参知政事督视湖北京西路军马汪澈已除资政殿学士提举临安府洞霄宫,所有行府行官吏等,限五日结局。
六月初五夜月(示茂之 明末 · 钟惺
 押阳韵 出处:隐秀轩集
长夏不肯晚,既晚亦苍凉。
凉色已堪悦,况此纤月光。
初生如新水,清浅半东墙。
寻常如乍见,悲喜触中肠。
对月本佳况,乡思亦无方。
且复共明月,无为念故乡。
登真观在利州嘉川县西五里南临宋江相传云张天师栖真之地至今有遗履池县下二十馀里江心有积石土人谓天师殡鬼堆石上有纹隐起类篆籀土人谓天师符观中多大连抱皆数百年物也又有铁铸老君二其一已损六月初五日少息观中闻其事于小童与石刻颇验云 宋 · 张嵲
 押号韵
天师羽化久,殊馆临官道。
系马门深,风清乱蝉噪。
开基今几时,庭树皆连抱。
有池号遗履,无地寻丹灶。
金像独俨然,讵识何人造。
学仙匪吾事,访古乃其好。
物色聊默存,他年忆曾到。
中书礼房进事目御批熙宁六年六月五日 北宋 · 宋神宗
 出处:全宋文卷二四五三、《宋会要辑稿》职官六之七(第三册第二五○○页)、《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二四五
二条非催促勘会未圆未明事,似此今后并拟进取旨。
本院五房催促行下文字,及勘会未明未圆事皆不带圣旨,直付所司,次日具事目进呈。
茂州战殁官员推恩诏熙宁九年六月己丑 北宋 · 宋神宗
 出处:全宋文卷二四七一、《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二七六
王庆给赙外,女俟出嫁,夫与奉职,子妇若生男,与借职,生女亦俟出嫁,夫与借职
崔昭用子瑾与奉职,璘借职
刘圭子仲安与奉职,永安借职
白身没阵二人王禹锡崔昭用婿,各赐其家钱五十千。
左侍禁张义有功没阵,与赠官;
子宗望、宗保及女俟出嫁,夫并与借职
定盗贼用重法州军诏熙宁十年六月癸未 北宋 · 宋神宗
 出处:全宋文卷二四七五、《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二八三
南京,郓、兖、曹、徐、齐、濮、济、单、沂、澶、博、棣、亳、寿、濠、宿州淮阳军开封府东明、考城长垣白马胙城韦城邢州钜鹿洺州鸡泽平恩肥乡县,盗贼并用重法。
宗室大将军以下许依科场条制乞试诏熙宁十年六月五日 北宋 · 宋神宗
 出处:全宋文卷二四七五、《宋会要辑稿》帝系四之三○(第一册第一○八页)、《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二八三
宗室自今每二年一次,许大将军以下依科场条制,五经内有通一经兼《论语》、《孟子》者,许投状乞试。
外都水监奏举明公埽正官及追还埽兵诏元丰二年六月壬寅 北宋 · 宋神宗
 出处:全宋文卷二四八六、《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二九八
明公埽最为河流向著,其南才隔大堤一重,备之不时,则与灵平之患无异。
本埽见阙正官,外都水监丞司可速奏举,差出埽兵亦即追还,以防夏秋涨水。
六月初五日乾隆戊戌 清 · 弘历
七言律诗 押真韵 出处:御制诗四集卷五十一
竟日通宵霔甘雨,数来恰二六时辰。
不徐不疾悠扬势,宜听宜观启沃神。
润叶濯枝非是假,及泉透壤信其真。
因之悟得为学术,餍饫优柔乃至醇。
边远县镇输常平钱至州听民除步乘钱诏元丰三年六月丙申 北宋 · 宋神宗
 出处:全宋文卷二四九一、《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三○五
司农寺移边远县镇城寨常平钱输本州者,听民除步乘钱,著为法。
嘉定壬午六月五日轮对第一劄 南宋 · 胡梦昱
 出处:全宋文卷七四二二、竹林愚隐集
臣一介谬庸,备数李寺,循次陛对,自幸遭逢,越职献言,辄忘狂僭,幸陛下容纳焉。
臣仰惟陛下以纯诚事天,严恭寅畏,是也;
以实德格天,宽仁勤俭,是也。
以陛下之操守践履,无一毫人伪介乎其间,明白洞达,真可对越在天,故临御以来,变故之更历者不知其几。
试以大者言之。
外而强藩之跋扈,人皆曰,此唐之淮蔡也,雷厉风飞,不旋踵而诛之。
内而权臣之根据,皆曰,此汉之梁氏也,天开日明,一反掌而去之。
斯二者,非人力所能与也,天也。
昔之转祸为福、转危为安者,无一非天。
迩者镇宝之彰彰来归,舆地之寖寖自复者,又何往而非天?
抑臣闻之,承天眷之已至者易,迓天眷于方来者难。
镇宝之归,天也,然讲东都之会,而使夷夏之玉帛交归者,此其兆也。
舆地之复,天也,然雪南渡之耻,而使祖宗之境土尽复者,此其占也。
兴复之祥,天方畀之,兴复之运,天方启之,臣愿陛下爱惜日力,而以歉然不自足之心应之。
上下戒于骄盈,内外惩于玩愒,以事机易失为深虑,以事力未奋为深耻,以事变叵测为深忧。
涤荡振刷之意日新于一日,经营图治之功日加于一日,则天之启迪陛下者岂特如今日可观而已。
江宁获宝,晋惟哆然自足也,卒无以大规恢之业;
河湟归土,唐惟哆然自足也,卒无以收振起之功,往事亦可鉴也。
《书》曰:「惟王受命,无疆惟休,亦无疆惟恤」。
惟陛下兢兢而亟图之。
传曰「责难于君谓之」,臣不胜惓惓。
张大宁永兴军路元丰五年六月乙卯 北宋 · 宋神宗
 出处:全宋文卷二五○七、《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三二七
承事郎权管勾秦凤路常平等事张大宁永兴军路,依旧兼提举熙河等三路弓箭手营田蕃部。
李宪速具自熙宁寨进置堡障利害以闻御批元丰五年六月乙卯 北宋 · 宋神宗
 出处:全宋文卷二五○七、《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三二七
昨据李宪奏,请泾原路自熙宁寨进置堡障,直抵鸣沙城,以为驻兵讨贼之地,朝廷悉力应副。
李舜举奏财粮未备,人夫惮行,朝廷以舜举所言,忠实可听信,已指挥放散人夫等,更不追集诸路兵,即是已罢深入攻取之策。
若贼犯边,自当应敌掩击,则守禦亦有定计。
勘会鄜延路止以本路事力于百里之外,进筑城寨,讨荡屯聚贼马。
泾原如更兼熙、秦两路事力,即不减七八万兵。
若去边面不远,进筑堡垒,自可止用厢军馈运,岂须更仰夫力?
或贼马啸聚,正我所欲,便可讨杀。
如此举动,尚不可为,则宪之初议直抵鸣沙,万一夫溃粮绝,取侮更大。
李宪依前诏速具利害以闻。
若果难兴作即罢,泾原路经略制置使熙河兰会路经制司本任,候过防赴阙。
复三省职诏元丰五年六月乙卯 北宋 · 宋神宗
 出处:全宋文卷二五○七、《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三二七、《太平治迹统类》卷三○、《宋宰辅编年录》卷八
自今事不以大小,并中书省取旨,门下省覆奏,尚书省施行。
三省同得旨事,更不带三省字行出。
李宪功赏勘会取旨御批元丰五年六月乙卯 北宋 · 宋神宗
 出处:全宋文卷二五○七、《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三二七
泾原路进筑城寨,已降朝旨权住兴役。
宣政使宣州观察使入内副都知李宪去年功赏未施行,可勘会取旨。
拆修舍屋诏元丰六年闰六月己卯 北宋 · 宋神宗
 出处:全宋文卷二五一三、《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三三六
集禧等观当拆修舍屋,令京城所管认。
其馀系官屋并令将作监拆修。
其百姓屋价钱,令户部以拨养马钱给之。
优赐杨吉等诏元丰六年闰六月己卯 北宋 · 宋神宗
 出处:全宋文卷二五一三、《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三三六
熙河兰会路安抚司近遣杨吉等出界讨贼,冒险过河,兵少而斩获多。
制置司于赏格外优赐之,其沉溺人厚加抚恤。
春铨试中人等第循资注官诏元丰七年六月癸酉 北宋 · 宋神宗
 出处:全宋文卷二五二○、《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三四六
春铨试中第一人循一资,第三人占射差遣
中等八十九人不依名次注官;下等四十五人注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