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诗文库 题目
六月五日偶成 元末明初 · 倪瓒
七言绝句 押微韵
坐看青苔欲上衣,一池春水霭馀晖。
荒村尽日无车马,时有残云伴鹤归云林子之生,有一鹤飞集于林上。后避地江阴华亭,鹤亦翔舞不去。云林没,鹤去不还。)
六月五日池上 宋 · 晁公溯
 押词韵第三部
苍然暮色来,初月光尚微。
河汉亦不高,仰看天四垂。
众星一何多,粲若天围棋。
忽惊毛骨清,漙露沾我衣。
放杯折荷花,中有千丈丝。
织为芙蓉裳,可作江湖归。
嘉靖丙戌六月五日京兆驿观进贡狮子歌 明 · 张治道
嘉靖中叶称至治,海内纷纷多异瑞。
天子虽闭玉门关,狻猊犹自远方至。
呜呼!
此物胡为来?
钩爪巨牙身嵬嵬。
忠顺丘墟土番叛,西域之国绝贡献。
月支疏勒称西极,此物十年达中国。
目光如电众所惊,踞地咆哮天为黑。
倾都之人尽来观,我亦走马入长安
长安市人色无欢,为道食羊责县官
一时无羊人遭鞭,羊备犹索打干钱。
高鼻番人眼如拳,锦衣绣裤赤槛前。
有时玩弄口生烟,猛烈惊奔声震天。
百兽跄地虎豹,鸡犬不复鸣青田。
狻猊之外有青兕,四十年前曾过此。
异像常闻父老传,奇形尚在丹青里。
噫嘻!
先皇好搏兽,豹房虎圈亲来斗。
自谓真龙虎敢当,挽衣一近遭虎伤。
至今海内传其事,呜呼此物安足视!
凤凰绝鸣,麒麟不游。
牛马不蔽野,狻猊达皇州。
我来观罢生繁忧。
癸亥五月二十后酷热异常死者万计六月五日恭遇皇上省躬求言是夜北风大作继以膏雨沴戾顿除仰见圣主至诚格天捷于影响赋此纪异且私幸其安全(十四韵) 清 · 戴亨
五言排律 押词韵第四部
旱魃从来有,骄阳似此无。
乾坤三昧火,昼夜一洪炉。
督亢山疑灼,桑乾水渐枯。
熇蒸当五月,瘴疠遍燕都
烈日焦躯体,炎飙中喝痡。
书斋团火狱,天意欲焚儒。
声怵街邻哭,心茫去住图。
阴阳无间隔,人鬼但须臾。
精祷诚能格,苍生谴顿除。
大风驱沴戾,霖泽渥膏腴。
势定方妻子,身存再发肤。
亲知相庆吊,远迩尽欢娱。
羁魄惊初复,香胶喜亦沽。
高穹呼吸接,兹理信非诬。
王皇后册文崇宁二年六月五日 北宋 · 宋徽宗
 出处:全宋文卷三五五四、《宋会要辑稿》礼五三之六(第二册第一五六五页)
皇帝若曰:昔之制,后缵王之事,以听天下之内治,其义配于乾坤。
非有《关雎》之淑,则不足以帅六宫;
非有《樛木》之仁,则不足以羞众善。
王化之美,自其躬兴。
播之声诗,后世承式。
肆朕时若,以蕲协于前人。
咨尔王氏,徽柔静专,夙蹈彝训。
惟乃显祖,服劳王家,庆钟令人,启大厥后。
越朕初载,来嫔于藩。
爰逮缵承,克资劢相朕,上帝眷祐,元子挺生。
恪勤祗脩,夙夜靡懈。
膺受册典,神人允谐。
今遣摄太尉右光禄大夫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蔡京,摄司徒中大夫中书侍郎赵挺之持节册命尔为皇后
惟先哲王,建用皇极,能使天下好于其家。
尔克诚其膺不僭,尔克和其应不乖。
尔尚辅予惟以一德,无俾姜任专美于周,则有宋惟时建无穷之基,尔亦与有无穷之闻,岂不韪欤!
监司知通崇宁观烧香诏崇宁三年六月五日 北宋 · 宋徽宗
 出处:全宋文卷三五五六、《宋会要辑稿》礼五之二三(第一册第四七六页)
监司所在州,如崇宁观在城内者,每月旦日许同本州官属恭诣烧香;
巡按所至州城,非时亦恭诣本观烧香点检。
不系监司所在州军,知、通官属同诣烧香。
己亥六月初五日 元末明初 · 郭钰
七言律诗 押支韵
不惜千金一笑挥,危途惊定始伤悲。
问安慈母翻成泣,乞米贫交不疗饥。
总谓鲁连曾却敌,谩传李涉旧能诗。
只从邻曲多豪客,无怪荆吴满战旗。
吕大防落职降官知随州绍圣元年六月甲戌 北宋 · 林希
 出处:全宋文卷一八一一、《宋大诏令集》卷二○六
朕昔嗣位之初,哀迷在疚,宣仁圣烈皇后受托神考,专佑眇躬。
屈揽繁机,事非获已,故亟进二三大臣,委以政事,庶几协济,共扬遗烈。
观文殿大学士左光禄大夫、知永兴军吕大防,被遇先朝,早历禁从,召寘丞弼,进登宰事。
而乃幸时变故,密逞奸回。
初则朋比冢司,继则窃弄国柄,力引死党,分置要地。
因缘论事,假托训辞,诱为奸言,务快私忿,谓帘帷可以欺罔,谓谅阁可以面谩。
凡经邦垂世之远图,与理戎斥地之成算,或妄肆改作,自矜变法之功,或轻用弃捐,意归黩武之过。
交通近习,紊官乱仪,睥睨两宫,呼吸群助。
恭惟太母本以保辅为怀,岂以纷更为事?
敢诬累于慈训,见包藏于异心,国论沸腾,边患滋炽。
逮予亲政,犹尔擅朝,悖德自如,奸状斯显,尚务存于大体,故深遏于群言。
而论者交章,迫以大义,谓有国之常宪,岂旧恩之可私。
薄示降惩,少谢中外。
其思自省,毋重后愆。
可特落观文殿学士,降授左正议大夫、知随州
刘挚落职降官知黄州绍圣元年六月甲戌 北宋 · 林希
 出处:全宋文卷一八一一、《宋大诏令集》卷二○六
昔者太母深处帷幄之中,朕方孤立士民之上,茕然在疚,罔知攸济。
内则付托群公,外则通达言路。
所赖有一德之士,不二心之臣,相与戮力,以康王室。
苟怀异意,是辜委任。
观文殿学士太中大夫、知青州刘挚,在先帝时,以馆阁诸生,擢任要剧,虽中坐薄累,终不汝遗。
夫何仇嫌,乃怀怨诽。
自长御史,至登宰司,始以傅会权臣,奉承风旨;
既又密布私党,倡导邪谋。
论议交通,踪迹诡秘。
诬诋圣考,愚视朕躬。
首陈变法之科,终成弃地之令。
纵释有罪,以归怨公上;
污蔑异己,以诱胁众心。
害贼忠良,不独遂中伤之计;
窥伺禁省,将密为离间之谋。
有臣若斯,维国之丑。
向虽从于罢免,犹曲示于保全。
夙负益彰,群言荐至。
欺天之恶,非公论之可容;
罔上之诛,顾常刑之敢逭。
聊从薄责,以示旧恩。
其务省循,毋重来悔。
可特落观文殿学士、降授左朝议大夫、知黄州
苏辙降官知袁州绍圣元年六月甲戌 北宋 · 林希
 出处:全宋文卷一八一一、《宋大诏令集》卷二○六、《宋宰辅编年录》卷一○
事君者有犯勿欺,所以尽为臣之节;
无礼必逐,岂容逃慢上之诛。
太中大夫、知汝州苏辙,父子兄弟,挟机权变诈之学,惊愚惑众。
昔以贤良方正对策于庭,专斥上躬,固有异志。
司言怀奸不忠,如汉谷永,宜在罢黜。
仁祖优容,特命以官。
神考时,献书纵言时事,召见询访,使预讨论,与轼大倡丑言,未尝加罪,仰惟二圣厚恩,宜何以报?
垂帘之初,老奸擅国,置在言路,使诋先朝。
乃以君父为仇,无复臣子之义。
愎忮深阻,出其天资。
援引儇浮,盗窃名器。
专恣可否,畴敢谁何。
至与大防中分国柄,罔上则合谋取胜,徇私则立党相倾。
排嫉忠良,眩乱风俗。
朕既洞察险诐,犹肆诞谩,假托虚辞,规喧朝听。
比虽薄责,未厌公言。
继揽奏封,交疏恶状。
维尔自废忠顺之道,而予务全终始之恩,再屈刑章,尚假民社。
往自循省,毋速后愆。
可特降授左朝议大夫、知袁州
苏轼散官惠州安置制绍圣元年六月甲戌 北宋 · 林希
 出处:全宋文卷一八一一、《宋大诏令集》卷二○六、《东坡事类》卷六
左承议郎、新差知英州苏轼元丰间,有司奏罪恶甚众,论法当死,先皇帝特赦而不诛,于恩德厚矣。
朕初嗣位,政出权臣,引兄弟,以为己助。
自谓得计,罔有悛心,忘国大恩,敢以怨报。
若讥朕过失,何所不容,仍代予言,诬诋圣考,乖父子之恩,害君臣之义。
在于行路,犹不戴天,顾视士民,复何面目?
乃至交通阍寺,矜诧倖恩,市井不为,󲦤绅所耻。
尚屈典章,但从降黜。
今言者谓指斥宗庙,罪大罚轻,国有常刑,非朕可赦,宥尔万死,窜之遐服。
辩足惑众,文足饰非,自绝君亲,又将奚怼?
保尔馀息,毋重后悔。
可特责授宁远军节度副使惠州安置。
龙飞二广特奏名第五等人参选事诏庆元五年六月五日 南宋 · 宋宁宗
 出处:全宋文卷六八九五
庆元五年龙飞二广特奏名试在第五等人,候将来郊祀后参选日,与升升朝官举主二员,及举官亦许权行增举三人。
向后科举,却合照应条格施行。
馀依已降指挥
按:《宋会要辑稿》选举一三之九。第五册第四四七二页
改服色诏开皇元年六月癸未 其一 南北朝末隋初 · 杨坚
 出处:全隋文卷一
初受天命,赤雀降祥,五德相生,赤为火色。
其郊及社庙,衣服冕之仪,如朝会之服,旗帜牺牲,尽令尚赤。
戎服以黄(《隋书·文帝纪上》)
改服色诏开皇元年六月癸未 其二 南北朝末隋初 · 杨坚
 出处:全隋文卷一
宣尼制法,云行之时,乘殷之辂。
奕叶共遵,理无可革。
然三代所尚,众论多端,或以为所建之时,或以为所感之瑞,或当其行色,因以从之。
今虽夏数得天,历代通用,汉尚于赤,魏尚于黄,骊马玄牲,已弗相踵,明不可改,建寅岁首,常服于黑。
朕初受天命,赤雀来仪,兼姬周已还,于兹六代。
三正回复,五德相生,总以言之,并宜火色。
垂衣已降,损益可知,色虽殊,常兼前代。
其郊丘庙社,可依衮冕之仪,朝会衣裳,宜尽用赤。
昔丹乌木运,姬有大白之旂,黄星土德,曹乘黑首之马,在祀与戎,其恒异。
今之戎服,皆可黄,在外常所著者,通用杂色。
祭祀之服,须合礼经,宜集通儒,更可详议(《隋书·礼仪志七》,高祖初即位将改周制,乃下诏。又见《通典》六十一。)
皇长女封昭庆公主开宝三年六月甲戌 五代至宋初 · 宋太祖
 出处:全宋文卷六、《宋大诏令集》卷三六
帝女下嫁,公侯主之。
《易》著「归妹」之文,《书》有「降嫔」之义。
皇长女柔闲成性,肃雍著美,奉图史之明训,茂桃李之秾华。
爰及有行,式敷宠命。
筑王姬之馆,欲允叶于旧章;
启沁园之封,宜先崇于懿号。
封昭庆公主
仍令有司择日备礼册命。
五岳四渎庙长吏每月点检令兼庙令尉兼庙丞诏开宝五年六月壬辰 五代至宋初 · 宋太祖
 出处:全宋文卷七、《宋大诏令集》卷一三七、《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一三、《文献通考》卷八三
五岳四渎,典礼斯在;
庙貌祭器,肸蚃是依。
向以主者不恭,民祠罔禁,至使屠宰于阶戺之侧,庖爨于廊庑之间,黩彼明神,汩于常祀,屡经损秽,几致倾颓。
昨已特命修崇,咸臻显焕,宜申告诫,俾务精虔。
自今逐处长吏每月亲自检视,仍各以本县令兼庙令,尉兼庙丞,祀事一以委之。
常须洒扫,务从蠲洁,无纵士庶辄有损败。
其东海庙等亦准此。
黄池大水歌(谱本有注:庚寅六月初五。) 宋末元初 · 王奕
玉斗山人归自鲁,迂途携酒酬谪仙。
丹阳滞留十日雨,坐见平陆长川
不冲不激不澎湃,漫高漫长漫嚣尘(谱本作浸高浸长漫嚣廛。)
黄池地势低且圹,筑堤种柳名圩田。
一圩动是数百顷,耕民缚舍沿郊阡。
良苗怀新交翠浪,一刻漭作蛟龙渊。
仓皇老释竞祈祷,搬移儿女争牵连。
村庄草屋浮断梗,黄流黑气蒸腥膻。
市民运土积塍脊(原作市民运一积塍,据谱本改),危如燕垒悬杗前。
中宵突尔駃一决,尽与河伯裾相牵。
或云岳渎潴魍魉,呴沫吹浪如吹煎。
昌黎谕鳄许戮蜃,古今此理容或然。
粤从天一中入坎,水德流动随乾圜。
彝伦攸斁五行汩,君舟民水几覆颠。
神姒凿窟踰九载,到今三千七百年。
三时粟麦天不雨,苍生何赖无瘠捐。
天变不能违者水,民命自以君为天。
当今君相即尧禹,蓄积期会谁当先。
灵均李杜在水部,叫天为我笺长编。
捕盗赏格奏开禧二年六月五日 南宋 · 钟将之
 出处:全宋文卷六四四三、《宋会要辑稿》兵一三之四四(第七册第六九八九页)
方今规恢远图,尅复疆宇,州郡屯驻之兵既已调发,城池守禦之备,未免阔疏。
平日盗贼往来之冲,岂无潜窥阴伺之患?
惟有土豪,可以术用,使之自保乡闾。
考之条格,诸色人能捕彊盗者七人补校尉,十人补承信;
捕凶恶彊盗者五人补校尉,七人补承信。
自此以上,则赏典所不该载矣。
今欲于见行条格之外,若有能捕获彊盗两倍其数者,与升一阶一级;
若更能为剪除者,仍更与差遣一次。
督视湖北京西路马行府结局诏隆兴元年六月五日 南宋 · 宋孝宗
 出处:全宋文卷五二一二、《宋会要辑稿》职官三九之一四(第四册第三一五三页)
参知政事督视湖北京西路军马汪澈已除资政殿学士提举临安府洞霄宫,所有行府行官吏等,限五日结局。
六月五日集英殿策士从官待宣于内军器库 南宋 · 洪咨夔
七言律诗 押豪韵
汉廷与目策英豪,投钓知谁首掣鳌。
百日红连纶阁迥,万年枝拂禁城高。
内廊坐永风生席,辇路归迟月映袍。
西抹东涂浑忘却,一絇短雪不堪搔(自注:李尚书季允度侍郎周卿赵侍郎履常赵侍郎适道同待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