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诗文库 序
寄彦冲二首 其一 癸卯 清 · 江湜
七言绝句 押先韵 出处:伏敔堂诗录卷二
六月六日,由临清转入卫河。值久睛水涸,不任浮送,舟行若凝漆,篙工皆谐声并力,数里尽气。而此水自辉县苏门山东北来,凡千有六百里,计非大雨,当不可倖。每昼间屯云相望,窗外日光正赤,舟左转则日右入,右转则左入,歊蒸烦溽,若入沸甑。始闻蝉声嘒嘒,因念前岁之彦冲时过余城南寓斋,以诗相往复。尝有诗曰:「林蝉关白暑将至,知了一声风递来。见访幸无褦襶子,新诗好为故人开。」既感昔诗,且思予与彦冲非有语默殊势者。而彼独履贞怀素,戛然有以自远,虽萧索空宇,其志趣固莫之或少也。偶续二诗志感,并为彦冲一笑尔。
无复清谈拓诗界,徒看赤日傍行船。
闻蝉不是昔年意,以之兴怀良慨然。
玲珑玉 清 · 吴锡麒
 押词韵第一部 出处:有正味斋词集卷六
燕俗六月六日以藕苗为菹饷客,《史》谓之银苗菜。
单舸移波,镜奁里、忆采芙蓉。
酥消玉腕,瘦余尚剩春葱。
荇带牵来细认,共清堆冷碧,柔截纤红。
玲珑。
知花间、莲信早通。

也配酸咸味好,惹鲈乡前梦,莼菜差同。
鬓已如丝,恁银丝、未老西风。
何须冰瓜相对,早筵上、凉情泛酒,小折秋筒。
怨昨夜,觅同心、全未识侬。
常州刺史独孤公神道碑铭 唐 · 崔祐甫
四言诗 出处:全唐文卷四百九
刘向贾谊言三代与秦乱之意。其论甚美。达于国体。虽古之伊吕。未能远过。又称董仲舒有王佐之才。虽伊吕无以加。管晏之属。殆不及也。于戏。二君以伟才当盛汉之崇。而位止于下国二千石祐甫闻于先君仆射曰。主恩非臣下之所图。天命岂生人之所制。有唐硕量深识之士曰独孤常州。讳及字至之河南洛阳人。皇朝左千牛元庆之曾孙。蔡州长史思暕之孙。殿中侍御史秘书监通理之第四子。仕而遭时。鹄立于朝。建旟东夏。三著嘉绩。呜呼痛乎。奄忽捐馆。其时也。大历十二年夏四月二十九日。其地也。常州之路寝。其寿也。五十有三年。中朝名公素见知者。后进之士闻义向风者。洎濠舒常三州之百姓。莫不填膺流眦。不宴不相。浃辰弥月。厚而惜之者。往往失声。出涕沱若。公有子朗郁等。年未龆龀。厥兄检校水部员外郎侍御史泛。方佐浙河东帅。闻丧来奔。半旬而至。惋毒之甚。如不欲。既受吏人宾客之吊。乃忍哀谋事。以六月六日。引使君之柩去常州洛阳其年岁次丁巳十月朔七日。葬我使君河南府寿安县某原先秘监之茔。以夫人博陵县崔氏祔焉。礼也。水部曰。天之降割于我家。仲叔季尽矣。吾将老矣。吾弟常州之子未立。今不刻石表墓。则常州之令名何以传于后。乃托我故人叙而铭之。常州禀元和以。幼有成人之量。秘监府君亲授以孝经。常州一览成诵。秘监问曰。汝志于何句。对曰。立身行道。扬名于后世。是所尚也。自是遍览五经。观其大义。不为章句学。成童丁秘监忧。勺饮不入口者累日。先夫人同郡长孙氏。谕以不可灭性之义。由是微进饘粥。杖而后起。既免丧。加于人一等。乡族称其孝焉。长孙夫人高行明识。训导甚至。常州渐教成器。卓然有立。著延陵论。君子谓其评议之精。在古人右。天宝末。以洞晓元经对策上第。诏拜华阴县。著古函谷关仙掌二铭。格高理精。当代词人。无不畏服。俄属中原兵乱。避地于越。丁太夫人忧。毁瘠过礼。既外除。江淮都督使户部尚书李峘奏为掌书记。授左金吾卫兵曹参军。军旅之事。非其所好。未几。返初服。今上即位。下诏收俊茂。举淹滞。政之大者。以公为左拾遗。凡所谏诤。直而不讦。婉而不挠。削稿诡辞。不传于外。迁太常博士。时新平大长公主之子裴仿尚永清公主。初以太子少傅裴遵庆为婚主。将行五礼。公实相焉。中使口宣诏旨。易以大长公主后夫姜庆初常州曰。婚姻之礼。王化之阶。以异姓之人主之。不可甚矣。某不奉诏。中书令汾阳王时为五礼使。从焉。又百官薨卒定谥之际。综覈名实。皆居其当。与严河南詶荅吕荆州諲谥议。博而正。当时韪之。迁尚书礼部员外郎。受诏考第吏部选人词翰。旌别淑慝。朝廷称正。上方大恤黎庶。精选牧守。以公为濠州刺史。平其徭赋。恤其冤弱。课绩闻上。加朝散大夫。迁舒州刺史。舒境濒江傍山。偫盗所聚。或蟠结林薮。或趑趄城市。公惠以柔之。武以詟之。释矛服耒。尽为良俗。其他如在濠之政。居一年。玺书劳问。就加尚书司封郎中。锡以金章紫绶。属淮南旱歉。比境之人。流移甚众。公悉心以抚。舒独完安。天子闻而休之。擢拜常州刺史常州当全吴之中。据名城沃土。兵兴之后。中华剪覆。中州府。此焉称大。故朝之选牧。恒属意焉。公宣中和平易之教。务振人毓德之体。百姓蒙化迁善。不知所以安而安之。吏不忍欺。路不拾遗。馀粮栖亩。膏露降庭。公平闻人之善。必揄扬之。气尽与之。不啻若身得之。后进有才而业未就者。教诲诱掖之。惟日不足。公之文章。大抵以立宪诫世袖贤遏恶为用。故论议最长。其或列于碑颂。流于歌咏。峻如嵩华。盛如江河。清如秋风过物。邈不可逮。公有集二十卷。行于代。若夫赞尧舜禹汤文武之命。为诰为典。为谟为训。人皆许之。而不吾试。论道之位。宜而不陟。前是公之仲兄季弟伯姊。三年之间继殁。执天伦之丧。如荼如。竟以无禄。天何不仁。然则贾与董名位不尽其才。吾先君之叹主恩天命。斯见矣。其铭曰。
常州之德,孝行为大。
烝烝翼翼,以敬以爱。
友于兄弟,如捧如戴。
常州之义,笃于朋友。
用之有恒,行之可久。
扶危拯溺,尔身我手。
常州之才,施于有政。
抚柔三部,谦以为柄。
龚遂国侨,千古迭映。
常州之文,究其元本。
质取其深,艳从其损。
在星之纬,在衣之衮。
常州之年,止于中身。
去昭昭之盛世,与万鬼而为邻。
白马江上,青乌洛滨。
脊鸰在原,嗟尔元昆。
缞绖沾血,长号诉冤。
纂述遗美,谓予不谖。
我见之子,将二十年。
相投药石,胡疹不痊。
譬我于池,子为之泉。
譬我于桐,子为之弦。
荣不独遂,难不只全。
如何淑明,摧馥碎坚。
廞衣楚挽,徘徊墓田。
望之不见,赴之无缘。
狸首班如,女手拳拳。
如天如天,泣涕涟涟。
独孤氏亡女墓志铭 中唐 · 权德舆
 出处:全唐文卷五百四
元和十年岁在乙未冬十月二十一日戊午。故秘书少监绛州刺史独孤郁天水权氏。寝疾终于京师光福里。呜呼。吾之女也。故哭而识之。惟吾门代有懿德。至先君太保贞孝公。以大节大行。为人伦师表。故钟庆于尔。而又夭阏其成。此吾所以不知夫天之所赋也。初笄有行。未尝远父母兄弟。考室同里。常如归宁。始绛州以褐衣纳采。其后为侍臣史官。更掌中外诰诏。皆再命或三命。十数年閒。便蕃清近。烜赫光大。天下公议。以宰政待之。其于闺门之内。佐君子。供先祀。嘻嘻申申。有孝有仁。乃者吾忝大任。绛州居近侍。而能婉约劳谦。得六姻之和。长信宫受册命之岁。与母于内朝序位。环佩之声相闻。党族荣之。人情礼意。纤微矩度。言内则者以为折中。嚱夫。绛州方强仕不淑。尔又未练而殁。年止三十一。天之报施其何哉。始称未亡人也。惧贻吾忧。每敛戚容。而为柔色。然以沈哀攻中。竟不能支。悲夫。初先舅宪公有重名于时。绛州生而孤。不得逮事。傥冥冥有知。将同穴而养于下耶。抑智气在上。归于合莫耶。吾不知也。生子二人。女一人。长男前一岁未成童而夭。次曰晦。生十年矣。至性过人。未期再丁荼蓼。噭号罔极。晦世父右拾遗朗。茹终鲜之痛。抚之如不孤。贞于龟策。得明年六月六日壬寅祔葬于东都寿安县之某原宜。琢墓石以永于后。吾老矣。岂以文为。惧他人不知吾女之茂实。故隐痛而铭曰。
旸光未昼。而湛晻兮。
植物方华。以槁落兮。
懿吾女之淑令兮。祔君子于冥漠。
已乎已乎。吾不知夫神理之有无。
奉义郎试洋王府长史濮阳吴府君墓志铭 唐 · 寇同
四言诗 出处:全唐文卷六百九十五
府君讳达字建儒濮阳人也。其先与周同姓。文王太伯于吴。至武王始大其邑。春秋之后。与为盟主。及越灭吴。子孙奔散。或居齐鲁间。因为郡之籍氏焉。祖伟。皇任虔州虔化县丞。父瑛冕。皇任禺州别驾。题舆贰邑。克著公清。积庆所钟。实繁允嗣。别驾娶钟氏而生四子。府君即其长也。弱不好弄。长而能贤。清白自持。有南朝隐之之操。雄谋独运。得东汉汉公之风。历阶奉义郎。累试洋王府长史著籍于豫章。晚徙家于京国。优游坟典。怡性林泉。脱弃轩盖之荣。趣玩琴尊之乐。虽二疏之辞荣。四皓之让禄。媲之长史。今古何殊。不幸以大和四年夏六月有六日。遘疾终于胜业里之私第。春秋六十七。以其年十月廿日辛酉。祔葬于京兆府万年县洪固乡北韦村。呜呼。梁木斯坏。哲人其萎。青乌占窀穸之期。白鹤为吊丧之客。夫人扶风郡万氏。闺门肃穆。无惭班氏之贤。四德不亏。岂谢谢姑之德。先以宝历元年十月廿一日。捐馆于前里第。及今克遵祔。礼也。夫人实生二男一女。长曰仲端。次曰仲玙。并幼而敏慧。有文武干材。或亲卫于丹墀。或缮经于白武。追隙光之莫及。痛风树之不停。以其礼经有制。空垂志行之文。金石靡刊。孰纪陵谷之变。铭曰。
吴氏之先,周室配天。
封伯东南,世多其贤。
春秋之后,国始大焉。
代著仁德府君嗣旃。
清慎廉退,吾无间然。
秩试王府,道优林泉。
积善何昧,逝于中年。
洪固高原,南抱樊川
佳城郁郁,宿草芊芊。
鸾凤兹祔,龟兆叶吉。
夜月松风,万古斯毕。
利路纪雨八首自广元至柏林驿适久旱得雨口占识喜 其六 明 · 陆深
七言律诗 押侵韵
予卜以六月十一日履任六日到省中诸公忧旱甚勤九日晨入抚院遇雨未惬十日雨如倾注未已喜而五叠
飘萧竹树动乡心,却是西川雨酿霖。
水绕巴江流渐长,云来巫峡气常阴。
不妨溜参天下,复爱棠栖隐地深。
欲为吾民歌帝力,阳春白雪有馀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