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诗文库 创作日期
有事南郊御札乾道三年六月五日 南宋 · 宋孝宗
 出处:全宋文卷五二二六、《宋会要辑稿》礼二八之三一(第二册第一○三四页)
朕祗绍庆图,躬承睿训。
谓天地父母,礼莫大于亲郊;
而尊祖敬宗,谊尤严于陟配。
载卜一纯之荐,荐修三岁之祠,涓选休成,庶几宴享。
赖穹昊之敷祐,格寰宇之敉宁。
五谷皆熟为大有年,丕显丰登之祐;
两国之民若一家子,益惇信睦之规。
眷惟并况之多,敢后思文之报。
爰朌涣号,申饬先期。
朕以今年十一月二日谒款于南郊。
咨尔攸司,各扬乃职,相予肆祀,毋或不恭。
差官编叙系囚诏乾道七年六月五日 南宋 · 宋孝宗
 出处:全宋文卷五二三九、《宋会要辑稿》刑法五之一四(第七册第六六七六页)
今岁疏决,御史台大理寺叶衡宋钧临安府、殿前、马步军司司马伋王抃,将见禁罪人编叙系囚,定其罪目,申尚书省进呈取旨降下,择日引见。
诸路州军犯罪应配人更不分隶屯驻诸军诏淳熙三年六月五日 南宋 · 宋孝宗
 出处:全宋文卷五二五四、《宋会要辑稿》刑法四之五三(第七册第六六四八页)
诸路帅、宪司:自今所部州军有犯罪应配人,更不分隶屯驻诸军,诸依见行条法指挥断配施行。
刑部拟定断案诏淳熙四年六月五日 南宋 · 宋孝宗
 出处:全宋文卷五二五六、《宋会要辑稿》职官一五之二六(第三册第二七一○页)
部将拟断案状照自来体例,依条拟定特旨申尚书省,仍抄录断例,在部委长贰专一收掌照用。
籍没陈持家财出卖买田助义役诏淳熙六年六月五日 南宋 · 宋孝宗
 出处:全宋文卷五二六○、《宋会要辑稿》食货六六之二一(第七册第六二一八页)
常州近籍没都吏陈持家财尽行出卖,其钱分给沿河三县四十五都保正长买田,添助义役,其田仍以县分均拨。
日后拘没到似此田产,及其他诸州县并不许援例。
惩劝经赦叙用京朝官诏至道三年六月五日 北宋 · 宋真宗
 出处:全宋文卷二一二、《宋会要辑稿》职官七六之四(第五册第四○九七页)
经赦叙用京朝官,如岁满举职,当行优奖;
苟弛慢踰矩,无所悛改,则永弃之不齿。
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淳熙十一年六月五日 南宋 · 宋孝宗
 出处:全宋文卷五二六九、《宋会要辑稿》选举一一之三六(第五册第四四四四页)
朕绍履尊明,宣招畯茂,思得方闻之益,讲求治理之原,越暨累年,尤廑虚己。
虽贤书大比之岁,每务于详延;
然制举非常之才,难循于定次。
肆敷明旨,申命通臣。
盖急闻切直之言,将令受策而察问;
宜广选修洁之士,庶几崇化而厉贤。
俾悉究于昌辞,曾靡拘于前制。
咨时群彦,体我至怀。
今后遇有应诏之人,令尚书侍郎两省谏议大夫以上、御史中丞学士待制不拘科举年分,各举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一人,各守臣监司亦许解送,仍具词业缴进以闻。
修完泰山前代封禅基阯诏大中祥符元年六月五日 北宋 · 宋真宗
 出处:全宋文卷二三三、《宋会要辑稿》礼二二之一二(第一册第八八八页)、《续资治通鉴长编》卷六九
泰山前代封禅基阯,摧圮者修完之。
令有司定加太祖太宗谥诏大中祥符元年六月五日 北宋 · 宋真宗
 出处:全宋文卷二三三
王者念缵服之重,实本于庆灵;
竭追远之诚,聿思于钦奉。
所以申永怀之感,播无疆之美。
肆朕寡昧,获奉宗祧,恭膺累洽之祥,迄致小康之理。
乾文昭锡,瑞命荐臻。
仰承孚佑之仁,尚赖贻谋之庆。
迫于舆颂,将议升中。
盖以答三灵之眷怀,奉二圣之登配。
戒期有素,讲礼维寅。
且念建号施名,尽率遵于典故;
奉先尊祖,宜罄尽于追崇。
考于旧史之文,乃存加谥之制。
即当讲求茂实,蹈咏徽猷。
备物典章,祗荐于寝庙;
侑神宗祀,对越于高明。
庶尽冲人之心,以报昊天之德。
太祖英武圣文神德皇帝太宗神功圣德文武皇帝,宜令所司定加尊谥,俟封禅礼毕,择日恭上宝册。
按:《太常因革礼》卷九○。又见《宋大诏令集》卷一三九,《宋会要辑稿》系一之九(第一册第一九页)、礼五八之二二(第二册第一六二二页)。
雷州谢表绍圣四年六月1097年6月5日 北宋 · 苏辙
 出处:全宋文卷二○六九、《栾城后集》卷一八、《四六法海》卷四、《古今图书集成》职方典卷一三七二、嘉庆《雷州府志》卷一八 创作地点:广东省湛江市雷州市
臣辙言:臣先蒙恩责降分司南京筠州居住。
于今年闰二月内又蒙恩责授化州别驾雷州安置,已于今月五日至贬所讫者。
谪居江外,已阅三年。
再斥海滨,通行万里。
罪名既重,威命犹宽。
臣辙诚惶诚惧,顿首顿首。
伏念臣性本朴愚,老益顽鄙。
连年骤进,不知盈满之为灾;
临出妄言,未悟颠危之已至。
命微如发,衅积成山。
比者水陆奔驰,雾雨烝湿,血属星散,皮骨仅存。
身锢陋邦,地穷南服,夷言莫辨,海气常昏。
出有践蛇茹蛊之忧,处有阳淫阴伏之病。
艰虞所迫,性命岂常?
念咎之馀,待尽而已。
伏惟皇帝陛下,仁齐尧舜,政述祖宗。
日月之明,无幽不烛;
天地之施,有生共沾。
怜臣草木之微,念臣犬马之旧,未忍视其殒毙,犹复许以生全。
臣虽弃捐,尚识恩造。
知杀身之何补,但没齿以无言。
臣无任感天圣激切屏营之至,谨奉表称谢以闻。
臣辙诚惶诚惧,顿首顿首,谨言。
贺致政曾太傅熙宁五年六月1072年6月5日 北宋 · 苏辙
 出处:全宋文卷二○七三 创作地点:河南省周口市淮阳区
伏审得谢明廷,进兼异数。
首被衮衣之锡,仍因旄节之崇。
终始恩荣,中外庆慰。
伏惟致政太傅侍中,旧德隆重,元勋著明。
辅相三朝,纯固一节。
良士在位,不求旅力之功;
尚父虽衰,犹鹰扬之托。
西鄙无事,中扆思贤。
继陈止足之诚,自求清静之乐。
付青简以遗事,赤松而并游。
大节凛然,四方仰止。
十载庙堂之旧,多一时几杖之贤。
年德最先,命秩尤峻。
出同忧患,措国步于安宁;
归共优游,播清风于长久。
辙夙荷知奖,实倍欢欣。
谨奉启陈贺(《栾城集》卷五○。)
谨奉启陈贺:原无,据丛刊本补。
诸路系囚降罪决遣诏大中祥符七年六月五日 北宋 · 宋真宗
 出处:全宋文卷二四八、《宋会要辑稿》刑法五之二一(第七册第六六八○页)、《宋大诏令集》卷二一五、《续资治通鉴长编》卷八二
齐民之刑,惟舜犹恤。
导扬善气,方属于丰穰;
长养仁风,适当于炎暑。
念兹缧绁,或有系淹,特示宽恩,并从轻典。
除在京禁囚朕已亲疏决外,宜令两京、诸路限敕到,据见禁罪人除重刑外,便仰长吏躬亲详鞫情欸,流罪降等决遣,杖已下释之。
官典等不得一例减降。
管内县分应系杖罪,并就县疏放。
诫约奉使大中祥符七年六月己未 北宋 · 宋真宗
 出处:全宋文卷二四八、《宋大诏令集》卷一九一、《宋会要辑稿》职官四一之一二一(第四册第三二二七页)、《续资治通鉴长编》卷八二
比择使臣承受边奏,其于戒饬,素已丁宁,苟无旷违,亦有升奖。
既则聆于事实,多不称于选抡。
河东路供奉官李崇政、西川路侍禁仲文增减上言,张皇动众,已降职及勒归班差遣讫。
其自今所差内臣三班使臣充职者,如能行止周慎,奏报允平,当议特记姓名,优与差使,或增俸给;
其有明负才识,深察机宜,规度之间,实有裨益者,亦当别示升擢。
故兹戒谕,咸使闻之。
应天院奉安毕西京管内见禁减降德音天禧元年六月壬申 北宋 · 宋真宗
 出处:全宋文卷二五四、《宋大诏令集》卷一四三
门下:奉先昭孝,列辟之大猷;
宥过推仁,前经之格训。
朕纂承鸿绪,奄宅中区,曷尝不念王业之艰难,祖祊之眷佑?
克洽至宁之治,弥增永慕之怀。
惟洛师定鼎之都,实艺祖诞灵之壤。
兴王之气,始兆于丕祥;
布金之园,聿新于崇构。
爰备彰施之彩,虔图睟穆之容。
临遣辅臣,奉安秘宇。
苾芬之荐,既罄于严恭;
油霈之恩,宜覃于众庶。
西京管内六月八日见禁罪人,除故杀、劫杀、斗杀、十恶、官典犯赃不赦外,杂犯死罪降从流,内情理切害者奏裁,其馀流罪降从徒,杖已下并放。
修奉应天禅院使臣、官员、兵匠,次第支赐;
军校始末祗事者,具姓名以闻,当议迁改;
奉迎执擎兵士并与支赐。
西京诸城内耆老年八十已上者,厚加宴劳,仍赐茶帛,免本户差役。
管内旧举人,将来科场与免取解。
应天禅院朔望许令士庶瞻礼。
于戏!
贻谋锡羡,聊仰于威神;
布德均禧,俾周于京邑
庶协无疆之庆,诞昭追远之仪。
告于明庭,咸体朕意。
颁官次诏天禧五年六月己酉 北宋 · 宋真宗
 出处:全宋文卷二六一、《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九七
自今外州监当朝官殿直以上,在通判都监之下、判官之上。
通判都监并依官次。
京官奉职借职监当者,依知令录,在判官之下。
乞给假至颍昌元祐二年六月五日 北宋 · 范祖禹
 出处:全宋文卷二一一九、《范太史集》卷四
右,臣伏为臣亲叔祖端明殿学士镇,行年八十,居颍昌府,多苦腹疾;
近以次子丧亡,忧伤尤甚,臣之私情,实所不安。
欲望圣慈特赐给假旬日,暂往省见,不敢久妨职事。
谨录奏闻。
贺皇子国公诞生皇孙劄子1224年6月5日 南宋 · 魏了翁
 出处:全宋文卷七○七六、《鹤山先生大全文集》卷六七 创作地点:浙江省杭州市
恭审帝胄绵休,文孙毓秀,宸欢允洽,民气咸和。
恭惟皇子国公迪德温恭,秉心端厚。
佩陆离而中度,玉孚尹而含辉。
仰承燕翼之谋,爰叶熊占之梦。
世之不显,益隆周室之本支;
国以永存,丕启汉家之苗裔。
有室大竞,无疆惟休。
某叨侍严宸,幸逢熙旦。
覃吁载路,已觇嶷嶷之姿;
蕃衍盈升,更兆绳绳之庆。
厥为忻跃,罔既敷棻。
李参政壁文1222年6月5日 南宋 · 魏了翁
 出处:全宋文卷七一三一、《鹤山先生大全文集》卷九一 创作地点:湖北省武汉市
五月辛酉,哭后溪翁,六月甲午,而又哭公。
耆德宿齿,欲见无从,风流文献,罔以考终。
岷嶓之西,邦瘁国空。
虽天降才,曷其有穷,岂无后出,可配前踪,独嗟人物,如千丈,培埴崇长,非一旦功。
文简氏,才识清通,下涉虞初,上穷帝鸿,靡遐不纬,匪末弗攻。
公生其间,熏炙贯融,上下千载,挺其遗风。
入参天縡,竭力劬躬。
人谓斯人,三出勿庸,晦明之愆,以离鞠凶。
其在于今,忧端猬蜂,露立赤子,鼎分诸戎。
兼收众逮,犹虑弗充,日替月零,天其梦梦。
矧如了翁早荷奖崇,今年造朝,道出故封,公已得疾,体瘝力慵,犹能三日,燕豆歌钟,感新道旧,慷慨发衷。
孰知此觞,永矣无同。
伶俜顾影,于江之东,缄泪书词,以寄哀恫。
上哲宗论理财元祐元年六月辛卯 北宋 · 陈次升
 出处:全宋文卷二二四○、《谠论集》卷一、《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三七九、《国朝诸臣奏议》卷一○七、《通鉴长编纪事本末》卷九四、《永乐大典》卷六五二四、《历代名臣奏议》卷二六九
臣窃以民财有限,取之不可以过多;
邦赋有常,用之不可以无节。
熙宁以前,上供钱物无额外之求,州县无非法之敛。
自后献利之臣不原此意,唯务刻削,以为己功。
若减一事一件,则据其所减色额,责令转运封桩上供,别有增置。
合用之物,又合自办,上供名件,岁益加多。
有司财用日惟不足,既无家资之可助,又无邻之可贷,必至多方以取于民。
非法之征,其来乃自乎?
是且人主莫不有恻隐之心,岂无爱民之意?
比年监司多以掊取相高者,盖迫于岁计不足,其势不得已而然也。
伏自陛下临御以来,轻徭役,薄赋敛,澄汰掊刻,崇尚忠厚,天下之人,莫不咸被德泽,欢欣鼓舞,属心内附,拭目以观太平之极致。
然而额外上供之数未除,窃恐异日供应不办,官司则有失职之责。
茍欲避免侵渔之患,复从而生,未足以副陛下仁厚之德,臣欲乞圣慈特降指挥,勘会熙宁以来于旧上供额外创行封桩钱物,并与放罢,庶使官吏不至过有诛求,而民无骚扰之害。
打造粮船事奏建炎二年六月五日 宋 · 吕源
 出处:全宋文卷三四○一、《宋会要辑稿》食货五○之九(第六册第五六六一页)
近于江湖四路沿流州县打造粮船一千只,并潭、衡、虔、吉四州两年拖次舟船八百三十九只,江东路打造未到船二百五只。
乞限至年终,一切了毕。
缘潭、衡、虔、吉四州今年年额又合打造船七佰二十三只,共二千七佰六十七只,散在江湖四路沿流二十馀州军,若不选差彊干官催督点勘,必致违误。
欲依大观四年发运判官王璹打造荆湖南北、江南西路未足额船一千只,辟差干办公事四员,依本司干办公事例,乞差朝请郎杜师恕、奉议郎彭年二员分路监辖催督,及差承节郎端臣充随行点勘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