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诗文库 创作日期
方逢辰秘书少监咸淳二年六月五日 南宋 · 宋度宗
 出处:全宋文卷八三二八、《蛟峰外集》卷一
朝请大夫、行尚书司封员外郎、兼直舍人院、兼国史院编修官实录院检讨官方逢辰:朕祇若先朝,裒是钜典。
宏开史局,既董领以重臣;
分判书林,宜精求于髦隽。
尔种绩甚懋,植立不凡。
正学以言,曾见洋洋之对;
嘉猷则告,居多谔谔之风。
顷即前行,用计群吏。
遂参联于六押,仍振寀于三长。
甚宜厥官,式叙尔位。
肆上帝群玉之府,俾贰其间;
庶我宋一经之传,袭六可待。
可依前朝请大夫、特授守秘书少监、兼直舍人院、兼国史院编修官实录院检讨官
皇子进封颍王制治平元年六月己亥 北宋 · 宋英宗
 出处:全宋文卷一七三一、《宋大诏令集》卷二七
古先哲王,享国长久,历世治安,盖封建子孙,屏捍王室,所以定维城之业,成磐石之固。
稽若旧典,可举而行。
皇长子、崇仁保运功臣、忠武军节度许州管内观察处置等使特进检校太傅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使持节许州诸军事、行许州刺史上柱国淮阳郡食邑一千八百户、食实封八百户顼,天性温恭,神识英秀。
爰自就学外傅,疏爵近藩,令问日新,好礼弥谨。
矧居上嗣之地,当启真王之封。
朕按舆地之图,颍川为大国,因景风之候,惟盛夏吉时,是用建尔国家,胙之茅土。
于戏!
制节谨度,故能守富贵;
敷道养德,莫若尽忠孝。
王其戒之,无忝予一人之休命。
可特授依前检校太傅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使持节许州诸军事、行许州刺史、充忠武军节度许州管内观察处置等使、封颍王、加食邑一千户、食实封四百户,仍令所司择日备礼策命。
皇子颢特授特进检校太傅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保宁军节度使上柱国进封东阳郡加恩赐崇仁保运功臣馀如故制治平元年六月己亥 北宋 · 宋英宗
 出处:全宋文卷一七三一、《宋大诏令集》卷二七
门下:夫封建亲贤,崇广藩辅,所以茂枝叶之庇,固盘维之安。
古先哲王,率由兹道。
皇子明州管内观察使金紫光禄大夫检校太子宾客使持节明州诸军事明州刺史、兼御史大夫上轻车都尉祁国公食邑五百户、食实封二百户颢,温仁本乎异禀,聪敏见于夙成。
向从外傅之游,已宠廉车之拜。
而能动皆率礼,孝必因心,宜用疏封,俾从出閤。
东阳之奥壤,盖泽国之名区。
分以苴茅,付之龙节,视秩帝傅之重,进列宰司之崇。
锡号褒功,策勋加等,实多邑,并示宠章。
于戏!
位不期骄,禄不期侈,恭俭惟德,尔其钦哉。
可。
宗学官仍令尊长率励诏治平元年六月五日 北宋 · 宋英宗
 出处:全宋文卷一七三一、《宋大诏令集》卷一九四、《宋会要辑稿》帝系四之一四(第一册第一○○页)、《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二○二、《群书考索》后集卷三○、《古今合璧事类备要》后集卷四八、《通鉴长编纪事本末》卷五六、《翰苑新书》前集卷三○、《职官分纪》卷四二
虽王子之亲,其必由学;
惟圣人之道,故能立身。
稽古大猷,若时至训。
粤三德三行之顺,有四术四教之崇,历辟承风,自家刑国。
今一祖之后,诸宗之支,亦尝著令于前,命官以训。
或兼职它邸,或备位终年,诱导非宜,灭裂无状。
盖命不持固,事遂因循。
特诏近臣,并荐能者,使成童而上,讲诵经书;
小学之居,通达名数。
朝夕劝善,日月计能。
固当渐渍简编,敦修志业。
与其趋异端而无守,岂若就有道而自修。
居常谨思,戒在中止。
所谓「少成若天性,习惯如自然」。
顾礼义之方,须尊长之诲。
内有懿亲之表率,外有明师之切磨。
懋进汝功,用符朕意。
其子弟不率教约,俾教授官本位尊长具名申大宗正司,量行诫责;
教授官不职,不能勉励,大宗正司察访以闻。
韩琦等奏乞听乐表诏治平二年六月癸巳 北宋 · 宋英宗
 出处:全宋文卷一七三二、《宋会要辑稿》礼三五之一二(第二册第一三○六页)
三年之丧,二十七月而毕,则外之至痛之饰,于是乎始去矣。
然内之哀隐恻怛之怀,其可以遽忘乎?
故于金石丝竹之音,干戚羽旄之容以奉乎宴私者,朕心之所未忍也。
禁违法勒佃职田诏宣和元年六月五日 北宋 · 宋徽宗
 出处:全宋文卷三六○四、《宋会要辑稿》职官五八之一九(第四册第三七一一页)、《群书考索》后集卷一七、《宋史》卷一七二《职官志》一二
诸路当职官各赐职田,朝廷所以养廉也。
县召客户或第四等以下税户租佃分收,灾伤检覆减放,所以防贪也。
访闻诸县例多违法,勒见役保正长及中上等人户分佃,认纳租课,不问所收厚薄,必输所认之数;
设有水旱,不问有无苗稼,勒令撮收。
其甚有至不知田亩下落,虚认送纳,习以成例。
农桑之家,受弊无告,闻之恻然。
可严行禁止。
县官吏违法以职田令第三等以上人户及见充役人,或用诡名、或令委保租佃,许人户越诉,以违诏论;
灾伤减放不尽者,计赃以枉法论,已入己者以自盗论。
提刑廉访常切觉察。
皇司点校文字等破太官食诏宣和二年六月五日 北宋 · 宋徽宗
 出处:全宋文卷三六○七、《宋会要辑稿》职官三四之三三(第四册第三○五五页)
皇司点校文字、法司使臣见破太官局第四等吃食可罢。
见有官司攀援及带请去处,亦行止罢。
应人吏并有官充吏职人破太官食,除元丰格法设载外,馀罢。
汉唐三帝纪要录序1127年6月5日 宋 · 李纲
 出处:全宋文卷三七四七、《梁溪集》卷一三七 创作地点:河南省商丘市睢阳区
臣窃观自昔人主履创业中兴之运,必有英伟之材以断大事,然后能戡难定功,而不为小故之所摇;
必有明哲之智以察至理,然后能听言用人,而不为异说之所惑;
必有宽大之量以保众,然后规模宏远,而足以济天下;
必有诚一之德以与贤,然后终始无间,而足以大有为。
所以肇迹开基,兴衰拨乱,克大敌,建大勋,为神民万物主,而垂休无穷者,率用此道。
则汉之高祖光武,唐之太宗,其人也。
高祖当秦之亡,仗三尺剑驱驰马上,以与项籍争天下,相持于荥阳成皋间,败师跳身者屡矣,然气不为之挫,而卒亡楚,凡五年而定帝业。
光武南阳,以数千乌合之卒,破寻邑百万之师,仗节渡河,崎岖于赵、魏之郊,危亦甚矣,然志不为之沮,故卒能破铜马、赤眉之属,而汉以再兴。
太宗乘隋之乱,起太原而定关中,擒建德、世充之徒,皆身履行阵、冒矢石而不惧,征伐四克,遂有天下。
此英伟之材,三帝之所同也。
高祖知人善任,使听言如不及,将韩信于行伍,得陈平于亡命,拔足挥洗揖郦生之说,辍食吐哺纳子房之策,樊哙一言则还军灞上,娄敬一言则趋驾关中,故能因群策以屈群力,而大功以成。
光武指授诸将,各当其任,料敌决胜,明见万里之外。
冯异获于俘执,而建方面之勋;
邓禹杖策谒于军门,遂定大计。
耿弇之谋,而起兵上谷
邳彤之计,而不弃信都,故能威谋靡抗,动辄如志。
太宗之任贤使能,好谋纳谏,又卓然过人远甚。
此明哲之,三帝之所同也。
司马迁高祖常有大度,宽仁爱人,意豁如也,而马援亦称光武恢宏大度,同符高祖,乃知帝王之自有真。
而史称太宗,亦言聪明英武,有大志,而能屈节下士。
则宽大之量,三帝皆然。
高祖天资慢侮,然待萧、曹、子房陈平,密侍帷幄,如左右手。
光武推赤心置人腹中,其待寇、邓、耿、贾,皆出入卧内,如子弟然。
太宗尤推诚以任人。
有上疏论房玄龄者,帝曰:「是欲离间吾君臣邪」?
斥岭表。
尝赐李靖手诏曰:「军事一以委卿,吾不从中制」。
则诚一之志,三帝皆然。
夫有明哲之而英不足以济之,则足于谋而寡于断;
有英伟之材而明不足以察之,则寡于虑而伤于专。
英明备矣,而宽大之量未宏,诚一之志未著,则亦未足以优于天下。
故四者兼备,德盛业钜,则能混一区宇,身致太平者,高祖光武太宗是也。
四者不备,各有所长,则能割据一方,粗成霸业者,魏武、吴、蜀之主是也。
由是推之,自古创业中兴之君,概可观矣。
至于英不足而为弱,明不足而为暗,无宽大之量而狭小,无诚一之志而多疑,则亡国衰世之君,靡不由此。
恭惟皇帝陛下英明之姿,宽诚之德,得于天纵,与神为谋,而臣幸获日侍轩墀,仰闻圣训,窃叹绝德清光,非臣下所能跂及;
然而绍膺大统,适当国步艰难、夷狄强盛之日,百度未举,四方未宁,谓宜深考汉之高祖光武、唐之太宗所以创业中兴者,神明自得,圣心循焉,以驭驾群材,制胜克敌,拨乱世而反之正,则我宋中兴之功不难也。
臣辄不自揆,取三帝之行事散在诸传及他史者,次第编集,删其繁文,掇其大节,纂成一书,目之曰《汉唐三帝纪要录》,敢尘睿听,以备乙夜之览。
庶几萤爝之光裨日月之照烛,涓埃之细助海岳之深崇,以古为鉴,揆今之宜,或有取焉。
非独臣之幸也,实天下之幸也。
臣谨序。
二府论事札子壬午六月五日 南宋 · 陆游
 出处:全宋文卷四九二四、《渭南文集》卷三 创作地点:江苏省镇江市丹徒区
某伏见大理寺奏北界蒙城县邢圭罪状,窃缘有司之议,据其侵犯边城,杀害义旅,虽置极典,未足当罪。
然既已具奏,则当有特旨,恐与有司之议不可同日而语。
何者?
有司谨守律令,朝廷当断以大义故也。
按邢圭生于涿、易,非祖宗涵养之人;
仕于伪界,非国家禄使之吏。
身有官守,一旦危急,力虽不及,犹能死守,虽懵于逆顺,不知革面,然《春秋》之义,天下之善一也。
若遂诛之,恐非所以劝天下之为人臣者。
奏陈之际,傥为一言,贷其草芥微命,以示中国礼义,实非小补。
又虑议者以谓张安国耿京事与此略同,恐启宽贷之路,无以慰归附之人。
则某谓不然,张安国中国人,又尝受旗榜招安,见利而动,贼杀耿京,反覆奸猾,罪恶明白,与圭实为不类。
兼邢圭所犯,在未被大赦荡涤之前;
张安国所犯,在已受旗榜招安之后。
伏乞钧察。
邦衡侄季怀亦惠二诗再次韵二首一颂其叔侄之美一解季怀生日不送茶之嘲(同前) 其一 1169年6月5日 南宋 · 周必大
七言律诗 押麻韵 创作地点:江西省吉安市
竹林终日醉流霞,下客穷空祇厄
更欲打门奴酪粥,何殊敛手捧姜芽。
赐金指日挥疏傅,盛馔常时设谢家(自注:用晋陆纳挞侄事戏季怀。)
莫为唱酬供一笑,从今便废尔殽嘉。
邦衡侄季怀亦惠二诗再次韵二首一颂其叔侄之美一解季怀生日不送茶之嘲(同前) 其二 1169年6月5日 南宋 · 周必大
七言律诗 押麻韵 创作地点:江西省吉安市
萧散玄真吏少霞,樵青日日为煎茶(自注:谓迎恩祖。)
莫因闽粤皋芦叶,却厌神仙掌上芽。
竹户胜棋非我事(自注:季怀八月四日生。)菊潭试水是君家。
不须更酹蘋洲冢,世以诗鸣句自嘉。
孟昶除官制乾德三年六月甲辰 五代至宋初 · 宋太祖
 出处:全宋文卷四、《宋大诏令集》卷二二五、《宋朝事实》卷一七、《成都文类》卷一七、《宋史》卷四七九《孟昶传》、《宋元通鉴》卷二
伯禹导川黑水梁州之域;
河图括象,岷山直井络之墟。
是曰坤维,素为王土。
属中原多事,远服未宾,山河既限于侯封,车服遂踰于王制。
朕削平宇县,重正皇纲。
复周汉之旧章,宠绥群后;
采唐虞之大训,协和万邦。
六载于兹,百揆时序。
礼乐征伐之柄,尽出朕躬;
左衽椎髻之邦,咸修地贡。
昨顺长庚而授律,法时雨以兴师。
两阶虽愧于舜干,三面俾开于汤网。
咨尔伪蜀主孟昶,挺生公族,禀质侯门。
后唐将季之辰,袭西蜀已成之业,自擅征赋,久更岁时。
而能察天道之恶盈,知人情之助顺,尽率群吏,来降大军,望北阙以陈诚,指南陔而请命。
是用开怀厚遇,宥过推恩。
官班特烈于彝章,保护弥光于大信。
岂比魏封刘禅,才升骠骑之班;
隋待萧琮,但列公之号?
今兹示宠,以欲从人,命作帝师,俾荣开府
带汉相专车之贵,列秦川万户之封,并而授之,斯为异数,仍加俸禄,用表优隆。
尔其思前代之命官,体我朝之加等,勉非常之泽,无忘匪懈之心,佩服恩光,往践厥位。
可特授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太师、上柱国、秦国公食邑一万户、食实封三百户,仍给见任上镇节度使俸禄。
孟玄哲兖州节度乾德三年六月甲辰 五代至宋初 · 宋太祖
 出处:全宋文卷四、《成都文类》卷一七、《十国春秋》卷五○《后蜀》三
门下:朕闻魏将降蜀,君臣俱列于散官
隋帝平陈,子弟不闻于封爵。
皇家顺景风而行赏,同时雨以济师。
当敌境未宾,霆霹下戒严之令;
暨再拜请命,庆云垂利泽之恩。
矧复降娄古封,掌武崇秩,曲阜伯禽之国,太尉周勃之官,山河距九州之雄,绂冕冠三公之贵,举为赏典,斯实异恩。
伪国长子孟玄哲,礼法矜庄,神彩英秀。
骋修途于早岁,令问于蜀川
正朔未同列国,而人称世子
车书既混大朝,而自是良臣。
以尔昔在三川,常居二职,赞厥父之效顺,保祖母之高年,予嘉乃心,岂限彝制?
是命陟将坛于东夏,整武事于南宫,宪秩封侯,用光殊渥。
将表临戎之寄,更增光禄之勋。
尔其分天子之忧勤,出将军之法令,与其改弦而易调,不若从俗以安民。
布政颁条,予诚有望;
荣家奉国,尔宜勉之。
郊祀大礼御札淳熙三年六月五日 南宋 · 周必大
 出处:全宋文卷五○三九、《玉堂类稿》卷一六 创作地点:浙江省杭州市
敕内外文武臣僚等:天地有覆载生成之德,非精禋无以伸报本之诚;
祖宗有光明盛大之功,非陟配无以展奉先之孝。
粤若累朝之定制,具严三岁之亲祠。
既疏数之适中,亦情文之备举。
自予纂绍,弥极寅恭。
四时郊庙之仪,久荷神天之贶。
亲庭万寿,方开七十载之祥;
农亩屡丰,几有再三登之象。
外则边陲之绥靖,内焉民俗之阜康。
顾諴感之甚昭,曷宗祈之敢怠?
乃卜阳来之旦,载殚躬见之勤。
庶永祚于家邦,且祝釐于夷夏。
诞孚群听,明戒先期。
朕以今年十一月十二日,谒款于南郊。
咨尔攸司,各扬乃职,相予肆祀,罔或不恭。
故兹札示,想宜知悉。
乞差强干监辖督促打造粮船奏建炎二年六月五日 北宋 · 吕淙
 出处:全宋文卷二八七○、《宋会要辑稿》职官四二之五一(第四册第三二六一页)
见于江湖四路打造粮船,合选差强干官监辖催督,及差委使臣随行点勘工料。
欲依大观四年发运判官王璹打造未足额船一千只,辟差干办公事四员,依本司干办公事例。
王元之画像赞(并叙)1078年6月5日 北宋 · 苏轼
 出处:全宋文卷一九八七、《苏文忠公全集》卷二一、《皇朝文鉴》卷七五、《国朝二百家名贤文粹》卷一八八、《崇古文诀》卷二五、《鹤林玉露》卷一、《文章类选》卷一七、《文编》卷三九、《文章辨体汇选》卷四六四、《文翰类选大成》卷一○九、《四续古文奇赏》卷二九、《名世文宗》卷二七、《奇赏斋古文汇编》卷一○九、《古今图书集成》人事典卷二四、乾隆《虎邱山志》卷二四、乾隆《曹州府志》卷二○、道光《苏州府志》卷一三八、道光《钜野县志》卷一七、《曹南文献录》卷七五 创作地点:江苏省徐州市
《传》曰:「不有君子,其能国乎」?
余常三复斯言,未尝不流涕太息也。
汉汲黯萧望之李固吴张昭唐魏郑公狄仁杰,皆以身徇义,招之不来,麾之不去,正色而立于朝,则豺狼狐狸,自相吞噬,故能消祸于未形,救危于将亡。
使皆如公孙丞相张禹胡广,虽累千百,缓急岂可望哉!
翰林王公元之,以雄文直道,独立当世,足以追配此六君子者。
方是时,朝廷清明,无大奸慝。
然公犹不容于中,耿然如秋霜夏日,不可狎玩,至于三黜以死。
有如不幸而处于众邪之间,安危之际,则公之所为,必将惊世绝俗,使斗筲穿窬之流,心破胆裂,岂特如此而已乎?
始余过苏州虎丘寺,见公之画像,想其遗风馀烈,愿为执鞭而不可得。
其后为徐州,而公之曾孙汾为兖州,以公墓碑示余,乃追为之赞,以附其家传云。
维昔圣贤,患莫己知。
公遇太宗,允也其时。
帝欲用公,公不少贬。
三黜穷山,之死靡憾。
咸平以来,独为名臣。
一时之屈,万世之信。
纷纷鄙夫,亦拜公像。
何以占之,有泚其颡。
公能泚之,不能已之。
茫茫九原,爱莫起之。
内殿起居预设幕次等事奏淳化二年六月五日 北宋 · 张郁
 出处:全宋文卷一三二
文武官常参内殿起居,露立廊庑,望自今前一日预设幕次于閤门外。
尚书省旧仪,郎中员外郎见本曹尚书侍郎丞郎尚书仆射,皆有公礼及回避之文,迩来遂成寝废。
望举行之,违者加以责罚。
旧制,御史入台及出使并重戴,近年兼领他职及出使者,辄废其仪。
望自今违者罚一月俸料。
按:《宋会要辑稿》仪制五之四。第二册第一九一七页又见《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三二。
乞假日不得辞谢奏淳化二年六月五日 北宋 · 张郁
 出处:全宋文卷一三二、《宋会要辑稿》仪制九之八(第二册第一九九一页)、《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三二
按令式,每假日百司不奏事。
陛下忧勤万机,每遇旬假,亦亲决政事。
迩来文武群官,多就假日辞、谢,贵就便坐,以免舞蹈之仪。
欲望自今假日除内职将校外,閤门不得引接辞、谢。
其受急命者,不在此限。
养正堂记1201年6月5日 南宋 · 周必大
 出处:全宋文卷五一三四、《平园续稿》卷九、《益公题跋》卷四、《佩文斋书画谱》卷七七 创作地点:江西省吉安市
右《冀州养正堂记》并《与鲁侯帖》,山谷北京教授时所作,年方三十五,自云比平时书札似差老劲。
明年太和宰,秋归江南,真积力久,词翰又非前比,所谓九万里风斯在下矣。
淳熙元年五月晦,周某观于宗人愚卿兄弟家。
后二十八年岁在辛酉,再观此卷,恍如隔世,徒有波斯匿玉之叹。
嘉泰改元六月癸未,某书于平园明农堂,时年七十六。
谢赐御草书诗表994年6月5日 北宋 · 王禹偁
 出处:全宋文卷一四五、《小畜集》卷二一、《宋四六选》卷九 创作地点:河南省开封市
臣某言:今月五日,伏蒙圣慈,赐臣红绫上御草书赵嘏南亭绝句》诗一首。
绛绡半幅,霞舒舞鹄之纹;
宸翰三行,云绕回鸾之势。
天恩曲被,凡目荣观,佩服战兢,神魂飞越中谢。)
伏惟尊号皇帝陛下,书穷八法,学洞九流。
英断睿谟,运玄功而多暇;
飞文染翰,纵草圣以为娱。
闲裁浙水之绫,爰写渭南之句。
宫中刀尺,剪云雾于赤城
笔下风雷,走龙蛇于碧落。
遍令中使,宣赐近臣,岂期琐材,亦预宸眷!
捧持失次,传玩增辉,忻千载之遭逢,极一时之荣遇。
读尽二十八字,列宿韬光;
宣来三十六宫,天香尚在。
岂止藏于箧笥,亦将传付子孙。
堪笑二王,非墨妙笔精之作;
如逢伯禹,得金简玉字之书
感恩空抆于涕洟,受赐更铭于肌骨。
臣无任戴天圣激切屏营之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