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诗库 正文
歌二首 其二 北宋 · 钦宗朱后
 押屑韵
昔居天上兮珠宫玉阙,今入草莽兮事何可说。
屈身辱志兮恨何时雪,誓速归泉下兮此愁可绝宋辛弃疾《南渡录》卷一《南烬纪闻录》上。《南渡录》:靖康二年三月二十四日,(《大宋宣和遗事》作四月十四日)至安信县。泽利乘醉令朱后劝酒,后不得已,乃涕泣持杯,作歌云云。)
宁夏出塞滨河行至白塔乘舟顺流而下抵湖滩河朔 清 · 玄烨
 押词韵第一部
黄河之源难可穷,滔滔来自遐荒中。
既入洮复西出,飞涛浩瀚声淙淙。
来从边山远跋涉,遣师挽饷兼采风。
回銮欲假顺流便,特乘艇舰浮奔洪。
潆洄大野势几曲,沙岸颓突还巃嵷。
乱柳排生枝干密,中有巨鹿藏榛丛。
遥山转转行莫尽,忽前俄后迷西东。
有时塞云催急雨,晚天霁色横长虹。
旌门月上夜皎洁,水光直与银汉通。
放棹百里只瞬息,迅于走坂驰骏骢。
中霄望见旄头落,幕北已奏烟尘空四月十四日夜,奏报噶尔丹穷蹙自尽,其下悉平。)
兹行永得息兵革,岂惜晓暮劳予躬。
长河绵延古鲜历,巡阅乃与区域同。
自此寰海乐清晏,熙恬万国咸亨丰。
福建总督伍拉纳奏报得雨诗以志慰 清 · 弘历
七言律诗 押真韵 出处:御制诗五集卷四十八
良臣择要移两粤福康安任闽浙总督实能尽心民事惟因粤西有筹办安南事务因即调任两广),旧抚命回督七闽(上年徐嗣曾驻劄台湾伍拉纳以藩司护理抚篆寻升河南巡抚既念伊系熟手因擢授闽浙总督仍命回闽)
春季沾霖虽已报(闽省冬春雨泽未优嗣据福康安于未赴粤之前奏称二月间省城暨各属连得大雨少为慰念),夏初恐旱望方谆。
霶𩃱欣得被省会(兹据伍拉纳奏三月中旬得雨之后晴霁两旬低田一律布种而高田望雨复殷随即设坛虔祷幸于四月十三日得阵雨数次入夜密雨连绵十四日午时十五日丑刻大雨淋漓申刻又有密雨至十六日寅刻方止高下田畴俱已入土深透且云气阴浓雨势必广飞饬各属报齐再行续奏农民欢跃粮价渐平地方极为宁谧),优渥曾均询属邻。
粮价顿平民气豫,幸哉南望慰增寅。
南河道总督兰第锡奏报漕粮全出江南境及查勘河工情形诗以志事 清 · 弘历
七言律诗 押支韵 出处:御制诗五集卷九十八
出境南帮率不迟,更兼足漕利行资(据兰第锡奏本年重运尾帮漕船全数渡黄后即严饬沿河将备厅汛各员加紧攒催兹据将备等禀报江西袁州所尾帮漕船于四月二十七日全数出江南黄林庄境上年江西尾帮系四月二十日渡黄五月初四日出江南境今年系四月十四日渡黄四月二十七日出境等语前经降旨漕船北上遇前半年有闰月者不至迟延半月即予免议今年有闰二月虽迟延在半月以外然较量节气尚不甚悬殊乃缘闸河蓄水充足是以沿途更能顺利也)
补堤筑扫经营豫,坚堵开挑妥贴为(又奏铜沛厅之杨家庄迤上桃汛后溜势刷塌堤坡旋经赶筑以资抵禦其馀奏修埽段及加培土工虽试均无草率偷减之弊再上年七八月间毛城铺碎石滚坝因过水盛大冲刷残损其唐家湾引河头亦刷塌过宽恐有吸溜之虞前经督同河工道将等悉心勘商将唐家湾奋河头坚寔堵闭开挑倒沟以备启放并将碎石坝脊补砌完整此外如徐州府城外北岸越河并外河厅属之玉皇阁引河每年大汛时开放减泄甚为得力上年秋汛过水日久俱有停淤亦已寔力疏治深通俾得及时宣泄似此筹办俱为妥协至于治河之道该督奏内所云小心敬畏四字已得要领惟在常此慎守之耳)
顺水性仍资有识,存天理要在无私。
从来掣肘非嘉事(千里之外一切相机疏浚岂可掣肘惟示之以敬于心及慎于事而已),两字叮咛敬慎之。
河南得雨志喜 清 · 弘历
 出处:御制诗初集卷四十
天时不可必,水旱何能齐。
惟此饥溺心,黔黎想共知。
屡敕守牧臣,毋诩丰亨词。
苟存文饰意,有司职遂亏。
一遇赈恤行,宁滥毋或遗。
今年被恩早,连接甘膏滋。
王畿千里间,盈陇翠色披。
所愿遍寰宇,时若皆如兹。
而奈南北殊,如愿安可希。
豫省苦春旱,封章早阅批。
自此望洛云,戚戚常在怀(叶)
每对时雨降,卜度凝双眉。
知近而忘远,彼民其恃谁。
首夏月将望(时四月十四日,嘉音自南来(叶)
连朝盈尺沾,芒种刚及期。
禾黍既种袖,麦收仍半之。
真堪喜不寐,益励乾惕思。
将军阿桂奏报攻克木思工噶克丫口等碉栅诗以志事 清 · 弘历
 押词韵第六部 出处:御制诗四集卷三十
自报克获康萨尔,顿兵三月未能进。
虽时斩剿贼小创,以近巢穴守愈峻。
定计两路为夹攻,宜喜下压乘其衅阿桂自攻得康萨尔以来虽屡筹进𠞰时有斩获但贼人因距巢益近竭力死守未能即克因计宜喜一路有可乘之隙约明亮至军营面商乘贼人不备由山梁下压可收夹攻之利因于南路抽兵四千七百又添派川兵二千阿桂亦于西路选兵一千令海兰察福康安带往俾资合剿之力)
精兵既益调遣定,爰趁天晴入奋迅。
丫口为贼境咽喉,未因宜喜潜抽引。
而我将卒鼓敌忾,直冒烟火无回吝。
三面险碉一时夺(军营自三月下旬以来雨雪弥漫直至四月初十始得晴霁山梁积雪已消明亮订期十二三等日进攻而阿桂以进攻宜喜之局为此时𦂳要关键必须木思工噶克及得式替两处同日并攻贼始不能抽掣堵禦因𣲖将领带兵分路进兵十四日子时乌什哈达率兵潜至木思工噶克丫口超越而登贼以此地为其咽喉要处并未潜抽此处贼人以防北路宜喜之兵一见我军即鎗石齐发力为抵禦游击梁朝桂先抢东北隅大碉攀援而上官兵随毁其碉根涌入参将国兴督兵跃入木城并用刀斧斫栅冲入惟时我兵呼声四合兵气益扬侍卫穆哈纳副将曹顺将山峰左右之碉同时攻克其中所有贼众歼戮甚多官兵自康萨尔至丫口连拿木栅佔据其攻打沿河各寨之兵携柴前往堆积群尼寨下放火焚烧延入寨中贼多烧毙从此至噶尔丹寺可从山梁径下并可直压勒乌围阿桂奏谓一日而收三年末竟之功为之欣慰即敕部议叙),自此径进势应顺
西路捷实赖天佑,更称望见北路近。
得楞碉卡已攻获,萨克萨谷下一瞬阿桂并称北路官兵先于十二日进攻甲索抢获大碉一石碉九并于十三日望见攻克得楞碉卡向东南已至沙尔尼之上又见有一队官兵向东从萨克萨谷而下已可直至河沿所有日旁沙坝及喀尔西斯年木咱尔等四处山腿山沟寨落贼人似已不战而逃由彼至勒乌围对河临岸其间已无险阻计明亮奏摺亦日内可至)
一日可收三年功,伫待明亮报实信。
治漕 清 · 弘历
 押词韵第八部 出处:御制诗五集卷四十九
迩年勤治漕,今岁方有效。
齐豫及江浙,胥先数月到(近年漕运阻滞之由自乙巳年以后洪泽湖来水微弱清口停沙次年黄水盛涨清水不能刷沙又以运中河岁久淤垫河臣等挑浚失宜而山东微山湖水匮连年亦未收复旧志遂致沿途浅阻每年截留不能全数抵通嗣命阿桂驰往会同萨载李奉翰熟筹妥办前岁复命明兴往东省将支干各河一律疏浚深通于是微山湖水较每年定志一丈一尺外多收一尺上年又以卫河水小直𨽻吴桥一带间有浅阻节次谕令挑挖并官造拨船预备起运以此今岁运河水势充裕据报豫省漕船于四月初四日全数抵通较上年早一百零二日东省漕船于四月十四日全数抵通较上年早五十九日江南帮船于五月十五日已过津关较上年早四十五日浙江帮船于闰五月十五日已过德州较上年早六十九日盖历年多方筹辨不遗馀力至今岁方见功效当可渐复旧制也)
湖南江西,重运更綦要。
迟早虽不齐,脱帮过同蹈(定例湖北湖南江西漕船俱接浙江帮船衔尾前进乃前据毓奇等奏湖北漕船脱帮十三日湖南漕船又脱帮十一日江西漕船因在都阳湖以西凤凰滩浅阻等语该数省虽亦比上年较早而脱帮之咎均无可辞随命苏凌阿韩鑅前往江西据寔查奏)
而且徇蠹吏,带运木为盗(兹又据和琳奏面询湖北运干总实因各州县应兑米石未能齐全又因阻风以致脱帮其湖南江西情形未必不同此固无难廉得实情惟另摺参奏湖北臬司李天培令各帮洒带桅木一千八百根实出情理之外李天培系加恩弃瑕录用之人竟敢营私徼利以致粮艘不能遄行情罪颇重即降旨革职发往新疆效力赎罪和琳所奏甚是交部议叙所有该省督抚及漕臣巡漕御史并各关口何至一无闻见亦即分别交部议处)
劝惩合明示,宽严各取报。
惭愧夫子言,德礼以齐教。
按:诸臣功罪劝惩一秉大公若李天培洒带桅木至一千八百根之多可谓贪纵不法于此不加重谴欲自附于孔子德礼之论则反无以儆官邪而肃政体予岂为之哉因识于此并引以为愧耳
题啸傲烟霞山水人物册 其三 清 · 黎简
七言绝句 押庚韵 出处:集外诗辑佚
樵也生平野性情,似何人者陶通明
耳根除却风外,只有空山流水声(樵道人并题绝句,时己酉夏四月十四日。是时不雨颇热,故有此想。)
五峰山 清 · 姚燮
 出处:复庄诗问卷十三
不劜神仙灵,不䞙将军(吴俗四月十四日烧香福济观,曰“劜神仙”。正月十二日祭刘猛将军,曰“䞙猛将”。)
巍巍五峰,山下有神。
能为国除灾,为民逐眚。
当具我酒浆,与神酩酊。
惟神之来,其风扈扈。
惟神之栖,其云莽莽。
莽莽扈扈,非猰非㺄。
非麟之圉圉,鹿之麌麌。
谓天降精曰神虎,宜血食尔一方,以为尔民主。
民曰噫嘻,是宜敬之
有不敬者,神不尔怡。
当褫尔魄磔尔尸,使尔子孙家室刀兵水火疾疫多灾危。
南村伐木,北村锔泥,东村富人醵三十万资,西村贫者与神服役相奔驰。
垩神之墀,雕神之榱,朱门丹戺,粲粲绚绚,以为神之祠。
趯趯趢趢,扬翿击柷。
㧙㧙扑扑,宰羊杀犊。
悚悚恧恧,遣巫驱祝。
釐我士女,嘉我百谷。
愿我皇天,不我殄我戮。
愿我官府,不我钳我酷。
我戒我勖,我恭我肃,以邀我神之福
赫赫上帝御太清,命左右吏纠窈冥。
谓有夫己氏之鬼为厉于世,性黠而貌狞。
乃遣六甲,乃檄五丁,轰轰訇訇,惟雷惟霆,灼灼荧荧,惟焚惟倾。
尔虎何威神何灵,心无畏惑民太平,五峰之山常青青。
甲申青岛、京津之旅廿四首并注 其二十一 甲申二月十七2004-4-6)) 当代 · 添雪斋
七言绝句 押东韵 出处:甲申
银光一月似孤瞳,夜色深蓝天际风。
城下丁香如紫雪,何人收在水晶宫(注:水晶宫为沽上餐厅之名,西历四月三日夜,与友宴于此。其阴历十四日,月已圆,傍晚天色极为湛蓝。行经巷口见丁香数株,繁花如紫雪,复思前句再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