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總集類
史評類
別集類
詩文評類
曲類
詞曲類
距北极南七十度,并百八十度,周三径一。二十八宿周天,当五百四十度。今三百六十度,何也?

其二曰:春 秋分
之日正,出在卯,入在酉,而昼漏五十刻,即天盖转,夜当倍昼。今夜亦五十刻,何也?

其三曰:日入而星见
缮治檠锄,正缚铠弦,遂以习射弛竹木弓弧,粜种麦籴黍(《齐民要术》三)。凡种大小麦,得白露节可种薄田, 秋分
种中田,后十日种美田。唯广早晚无常(《齐民要术》二),可种大蒜(《齐民要术》三),可种芥(《齐民要
然则黄道斜截赤道者,即春、秋之去极也。斜截赤道者,东西交也。然则春分,日在奎十四度少强,西交于奎也。 秋分,
日在角五度弱,东交于角也。此黄、赤道二之交中,去极俱九十一度少强,故景居二至长短之中。奎十四,角五,出卯入酉,日昼行地上,夜行地下,俱一百八十二度半强,故昼夜同也。今此春分去极九十一度少强, 秋分
去极九十一度少强者,就夏历晷景之法以为率也。上头横行第一行者,黄道进退之数也。本当以铜仪日月度之,则 ……率也。其率虽同,先之皆强,后之皆弱,不可胜计耳。至于三而复有进退者,黄道稍斜,于横行得度故也。春分、 秋分
所以退者,黄道始起更斜矣,于横行不得度故也。亦每一气一度焉,故三气一节,亦差三度也。至三气之后,稍远
薛靖

  靖,黄初初为秘书监。

朝日夕月论(黄初二年正月乙亥)

  旧事朝日以春分,夕月以 秋分。
案:《周礼》:「朝日无常日。」郑玄云:「用二分,故遂施行。」 秋分
之夕,日多东升。(齐书作「潜」。)而西向拜之,背实远矣。谓朝日宜用仲春之朔,夕月宜用仲秋之朔。(《南
出入稍南,以至于南至而复初焉。

  斗二十一度,井二十五度,南北相较四十八度,春分日在奎十四少强, 秋分日
在角五少弱,此黄赤二度之交中也;去极俱九十一度少强,南北处斗二十一、井二十五之中,故景居二至长短之中 ……夜,以日出为分;人之昼夜,以昏明为限。日未出二刻半而明,日入后二刻半而昏,故损夜五刻以增昼刻,是以春 秋分
之漏昼五十五刻。浑天遭周秦之乱,师徒断绝,而丧其文,唯浑仪尚在候台,是以不废,故其法可得言。(《御览


驳薛靖朝日论(景初二年正月)

  《礼记》云:「祭日于东,祭月于西,以端其位。」《周礼》 秋分
夕月,并行于上世。西向拜月,虽如背实,亦犹月在天,而祭之于坎,不复言背月也。犹如天子东西游幸,其堂之
口腹自役。于是怅然慷慨,深愧平生之志。犹望一稔,当敛裳宵逝。寻程氏妹丧于武昌,情在骏奔,自免去职。仲 秋至
冬,在官八十馀日。因事顺心,命篇曰《归去来兮》,乙巳岁十一月也。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既
谓之中绳。居寒暑景之和,处迟疾之中,春分之后,日行中绳之北,故昼长而夜短,伏少而见多,景短而温气甚, 秋分
之后,日行中绳之南,故昼短而夜长,伏多而见少,景长而寒气多。易说冬至之景,得一丈三尺,夏至之景,一尺四寸八分,并二至之景,得一丈四尺四寸八分,春分之景,七尺四寸四分, 秋分
之景,与春分等,并二分之景,亦得一丈四尺四寸八分。然则东西南北经纬均也。大平时和,七曜顺轨,优游两仪 ……尺五寸,春分去极八十九度,景长五尺二寸五分,并景得一丈四尺五寸,春分去极八十九度,景长五尺二寸五分, 秋分
去极九十度,景长五尺五寸,并度得百七十九度,并景得一丈七尺五寸五分,东西少于南北三度,为东西九千里弱 ……后,天地降而下游,而南至于夏至,天游至南表而止,故视日北而高。(本注景差小高之故。)自此以后,而北至 秋分,
还与日道应规; 秋分
之后,天地升而上游,而北至于终至,则天游至北表而止,故视日埤而南。(本注景差小高之故。)自此以后,而北至 秋分,
还兴日道应规, 秋分
之后。天地升而上游,而北至于冬至,则天游至北表而止,故视日埤而南。(本注景差多埤之故。)计其进退南北
。此则十九年七闰,数微多差。复改法易章,则用算滋繁,宜当随时迁革,以取其合。案《后汉志》,春分日长, 秋分日
短,差过半刻。寻二分在二至之间,而有长短,因识春分近夏至,故长; 秋分
近冬至,故短也。杨伟不悟,即用之。上历表云:「自古来及今,凡诸历数,皆未能并己之妙。」何此不晓,亦何 ……)

奏改漏刻箭

  尚书今既改用《元嘉历》,漏刻与先不同,宜应改革。案《景初历》,春分日长, 秋分日
短,相承所用漏刻,冬至后昼漏率长于冬至前。且长短增减,进退无渐,非唯先法不精,亦各传写谬误。今二至二
,过周一度,南北二极,相去一百一十六度三百四分度之六十五疆,即天径也。黄道衰带赤道,春分交于奎七度, 秋分
交于轸十五度,冬至斗十四度半疆,夏至井十六度半,从北极扶天而南五十五度疆,则居天四维之中,最高处也,
。今空守孤城,徒费财役,亦行见淮北必非境服有矣,不亦重辱丧哉。使虏但发轻骑三千,更互出入,春来犯麦, 秋至
侵禾,水陆漕输,居然复绝。于贼不劳,而边已困,不至二年,卒散民尽,可跷足而待也。设使胡灭,则中州必有
兮散红。岩陬兮海岸,冰多兮霰积。布绵密于寒皋,吐纤疏于危石。雕芳卉之九衢,霄灵茅之三脊。风急崤道难, 秋至
客衣单。既伤檐下菊,复悲池上兰。飘落逐风尽,方知岁早寒。流莺暗明烛,雁声断裁续。霜夺茎上紫,风销叶中
  盖闻圣帝明王之治天下也,莫不尊奉天地,崇敬日月。故冬至祀天于员丘,夏至祭地于方泽,春分朝日, 秋分朝
月,所以训民事君之道,化下严上之义也。故礼云,王者必父天母地,兄日姊月。周礼典瑞云:王大圭,执镇圭,藻藉五采,五就,以朝日。马融云:天子以春分朝日, 秋分
夕月。觐礼,天子出拜日于东门之外。卢植云:朝日以立春之日也。郑玄云:端当为冕。朝日,春分之时也。礼记 ……之定辰。马,郑云:用二分之时。卢植云:用立春之日。佟之以为日者太阳之精,月者太阴之精,春分阳气方永, 秋分
阴气向长,天地至尊,用其始,故祭以二至。日月礼次天地,故朝以二分,差有理据。则融、玄之言,得其义矣。 ……也,宜常以春分于正殿之庭拜日。其夕月,文不分明。其议奏,魏秘书监薛靖论云:,旧事,朝日以春分,夕日以 秋分。
案周礼朝日无常日,郑玄云,用二分。故遂施行。 秋分
之夕,月多东潜。(《通典》作升)而西向拜之,背实远矣。谓朝日宜用仲春之朔。夕用宜用仲秋之朔,淳于睿驳之,引礼记云:祭日于东,祭月于西,以端其位。周礼, 秋分
夕月,并行于上世。西向拜月,虽如背实,亦犹月在天而祭之于坎,不复言背月也。佟之(案,《通典》以天子东 ……宋氏因循,未能反古。窃惟皇齐应天御极,典教惟新,谓宜使盛典行之盛代,以春分朝于殿庭之西,东向而拜日, 秋分夕
于殿庭之东,西向而拜月,此即所谓必放日月以端其位之义也。使四方观化者,莫不欣欣而颂义,旒藻之饰,盖本
景长五尺三寸九分,各自乘并,而开方除之,为法,因冬至日高实,而以法除之,得六万七千五百二里有奇,即春 秋分日
高也。以天高乘春秋分景长为实,实如法而一,得四万五千四百七十九里有奇,即春 秋分
南戴日下去地中数也。南戴日下,所谓丹穴也。推北极里数法,夜于地中表南,傅地遥望北辰纽星之末,令与表端 ……辨,不亦迂哉。今大寒在冬至后二气者,寒积而不消也。大暑在夏至后二气者,暑积而未歇也。寒暑均和,乃在春 秋分
后二气者,寒暑积而不平也。譬之火始入室,而未甚温,弗事加薪,久而愈炽。既移迁之,犹有馀热也。

   ……道二,出于黄道北。故郑玄注《月令》,立春春分,日行青道,月为之佐。立夏夏至,日行赤道,月为之佐,立秋 秋分,
日行白道,月为之佐,立冬冬至,日行黑道,月为之佐,故月之九行,非为黄道外别有九道,交横释络,贯于缠舍 ……二百二十一里,径率求之,得十九万四千一百六十四里,即天东西南北相去之数也。求之得九万七千六百里,即春 秋分日
天去地之数也。夏至日天去地上八万一千三百九十四里,冬至之日,为天去地上十万六千二十里也。(《开元占经 ……经记,近较目前,莫不事事符合,昭然可见。谨略条度如左,日道圆周三百六十度,分为十二辰,辰三十度半。春 秋分
出卯入酉,冬至则出辰入申,夏至则出寅入成。春 秋分日
出卯左右十五度,冬至日出卯南,去卯中二十四度,则是侵辰九度。夏至日出卯北,去卯中二十四度,则是侵寅九度。春 秋分日
入酉左右亦各十五度,冬至日入西南,去西中二十四度,是侵申九度。北极璇玑玉衡,上当天之北五十五度,北去黑山顶三十六度。夏至日在天南十二度。春 秋分日
在天南三十六度,冬至日中,日在天南五十度。冬至日中,日去金刚南三十度。(《开元占经》一)

虞僧虬
(天市二十四星在房、心北,帝座一星在天市中心。)于前则老人、天社,清庙所居。(老人一星在弧南,常以春 秋分
候之。天社六星亦在弧南。清庙十四星在张南。)明堂配帝,灵台考符。(明堂三星在太微西南角外,灵台三星在
卒,赠司空,谥曰武敬。

矫诏诛裴植

  凶谋既尔,罪不合恕。虽有归化之诚,无容上议,亦不须待 秋分
也。(《魏书·裴叔业附传》。时于忠专擅朝权,既构成其祸,又矫为此诏。)

疾病上胡太后表

  
不欲杂,则或有所犯,当时或无灾患,积久为人作疾。寻常饮食,每令得所,多餐令人彭亨短气,或改暴疾。夏至 秋分,
少食肥腻饼霍之属,此物与酒食瓜果相妨,当时不必即病,入秋节变阳消,阴寒气总至,多至暴卒。良由涉夏取
银涧云飞。(其一)

  九霄仙,五岳真文,智烟遐照,禅林远熏。金鼓入梦,琼钟彻云,音调冬立,响召 秋分。(其二)
  二教并兴,双銮同振,远赴天霜,遥亏地镇。陕河浮影,汉溪传韵,听响弘法,闻声起信。(其三)
  其四:『蔡生澎湖秀,作歌以当哭。上言岁凶荒,下言民独。防患思社仓,加赈乞万斛。悲哉蔡生言,淋浪泪满幅。读书以致用,进生话款曲。澎湖蕞尔区,赋税无盈缩。地种、网、沪、缯,贡饷不及六(澎湖额徵地种、网、沪等饷,岁银五百九十三两有奇)。生齿日以繁,大化久沐浴。岁供不加增,官输不加续。今以廿载粮,充尔万民福(此次抚恤用银九千两,抵澎湖十七八年之岁供)。赈恤有成规,但期免沟渎。极、次分贫穷,岂能恣所欲。止缘阻海风,来迟心愧恧。转瞬麦 秋至,
高粱望成熟。归告蚩 (第 165 页)
狄,密勿参军府,集思而广益。颇牧在禁中,运筹伟且硕,函夏无纤尘,高远望掌蹠。故园萸菊香,尊酒话晨夕, 秋分
见寿星,荣光烛南极!气和祥自致,德厚福必获,跻堂共称兕,莱衣欣绕。我吟祝嘏词,珥笔颂公德。公独内行 (第 24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