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總集類
別集類
詔令奏議類
雜史
編年類
詩文評類
十六日影极长,到十四年十一月十一日冬至,其前后并阴不见,到十五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冬至,十八日影极长,到 十六年十一月二日
冬至,其十月二十九日影极长,到十七年十一月十三日冬至,其十日影极长,到十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冬至,二十 ……定大小馀,于推交会时刻虽审,皆用盈缩,则月有频三大、频二小,比旧法殊为异。旧日蚀不唯在朔,亦有在晦及 二日。
《公羊传》所谓「或失之前,或失之后」。愚谓此一条自宜仍旧。(《宋书·历志》中,太史令钱乐之、兼丞严粲
令,仰乾布德,思与九有,惟新七政,可大赦天下,改至德五年为祯明元年。(《陈书·后主纪》)

讯狱诏 (祯明二年十一月丁卯)
  夫议狱缓刑,皇王之所垂范,胜残去杀,仁人之所用心。自画冠既息,刻吏斯起,法令滋章,手足无措
丙午冬至,张胄玄历丁未冬至,差后一日。十四年十一月辛酉朔旦冬至。张宾历合十一月辛酉朔旦冬至,张胄玄历 十一月辛酉朔,二日壬戌
冬至,差后一日。建德四年四月大、乙酉朔,三十日甲寅,月晨见东方。张宾历四月大、乙酉朔,三十日甲寅,月
  苏观生随于十一月初五日拥立唐王弟于广州。初,观生奉隆武命,至广募兵,驻南雄。及汀州陷,奔回广州。过三水,闻上监国;以己不与议,遂不至肇。诸公以观生弃南雄撤兵擅归,不令与议。会唐、邓诸王自闽航海至广,镇将林察迎之海上。观生闻之,于十月二十九日拥唐王入广州城;以 十一月初二日
监国、初五日即位,改元绍武。此中监国之诏未达,彼中登极之诏先颁矣。
  先是,唐王遣主事陈邦彦来肇通 (第 25 页)
  臣定于十九日,驰赴泉州,先妥布置。一面亲密与福建水师提督臣彭楚汉,确探商办援台一切机宜。惟是,臣所部各营,屡据严催前进。委员驰报:冬腊两月中,雨雪大甚,布棚湿重难行,沿途采办米薪、蔬菜,尤未易敷食用。虽将士感报志坚,不辞劳瘁,实无如道阻且长何!臣现接席大成等禀报:有自抚州发、自建昌发者,预揣情形,计诸军出江入闽,至泉州,即遇天晴路乾,亦在新正下月,方能到齐。臣惟有严加督催,不准稍有延逗,一俟各军赶到时,即设法渡台,相机援剿,以期仰慰宸廑。
  至臣军行饷,前在湖南省城,经署抚臣庞际云陆续解过湘平银八万三千两,业经奏明在案。 十一月初二日,
臣在湖北,抚臣彭祖贤尽力通筹,即于措拨六万两数内,解交长沙平银四万两,尚有二万两,商许随后搭解,尚未 (第 31 页)
  琼防团绅若何情形?是否和衷尽心?近奉旨发粤差委之陈主事谦由琼到省,其在籍时已议及团务否?署儋州黄湘林闻与该道素熟,其人若何?均禀覆。又批。



   批台湾道刘璈禀鸡笼情形 (光绪十年十一月初二日)
  鸡笼不守,台北岌岌可虞,全台人心皆为震动,自以速图恢复为要。该道函商朱道,请仍以曹军扼狮球岭 …… (第 32 页)
                (--见「全集」卷一百二十五「电牍四」。)



   致总署 (光绪十一年十一月初二日)
  奉寄谕,询刘永福目下行径,电闻。查永福到南宁后,谨遵约束。现乞假赴宾州买田安家口,数日后可回 (第 122 页)
得获器械数目,另造清册报部察核外,臣谨会同督臣姚、抚臣吴,合词具题,伏乞皇上睿鉴敕部议叙施行。
   康熙十八年十一月初二日。



(第 70 页)
稍存圭角等语,适符大典。相应敕下提督杨、总督姚,和衷共济,同心一意,速行剿灭海寇,以靖地方可也等因。 康熙十七年十一月初二日
题,本日奉旨:依议,钦此。为合劄该提督钦遵施行』等因到职。承准此,除钦遵外,理合具启,伏乞王爷睿鉴施 (第 100 页)
浦,乾隆五十一年六月渡台,在彰化县大肚地方宰猪营生,与林爽文会党许溪熟识,许溪邀入天地会,陈樵应允。 十一月初二日
该犯同郭盏、吴带、陈榜、吴汴、李积、郭却、阮择、薛指 (第 152 页)
  同日,李侍尧奏言:据蚶江通判陈惇禀称,将军于十一月二十五日攻开大里杙后,有生番禀说,大里杙左右并后边都藏有贼人。官兵在犁头店地方劄营,二十七日,官兵

进去搜山。三十日生番又到营禀称,愿往拿林爽文献功等语。又据船户纪三回称,在淡水闻说二十五日大兵攻开大里杙,贼人都逃入内山国姓埔地方。 初二日
有义民到淡水云,将军谕令义民各自归庄耕种。如今台湾南北道路都通,文报往来无阻。北路每米一石卖钱二千五 (第 774 页)
  窃臣于闰十月二十七日陕州途次,准军机大臣字寄:闰十月二十二日奉上谕:『定安奏:遵拨官兵赴乌会剿,并陈归绥吃紧情形,边外望援,不可不设法筹著。著刘铭传迅派大枝劲旅,由靖边、安边取道宁条梁,驰赴缠金,扼要屯扎,以保粮源等因。钦此』。 十一月初二日
行抵潼关,复准兵部火票递回洛阳拜发原摺,承准军机大臣字寄:闰十月二十五日奉上谕:『昨谕刘铭传迅派大枝 …… (第 87 页)
   军机大臣字寄:同治十年九月十六日奉上谕:刘铭传奏病难速痊恳恩赏假回籍调理并请派员接统淮军各摺片,刘铭传著赏假三个月,回籍调理。至请饬曹克忠来陕西统带马步各营,本日已谕令李鸿章传知该提督即行前往矣。甘省军情紧要,曹克忠未经到陕以前,刘铭传仍当妥筹布置,不得以接统有人,遽行诿卸。曹克忠到陕,该提督再行回藉调理,以重防务。钦此。



   俄事入都目疾请假就医天津片 (光绪六年十一月初二
在京发)

  再臣于八月奉诏入都,本因目疾请假两月,十月初八日由籍起行,赴天津就医调治。兹奉十月初 (第 102 页)
刘壮肃公奏议卷二
    谟议略
   筹造铁路以图自强摺 (光绪六年十一月初二日
在京发)

  窃臣以匪材,渥承恩遇,自解兵柄,养田园,每念中国大局,往往中夜起立,眦裂泣下,恨不 (第 121 页)
    (朱先先生曰:『鲁王来中左所,此书言成功以臣礼奉之,则失之诬。考江日升台湾外纪,与此说异,其言曰:「永历六年,鲁王至厦门,成功集诸参军议接鲁王礼。潘庚钟曰,鲁王虽曾监国浙右,而藩主现奉粤西(据小腆纪年补此二字)正朔,均臣也,相见不过宾主。成功曰,不然。若以爵位论之,鲁王尊也,况经监国。若用宾主礼,是轻之;轻之,是纲纪混矣。吾当以宗人府府正之礼见之,则于礼两全。诸参军服其论」(外纪卷七)。徐鼒小腆纪年、汪镛钟延平忠节王始末皆取斯说,则言以臣礼事之者诬也』。)
   十一月初二日,
藩驾至潮阳。提塘黄文自行在来,报称:『有旨请藩入援。伪平、 …… (第 12 页)
  是月,藩令录阵亡忠臣后入育冑馆,柯平、洪荫、林鸿猷等在焉。又考诸生优行者入储贤馆,洪初辟。杨京、陈昌言等在焉。
   十一月初二日,
漳州协守清将刘国轩献城归正。先时,国轩慕义欲归藩下,未得其便,至是月乘总镇张世耀新任兵将未协,先遣母 …… (第 71 页)
  十月,藩驾回驻思明州。报达素回京,各水师尽吊(调),俱阁在岸边。
  催各镇脩葺船只,限月终报竣,赴十一月出征。
  十一月,藩驾移驻金门城。
   初二日,
遣右武卫周全斌为总督,提调左右虎卫镇、援剿后镇;以马挂印为副督,提调罗蕴章;仍以宣毅后镇吴豪暂统宣毅 (第 184 页)
  法华富贵證声闻,舒卷瑶天两朵云。柳絮当年才调集,椒花元日吉祥文。宝钗何幸逢徐淑;纨谁能匹窦群?试听八琅歌一曲,玉真中有范成君。



   菽庄寿菊雅集次健人韵 (乙卯十一月二日)


(第 249 页)
  钦命经略湖广江西广西云南贵州等处地方、总督军务兼理粮饷、太保兼太子、太师、内翰林、国史院大学士、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洪承畴谨揭:为庆贺事。 顺治十年十一月初二日,
恭遇长至,职奉差在外,不获同在廷诸臣躬亲拜舞,谨望阙叩头庆贺。伏愿皇上懋膺嘉祉,永享太平,职不胜踊跃 …… (第 65 页)
    钦命经略湖广江西广西云南贵州等处地方、总督军务兼理粮饷、太保兼太子太师、内翰林、国史院大学士、兵部尚书兼理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洪承畴谨揭:为庆贺事。 顺治十年十一月初二日,
恭遇长至,职奉差在外,不获同在廷诸臣躬亲拜舞,谨望阙叩头庆贺。伏愿皇上懋膺嘉祉,永享太平。谨具奏闻。 (第 65 页)
  再,台郡情形,官与绅不协,绅与绅复不协;外患方殷,内讧未息,何以御侮!虽闻屡饬刘铭传转谕各绅,而伏处遐陬者,恐未能喻中旨。现在吴鸿源度已渡台,拟请寄谕该员,酌选公正绅士,详布朝廷德意;务令林维源、陈霞林共释夙嫌,协心努力。遇有战守事宜,尤当进商抚臣,无得阻挠推诿。庶几万里臣民,如聆天语;忠愤感激,不戒以孚矣。谨附片具奏。



   请派员带勇赴援台湾摺 (光绪十年十一月初二日)
     
丁宝桢

  奏为台湾军情紧要,巡抚孤军待援甚切,必应设法赴援;拟请筹备十营勇丁,刻日由 …… (第 87 页)
  所有传闻台事吃紧、筹派兵勇应援各情形,出自愚诚,毫无强饰。是否有当,谨恭摺由驿六百里驰奏,伏乞皇太后、皇上圣鉴训示!谨奏。



   密陈渡台机宜片 (光绪十年十一月初二日)
        
丁宝桢

  再,臣此次奏请援台,明知事属艰难,不易措手;但迫于义愤,中心如焚,不 (第 90 页)
  二十日(乙巳),平定山西固山额真叶臣等自军中奏报:『潞泽所属州县,俱已委员管理。有董学礼者,原系故明副将降贼受职,驻劄怀庆;后为我军击败,遁往潼关。以书招之,学礼遂降,愿率兵驻防黄河西岸;因给与总兵官劄付。又少林寺玉寨贼首李际遇,明季屡攻不克,授以总兵职衔。后与流贼相持,我兵至怀庆,差人招抚,即将所据一府、二州、十二县大小山寨千馀兵二十七万赍书来降』。
  二十五日 (庚戌)
,招抚江南副将唐起龙自军中奏报:『臣抵清河口,闻南来总兵陈洪范已到王家营,臣随见洪范,备颂大清恩德, (第 9 页)
。勉之!欣哉』。
              (--以上见「大清世祖章皇帝实录」卷六十九。)

   十一月初二日(庚午)
,命固山额真卓罗为靖南将军,同固山额真蓝拜等统官兵征广东未定州县。赐之敕曰:『今逆贼侵犯广西,以尔卓 (第 76 页)
』。
              (--以上见「大清世祖章皇帝实录」卷六十九。)

  十一月初二日 (庚午)
,命固山额真卓罗为靖南将军,同固山额真蓝拜等统官兵征广东未定州县。赐之敕曰:『今逆贼侵犯广西,以尔卓 (第 76 页)
  派员往英厂定制铁甲,随带生徒、工匠,学习造驶,正与拙见相符。覆议筹备海防疏内,当互为印證,惟筹饷极难,各海关协款过多,一时抽拨不出,殊深焦急。尊处议覆,如已脱稿,祈赐读为盼。文相主持此论,而病莫能兴,其馀唯诺盈庭,仍恐空言无补。




   筹议海防摺 (十一月初二日)
  奏为钦奉谕旨,详细筹议海防紧要应办事宜,恭摺密陈,仰祈圣鉴事。 …… (第 95 页)
   筹办铁甲兼请遣使片 (十一月初二日)
…… (第 109 页)
   寄福州左中堂、闽督抚、粤督(十二月初七日子刻)

  总署初六来电,本日奉旨,李鸿章转奉刘铭传上月十九、二十一、 二日
电报,已悉。台北急需援师,左宗棠前派恪靖军千人赴台,两营继发,著催令速渡,并再拨劲旅千人。台南现无法 (第 473 页)
   议覆梅启照条陈摺(十二月十一日)

  奏为海防要图,分别缓急,遵旨妥筹,恭摺密陈,仰祈圣鉴事。
  窃臣承准军机大臣密寄, 十一月初二日
奉上谕,梅启照奏请整顿水师,拟定各条,开单呈览一摺,所称请饬船政局及江南机器局仿造铁甲船,豫筹购买外 (第 357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