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總集類
別集類
傳記
史評類
詔令奏議類
紀事本末類
雜史
雜家
詩文評類
詞曲類
曲類
楚辭類
寡君即位三年,召蔡侯而与之事君。九月,蔡侯入于敝邑以行。敝邑以侯宣多之难,寡君是以不得与蔡侯偕。 十一月,
克减侯宣多,而随蔡侯以朝事于执事。十二年六月,归生佐寡君之嫡夷,以请陈侯于楚,而朝诸君。十四年七月,
除道成梁,以利农夫。

孟冬之月朔令曰:申群禁,修障塞,毕积聚,系牛马,收泽赋。其禁:毋作淫巧。 仲冬
之月朔令曰:搜外徒,止夜禁,诛诈伪,省酝酿,谨闭关。其禁:简宗庙,不祷祠,废祭礼,逆天时。

季冬之
共诛令,择可立立之,以应诸侯,即室家完。不然,父子俱屠,无为也。((《汉书·高纪》上))

入关告谕 ((汉元年十一月)
)

父老苦秦苛法久矣。诽谤者族,耦语者弃市。吾与诸侯约,先入关者王之,吾当王关中。与父老约,法三章 ……侯亦无繇教训其民。其令列侯之国,为吏及诏所止者,遣太子。((《汉书·文纪》))

日食求言诏((二年 十一月)
)

朕闻之,天生民,为之置君以养治之。人主不德,布政不均,则天示之灾,以戒不治。乃十一月晦,日有食 ……发边吏车骑八万诣高奴,遣丞相灌婴将击右贤王。((《汉书·匈奴传》))

复遣周勃率列侯之国诏((三年 十一月)
)

前日朕遣列侯之国,辞未行。丞相朕之所重,其为朕率列侯之国。((《汉书·文纪》,又见《周勃传》。
,欲刷耻改行,复奉正义,厥路亡繇。其赦雁门、代郡军士不循法者。(《汉书·武纪》)

议不举孝廉者罪诏 (元朔元年十一月)
公卿大夫,所使总方略、壹统类、广教化、美风俗也。夫本仁祖义,褒德禄贤,劝善刑暴,五帝三王所繇昌也 ……百姓之未洽于教化,朕嘉与士大夫日新厥业,祗而不解,其赦天下。(《汉书·武纪》)

封公孙弘为平津侯诏 (元朔三年十一月)
朕嘉先圣之道,开广门路,宣招四方之士。盖古者任贤而序位,量能以授官,劳大者厥禄厚,德盛者获爵尊。 ……士中等分循行谕告,所抵无令重困。吏民有振救饥民免其厄者,具举以闻。(《汉书·武纪》)

封周子南君诏 (元鼎四年十一月)
三代邈绝,远矣难存。其以三十里地封周后为子南君,以奉先王祀焉。(《史记·封禅书》)

祭地冀州, ……列侯甲第,僮千人,乘舆斥车马帷帐器物以充其家。(《史记·封禅书》,《汉书·郊祀志》上)

郊祠泰畤诏 (元鼎五年十一月)
朕以眇身,托于王侯之上,德未能绥民,民或饥寒,故巡祭后土,以祈丰年。冀州脽壤,乃显文鼎,获荐于庙
破奴故道,抵受降城休士,因骑置以闻。所与博德言者云何?具以书对。((《汉书·李陵传》))

诏关都尉 ((天汉二年十一月)
)

今豪杰多远交,依东方群盗。其谨察出入者。((《汉书·武纪》))

改铸黄金诏((太始二年三月)
民。郡国宫馆,勿复修治。流民还归者,假公田,贷种、食,且勿算事。((《汉书•宣纪》)

举孝弟诏( (地节三年十一月)


朕既不逮,导民不明,反侧晨兴,念虑万方,不忘元元。惟恐羞先帝圣德,故并举贤良方正,以亲万姓,历
羌虏破散创艾,亡逃出塞。其罢吏士,颇留屯田要害处。((《汉书·冯奉世传》:上曰。)

责吏诏( (永光三年十一月)


乃者己丑地动, 中冬
雨水大雾,盗贼并起,吏何不以时禁?各悉意对。((《汉书·元纪》)

赦诏((永光四年二月)

朕 ……,勿置县邑,使天下咸安土乐业,亡有动摇之心。布告天下,令明知之。((《汉书·元纪》)

议毁庙诏( (永光四年十一月)


盖闻明王制礼,立亲庙四,祖宗之庙,万世不毁,所以明尊祖敬宗,著亲亲也。朕获承祖宗之重,惟大礼未
故,以顺皇帝之意也。((《汉书·郊祀志》下:成帝崩,皇太后召有司。))

诏有司复甘泉泰畤汾阴后土祠 ((建平三年十一月)
)

皇帝孝顺,奉承圣业,靡有解怠,而久疾未瘳。夙夜惟思,殆继体之君不宜改作。春秋大复古,其复甘泉泰
,不知所置。

许美人前在上林涿沐馆,数召入饰室中若舍,一岁再三召,留数月或半岁御幸。元延二年怀子, 其十一月
乳。诏使严持乳医及五种和药丸三,送美人所。呼客子、偏、兼闻昭仪谓成帝曰:「常绐我言从中宫来,即从中宫 ……强兵,今为京师,土地肥饶,可度地势水泉,广溉灌之利。(《汉书·息夫躬传》)

奏间匈奴乌孙
单于当以 十一月
入塞,后以病为解,疑有他变。乌孙两昆弥弱,卑爰疐强盛,居强煌之地,拥十万之众,东结单于,遣子往侍,如
铜符帛图。申命之瑞,寝以显著,至于十二,以昭告新皇帝。皇帝深惟上天之威不可不畏,故去摄号,犹尚称假, 改元为初始,
欲以承塞天命,克厌上帝之心。然非皇天所以郑重降符命之意,故是日天复决以勉书,又侍郎王盱见人衣白布单衣
户多少就五等之差;其为吏者皆罢,待除于家。上当天心,称高皇帝神灵,塞狂狡之萌。(《汉书·王莽传》中: 始建国二年十一月,
立国将军建奏云云,莽曰可。)

满昌

昌,哀帝初为詹事。莽篡位,为保成师友祭酒。

劾奏昆弥使者
监察御史、司隶、州牧岁举茂才各一人。(《续汉·百官志一》注补引《汉官目录》)

下诏让高尚(十二年 十一月)
  城降三日,吏人从服,孩儿老,口以万数,一旦放兵纵火,闻之可为酸鼻。家有敝帚,享之千金,尚宗
穷寇交锋;老贼疲弊,必当束手事吾也。以饱待饥,以逸军,折捶而笞之耳。(《后汉纪》)

敕冯异(二年 十一月)
  三辅遭王莽、更始之乱,又遇赤眉、延岑之弊,兵家纵横,百姓涂炭。将军今奉辞讨诸不轨。兵家降者
图谶所谓至谴。永思厥咎,在予一人。群司勉修职事,极言无讳。(《后汉·明帝纪》)

班示封事诏(八年 十一月)
  群僚所言,皆朕之过。人冤不能理,吏黠不能禁,而轻用人力,缮修宫宇,出入无节,喜怒过差。昔应
刑以丧爵土,朕甚怜之。其封复子邯为胶东侯,兴子员为氵隐强侯。(袁宏《后汉纪》十一)

贬阜陵王延诏 (十一月)
  王前犯大逆,罪恶尤深,有同周之管、蔡,汉之淮南。经有正义,律有明刑,先帝不忍亲亲之恩,枉屈
至之后,有顺阳助生之文,而无鞠狱断刑之政。朕咨访儒雅,稽之典籍,以为王者生杀,宜顺时气。其定律,无以 十一月
、十二月报囚。(《后汉·章纪》)

凤皇、黄龙见下诏(二年九月壬辰)

  凤皇、黄龙所见亭部,
育,常有《蓼莪》《凯风》之哀,选懦之恩,知非国典,且复须留。(《后汉·清河孝王庆传》)

诏报张禹 (十一月)
  祠谒既讫,当南礼大江,会得君奏临汉回舆而旋。(《后汉·张禹传》)

贷种粮诏(十六年正月 ……,遣诣公车,将以补察国政,辅朕之不逮。(《后汉·樊英传》注引《谢承书》)

敕司隶校尉冀并二州刺史 (永初元年十一月)
  民讹言相惊,弃捐旧居,老弱相携,穷困道路。其各敕所部长吏,躬亲晓谕。若欲归本郡,在所为封长
一,《晋书·刑法志》,《通典》一百七十)

奏驳贾宗断狱尽三冬议

  夫冬至之节,阳气始萌,故 十一月
有兰、射干、芸、荔之应。《时令》曰:「诸生荡,安形体。」天以为正,周以为春。十二月阳气上通,雉雊鸡乳 ……周岁首皆当流血,不合人心,不稽天意。《月令》曰:「孟冬之月,趣狱刑,无留罪。」明大刑毕在立冬也。又: 「仲冬
之月,身欲宁,事欲静。」若以降威怒,不可谓宁;若以行大刑,不可谓静。议者咸曰:「旱之所由,咎在改律。
色、牺牲、徽号、器械而已。故曰:「殷因于夏礼,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知也。」《易》曰:「潜龙勿用。」言 十一月
、十二月阳气潜藏,未得用事。虽煦嘘万物,养其根荄,而犹盛阴在上,地冻水冰,阳气否隔,闭而成冬。故曰:「履霜坚冰,阴始凝也。驯致其道,至坚冰也。」言五月微阴始起, 至十一月,
坚冰至也。夫王者之作,因时为法。孝章皇帝深惟古人之道,助三正之微,定律著令,冀承天心,顺物性命,以致时雍。然从变改以来,年岁不熟,谷价常贵,人不宁安。小吏不与国同心者,率入 十一月
得死罪贼,不问曲直,便即格杀,虽有疑罪,不复谳正。一夫吁嗟,王道为亏,况于众乎!《易》十二月(袁宏《纪》作 「十一月,
《中孚》曰」),「君子以议狱缓死」。可令疑罪使详其法,大辟之科,尽冬月乃断。其立春在十二月中者,勿以
朝贺奉樽。金牺象,嘉礼具存。献酬交错,万国咸欢。(《艺文类聚》七十三)

冬至袜铭

  机衡 建子,
万物含滋。黄钟育化,以养元基。阳升于下,日永于天。长履景福,至于亿年。皇灵既祐,祉禄来臻。本枝百世,子子孙孙。(《艺文类聚》七十,《初学记》四。案:《初学记》又云崔骃《袜铭》,有 「建子
之月,助养元气」之事。)

六安枕铭

  枕有规矩,恭壹其德。永元宁躬,终始不忒。六安在床,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