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總集類
別集類
傳記
詔令奏議類
雜史
雜家
編年類
詩文評類
较近,该督亲督弁兵就近驻劄,更足以壮声援,而资策应;即于搜捕馀匪,亦为有益。
  同日,柴大纪奏言: 正月初四日,
水师提臣黄仕简派调臣统领本标兵丁四百名、守备邱能成兵丁一百三十名、台湾游击杨起麟、林光玉等兵丁九百名 (第 194 页)
青、李侍尧俟事竣后,彻底严查。如果有侵欺情弊,即严参重治。想昧良之辈,天理难容,亦无所逃罪也。
   初四日(辛丑)
,常青奏言:二十三日至厦门登舟,因春令北风甚少,在料罗寄碇。三月初六日风顺开洋,初九日由澎湖进鹿耳门 (第 242 页)
闽粤交界处所,既可遥壮声援、使逆贼闻之震恐气慑,万一接咨添调,则陆程五日到厦,由厦到台,照常不过三、 四日;
不出十日,军营已收臂指之用。如逆贼即日荡平,到此项兵丁仍由水程回至粤西,沿途所费无几。奏入。
  上 (第 494 页)
钦定平定台湾纪略卷五十

   乾隆五十三年]正月初四日(丁卯)
,上谕内阁曰:上年台湾办理军务,漳、泉等府属应付浙、闽满汉官兵及四川、湖南、贵州各兵,兼之粮饷、军装 (第 801 页)
卫二十员、贵州、广东屯练兵丁数百名,改装易服,扮作民人,同淡水义民、差役及社丁、通事等,分投搜缉。于 初四日,
在老衢崎地方将逆首林爽文、贼目何有志一同擒获。现在搜查逃窜馀匪,又拿获林琴、陈传、吴万宗、赖其珑等四 (第 849 页)
  二十一日,藩师自达濠开驾,约定国公至南澳会师。后劲镇陈斌入潮阳城镇守,虏至,归之。

  黄海如在达濠欲谋叛,败露;藩令洪习山赐之死。
  五年辛卯(一六五一) 正月初四日,
藩驾至南澳。镇守南澳地方忠勇侯陈豹请见,告曰:『藩主统师勤王,先帝在天之灵,实鉴贶之。但闻二酋已破广 …… (第 14 页)
  十六日,故后冲镇华栋母陈氏,赎出虏狱到家。据中军陈有庆报称:『本官十载从征,父弟战死于虏,七旬老母,生滞虏狱,搥胸抱愤。不幸五月谢世,临终垂泪,鸣嘱遗恨,以为终无能出母狱期也。幸蒙藩主询知遗语,敦谕宫傅郑泉粪金赂脱,以鼓将□。蒙宫傅用银二千两,令旗鼓卢恩多方斡旋,赂脱本官□□,已于本月还生抵家矣。此日奄奄垂暮之年,得揭骸骨归家,虽不及见其子,尤(犹)见其孙,不特栋生死皆感藩主鸿恩,即军前将士,亦云待死士尤(犹)如此,则我生者益当感奋百倍矣』。栋系兴化人,起义从王,原名燧,第因母在狱,特令改名华栋。
  十三年己亥(一六五九)正月,藩驾驻沙关。
   初四日,
周全斌、陈魁等报伪院赵国祚吊(调)集马步数千,欲来攻复平阳沙园所。藩驰谕机宜云:『国祚必不敢来犯。倘 (第 136 页)
  台湾风信与他海殊异:风大而烈者为飓,又甚者为台。飓倏发倏止,台常连日夜不止。正、二、三、四月发者为飓,五、六、七、八月发者为台。九月则北风初烈,或至连月,为九降。过洋以四、七、十月为稳,以四月少飓、七月寒暑初交、十月小春,天气多晴暖故也。六月多台,九月多九降,最忌。台飓俱多挟雨,九降多无雨而风。凡台

将至,则天边有断虹:先见一片如船帆者曰破帆,稍及半天如鲎尾者曰屈鲎。土番识风草,草生无节则一年无台,一节则台一次,多节则多次。飓之名以时而异: 正月初四日
曰接神飓,初九日曰玉皇飓,十三日曰关帝飓,廿九日曰乌狗飓,二月二日曰白须飓,三月三日曰上帝飓,十五日 (第 55 页)
   常德兵行要路需用渡马船只并将用过工料钱粮请敕核消事揭帖(顺治十四年十二
    月
初四日
到)

  钦命经略湖广江西广西云南贵州等处地方、总督军务兼理粮饷、太傅兼太子太师、内翰林国史院大学 (第 198 页)
  钦命经略湖广江西广西云南贵州等处地方、总督军务兼理粮饷、太傅兼太子太师、兵部尚书、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武英殿大学士洪承畴谨揭:为谨报微臣自黔起行日期,并陈催解过饷银事宜,仰祈上鉴事。 顺治十七年正月初四日
职,准吏部咨,蒙皇恩特准职解任调理。职随具有微臣奉旨特准解任回京调理恭谢天恩事一疏,于正月初八日拜发 …… (第 267 页)
自行奏销。职随于正月二十日自贵州省城起行,沿途再迎催旧欠饷银,陆续差解云贵督抚臣,以听分派支用。职于 正月初四日
接准户部咨,为驰报土司叛逆情形等事,内开:云南大兵,十七年分需用俸饷豆草,合先酌拨江西等省银五十万两 (第 268 页)
  顺治十四年,承畴得旨允解任,旋又留任。本辑十四年九月初九日疏,系衔末有今解任调理五字,以后同。至十五年五月二十九日疏,又销去,贰臣传不叙入,史稿本传则云。十四年,可望叛其主,举兵攻云南,与定国战而败。十一月,诣长沙降,时上已允承畴解任还京师养。至是,命承畴留任,督所部与罗托等规取贵州,并命平西大将军吴三桂自四川,征南将军卓布泰自广西,分道入。此盖采东华录补入。东华录书准解任在十四年六月辛丑,复留在十二月癸酉,与本辑系衔合也。十七年正月二十二日疏,衔又系此五字,疏中言 正月初四日,
准吏部咨,特准职解任回京调理,是奉到部咨之日,在部臣奉旨咨行,必在上年之冬,而承畴之请停进兵缅甸,在 (第 280 页)
  顺治十七年(一六六0、庚子) 春正月初四日(庚申)
,吏、兵二部会议江南、浙江失陷城池文武各官罪:『江南提督马逢知当镇江失守,拥兵不救;贼遁,又不追剿。 (第 170 页)
  顺治十七年(一六六0、庚子)春正月初四日 (庚申)
,吏、兵二部会议江南、浙江失陷城池文武各官罪:『江南提督马逢知当镇江失守,拥兵不救;贼遁,又不追剿。 (第 170 页)
  顷吴镇安康初一由宁波来电,十七康率五船至台北,煤尽回石浦,风大。二十六始装煤,接闽电,知法船七艘北来,因于二十九出石浦口入闽,不料法九船内四铁甲、三木船、二鱼雷已先日由大嶯回石浦,辰刻大雾,我五船见其来,即南行布阵,乃驭远因行缓驶回山边,澄庆从之,招以旗,不能见,我船冲雾南行,非大雾三船亦不保。及雾散,法船与澄驭均不见。闻南有法六船,遂回北。澄驭尚无下落。此次前无探报,后无援兵,两面受攻,五船遂截断。现三船收宁波口内,可无虑,水、陆探澄驭,探的续报云云。




   寄江督、浙抚 (正月初四日辰刻)
  总署正月初三来电,本日奉旨,据曾国荃电称,刘秉璋拟令南洋三船驶回等语。南洋各船,本为援台调拨 …… (第 480 页)
   寄译署(正月二十八日申刻)


  顷又据日使槚本钞送上海日领事来电,正月十八法兵在基隆前进,行程 四日,
山路崎岖,遇华兵接仗数次。华军所驻营垒概行攻夺。华兵退至向淡水之路,伤亡华兵一千五百至二千,遗下鎗 (第 487 页)
等具云云。




   寄译署(正月二十八日亥刻)

  邵友濂本日 申刻
来电,字林报接宁波电,法已燬小港台,以备攻招宝山。又程文炳二十七泉州来电,渡台无船,焦急万分,奉调 …… (第 487 页)
  徐使十六来电,咸电敬悉。日在法新造一舰,前月初七即接该舰由新嘉坡开来之电,逾半月未到,日揣系沈浸,或坏机停泊孤岛,故雇两商轮于本月初八驶赴南洋一带访

寻确信,直至西贡、新嘉坡而止。因恐该二轮在途缺乏用物,须入经过各国口内添购,故文请承祖及英、法、葡各使均电知各该属地,于该二船入口时,勿视为商船。其意在免征钞税。承祖深知实情,且接文时,船已开行 四日,
又非独往我国,势难阻止,并悉各使均代径电所属各处,故亦遂照来文所指各处,代电闽、粤,如该二船入口,请 (第 540 页)
    春正月,公与名振会成功全师复入京口(公「立春日大雨雪,驻师吴淞」诗曰:『春信惊催元腊残,江梅犹带六花蟠;屠苏饮出冰馀冷,组练光浮木末寒。吹垢岂期风入梦,洗兵自合雨成团。征人感荷东皇意,且逐年光奋羽翰』)。战不利,淹 四日
退军。成功复令陈六御、程应蕃等协攻崇明,不克。还触吴淞关,掠战舰二百九十;名振以沙船九百泛登莱及高丽 (第 272 页)
  一、两日内连往占上见翁仪簿及各该衙门仪簿署镇土王,用一「钦奉敕书特召恩贡生某」名帖;以下衙门,概不具刺。小官无知,坐瑜于别席;亦不与较。
  一、初三夜半,方归。 初四,
晨去暮返。 (第 15 页)
二鼓,
促行;寓中行李不容收拾,即一纸别家之书亦冗不及写。本寓无人看管,亲友不敢受托;后致被盗,繇此也。
  (第 15 页)
  春祈蒇礼右方坛,路便承光盘以桓;黻冕入斋因易服,栖迟据案遂传餐。南瞻正切即闻捷(上年冬底,福建台湾彰化县大里杙等庄逆民林爽文等结党倡邪会,谋为不轨。总督常青驻劄厦门,调遣官兵剿捕;水师提臣黄仕简、陆路提臣任承恩各带官兵,已于 正月初四日
先后抵台湾。节次据常青奏报:黄仕简等连日用击杀贼众数千人,馀党遁入内山;已传旨令常青渡台湾督率文武 …… (第 39 页)
师缘绝壁上,行五昼夜追及之。是役,战死且病者万馀人)。顷刻拖狂兕,联翩射恶鸱;虫沙皆自化,螳斧亦何支 (戊申正月四日,
擒林贼等七人。二十八日,擒蔡贼等数十头目。二十九日,擒庄贼等数十人。馀党皆先后就缚)!瘴雨消丹巇,蛮 (第 57 页)
  安人性又善让,故兄弟分产之日,秀星公独无所得。秀星公纳妾郭氏,安人复无所妒。解衣推食,安人所有,郭氏亦有之。郭氏所未有,安人亦与之;抚其子如己子,嫁

其女如己女。性勤俭,治家撙节有方;故秀星公以富厚著于时。四子濂舫君中壬(□)武举,秀星公固及见之;迨甲午成进士,则惟安人见之耳。
  安人避乱,以乙未内渡。三子、十子在台,相继殒于兵;而安人初未遽知也;迨 丁酉
渡台,而四子又殁于泉之石龟乡。其子梅舫君,始终犹不忍以闻。呜呼痛矣!日盈而昃,月盈而亏;理或然欤!不 (第 64 页)
    嘉义县土匪庄芋等滋事情形片(光绪八年正月二十六日)

  再,本年 正月初四日
臣自大甲溪旋台北府,督同官绅布置修筑府城、添扎台营碉各事。十四日,接据署嘉义县知县潘文凤禀称:『访 (第 127 页)
四十分日之三百七十五。 合五个十日为五十日。合五个八百二十七为四千一百三十五。以日法九百四十而一。得 四日。
馀三百七十五分。通计为五十四日三百七十五分。
气朔分齐。 以日法九百四十解十日。得九千四百。纳八百二 (第 297L 页)
。今为市角。教使者犯法。非所以辑绥外国之意也。 景庙为公罢其令。明年正月。还至良才驿。拜掌乐院正。既 四日。
以使日本劳。升通政大夫承政院同副承旨。夏。拜刑曹参议。 景庙即位。有赵重遇者。上疏请复庶人张氏位号。 (第 425L 页)
  

即位诏(洪武)
朕惟中国之君。自宋运既终。 天命真人。于沙漠入中国。为天下主。传及子孙。百有馀年。今运亦终。海内土疆。豪杰分争。朕本淮右庶民。荷 上天眷顾。 祖宗之灵。遂乘逐鹿之秋。致英贤于左右。凡两淮,两浙,江东,江西,湖,湘,汉,沔,闽,广,山东及西南诸部蛮夷。各处寇攘。屡命大将军与诸将校。奋扬威武。已皆戡定。民安田里。今文武大臣百司众庶。合辞劝进。尊朕为皇帝。以主黔黎。勉循舆情。于 吴二年正月初四日。
告祭 天地于钟山之阳。即皇帝位于南郊。定有天下之号。曰大明。以吴二年。为洪武元年。是日恭诣 太庙。追 (第 469H 页)
尊四代考妣。为皇帝,皇后。立 太社,太稷于京师。布告天下。咸使闻知。
 右 太祖皇帝诏书。 洪武元年春正月乙亥。
即皇帝位。丙子。 诏告天下。 太祖皇帝御制也。古之帝王。以文章。震耀天下者。唐太宗,宋仁宗是也。然简 (第 469H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