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總集類
別集類
詔令奏議類
編年類
詩文評類
曲類
詞曲類
卷五

章帝(二)

产子复勿算诏 (元和二年正月乙酉)
  《令》云:「人有产子者复勿算三岁」。今诸怀妊者,赐胎养谷人三斛,复其夫,勿算一岁,著以为令
所不容,而况植乎?骨肉之亲,舍而不诛;其改封植。(《魏志·陈思王植传》注引《魏书》)

取士勿限年诏 (黄初三年正月庚午)
  今之计考,古之贡士也。十室之邑,必有忠信,若限年然后取士,是吕尚、周晋不显于前世也。其令郡国
。得卿书,寻省反复,但有悲慨。比者且当数致年知(阙)

  毕力果思,迟言面不可复得,此与范期后月 五日,
遂乃克耳,还遣旨进。

  顷犹小差,欲极游目之娱,而吏卒守之,可叹耳。阳化果似小可,何日得卿诸人。
  勋仕魏。入晋为议郎。

答问礼

  俗云:正月一日为鸡,二日为狗,三日为猪,四日为羊, 五日
为牛,六日为马,七日为人。(《北齐书·魏收传》:魏帝宴百顺何故名人日,皆莫能知,收对曰:晋议朗董勋答
可不谓之远乎?由近以知远,推己以况人,此礼之情也。

  商君始残礼乐。至乎始皇,遂灭其制,贼九族, 破五
教,独任其威刑酷暴之政。内去礼义之教,外无列国之辅,日纵桀纣之淫乐,君臣竞留意于刑书,虽荷戟百万,石


  余闲居,爱重九之名。秋菊盈园,而待醪靡由。空服九华,寄怀于言。

游斜川诗序

   辛丑正月五日,
天气澄和,风物闲美。与二三邻曲,同游斜川。临长流,望曾城,鲂鲤跃鳞于将夕,水鸥乘和以翻飞。彼南阜者,
彼春华,同夫海枣,宁可以轨物字民,作范垂训者乎?且今之官漏,出自会稽,积水违方,导流乖则,六日无辨, 五夜
不分,岁躔阉茂,月次姑洗,皇帝有天下之五载也,乐迁夏谚,礼变商俗,业类补天,功均柱地,河海夷晏,风云
。远游冠,公服绛纱单衣,革带金钩《角枼》假带方心,纷长六尺四寸,广二寸四分,色同其绶,金镂ひ囊袜履, 五日
常朝则服之。衮冕服九章,同皇太子王公开国公初受册,执贽入朝,祭祀亲迎,则服之。三公助祭者亦服之。冕
  二十年,乙亥。年三十七。册三十四。十月三十日,先君子让溪公在籍病故。十一月十六日,在京闻讣,匍匐归里。
  二十一年,丙子。年三十八。册年三十五。 正月初五日,
到籍。时,母太大人患乳症,就医于杭。余时患腰疽。秋,皆瘉。至漂阳访赵雩门同年,游上海。
  二十二年 (第 9 页)
  题为敬竭愚忠,揆情审势,谨补牍再陈,务得官兵之心力,以早靖岩疆事。康熙十七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蒙兵部劄付,内开:『职方清吏司案呈,奉本部送据福提杨呈称,所带亲随三百名未经收入经制起支粮饷,则此三百名之行粮、口粮,似应准与一千七百名一体关支,俟泉州解围之日,将此三百名收入经制,其行粮、口粮开除住支等因。查该提督所称带去亲随三百名,照援剿之例一体关支之处,关系钱粮,不便据呈议,应劄该提督知照可也等因。呈堂奉批,照劄送司,案呈到部。拟合就行。为此合劄遵照施行』等因。又于 康熙十八年正月初五日
承准户部劄付,亦为前事,内开:『查该提督呈称,本提督带往福建兵一千七百名,照援剿兵丁之例支给行粮,家 (第 38 页)
  昨生擒林爽文,则剿灭逆贼事,可称蒇大端;兹生擒庄大田,则肃清台湾事,方称臻尽善。二逆狼狈为奸,得一而不得二,馀孽尚存,虑其萌芽;且彼既闻首祸被获,则所以谋自全而倖逃生,入山固易追、赴海则难捕矣。是以先事周防,屡申饬谕(庄大田在南路,距海甚近,不虑其入山,而虑其入海,则追捕甚难。因屡次降旨,令福康安等慎防其入海之路,思虑所及,随时预饬)。兹福康安尽心画策,凡港口可以入海者,无不移舟设卡。因闻庄大田带同匪众俱在柴城,初二日欲往蚊率社,经番众极力抵御,复

行退回。 初五日黎明,
官军由风港发兵,越箐穿林,遂有贼匪突出拒敌。我兵迎击,海兰察率领巴图鲁侍卫奋勇齐攻,杀贼三百馀、生擒 …… (第 79 页)
兵数队,以徐合攻,自山梁布阵抵海岸。适乌什哈达所率水师,得顺风连樯齐至,沿海进围,水陆合剿,自辰直至 午刻,
杀贼二千馀。群贼奔溃投水,尸浮海如雁鹜,而独庄大田伏匿山沟,以致生擒。是岂人力哉?天也。
  二逆以 (第 79 页)
  上命军机大臣传谕李侍尧、常青、徐嗣曾曰:前贼匪滋扰凤山时,瑚图里纵马由南而去,不知下落。朕以该参将之不能抵御,由于兵散独力难支,与临阵退缩者不同,曾谕令常青俟事定后,核其功罪,分别办理。今该参将业已回至郡城,率兵堵御,如果奋勉杀贼,则功过尚足相抵。著常青俟事竣后,秉公核实具奏,并给咨送京,候询问台地一切情形。再,柴大纪摺内称郡城并无墙围,惟以木栅刺竹环绕,官兵难以固守等语。前曾谕令李侍尧于台匪荡平后,将是否可以建城之处,酌量办理。今阅柴大纪所奏,体察情形,彰化等三县一厅应否改建城垣,尚可俟筹办善后事宜时,确实勘估绘图妥议,请旨办理。至郡城为全台根本,即应速建城垣,以资保障。著李侍尧、常青一俟事竣,即熟商妥议,一面奏闻,一面兴工办理。
   初五日(癸卯)
,上命军机大臣传谕李侍尧曰:从前办理缅匪时,曾调福建水师兵二千名,随同进剿。该兵丁等沿途滋事,鞭责夫 (第 151 页)
  上命军机大臣传谕李侍尧、常青、徐嗣曾曰:王启郎、曾锦系凤山滋事贼首,与高文麟等四犯无异,既经拿获,著该督抚等押解来京,听候审办。其游击蔡攀龙督率兵民,奋勇杀贼,尚属可嘉!并著事竣后,给咨送部引见。此时,各路官兵早已齐抵台湾,贼人望风胆落,势必纷纷逃窜,各口岸巡防堵缉,尤为最要。李侍尧于二月初二日经过杭州,计日内已可抵泉州。常青交印后,迅即前往台湾,遵节次所降谕旨,妥协督办,总期迅速蒇事。
  十一日(己酉),常青奏言:接准黄仕简咨称:『带领官兵于正月初四日到台,经将查办情形,于 初五日
具奏』等因。查该提臣所称初五日具奏一摺,并未到泉,似系被风阻滞。而任承恩由鹿仔港登岸之后,迄今尚无进 (第 160 页)
亦须一月,仍属不能应手。惟有调驻闽粤交界处所,既可遥壮声援、使逆贼闻之震恐气慑,万一接咨添调,则陆程 五日
到厦,由厦到台,照常不过三、四日;不出十日,军营已收臂指之用。如逆贼即日荡平,到此项兵丁仍由水程回至 (第 494 页)
  二十五日(戊子),李侍尧奏言:据厦防同知刘嘉会禀称:『有船户林允瑞,初九日自后开驾,十一日晚抵厦门。据称于 正月初五日
在后妈祖庙,亲见官兵将林爽文押解装在木笼,有许多官兵围拥防护;闻说是内山拿获』等语。臣查此信既系该 …… (第 837 页)
康安办理善后,有兵数千亦尽足敷应用。
  二十七日(庚寅),孙士毅奏言:风闻将军福康安派兵搜剿,已于 正月初五日
在竹堑山内拿获贼匪林爽文,初六日已经起解等因。臣恐又系讹传,但思献出逆犯家口一事,现在已属确凿,则此 (第 842 页)
,惟恐路径不能谙习,侍卫兵丁中亦无认识林爽文之人,因选派淡水义民首及社丁通事等数十人带道,作为眼目。 正月初五日,
巴图鲁侍卫翁果尔海等四员,贵州外委卢应朝、广西把总谭金魁等,屯练都司阿忠等,搜至老衢崎地方,经义民首 (第 937 页)
   一00、详报委筑卫城坚垒并联络安平台由
                        (光绪十年正月初五日)
  为详报事。窃照台湾府城,凡道、府饷库与军装、子药、应支等局,均在城内,实全台根本,筹防尤宜周 (第 238 页)
  查伏波、海镜两船,每月公费、薪粮并修理、用煤等项,各支银二千五、六百两,每年并计,两船需费银六万馀两,即以此项按年抵还驾时、斯美船价,六年即可偿清。如此一转移间,公家毫无所亏,六年之后既得坚快之船,又省养船之费,于台湾海防,不无裨益。除呈报海军衙门暨咨户部、船政外,谨请饬部立案。
    光绪十六年正月初五日
奉朱批:著照所请,该衙门知道。钦此。 (第 255 页)
  龟蛇对峙锁孤城,草蔓烟荒统领营;古寺何人寻海会,炮台迩日筑安平。春初高树蜩螗沸,夜半棂蜥蜴鸣。太息合欢山下路,月明渐少嘴琴声(以竹为弓,长四寸,番童以唇鼓之;番女闻而合意者,遂成婚姻)
  溪洞生烟十八重(地在诸罗),乱山苍翠簇芙蓉。谁能望气探银穴,便欲乘云上玉峰。 五夜
寒潮鸣战鼓, (第 54 页)
二更
残日吐边烽(台海颓阳如烽燧递出, (第 54 页)
夜深
方隐;奇观也)。风中挟火麒麟飓,奇事还闻孔斗龙(见「东番记」)
  仙桃高对佛桑红,花信难凭廿 (第 54 页)
  窃臣等于同治十三年十二月初一日,业将北路开山情形奏明在案。兹迭准提臣罗大春咨函,称北路大南澳生番,自经黄朋厚、冯安国等惩办之后,上年十二月初九、十三等日斗史武达、斗史达简、斗史实纪律、斗史么、哥老辉等五社番目各带番丁百馀人叩营乞抚,经冯安国等分别诫饬、赏犒遣归,番情遂颇安谧。本年 正月初五日,
罗大春由苏澳率队起程,初九日始抵新城。初十、十二等日,履勘三层城、尤仔丹溪、马邻溪 (第 3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