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總集類
別集類
詞曲類
詩文評類
詔令奏議類
   幸长安制
门下观俗省方所以爱人治国尊崇(一作/宗尊)庙貌所以事
神享亲钦若昔典此言大哉(一作/义)朕祗膺鸿业积念咸
秦去岁欲幸洛京已发成命旋属重营太庙(一作/天室)因将
中止诚以其绳则板功且未即展軨效驾信弗可违终
四觐于东方恒载驰于西土流晷不驻通丧永毕象居

始成如在增慕朕之前志日夕(一作/夜)匪遑故可以诗陈
肃邕礼极禋祀神明之奥(一作/喔)时惟雍州稼穑有年莫
若关辅王假用吉后来其苏实获我心俾从人欲可以
今年十月取北路幸长安所司准式务在节省无得劳
费主者施行 (开元六年/六月六日)
   幸西京制        张九龄
敕朕所时迈皆顺物情顷属关辅无年遽尔东幸固非
为已将以息人今百 (第 3b 页)
   贺破贼表(宪宗/)      张仲素(元和/元年)
臣某言得度支使李巽与臣委曲报剑南行营官军大
破逆贼刘辟事宜伏承自六月十日后鹿头城下石碑
谷口前后杀获已仅三万馀人 今月六日
又于鹿头城 (第 5a 页)
奉朝廷法制守使府规模克励小
心庶无大悔有渝此志敢逭明刑
   宣州刺史谢上表
臣某言中使王文朝至伏奉 六月六日
恩制授臣宣州
刺史兼御史中丞充宣歙池等州都团练观察处置等
使以七月二十九日到镇上讫臣谬承宠章顾影惭灼 (第 6b 页)
东帅闻丧来奔半旬而至□毒之甚情(二/本)
(作/如)不欲生既受吏人宾客之吊乃忍死(集作/哀)谋事以
月六日
引使君之柩去常州归洛阳其年岁次丁已十 (第 7b 页)
未成童而夭次曰晦
生十年矣至性过人未期再丁荼蓼嗷号罔极晦世父
右拾遗朗茹终鲜之痛抚之如不孤贞于龟策得 明年
六月六日
壬寅祔葬于东都寿安县之某原宜琢墓石 (第 11b 页)
  董孝子祠记(沈一贯/)
宁波府治南六十步有汉董孝子庙孝子讳黯字叔达
江都相六世孙鄞人也少孤独与母俱百顺咸聚邻人
王寄者富而无行董母与王母相见各言其子而寄病
之殴董母孝子归而母方蒙被卧孝子跪请罪母曰无
他也我失言致寄辱也因不起孝子哀毁营葬终不言
报雠俟王母卒且葬手刃寄以祭而自诣官请死事闻和
帝释弗诛加旌焉又辟为郎中不就卒初孝子母嗜大

隐溪水孝子以远不能致徙居之后人以慈溪名县云
而在鄞者即其故居祠之唐大历间刺史崔殷修之自
为记其母像在南郊草堂中宋祥符间钱亿迎归于庙
而请于朝赐孝子号纯德徵君建炎初令林叔豹庆元
间令朱堂咸修其庙我朝洪武初敕封为董孝子之神命
有司岁以 六月六日
致祭用特牲正统二年守郑珞修
其庙国子祭酒陈敬宗为之记今万历间守蔡公贵易
谓神母处殿偏非礼谋于鄞令周君 (第 22b 页)
常自愤其末年家事不遂临终曰我死薄敛不
用椁棺首第书曰丘松山不瞑目之柩又曰死即反葬
母殡鎕奉治命以卒之 六日
而反于兰阳之兆与刘氏
合忠有五子四女铭曰
丘氏之先肇自东明曰丘彦德始迁兰阳传之仲和实
生士能士能生陵 (第 14a 页)
其祸即持劵贷郡帑千金太守梁公许诺会刘瑾败
而景收公得完诸贾劳公公谢曰干支家言我生之辰
适有天气果然盖 戊子六月六日
也公年六十归自东 (第 9a 页)
  纪龙溪先生终事(查铎/)
先生革于万历十一年六月初七日未时非吐故纳新
得养生诀者日与其徒讲圣贤事不辍先生亦自不以
委形委蜕介于怀然先生无大疾痛未尝一日不衣冠
不饮食不游坐革前四五日微疾食粥不饵饭革之日
晨盥栉冠唐巾食粥从容出寝室端坐于琴堂之卧榻

而逝先 初六日
赵麟阳公诣舍问疾先生曰吾今欲化
矣无多言麟阳公尚以能生语慰之先生叹曰人好生
而畏死畏死之心胜吾直以为 (第 3a 页)
两足跏
趺以逝时万历癸卯十二月十七日也师生于嘉靖癸
卯六月十二日世寿六十有一法腊四十有奇师报逝
待命 六日
坐风露中颜色不少改遗命毋龛敛周以蔂
埋葬慈惠寺土坎中次年春夏霖雨及秋众忧淹渍久
令田侍者鸣诸当事得请 …… (第 9a 页)
童真绝染肤体如铁石日饭数
升过中不食自出家即胁不到席四十馀年如一日所
至设高座悬灯趺对密藏开公尝侍立 闻鸡
鸣顾语师
曰学道人坐地安问鸡鸣始行脚二十里足痛以石砥
足至日行二十里乃止嘉兴楞严寺初复禅堂成师题
一 …… (第 9b 页)
句田常熟人
幼尝事慧日寺比丘古林猊癯颧起纯体筋骨性突兀
不易驯扰已林遣执侍供事惟谨颔颐指使气息相应 中夜
承诺警绝无寐少不知书索卷籍笔劄随所命必
应手师有所往顶笠即行一肩追随若预装者尝呼为
小道人或命为田道 (第 11b 页)
戌夏五月癸丑也年七十五及门之
士上书于郡守林君公庆以封茔为属林君欣然从之
择地华亭县修竹乡干山之原以 六月癸亥
举柩藏焉
君初聘钱氏忽遘恶疾钱父母请罢昏君卒娶之疾寻
愈继郑氏陈氏子男一人杭郑出也孙男一某女一未
行 …… (第 9a 页)
祈上诸集通数百卷藏于家初君为童 子时
属文辄有
精魄诸老生咸谓咄咄逼人暨出仕与时龃龉君遂大
肆其力于文辞非先秦两汉弗之学久与俱化见诸论
(第 9b 页)

天顺庚辰六月六日
得年仅三十有一君之学以积思
自悟为主有所疑必思方其致力于思也或终日凝然
如痴继以通夕不寐虽疾病呻吟中 (第 34b 页)
初何君独以文学著闻既提学政人又服其能若是辛
未二月何君以形劳虑深卒然呕血损六月弃官归会
道暑益剧抵家 六日
为八月五日而何君卒呜呼伤哉
王孺人故有内疾号痛莫支越十九日亦暴蹶而卒孺
人幼丧父相者贵之人求婚母辄不 (第 13b 页)
韩惩前欲持重行会方双江郡公初视郡见谍报曰事
迫矣兵贵神速乃三进礼拜亟为劝驾以六月初四启
行结营南汇所 初六日
闻海洋有贼舶月空率僧数骑
击之走遂破其三艘燔之十一日韩遣指挥朱杨等先 (第 9b 页)
不时损饰巾待期绰乎太丘之度易箦就
正俨矣子舆之启大怖将临熙怡若寐小敛既毕容色
欣然公以弘治丁已季夏之 六日
生卒以万历之甲戌
仲夏二十七日春秋七十有八所著有碧山堂知退轩
翰苑留院东行纪兴岩居诸稿及纂华氏家乘九 (第 6b 页)
之父讳让者五十无子祷嗣于北岳梦上帝赐之双玉
因名府君珏而字以子玉实 隋开皇三年六月六日

(神以是/日生)暨南渡祠此则高宗张后梦府君馈羊而孝
宗以丁未年生因以府君为列朝祈子之神累封护国 (第 12b 页)

越十日
(第 3a 页)
六月六日
(第 3a 页)
六月六日
浴猫犬曰猫犬生是辰
为之沐兰君外弟吴君年十四浴猫吴所居宅则玉虚
道院左也猫走院依神而吴就神捕得之神击 (第 3a 页)
   重建越城桥记       张习
吴邑西南横山之下衍石湖之水而东注者曰越来溪
溪之上湖之澨有石桥名越来溪桥又谓之越城桥盖今
之新郭即春秋时句践筑城以伐吴之地筑城彷佛具
存而桥与之尤近故名按之所始悉可据可验者重建
于前元之至正再修于国朝永乐之乙未风激湖波日
夜淘啮岁久渐圮邑令文侯为令之三年政安民和常
号于众曰王政之一事非杠梁之谓乎其颓而未举伊

谁之任乎有以是桥白者侯即首出俸资以率邑之愿
助者听选民之耆而良者徐衢等董其事仍谕以其风
波冲荡之故锤碇提杙务力倍蓰坚固经始于成化乙
亥五月之朔落成于 明年丙子六月六日
崇广若干丈
视旧各加以尺计者二旁增石阑下袤石址由是人之
所履物之所载咸出焉入焉而无少窒也佥感侯之德 (第 29a 页)
二降贼所为艾公
由是怒驰檄取明以还而下天常等于狱决议进讨会
上赦亦至于是三公皆诣太仓祃师且申妄杀之禁
年六月六日
高公王君帅师出海分三路薄其沙翌日
登岸捣其巢穴贼众奔溃藏匿大纵兵追剿遍南北大
洋至于三爿四爿历时十日 …… (第 44b 页)
不过穷如何变生以勤艾公公曰尔师文武将吏皇有
明诏寇在必刈凡予同事咸协无异尔其慎杀毌及非
戾六月既祃 甲寅
师行临送于浒挝鼓扬舲杂以棹讴悠
悠旆旌贼则有庐或浮海居海居既除水陆并趋遂蒐
大洋鬼胶其舟去不可得卒为 (第 46b 页)
移疾去后七年升江浙儒学提举君亦不
辞曰文台也儒者之职也居九月感微疾而卒朝官士
友远近闻者莫不奔赴君生 至正元二十九年壬辰闰
六月六日午时
卒于至正二十四年甲辰十一月二十
九日未时寿七十有三娶钱俶王十二世孙女三男一 (第 44a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