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禮類
易類
小學類
春秋類
樂類
五經總義類
詩類
書類
四書類
經解類
孟子類
論語類
孝經類
類書類
儒家類
  夫士之祭故汉志有推士礼而致于天子之讥矧
  谶纬繁兴康成杂入经注辨难滋起如天帝有六
  地祇为二明堂之五室九室祈榖之 建子
建寅禘
  郊不分地社莫别宗庙六祭淆于禘祫分年昭穆
  祧迁紊于兄弟继序他如服冕牲牢乐舞器数岐
   (第 4b 页)
 (已下丧十七曰六品已下/丧十八曰王公已下丧)
唐会要开元二十六年渤海求写唐礼许之贞元二年
六月敕通开元礼者举一人同一经例九年正月敕问

大义百条试策三道 大中五年十一月
太常礼院奏私
庙并准开元礼及曲台为定制
 唐书艺文志开元礼一百五十卷张说请修贞观永
 徽五礼命贾登张 (第 36a 页)
 异元丰有详定礼文所大观有议礼局政和有礼制
 局
礼志钦宗即位尝诏春秋释奠改从元丰仪罢新仪不
用而未暇也靖康之厄荡析无馀
高宗本纪 绍兴元年十一月
续编绍兴太常因革礼 (第 14b 页)
 (郑氏锷曰乐用圜钟鼓取天声管取阳声琴瑟取云/和舞取云门而丘之体又象天之圜祭之日用冬至)
 (一阳始生之日以类求类所谓天神之/属乎阳者安得不降此所以可得而祀)
凡以神仕者以冬日至致天神(疏 十一月
一阳生之月/当阳气升而祭之也言)
(冬日至此则大司乐云冬日至于地上/之圜丘奏之若乐六变天神皆降是也) (第 24b 页)
礼记郊特牲郊之祭也迎长日之至也
 (王氏肃曰郊之祭迎长日之至谓周之郊/祭于 建子
之月而迎此冬至长日之至也)
 (张子曰自奏汉而下多因怪异然后立郊如鄜畤之/类大抵不明于礼非正也周之始 …… (第 24b 页)
 (气之始也四时迎气之小者日至而郊迎气之大者/于此可以见郊之大意郊之祭迎长日之至此之谓)

 (也/)
 (方氏悫曰日为阳夜为阴故阳生则日浸长而夜短/阴生则夜浸长而日短郊之祭在 建子
之月而阳生)
 (于子故曰迎长日之至也至犹来也与月令仲夏日/长至异矣故言迎焉祭天必迎长日之至者当是时 …… (第 25a 页)
 (而耀魄宝灵威仰等名又汨之以谶纬之说则六者/又胥失之矣○马氏端临曰古者一岁郊祀凡再正)
 (月郊为祈谷 十/一月
郊为报本)
    蕙田案古者天子一岁祭天有四而冬至为
    正祭春官大司乐冬日至于地上之圜丘奏 (第 27a 页)
 (为羽凡乐黄钟为宫大吕为角大蔟为徵应钟为羽/盖天五地六天地之中合也故律不过六而声亦不)
 (过五其旋相为宫又不过三以备中声而已乐以中/声为本而倡和清浊迭相为经故以仲春之管为天)
 (宫 仲冬
之管为人宫中央长夏之管为地宫国语有/四宫之说不亦妄乎今夫旋宫之乐十二律以主之)
 (五声以文之故圜钟 …… (第 24b 页)
          臣七献
春官大司乐乃奏黄钟歌大吕舞云门以祀天神(注以/黄钟)
(之钟大吕之声为均者黄钟阳声之首大吕为之合奏/之以祀天神尊之也 疏以黄钟之钟大吕之声者以)
(经云奏奏者奏击以出声故据钟而言大吕经云歌歌/者发声出音故据声而说亦互相通也言均者欲作乐)
(先击此二者之钟以均诸乐是以钟师云以钟鼓奏九/夏郑云先击钟次击鼓论语亦云始作翕如也郑云始)

(作谓金奏是凡乐皆/先奏钟以均诸乐也)
 (郑氏锷曰黄钟者 建子
之律一阳所起六律之根本/大吕虽非六吕之首然其位在丑子与丑相合之辰)
 (也故奏黄钟必歌大/吕之调取其 (第 37a 页)
    神者但知有祈祷之私而不知有典礼之正
    区区一匡衡正之犹捧土以塞孟津欲障而
    回之也难矣
哀帝本纪 建平三年十一月
复甘泉泰畤汾阴后土祠
罢南北郊
郊祀志哀帝寝疾太皇太后诏有司曰皇帝孝顺奉承
圣业靡有懈怠而久疾未瘳夙 (第 31b 页)
    议非当官议礼之词也
宋书礼志自正始以后终魏代不复郊祀
          右魏郊礼
宋书礼志孙权始都武昌及建业不立郊兆至末年
元元年十一月
祭南郊其地今秣陵县南十馀里郊中
是也
三国志吴主传注江表传曰群臣以权未郊祀奏议曰
顷者嘉瑞屡徵远国慕 …… (第 13a 页)
 不郊祀则权不享配帝之礼矣
          右吴郊礼
晋书武帝本纪泰始二年春二月丁丑郊祀宣皇帝以
配天 冬十一月
并圜丘方丘于南北郊二至之祀合于
二郊 (第 15a 页)
宋书礼志晋武帝泰始二年诏定郊祀群臣议五帝即
天也王气时异故殊其号虽名有五其实一神明堂南
郊宜除五帝之坐从之二月丁丑郊祀宣皇帝以配天 十一月
有司又议奏古者丘郊不异宜并圜丘方泽于
南北郊更修立坛兆其二至之祀合于二郊帝又从之
一如宣帝所用王肃议 …… (第 15b 页)
斯典谨寻晋武郊以二月晋元禋以三月有非常之庆
必有非常之典不得拘以常祀限以正月上辛愚谓宜
下史官考择 十一月
嘉吉车驾亲郊奉谒昊天上帝高
祖武皇帝配飨其馀祔食不关今祭诏可
明帝本纪泰始四年正月己未车驾亲祠南郊大 (第 30b 页)
 (二时也今将举行大典则子夜而兴昧爽而毕事论/者不以为昨日之晚而皆知其为次日之早也何独)
 (于冬至之为来岁始而疑之若夫三统之 建子
为天/正丑为地正寅为人正固皆可以为岁首至于二十)
 (四气之运行则无可改也周人 (第 12a 页)
建子
岂不知夏之在/前冬之在后耶孔子言行夏之时但言岁首当从人) …… (第 12a 页)
    天与上帝为二仍注家之弊也
四年佟之云周礼天曰神今天不称神天攒题宜曰皇
天座又南郊明堂用沈香取本天之质阳所宜也帝从


梁书武帝纪四年正月戊申诏曰夫禋郊飨帝至敬攸
在致诚尽悫犹惧有违而往代多令宫人纵观兹礼帏
宫广设辎軿耀路非所以仰虔苍昊昭感上灵属车之
间见讥前世便可自今停止辛亥舆驾亲祠南郊赦天

隋书礼仪志五年(武/帝)明山宾称伏寻制旨周以 建子

天五月祭地殷以建丑祀天六月祭地夏以建寅祀天
七月祭地自顷代以来南北二郊同用夏正诏更详议 …… (第 22a 页)
          右北齐郊礼
周书孝闵帝本纪元年春正月壬寅祠圜丘诏曰予本
自神农其于二丘宜作厥主始祖献侯启土辽海肇有

国基配南北郊文考德符五运受天明命祖于明堂以
配上帝
明帝本纪元年九月即天王位冬十月乙酉祠圜丘
十一月丁未祀圜丘
    蕙田案孟冬 仲冬
连举二祭史家亦不言其
    故或十月为即位告祭 (第 45b 页)
十一月
为正祭欤
武帝本纪保定元年春正月庚戌祀圜丘
天和二年春正月丁亥初立郊丘坛壝制度 …… (第 45b 页)
    蕙田案北周郊丘之祭大率与齐同而郊坛
    之制各异史载祀圜丘者四明帝元年十月
    宣帝元年七月告祭也 明帝元年十一月

    帝元年春正月似乎正祭然一以冬至一以 (第 49a 页)
    乃革
旧唐书礼仪志敬宗等又议笾豆之数曰案今光禄式
祭天地日月岳镇海渎先蚕等笾豆各四祭宗庙笾豆
各十二祭社稷先农等笾豆各九祭风师雨师笾豆各

二寻此式文事深乖谬社稷多于天地似不贵多风雨
少于日月又不贵少且先农先蚕俱为中祭或六或四
理不可通又先农之神尊于释奠笾豆之数先农乃少
理既差舛难以因循谨案礼记郊特牲云笾豆之荐水
土之品不敢用亵味而贵多品所以交于神明之义也
此即祭祀笾豆以多为贵宗庙之数不可踰郊今请大
祀同为十二中祀同为十小祀同为八释奠准中祀自
馀从座并请依旧式诏并可之遂附于礼令

唐书高宗本纪总章元年十二月丁卯有事于南郊
    蕙田案此郊旧书不载疑刻本脱 又案通
    考作 十一月
疑误
 旧唐书高宗本纪咸亨四年十一月丙寅上制乐章
 有上元二仪三才四时五行六律七政八风九宫十
 洲得 (第 12b 页)
    五年即四年通考作三年或是五字之误
册府元龟开元十一年九月癸未制宜以迎日之至允
备郊天之礼所司详择旧典以闻
唐书玄宗本纪开元十一年十一月戊寅有事于南郊
大赦
 通典 开元十一年十一月
亲享圜丘中书令张说为
 礼仪使卫尉少卿韦绦为副说建请以高祖配祭始 …… (第 2a 页)
    而心有不安以亲受祝版为礼怠心滋矣自

    此以后遂不亲郊而十三载之乱作焉
旧唐书玄宗纪 天宝九载十一月
制自今告献太清宫
及太庙改为朝献以告者临下之义故也 十载正月
壬辰朝献太清宫癸巳朝飨太庙甲午有事于南 (第 35b 页)
   圜丘祀天
旧唐书肃宗本纪乾元元年四月甲寅上亲享九庙遂
有事于圜丘翌日御丹凤门大赦天下 六月己酉初
置太乙神坛于圜丘是日命宰相王玙摄行祠事

唐书肃宗本纪上元二年九月去上元号称元年以
一月
为岁首月以斗所建辰为名元年建丑月辛亥有
事于南郊
册府元龟 (第 1b 页)
元年建子月
诏曰皇王符瑞应协于灵祇典
礼废兴式存于禋告顷以三代正朔所尚不同百王徽
号无闻异称顾兹薄德思创常规爰因 …… (第 1b 页)
 祀两中尉及枢密皆以宰相服侍上盈孙奏言先代
 令典无内官朝服侍祠必欲之当随所摄资品虽无
 援据犹免僭逼诏可
 旧唐书孔纬传 十一月
昭宗谒郊庙两中尉内枢密
 请朝服纬奏曰中贵不衣朝服助祭国典也陛下欲
 以权道宠内臣则请依所兼之官而为 …… (第 23a 页)
    郊之原委曲折瞭然矣
          右唐郊礼
五代史梁本纪太祖开平二年正月己亥卜郊于西都
 文献通考 梁太祖开平二年十一月
自东京赴洛都
 行郊天礼自石桥备仪仗至郊坛
 册府元龟二年正月宰臣上表请郊天谒庙命有司 …… (第 26a 页)
 仗使金吾卫将军赵麓充车辂法物使是月冬至命
 宰臣祀昊天上帝于圜丘
    蕙田案史但言卜而不言郊据通考则似
    一月
郊而总数梁郊处此又不列盖 (第 27a 页)
十一
    月
赴洛而明年正月始郊也通考下文云以 …… (第 27a 页)
 其仪仗法物犹在全义因请幸洛阳曰南郊仪物已

 具庄宗大悦加拜太师尚书令 明年十一月
幸洛阳
 而礼物不具因改用来年二月然不以前语责全义
 张宪传庄宗幸东都定州王都来朝庄宗命宪治鞠
 场 …… (第 29b 页)
境内 冬十一月
祀天于南郊
南唐徐知诰世家升元三年四月昪郊祀上帝于圜丘
宋史南唐世家昪立七年卒景袭位改元保大郊祀天 (第 32a 页)
宴号曰饮福自宰臣而下至应执事及乐工驭车马人
等并均给有差以为定式是岁 十一月
日至皇帝服衮
冕执圭合祭天地于圜丘还御明德门楼肆赦
凡郊坛值雨雪即斋宫门望祭殿望拜祭日不设登歌
祀官 …… (第 3b 页)
 于烦数请罢之四年南郊岘建议望燎位通爟火
太祖本纪开宝元年十一月癸卯日南至有事南郊改
元大赦十恶杀人官吏受赃者不原十二月甲子行庆
自开封兴元尹宰相枢密使及诸道蕃侯并加勋爵有

礼志 开宝元年十一月
郊以燎坛稍远不闻告燎之声 …… (第 8b 页)
 又考卤簿凡四等大驾法驾銮驾黄麾仗大驾郊祀
 籍田荐献玉清昭应景灵宫用之
 文献通考梁太祖始建都于汴然郊坛则在洛都
 平二年十一月
南郊帝自东京至洛都行礼自石桥
 备仪仗至郊坛三年正月以河南尹张宗奭为南郊
 大礼使后唐庄宗同光二年帝 …… (第 10b 页)
辛卯祀天地于圜丘以
宣祖太祖配大赦
真宗本纪至道二年正月辛亥祀天地于圜丘大赦中
外文武加恩
礼志真宗 至道三年十一月
有司言冬至圜丘孟夏雩 …… (第 14a 页)
 天故先告于祖而受命焉乃卜日于祢宫自此以后
 散斋七日致斋三日斋戒以神明其德将以对越上
 帝此则古礼然也 太祖皇帝乾德六年十一月
初行
 郊祀先是十三日宿斋于崇元殿翌日赴太庙五鼓
 朝享礼毕质明乘玉辂赴南郊斋于帷宫十六日行
 郊祀 (第 25a 页)
 详定以闻礼院看详欲乞除郊庙及景灵宫礼神用
 乐外所有卤簿鼓吹及楼前宫架诸军音乐皆备而
 不作其遂处警场止鸣金钲鼓角从之 十一月
帝齐于郊宫罢临观阙不幸苑囿
 故事车驾至青城少休即召从臣幸后苑阅水嬉复
 登端门观太常警严至是帝精意 …… (第 4a 页)
 散斋于别殿致斋二日于太极殿又一日于行宫国

 朝冬祀天礼唯 太祖皇帝乾德六年十一月
之礼可
 为后世不易之法其后有司建明非一大概宿斋三
 日内一日于大庆殿一日于太庙一日于青城高宗
 中 (第 6b 页)
 (欲举从周礼也今以十月易夏至以神州代方泽不/知此周礼之经耶变礼之权耶若变礼从权而可则)
 (合祭圜丘何擉不可乎十月亲祀地 十一月
亲祀天/先地后天古无是礼而一岁再郊军国劳费之患尚)
 (未免也议者必又曰当郊之岁以夏至祀地示于方/泽 (第 15b 页)
仆射读誓于太庙斋坊刑部侍郎涖之誓文曰 今年十
一月
某日冬日至皇帝谒款于南郊合祭天地前二日
朝献景灵宫前一日朝享太庙各扬其职其或不恭国
有常刑读讫(内执 (第 9a 页)
 始复备五辂归用大安辇焉
宋史孝宗本纪乾道元年春正月辛亥朔合祀天地于
圜丘大赦改元
礼志孝宗隆兴二年诏曰朕恭览国史太祖乾德诏书
有云务从省约无至劳烦仰见事天之诚爱民之仁所
以垂万世之统者在是今岁郊见可令有司除礼物军
赏其馀并从省约初降诏以 十一月
行事以冬至适在
晦日以至道典故改用献岁上辛遂改来年元为乾道 …… (第 3b 页)
    事故列于此意即一事而两人各言之耳

光宗本纪绍熙二年十一月壬申合祭天地于圜丘以
太祖太宗配大风雨不成礼而罢
礼志 绍熙二年十一月
郊以值雨行礼于望祭殿
宁宗本纪绍熙五年七月即位九月辛未合祭天地于
圜丘大赦
庆元三年十一月甲辰祀天地 (第 6a 页)
  刑部尚书秦蕙田撰
  吉礼十七
   圜丘祀天
辽史太祖本纪七年五月丙寅至库里以青牛白马祭
天地 十一月
祠木叶山还次昭乌山定吉凶仪十二月
戊子燔柴于莲花泺 …… (第 1a 页)
莫大于严父严父莫大于配天又曰郊祀后
稷以配天此郊之所以有配也汉唐以下莫不皆然至
大三年冬十月三日奉旨 十一月
冬至合祭南郊太祖
皇帝配圆议取旨 四曰告配礼器曰鲁人将有事于
上帝必先有事于頖宫注告后稷也告之者将以 (第 47a 页)
    云乎
明史太祖本纪洪武二年十一月乙巳祀上帝于圜丘
以仁祖配
礼志二年夏至将祀方丘群臣复请配典太祖执不允
固请乃曰俟庆阳平议之八月庆阳平 十一月
冬至群
臣复固请乃奉皇考仁祖淳皇帝配天于圜丘位第一 (第 10b 页)
 (王圻续通考修撰姚涞议略云古之祭日于坛谓春/分也祭月于坎谓秋分也其阴阳先后之序义则得)
 (之从之可也若冬至夏至之祭臣于此窃有疑焉周/人以 建子
之月为岁首故冬至祭天夏至祭地阴阳)
 (之义先后之伦各有攸宜斯制礼之本意也今所用/者夏正也如以一岁之 …… (第 22a 页)
 (文遂主分祀之说不知周礼一岁之间祭天凡几正/月祈榖孟夏大雩季秋明堂至日圜丘此外有四时)
 (之祭则固合祭者矣惟是周朔 建子
冬至圜丘适当/献岁不妨迎阳报天而后命及于地故其礼比合祭) …… (第 22b 页)
 (合祀此千古卓见故行之百五十馀年风雨调顺民/物康阜至嘉靖一改而明遂衰建议者夏言也卒死)
 (于法抑太祖/之灵弗歆也)
 (吴鼎辨姚涞孙承泽天地社合一祭天地分合祭聚/讼久矣从未有 建子
宜分建寅宜合如姚氏孙氏者) …… (第 23a 页)
 (汗非夏至所能堪江陵所云冬至极寒而祼献于星/露之下夏至盛暑而骏奔于炎歊之中其说槩可睹)
 (乃姚氏涞变为 建子
宜分建寅宜合之说后人疑其/有当是不可不辨夫冬至圜丘迎阳气之始夏至方)
 (泽迎阴气之先此天地阴阳之大 (第 23b 页)
分报本反始之精/义固不因 建子
而创此礼亦不可因建寅而废此礼) (第 23b 页)
 (况周礼又用夏正之书也自古三正递建周虽 建子/
逸周书云敬授民时巡狩祭享犹自夏焉周礼授时)
 (祭享之书故纯用夏正圜丘方泽正用夏正之事于 (第 24a 页)
建子
何与耶姚氏之言曰以一岁之月序之则夏至)
 (前而冬至后苟夏至祭地是先地而后天尊天之义/岂其若此此尤说 …… (第 24a 页)
 (礼与夏正断断背而驰孔子何以自云吾从周而又/告颜子以行夏之时不自相刺谬耶孙氏承泽申姚)

 (氏之说曰周朔 建子
冬至圜丘适当献岁不妨迎阳/报天而后命及于地故其礼比合祭稍加崇重此惟)
 (行周礼之时则可耳案孙氏之意 (第 24b 页)
止欲合天地而祭/之而其为说直欲举圜丘一祭而废之周朔 建子
不)
 (妨迎阳报天明夏朔建寅则有妨也周朔 (第 24b 页)
建子
可行/圜丘崇重之礼明夏朔建寅则不可行圜丘崇重之)
 (礼也惑亦甚矣又曰使祭而必冬至也何用卜之为/夫冬 …… (第 24b 页)
礼志十七年撤大祀殿又改泰神殿曰皇穹宇
 明会典 嘉靖十七年冬十一月
更上昊天上帝泰号
 曰皇天上帝改泰神殿曰皇穹宇
明史礼志十七年罢脱舄礼
 春明梦馀录郊坛门外每祀设大 …… (第 41a 页)
坐宴官凡遇传制时俱各起立拱听传毕复就坐其殿
内与宴朝鲜国陪臣及外夷都督俱各用通事序班一
员引领行礼 万历三年十一月
内阁臣张居正进郊礼图册曰国初 …… (第 46b 页)
止奉太祖一位配享十七年秋九
月诏举明堂大享礼于大内之元极宝殿奉睿宗献皇
帝配享(元极殿即/旧钦安殿) 是冬十一月
上具册宝圜丘上昊天 (第 47b 页)
    子语是祈榖孟春实无疑义即吕览月令之
    文所由来也自杂记有孟献子正月日至之
    说郑氏注明堂位孟春为 建子
而日至用辛
    之论始淆矣此疏释建寅之月特为明确而 …… (第 3b 页)
至大郊
之事降杀于天子是以不同也(王注祈求也为农求谷/于上帝月令孟春之月)
(乃以元日祈谷于上帝并无 仲冬
大郊之事至于祈谷/与天子同故春秋传曰夫郊祀后稷以祈农事也是故)
(启蛰而郊郊而后耕也而学者不知推经礼 …… (第 5a 页)
          右经传祈榖郊
春秋僖公三十一年夏四月四卜郊不从乃免牲犹三
(注不从不吉也卜郊不吉故免牲免犹纵也卜疏凡/祀启蛰而郊启蛰周之三月也今于夏四月 郊者)
(传举节气有前有却但使春分未过仍得为郊故四月/得卜郊也言四卜郊者盖三月每旬一卜至四月上旬)

(更一卜乃成/为四卜也)左氏传非礼也(注诸侯不得郊天鲁以周/公故得用天子礼乐故郊)
(为鲁常祀月疏记言正月谓周正 建子
之月与传启/蛰而郊其 不同礼记是后儒所作不可以虽左传)
三望亦非礼也礼不卜常祀(注必/其时)而卜 …… (第 9a 页)
 之说又以鲁冬至郊天建寅之月又郊以祈榖皆因

 鲁郊之非时而误也圣證论引谷梁言鲁止一郊或
 用 子月
或用寅月盖鲁郊非时或僣天子日至之期
 而失之太早或踰启蛰之节失之后时也或谓卜自
  (第 12a 页)
建子
之月而始又谓郊非祈农事则与程子冬祀圜
 丘春祈榖之说异矣
 华氏泉春秋疑义天子以冬至祭上帝又以夏之孟 …… (第 12a 页)
 (享祀不忒也哉诗人/之言大抵失之誇也)
礼记明堂位成王以周公为有勋劳于天下命鲁公世
世祀周公以天子之礼乐是以鲁君孟春乘大辂载弧
韣旂十有二旒日月之章祀帝于郊配以后稷天子之
礼也(注孟春 建子
之月鲁之始郊日以至大辂殷之祭/天车也弧旌旗所以张幅也其衣曰韣天子之旌)
(旗画/日月)
 新安王氏曰 …… (第 23b 页)
 郊以祈榖其祭天车用玉路旗用日月之常鲁僣天

 子礼亦不敢尽同是以有祈榖之郊无日至之郊祈
 榖于孟春郊而后耕则孟春乃建寅非 建子
也不敢
 乘天子玉路又不肯乘同姓金路故乘殷之大路常
 画日月天子建之旂画交龙同姓诸侯建之常十有
 二 …… (第 24a 页)
 (郊特牲周之始郊日以至郑注郊天之月而日至鲁/礼也三王之郊一用夏正鲁以无冬至祭天子圜丘)
 (之事是以 建子
之月郊天示先有事也用辛口者凡/为人君当斋戒自新耳周衰礼废儒者见周礼尽在) …… (第 25a 页)
 (帝于郊又杂记云正月日至可以有事于上帝故知/冬至郊天鲁礼也云三王之郊一用夏正者證明天)
 (子之郊必用夏正鲁既降下天子不敢郊天与周同/月故用 建子
之月而郊天欲示在天子之先而有事)
 (也/)
 王氏肃曰郊特牲云周之始郊日以至周礼云冬至
 祭天于圜 …… (第 25b 页)
 周事若儒者愚人也则不能记斯礼也苟其不愚不
 得乱于周鲁也
 叶氏梦得曰明堂位曰鲁君孟春祀帝于郊配以后
 稷季夏六月以禘礼祀于太庙郑氏以孟春为 建子

 
之月季夏为建巳之月盖用周正非也郊特牲曰郊
 之祭也迎长至之日也又曰郊之用辛也周之始郊
 日以至郑氏谓 (第 26a 页)
證以易说谓三王之郊一用夏正为
 建寅之月迎长日为建卯之月昼夜分分而日长以
 日至为鲁礼亦非也左氏谓启蛰而郊安得孟春为
  建子
孟春为建寅则所谓季夏六月者建未之月也
 郊特牲以郊为迎长日之至下言郊之用辛周之始
 郊日以至正以别鲁 …… (第 26b 页)
 (郊天同月转卜三正故榖梁传云鲁以十二月下辛/卜正月上辛若不从则以正月下辛卜二月上辛若)
 (不从则以二月下辛卜三月上辛若不从则止故圣/證论马昭以榖梁传以答王肃之难是鲁一郊则止)
 (或用 建子
之月郊则此日以至及宣三年正月郊牛/之口伤是也或用建寅之月则春秋左传云郊祀后)
 (稷以祈农事是也但春 …… (第 28a 页)
    以为冬至既郊建寅之月又郊则非也
杂记孟献子曰正月日至可以有事于上帝(注鲁以周/公之故得)
(以正月日至之后郊天亦以始祖后稷配之周疏正月/周正 建子
之月也日至冬至也有事谓南郊 (第 28b 页)
十一)
(月
为/正)
    蕙田案此条与左传献子之言不合详见前 …… (第 28b 页)
 七年春正月戊申有事于南郊大赦
懿宗本纪咸通四年春正月庚午有事于南郊
僖宗本纪乾符二年春正月辛卯有事于南郊
    蕙田案唐帝亲郊以 十一月
正月相间而行
    (第 53a 页)
十一月
圜丘正月祈榖也以前诸 (第 53a 页)
十一月

    
之祭多于正月以后诸帝则唯正月为多其
    亦惮寒而畏劳耶今以正月之祭入祈榖圜
    丘门不载
旧 …… (第 53a 页)
 武舞用凯安(词同冬/至圜丘) 送神用豫和(词同冬/至圜丘)
五代史梁本纪开平三年春正月辛卯有事于南郊

册府元龟乾化二年正月庚辰有司以南郊上辛祈榖
命丞相赵光逢摄太尉行事
宋史礼志乾德二年正月有司言上辛祀昊天上帝五
方帝从祀今既奉赤帝为感生帝一日之内两处俱祀
似为烦数况同时并祀在礼非宜昊天从祀请不设赤
帝坐从之
雍熙四年礼仪使苏易简言常祀祈榖以宣祖崇配 至道三年十一月
有司言上辛祈榖奉太祖配上辛祀 …… (第 54b 页)
乾兴元年礼官请孟春上辛祈榖以太祖配奏可 仁宗景祐二年十一月
礼院言祈榖配以太宗
乐志景祐上辛祈榖仁宗御制二首
 太宗配位奠币仁安 天祚有开文德来远祈榖日
 辛侑 (第 56b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