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禮類
孝經類
地理類
類書類
雜藝
雜家
醫家類
藝術類
小說家類
儒家類
術數類
農家類
天文算法類
雜家類
譜錄類
兵家類
神仙部纪事二
《行营杂录》:太祖潜曜日,常与一道士游,关河无定姓名。自曰混沌,或又曰真无。每剧饮烂醉,且善歌。能引其喉于杳冥之间,作清微之声。时或一二句,随天风飘下,惟太祖闻之,曰:金猴虎头,四真龙,得真位。至醒诘之,则曰醉梦。岂足凭邪。至膺图受禅之日,乃 庚申正月初四
也。自御极不再见下,诏草泽遍访之。或见于轘辕道中,或嵩洛间。后十六载,乃开宝乙亥岁也。上已祓禊驾幸西
柔孤而有亏,时序不令,即音律非从,如此三年变大疫也。详其微甚,察其浅深,欲至而可刺刺之,当先补肾俞, 次三日
可刺足太阴之所注。又有下位己卯不至,而甲子孤立者,次三年作土疠,其法补泻,一如甲子同法也。其刺己毕,
好,不令人见,采。薄荷石膏五倍子烧熟川升麻各一两为末,揩牙不但变白为黑亦且坚牙,甚妙。拔白生黑良日。 正月四日,
二月八日,三月十三,四月十六,五月二十,六月二十,七月二十八,八月十九,九月二十五,十月一日,十一月
省,能转侧,但右手足不遂,语言蹇涩。后以二陈汤加芎归、芍药、防风、羌活等药,合竹沥姜汁日进二三服,若 四日
大便不去,则不能言语,即以东垣导滞丸或润肠丸微利之,则语言复正。如此调理至六十四岁,得他病而卒。
其心也,心主行血,故被剉则血不禁,若血温身热者死,火数七,死必七日。治不当下,若下之,不满数。企曰: 四日
死何谓病剉心?戴人曰:智不足而强谋力不足而强与,心安得不剉也?栾初与邢争屋,不胜,遂得此病。企由是大 ……白朮、芍药、陈皮、炙甘草、生甘草、不去节,麻黄煎熟,入藕汁与之,两日而病减嗽止。却于前药去麻黄,又与 四日
而血證除,脉之散大者未收敛,人亦倦甚,遂于前药中除藕汁,加黄芩、缩砂、半夏,至半月而安。
一妇人年五
,食后饮下五十丸,日再。但服两日,其渴必定。若重者,即初服一百五十丸,二日服一百二十丸,三日一百丸, 四日
八十丸,五日五十丸。合药要天气晴明之夜,方浸药须净处,禁妇人鸡犬见之,如觉可时,只服二十五丸。服讫觉
蒂为末,次入二味同为细末,每用半字,夜卧,令病人先噙水一口,两鼻内各半字,吐了水,令病人便睡至夜,或 明日,
取下黄水,旋用熟帛揾了,直候水定,便服黄连散。病轻者五日,重者半月。黄疸,取生小麦苗捣绞取汁,饮六七
也。武修云:寒家素有截疟丸,百发百中,弟服之病势增剧,何也?余曰:邪未解而遽止之,邪不能伏。请以八剂 四日
服尽决效耳。石膏黄芩各三钱,抑阳明之热,使其退就太阴,白豆蔻三钱,生姜五钱,救太阴之寒,使其退就阳明
无常者,此人之阴厥也。阴厥之脉举指弱按指大者生,举按俱绝者死。一身悉冷,额汗自出者,亦死。阴厥之病, 过三日
勿治。
《论阴阳否格》
阳气上而不下曰否阴气下而不上亦曰否,阳气下而不上曰格阴气上而不下亦曰格。否格
每用一丸,上系绯线一条,长一丈二尺,用雪糕少许,围药丸上,以蚕茧一截,穿于线上盖之,令病人先吃雪糕, 后一日
同药吞下。良久线动,用力拽出,有虫,入沸油煎杀。此药于端午日日未出时修合,先服纸丸子,次用神仙秘法收
饮,妄用祛痰之剂,吐泻数次,变诸异證,口禁不醒。余以为脾胃复伤,日用六君子一剂,米饮浓煎,常服匙许, 至四日
渐进粥食,乃服前药,间以归脾汤,喜其善调养,两月馀,诸證悉愈。
一妇人因怒患痰厥而苏,左手臂不能伸,
过此佳期,则子宫闭而不受胎矣。然男女之别,各有要妙存焉。月经方过一日三日五日交合者,此乾道成男。二日 四日
六日交合者,坤道,成女。又云:阴血先至,阳精后冲,纵气来乘,血开裹精,阳内阴外,是则精胜其血,故阳为
念之。御女之法能一月再泻,一岁二十四泻,皆得二百岁,有颜色,无疾病,若加以药则可长生也。人年二十者, 四日
一泻,三十者八日一泻,四十者十六日一泻,五十者二十日一泻,六十者闭精勿泻,若体力犹壮者,一月一泻。凡
愈甚,而妄语时作时止,热亦不为十分,自服参苏饮两贴,汗不出,又再进一服,以衣覆取汗,大出而热不退至第 四日,
余诊其脉,两手皆洪数而右为甚,此因饥而胃寒,加之作劳,阳明经虽受寒气不可攻击,当急以大剂补之以回其虚
,宜禁身静坐至三日,口中涎出为度。二次药了,用贯众汤漱口不可咽下药汁,两手便洗净,不可近口鼻耳目。第 四日
一伏时,依前上药,第七日不可更用,见效。即止。
渫洗药
何首乌, 荆芥, 防风, 马鞭草, 蔓荆子,
巳甲午乙未丙申丁酉五日,在房内北。
庚子辛丑壬寅,在房内南。
癸卯一日,在房内西。
甲辰乙巳丙午丁未 四日,
在房内东。
六戊六己日,在房内中。 馀日在外无占。
凡游在房内,不宜于方位,上安床帐及扫舍,皆凶。
遇癸巳甲午乙未丙申丁酉五日在房内北。庚子辛丑壬寅三日在房内南。
癸卯一日在房内西。
甲辰乙巳丙午丁未 四日
在房内东。
六戊六己日在房内中,馀日在外无占。
凡游神在房内,不宜于方位上安床帐,及扫舍皆凶。又有小
医案
《景岳全书》曰:余季子于丁巳正月,生于燕邸,及白露时,甫及半周,余见新凉日至,虞裀褥之薄,恐为寒气所侵,每切嘱眷属保护之,而眷属不以为意。及数日后,果至吐泻大作,余即用温胃和脾之药,不效随用理中等剂,亦不效。三日后,加人参三钱,及姜桂吴茱肉豆蔻之类,亦不效; 至四日,
则随乳随吐,吐其半而泻其半,腹中毫无所留矣。余不得已,乃用人参五六钱,制附子姜桂等各一二钱,下咽即吐 ……万无生理矣。余静坐默测其故,且度其寒气犯胃,而吐泻不止,若舍参姜桂附之属尚何术焉?伎止此,窘甚。忽于 夜半
而思意起,谓其胃虚已极,但药之气味略有不投,则胃不能受,随拒而出,矧附子味咸,亦能致呕,必其故也。因 ……遂温置热汤中,徐徐挑而与之,陆续渐进,经一时许,皆咽而不吐,竟得获效。自后乳药皆安,但泻仍未止也。自 四鼓
服起, 至午
未间,已尽二两之参,参尽后,忽尔躁扰呻吟,烦剧之甚,家人皆怨谓以婴儿娇嫩脏腑,何堪此等热药,是必烧断肚肠也,相与抱泣。余虽疑之而不为乱,仍凝神熟思,意此药自 四鼓
至此果药难堪,何于 午前
相安而此时遽变若此?其必数日不食,胃气新复,而仓廪空虚,饥甚则然也。傍有预备之粥,取以示之,则张皇欲
、飞廉、孤寡、亡劫等杀地是也,日居之,昼生父先去,月居之,夜生母先逝。
一日月之殿,亦父母之度也,如 四日
度为父,四月度为母,有好星在四日四月度者,主得父母力,有恶星在四日四月度者,主伤父母也,亦忌昼生先剋
而成一岁,见有馀人谓之零,见不足人谓之借,但知其零借不知其所以零借,假如阳命正月初一日丑时正一刻生, 至初四日丑时
正一刻立春节乃作一岁全若春在 寅时
则多一时乃零一旬,若欠一时乃借一旬。又以行运之法论之,假如甲子年正月初一日子时正一刻生,行运算至乙丑